风俗通义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 风俗通义 卷第六
汉 应劭 撰 景常熟铁琴铜剑楼瞿氏藏元刊本
卷第七

风俗通义声音第六

易称先王作乐崇徳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诗云钟鼔锽锽磬管枪枪降福穰穰书曰击

石拊石百兽率舞鸟兽且犹感应而况于人

乎况于鬼神乎夫乐者圣人所以动天地感

鬼神按万民成性𩔖者也故黄帝作咸池颛

顼作六茎喾作五英尧作大章舜作韶禹作

夏汤作护武王作武周公作勺勺言能斟勺

先祖之道也武言以功定天下也护言救民

也夏大承二帝也韶继尧也大章章之也五

英英华茂也六茎及根茎也咸池备矣其后

周室陵迟礼崩乐壊诸侯恣行竞恱所习桑

间濮上郑卫宋赵之声弥以放逺滔湮心耳

乃忘平和乱政伤民致疾损寿重遭暴秦遂

以阙忘汉兴制氏世掌大乐颇能纪其铿锵

而不能说其义武帝始定郊祀巡省告封乐

官多所增饰然非雅正故继其条畅曰声音

也昔皇帝使伶伦自大夏之西昆仑之阴

竹于嶰谷生其窍  者断两节而吹之

为黄钟之管制十二筒以听鳯之鸣其雄鸣

为六䳄鸣亦为六天地之风气正而十二律

之五声于是乎生八音于是乎出声者宫啇

角徴羽也音者土曰埙匏曰笙革曰鼓竹曰

管丝曰弦石曰磬金曰钟木曰柷诗曰鹤鸣

九皋声闻于天书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由是

言之声本音末也

   啇

谨按刘歆钟律书啇者章也物成熟可章度

也五行为金五常为义五事为言凡归为臣

   角

谨按刘歆钟律书角者触也物触地而出戴

芒角也五行为木五常为仁五事为貌凡归

为民

   宫

谨按刘歆钟律书宫者中也居中央畅四方

倡始施生为四声纲也五行为土五常为信

五事为思凡归为君

   徴

谨按刘歆钟律书徴者祉也物盛大而繁祉

也五行为火五常为礼五事为视凡归为事

   羽

谨按刘歆钟律书羽者宇也物聚藏宇覆之

也五行为水五常为智五事为德凡归为物

故闻其宫声使人温润而广大闻其啇声使

人方正而好义闻其角声使人整齐而好礼

闻其徴声使人恻隐而博爱闻其羽声使人

善养而好施宫声乱者则其君骄啇声错者

则其臣壊角声缪者则其民怨徴声洪者则

其事难羽声差者则其物乱春宫秋律百卉必

雕秋宫春律万物必荣夏宫冬律雨雹必降

冬宫夏律雷必发声夫音乐至重所感者大

故曰知礼乐之情者能作识礼乐之文者能

述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明圣者述作之

谓也

   埙一作埙者古今字也

谨按世本𭧂辛公作埙诗云天之诱民如埙

如篪埙烧土也围五寸半长三寸半有四孔

其二通凡为六孔

   笙

谨按世本随作笙长四寸十二簧像鳯之身

正月之音也物生故谓之笙诗云我有嘉宾

鼓瑟吹笙大笙谓之𥲀小者谓之和

   鼓

谨按易称鼓之以雷霆圣人则之不知谁所

作也鼓者郭也春分之音也万物郭皮甲而

出故谓之鼓周礼六鼓雷鼓八面路鼔四面

睾鼓晋鼔皆二面诗云击鼓其镗论语小子

鸣鼓而攻之可也

   管

谨按诗云嘒嘒管声箫管备举礼乐记管漆

竹长一尺六孔十二月之音也物贯地而芽

故谓之管尚书大傅舜之时西王母来献其

白玉琯昔章帝时零陵文学奚景于冷道舜

祠下得生白玉管知古以玉为管后乃易之

以竹耳夫以玉作音故神人和鳯皇仪也

   瑟

谨按世本宓羲作八尺一寸四十五弦黄帝

书㤗帝使素女鼓瑟而悲帝禁不止故破其

瑟为二十五弦春秋师旷为晋平公奏清徴

之音有𤣥鹤二八从南方来进于廊门之扈

再奏之而成列三奏之则延鵛而鸣舒翼而

舞音中宫啇声闻于天平公大说坐者皆喜

平公提觞而起为师旷寿反坐而问曰音莫

悲于清徴乎师旷曰不如清角平公曰清角

可得闻乎师旷曰不可昔黄帝驾象车交龙

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虎

狼在后䖝蛇伏地大合鬼神于太山之上作

为清角今主君德薄不足以听之听之将恐

有败平公曰寡人老矣所好者音也愿遂闻

之师旷不得已而鼓之一奏之有云从西北

起再奏之暴风亟至大雨沣沛裂帷幕破爼

豆堕廊瓦凡坐者散走平公恐惧伏于室恻

身遂疾痛晋国大旱赤地三年故曰不务徳

治而好五音则穷身之事也今瑟长五尺五

寸非正器也

   磬

谨按世本毋句作磬尚书豫州锡贡磬错诗

云笙磬同音论语子磬击于卫有荷蒉而过

者曰有心哉

   钟

谨按世本垂作钟秋分之音也诗鼓钟于宫

声闻于外论语云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周

景王将铸大钟单穆公谏夫先王之制钟也

大不出均重不过石律度量衡于是乎生小

大器用于是乎出故圣人慎之今王作钟听

之弗及比之不度钟磬不可以知和制度不

可以出节无益于乐而鲜民财将焉用之

   柷

谨按礼乐记柷漆桶方画木方三尺五寸髙

尺五寸中有椎工用柷止音为节书曰合止

柷敔笙镛以间声所以五者系五行也音所

以八者系八风也传曰八音之变不可胜听

也由经五艺六而其枝别叶布繁华无已也

   琴

谨按世本神农作琴尚书舜弹五弦之琴歌

南风之诗而天下治诗云我有嘉宾鼓瑟鼓

琴雅琴者乐之綂也与八音并行然君子所

常御者琴最亲宻不离于身非必陈设于宗

庙乡党非若钟鼓罗列于虡悬也虽在穷阎

陋巷深山幽谷犹不失琴以为琴之大小得

中而声音和大声不哗人而流漫小声不湮

灭而不闻适足以和人意气感人善心故琴

之为言禁也雅之为言正也言君子守正以

自禁也夫以正雅之声动感正意故善心胜

邪恶禁是以古之圣人君子慎所以自感因

邪禁之适故近之间居则为从容以致思焉

如有所穷困其道闭塞不得施行及有所通

逹而用事则著之于琴以杼其意以示后人

其道行和乐而作者命其曲曰畅畅者言其

道之美畅犹不敢自安不骄不溢好礼不以

畅其意也其遇闭塞忧愁而作者命其曲曰

操操者言遇菑遭害困厄穷迫虽怨恨失意

犹守礼义不惧不慑乐道而不失其操者也

伯子牙方鼓琴锺子期听之而意在髙山子

期曰善哉乎巍巍若太山顷之间而意在流

水锺子又曰善哉乎汤汤若江河子期死伯

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以为世无足为音

者也今琴长四尺五寸法四时五行也七弦

者法七星也

   空侯又坎侯

谨按汉书孝武皇帝赛南越祷祠太乙后土

始用乐人侯调依琴作坎坎之乐言其坎坎

应节奏也侯以姓冠章耳或说空侯取其空

中琴瑟皆空何独坎侯耶斯论是也诗云坎

坎鼓我是其文也

   筝

谨按礼乐记五弦筑身也今并凉二州筝形

如瑟不知谁所改作也或曰秦䝉恬所造

   筑

谨按太史公记燕太子丹遣荆轲欲西刺秦

王与客送之易水而设祖道髙渐离击筑荆

轲和歌为濮上音士皆垂发涕泣后为羽声

慷慨而索瞋目发尽上指冠荆轲入秦事败

而死渐离变名易姓为人庸保匿作于宋子

久之作苦闻其家堂上客击筑伎痒不能出

言曰彼有善不善从者告其主曰彼庸乃知

音窃言是非家丈人作乐召前使击筑一坐

称美赐酒而渐离念久畏约毋穷已时乃退

出装匣中筑与其善衣更容貌而前莫不惊

愕下与亢礼以为上客使击筑歌无不涕泣

而去者宋子客传之闻于秦始皇始皇召见

人有识者乃髙渐离始皇惜其善击筑重杀

之乃矐其目使击筑未尝不称善稍益近之

渐离乃以铅置筑木中后进得近举筑扑始

皇不中于是遂诛

   缶

谨按易称日呉之离不鼓缶而歌诗云坎其

击缶宛丘之道缶者瓦器所以盛浆秦人鼓

之以节歌太史公记赵惠文王与秦昭王㑹

于渑池秦王饮酒酣曰寡人𥨸闻赵王好音

请奏瑟赵王鼓瑟秦御史前曰某日秦王与

赵王㑹饮令赵王鼓瑟蔺相如前曰窃闻秦

王善为秦声请奏缶以相乐秦王怒不许于

是相如进曰五歩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

大王矣左右欲刃相如张目叱之皆靡于是

秦王不怿为一击缶相如頋召御史书曰秦

王为赵王击缶也

   笛𥴦

谨按乐记武帝时丘仲之所作也笛者涤也

所以荡涤邪秽纳之于雅正也长二尺四寸

七孔其后又有羌笛马融笛赋曰近世𩀱笛

从羌起羌人伐竹木及已龙鸣水中不见后

截竹吹之音相似剡其上孔通洞之材以当

挝便易特京君明贤识音律故本四孔加以

一君明所加孔后出是谓啇声五音

   批把

谨按此近世乐家所作不知谁也以手批把

因以为名长三尺五寸法天地人与五行四

弦象四时

   竽

谨按礼记管三十六簧也长四尺二寸今二

十三管

   簧

谨按世本女娲作簧簧笙中簧也诗云吹笙

鼓簧承筐是将

   龠

谨按周礼龠师氏掌教国子吹龠诗云以龠

不僣龠乐之器竹管三孔所以和众声也

   篪

谨按世本苏成公作篪管乐十孔长尺一寸

诗云伯氏吹埙仲氏吹篪

   箫

谨按尚书舜作箫韶九成鳯凰来仪其形参

差像鳯之翼十管长一尺

   籁

谨按礼乐记三孔龠也大者谓之产其中谓

之仲小者谓之箹

   菰

谨按汉书旧注菰吹鞭也菰者怃也言其节

怃威仪

   荻

谨按汉书注荻䇶也言其声音荻荻名自定



风俗通义声音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