鲒埼亭集 (四部丛刊本)/外编卷第四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编卷第三十九 鲒埼亭集 外编卷第四十
清 全祖望 撰 清 董秉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原刊本
外编卷第四十一

鲒埼亭集外编卷四十

           鄞 全祖望 绍衣

 考

  毛诗初列学官考

予友仁和杭君堇浦尝问予曰毛诗据前汉儒林传则

平帝时尝置博士而后汉无有其后究以何年定列学

官予未有以对也岁在丙辰堇浦以所著石经考异示

予且索予向来文字尝语及诸经刋石本末者以助疏

证予以十馀科答之其中辨七经六经五经之目谓中

郞写经未及诗而止而隋书五代史志有一字石经鲁

诗毛诗二种当系黄初时邯郸淳所补堇浦深以为然

予因谓曰是即毛诗列学官之年也何以知之汉肃宗

于十四博士之外又诏高才生受古文尚书毛诗穀梁

左传虽不立学官然皆擢高第为讲郞给事近署所以

罔罗遗佚博存众家则是时习毛诗者尚少也其后谢

卿卫宏郑众贾逵马融相继而出康成笺之而毛学

盛行矣毛诗虽盛而终汉之世未列于学则固不得预

于刋石之列也今邯郸所补石经之目有毛诗则是时

巳列于学矣即如中郞所写春秋祗公羊以左谷二家

未立也公羊无正经故邯郸又取左传中经文写以补

之唐志所称左传经者也然专取经而不及传则以是

时左氏尚未立也观于左传则毛诗之立又无疑矣且

汉时虽齐鲁韩三诗并行史称惟鲁最为近之故邯郸

诗石一为鲁诗一为毛诗而附齐韩之说于鲁诗下则

正以毛诗之新立也堇浦曰是则然巳然陈寿魏纪黄

初五年穀梁置博士大书之岂有毛诗列于学官而不

书者隋志所书焉知非裴𬱟所立曰陈寿之书甚𥳑固

不能保无脱落若裴𬱟所书亭林以为虽有是举而实

则未就且齐诗亡于魏鲁诗亡于西晋则裴𬱟所立必

无二家今鲁毛二碑并立鲁诗之下又附齐说不谓之

魏立不可也石碑立于魏则其列学官亦在魏矣况裴

𬱟石经并无传则亦莫知其为何体也堇浦曰然则曷

书之作毛诗初列学官考

  周礼正岁正月考

周官有正月有正岁郑康成以正月为周之子月正岁

为夏之寅月诸儒多宗其说然周官六篇如冬日至夏

日至之类无一非夏正而独履端一月忽用天统恐不

至如是之参错若既以子为正月势必以午为七月而

曰冬日至夏日至天下有冬正月夏七月者乎致使魏

鹤山程叔时辈引以证其改岁不改月之说而新安汪

氏辈虽力为郑氏功臣卒不可得而申以某观之周礼

正月断指夏正而言然正不足以为三代改岁不改月

之据也周礼虽或系周公草創之书然其存于今者不

能无后人所凌杂故其说容有相乖者试观凌人正岁

十有二月令斩冰若正岁是寅月则天下无叙寅月于

丑月之上者是以叶培恕王平仲不得巳而曰正岁十

有二月者犹云夏正之十有二月是总曲和郑氏正月

为周正之说也然则汉儒因改岁改月之说而坚指周

礼为周正者不知周礼之用夏正与改岁改月之制可

并存而不相妨也宋儒因周礼之用夏正而遂附㑹为

改年始而不改时月之说者不知周礼之书不足与吾

夫子之书争是非也且诸经之杂言三正者何止周礼

豳风七月之诗专言夏正者也然而第五章之十月改

岁忽与首章以二之日为卒岁者杂出而不自知此不

得谓周以子寅两正并行也月令十二篇专言夏正者

然而孟冬之祈来年于天宗非周正乎季秋之颁来岁

朔日则又秦建亥之权舆也此注疏说近人或疑是时秦尚未并天下安得预用

亥正故有先期预颁之说然亦不确此不得谓秦以亥子寅三正并行也

葢一出于风诗谣诵之文一出于诸儒杂成之手故有

不得与时王之制尽合如此者又何烦后世陋儒之周

章聚讼为也

  古车乘考

古者兵车之制于经无考其见司马法者有云井十为

通通为匹马三十家士一人徒二人通十为成成百井

三百家革车一乘士十人徒二十人十成为终终千井

三千家革车十乘士百人徒二百人十终为同同万井

三万家革车百乘士千人徒二千人率十家出一人之

役百家出十人之役是以马季长曰千乘之国其地千

成因引司马法公侯地方三百一十六里有奇为证郑

康成则引周礼公五百里侯四百里为证然当时又别

有一司马法有云四井为邑四邑为邱四邱为甸四甸

为县甸凡六十四井出长毂一乘戎马四匹牛十二头

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此杜元凯引以注左传解之

者曰成之十里即是甸之八里以甸八里外有治沟洫

之夫各受一井得二里不出车赋仍是十里更有谓成

出一乘是畿内法甸出一乘是邦国法总之依违迁就

思作两家调人但皆大不合大抵封建之制总当以孟

子为定即周礼亦不足信况司马法以开方之法计之

百里者万井也成出一乘则百乘耳甸出一乘则一百

五十六乘是不得不于百里外加凑补也况夫一井八

家则一通八十家一成八百家一终八千家一同八万

家此易晓耳何以减为三十三百三千三万乎论语包

氏作十井一乘何邵公曰军赋十井不过一乘公侯千

乘伯四百九十乘子男二百五十乘方性夫郑渔仲并

宗之即朱子亦以其说为较胜然邦畿千里开方百万

井十井而得一乘当盈十万何以祗万乘也况国地不

尽井井地不尽赋宫室城郭山林陂泽园囿沟涂三分

去一其祗任役不征税者三分又一安所得盈算也唐

仲友乃为别解公地四同有半为方二百一十一里一

同为三郊一同为三遂可通得兵车七百五十乘馀二

同半出二百五十乘合为千乘而侯上同之伯地二同

为方百四十一里其一同为方七十里者二一为二郊

一为二遂可通得兵车五百乘馀一同出百乘合六百

乘男地一同为方五十里者四一为一郊一为一遂可

通得兵车二百五十乘馀方五十里者二出百乘合三

百乘而子下同之仲友精于三礼之学当时与陈君举

齐名独于此条不特支离谬戾无所根据抑且期期格

格合人不可解释据其所谓七百五十乘者推之似一

郊出一百二十五乘郊凡一万二千五百家则百家一

乘但何以馀二同半又不尔也以愚考之古者寓兵于

农一农即一兵也故其调役之常例必家起一人以为

兵非如后世团练鄕兵之例数家中抽一人也若其出

军之法居鄕者先出不足则遂继之又不足则公邑都

鄙继之见周礼疏而馀子之出虽有其令实无其事故其车

徒大国不过千乘而犹仅用其半以成三军此以一乘七十五人

其三军者三鄕之所出也司徒之比闾族党即司马

之伍两卒旅合比闾族党而成一鄕鄕万二千五百家

即成一军军万二千五百人一军葢一百六十六乘有

奇则三军者乃千乘之半耳由三鄕而三遂其戸口犹

鄕也则又五百乘也所谓千乘者也其公邑都鄙不在

千乘中者葢留之以居守焉不有行者谁捍牧圉不有

居者谁守社稷非劳鄕遂佚都鄙也即千乘中亦祗以

三鄕所出为正军必万一不足则扫遂之兵以出不读

书费誓乎鲁人三郊三遂峙乃桢干峙乃刍茭夫鲁人

何以专举郊遂也则千乘之赋也然则千乘者乃大国

车徒之制耳若其国之所出则固不仅是也以七十五

家具一乘其说本汉书而宋儒陈用之详焉但陈氏礼

书所言尚有多未尽者故参用鄙见为之鬯之近世毛

西河据左传昭五年论晋车赋十家九县长毂九百又

曰馀四十县遗守四千因谓每一县得百乘是十县即

千乘也一县方十六里中祗二百五十六井是二井半

即出一乘百里之国不过十之三巳足尽之夫二井半

仅二十家以二十家而责之七十五人之征则大桀小

桀也予友李峄阳谓一车三十人千乘用人三万故诗曰公车千乘公徒三万说亦有据俟再订

  历代封爵考

两汉而后封爵名目多潦草无义理其志传又不详故

通典通志通考亦以其𥳑略而忽之偶与同学说史及

此因有问难略为考证作历代封爵考

关内侯之爵始于秦荀绰百官表注曰时六国未平将

帅皆家关中故以为号师古曰言有侯号而居京畿无

国邑也乃王沈魏书曰关内侯爵十九级名号侯爵十

八级关中侯爵十七级关外侯爵十六级据通典乃东

建安二十年魏武所制三国魏志孙资封关中侯通

鉴晋杨骏封二千石以上皆关中侯十六国春秋赵冉

闵封其将士关外侯晋令亦有关内关中关外三等是

直与关内命名始意略无关㑹所谓积久而忘其所自

来者也关内侯虽无国然自有邑考之汉书可见师古

之说亦未尽符

名号侯者但取其所赐爵之名为主如以镌羌侯赐边

将不义侯赐降奴是在建安之前原有之

东汉鄕亭之封专为侯爵乃魏志黄初三年制封王之

庶子为鄕公嗣王庶子为鄕侯公之庶子为亭伯故当

时高贵常道二君皆以鄕公入正大统陈思王有谢封

二子鄕公表于是五等皆有鄕亭之封隋志有开国鄕

男北魏之贺拔岳元孚可朱浑天和北周赫连达梁台

皆封鄕男

鄕亭之以都名者胡三省曰凡郡县皆有都亭秦法十

里一亭郡县治所则有都亭是即章怀所云都亭者城

内亭也然则以十亭一鄕推之亦当仿此顾亭林曰都

鄕近今之坊箱都亭近今之关箱是巳后汉书梁冀徙

封比景都鄕侯章怀注尹勋封宐阳都鄕侯虞放封冤

句吕都亭侯十六国春秋魏贾敷封广川都亭侯皆以

地著而其馀或不书者亭林所谓史家之失载也统而

言之则总以鄕亭侯称汉赵忠传封都鄕侯而单超传

止作鄕侯吴志是仪传封都亭侯而胡综传止作亭侯

华阳国志王连封都亭侯而蜀志作平阳亭侯魏志田

畴传封亭侯而裴松之作都亭侯是也

列侯之有鄕亭亦不始于东汉司马彪续汉书西汉列

侯封邑大者食县小者食鄕亭葢是时巳有三等之差

特未以之为号耳今考汉书公孙𢎞封高成之平津鄕

匡衡封徐僮之乐安鄕张次公封皮氏之岸头亭李寿

封河南之䢴亭光武祖舂陵节侯封泠道县之春陵鄕

中山靖王子封涿县之陆城亭而王莽封南阳新野之

都鄕地里志常山有都鄕侯国皆其明证然则楚汉春

秋高祖封许负为鸣雌亭侯裴松之谓是时未有鄕亭

之封亭字疑是衍文者似亦未尽然也

  彭城五诸侯考

应劭曰雍翟塞殷韩也如淳曰塞翟河南魏殷也韦昭

曰塞翟韩殷魏也师古曰常山河南韩魏殷也四说者

皆未合师古但知汉是时巳并关中不得以邯欣翳列

诸侯之目而不知是年河南河内亦皆置郡阳卬均不

得列诸侯之目也若张耳脱身归汉而谓亦有兵则更

强为之辞矣然则五诸侯者谁也曰考之马班二史前

此十九诸侯是时巳去其半汉并雍塞翟河南殷而为

一齐并胶东济北而为一赵亦并常山而为一燕亦并

辽东而为一汉又降韩降魏而以为属国楚仅有九江

临江从之耳衡山则楚之所贬矣汉楚齐方交兵则是

五诸侯者当属燕赵韩魏衡山葢燕赵不奉楚令而兼

惧楚既平齐而讨之也故助汉衡山以被贬怨楚故助

汉而韩魏则本为汉之属国矣吴芮以忠著则必重修

梅𫓶从军之好其当在彭城之役无可疑者即陈馀之

助汉固明见于本传独臧荼事无可考耳案此说与经史问答不合

  祁连山考

亡友宐兴叶征士桐君熟于史独其辨祁连山非天山

则予以为尚有未尽者尝欲与之畅其说未及而桐君

巳卒检其遗文不禁SKchar然因别撰一通以资疏证桐君

曰颜师古谓祁连山即天山考新唐志伊州北二十里

有天山一名白山戎人呼祁罗漫山自伊州纳职县行

十馀日至西州又西南行百二十里至所属天山县其

祁连山别在甘州北百九十里夫祁罗漫山自伊州北

境迤逦至西州绵亘千里而甘州北之祁连山今在肃

州高台之南两山相距葢千五百里则指祁连山即天

山者误矣旧唐志以祁罗漫山即祁连山亦SKchar师古之

误也予考唐魏王泰括地志曰祁连山在甘州张掖县

西北二百里天山一名白山今名祁罗漫山在伊吾县

北百二十里是原截然为二山应劭曰祁连山匈奴中

山名晋灼曰天山在西域此其为二山固无可疑但祁

连之为天犹不律之谓笔师古之言亦未可非及详考

之则伊甘二州果并有祁连山其别名并曰天山特伊

之山又名祁罗漫山又名白山而甘州则无之其名既

混故后人易误而误之甚者莫如西河旧事史记索隐正义皆引

旧事有曰祁连山在张掖酒泉二界上东西二百馀

里北百里有松柏五木美水草冬温夏凉宐牧养一名

天山一名白山而又曰白山冬夏有雪匈奴谓之天山

夫其所谓冬温夏凉者甘之祁连也其所云冬夏有雪

者伊之祁连也甘之祁连并不名白山而旧事亦以白

山加之则混矣故索隐巳疑祁连天山非白山然不知

伊之祁连则固白山也按汉有事于甘之祁连山自霍

去病始汉书元朔六年去病以数万骑出陇西北地二

千馀里过居延攻祁连山史记年表作元狩二年韦昭曰居延即

张掖而汉张掖郡有觻得渠先是匈奴有觻得单于去

病平之故武帝曰骠骑将军攻祁连山扬威乎觻得而

匈奴自丧祁连焉支二山尝有夺我祁连山使我六畜

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士女无颜色之谣亦见西河旧事

正甘州之祁连山西河旧事所谓美水草宐畜牧者也

焉支亦在甘境自去病夺二山而混邪以降河西四郡

以开故去病卒而以祁连山肖其冢者𧰼其功也晋书

地理志张𤣥靓尝置祁连郡符秦有祁连都尉是也其

有事于伊之祁连山自李广利始史记李将军列传天

汉二年贰师击右贤王于祁连山匈奴列传作太初五年正义以

伊州之天山当之葢是时汉巳得张掖则河西固为内

地而李陵以支军出居延北千馀里分匈奴兵正宐在

伊吾之境故汉书云天山之西疏楡谷为蒲类国山之

东干当谷为卑陆国于太谷为西且弥国兖虚谷为东

且弥国丹渠谷为劫国此五国并处匈奴北境南接车

师斯正伊州之祁连山西河旧事所谓白山冬夏多雪

者也汉宣帝时五道北伐有祁连蒲𩔖两将军正指此

地明帝遣窦固至天山取伊吾章怀注曰天山即祁连

山一名雪山则不独师古以为祁连矣唐之呼祁罗漫

山葢即祁连山之转而天山之名不易也然则祁连山

天山之名甘州伊州二山所同但当以白山别之桐君

欲截然以甘州北者为祁连山而在伊州北者为天山

其说似未尽也甘州之祁连今为内地伊州之祁连今

为哈密呜呼桐君逝矣安得起之地下而质之

  燕云失地考

宋宣和时与女真夹攻辽因求晋赂契丹故土初谓可

尽山前后地而不思平营滦三州非晋赂乃刘仁恭献

契丹以求援者既而王黼悔欲并得之遣赵良嗣往请

再三女真终以非晋赂不与是宋史所纪也考刘仁恭

帅卢龙未尝与契丹通惟资治通鉴载守光末年衰困

曾遣韩延徽乞师然亦无割地事梁乾化三年四月晋

刘光浚拔燕平州执刺史张在吉五月攻营州刺史杨

靖降则平营未割之明证也其失平营肇于周德威作

帅时通鉴谓幽州北七百里有渝关旧置八防御军募

土人守之以御契丹德威恃勇不修边备遂失渝关之

险契丹毎刍牧于营平之闲而辽史太祖天赞二年

正月丙申大元帅克骨克平州获刺史赵思温裨将张

崇二月如平州甲子以平州为卢龙军置节度使则平

营遂入契丹矣至滦州则古无之刘守光据燕暴虐民

多亡入契丹阿保机乃筑此城本金国行程既陷平营遂改

平州为辽兴府而以营滦二州隶之号平州路至石晋

初德光又得十六州地乃建燕山为燕京辖山前六郡

地号燕京路乃海上议割地时意以燕山路尽统关内

之地实不知燕山平州之同在关内而异路也故驯致

有张悫之事而斡离不卒由平州入寇本金国节要然平营

在天赞后又尝入唐则诸家皆失考考欧史明宗天成

元年十月庚子幽州奏契丹卢龙节度使卢文进来奔

初文进为契丹守平州帝即位遣闲使说之以易代之

后无复嫌怨文进所部皆华人思归乃杀契丹守平州

者帅其众十馀万车帐八千乘来奔迨三年正月契丹

复陷平州始不复归中国耳但当时石晋所赂地实不

止十六州通鉴齐王开运元年三月辛卯马全节攻契

丹泰州拔之以五代㑹要考之泰州后唐之奉化军今

淸苑县则泰州亦所赂地也是年六月以府州刺史折

从远为府州防御使初高祖割北边之地以赂契丹由

是府州亦北属从远拒之故有是命则府州亦所赂地

也二年振武节度使折从远击契丹围胜州遂攻朔州

胡三省注胜州不系天福初所割数内葢契丹乘胜并

取之是胜州亦所赂内也载考金国节要则易州景州

亦在赂内是史所云十六州者亦或未尽至史所载十

六州中则蔚州旧为契丹有明宗长兴三年十一月蔚

州刺史张彦超本沙陀人尝为帝养子与石敬瑭有隙

闻敬瑭为总管举城附于契丹契丹以为大同节度使

当时不过统举言之不则史误书也若周世宗克复关

南则瀛莫易景巳内附又夺瓦桥关为雄州割容城归

义二县隶之胡三省注在涿州夺孟津关为霸州割文安大城

二县隶之孟津关宋以为幽州之㑹昌县胡三省以为莫州之文安县然观下云割文安大城隶之

则宋说是而乾宁军之宁州契丹所自置者亦巳内附是山

前之地多所收复乃宣和时尚云山前山后一十七州

则以幽即燕蓟景檀顺涿易为山前地以新妫儒武云

应寰朔蔚为山后地也尚少一州当考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子云生卒考

文选李善注于甘泉赋引桓氏新论谓扬子云以成

帝永始时待诏赋甘泉始就梦肠出收而纳之次日卒

近日蜀儒者据此以为子云未尝历事诸朝美新投阁

乃出自谤伤之口相传子云甫殁即有雠人私改其法

言者以此合之足以湔雪千载沈屈使其果核亦正旧

史之一大案矣予谓汉书纪载诚不能无误若以子云

本集考之有可疑者子云解嘲之作其自序言当丁明

傅晏董贤用事诸附离之者或起家至二千石而巳方

草創太𤣥有以自守客有嘲其𤣥之尚白者故为文解


之夫太𤣥为子云拟经之书实与法言并称睂目倘如

新论所云则早死于十年之前哀平消长何由得见况

甘泉待诏以还朝廷有事子云辄预扈从诸如羽猎长

杨河东诸作皇皇大文皆有岁月可稽且子云虽滞下


僚然于国事颇得与闻累朝奏对历历具在若欲定子

云之死于永始则著述亦寥寥矣或曰是则然巳前辈

汪尧峰固尝辨之矣但由成帝建始元年至王莽天凤

五年春秋五十有馀而其得见成帝巳逾四十则与本

传所谓七十一者显然不符不知子云未尝以建始至

京也其客大司马王音门下乃在永始元二之闲故不

久即有承明之召不然安有二十载京华姓氏通于天

直至汾阴肆祀方得一荐之理是所谓四十者葢从

永始言之其去天凤正与汉书年数大略相合尧峰既

知甘泉妖梦之诬而欲移子云之死于平帝末是强为

之辞者也或又以谷永亦字子云欲以美新之文嫁之

不知谷死于王根之世不及见禅代或又以刘棻当之

然总莫之征也且李善所引新论实前后不相应其于

文赋注中亦引此条则但曰病而不曰卒葢一书之中

业巳矛盾原未必新论之本文也常熟钱尚书谓新论

在明季尚有完书惜无从得一见之

  陶渊明世系考

梁昭明太子作陶渊明传及晋宋二书皆以渊明为桓

公曾孙其实不然渊明集有赠长沙公族祖诗序云长

沙公于予为族祖同出大司马昭穆既远巳为路人考

晋书桓公薨以第三子瞻之子宏嗣宏卒子绰之嗣绰

之卒子延寿嗣宋受禅降封吴昌县侯礼云五世亲尽

则为途人渊明为桓公曾孙则于绰之为再从昆弟于

延寿为族叔固不当有族祖之称亦不当云昭穆既尽

为路人也然则据诸家谓是诗为延寿作则渊明当为

桓公七世孙故诗云同源分流人易世疏葢袒免杀姓

则亲属亦竭六朝近古犹有宗法之遗于此见之且桓

公十七子九人皆见旧史得列附传而谓其馀不显渊

明之祖则武昌太守茂也渊明之诗称之曰直方二台

惠和千里使茂亦在十七人之内则不得曰九人而外

不显也陶氏家谱亦自知其不合遂改以岱为祖求当

于曾孙之数则岱官至散骑侍郞又与渊明诗戾后世

谱系之诬其无稽皆若此吴斗南作陶诗年谱欲求合

于诸史谓别本作予于长沙公为族祖果尔则渊明所

赠当属延寿之子其时长沙之爵巳降似不当复称长

沙公而诗题族祖二字将又何以言之蜀人张𬙂作陶


诗辨证又谓诗序当以长沙公于予为族断句而以祖


字连下读之则不特不能成语而亦忘诗题有族祖之

称尢为卤莽之甚者世多疑桓公孙淡淸风高节绝世


离群渊明乃其亲属何以命子诗中不一及之不知渊

明述祖祗叙一本之亲故诗中但叙桓公而死事如瞻

立功如舆概不旁及乃立言之例也或曰孟嘉之妻为


桓公女其女则渊明母以亲表辈行言之渊明似当为

桓公曾孙予曰属尽则同姓亦疏于亲表乎何有或曰

古人自曾祖而上皆得称曾祖自曾孙而下皆得称曾

孙曾者重也虽不拘四世言之亦可予曰是在春秋以

前固有之然晋宋以来恐不然也

  河东柳氏迁吴考

柳柳州为吴人见于本集与本传而苏之志人物者鲜

及焉按本传云柳宗元其先葢河东人后徙于吴此明

文也柳州作先侍御府君神道表云天宝末遇乱奉德

淸君夫人德淸君侍御父察躬也夫人侍御母也旧人皆误连读之故本传亦止云奉母避乱考柳

州逮事王父是时岂得奉母遗父载家书隐王屋山闲闲行求食乱有

闲举族如吴居德淸君之丧服除常吏部命为太博先

君固曰有尊老孤弱在吴愿为宣城令三辞而后获是

侍御巳定居于吴柳州生于大历九年当在侍御为朔

方推官晋州参军之时其家于吴久矣且不特家于吴

并婚于吴柳州为杨詹事凭之婿其作杨郞中凝墓志

云君与季弟凌同日生不周月而孤伯兄凭翦发为童

家居于吴是杨氏之称宏农犹柳氏之称河东皆推原

其族望而实则皆吴人也其作亡妻宏农杨氏墓志云

夫人三岁依于外族闲在他国凡十有三年而二姓克

合葢柳与杨同居吴下而柳州之妇鞠于外家故有闲

在他国之语然窃尝疑柳州再世居吴而其集中未尝

有一语及于洞庭林屋之胜韩吏部之志刘宾客之祭

文亦不及焉及夷考之乃知柳州虽居吴而在吴之日

甚浅大抵唐人之世宦者多居京师葢当时不特有里

第兼有家庙枝附叶连久而重去柳氏自河东之虞鄕

迁京兆之万年巳累世矣其少陵原之大墓则高祖兰

州府君而下皆在焉侍御虽挈家南辕而柳州作太夫

人归祔志云宗元生四岁居京西田庐中先君在吴家

无书太夫人教古赋十四首是柳州少日固多居长安

侍御之总三司自夔州再入朝则又随侍在长安巳而

登进士历官至尚书郞则又在长安且柳州享年四十

七岁其自序曰长京师三十三年合之南窜十四年之

数巳自相符则中闲不过偶一至吴其游朝阳岩西亭诗

云覉贯去江介世仕尚函殽是明言居吴未久而以世

仕不能忘情于秦南窜而后诗文酬答总惓惓于鄠杜

之闲使其得再入朝殆有挈其群从西归之意焉然自

柳州南窜其子弟无复有居万年者其答许京兆孟容

书言先墓所在城南更无子弟善和里宅巳三易主则

其后柳州虽归葬万年而子弟巳即安于吴矣不然则

柳氏在吴祗可以言寓公本传不得竟断之曰徙吴也

唐人最重旧籍故虽数世之后必行归葬之礼不得以

此而疑柳氏之非吴产也宋人作柳州年谱于其居吴

顚末不详而苏人亦莫之考吾故表而出之

  通鉴分修诸子考

胡梅礀曰温公修通鉴汉则刘攽三国迄于南北朝则

刘恕唐则范祖禹此言不知其何所据然历五百年以

来无不信以为然者予读温公与醇夫帖子始知梅礀

之言不然帖曰从唐高祖初起兵修长编至哀帝禅位

止其起兵以前禅位以后事于今来所看书中见者亦

请令书吏别用草𥿄录出每一事中闲空一行许以备

翦粘隋以前与贡父梁以后与道原令各修入长编中

葢缘二君更不看此书若足下止修武德以后天祐以

前则此等事迹尽成遗弃也观于是言则贡父所修葢

自汉至隋而道原任五代明矣葢贡父兄弟尝著汉释

而道原有十国纪年故温公即其平日所长而用之而

梅礀未之考也贡父所修一百八十四卷醇夫所修八

十一卷道原所修二十七卷而当时论者推道原之功

为多何也葢温公平日服膺道原其通部义例多从道

原商榷故分修虽止五代而实系全局副手观道原子

羲仲所纪可见也羲仲曰当时访问疑事每卷皆数十

条不能尽纪纪其质正旧史之谬者然则道原之功诚

多矣至于三子所修愚最以唐鉴为冘后人以伊川许

之遂有范唐鉴之目而以其书孤行其实裁量未为𥳑

净也

  阿育王寺十二题考

旴江李先生泰伯有阿育王寺十二题诗乃筠州杨屯

田和寺僧常坦而邀旴江同作者吾鄕阿育王山志莫

之收也其亦固陋矣夫十二题中至今存者山水则曰

金沙池曰佛迹峰曰灵鳗井伽蓝则曰育王㙮曰八角

殿斯其历劫无恙者也其曰七佛石当即指乌石嶴而

言道宣感通传所称梵僧七人过此得石函舍利六僧

腾空而去其一化为乌石者也其曰石屏风恐即指前

山玉几而言其曰供奉泉据旴江诗则时有浮屠璘凿

此泉以奉母者阿育王山中所乏者泉今泉乃以妙喜

得名横浦以大儒为之铭故益著而供奉之迹遂无称

者予谓妙喜之大节良足为山重顾妙喜不附和议为

忠而璘为孝生平不喜作浮屠家言以其去人伦耳若

其有忠孝之节则固不可以浮屠而泯之也其曰晋年

松今寺前有巨松能放光为浙东松之最奇者然非是

诗则不知其远自晋年也其曰重台莲今虽有莲而不

甚盛岂灌漑乏人力遂渐成凡种耶其曰明月台则懒

堂舒氏亦尝有诗其竟无可考者袈裟石耳顾读旴江

诗中并不一及舍利之神则知是时巳无复旧物而南

渡以后震而奇之者其出于耳食更不待辞费矣爰牵

连记之以为吾鄕志乘之一助

  续甬上赐府考

赐府之制昉于宋葢大臣之有勋劳者则以嘉名宠其

甲第其后亦有位望未至而特恩赐之者吾鄕自宋南

渡赐府极多有黄翔龙者东发先生族兄弟也著甬上

赐府考一卷今不可得见矣尚有流传一二者如史文

惠王之寿乐以位望也文惠之孙子仁以避其宗衮官

不达而亦赐鸿禧之名则以贤也深宁先生之汲古传

忠则以世其家学也是在图经中不应遗之而惜乎其


无征也明则三品内秩皆得称府外臣则总制巡抚大


帅之外不预焉而不复加以名目通计十五朝三百十

五年之中吾鄕称府者五十四人总之四十二家又总

之为三十三姓以大学士称者二曰余氏以文敏公有

丁也曰沈氏以文恭公一贯也以尚书称者十有七曰


程氏以𠛬部徐也曰金氏以忠襄公忠也曰陈氏以工

部恭也曰杨氏以文懿公守陈吏部守址康𥳑公守随


也曰屠氏以襄惠公滽𥳑肃公侨也曰张氏以文定公

邦奇兵部时彻也曰陆氏以康僖公瑜也曰闻氏以庄

𥳑公渊也曰汪氏以礼部镗也曰赵氏以端𥳑公参鲁

也曰王氏以庄𥳑公佐也曰周氏以文穆公应宾也曰

李氏以礼部康先也以侍郞称者九曰黄氏以礼部宗

明也曰陈氏以𠛬部瑜也别为一陈曰丰氏以礼部熙也曰

范氏以兵部钦也曰全氏以先工部礼部二公也曰董

氏以兵部光宏也曰黄氏以工部景章也别为一黄曰林氏

以吏部栋隆也曰李氏以忠毅公橒也别为一李而杨氏则

文懿之子茂元官𠛬部屠氏则𥳑肃从子大山官兵部

李氏则礼部康先之曾大父堂巳官工部不预焉以都

御史称者一曰金氏以右都御史泽也以副都御史称

者八曰周氏以相也别为一周曰朱氏以瑄也曰陈氏以漕

抚濂也别为一陈曰王氏以应鹏也别为一王曰柴氏以经也曰

戴氏以𬶨也曰丁氏以继嗣也曰高氏以郧抚斗枢也

而陆氏则康僖之群从钶官保抚副都御史汪氏则有

应天巡抚玉不预焉以大理寺卿称者二曰蔡氏以锡

也曰徐氏以时进也而陆氏尚有大理世科不预焉以

太常称者二曰吴氏以惠也曰徐氏以应奎也别为一徐

先禄称者二曰管氏以大勋也曰吴氏以礼嘉也别为一吴

大帅则曰万氏以漕督表天津总戎邦孚也曰施氏以

都督翰也曰赵氏以宣大总兵光祖也别为一赵近者新秦

子弟妄自署置有未尝赐府而冒称之者二十年来渐

不可问是王谢家门之耻也予故于暇日偶记之

  董征君墓考

吾鄕董孝子墓即祔于其母淑德夫人墓旁舒懒堂诗

所谓孤冢枕城边者是也近世慈谿之董氏指其县中

羊酪河所称董孝子墓以为征君故茔鄞之董氏亦从

而祭之不知此乃明⿰氵𠔏永闲别一董孝子系奉化建炎

义士董之邵之后数传而为阁学仁声又数传而为孝

子讳恭礼自奉化迁鄞成⿰氵𠔏武辛未进士以母老归养

不仕母卒値革除又托庐墓以终土人亦以孝子呼之

明末之给事中志宁其裔也不学之徒妄祀非族故为

正之








鲒埼亭集外编卷四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