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7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岁天台郡,元夕有鹊巢。灯山间众颇惊异,识者以为, 鹊巢乃太后之祥。是岁,谢果正中宫之位。

《宋史·杨文仲传》:文仲通判台州,故事守贰尚华侈。正 月望,取灯民间,吏以白。文仲曰:为吾然一灯足矣。 《帝京景物略》:上元六夜,灯之始南宋也。淳祐三年请 预放元宵,自十三日起,巷陌桥道皆编竹张灯。 《老学庵笔记》:田登作郡,自讳其名,触者必怒,吏卒多 被榜笞。于是举州皆谓灯为火。上元放灯,许人入州 治游观,吏人遂书榜揭干巿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曲洧旧闻》:王建集有听镜词,近世人怀杓以听,亦犹 是也。又有无所怀而直以耳听之者,谓之响卜。往往 而验。曾叔夏尚书应举,时方待省榜,元夕,与友生皆 出听响卜。至御街,有士人缓步,大言诵东坡谢表曰: 弹冠结绶,共欣千载之逢。曾闻之喜,遂疾行。其友生 至,则闻曰:掩面向隅,不忍一夫之泣。是岁,曾登科,而 友生果被黜。

《元史·张养浩传》:英宗即位,命参议中书省事。会元夕, 帝欲于内庭张灯为鳌山。即上疏于左丞相拜住。拜 住袖其疏入谏,其略曰:世祖临御三十馀年,每值元 夕闾阎之间,灯火亦禁。GJfont阙廷之严,宫掖之邃,尤当 戒慎。今灯山之构,臣以为所玩者小,所系者大。所乐 者浅,所患者深。伏愿以崇俭虑远为法,以喜奢乐近 为戒。帝大怒,既览而喜。曰:非张希孟不敢言,即罢之。 仍赐尚服金织币一帛一,以旌其直。

《赵师鲁传》:泰定中拜监察御史。元夕,令出禁中,命有 司张灯山为乐。师鲁上言:燕安怠惰,肇荒淫之基。奇 巧珍玩,发奢侈之端。观灯事虽微,而纵耳目之欲,则 上累日月之明。疏闻,遽命罢之。赐师鲁酒一上尊,且 命御史大夫,传旨以嘉忠直。

《成都岁华纪丽谱》:上元节放灯,《旧记》称:唐明皇上元 京师放灯,灯甚盛叶。法善奏曰:成都灯亦然。遂引帝 至成都巿,饮酒于富春坊。此方外之言,存而勿论。咸 通十年正月二日,街坊点灯张乐,昼夜喧阗。GJfont大中 承平之馀风。由此言之,则唐时放灯不独上元也。蜀 王孟昶时,问亦放灯,率无定日。宋开宝二年,命明年 上元放灯三夜,自是岁以为常。十四、十五、十六三日 皆早宴大慈寺,晚宴五门楼,甲夜观山棚变灯。其敛 散之迟速,惟太守意也。如繁杂绮罗,街道灯火之盛, 以昭觉寺为最。又为钱灯会,会始于张公咏。盖灯夕 二都监戎服分巡,以察奸盗。既罢,故作宴以劳焉。通 判主之,就宣诏亭或涵虚亭。旧以十七日,今无定日。 仍就府治,专以宴监司也。

《垄起杂事》:元夕张灯,城中灯球巧丽,他处莫及。有玉 栅灯、琉璃灯、万眼罗、百花栏、流星红、万点金,街衢杂 遝人物,喧哗士诚,登观风楼,开赏灯宴。令从者赋诗。 《续文献通考》:洪武五年正月十四日,敕近臣于秦淮 河,然水灯万枝。十五日夜半竣事,随有佛光五道,从 东北贯月,烛天良久乃已。

《明会典》:洪武十六年,令在京官吏人等,元宵节钱支 与胡椒斤两不等。

《翦胜野闻》:太祖尝于上元夜微行京师。时俗好为隐 语相猜以为戏,乃画一妇人赤脚怀西瓜。众哗然。帝 就视因喻其旨,甚衔之。明日,命军士大僇居民,空其 室。GJfont马后祖贯淮西,故云。 《明会典》:永乐七年,令元宵节自正月十一日为始,赐 百官节假十日。

《皇明通纪》:永乐十年正月元宵,赐百官宴,听臣民赴 午门外观鳌山三日,自是岁以为常。上或御午门示 御制,使儒臣奉和。时尚书夏原吉,侍其母往观鳌山。 上闻之曰:贤母也。命中官赍钞二百锭,即其家赐之。 《帝京景物略》:正月八日至十八日,集东华门外,曰:灯 巿。贵贱相杂遝,贫富相贸易,富者灯四夕,贫者灯一 夕止。又贫甚者,无灯。小儿共以绳系,一儿腰牵焉。相 距寻丈迭,于不意中拳之以去。曰打鬼。不得为系者 儿所执,执者哄然。共捉代系,曰:朁鬼。更系更击,更执 更代。终日击不为代,则佻巧矣。又绳以为城,二儿帕 蒙以摸一儿,执敲城中,辄敲一声,而辄易其地以误 之。为摸者得,则蒙执敲儿,曰摸虾儿。望前后夜,妇女 束草人纸,粉面首帕衫裙,号称姑娘。两童女掖之祀, 以马粪打鼓,歌马粪,芗歌三祝神,则跃跃拜不已者, 休倒不起,乃咎也。男子冲而仆。

《熙朝乐事》:正月十五日为上元节,前后张灯五夜,相 传宋时止三夜。钱王纳土献钱,买添两夜。先是腊后 春前,寿安坊而下,至众安桥,谓之灯巿。出售各色华 灯,其像生人物则有老子、美人、锺馗捉鬼、月明度妓、 刘海戏蟾之属;花草则有栀子、葡萄、杨梅、柿橘之属; 禽虫则有鹿、鹤、鱼、虾、走马之属。其奇巧则琉璃球、云 母屏、水晶帘、万眼罗、玻璃瓶之属。而豪家富室则有 料丝、鱼GJfont、彩珠、明角、镂画、羊皮、流苏、宝带、品目、岁殊 难以枚举,或祭赛于神庙,则有社伙、鳌山、台阁、戏剧 滚灯烟火。无论通衢、委巷、星布、珠悬,皎如白日,喧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