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9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七十卷目录

 馆驿部艺文一

  登陵嚣馆赋        宋傅亮

  滑亭新驿碑阴记     唐崔祐甫

  书褒城驿屋壁        孙樵

  馆驿使壁记        柳宗元

  庐州同食馆记        陈鸿

  宋州重修五驿记       郑就

  凤鸣驿记         宋苏轼

  齐州二堂记         曾巩

  石头驿记          汪藻

  范县修馆驿记        李侗

  和风驿记          毛幵

  霍丘县驿记         王回

  新建绥城驿记        黄震

  丹阳馆记         陆秀夫

  南浦驿记         元虞集

  改建毗陵驿记       明梁楘

  改建芜湖县馆驿记      刘宣

  红心驿记          彭华

  天长县公馆记        谢迁

  并三河驿记并序     李贡

  裴村公馆记        何乔远

  龙岩县新建适中驿记     林魁

  新建黄池公馆记       林钺

考工典第七十卷

馆驿部艺文一

《登陵嚣馆赋》
宋·傅亮

岁九旻之暮月,肃晨驾而北逝,度回壑以停辕,凌孤 馆而远憩,何物惨而节哀。又云悠而风厉,悴绿蘩于 寒渚,陨丰灌于荒澨,玩中原之芬菊,惜兰圃之雕蕙, 旌竹柏之劲心,谢梧楸之零脆,尔乃流盼平隰,落日 还皋,千感具盈,在物同骚,聆离鶤之凄响,听鸣林之 浏飙,彼游子之苦伤,每寤叹于我劳,矧集悲而锺苦, 疚寸心其如忉,眇天末以遥瞪,怨故乡之阻辽。

《滑亭新驿碑阴记》
唐·崔祐甫

古之君子约己而裕人,知和而勤礼,接宾以愿,务施 于丰。郑公孙侨论晋文襄之霸也,宫室卑庳,无观台 榭,而崇大。诸侯之馆,故来者如归,今我连帅尚书汧 公为国,垣翰于东土,军礼肃人谣兴,新其亭传,以待 宾旅。谋之有程,设之有所,力肆于悦,巧悛于淫,勿亟 而成。得其时制,博敞高明倬然,其闬闳沉深奥密杳 然,其堂室论者,谓华之普德,虢之阌卿。自昔为之,邮 亭之甲,今兹白马,可以抗衡,汧公仁以爱众,俭以化 下,陋居室而恢宾馆,节丰华而广荫庥,称时计功,永 代为宪。方操八柄,揉此万邦于以庇人,其德弘大于 是举也。见其端焉,夫其去,故就新之议,属徒揆日之 制作,而示后。公实书之,盖闻传《春秋序风雅》者,丘明 卜商之事也,下吏敢亦庶几。

《书褒城驿屋壁》
孙樵

褒城驿号天下第一,及得寓目,视其沼则浅混而茅。 集作污视其舟则离败而胶,庭除甚芜,堂庑甚浅。集作残 乌睹其所谓宏丽者,讯于驿吏,则曰:忠穆公尝牧梁 州,以褒城,控三文粹作二节度,治所龙节,虎旗驰驿,奔轺 以去,以来毂交蹄劘。由是崇侈其驿,以示雄大,盖当 时视他驿为壮,且一岁宾至者,不下数百辈。苟夕得 其庇,饥得其饱,皆暮至朝去者。集无者字宁有顾惜心,即 至如棹舟,则必折篙破舷,碎鹢而后止渔,钓则必枯 泉汨,泥尽鱼而后止。至有饲马于轩,宿隼于堂,凡所 以污败室,庐糜毁器,用官小者,其下虽气猛可制。官 大者其下益暴横难禁,由是日益破碎,不与曩类。其 集作集曹八九辈,虽以供馈之隙,葺治之,其能补数十 百人残暴乎。语未既,有老甿笑于旁,且曰:举今州县 皆驿也,吾闻开元中,天下富蕃号为理平。踵千里者 不裹粮,长子孙者不知兵,今者天下无金革之声,而 编户日益破。疆场无侵削之虞,而垦田日益寡生。民 日益困,财力日益竭,其故何哉。凡与天子共理天下 者,剌史县令而已。以其耳目,接于民,而政令速于行 也。今朝廷命官既已轻任,刺史、县令而又促数于更 易。且刺史、县令远者,三岁一更,近者一二岁再更。故 州县之政,苟有不利于民,可以出意革去者,其在刺 史,则曰:明日我即去,何用如此。在县令亦曰:明日我 即去,何用如此。愁当醉,饥当饱,囊帛匮金,笑与秩终 呜呼,州县者其驿耶,矧更代之隙,黠吏因缘恣为奸 欺,以卖州县者乎。如此而欲望生民不困,财力不竭, 户口不破,垦田不寡,难哉。予既揖退,老甿条其言,书 于褒城驿屋壁。

《馆驿使壁记》
柳宗元

凡万国之会四夷之来,天下之道涂毕,出于邦畿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