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傳奇集》序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唐宋传奇集》序例〔1〕

  東越胡應麟在明代,博涉四部,嘗云:「凡變異之談,盛於六朝,然多是傳錄 舛訛,未必盡幻設語。至唐人,乃作意好奇,假小說以寄筆端。如《毛穎》《南柯》 之類尚可,若《東陽夜怪》稱成自虛,《玄怪錄》元無有,皆但可付之一笑,其文 氣亦卑下亡足論。宋人所記,乃多有近實者,而文彩無足觀。」〔2〕其言蓋幾是也。 饜於詩賦,旁求新途,藻思橫流,小說斯燦。而後賢秉正,視同土沙,僅賴《太平 廣記》等之所包容,得存什一。顧復緣賈人貿利,撮拾彫鐫,如《說海》,如《古 今逸史》,如《五朝小說》〔3〕,如《龍威秘書》〔4〕,如《唐人說薈》,如 《藝苑捃華》〔5〕,為欲總目爛然,見者眩惑,往往妄制篇目,改題撰人,晉唐稗 傳,黥劓幾盡。夫蟻子惜鼻,固猶香象,嫫母護面,詎遜毛嬙〔6〕,則彼雖小說, 夙稱卑卑不足廁九流之列者乎,而換頭削足,仍亦駭心之厄也。昔嘗病之,發意匡 正。先輯自漢至隋小說,為《鈎沈》五部訖〔7〕;漸復錄唐宋傳奇之作,將欲匯為 一編,較之通行本子,稍足憑信。而屢更顛沛,不遑理董,委諸行篋,分飽蟫蠹而 已。今夏失業,幽居南中〔8〕,偶見鄭振鐸君所編《中國短篇小說集》,埽盪煙埃, 斥偽返本,積年堙郁,一旦霍然。惜《夜怪錄》尚題王洙,《靈應傳》未刪於逖 〔9〕,蓋於故舊,猶存眷戀。繼復讀大興徐松《登科記考》〔10〕,積微成昭,鈎 稽淵密,而於李徵及第,乃引李景亮《人虎傳》作證〔11〕。此明人妄署,非景亮 文。彌嘆雖短書俚說,一遭篡亂,固貽害於談文,亦飛災於考史也。頓憶舊稿,發 篋諦觀,黯澹有加,渝敝則未。乃略依時代次第,循覽一周。諒哉,王度《古鏡》, 猶有六朝志怪餘風,而大增華艷。千里《楊倡》,柳珵《上清》,遂極庳弱,與詩 運同。宋好勸懲,摭實而泥,飛動之致,眇不可期,傳奇命脈,至斯以絕。惟自大 歷以至大中中,作者雲蒸,郁術文苑,沈既濟許堯佐擢秀於前,蔣防元稹振彩於後, 而李公佐白行簡陳鴻沈亞之輩,則其卓異也。特《夜怪》一錄,顯托空無,逮今允 成陳言,在唐實猶新意,胡君顧貶之至此,竊未能同耳。自審所錄,雖無秘文,而 曩曾用心,仍自珍惜。復念近數年中,能懇懇顧及唐宋傳奇者,當不多有。持此涓 滴,注彼說淵,獻我同流,比之芹子〔12〕,或亦將稍減其考索之勞,而得翫繹之 樂耶。於是杜門攤書,重加勘定,匝月始就,凡八卷,可校印。結願知幸,方欣已 欷:顧舊鄉而不行,弄飛光於有盡,嗟夫,此亦豈所以善吾生,然而不得已也。猶 有雜例,並綴左方:   一,本集所取資者,為明刊本《文苑英華》;清黃晟〔13〕刊本《太平廣記》, 校以明許自昌〔14〕刻本;涵芬樓影印宋本《資治通鑑考異》;董康刻士禮居本 《青瑣高議》,校以明張夢錫刊本及舊鈔本;明翻宋本《百川學海》;明鈔本原本 《說郛》;   明顧元慶刊本《文房小說》;清胡珽排印本《琳琅秘室叢書》等。   一,本集所取,專在單篇。若一書中之一篇,則雖事極煊赫,或本書已亡,亦 不收采。如袁郊《甘澤謠》之《紅線》〔15〕,李復言《續玄怪錄》之《杜子春》 〔16〕,裴鉶《傳奇》之《崑崙奴》《聶隱孃》〔17〕等是也。皇甫枚《飛煙傳》, 雖亦是《三水小牘》逸文,然《太平廣記》引則不雲出於何書,似曾單行,故仍入 錄。   一,本集所取,唐文從寬,宋制則頗加決擇。凡明清人所輯叢刊,有妄作者, 輒加審正,黜其偽欺,非敢刊落,以求信也。日本有《遊仙窟》,為唐張文成作 〔18〕,本當置《白猿傳》之次,以章矛塵君〔19〕方圖版行,故不編入。   一,本集所取文章,有複見於不同之書,或不同之本,得以互校者,則互校之。 字句有異,惟從其是。亦不歷舉某字某本作某,以省紛煩。倘讀者更欲詳知,則卷 末具記某篇出於何書何卷,自可覆檢原書,得其究竟。   一,向來涉獵雜書,遇有關於唐宋傳奇,足資參證者,時亦寫取,以備遺忘。 比因奔馳,頗復散失。客中又不易得書,殊無可作。今但會集叢殘,稍益以近來所 見,並為一卷,綴之末簡,聊存舊聞。



  一,唐人傳奇,大為金元以來曲家所取資,耳目所及,亦舉一二。第於詞曲之 事,素未用心,轉販故書,諒多訛略,精研博考,以俟專家。   一,本集篇卷無多,而成就頗亦匪易。先經許廣平君〔20〕為之選錄,最多者 《太平廣記》中文。惟所據僅黃晟本,甚慮訛誤。去年由魏建功君〔21〕校以北京 大學圖書館所藏明長洲許自昌刊本,乃始釋然。逮今綴緝雜札,擬置卷末,而舊稿 潦草,復多沮疑,蔣徑三君〔22〕為致書籍十餘種,俾得檢尋,遂以就緒。至陶元 慶君〔23〕所作書衣,則已貽我於年余之前者矣。   廣賴眾力,才成此編,謹藉空言,普銘高誼云爾。   中華民國十有六年九月十日,魯迅校畢題記。時大夜彌天,璧月澄照,饕蚊遙 嘆,余在廣州。

         ※        ※         ※

  〔1〕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二七年十月十六日上海《北新周刊》第五十一、五十 二期合刊,後印入一九二七年十二月北新書局出版的《唐宋傳奇集》上冊。   〔2〕胡應麟評論唐宋傳奇文的話,見《少室山房筆叢·二酉綴遺(中)》。   〔3〕《五朝小說》 小說總集,明代桃源居士編。收小說四八○種,分「魏晉 小說」、「唐人小說」、「宋元小說」、「明人小說」四部分。   〔4〕《龍威秘書》 叢書,清代馬俊良輯。共十集,一七七種。   每集標有類名,如「漢魏叢書采珍」、「古今詩話集雋」、「晉唐小說暢觀」 等,內容龐雜,分類混亂。   〔5〕《藝苑捃華》 叢書,清代顧氏刊印。收「秘書」四十八種,實為書賈從 《龍威秘書》等叢書中隨意抽取、雜湊而成,內有小說三十餘種。   〔6〕香象 佛家語。後秦鳩摩羅什譯《維摩詰經》中有「香象菩薩」,注云: 「青香象也,身出香風。」嫫母,傳說為黃帝之妃,《路史後紀·黃帝》:「次妃 嫫母,貌惡德充。」毛嬙,傳說中的美女,《莊子·齊物論》:「毛嬙麗姬,人之 所美也。」   〔7〕《鈎沉》五部 作者所輯錄的《古小說鈎沉》,包括五類材料:一、見於 《漢書·藝文志·小說家》著錄者;二、見於《隋書·經籍志·小說家》著錄者; 三、見於《新唐書·藝文志·小說家》著錄者;四、見於上述三志「小說家」之外 著錄者;五、不見於史志著錄者。   〔8〕今夏失業,幽居南中 作者於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辭去中山大學文學 系主任兼教務主任職務,居住廣州東堤白雲樓。   〔9〕《夜怪錄》尚題王洙,《靈應傳》未刪於逖 鄭振鐸《中國短篇小說集》 沿《唐人說薈》之誤,題《東陽夜怪錄》作者為王洙、《靈應傳》作者為於逖。   〔10〕徐松(1781—1848) 字星伯,清代大興(今屬北京)人,嘉慶間進士。 著有《唐兩京城坊考》、《登科記考》等書。《登科記考》,匯集散見於史志、會 要、類書、總集等的有關材料,編次唐至五代各科進士的姓名、簡歷及有關科舉的 文獻,共三十卷。   〔11〕李徵及第 徐松《登科記考》卷九引李景亮《人虎傳》:   「隴西李徵,皇族子,家於虢略,弱冠從州府貢焉。天寶十五載春,於尚書右 丞楊元榜下登進士第,後數年補調江南尉,後化為虎。」按李徵化虎事,見《太平 廣記》卷四二七引唐代張讀《宣室志》,題為《李徵》。明代陸楫等編《古今說海》, 改題為《人虎傳》,撰人署李景亮。   徐松沿誤。李景亮,傳奇《李章武傳》的作者,參看《稗邊小級》第二分。   〔12〕芹子 自謙所獻菲薄的意思。《列子·楊朱》:「昔人有美戎菽甘複莖 芹萍子者,對鄉豪稱之。鄉豪取而嘗之,蜇於口,慘於腹。眾哂而怨之,其人大慚。」

  〔13〕黃晟(1663—1710) 字香涇,清代江蘇蘇州人,乾隆間舉人。乾隆十 八年(1752)刊行《太平廣記》。   〔14〕許自昌 字元髆,蘇州人,明代戲曲作家。著有《水滸記》、《橘浦記》 等傳奇劇本。嘉靖間校刻《太平廣記》大字本。   〔15〕袁郊 字之儀(一作子乾),唐代蔡州朗山(今河南汝南)人,曾官虢 州刺史。《甘澤謠》,傳奇集,成於咸通間。原書已佚,今本一卷,系明人從《太 平廣記》輯出。《紅線》,寫潞州節度使薛嵩的女奴紅線夜盜魏博節度使田承嗣枕 邊金盒,以示警告,使田打消了吞併潞州的野心。   〔16〕《杜子春》 傳奇篇名,寫杜子春學仙,喜怒哀懼惡欲皆忘而親子之愛 未盡,終於不成。見《太平廣記》卷十六引李復言《續玄怪錄》。   〔17〕裴鉶 唐末人,僖宗乾符間官至成都節度副使。《傳奇》,三卷,已佚, 《太平廣記》引有多篇。《崑崙奴》、《聶隱孃》為其中的兩篇,前者寫崑崙奴磨 勒助主人崔生與某勛臣侍女紅綃結合的故事;後者寫聶隱孃從一女尼學得異術,幫 助陳許節度使劉昌裔破除妖術的故事。   〔18〕《遊仙窟》 傳奇篇名,唐代張鷟著。自敘出使途中投宿於一大宅,受 二女子款待,飲酒作詩,相與調笑的故事。主要以駢體寫成。此書於唐代傳入日本, 國內失傳已久,至清末復從日本輸入。張文成(約660—740),名鷟,唐代深州陸 澤(今河北深縣)人。高宗調露初(679)進士,官至司門員外郎。還著有《朝野僉 載》、《龍筋鳳髓判》等。   〔19〕章矛塵 名廷謙,筆名川島,浙江紹興人。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當時 在廈門大學任教。他所標點的《遊仙窟》於一九二九年二月由北新書局出版。   〔20〕許廣平(1898—1968) 廣東番禺人。北京女子師範大學國文系畢業, 魯迅的夫人。   〔21〕魏建功(1901—1980) 字天行,江蘇如皋人,語言文字學家。北京大 學國文系畢業。   〔22〕蔣徑三(1899—1936) 浙江臨海人。浙江優級師範學校畢業,當時任 中山大學圖書館館員兼語言歷史研究所助理員。   〔23〕陶元慶(1893—1929) 字璇卿,浙江紹興人,美術家。曾為魯迅的著 譯《彷徨》、《墳》、《苦悶的象徵》等繪製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