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議報》一百冊祝辭並論報館之責任及本館之經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清議報》一百冊祝辭並論報館之責任及本館之經歷(節錄)
作者:梁啟超
1901年12月21日

第四 《清議報》之性質[編輯]

  《清議報》可謂之良報乎?曰:烏乎可。《清議報》之與諸報,其猶百步之與五十步也。雖然,有其宗旨焉,有其精神焉。譬之幼兒,雖其膚革未充,其肢干未成,然有靈魂瑩然湛然,是亦進化之一原力歟!《清議報》之特色有數端:一曰倡民權。始終抱定此義,為獨一無二之宗旨,雖說種種方法,開種種門徑,百變而不離其宗。海可枯,石可爛,此義不普及於我國,吾黨弗措也。二曰衍哲理。讀東西諸碩學之書,務衍其學說以輸入於中國,雖不敢自謂有所得,而得寸則貢寸焉,得尺則貢尺焉。《華嚴經》云:「未能自度,而先度人,是為菩薩發心。」以是為盡國民責任於萬一而已。三曰明朝局。戊戍之政變,己廖之立嗣,庚子之縱團,其中陰謀毒手,病國殃民,本報發微闡幽,得其真相,指斥權奸,一無假借。四曰厲國恥。務使吾國民知我國在世界上之位置,知東西列強待我國之政策,鑒觀既往,熟察現在,以圖將來。內其國而外諸邦,一以天演學物競天擇、優勝劣敗之公例,疾呼而棒喝之,以冀同胞之一悟。此四者,實惟我《清議報》之脈絡之神髓,一言以蔽之曰,廣民智、振民氣而已。

  其內容之重要者,則有譚瀏陽之《仁學》,以宗教之魂,哲學之髓,發揮公理,出乎天天,入乎人人,沖重重之網羅,造劫劫之慧果,其思想為吾人所不能達,其言論為吾人所不敢言,實禹域未有之書,抑眾生無價之寶。此編之出現於世界,蓋本報為首焉。有《飲冰室自由書》,雖復東鱗西爪,不見全牛,然其願力所集注,不在形質而在精神,以精銳之筆,說微妙之理,談言微中,聞者足興。有《國家論》、政治學案,述近世政學大原,養吾人國家思想。有章氏《儒術新論》,詮發教旨,精微獨到。有《瓜分危言》、《亡羊錄》、《滅國新法論》等,陳宇內之大勢,喚東方之頑夢。有《少年中國說》、《呵旁觀者文》、《過渡時代論》等,開文章之新體,激民氣之暗潮。有《埃及近世史》、《揚子江》、《中國財政一斑》、《社會進化論》、《支那現勢論》等,皆東西名著巨構,可以借鑒。

  有政治小說《佳人奇遇》、《經國美談》等,以稗官之異才,寫政界之大勢,美人芳草,別有會心,鐵血舌壇,幾多健者,一讀擊節,每移我情,千金國門,誰無同好。若夫雕蟲小技,餘事詩人,則卷末所錄諸章,類皆以詩界革命之神魂,為斯道別辟新土。凡茲諸端,皆我《清議報》之有以特異於群報者。

  雖然,以雲良也,則前途遼哉邈乎,非所敢言也,非所敢望也。不有椎輪,安有大輅;不有萌薛,安有森林。思以此為我國報界進化之一征驗雲爾。祝之祝之,非祝椎輪,祝大輅也;非祝萌薛,祝森林也。


第五 《清議報》時代中外之歷史[編輯]

  《清議報》之在中國,其滄海之一栗乎!《清議報》之在世界,其大千之一塵乎!雖然,其壽命固已亙於新舊兩世紀,無舌而嗚;其蹤跡固已遍於縱橫五大洲,不胚而走。今請與閱報諸君一為戲言,斯亦可謂文字界中之得天最厚者耶?且勿具論。要之,《清議報》時代,實為中國與世界最有關系之時代,讀者若能研究此時代之歷史,而有所心得,有所感奮,則其於天下事,思過半矣。

  請先言中國。《清議報》起於戊戍十月,其時正值政變之後,今上皇帝百日維新之志事,忽大挫跌,舉國失望,群情鼎沸。自茲以往,中國遂閉於沈沈妖霧之中,其反動力,一起再起而未有已。翌年己亥春秋之間,剛毅下江南、嶺南,搜括膏脂,民不堪命。其冬十二月,遂有議廢君、立偽儲之事,本朝二百年來,內變之禍,未有甚於此時者也。既而臣民犯顏,友邦側目,志不得逞,遂乃積羞成怒,大興黨獄,積怒成狂,自弄兵戎,獎群盜為義民,屍鄰使於朝市。庚子八月,十國聯兵,以群虎而搏一羊,未五旬而舉萬乘。乘輿播蕩,神京陸沈,天壇為芻牧之場,曹署充屯營之帳,中國數千年來,外侮之辱,未有甚於此時者也。反動之潮,至斯而極,過此以往,而反動力之反動力起焉。十九世紀與二十世紀交點之一剎那傾,實中國兩異性之大動力相搏相射,短兵緊接,而新陳嬗代之時也。今年以來,偽維新之詔書屢降,科舉竟廢,捐例競停,動力微蠢於上;俄人密約,士民集議,日本游學,簦蹻紛來,動力萌薛於下。故二十世紀之中國,有斷不能以長睡終者,此中消息,稍有識者所能參也。《清議報》雖不能為其主動者,而欲竊附於助動者,未敢多讓焉。

  請更言世界。《請議報》時代世界之大事,除北京聯軍外,有最大者三端:一曰美國與菲律賓之戰,二曰英國與波亞之戰,三曰俄皇開萬國和平會。其次大者五端:一曰日本政黨內閣之兩次失敗,二曰意大利政府之更迭,三曰俄國學生之騷動,四曰美國大統領之被刺,五曰南亞美利加之爭亂。美國之縣菲律賓也,是其伸權力於東方之第一著,而將來雄飛於二十世紀之根據地也。英國之蹙波亞也,殖民政略之結果也,其下種在數十年以前,而刈實在數十年以後。凡在英國勢力范圍之下者,不可不引為前車也。俄皇之倡和平會也,保歐洲之平和也,歐洲平和,然後可合力以逞志於歐洲以外也。

  意大利政府之更迭也,為索三門灣不得也,索不得而政府遂不能安其位,意人之心未熄也。日本政黨內閣之屢敗也,東方民政思想尚幼稚之徵驗也,非加完全之教育,養民族之公德,則文明之實未易期也。日本且然,我中國更安得不兢兢也。俄羅斯學生之騷動也,革命之先聲也。專制政體,未有能立於今世界者也,中國之君民,不可不自擇也。美國大統領之被刺與南美之爭亂也,由貧富兩級太相懸絕,而社會黨之人從而乘之也。此事將為二十世紀第一大事,而我中國人蒙其影響,將有甚重者;而現時在北美僑民,為工黨所排,在南美僑民,為亂黨所掠,猶其小焉者也。要之,二十世紀世界之大問題有三:一為處分中國之問題,二為擴張民權之問題,三為調和經濟革命(因貧富不均所起之革命,日本人譯為經濟革命。)之問題。其第一題各國直接於中國者也,其第二題中國所自當從事者也,其第三題各國間接於中國,而亦中國所自當從事者也。抑今日之世界與昔異,輪船、鐵路、電線大通,異洲之國,猶比鄰而居,異國之人,猶比肩而立,故一國有事,其影響未有不及於他國者也。故今日有志之士,不惟當視國事如家事,又當視世界之事如國事。於是乎報館之責任愈益重,若《清議報》則有志焉而未之逮也。


第六 結論[編輯]

  有一人之報,有一黨之報,有一國之報,有世界之報。以一人或一公司之利益為目的者,一人之報也;以一黨之利益為目的者,一黨之報也;以國民之利益為目的者,一國之報也;以全世界人類之利益為目的者,世界之報也。中國昔雖有一人報,而無一黨報、一國報、世界報。日本今有一人報、一黨報、一國報,而無世界報。若前之《時務報》、《知新報》者,殆脫一人報之范圍,而進入於一黨報之范圍也。敢問《清議報》於此四者中,位置何等乎?曰:在黨報與國報之間。今以何祝之?曰:祝其全脫離一黨報之范圍,而進入於一國報之范圍,且更努力漸進以達於世界報之范圍。乃為祝曰:報兮報兮,君之生涯,亙兩周兮;君之聲塵,遍五洲兮;君之責任,重且道兮;君其自爰,罔俾羞兮!祝君永年,與國民同休兮!重為祝曰:《清議報》萬歲!中國各報館萬歲!

  中國萬歲!


PD-icon.svg 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