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計/敗戰計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並戰計 三十六計
敗戰計
 

第卅一計‧美人計[編輯]

兵強者,攻其將;兵智者,伐其情。將弱兵頹,其勢自萎。利用禦寇,順相保也[1]

【按語】兵強將智,不可以敵,勢必事先。事之以土地,以增其勢,如六國之事秦:策之最下者也。事之以幣帛,以增其富,如宋之事遼金:策之下者也。惟事以美人,以佚其志,以弱其體,以增其下怨。如勾踐以西施重寶取悅夫差[2],乃可轉敗為勝。

第卅二計‧空城計[編輯]

虛者虛之,疑中生疑;剛柔之際[3],奇而復奇。

【按語】虛虛實實,兵無常勢。虛而示虛,諸葛而後,不乏其人。如吐蕃陷瓜州,王君煥死,河西惱懼。以張守圭為瓜州刺史,領餘眾,方復築州城。版干裁立,敵又暴至。略無守御之具。城中相顧失色,莫有鬥志。守圭日:「徒眾我寡,又瘡痍之後,不可以矢石相持,須以權道制之。」乃於城上,置酒作樂,以會將士。敵疑城中有備,不敢攻而退。又如齊祖廷為北徐州刺史,至州,會有陳寇,百姓多反。廷不關城門。守陴者,皆令下城,靜座街巷,禁斷行人雞犬。賊無所見聞,不測所以,或疑人走城空,不設警備。廷復令大叫,鼓譟聒天,賊大驚,頓時走散。

第卅三計‧反間計[編輯]

疑中之疑。比之自內,不自失也[4]

【按語】間者,使敵自相疑忌也;反間者,因敵之間而間之也。如燕昭王薨,惠王自為太子時,不快於樂毅。田單乃縱反間曰:「樂毅與燕王有隙,畏誅,欲連兵王齊,齊人未附。故且緩攻即墨,以待其事。齊人唯恐他將來,即墨殘矣。」惠王聞之,即使騎劫代將,毅遂奔趙。又如周瑜利用曹操間諜,以間其將;陳平以金縱反間於楚軍,間范增,楚王疑而去之。亦疑中之疑之局也。

第卅四計‧苦肉計[編輯]

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順以巽也[5]

【按語】間者,使敵人相疑也;反間者,因敵人之疑,而實其疑也;苦肉計者,蓋假作自間以間人也。凡遣與己有隙者以誘敵人,約為響應,或約為共力者,皆苦肉計之類也。如:鄭武公伐胡而先以女妻胡君,並戮關其思[6];韓信下齊而驪生遭烹。

第卅五計‧連環計[編輯]

將多兵眾,不可以敵,使其自累,以殺其勢。在師中吉,承天寵也[7]

【按語】龐統使曹操戰艦勾連,而後縱火焚之,使不得脫。則連環計者,其結在使敵自累,而後圖之。蓋一計累敵,一計攻敵,兩計扣用,以摧強勢也。如宋畢再遇嘗引敵與戰,且前且卻,至於數四。視日已晚,乃以香料煮黑豆,布地上。復前搏戰,佯敗走。敵乘勝追逐。其馬已饑,聞豆香,乃就食,鞭之不前。遇率師反攻,遂大勝[8]。皆連環之計也。

第卅六計‧走為上策[編輯]

全師避敵。左次無咎,未失常也[9]

【按語】敵勢全勝,我不能戰,則必降,必和,必走。降則全敗,和則半敗,走則未敗。未敗者,勝之轉機也。如宋畢再遇與金人對壘,度金兵至者日眾,難與爭鋒。一夕拔營去,留旗幟於營,縛生羊懸之,置其前二足於鼓上,羊不堪懸,則足擊鼓有聲。金人不覺為空營,相持數日,乃覺,欲追之,則已遠矣。[10]可謂善走者矣!

  1. 易經
  2. 左傳哀公十一年
  3. 易經
  4. 易經
  5. 易經
  6. 韓非子說難
  7. 易經
  8. 歷代名將用兵方略‧宋》
  9. 易經
  10. 戰略考‧南宋》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