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史記/卷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百濟本紀 第一 三國史記
卷二十四 百濟本紀 第二
百濟本紀 第三 

仇首王[編輯]

 仇首王或雲貴須。肖古王之長子,身長七尺,威儀秀異。肖古在位四十九年薨,卽位。

 三年,秋八月,靺鞨來圍赤峴城,城主固拒,賊退歸。王帥勁騎八百,追之,戰沙道城下,破之,殺獲甚衆。

 四年,春二月,設二柵於沙道城側,東西相去十里,分赤峴城卒,戍之。

 五年,王遣兵圍新羅獐山城,羅王親帥兵,擊之,我軍敗績。

 七年,冬十月,王城西門火。靺鞨寇北邊,遣兵拒之。

 八年,夏五月,國東大水,山崩四十餘所。六月戊辰晦,日有食之。秋八月,大閱於漢水之西。

 九年,春二月,命有司修隄防。三月,下令勸農事。夏六月,王都雨魚。冬十月,遣兵入新羅牛頭鎭,抄掠民戶。羅將忠萱領兵五千,逆戰於熊谷,大敗,單騎而遁。十一月,庚申晦,日有食之。

 十一年,秋七月,新羅一吉飡連珍來侵,我軍逆戰於烽山下,不克。冬十月,太<[1]白晝見。

 十四年,春三月,雨雹。夏四月,大旱,王祈東明廟,乃雨。

 十六年,冬十月,王田於寒泉。十一月,大疫。靺鞨入牛谷界,奪掠人物。王遣精兵三百,拒之。賊伏兵夾擊,我軍大敗。

 十八年,夏四月,雨雹,大如栗,鳥雀中者死。

 二十一年,王薨。

古尒王[編輯]

 古尒王,蓋婁王之第二子也。仇首王在位二十一年薨,長子沙伴嗣位,而幼少不能為政,肖古王母弟[2]古尒卽位。

 三年,冬十月,王獵西海大島,手射四十鹿。

 五年,春正月,祭天地用鼓[3]吹。二月,田於釜山,五旬乃返。夏四月,震王宮門柱,黃龍自其門飛出。

 六年,春正月,不雨,至夏五月,乃雨。

 七年,遣兵侵新羅。夏四月,拜眞忠為左將,委以內外兵馬事。秋七月,大閱於石川。雙鴈起於川上,王射之,皆中。

 九年,春二月,命國人,開稻田於南澤。夏四月,以叔父質為右輔。質性忠[4]毅,謀事無失。秋七月,出西門觀射。

 十年,春正月,設大壇,祀天地山川。

 十三年,夏大旱,無麥。秋八月,魏幽州刺史毌丘儉與樂浪太[1]守劉茂、帶[5]方太[1]守王遵,伐高句麗,王乘虛,遣左將眞忠,襲取樂浪邊民,茂聞之怒,王恐見侵討,還其民口。

 十四年,春正月,祭天地於南壇。二月,拜眞忠為右輔,眞勿為左將,委以兵馬事。

 十五年,春夏,旱。冬,民饑,發倉賑恤,又復一年租調。

 十六年,春正月甲午,太[1]白襲月。

 二十二年,秋九月,出師侵新羅,與羅兵戰於槐谷西,敗之,殺其將翊宗。冬十月,遣兵攻新羅烽山城,不克。

 二十四年,春正月,大旱,樹木皆枯。

 二十五年,春,靺鞨長羅渴獻良馬十匹,王優勞使者以還之。

 二十六年,秋九月,靑紫雲起宮東,如樓閣。

 二十七年,春正月,置內臣佐平,掌宣納事;內頭佐平,掌庫藏事;內法佐平,掌禮儀事;衛士佐平,掌宿衛兵事;朝廷佐平,掌刑獄事;兵官佐平,掌外兵馬事。又置達率、恩率、德率、扞率、奈率及將德、施德、固德、季德、對德、文督、武督、佐軍、振武、克虞。六佐平並一品,達率二品,恩率三品,德率四品,扞率五品,奈率六品,將德七品,施德八品,固德九品,季德十品,對德十一品,文督十二品,武督十三品,佐軍十四品,振武十五品,克虞十六品。二月,下令六品已上服紫,以銀花飾冠,十一品已上服緋,十六品已上服靑。三月,以王弟優壽為內臣佐平。

 二十八年,春正月初吉,王服紫大袖袍、靑錦袴、金花飾烏羅冠、素皮帶、烏韋革履,坐南堂聽事。二月,拜眞可為內頭佐平;優豆為內法佐平;高壽為衛士佐平;昆奴為朝廷佐平;惟己[6]為兵官佐平。三月,遣使新羅請和,不從。

 二十九年,春正月,下令:凡官人受財及盜者,三倍徵贓,禁錮終身。

 三[7]十三年,秋八月,遣兵,攻新羅烽山城。城主直宣率壯士二百人,出擊敗之。

 三十六年,秋九月,星孛於紫宮。

 三十九年,冬十一月,遣兵侵新羅。

 四十五年,冬十月,出兵攻新羅,圍槐谷城。

 五十年,秋九月,遣兵侵新羅邊境。

 五十三年,春正月,遣使新羅請和。冬十一月,王薨。

責稽王[編輯]

 責稽王或雲靑稽。古尒王子,身長大,志氣雄傑,古尒薨,卽位。王徵發丁夫,葺慰禮城。高句麗伐帶方,帶方請救於我。先是,王娶帶方王女寶菓,為夫人。故曰:「帶方我舅甥之國,不可不副其請。」遂出師救之,高句麗怨。王慮其侵寇,修阿旦城、蛇[8]城,備之。

 二年,春正月,謁東明廟。

 十三年,秋九月,漢與貊人來侵,王出禦,為敵兵所害,薨。

汾西王[編輯]

 汾西王,責稽王長子。幼而聰惠,儀表英挺,王愛之,不離左右,及王薨,繼而卽位。冬十月,大赦。

 二年,春正月,謁東明廟。

 五年,夏四月,彗星晝見。

 七年,春二月,潛師襲取樂浪西縣。冬十月,王爲樂浪太[1]守所遣刺客賊害,薨。

比流王[編輯]

 比流王,仇首王第二子,性寬慈愛人,又強力善射。久在民間,令譽流聞。及汾西之終,雖有子,皆幼不得立,是以,為臣民推戴卽位。

 五年,春正月丙子朔,日有食之。

 九年,春二月,發使巡問百姓疾苦,其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賜穀人三石。夏四月,謁東明廟。拜解仇為兵官佐平。

 十年,春正月,祀天地於南郊。王親割牲。

 十三年,春,旱,大星西流。夏四月,王都井水溢,黑龍見其中。

 十七年,秋八月,築射臺於宮西,每以朔望習射。

 十八年,春正月,以王庶弟優福為內臣佐平。秋七月,太[1]白晝見。國南蝗害穀。

 二十二年,冬十月,天有聲,如風浪相激。十一月,王獵於狗原北,手射鹿。

 二十四年,秋七月,有雲如赤烏夾日。九月,內臣佐平優福,據北漢城叛,王發兵討之。

 二十八年,春夏大旱,草木枯,江水竭,至秋七月,乃雨。年饑人相食。

 三十年,夏五月,星隕。王宮火,連燒民戶。秋十七月,修宮室。拜眞義為內臣佐平。冬十二月,雷。

 三十二年,冬十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三十三年,春正月辛巳,彗星見於奎。

 三十四年,春二月,新羅遣使來聘。

 四十一年,冬十月,王薨。

契王[編輯]

 契王,汾西王之長子也。天資剛勇,善騎射。初汾西之薨也,契王幼不得立,比流王在位四十一年薨,卽位。

 三年,秋九月,王薨。

近肖古王[編輯]

 近肖古王,比流王第二子也,體貌奇偉,有遠識,契王薨,繼位。

 二年,春正月,祭天地神祇[9]。拜眞淨為朝廷佐平。淨王后親戚,性狠戾不仁,臨事苛細,恃勢自用,國人疾之。

 二十一年,春三月,遣使聘新羅。

 二十三年,春三月丁巳朔,日有食之。遣使新羅,送良馬二匹。

 二十四年,秋九月,高句麗王斯由帥步騎二萬,來屯雉壤,分兵侵奪民戶。王遣太子,以兵徑至雉壤,急擊破之,獲五千餘級,其虜獲分賜將士。冬十一月,大閱於漢水南,旗幟皆用黃。

 二十六年,高句麗擧兵來。王聞之,伏兵於浿河上,俟其至,急擊之,高句麗兵敗北。冬,王與太子帥精兵三萬,侵高句麗,攻平壤城。麗王斯由釗[10],力戰拒之,中流矢死,王引軍退。移都漢山。

 二十七年,春正月,遣使入晉朝貢。秋七月,地震。

 二十八年,春二月,遣使入晉朝貢。秋七月,築城於靑木嶺。禿山城主率三百人,奔新羅。

 三十年,秋七月,高句麗來攻北鄙水谷城,陷之。王遣將拒之,不克。王又將大擧兵報之,以年荒不果。冬十一月,王薨。古記云:「百濟開國已來,未有以文字記事。至是,得博士高興,始有《書記》。」然高興未嘗顯於他書,不知其何許人也。

近仇首王[編輯]

 近仇首王一雲諱須。近肖古王之子。先是,高句麗國岡王斯由親來侵,近肖古王遣太子拒之。至半乞壤,將戰。高句麗人斯紀,本百濟人,誤傷國馬蹄,懼罪奔於彼。至是,還來,告太子曰:「彼師雖多,皆備數疑兵而已。其驍勇,唯赤旗,若先破之,其餘不攻自潰。」太子從之,進擊大敗之,追奔逐北,至於水谷城之西北。將軍莫古解諫曰:「嘗聞道家之言:『知足不辱,知止不殆。』今所得多矣,何必求多。」太子善之,止焉。乃積石為表,登其上,顧左右曰:「今日之後,疇克再至於此乎。」[11]其地有巖石,罅若馬蹄者,他人至今,呼爲太子馬跡。近肖古在位三十年薨,卽位。

 二年,以王舅眞高道為內臣佐平,委以政事。冬十一月,高句麗來侵北鄙。

 三年,冬十月,王將兵三萬,侵高句麗平壤城。十一月,高句麗來侵。

 五年,春三月,遣使朝晉,其使海上遇惡風,不達而還。夏四月,雨土竟日。

 六年,大疫。夏五月,地裂,深五丈,橫廣三丈,三日乃合。

 八年,春不雨,至六月,民饑,至有鬻子者,王出官穀,贖之。

 十年,春二月,日有暈三重。宮中大樹自拔。夏四月,王薨。

枕流王[編輯]

 枕流王,近仇首王之元子,母曰阿尒夫人,繼父卽位。秋七月,遣使入晉朝貢。九月,胡僧摩羅難陁自晉至,王迎之,致宮內,禮敬焉。佛法始於此。

 二年,春二月,創佛寺於漢山,度僧十人。冬十一月,王薨。

註釋[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原本「大」
  2. 原本「第」
  3. 原本「皷」
  4. 原本「思」
  5. 原本「朔」
  6. 原本「巳」
  7. 原本「二」
  8. 原本「虵」
  9. 原本「祗」
  10. 原本缺刻
  11. 原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