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民權主義第二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一講 三民主義
民權主義 第二講
作者:孫中山
1924年3月16日
第三講

  民權這個名詞,外國學者每每把他和自由那個名詞並稱,所以在外國很多的書本或言論裏頭,都是民權和自由並列。歐美兩三百年來,人民所奮鬪的,所競爭的,沒有別的東西,就是為自由,所以民權便由此發達。法國革命的時候,他們革命的口號,是自由、平等、博愛三個名詞。好比中國革命,用民族、民權、民生三個主義一樣。由此可說自由、平等、博愛是根據於民權,民權又是由於這三個名詞然後才發達。所以我們要講民權,便不能不先講自由、平等、博愛這三個名詞。

  近來革命思潮傳到東方之後,自由這個名詞也傳進來了,許多學者志士提倡新思潮的,把自由講到很詳細,視為很重要。這種思潮,在歐洲兩三百年以前,佔很重要的地位。因為歐洲兩三百年來的戰爭,差不多都是為爭自由,所以歐美學者對於自由看得很重要,一般人民對於自由的意義也很有心得。但是這個名詞近來傳進中國,袛有一般學者曾用工夫去研究過的,才懂得什麼叫做自由。至於普通民眾,像在鄉村或街道上的人,如果我們說自由,他們一定不懂得。所以中國人對於自由兩個字,實在是完全沒有心得,因為這個名詞傳到中國不久。現在懂得的,不過是一般新青年和留學生,或者是留心歐美政治時務的人,常常聽到和在書本上看見這兩個字,但是究竟什麼是自由,他們還是莫名其妙。所以外國人批評中國人,說中國人的文明程度真是太低,思想太幼稚,連自由的知識都沒有,自由的名詞都沒有,但是外國人一面既批評中國人沒有自由的知識,一面又批評中國人是一片散沙。

  外國人的這兩種批評,在一方面說,中國人是一片散沙,沒有團體;又在一方面說,中國人不明白自由,這兩種批評,恰恰是相反的。為什麼是相反的呢?比方外國人說中國人是一片散沙,究竟說一片散沙的意思是什麼呢?就是個個有自由,和人人有自由,人人把自己的自由擴充到很大,所以成了一片散沙。什麼是一片散沙呢?如果我們拿一手沙起來,無論多少,各顆沙都是很活動的,沒有束縛的,這便是一片散沙。如果在散沙內參加水和士敏土,便結成石頭,變為一個堅固的團體,變成了石頭,團體很堅固,散沙便沒有自由,所以拿散沙和石頭比較,馬上就明白了。石頭本是由散沙結合而成的,但是散沙在石頭的堅固團體之內,就不能活動,就失卻自由。自由的解釋,簡單言之,就是每個小單位在一個大團體中,能夠活動,來往自如,便是自由。因為中國沒有這個名詞,所以大家都是莫名其妙。但是我們有一種固有名詞,是和自由相彷彿的,就是放蕩不羈一句話。既然是放蕩不羈,就是和散沙一樣,各個體有很大的自由。所以外國人批評中國人,一面說沒有結合能力,既然如此,當然是散沙,是很自由的。又一面說中國人不懂自由,殊不知大家都有自由,便是一片散沙,要大家結合成一個大堅固團體,便不能像一片散沙。所以外國人這樣批評我們的地方,就是陷於自相矛盾了。

  最近二三百年以來,外國人用了很大的力量去爭自由,究竟自由是好不好呢?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呢?依我看來,近來兩三百年,外國人說為自由去戰爭,我們中國普通人,都是莫名其妙。他們相爭自由的時候,鼓吹自由主義,說得很神聖,甚至把「不自由毋寧死」的一句話,成了爭自由的口號。中國學者翻譯外國人的學說,也把這句話搬進到中國來,並且擁護自由,決心去奮鬪,當初的勇氣,差不多和外國人從前是一樣。但是中國一般民眾,還是不能領會什麼是叫做自由。大家要知道自由和民權是同時發達的,所以今天來講民權,便不能不講自由。我們要知道歐美為爭自由,流過了多少血,犧牲了多少性命。我在前一回已經講過了,現在世界是民權時代。歐美發生民權,已經有了一百多年,推到民權的來歷,由於爭自由之後才有的。最初歐美人民犧牲性命,本來是為爭自由,爭自由的結果,才得到民權。當時歐美學者提倡自由去戰爭,好比我們革命提倡民族、民權、民生三個主義的道理是一樣的。由此可見歐美人民最初的戰爭是為自由,自由爭得了之後,學者才稱這種結果為民權。所謂「德漠克拉西」(Democracy),是希臘的一個古名詞,至今歐美民眾對於這個名詞還是不大關心,不過視為政治學中的一句術語罷了,比之自由二個字,視為性命攸關,那就相差很遠了。民權這種事實,在希臘羅馬時代已經有了萌芽,因那個時候的政體是貴族共和,就有了這個名詞,後來希臘羅馬亡了,這個名詞便忘記了。最近二百年內為自由戰爭,又把民權這個名詞再恢復起來,近幾十年來,講民權的人更是加多,流行到中國也有很多人講民權。

  但是歐洲一二百年以來的戰爭,不是說爭民權,是說爭自由,提起自由兩個字,全歐洲人便容易明白。當時歐洲人民聽了自由這個名詞容易明白的情形,好像中國人聽了「發財」這個名詞一樣,大家的心理,都以為是很貴重的。現在對中國人說要他們爭自由,他們便不明白,不情願來附和,但是對他要說「去發財」,便有很多人要跟上來。歐洲當時戰爭所用的標題是爭自由,因為他們極明白這個名詞,所以人民便為自由去奮鬪,為自由去犧牲,大家便很崇拜自由。何以歐洲人民聽到自由,便那樣歡迎呢?現在中國人民何以聽到自由便不理會,聽到發財便很歡迎呢?其中有許多道理,要詳細研究才可以明白。中國人聽到說發財就很歡迎的𠩤故,因為中國現在到了民窮財盡的時代,人民所受的痛苦是貧窮,因為發財,就是救窮獨一無二的方法,所以大家聽到了這個名詞便很歡迎。發財有什麼好處呢?就是發財便可救窮,救了窮便不會受苦,所謂救苦救難,人民正是受貧窮的痛苦時候,忽然有人對他們說發財,把他們的痛苦可以解除,他們自然要跟從,自然拚命去奮鬪。歐洲一二百年前為自由戰爭,當時人民聽到自由,便像現在中國人聽到發財一樣。

  他們為什麼要那樣歡迎自由呢?因為當時歐洲的君主專制,發達到了極點。歐洲的文明,和中國周末列國相同,中國周末的時候,是和歐洲羅馬同時,羅馬統一歐洲,正在中國周秦漢的時代。羅馬初時建立共和,後來變成帝制。羅馬亡了之後,歐洲列國並峙,和中國周朝亡了之後,變成東周列國一樣,所以很多學者把周朝亡後的七雄爭長,和羅馬亡後變成列國的情形,相提並論。羅馬變成列國,成了封建制度,那個時候,大者王,小者侯,最小者還有伯子男,都是很專制的。那種封建政體,比較中國周朝的列國封建制度,還要專製得多。歐洲人民在那種專制政體之下,所受的痛苦,我們今日還多想不到。比之中國歷朝人民所受專制的痛苦還要更厲害。這個原故,由於中國自秦朝專制直接對於人民「誹謗者滅族,偶語者棄市」,遂至促亡。以後歷朝政治,大都對於人民取寬大態度,人民納了糧之外,幾乎與官吏沒有關係。歐洲的專制,卻一一直接專制到人民,時間復長,方法日密,那專制的進步,實在比中國利害得多。所以歐洲人在二百年以前,受那種極殘酷專制的痛苦,好像現在中國人受貧窮的痛苦是一樣。人民受久了那樣殘酷的專制,深感不自由的痛苦,所以他們唯一的方法,就是要奮鬪去爭自由,解除那種痛苦,一聽道有人說自由便很歡迎。

  中國古代封建制度破壞之後,專制淫威,不能達到普通人民。由秦以後,歷代皇帝專制的目的,第一是要保守他們自己的皇位,永遠家天下,使他們的子子孫孫可以萬世安享。所以對於人民的行動,於皇位有危險的,便用很大的力量去懲治。故中國一個人造反,便連到誅九族。用這樣嚴重的刑罰,去禁止人民造反,其中用意所在,就是專制皇帝要永遠保守皇位。反過來說,如果人民不侵犯皇位,無論他們做什麼事,皇帝便不理會。所以中國自秦以後,歷代的皇帝都袛顧皇位,並不理民事,說及人民的幸福,更是理不到。現在中<民>國有了十三年,因為政體混亂,還沒有工夫去建設,人民和國家的關係,還沒有理會。我們回想民國以前,清朝皇帝的專制,是怎麼樣呢?十三年以前,人民和清朝皇帝有什麼關係呢?在清朝時代,每一省之中,上有督撫,中有府道,下有州縣佐雜,所以人民和皇帝的關係很小,人民對於皇帝袛有一個關係,就是納糧,除了納糧之外,便和政府沒有別的關係。因為這個原故,中國人民的政治思想,便很薄弱。人民不管誰來做皇帝,只要納糧,便算盡了人民的責任。政府袛要人民納糧,便不去理會他們別的事,其餘都是聽人民自生自滅。由此可見中國人民直接並沒有受過很大的專制痛苦,只有受間接的痛苦。因為國家衰弱,受外國政治經濟的壓迫沒有力量抵抗,弄到民窮財盡,人民便受貧窮的痛苦,這種痛苦,就是間接的痛苦,不是直接的痛苦。

  所以當時人民對於皇帝的怨恨還是少的。但是歐洲的專制,就和中國不同了。歐洲由羅馬亡後到兩三百年以前,君主的專制是很進步的,所以人民所受的痛苦,也是很利害的,人民是很難忍受的。當時人民受那種痛苦,不自由的地方極多,最大的是思想不自由,言論不自由,行動不自由。這三種不自由,現在歐洲是已經過去了的陳跡。詳細情形是怎麼樣,我們不能看見;但是行動不自由,還可以知道。譬如現在我們華僑在南洋荷蘭或法國的領土,所受來往行動不自由的痛苦,便可以知道。像爪哇本來是中國的屬國,到中國來進過了貢的,後來才歸荷蘭。歸荷蘭政府管理之後,無論是中國的商人,或者是學生,或者是工人,到爪哇的地方,輪船一抵岸,便有荷蘭的巡警來查問,便把中國人引到一間小房子,關在那個裏頭,脫開衣服,由醫生從頭到腳都驗過,還要打指模量身體,方才放出,准他們登岸。登岸之後,就是住在什麼地方,也要報官。如果想由所住的地方到別的地方去,便要領路照;到了夜晚九時以後,就是有路照,也不准通行,要另外領一張夜照,並且要攜手燈。這就是華僑在爪哇所受荷蘭政府的待遇,便是行動不自由。像這種行動不自由的待遇,一定是從前歐洲皇帝對人民用過了的,留存到今日,荷蘭人就用來對待中國華僑,由於我們華僑現在受這種待遇,便可想見從前歐洲的專制是怎麼樣情形。此外還有人民的營業工作和信仰種種都不自由。譬如就信仰不自由說,人民在一個什麼地方住,便強迫要信仰一種什麼宗教,不管人民是情願不情願,由此人民都很難忍受。歐洲人民當時受那種種不自由的痛苦,真是水深火熱,所以一聽到說有人提倡爭自由,大家便極歡迎,便去附和;這就是歐洲革命思潮的起源。

  歐洲革命是要爭自由,人民為爭自由流了無數的碧血,犧牲了無數的身家性命,所以一爭得之後,大家便奉為神聖,就是到今日還是很崇拜的。這種自由學說,近來傳進中國,一般學者也很熱心去提倡,所以許多人也知道在中國要爭自由。

  今天我們來講民權,民權的學說,是由歐美傳進來的,大家必須明白民權是一件什麼事,並且還要明白和民權同類的自由又是一件什麼事。從前歐洲人民受不自由的痛苦,忍無可忍,於是萬眾一心去爭自由,達到了自由目的之後,民權便隨之發生。所以我們講民權,便不能不先講明白爭自由的歷史。近年歐美之革命風潮,傳播到中國,中國新學生及許多志士,都發起來提倡自由。他們以為歐洲革命,像從前法國,都是爭自由,我們現在革命,也應該學歐洲人來爭自由。這種言論,可說是人云亦云,對於民權和自由沒有用過心力去研究,沒有澈底瞭解。我們革命黨向來主張三民主義去革命,而不主張以革命去爭自由,是很有深意的。從前法國革命的口號是自由,美國的革命口號是獨立,我們革命的口號就是三民主義,是用了很多時間,做了很多工夫,才定出來的,不是人云亦云。為什麼說一般新青年提倡自由是不對呢?為什麼當時歐洲講自由是對呢?這個道理已經講過了,因為提出一個目標,要大家去奮鬪,一定要和人民有切膚之痛,人民才熱心來附和。歐洲人民因為從前受專制的痛苦太深,所以一經提倡自由,便萬眾一心去贊成。假若現在中國來提倡自由,人民向來沒有受過這種痛苦,當然不理會。如果在中國來提倡發財,人民一定是很歡迎的。我們的三民主義,便是很像發財主義。要明白這個道理,要輾轉解釋才可成功。我們為什麼不直接講發財呢?因為發財不能包括三民主義,三民主義才可以包括發財。俄國革命之初,實行共產,是和發財相近的,那就是直接了當的主張。我們革命黨所主張的不止一件事,所以不能用發財兩個字簡單來包括,若是用自由的名詞,更難包括了。

  近來歐洲學者觀察中國,每每說中國的文明程度太低,政治思想太薄弱,連自由都不懂,我們歐洲人在一二百年前為自由戰爭,為自由犧牲,不知道做了多少驚天動地的事,現在中國人還不懂自由是什麼,由此便可見我們歐洲人的政治思想,比較中國人高得多。由於中國人不講自由,便是政治思想薄弱,這種言論,依我看起來,是講不通的。因為歐洲人既尊重自由,為什麼又說中國人是一片散沙呢?歐洲人從前要爭自由的時候,他們自由的觀念自然是很濃厚,得到了自由之後,目的已達,恐怕他們的自由觀念,也漸漸淡薄了。如果現在再去提倡自由,我想一定不像從前那樣的受歡迎。而且歐洲爭自由的革命,是兩三百年前的舊方法,一定是做不通的。就一片散沙而論,有什麼精采呢?精采就是在有充分的自由,如果不自由,便不能夠成一片散沙。從前歐洲在民權初萌芽的時代,便主張爭自由,到了目的已達,各人都擴充自己的自由,於是由於自由太過,便發生許多流弊。所以英國有一個學者叫做彌勒氏的,便說:「一個人的自由,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範圍,才是真自由」。如果侵犯他人的範圍,便不是自由。歐美人講自由,從前沒有範圍,到英國彌勒氏才立了自由範圍,有了範圍,便減少很多自由了,便限制自由了。由此可知彼中學者已漸知自由不是一個神聖不可侵犯之物,所以也要定一個範圍來限制他了。至若外國人批評中國人,一方面說中國人不懂自由,一方面又說中國人是一片散沙,這兩種批評,實在是互相矛盾。中國人既是一片散沙,本是有很充分自由的。如果成一片散沙,是不好的事,我們趁早就要參加水和士敏土,要那些散沙和士敏土,彼此結合,來成石頭,變成很堅固的團體。到了那個時候,散沙便不能夠活動,便沒有自由,所以中國人現在所受的病,不是欠缺自由。如果一片散沙是中國人的本質,中國人的自由,老早是很充分了,不過中國人原來沒有自由這個名詞,所以沒有這個思想。但是中國人沒有這個思想,和政治有什麼關係呢?到底中國人有沒有自由呢?

  我們拿一片散沙的事實來研究,便知道中國人有很多的自由,因為自由太多,故大家便不注意去理會,連這個名詞也不管了。這是什麼道理呢?好比我們日常的生活,最重要的是衣食,吃飯每天最少要兩餐,穿衣每年最少要兩套,但是還有一件事比較衣食更為重要。普通人都以為不吃飯便要死,以吃飯是最重大的事,但是那一件重要的事,比較吃飯還要重大過一萬倍,不過大家不覺得,所以不以為重大。這件事是什麼呢?就是吃空氣。吃空氣就是呼吸,為什麼吃空氣比較吃飯重過一萬倍呢?因為吃飯在一天之內,有了兩次,或者一次,就可養生。但是我們吃空氣,要可以養生,每一分鐘最少要有十六次,才可舒服;如果不然,便不能忍受。大家不信,可以實地試驗,把鼻孔塞住一分鐘,便停止了十六次的呼吸。像我現在試驗不到一分鐘,便很難忍受。一天有二十四點鐘,每點鐘有六十分,每分鐘要吃空氣十六次,每點鐘便要吃九百六十次,每天便要吃二萬三千零四十次。所以說吃空氣比較吃飯是重要過一萬倍,實在是不錯的,像這樣要緊,我們還不感覺的原因,就是由於天空中空氣到處皆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一天吃到晚,都不用工夫,不比吃飯要用人工去換得來。所以我們覺得找飯吃是很艱難的,找空氣吃是很容易的。因為太過容易,大家便不注意,個人閉住鼻孔,停止吃空氣,來試驗吃空氣的重要,不過是小試驗,如果要行大考驗,可以把這個講堂四圍的窗戶,都關閉起來,我們所吃的空氣,便漸漸減少,不過幾分鐘之久,現在這幾百人,便都不能忍受。又把一個人在小房內關閉一天,初放出來的時候,便覺得很舒服,也是一樣的道理。中國人因為自由過於充分,便不去理會,好比房中的空氣太多,我們便不覺得空氣有什麼重要,到了關閉門戶,沒有空氣進來,我們才覺得空氣是個很重要的東西。歐洲人在兩三百年以前受專制的痛苦,完全沒有自由,所以他們人人才知道自由可貴,要拚命去爭,沒有爭到自由之先,好像是閉在小房裏一樣,既爭到了自由之後,好比是小房內忽然放出來,遇著了空氣一樣,所以大家便覺得自由是很貴重的東西,所以他們常常說「不自由毋寧死」那一句話。

  但是中國的情形就不同了,中國人不知自由,只知發財。對中國人說自由,好像對廣西深山的猺人說發財一樣。猺人常有由深山中,拿了熊膽鹿茸,到外邊的圩場去換東西,初時圩場中的人,把錢和他交換,他常常不要,只要食鹽和布匹,才樂於交換。在我們的觀念內,最好的是發財,在猺人的觀念,只要合用的東西,便心滿意足。他們不懂發財,故不喜歡要錢。中國一般的新學者,對中國民眾提倡自由,就好像和猺人講發財一樣。中國人用不著自由,但是學生還要宣傳自由,真可謂不識時務了。歐美人在一百五十年以前,因為難得自由,所以拚命去爭。既爭到了之後,像法國美國,是我們所稱為實行民權先進的國家,在這兩個國家之內,是不是人人都有自由呢?但是有許多等人,像學生軍人官吏和不及二十歲未成年的人,都是沒有自由的。所以歐洲兩三百年前的戰爭,不過是二十歲以上的人和不做軍人官吏學生的人來爭自由。爭得了之後,也只有除了他們幾種以外的人才有自由,在這幾種人以內的,至今都不得自由。中國學生得到了自由思想,沒有別的地方用,便拿到學校內去用,於是生出學潮,美其名說是爭自由。歐美人講自由,是有很嚴格界限的,不能說人人都有自由。中國新學生講自由,把什麼界限都打破了,拿這種學說到外面社會,因為沒有人歡迎,所以只好搬回學校內去用,故常常生出鬧學的風潮,這就是把自由用之不得其所。外國人不知道中國的歷史,不知道中國人民自古以來都有很充分的自由,自然是難怪他們。至於中國的學生,竟忘卻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何有於我哉?」這個先民的自由歌,卻是大可怪的事。由這個自由歌看起來,便知中國自是古以來,雖無自由之名,確有自由之實,並且是很充分,不必再去多求了。

  我們要講民權,因為民權是由自由發生的,所以不能不講明白歐洲人民從前爭自由的情形。如果不明白那些精彩,便不知道自由可貴。歐洲人當時爭自由,不過是一種狂熱,後來狂熱漸漸冷了,便知道自由有好的和不好的兩方面,不是神聖的東西。所以外國人說中國人是一片散沙,我們是承認的;但是說中國人不懂自由,政治思想薄弱,我們便不能承認。中國人為什麼是一片散沙呢?由於什麼東西弄成一片散沙呢?就是因為是各人的自由太多。由於中國人自由太多,所以中國要革命。中國革命的目的與外國不同,所以方法也不能相同。到底中國為什麼要革命呢?直接了當說,是和歐洲革命的目的相反。歐洲從前因為太沒有自由,所以革命要去爭自由。我們是因為自由太多,沒有團體,沒有抵抗力,成一片散沙。因為是一片散沙,所以受外國帝國主義的侵略,受列強經濟商戰的壓迫,我們現在便不能抵抗。要將來能夠抵抗外國的壓迫,就要打破各人的自由,結成很堅固的團體,像把水和士敏土參加到散沙裏頭,結成一塊堅固石頭一樣。中國人現在因為自由太多,發生自由的毛病。不但是學校內的學生是這樣,就是我們革命黨裏頭,也有這種毛病。所以從前推倒滿清之後,至今無法建設民國,就是用錯了自由的壞處,我們革命黨,從前之所以被袁世凱的原故,就是為了這個理由。當民國二年,袁世凱大借外債,不經國會通過,又殺宋教仁,做種種事來破壞民國。我在當時催促各省,馬上動兵去討袁,但因為我們同黨之內,大家都是講自由,沒有團結。譬如在西南無論是那一省之內,自師長旅長以至兵士,沒有不說各有各的自由的,沒有彼此能夠團結的。大而推到各省,又有各省的自由,彼此不能聯合。南方各省,當時乘革命的餘威,表面雖然是轟轟烈烈,內容實在是四分五裂,號令不能統一。說到袁世凱,他有舊日北洋六鎮的陸軍系統,在那六鎮之內,所有的師長旅長,和一切兵士,都是很服從的,號令是一致的,簡單的說,袁世凱有很堅固的團體,我們革命黨是一片散沙,所以袁世凱打敗了革命黨。由此可見一種道理,在外國是適當的,在中國未必是適當。外國革命的方法是爭自由,中國革命便不能說是爭自由,如果說爭自由,便更成一片散沙,不能成大團體,我們的革命目的,便永遠不能成功。

  外國革命,是由爭自由而起,奮鬪了兩三百年,生出了大風潮,才得到了自由,才發生民權。從前法國革命的口號,是用自由平等博愛。我們的口號,是用民族民權民生。究竟我們三民主義的口號,和自由平等博愛三個口號,有什麼關係呢?照我講起來,我們的民族,可以說和他們的自由一樣,因為實行民族主義,就是為國家爭自由。但歐洲當時是為個人爭自由,到了今天,自由的用法便不同。在今天自由這個名詞究竟要怎麼樣應用呢?如果用到個人,就成一片散沙,萬不可用到個人上去,要用到國家上去。個人不可太過自由,國家要得完全自由。到了國家能夠行動自由,中國便是強盛的國家。要這樣做去,便要大家犧牲自由。當學生的能夠犧牲自由,就可以天天用功,在學問上做工夫,學問成了,智識發達,能力豐富,便可以替國家做事。當軍人能夠犧牲自由,就能夠服從命令,忠心報國,使國家有自由。如果學生軍人要講自由,便像中國自由的對待名詞,成為放任放蕩,在學校內便沒有校規,在軍隊內便沒有軍紀。在學校內不講校規,在軍隊內不講軍紀,那還能夠成為學校,號稱軍隊嗎?

  我們為什麼要國家自由呢?因為中國受列強的壓迫,失去了國家的地位,不袛是半殖民地,實在已成了次殖民地,比不上緬甸安南高麗。緬甸安南高麗,不過是一國的殖民地,只做一個主人的奴隸,中國是各國的殖民地,要做各國的奴隸。中國現在是做十多個主人的奴隸,所以現在的國家,是很不自由的。要把我們國家的自由恢復起來,就要集合自由成一個很堅固的團體;要用革命的方法把國家成一個大堅固團體,非有革命主義不成功。我們的革命主義,便是集合起來的水和士敏土,能夠把四萬萬人都用革命主義集合起來,成一個大團體。這一個大團體,能夠自由,中國國家當然是自由,中國民族才真能自由。用我們三民主義的口號和法國革命的口號來比較,法國的自由和我們的民族主義相同,因為民族主義是提倡國家自由的。平等和我們的民權主義相同,因為民權主義是提倡人民在政治地位上都是平等的,要打破君權使人人都是平等的,所以說民權是和平等相對待的。此外還有博愛的口號,這個名詞的原文,是兄弟的意思,和中國同胞兩個字是一樣解法,普通譯成博愛。當中的道理,和我們的民生主義是相通的。因為我們的民生主義,是圖四萬萬人幸福的,為四萬萬人謀幸福就是博愛。這個道理,等到講民生主義的時候,再去詳細解釋。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