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長崎新聞記者的談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與長崎新聞記者的談話
作者:孫中山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日本新聞記者問:現在中國國事有全由段祺瑞處理之模樣,確否?


    中山先生答:有此趨勢。


    問:現在外國對中國有強硬共管之說,能否成為事實?


    答:決不能成事實,因中國國民更有強硬之抵抗。共管中國之說,是外國人做夢!


    問:謠傳段祺瑞此次出山,向美國借款一萬萬,確否?


    答:我不清楚。


    問:我們看現在處理中國時局,必須有外國財政上之援助,然否?


    答:我看不必。


    問:先生對於中國財政,有無辦法?


    答:中國當有辦法,不必借外債。中國經此次大變以後,處理國事,當全由國民全體講話。日本人以後不要再誤會解決中國大事,還是任何軍人講話,或者任何外國人講話。我們這次來解決中國問題,對內是打破軍閥,對外要打破列強的干涉,完全由中國國民作主。


    問:先生這種意見,究竟能否實行?


    答:當然可以實行。我從前革命,要推翻滿清,一般日本人不相信有這個能力;近來革命,要推翻軍閥,一般日本人也是不相信有這個能力。但是在辛亥年已經推翻了滿清,最近又推翻了吳佩孚的軍閥;更進一步,以後中國國民,當然有能力來解決全國一切大事。日本新聞記者對於中國國民的能力,應該有這種信仰,不可有絲毫的懷疑。這個信仰是根本信仰。倘若中國國民無統一之能力,東亞便要大亂不已,世界便不能和平。


    問:先生要統一中國,是用什麼方法呢?


    答:第一步的方法,是開國民會議,由全體國民自動的去解決國事。


    問:國民會議是怎麼樣組織呢?


    答:已經由我的宣言發表過了。


    問:外間宣傳廣東政府同俄國親善,將來中國制度有改變沒有呢?


    答:中國革命的目的和俄國相同,俄國革命的目的也是和中國相同,中國同俄國革命都是走一條路。所以中國同俄國不只是親善,照革命的關係,實在是一家。至於說到國家制度,中國有中國的制度,俄國有俄國的制度,因為中國同俄國的國情彼此向來不相同,所以制度也不能相同。


    問:中國將來的制度是怎麼樣呢?


    答:中國將來是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的制度,可惜日本人還沒有留心。


    問:吳佩孚近來用兵,聽說背後有英國援助,然否?


    答:確有此事。


    中山先生又曰:日本維新是中國革命的第一步,中國革命是日本維新的第二步,中國革命同日本維新實在是一個意義。可惜日本人維新之後得到了強盛,反忘卻了中國革命之失敗,所以中日感情日趨疏遠。近來俄國革命成功,還不忘中國革命之失敗,所以中國國民同俄國國民,因革命之奮鬥,日加親善。


    注釋:

    據《孫中山先生由上海過日本之言論》(上海民智書局一九二五年三月出版)中的《對長崎新聞記者之談話》

    • 孫中山於十一月二十一日離滬,乘「上海丸」輪船取道日本轉赴天津。二十三日經長崎,在船上接見來訪記者。

    《孫中山全集》第十一卷,中華書局1986年版。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