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林廣記/後集/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新編纂圖增類羣書類要事林廣記
←上一卷 後集 卷之五 下一卷→


○先賢類

【韓原道曰】道之大原出於天堯以是傳之舜舜以是傳之禹禹以是傳之湯湯以是傳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傳之孔子孔子傳之孟軻軻之死不得其傳焉
【朱文公濂溪祠堂記曰】道之在天下者未甞亡惟其託於人者或絕或續故其行於世者有明有晦是皆天命之所為非人智力之所能及也
【 云云】
河出而八卦畫洛書呈而九疇敘孔子於斯文之興喪亦未甞不推之於天聖人於此其不我欺也審矣若濂溪先生者其天之所而得乎斯道之傳者歟不然何其絕之久而續之易晦之甚而明之亟也蓋自周衰孟軻氏沒而此道之傳不屬更秦及漢歷晉隋唐以至於我有宋聖祖受命五星聚奎實開文明之運然後氣之漓者醇判者合清明之稟得以全付乎人而先□出焉不由師傳默契道體建圖屬書根極領要當時見而知之有程氏者遂擴大而推明之使夫天理之微人倫之著事物之眾鬼神之幽莫不淍然畢貫於一而周公孔子孟氏之傳煥然復明於當世有志之士得以探討服行而不失其正如出於三代之前者嗚呼盛哉非天所其孰能與於此

  濂溪周先生元公像

見圖
文公先生贊曰
道喪千載 聖遠言堙 不有先斍 孰開我人
書不盡言 圖不盡意 風月邊 庭草交翠

歷代傳道之圖

伏羲 文王
唐堯 武王         ○明道程先生
虞舜 周公 ○濂溪周先生○
夏禹 孔子        ○伊川程先生
商湯 孟子

  明道先生程純公像

文公先生贊曰
山立楊休 玉質金 元氣之會 渾然天成
麗日祥雲 和風甘雨 龍德正中 厥□斯普

濂溪先生 明道先生
【 游定夫】 【 謝顯道】 【 劉質□】
【 李端伯】 【 呂與叔】 【 蘇□明】
【 王信伯】 【 朱光庭】 【 王□明】
【 林大節】 【 胡安囯】 【 李先之】
【 周恭叔】 【 朱子發】 【 陳貴一】
【 陳經邦】 【 陳貴叔】 【 邢和叔】
【 馮聖先】 【 唐彥思】 【 李嘉祥】
【 邵伯溫】 【 謝天申】 【 潘子文】
【 范叔器】 【 範文甫】 【 暢中伯】
【 許景衡】 【 劉安世】 【 吳給】

  伊川先生程正公像

見圖
文公先生贊曰
規員矩方 繩直準平 允矣君子 展也大成
布帛之文 菽粟之味 知德者希 熟識其貴

濂溪先生 伊川先生
【 游定夫】 【 尹和靖】 【 楊中立】 【 張思叔】 【 暢悅道】
【 呂原明】 【 范淳夫】 【 劉質夫】 【 李端伯】 【 呂進伯】
【 呂與叔】 【 蘇子明】 【 馬時中】 【 侯仲良】 【 王信伯】
【 胡康侯】 【 王彥霖】 【 劉宗禮】 【 林大節】 【 周伯□】
【 周恭先】 【 周伯溫】 【 孟敦夫】 【 李先之】 【 周恭叔】
【 郭立之】 【 楊潛道】 【 朱子發】 【 □夢授】 【 趙承議】
【 鮑商霖】 【 陳貴一】 【 陳經邦】 【 陳貴叔】 【 邢和叔】
【 馮聖先】 【 唐彥思】 【 李嘉仲】 【 邵伯溫】 【 張園中】
【 謝用休】 【 潘子文】 【 范叔器】 【 範文甫】 【 暢中伯】
【 許景衡】 【 劉安世】 【 朱公掞】 【 馬伸】  【 吳給】

  橫渠先生張獻公像

見圖
文公先生贊曰
蚤說孫吳 晚逃佛老 勇撤皋比 一変至道
精思力踐 妙契疾書 訂頑之訓 示我廣居

     明道先生       呂和叔 呂興叔 □景庸
濂溪先生     ○橫渠先生○
     伊川先生       蘇季明 侯仲良

  康節邵先生像

見圖
文公先生贊曰
天挺人豪 英邁蓋世 駕風鞭霆 歷覽際
手探月窟 足躡天根 閑中今古 靜裏乾坤

○陳搏   种放    穆伯長
○李挺之  康節先生  邵伯溫

  涑水先生司馬溫公

見圖
文公先生贊曰
篤斈力行 清修苦節 有德有言 有功有烈
深衣大帶 張拱徐趍 遺像凜然 可□薄夫

上無所傳 下無所授
天資粹美 暗合道妙

  晦庵先生朱文公像

見圖
先生自贊
從容乎禮法之場沈潛乎仁義之府是予蓋將有意焉而力莫能與
此佩先師之格言奉前烈之餘矩惟闇然而日修或庶幾乎斯語

                 黃幹 李方子 石子重 蔡元定
           ○龜山先生 廖德明 劉爚 程端蒙 林擇之
     ○明道先生      蔡淵 蔡沈 蔡模 蔡抗
           ○豫章先生 葉賀孫 呂燾 熊節 董銖
                 楊道□ 陳淳 輔廣 萬人傑
濂溪先生           湯泳 任伯起 潘履孫 潘埴
                 徐寓 李閎祖 潘時文 陳文蔚
           ○延平先生 陳孔碩 襲蓋卿 王力行 潘恭叔
     ○伊川先生      徐彥章 周謨 方充大 林德久
           ○晦庵先生 林恪 黃田 金去偽 曾祖道
                 趙季蕃 甘節 黃義剛 □大雅


  濂溪先生

周敦頤字茂叔道州營道人先生慱斈力行遇□剛果有古人風因遠宦弛肩廬山之麓築書堂其上名之曰濂溪豫章黃庭堅稱之曰茂叔人品甚高胷中灑落如光風霽月明道先生曰周茂叔窻前草不除問之雲與自家意思一般初先生為南安軍司理年甚少不為守所知洛人程珦攝通守事視其氣非常人與語知其為斈知道也因與為友且使其二子顥頤往受斈焉二子卒皆唱鳴道斈以継孔孟不傳之緒世所謂二程先生者其原蓋自先生發之也 【 先生行錄等書】

  明道先生

程顥字伯淳河南人文進士登弟呂正獻公薦於朝為御史先生甞以董仲舒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為合於聖人仲舒之斈度越諸子者以此故門人以先生之所就遂謚以明道見其志焉先生嘉祐以前有論議行於世與橫渠先生張載斉名先生以太子中允知扶溝使人不忍欺專尚德化斈者雲集
謝顯道雲先生坐如泥塑人接人則渾是一團和氣劉安禮雲先生德性充全粹和之容盎於面皆樂易多恕終日怡悅立之從先生三十年未甞見其忿厲之容 【 高抑崇伊洛辦並文集】

  伊川先生

程頤字正叔甞遇異人授以易斈聚徒講斈於家其教人也以踐履為先以涵養為本不為文字言語傳授斈者門人記錄所聞多失其真惟張思叔暢悅道輩頗得見緒餘其餘皆過其門而不入其室者也先生大觀間卒斈者謂之廣平先生後居伊陽又謂之伊川先生先生之昆弟自小刻勵推明道要以聖斈為巳任斈者靡然從之當時謂之二程又謂之河南二先生 【 高抑崇伊洛辨】

  橫渠先生

張載字子厚世大梁人熙寧初校書崇文未遂其志拂衣退居於太白之陰橫渠之陽自號橫渠先生著正蒙十餘萬言関西斈者尊之與論語等嘉祐初見洛陽程伯淳程正叔昆弟於京師共語道斈之要先生渙然自信曰吾道自足何事旁求乃盡棄其斈斈焉龜山集中有跋橫渠□伊川簡雲橫渠之斈其源出於程氏而関中諸生尊其號欲自為一家故予錄此簡以示斈者使知橫渠雖細務必資於二程則其他固可知巳按橫渠有一簡與伊川問其叔父葬事末有提耳懇激之言疑龜山所跋即此簡也然與伊川此言蓋退讓不居之意而橫渠之斈實亦自成一家但其源則自二先生發之耳 【 行狀並雜書等】

  康節先生

邵雍字堯夫居洛四十年安貧樂道冬不爐夏不扇夜不就席者數年名所寢息為安樂窩自號安樂先生熙寧初以著作佐郎召不至既沒謚康節先生明道先生曰昔七十子斈於仲尼其傳可見者曾子子思而子思之所以授孟子耳其餘門人各以材之所宜為斈雖同尊聖人所因而入者門戶則眾矣況後此千歲師道不立斈者莫知其從來獨先生之斈為有傳也先生得之於李挺之挺之得之於穆伯長推其源流遠有端緒矣伊洛辨雲西京有三先生其一曰邵雍其二程顥程顥常從濂溪周先生問道遂厭科文之斈介甫亦甞師事濂溪故三人者於議論經術或有同於治道則有間矣 【 行狀及伊洛辨】

  涑水先生

司馬光字君實峽州夏縣人初以父任為將作監簿文進士甲科公自成童凜然如成人七歲聞講左氏春秋大愛之退與家人講即了其大義自是手不釋卷至不知飢渴寒暑年十五書不通文辝宏深有西漢風音歷天文書數皆極其妙尤好禮不喜仰老有資治通鑑傳於世公甞問康節曰我何如人康節曰君實腳踏實地人也明道甞言君實之言如人參甘草又曰君實之忠孝誠實只是天資范太史亦以為勤禮出於天性先生多歷清要薨年六十八贈太師溫囯公哲宗親篆碑曰清忠粹德之碑 【 行狀】

  晦庵先生

朱熹字仲晦世居徽之婺源父松仕於建遂家於建陽縣之考亭文進士第自少厲志聖賢之斈自韋斎得中原文獻之傳聞河洛之斈推明聖賢遺意日誦大斈中庸□用力於致知誠意之地年十四溉然有求道之志慱求經傳遍交當世有識之士雖釋老之斈亦必訂其是非延平李先生斈於豫章羅先生羅先生斈於龜山楊先生延平於韋斎為同門友先生歸自同安往從之先生教人以大斈語孟中庸為入道之序而後及諸經一時摳衣而來遠自川蜀文詞之傳流及海外至於夷虜亦知慕其道先生既沒斈者傳其書信其道者益眾亦足以見理義之感於人者深矣

  張御史

張戩字天祺子厚之弟也関中人関中謂之二張篤行不苟為一時師表二程之表叔也天祺之為御史用正獻公薦也橫渠甞語人曰吾弟德性之美吾有所不如其不自假而勇於不屈在孔門之列宜與子夏後先二程與橫渠從斈者既盛當時亦名其斈為張程雲 【 溫公曰錄】

  呂侍講

呂希哲字原明正獻公長子始從胡先生瑗於太斈復遍遊孫先生復石先生介李先生覯王安石棄科文一意古斈矣與程先生頤俱事胡先生並舍公察程先生斈問淵源非他人比首以師禮事之明道先生橫渠先生李公常孫公斍皆與公遊由是知見日益廣大 【 見家傳記】

  范內翰

范祖禹字淳夫蜀人家傳遺事載其言行之懿甚詳然不雲其甞受斈於二先生之門獨鮮于綽傳信錄記伊川事而以門人稱之又其所著論語說唐鑑議論亦多資於程氏程氏外書雲公甞與伊川論唐事及為唐鑑盡用先生語先生謂門人曰淳夫乃能相信如此 【 伊洛淵源】

  朱給事

朱光庭字公掞河南偃師人少從孫復授春秋嘉祐二年登進士第調萬年簿明道程伯淳主郵縣簿張山甫主武功簿與公皆以才名稱関中號三傑
侯師聖雲朱公掞見明道於汝歸謂人曰光庭在春風中坐了一月 【 見語錄墓誌】

  呂宣義

呂大鈞字和叔京兆人大斈之教不明久矣先扶風張先生子厚聞而知之而斈者未知信也君於先生為同年友一言而契往執弟子禮問焉 【 見墓表畧】

  呂正字

呂大臨字與叔斈於橫渠之門橫渠卒乃東見二先生卒業焉伊川先生雲呂與叔守橫渠斈甚固每橫渠說皆從纔有說了更不肯回 【 呂氏雜志】

  謝斈士

謝良佐字顯道上蔡人元豊中與游定夫楊中立同斈於河南程夫子兄弟之門初頗以該治自多講貫之間旁引傳說終篇成誦夫子笑曰子可謂玩物喪志矣先生聞之乃盡棄其所斈而斈然其為人強力不倦克巳復禮日有程課夫子蓋甞許其有功問近思之功所著論語說及門人所記遺語皆行於世 【 文集】

  楊文靖

楊時字中立南劍將樂人嘉祐中有河南二先生得孟子不傳之斈於遺經以倡天下而升堂覩奧號稱高第在穆方則廣平游定夫上蔡謝顯道與公三人是也
游揚初見伊川伊川瞑目而坐二子侍立既斍顧謂曰賢輩尚在此乎日既晚巳休矣及出門門外之雪深一尺 【 墓誌語錄】

  游御史

游酢字定夫建州建陽人與兄醇俱以文行知名於時所交皆天下豪英老師宿儒咸推先之伊川以事至京師見謂其資可與適道是時明道知扶溝縣事先生兄弟方以倡道斈為巳任設凈序聚邑人教之召公來職斈事公欣然往從之得其微言於是盡棄其斈而斈焉 【 見墓誌畧】

  尹侍講

尹焞字德充洛人年二十師事伊川程夫子靖康初以布衣召先生先生謝不用朝廷授以和靜士
程夫子甞謂其主一之功多而窮理之功少 【 墓誌語錄】

  侯斈士

侯仲良字師聖河東人初從伊川斈未悟乃訪濂溪濂溪留之對榻夜談越三日自謂有得如見天之廣大伊川亦訝其不凡曰得非從濂溪來耶 【 程氏遺事】

  胡文定

胡安囯字康侯建州崇安人聞西洛程先生之斈獨奇重與論經史大義公以是斈問益彊識致日明 【 見行狀畧】

  羅豫章

羅仲素豫章人嚴毅清苦可畏先生因論道理曰某□十四五時便斍得這物事是好底物事心便愛了十六歲便好理斈十七歲便有如今斈者見識當初講斈也豈意到這裏幸天假之年見得許多道理在這裏今年便斍勝似去年去年便斍勝似前年 【 近思錄】

  李延平

李侗字願中南劍人晦庵朱文公之師也先生如冰壺秋月瑩澈無瑕 【 近思錄】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事林廣記/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