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之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四之二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四之三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四之四

   四之三

    太尉衛國髙烈武王

  王名瓊家丗燕人徙亳州之蒙城事

  太宗爲御龍直指揮使累遷歸義軍節

  度使殿前都指揮使景德元年從幸澶

  淵有功明年以病求解兵柄授檢校太

  尉忠武軍節度使三年薨年七十二王

  曾孫女配 英宗皇帝是爲 宣仁聖

  烈皇后雲

太平興國四年從征太原 太宗引兵自幽

 州還聞虜兵盛至留王夜作引龍直樂於

 御營遲明王度車駕已逺潰圍轉戰以岀

 至行在所而六班卒不至 太宗欲誅六

 班王曰 陛下晨夕兼行令不蚤下主將

 之罪也今衛士皆以材勇選從下太原有

 功未賞盡誅之可虖 帝怒遂釋王禹玉撰神道碑

髙瓊以歸義節度使爲并州馬歩軍都部署

 潘美亦在太原舊制節度領軍職者居上

 瓊以美舊臣表請居下瓊後爲歩軍都指

 揮使㑹戍兵以廩食陳弱譁言者瓊知之

 一日巡營士卒方聚食因取其飯啖之謂

 曰邊鄙無事而坐飽此冝知幸也

管軍貟闕王兼領二司王乃言曰臣老矣如

 有負薪之憂誰爲可任者先朝自殿前而

 下各置副都指揮使及都虞候常有十人

 職近事親易以第進又使士卒預識其威

 名緩急臨戎上下得以附習此軍制之大

 要也 上從之神道

景德元年契丹直抵澶州 眞宗北幸駐驆

韋城大臣有勸 上南巡者召問王行幄

 王惖然曰虜去國逺闘𫝑不能持乆況羽

 檄召天下兵行且至進則可以決有功今

 止軍不發衆情大惑誰爲 陛下建此者

 眞宗曰將更議於大臣王曰 天子親御

 六軍蒙犯霜露國之安危事在轉漏尚何

 議也遂發韋城次澶州將抵浮橋左右猶

 躊𨆼未進王下馬自扶輦擁衆渡河旣而

 請 帝御北城觀兵漢軍望黃蓋皆仰呼

 萬𡻕而虜人亦大呼聲聞數十里其種酋

 皆駭視失色有頃弩伏發射契丹貴將撻

 覽死遂奉書請盟師還賜燕於行宮而李

 繼隆石保吉魏咸信酒酣爭功王曰 天

 子神武一舉而折敵公等何功之與也繼

 隆等愧甚神道碑○又記聞曰 上在澶淵南城殿前都指揮使髙瓊因請幸河北曰

 陛下不幸北城北城百姓如䘮考妣馮拯在旁呵之曰髙瓊何得無禮瓊怒曰君以文章爲大臣今虜𮪍

 充斥如此猶責瓊無禮君何不賦一詩詠退虜𮪍邪上乃幸北城至浮橋猶駐輦未進瓊以所執檛築輦

 夫背曰何不亟行今巳至此尚何疑焉 上乃命進輦旣至登北城門樓張黃龍旗城下將士皆呼萬𡻕

 氣𫝑百倍㑹虜大將撻覽中弩死虜衆遂退他日上命冦凖召瓊詣中書戒之曰卿夲武臣勿強學儒

 士作書語也○又談叢曰契丹侵澶萊公相 眞宗北伐臨河未度是夕內人相泣明日叅知政事王欽

 (⿱艹石)請幸金陵樞宻副使陳堯叟請幸蜀 眞宗以問諸將王曰蜀逺欽(⿱艹石)之議是也 上與後宮御樓船

 浮汳而下數日可至殿上皆以爲然公大驚色脫王徐曰但 陛下去都城一歩則城中別有主矣吏卒

 皆北人家在都下將歸事其主誰肯送 陛下者金陵豈可到邪公又喜過望曰瓊知此何不爲 上駕

 邪王乃大呼逍遙子公掖 帝以升遂渡河而成功○又元城語録曰 太祖與羣臣言未甞文談蓋欲

 激厲將士之氣此漢髙祖溺儒冠之意也至 太宗好文方戰爭之時多作詩賦羣臣屬和故武事不競

 卒有潘美之敗及澶淵之役 章聖旣渡大河至浮橋一半髙瓊執御轡曰此處好喚宰相吟兩首詩也

 蓋當時宰相王欽(⿱艹石)陳堯叟軰好爲詩賦以薄此輩故平日憾之而有此語○又蘇子曰王郎反河北丗

 祖得鉅鹿信都兵議者以爲可因二郡兵自送還長安惟邳彤不可以爲公旣西則邯鄲之兵不肯捐 --捐父

 母背成主而千里送公其離散逃亡可必也丗祖深感其言而止此東漢興亡之決邳彤可謂漢之元臣

 矣髙瓊之言大略似之皆一代雄桀也

它日衛士有白稟粟陳腐者王曰邊防戰守

 之兵暴露寒苦而所食粟與䜴同色(⿱艹石)

 日旣食太官月所給又先進様於 上前

 豈特諸軍比也有一言以動吾軍者斬於

 是衆莫敢有言其後王𬒳疾乆不出輙有

遺陳粒殿下者中貴人得之以聞人賜精

米一斛王嘆曰安有是邪遂以疾辭典軍

神道

王素爲冦凖所知而王欽(⿱艹石)以南廵之議恨

凖凖罷相欽(⿱艹石)知樞宻院王疾甚 眞宗

趣駕欲臨問欽(⿱艹石)乃言天子問疾所以寵

 勲臣今瓊無破敵之功不可徃 帝乃止

 神道

眞宗甞問卿子幾人曰臣子十有四人臣誠

 愚不肖然未甞不教以知書於是賜諸經

 史於其家每戒諸子母曲事要埶以蘄進

(⿱艹石)吾奮節行間至秉旄龯豈因人力哉

 又甞與諸子論蔚昭敏李斌之爲人諸子

 曰此衆之所非也王曰吾常與此二人者

 言其忠質一心無銖髮敢欺朝廷衆之所

非吾之所取也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