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師建設帝國博覽館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京師建設帝國博覽館議
作者:張謇
光緒三十四年六月二十五日
1908年7月23日
公布於東方雜誌1908年5卷第6期
本作品收錄於《東方雜誌

  昔者行人采書,太史掌典,司職之屬,詳於《周官》。蓋不厪文字載籍皆聚於上,凡天下之鴻寶名器,悉以簿錄於天府,主守於藏史也。然考《周官》外史之制:掌四方之志、掌三皇五帝之書、掌達書名於四方,由是推之,則雖天府之簿錄,藏史之主守,必反而公諸天下也,彰彰明矣。故孔子大聖,將求先王之遺制,考禮樂之所極,必觀於周,其適周而見老聃,亦以老聃主周之藏室耳。莊子曰:「孔子西藏書於周室。」信如是言,則孔子又曾舉其書歸於周之藏室矣。

  偉矣哉!我國有厯史以來,今四千餘年矣,其附麗於厯史而可以資考證者,曰經籍、曰圖繪、曰金石之屬,皇古迄今,不可勝紀,所以綿綿延延,賴以不墜者,實由聚於上者有朝廷之徵求,聚於下者有私家之蒐輯。但朝廷之徵求,尊爲中祕之藏,而私家之蒐輯,則囿於方隅,限於財力,故扃鍵錮篋,私於其家者有之,不能責以公諸天下也。居今稽古,其道末由,承學之士,久相慨惜,是以朝野上下,今日所亟宜裁省而補救之者,敢循《周官》外史之舊章,本孔子藏書之故訓,以祈請於上,以董勸於下,用草議案,貢採擇焉 ——

  夫近今東西各邦,其所以爲政治學術參考之大部,以補助於學校者,爲圖書館、爲博物院。大而都畿,小而州邑,莫不高閣廣場,羅列物品,古今咸備,縱人觀覽,公立私立,其制各有不同,而日本帝室博覽館之建設,其制則稍異於他國,且爲他國所不可及,蓋其國家盡出其厯代內府所藏,以公於國人,並許國人出其儲藏,附爲陳列,誠盛舉也,我國今宜參用其法,特闢帝室博覽館於京師。何以必曰帝室?宣上德而揚國光也。何以必於京師?則又有說。

  司馬遷之言曰:「教化之行也,建首善必自京師始。」其自敍所爲書亦曰:「藏之名山,副在京師。」誠以帝王之居,輦轂之下,萬國駿奔,四方緐會,將以潤色鴻業,利導齊萌,其所以爲天下先者,必於京師也。況逢我朝右文隆治,政教洋溢,四庫之典籍,什庫之器物,其所甄錄,邁宋軼唐,且上蒙列聖萬幾餘暇之鑒題,歲有臣工四方搜討之採進,璀𤦘縝紛,實難窺測,卽仰承欽定之譜錄,今傳播於寰海,焜燿於日星者,如《佩文齋書畫譜》《天祿琳瑯書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西淸古鑑》《石渠寶笈》《祕殿珠林》,諸編皆康熙、乾隆兩朝奉敕撰進之書,以視漢之延閣廣內,金匱石室,隋之修文觀文,妙楷寶臺,網羅收貯,殆百倍之,若儗以貞觀公私之畫史,景祐崇文之總目,宣和博古之圖,宣德鼎彝之譜,則猶滄海之於行潦,泰岱之於培塿矣。更謹案乾隆四十七年,《四庫全書》吿成,純廟特命如內庭所藏,繕寫全冊,建三閣於江浙兩省,諭令士子願讀中祕書者,就閣廣爲傳寫,所謂三閣:在杭州者曰文瀾,在揚州者曰文匯,在鎭江者曰文宗。故東南人士感恩被教,至今能以文學名海內。大哉皇言!垂惠萬𥜥,豈惟遠抗成周之典謨,抑以近契東瀛之制度,則帝室博覽館之議,雖今始建言,誠所以紹述祖訓,恢張儒術也。

  今之世稱文明最古之國,咸推我國,此亦東西各邦之公言也。故政俗之沿革,器物之製作,魁儒碩彥,嘗討論而硏求之,其來游我國者,亦必首詣京師,徵其文獻,歸而著書,多所闡述,但其撢采,或得於朝市之見聞,或本於閭巷之風說,語焉不詳,疑而多闕,若此館成立以後,特許外人亦得參觀,則賦上都之壯麗,紀帝室之景物,更有以知我國唐虞三代以至於今,文物典章,粲然具備,斯將播爲美談,詫爲希覯矣,故設於京師也尤宜。惟茲事體大,當奏請朝廷,勅下籌辦,方足以昭示遠近,震燿觀聽,幷當奏請皇太后、皇上,頒賜內府所藏,以先臣民,欽派王大臣一二人,先領其事,俟開辦後,則隸其館於學部,特遴專員任其職守,幷宜先布章程,諭令京內外大小臣工,以及世祿之家、嗜古之士,進其所藏。如價値鉅萬,當特加褒賞,以示激勸,且許分室儲貯,特爲表列,其餘進呈,亦付儲藏,則曩所謂聚於上者,旣已廓然昭示大公,則聚於下者,亦必願出而公諸天下矣。

  且京師此館成立以後,可漸推行於各行省,而府而州而縣,必相繼起,庶使莘莘學子得有所觀摩研究,以輔益於學校,則此舉也,揆諸時局,誠不可緩,所願朝廷俯納其議而實行之。但建設之初,所宜規畫者,厥有六端,今條列其略,附於左方,其章程當別議。

  甲、建築之術  此館旣建於京師,則營造之制,宜宏博壯麗無論矣,所最注重者則擇地,其地便於交通,便於開拓者爲宜,而以占若干之面積,合若干之容量,須先擇定,中建樓九楹,爲供奉御府頒存之品,樓凡五層或七層,則以頒存之品物容積爲率,樓左爲儲藏內外臣工採進多數品物之地,或聚一人所採進爲一區,或聚二三人所採進爲一區,以類相聚,署爲專室,用示特異,樓右爲儲藏內外臣工陸續採進品物之地,當以天然、厯史、美術別爲三部,分別部居,不相雜厠,館中貫通之地,宜間設廣廳,以備入觀者憩息,宜少闢門徑,以便管理者視察,隙地則栽植花木,點綴竹石,非恣游觀,意取閒野,室中宜多安窗通光而遠濕,庋閣之架,毋過高毋過隘,取便陳列,且易拂掃.

  乙、陳列之序  博覽館之建設,有異於工商業及他種之會場,非參究學理,確有規則,見者且非笑之。大要分天然、厯史、美術三部,今旣合宮府上下之所儲藏,或私家盡出其所有以輸助者,故前條述建築之制,別具一說,蓋以頒存物品及專室所儲,未能一一釐別,然卽其部分,當定一秩序,天然部以所產所得之地方爲等差,厯史、美術二部以所製造之時代爲等差,覘古今之變遷,驗文明之進化,秉微知鉅,亦可見矣。右院旣列室分藏,亦可循此以定,條舉件繫,立表編號,此雖餘事,亦宜亟行。

  丙、管理之法  此館隸於學部,自當由學部派員專管,然爲奉旨特設之盛舉,又爲我國近政之要端,開辦之初,旣由欽派王大臣先領其事,則非派一秩位較崇,學術通達之員不可。至於審定編制,尤當不拘爵位,博選名流以任之,其管理之責,雖責成專員,但辦事各員,亦當共任其職,嚴管鑰,禁非常,及其他種種之有妨礙者,均當專定章程,期相遵守,又當遴派視察員、招待員(無定員),用爲糾監導觀之助,必得通東西洋語言文字二三員,以便外洋來觀,有可諮詢,書記三數員,則專掌圖表冊籍報吿之事,其管理章程當別定。

  丁、模型之部  我國有厯史以來,文物嬗變,亦緐賾矣,宮室輿服,下及日用器物之屬,代遠事遷,日有損益,其最大者,明堂太室,後儒各訟其說,元服覆祽,晚近幾忘其制,循名責實,良足悕已。故館中宜特設模型一部,所有古代宮室器物今之不可見者,當博徵圖籍,證於可信,精造模型,分別存庋,豈惟學者得所依歸,抑亦厯史、美術二科之實踐也,標本雛形,東西洋學校均以爲重,若我國仿漢之印,影宋之書,以及鈎摹之金石,存古奪眞,殊多佳妙,附列此類,亦博覽之名義不可闕者。

  戊、採輯之例  此館爲我國第一之建設,卽可爲全國博覽館之模範,今所請求則在內府頒發所藏,爲天下先,再行諭令各行省將軍督撫,督同提學使,飭下所屬,一律採進,但此事不在官力之強迫,而在衆願之贊成,應先宣布,以免胥吏藉端徵索,至於定準何時開辦,亦宜申明年限,綜計建築工程,約需一年,益以蒐輯物品,則三年後當可成立,惟宜使天下曉然於朝廷此舉,實有綜合禮儀,保存文獻之意,且使私家所藏,播於公衆,永永寶藏,期無墜逸,則將不日成之,有如靈臺之詩所誦矣。

  已、表章之宜  謹按乾隆間因敕定《四庫全書》,降旨採訪江浙兩省藏書家及廷臣朝紳,紛紛奏進,其進呈至五六七百種者,如浙江之鮑士恭、范懋柱、江啓淑、兩淮之馬裕,各賞《古今圖書集成》一部;其進呈至百種以上之江蘇周厚堉、蔣曾瑩、浙江吳玉墀、孫仰曾、汪汝琛及朝紳中黃登賢、紀昀、勵守謙、汪如藻等,各賞《佩文韻府》一部,以示嘉獎。三十九年五月上諭,猶傳播於海內也。此次博覽館蒐集古物,更須遠邇甄錄,且吉金樂石,値本不資,收藏之家網求非易,近今之最著稱者,如江蘇潘氏、吳氏之金、豐潤端氏之石、山西楊氏之書籍、江蘇盛氏之書畫,均値鉅金,苦費搜討,果能盡出所藏,粗足蔚爲盛舉,惟當援引前案,請旨給獎,方足以昭勸勵。若獻物旣多,價値尤鉅,自應破格獎勵,不惜爵賞,其應如何分別獎賞,請敕下學部會議,奏明立案,庶薄海聞風,紛紛採進,亦如乾隆獻書時也。

PD-icon.svg 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