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獨裁到民主/前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宗旨 從獨裁到民主——解放運動的概念框架
前言
第一章

多年來,我主要關心的事情之一就是人們怎樣能夠防止和消滅獨裁。這種關心的養成一部分是因為我受到一個信念所支持:人類不應當被這樣的政權所統治和摧毀。透過閱讀有關人類自由的重要性、獨裁統治的本質(從亞里斯多德到對極權主義的分析)和獨裁專制政權(特別是納粹和史達林體制)的歷史,都增強了我的這種信念。

這些年來我有機會認識一些在納粹統治底下生活而且受過苦難的人,包括一些從集中營存活過來的人。在挪威,我遇到過曾經抵抗法西斯統治而倖存下來的人,也聽到人們提起因此而喪生的人。我與曾經逃離納粹魔掌的猶太人以及曾經幫忙拯救他們的人交談過。

我對許多國家共產黨統治之恐怖的了解,大多是來自書本,而較少來自個人的接觸。這些體制的恐怖對我來說顯得特別突兀,因為這些獨裁政權是以從壓迫和剝削底下爭取解放的名義,強加在人民之上。

近幾十年來,透過訪問來自受到獨裁統治的國家,例如巴拿馬、波蘭、智利、西藏和緬甸的人士,當今獨裁政權的現實對我來說變得更真實了。從反抗中國共產黨侵略而戰鬥過的西藏人、擊退1991年8月強硬派政變的俄羅斯人以及用非暴力阻止軍事統治復辟的泰國人等那些事件中,時常讓我見到獨裁政權的陰暗本質之外,這些新的觀點面向往往令人擔憂。

透過訪問許多那些仍然面臨種種危險、而勇敢的人們卻還是繼續反抗的地方,增強了我對反抗這些暴政的同情和憤恨,以及對這些無比勇敢的男女之無名英雄主義感到欽佩。這些地方包括諾瑞嘉(Manuel Antonio Noriega)統治下的巴拿馬、受蘇聯持續鎮壓的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在那段嘉年華似的慶祝自由的北京天安門廣場示威日子和首批裝甲車進入的那個災難性夜晚,還有位於「緬甸解放區」馬那布羅(Manerplaw)的民主反對派運動的叢林總部。

有時我訪問了人們被殺害的現場,如維爾紐斯的電視塔和公墓、里加(Riga)的公園──人們在那裡被槍斃、義大利北部費拉拉(Ferrara)的市中心──法西斯主義者在那裡成排槍殺抵抗份子,還有馬那布羅的一個簡陋的墓地──那裡填滿了死得太年輕的男子屍體。認識到每一個獨裁政權的漩渦之下都留下如此的死亡和破壞,這是令人悲痛的現實。

出於這些憂慮和經驗,我逐漸滋長出這樣一個堅定的希望:暴政也許有可能加以預防,可以成功地對獨裁政權發動反對抗爭而避免大規模互相殺戮,可以消滅獨裁政權、同時可以防止新的獨裁政權從灰燼中再生。

我曾經試圖仔細思考如何以最少的苦難和生命為代價,而可以成功地瓦解獨裁政權的最有效辦法。為此,我以自己多年來對獨裁政權、抵抗運動、革命、政治思想、政府制度、以及特別是實際可行的非暴力抗爭的研究,作為我思考的源泉。

這本小冊子就是這些思考的結果。我可以確定它肯定遠遠不夠完善。但是,它也許能夠提供一些指導原則,有助于思考和籌劃,以產生比原本不這麼做而更有力與更有效的解放運動。

出於需要和特意選得擇,本文着重於如何消滅獨裁政權和避免產生另一個新獨裁政權的一般性問題。我的能力不足以針對某一特定國家提供一份詳細的分析和藥方。然而,我希望這個一般性的分析能夠對不幸在許多國家裡,目前仍然面臨獨裁統治之現實的人們有所幫助。他們必須針對他們所處的現實情勢檢驗我這份分析的適用性,對於作者主要的建議或者能夠做成建議的分析範圍,在很多大程度上適用於或能夠直接適用於他們的解放抗爭。

在寫這篇著作的過程中,我應當對一些人表示感謝。我的特別助手布魯斯·詹金斯(Bruce Jenkins)指出了內容和表達上的問題,並且提出有關更嚴格和清晰地表達比較困難的概念(特別是戰略相關)、文章結構的重組、編輯上的改善等各方面深刻的建議,作出了不可估計的貢獻。我也要感謝斯蒂文·寇地(Stephen Coady)在編輯方面的協助。克理斯多福·克呂格勒(Christopher Kruegler)博士和羅勃特·赫爾維(Robert Helvey)提供了很重要的批評和意見。海澤爾·麥克費爾遜(Hazel McFerson)博士和葩特理霞·帕克曼(Patricia Parkman)博士分別給我提供了有關非洲和拉丁美洲抗爭的訊息。本文深深得益於這些善意和慷慨的支持,然而本文所含的分析和結論由作者負責。

在本文的分析裡,我絕對沒有假設反抗獨裁者會是一件輕易或者沒有代價的工作。任何形式的抗爭都有它的複雜性和代價。跟獨裁者鬥爭當然會帶來傷亡。但是我希望本文的分析將促使抵抗運動的領袖人物,考慮能夠提高效能而同時又可以相對減少傷亡水平的那些策略。

同樣,也不能把本文的分析解釋為當某一特定獨裁政權結束時,所有的問題就都會消失了。一個政權的垮台並不會帶來烏托邦。而只是為艱苦的工作與長期的努力開闢一條道路,以建設更有正義的社會、經濟與政治關係,並且消滅其他各種形式的不公不義與壓迫。我希望這個關於如何能夠瓦解一個獨裁政權的簡要考察,能夠對凡是所有生活在受人宰制而又渴望自由地方的人們有所幫助。

吉恩·夏普(Gene Sharp)

1993年10月6日(6 October 1993)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研究所(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紐伯理街427號

波士頓,麻薩諸塞州(Boston, Massachuset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