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四百二十八 全唐詩 卷四百二十九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三十
白居易

白居易[編輯]

自題寫真[編輯]

我貌不自識,李放寫我真。
靜觀神與骨,合是山中人。
蒲柳質易朽,麋鹿心難馴。
何事赤墀上,五年為侍臣。
況多剛狷性,難與世同塵。
不惟非貴相,但恐生禍因。
宜當早罷去,收取雲泉身。

遣懷[編輯]

寓心身體中,寓性方寸內。
此身是外物,何足苦憂愛。
況有假飾者,華簪及高蓋。
此又疏於身,復在外物外。
操之多惴慄,失之又悲悔。
乃知名與器,得喪俱為害。
頹然環堵客,蘿蕙為巾帶。
自得此道來,身窮心甚泰。

渭上偶釣[編輯]

渭水如鏡色,中有鯉與魴。
偶持一竿竹,懸釣在其傍。
微風吹釣絲,嫋嫋十尺長。
誰知對魚坐,心在無何鄉。
昔有白頭人,亦釣此渭陽。
釣人不釣魚,七十得文王。
況我垂釣意,人魚又兼忘。
無機兩不得,但弄秋水光。
興盡釣亦罷,歸來飲我觴。

隱几[編輯]

身適忘四支,心適忘是非。
既適又忘適,不知吾是誰。
百體如槁木,兀然無所知。
方寸如死灰,寂然無所思。
今日復明日,身心忽兩遺。
行年三十九,歲暮日斜時。
四十心不動,吾今其庶幾。

春眠[編輯]

新浴肢體暢,獨寢神魂安。
況因夜深坐,遂成日高眠。
春被薄亦暖,朝窗深更閒。
卻忘人間事,似得枕上仙。
至適無夢想,大和難名言。
全勝彭澤醉,欲敵曹溪禪。
何物呼我覺,伯勞聲關關。
起來妻子笑,生計春茫然。

閒居[編輯]

空腹一盞粥,饑食有餘味。
南簷半床日,暖臥因成睡。
綿袍擁兩膝,竹幾支雙臂。
從旦直至昏,身心一無事。
心足即為富,身閑乃當貴。
富貴在此中,何必居高位。
君看裴相國,金紫光照地。
心苦頭盡白,才年四十四。
乃知高蓋車,乘者多憂畏。

夏日[編輯]

東窗晚無熱,北戶涼有風。
盡日坐復臥,不離一室中。
中心本無繫,亦與出門同。

適意二首[編輯]

十年為旅客,常有饑寒愁。
三年作諫官,復多屍素羞。
有酒不暇飲,有山不得遊。
豈無平生志,拘牽不自由。
一朝歸渭上,泛如不繫舟。
置心世事外,無喜亦無憂。
終日一蔬食,終年一布裘。
寒來彌懶放,數日一梳頭。
朝睡足始起,夜酌醉即休。
人心不過適,適外復何求?

早歲從旅遊,頗諳時俗意。
中年忝班列,備見朝廷事。
作客誠已難,為臣尤不易。
況余方且介,舉動多忤累。
直道速我尤,詭遇非吾志。
胸中十年內,消盡浩然氣。
自從返田畝,頓覺無憂愧。
蟠木用難施,浮雲心易遂。
悠悠身與世,從此兩相棄。

首夏病間[編輯]

我生來幾時,萬有四千日。
自省於其間,非憂即有疾。
老去慮漸息,年來病初愈。
忽喜身與心,泰然兩無苦。
況茲孟夏月,清和好時節。
微風吹裌衣,不寒復不熱。
移榻樹陰下,竟日何所為。
或飲一甌茗,或吟兩句詩。
內無憂患迫,外無職役羈。
此日不自適,何時是適時。

晚春酤酒[編輯]

百花落如雪,兩鬢垂作絲。
春去有來日,我老無少時。
人生待富貴,為樂常苦遲。
不如貧賤日,隨分開愁眉。
賣我所乘馬,典我舊朝衣。
盡將酤酒飲,酩酊步行歸。
名姓日隱晦,形骸日變衰。
醉臥黃公肆,人知我是誰。

蘭若寓居[編輯]

名宦老慵求,退身安草野。
家園病懶歸,寄居在蘭若。
薜衣換簪組,藜杖代車馬。
行止輒自由,甚覺身瀟灑。
晨遊南塢上,夜息東庵下。
人間千萬事,無有關心者。

麴生訪宿[編輯]

西齋寂已暮,叩門聲樀樀。
知是君宿來,自拂塵埃席。
村家何所有,茶果迎來客。
貧靜似僧居,竹林依四壁。
廚燈斜影出,簷雨餘聲滴。
不是愛閒人,肯來同此夕。

聞庾七左降,因詠所懷[編輯]

我病臥渭北,君老謫巴東。
相悲一長歎,薄命與君同。
既歎還自哂,哂歎兩未終。
後心誚前意,所見何迷濛。
人生大塊間,如鴻毛在風。
或飄青雲上,或落泥塗中。
袞服相天下,倘來非我通。
布衣委草莽,偶去非吾窮。
外物不可必,中懷須自空。
無令怏怏氣,留滯在心胸。

答卜者[編輯]

病眼昏似夜,衰鬢颯如秋。
除卻須衣食,平生百事休。
知君善易者,問我決疑不。
不卜非他故,人間無所求。

歸田三首[編輯]

人生何所欲,所欲唯兩端。
中人愛富貴,高士慕神仙。
神仙須有籍,富貴亦在天。
莫戀長安道,莫尋方丈山。
西京塵浩浩,東海浪漫漫。
金門不可入,琪樹何由攀。
不如歸山下,如法種春田。

種田意已決,決意復何如。
賣馬買犢使,徒步歸田廬。
迎春治耒耜,候雨辟菑畬。
策杖田頭立,躬親課僕夫。
吾聞老農言,為稼慎在初。
所施不鹵莽,其報必有餘。
上求奉王稅,下望備家儲。
安得放慵惰,拱手而曳裾。
學農未為鄙,親友勿笑餘。
更待明年後,自擬執犁鋤。
三十為近臣,腰間鳴佩玉。
四十為野夫,田中學鋤穀。
何言十年內,變化如此速。
此理固是常,窮通相倚伏。
為魚有深水,為鳥有高木。
何必守一方,窘然自牽束。
化吾足為馬,吾因以行陸。
化吾手為彈,吾因以求肉。
形骸為異物,委順心猶足。
幸得且歸農,安知不為福。
況吾行欲老,瞥若風前燭。
孰能俄頃間,將心系榮辱。

秋遊原上[編輯]

七月行已半,早涼天氣清。
清晨起巾櫛,徐步出柴荊。
露杖筇竹冷,風襟越蕉輕。
閑攜弟侄輩,同上秋原行。
新棗未全赤,晚瓜有餘馨。
依依田家叟,設此相逢迎。
自我到此村,往來白髮生。
村中相識久,老幼皆有情。
留連向暮歸,樹樹風蟬聲。
是時新雨足,禾黍夾道青。
見此令人飽,何必待西成。

九日登西原宴望[編輯]

病愛枕席涼,日高眠未輟。
兄弟呼我起,今日重陽節。
起登西原望,懷抱同一豁。
移座就菊叢,糕酒前羅列。
雖無絲與管,歌笑隨情發。
白日未及傾,顏酡耳已熱。
酒酣四向望,六合何空闊。
天地自久長,斯人幾時活。
請看原下村,村人死不歇。
一村四十家,哭葬無虛月。
指此各相勉,良辰且歡悅。

寄同病者[編輯]

三十生二毛,早衰為沉屙。
四十官七品,拙宦非由他。
年顏日枯槁,時命日蹉跎。
豈獨我如此,聖賢無奈何。
回觀親舊中,舉目尤可嗟。
或有終老者,沉賤如泥沙。
或有始壯者,飄忽如風花。
窮餓與夭促,不如我者多。
以此反自慰,常得心平和。
寄言同病者,回歎且為歌。

游藍田山卜居[編輯]

脫置腰下組,擺落心中塵。
行歌望山去,意似歸鄉人。
朝蹋玉峰下,暮尋藍水濱。
擬求幽僻地,安置疏慵身。
本性便山寺,應須旁悟真。

村雪夜坐[編輯]

南窗背燈坐,風霰暗紛紛。
寂莫深村夜,殘雁雪中聞。

東園玩菊[編輯]

少年昨已去,芳歲今又闌。
如何寂寞意,復此荒涼園。
園中獨立久,日澹風露寒。
秋蔬盡蕪沒,好樹亦凋殘。
唯有數叢菊,新開籬落間。
攜觴聊酌,為爾一留連。
憶我少小日,易為興所牽。
見酒無時節,未飲已欣然。
近從年長來,漸覺取樂難。
常恐更衰老,強飲亦無歡。
顧謂爾菊花,後時何獨鮮。
誠知不為我,借爾暫開顏。

觀稼[編輯]

世役不我牽,身心常自若。
晚出看田畝,閑行旁村落。
纍纍繞場稼,嘖嘖羣飛雀。
年豐豈獨人,禽鳥聲亦樂。
田翁逢我喜,默起具杓。
斂手笑相延,社酒有殘酌。
媿茲勤且敬,藜杖爲淹泊。
言動任天真,未覺農人惡。
停杯問生事,夫種妻兒穫。
筋力苦疲勞,衣食常單薄。
自慙祿仕者,曾不營農作。
飽食無所勞,何殊衛人鶴。

聞哭者[編輯]

昨日南鄰哭,哭聲一何苦。
雲是妻哭夫,夫年二十五。
今朝北里哭,哭聲又何切。
雲是母哭兒,兒年十七八。
四鄰尚如此,天下多夭折。
乃知浮世人,少得垂白髮。
余今過四十,念彼聊自悅。
從此明鏡中,不嫌頭似雪。

新構亭臺,示諸弟侄[編輯]

平臺高數尺,臺上結茅茨。
東西疏二牖,南北開兩扉。
蘆簾前後卷,竹簟當中施。
清泠白石枕,疏涼黃葛衣。
開襟向風坐,夏日如秋時。
嘯傲頗有趣,窺臨不知疲。
東窗對華山,三峰碧參差。
南簷當渭水,臥見雲帆飛。
仰摘枝上果,俯折畦中葵。
足以充饑渴,何必慕甘肥。
況有好群從,旦夕相追隨。

自吟拙什,因有所懷[編輯]

懶病每多暇,暇來何所為。
未能拋筆硯,時作一篇詩。
詩成淡無味,多被眾人嗤。
上怪落聲韻,下嫌拙言詞。
時時自吟詠,吟罷有所思。
蘇州及彭澤,與我不同時。
此外復誰愛,唯有元微之。
謫向江陵府,三年作判司。
相去二千里,詩成遠不知。

東坡秋意,寄元八[編輯]

寥落野陂畔,獨行思有餘。
秋荷病葉上,白露大如珠。
忽憶同賞地,曲江東北隅。
秋池少遊客,唯我與君俱。
啼蛩隱紅蓼,瘦馬蹋青蕪。
當時與今日,俱是暮秋初。
節物苦相似,時景亦無餘。
唯有人分散,經年不得書。

閒居[編輯]

深閉竹間扉,靜掃松下地。
獨嘯晚風前,何人知此意。
看山盡日坐,枕帙移時睡。
誰能從我遊,使君心無事。

詠拙[編輯]

所稟有巧拙,不可改者性。
所賦有厚薄,不可移者命。
我性愚且憃,我命薄且屯。
問我何以知,所知良有因。
亦曾舉兩足,學人蹋紅塵。
從茲知性拙,不解轉如輪。
亦曾奮六翮,高飛到青雲。
從茲知命薄,摧落不逡巡。
慕貴而厭賤,樂富而惡貧。
天地間,我豈異於人。
性命苟如此,反則成苦辛。
以此自安分,雖窮每欣欣。
葺茅為我廬,編蓬為我門。
縫布作袍被,種穀充盤飧。
靜讀古人書,閒釣清渭濱。
憂哉復游哉,聊以終吾身。

詠慵[編輯]

有官慵不選,有田慵不農。
屋穿慵不葺,衣裂慵不縫。
有酒慵不酌,無異尊常空。
有琴慵不彈,亦與無弦同。
家人告飯盡,欲炊慵不舂。
親朋寄書至,欲讀慵開封。
嘗聞嵇叔夜,一生在慵中。
彈琴復鍛鐵,比我未為慵。

冬夜[編輯]

家貧親愛散,身病交遊罷。
眼前無一人,獨掩村齊臥。
冷落燈火闇,離披簾幕破。
策策窗戶前,又聞新雪下。
長年漸省睡,夜半起端坐。
不學坐忘心,寂莫安可過。
兀然身寄世,浩然心委化。
如此來四年,一千三百夜。

村中留李三固言宿[編輯]

平生早遊宦,不道無親故。
如我與君心,相知應有數。
春明門前別,金氏陂中遇。
村酒兩三杯,相留寒日暮。
勿嫌村酒薄,聊酌論心素。
請君少踟躕,繫馬門前樹。
明年身若健,便擬江湖去。
他日縱相思,知君無覓處。
後會既茫茫,今宵君且住。

友人夜訪[編輯]

清風簟,松下明月杯。
幽意正如此,況乃故人來。

遊悟真寺詩[編輯]

元和九年秋,八月月上弦。
我遊悟真寺,寺在王順山。
去山四五里,先聞水潺湲。
自茲舍車馬,始涉藍溪灣。
手拄青竹杖,足蹋白石灘。
漸怪耳目曠,不聞人世喧。
山下望山上,初疑不可攀。
誰知中有路,盤折通岩巔。
一息幡竿下,再休石龕邊。
龕間長丈餘,門戶無扃關。
仰窺不見人,石發垂若鬟。
驚出白蝙蝠,雙飛如雪翻。
回首寺門望,青崖夾朱軒。
如擘山腹開,置寺於其間。
入門無平地,地窄虛空寬。
房廊與台殿,高下隨峰巒。
岩崿無撮土,樹木多瘦堅。
根株抱石長,屈曲蟲蛇蟠。
松桂亂無行,四時鬱芊芊。
枝梢嫋青翠,韻若風中弦。
日月光不透,綠陰相交延。
幽鳥時一聲,聞之似寒蟬。
首憩賓位亭,就坐未及安。
須臾開北戶,萬里明豁然。
拂簷虹霏微,繞棟雲迴旋。
赤日間白雨,陰晴同一川。
野綠簇草樹,眼界吞秦原。
渭水細不見,漢陵小於拳。
卻顧來時路,縈紆映朱欄。
歷歷上山人,一一遙可觀。
前對多寶塔,風鐸鳴四端。
欒櫨與戶牖,恰恰金碧繁。
雲昔迦葉佛,此地坐涅盤。
至今鐵缽在,當底手跡穿。
西開玉像殿,白佛森比肩。
斗藪塵埃衣,禮拜冰雪顏。
疊霜為袈裟,貫雹為華鬘。
逼觀疑鬼功,其跡非雕鐫。
次登觀音堂,未到聞栴檀。
上階脫雙履,斂足升淨筵。
六楹排玉鏡,四座敷金鈿。
黑夜自光明,不待燈燭燃。
眾寶互低昂,碧佩珊瑚幡。
風來似天樂,相觸聲珊珊。
白珠垂露凝,赤珠滴血殷。
點綴佛髻上,合為七寶冠。
雙瓶白琉璃,色若秋水寒。
隔瓶見舍利,圓轉如金丹。
玉笛何代物,天人施祇園。
吹如秋鶴聲,可以降靈仙。
是時秋方中,三五月正圓。
寶堂豁三門,金魄當其前。
月與寶相射,晶光爭鮮妍。
照人心骨冷,竟夕不欲眠。
曉尋南塔路,亂竹低嬋娟。
林幽不逢人,寒蝶飛翾翾。
山果不識名,離離夾道蕃。
足以療饑乏,摘嘗味甘酸。
道南藍穀神,紫傘白紙錢。
若歲有水旱,詔使修蘋蘩。
以地清淨故,獻奠無葷膻。
危石疊四五,靁嵬欹且刓。
造物者何意,堆在岩東偏。
冷滑無人跡,苔點如花箋。
我來登上頭,下臨不測淵。
目眩手足掉,不敢低頭看。
風從石下生,薄人而上摶。
衣服似羽翮,開張欲飛鶱。
西北日落時,夕暉紅團團。
千里翠屏外,走下丹砂丸。
東南月上時,夜氣青漫漫。
百丈碧潭底,寫出黃金盤。
藍水色似藍,日夜長潺潺。
周回繞山轉,下視如青環。
或鋪為慢流,或激為奔湍。
泓澄最深處,浮出蛟龍涎。
側身入其中,懸磴尤險艱。
捫蘿蹋樛木,下逐飲澗猿。
雪迸起白鷺,錦跳驚紅鱣。
歇定方盥漱,濯去支體煩。
淺深皆洞徹,可照腦與肝。
但愛清見底,欲尋不知源。
東崖饒怪石,積甃蒼琅玕。
溫潤發於外,其間韞璵璠。
卞和死已久,良玉多棄捐。
或時泄光彩,夜與星月連。
中頂最高峰,拄天青玉竿。
𪕍𪕌上不得,豈我能攀援。
上有白蓮池,素葩覆清瀾。
聞名不可到,處所非人寰。
又有一片石,大如方尺磚。
插在半壁上,其下萬仞懸。
雲有過去師,坐得無生禪。
號為定心石,長老世相傳。
卻上謁仙祠,蔓草生綿綿。
昔聞王氏子,羽化升上玄。
其西曬藥台,猶對芝朮田。
時復明月夜,上聞黃鶴言。
回尋畫龍堂,二叟鬢髮斑。
想見聽法時,歡喜禮印壇。
復歸泉窟下,化作龍蜿蜒。
階前石孔在,欲雨生白煙。
往有寫經僧,身靜心精專。
感彼雲外鴿,群飛千翩翩。
來添硯中水,去吸岩底泉。
一日三往復,時節長不愆。
經成號聖僧,弟子名楊難。
誦此蓮花偈,數滿百億千。
身壞口不壞,舌根如紅蓮。
顱骨今不見,石函尚存焉。
粉壁有吳畫,筆彩依舊鮮。
素屏有褚書,墨色如新乾。
靈境與異跡,周覽無不殫。
一遊五晝夜,欲返仍盤桓。
我本山中人,誤為時網牽。
牽率使讀書,推挽令效官。
既登文字科,又忝諫諍員。
拙直不合時,無益同素餐。
以此自慚惕,戚戚常寡歡。
無成心力盡,未老形骸殘。
今來脫簪組,始覺離憂患。
及為山水遊,彌得縱疏頑。
野麋斷羈絆,行走無拘攣。
池魚放入海,一往何時還。
身著居士衣,手把南華篇。
終來此山住,永謝區中緣。
我今四十餘,從此終身閑。
若以七十期,猶得三十年。

酬張十八訪宿見贈[編輯]

昔我為近臣,君常稀到門。
今我官職冷,君君來往頻。
我受狷介性,立為頑拙身。
平生雖寡合,合即無緇磷。
況君秉高義,富貴視如雲。
五侯三相家,眼冷不見君。
問其所與遊,獨言韓舍人。
其次即及我,我愧非其倫。
胡為謬相愛,歲晚逾勤勤。
落然頹簷下,一話夜達晨。
床單食味薄,亦不嫌我貧。
日高上馬去,相顧猶逡巡。
長安久無雨,日赤風昏昏。
憐君將病眼,為我犯埃塵。
遠從延康里,來訪曲江濱。
所重君子道,不獨愧相親。

朝歸書寄元八[編輯]

進入閣前拜,退就廊下餐。
歸來昭國裏,人臥馬歇鞍。
卻睡至日午,起坐心浩然。
況當好時節,雨後清和天。
柿樹綠陰合,王家庭院寬。
瓶中鄠縣酒,牆上終南山。
獨眠仍獨坐,開襟當風前。
禪師與詩客,次第來相看。
要語連夜語,須眠終日眠。
除非奉朝謁,此外無別牽。
年長身且健,官貧心甚安。
幸無急病痛,不至苦饑寒。
自此聊以適,外緣不能幹。
唯應靜者信,難為動者言。
台中元侍御,早晚作郎官。
未作郎官際,無人相伴閑。

酬吳七見寄[編輯]

曲江有病客,尋常多掩關。
又聞馬死來,不出身更閑。
聞有送書者,自起出門看。
素緘署丹字,中有瓊瑤篇。
口吟耳自聽,當暑忽翛然。
似漱寒玉冰,如聞商風弦。
首章歎時節,末句思笑言。
懶慢不相訪,隔街如隔山。
嘗聞陶潛語,心遠地自偏。
君住安邑里,左右車徒喧。
竹藥閉深院,琴尊開小軒。
誰知市南地,轉作壺中天。
君本上清人,名在石堂間。
不知有何過,謫作人間仙。
常恐歲月滿,飄然歸紫煙。
莫忘蜉蝣內,進士有同年。

昭國閒居[編輯]

貧閒日高起,門巷晝寂寂。
時暑放朝參,天陰少人客。
槐花滿田地,僅絕人行跡。
獨在一床眠,清涼風雨夕。
勿嫌坊曲遠,近即多牽役。
勿嫌祿俸薄,厚即多憂責。
平生尚恬曠,老大宜安適。
何以養吾真,官閒居處僻。

喜陳兄至[編輯]

黃鳥啼欲歇,青梅結半成。
坐憐春物盡,起入東園行。
攜觴懶獨酌,忽聞叩門聲。
閒人猶喜至,何況是陳兄。
從容盡日語,稠疊長年情。
勿輕一盞酒,可以話平生。

贈杓直[編輯]

世路重祿位,棲棲者孔宣。
人情愛年壽,夭死者顏淵。
二人如何人,不奈命與天。
我今信多幸,撫己愧前賢。
已年四十四,又為五品官。
況茲知足外,別有所安焉。
早年以身代,直赴逍遙篇。
近歲將心地,回向南宗禪。
外順世間法,內脫區中緣。
進不厭朝市,退不戀人寰。
自吾得此心,投足無不安。
體非導引適,意無江湖閑。
有興或飲酒,無事多掩關。
寂靜夜深坐,安穩日高眠。
秋不苦長夜,春不惜流年。
委形老小外,忘懷生死間。
昨日共君語,與餘心膂然。
此道不可道,因君聊強言。

寄張十八[編輯]

飢止一簞食,渴止一壺槳。
出入止一馬,寢興止一床。
此外無長物,於我有若亡。
胡然不知足,名利心遑遑。
念茲彌懶放,積習遂為常。
經旬不出門,竟日不下堂。
同病者張生,貧僻住延康。
慵中每相憶,此意未能忘。
迢迢青槐街,相去八九坊。
秋來未相見,應有新詩章。
早晚來同宿,天氣轉清涼。

題玉泉寺[編輯]

湛湛玉泉色,悠悠浮雲身。
閒心對定水,清淨兩無塵。
手把青笻杖,頭戴白綸巾。
興盡下山去,知我是誰人。

朝回遊城南[編輯]

朝退馬未困,秋初日猶長。
回轡城南去,郊野正清涼。
水竹夾小徑,縈迴繞川岡。
仰看晚山色,俯弄秋泉光。
青松繫我馬,白石為我床。
常時簪組累,此日和身忘。
旦隨鵷鷺末,暮遊鷗鶴旁。
機心一以盡,兩處不亂行。
誰辨心與跡,非行亦非藏。

舟行[編輯]

帆影日漸高,閒眠猶未起。
起問鼓枻人,已行三十里。
船頭有行灶,炊稻烹紅鯉。
飽食起婆娑,盥漱秋江水。
平生滄浪意,一旦來遊此。
何況不失家,舟中載妻子。

湓浦早冬[編輯]

潯陽孟冬月,草木未全衰。
祇抵長安陌,涼風八月時。
日西湓水曲,獨行吟舊詩。
蓼花始零落,蒲葉稍離披。
但作城中想,何異曲江池。

江州雪[編輯]

新雪滿前山,初晴好天氣。
日西騎馬出,忽有京都意。
城柳方綴花,簷冰纔結穗。
須臾風日暖,處處皆飄墜。
行吟賞未足,坐歎銷何易。
猶勝嶺南看,雰雰不到地。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