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漢博聞 (四庫全書本)/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四 兩漢博聞 卷五 卷六

  欽定四庫全書
  兩漢博聞卷五
  宋 楊侃 輯
  請間文帝紀 爰盎𫝊十九
  代王至渭橋羣臣拜謁太尉勃進曰願請間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無私
  師古曰間容也猶今言中間也請容暇之頃當有所陳不欲於衆顯論也又注云欲因間隙私有所白也
  鳴鏑匈奴𫝊六十四上
  冒頓作鳴鏑令曰鳴鏑所射而不悉射者斬已而冒頓以鳴鏑自射其善馬復射其愛妻左右或莫敢射皆斬之後獵以鳴鏑射殺其父頭曼自立
  應劭曰鳴鏑髐箭也髐音呼交反師古曰曼音莫安反
  持滿匈奴𫝊
  持滿傅矢外鄉
  師古曰傅讀曰附鄉讀曰嚮持滿言滿引弓弩注矢外捍也
  鵔鸃冠佞幸𫝊六十三 司馬相如傳二十七上孝惠時侍中皆冠鵔鸃貝帶傅脂粉
  師古曰以鵔鸃毛羽飾冠海貝飾帶鵔鸃即鷩鳥也音峻儀又相如𫝊注云鵔鸃似山雞而小冠背毛黃腹下赤項緑色其尾毛紅赤光采鮮明今俗呼為山雞其實非也
  餐霞相如𫝊二十七下
  吸沆瀣兮餐朝霞
  應劭曰列仙𫝊陵陽子言春食朝霞者日始欲出赤黃氣也夏食沆瀣北方夜半氣也並天地𤣥黃之氣為六氣
  倒景相如𫝊 郊祀志五下
  貫列缺之倒景
  服䖍曰列缺天閃也人在天上下向視日月故景倒在下也
  郊祀志登遐倒景如淳曰在日月之上反從下照故其影倒
  㳙人 蒼頭軍陳勝𫝊一 石奮𫝊十六
  陳勝既為其御莊賈所殺而降秦勝故㳙人將軍呂臣為蒼頭軍起新陽
  應劭曰時軍皆著青巾故曰蒼頭軍也師古曰涓潔也㳙人主潔除之人㳙音蠲石奮為髙祖中㳙中㳙官名主居中而㳙潔者
  上游項籍𫝊一 匈奴𫝊
  項羽陽尊懐王為義帝曰古之王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徙之長沙都郴
  文頴曰居水之上流也師古曰游即流也又匈奴𫝊從上游來厭人
  拾芥夏侯勝𫝊四十五
  夏侯勝毎講授常謂諸生曰士病不明經術經術茍明其取青紫如俛拾地芥爾
  師古曰地芥謂草芥之橫在地上者俛而拾之言其易而必得也青紫卿大夫之服也俛即俯字也
  天極李尋𫝊四十五
  李尋雲紫宮極樞通位帝紀
  孟康曰紫宮天之北宮也極天之北極星也樞是其迴轉者也天文志曰天極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太一天皇大帝也與通極為一體故曰通位帝紀也
  折膠鼂錯𫝊十九
  鼂錯曰陛下絶匈奴不與和親臣竊意其冬來南也欲立威者始於折膠來而不能困使得氣去後未易服也
  蘇林曰秋氣至膠可折弓弩可用匈奴常以為候而出軍師古曰使得氣去者使其得勝逞志氣而去
  賈豎張良𫝊十
  張良曰秦兵尚強未可輕也其將屠者子賈豎易動以利令持重寳啗秦將
  師古曰商賈之人志無逺大譬如僮豎故云賈豎
  長休告丙吉𫝊四十四
  丙吉居相位上寛大掾吏有罪臧不稱職輒予長休告
  師古曰長給休假令其去職也
  大府張湯傳二十九
  大府丞相府也
  方中張湯傳
  張湯調茂陵尉治方中
  蘇林曰天子即位豫作陵師古曰古謂掘地為阬曰方今荊楚俗土功築作算程課者猶以方計之
  爰書張湯傳
  張湯劾鼠掠治𫝊爰書訊鞫論報
  師古曰𫝊謂𫝊逮若今之追送赴對也爰換也以文書代換其口辭也訊考問也鞫窮也謂窮覈之也論報謂上論之而獲報也
  縣土炭天文志六 李尋傳四十五
  天文志曰冬至短極縣土炭炭動麈鹿解角蘭根出泉水踴
  孟康曰先冬至三日縣土炭於衡兩端輕重適均冬至而陽氣至則炭重夏至而隂氣至則土重晉灼曰蔡邕律厯記𠉀鍾律權土炭冬至陽氣應黃鍾通土炭輕而衡仰夏至隂氣應㽔賔通土炭重而衡低進退先後五日之中
  李尋曰政治感隂陽猶鐵之低卬見效可信者也孟康曰天文志雲縣土炭也以鐵易土耳先冬夏至縣鐵炭於衡各一端令適停冬陽氣至炭仰而鐵低夏隂氣至炭低而鐵仰以此候二至也
  景星天文志六
  景星徳星也其狀無常常出於有道之國
  舞知 乾沒張湯傳
  張湯舞知以御人始為小吏乾沒與長安富賈田甲魚翁叔之屬交私
  師古曰舞弄其智制御他人也服䖍曰乾沒射成敗也如淳曰豫居物以待之得利為乾失利為沒乾音干
  間適杜欽傳三十
  支庶有間適之心
  師古曰間代也音居莧反適讀曰嫡
  緑車金日磾傳三十八 王莽傳六十九上
  金敞為衛尉病甚上拜其子涉為侍中使緑車載送衛尉舎
  晉灼曰漢注緑車名皇孫車太子有子乗以從如淳曰常置左右以待召載皇孫李竒曰欲敞見其榮寵也
  王莽得乗緑車從
  師古曰亦以寵之也
  珠襦霍光傳三十八
  將廢昌邑王太后被珠襦盛服坐武帳中武士陛㦸陳列殿下
  晉灼曰貫珠以為襦形若今革襦矣師古曰陛㦸為執㦸以衛陛下
  席勝蒯通傳十五
  乗利席勝威震天下
  師古曰席因也若人之在席上
  琅當西域傳六十六上 後漢循吏傳序注
  軍候趙徳使罽賔與罽賔王隂末赴相失隂末赴鎻琅當徳殺副已下七十餘人
  師古曰琅當長鎻也若今之禁繫人鎻矣琅音郎後漢注云王莽一家鑄錢保五人沒入為官奴婢男子檻車女子步鐵鎖琅當其頸愁苦死者十七八
  橫行書西域傳
  服䖍曰安息國橫行為書記師古曰今西方胡國及南方林邑之徒書皆橫行不直下也
  尉薦趙廣漢傳四十六
  趙廣漢為二千石以和顔接士其尉薦待遇吏殷勤甚備
  師古曰尉薦謂安尉而薦達之
  童騎張敞傳四十六
  出從童騎
  師古曰以童奴為騎而自從也
  便面張敞傳 王莽傳
  張敞為京兆尹無威儀時罷朝㑹過走馬章臺街使御史驅自以便面拊馬
  師古曰便面所以障面葢扇之𩔖也不欲見人以此自障面則得其便故曰便面亦曰屏面今之沙門所持竹扇上衺平而下圜即古之便面也音頻面反
  王莽常翳雲母便面
  金布令蕭望之傳四十八
  金布令甲曰邊郡數被兵離饑寒夭絶天年父子相失令天下共給其費
  師古曰同共給之也自此以上令甲之文金布者令篇名也其上有府庫金錢布帛之事因以篇名令甲者其篇甲乙之次
  犀利馮奉世傳四十九
  羌戎弓矛之兵耳器不犀利
  晉灼曰犀堅也
  千人司馬馮奉世傳
  如淳曰漢注邊郡置都尉及千人司馬皆不治民也
  畫象武帝紀元光元年
  詔曰昔在唐虞畫象而民不犯
  應劭曰二帝但畫衣冠異章服而民不敢犯師古曰白虎通雲畫象者畫其衣服象五刑
  度曲元帝紀贊
  元帝多材藝善史書鼓琴瑟吹洞簫自度曲被歌聲應劭曰史書周宣王太史籀所作大篆也度曲謂自隱度作新曲因持新曲以為歌詩聲也荀悅曰被聲能播樂也臣瓚曰度曲謂歌終更授其次謂之度曲西京賦曰度曲未終雲起雪飛張衡舞賦亦曰度終復位次受二八度音大各反被音皮義反
  甲觀畫堂成帝紀
  孝成皇帝元帝太子也母王皇后元帝在太子宮生甲觀畫堂
  如淳曰三輔黃圖雲太子宮有甲觀師古曰甲者甲乙丙丁之次元後𫝊言見於丙殿此其例也畫堂但畫飾耳霍光止畫室中是則宮殿中通有彩畫之堂室
  祫祭平帝紀
  元始五年祫祭明堂
  應劭曰禮五年而再殷祭一禘一祫祫祭者毀廟與未毀廟之主皆合食於太祖
  郡將嚴延年傳六十
  師古曰謂郡守為郡將者以其兼領武事也
  股弁嚴延年傳
  嚴延年為涿郡太守按大姓髙氏獄吏皆股弁師古曰股戰若弁弁謂撫手也
  縣度西域烏秅國六十六上 西域罽賔國
  烏秅國其西則有縣度去陽關五千八百八十八里縣度者石山也谿谷不通以繩索相引而度
  成帝時罽賔國復遣使獻謝罪漢欲遣使者報送其使杜欽說大將軍王鳳曰今縣度之阨歴大頭痛小頭痛之山赤土身熱之阪令人身熱無色頭痛嘔吐驢畜盡然行者騎步相持繩索相引二千餘里乃到縣度其鄉慕不足以安西域有求則卑辭無欲則嬌嫚終不可懐服也
  師古曰縣繩度也縣古懸字耳
  蝯飲西域傳
  烏秅國山居累石為室民接手飲
  師古曰自髙山下谿澗中飲水故接連其手如蝯之為
  馬復令西域傳
  當今務在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修馬復令
  師古曰馬復因養馬以免徭賦也復音方目反
  田輪臺渠犂西域傳
  武帝初通西域置校尉屯田渠犂是時軍旅連出海內虛耗𢎞羊等奏言故輪臺以東㨗枝渠犂有溉田五千頃以上臣以為可遣屯田卒詣輪臺以東置校尉三人分䕶以時益種五穀詔曰今請逺田輪臺起亭隧是擾勞天下非所以優民也
  師古曰隧者依深險之處關通行道也
  儀形王莽傳六十九上
  唯陛下儀形虞周之盛
  子午道王莽傳
  王莽以皇后有子孫瑞通子午道子午道從杜陵直絶南山徑漢中
  張晏曰時年十四始有婦人之道也子水午火也水以天一為牡火以地二為牝故火為水妃今通子午以協之師古曰子北方也午南方也言通南北道相當故謂之子午耳今京城直南山有谷通梁漢道者名子午谷又宜州西界有山名子午嶺計南北直相當此則北山者是子南山者是午共為子午道
  跬步王莽傳
  進不跬步
  師古曰半步曰跬謂一舉足也音空橤反
  毛摯義縱傳六十
  義縱為定襄太守郡中不寒而慄縱以鷹擊為治師古曰言如鷹隼之擊奮毛羽執取飛鳥也
  束濕甯成傳六十
  甯成以郎謁者事景帝好氣為少吏必陵其長吏為人上操下急如束濕
  師古曰操執持也束濕言其急之甚也濕物則易束操音千髙反
  曲臺記孟卿傳五十八 藝文志十
  后蒼說禮數萬言號曰後氏曲臺記
  服䖍曰在曲臺校書著記因以為名師古曰曲臺殿在未央宮藝文志注如淳曰行禮射於曲臺后蒼為記故名曰曲臺記漢官儀曰大射於曲臺晉灼曰天子射宮也西京無太學於此行禮也
  大小戴孟卿傳
  梁戴徳延君戴聖次君徳號大戴聖號小戴皆受經於后蒼由是禮有大戴小戴之學
  驪駒王式傳五十八
  諸博士共薦王式詔除下為博士式徴來諸大夫博士共持酒肉勞式江公世為魯詩宗心嫉式謂歌吹諸生曰歌驪駒式曰聞之師客歌驪駒主人歌客毋庸歸今日諸君為主人日尚早未可也遂謝病免歸服䖍曰逸詩篇名也見大戴禮客欲去歌之文頴曰其辭雲驪駒在門僕夫具存驪駒在路僕夫整駕也客毋庸歸者庸用也主人禮未畢且無用歸也
  鬼廷栢東方朔傳三十五
  東方朔曰栢者鬼廷也
  師古曰言鬼神尚幽闇故以松栢之樹為廷府也
  真宅楊王孫傳三十七
  楊王孫病將死先令其子曰吾欲臝葬以反吾真且曰死者物之歸也精神者天之有也形骸者地之有也精神離形各歸其真夫裹以幣帛髙以棺槨支體絡束口含玉石欲化不得鬱為枯臘千載之後棺槨朽腐迺得歸土就其真宅遂臝葬
  缿筩趙廣漢四十六 王溫舒傳六十
  趙廣漢為潁川太守先是潁川豪傑大姓相與為婚姻吏俗朋黨漢患之出有案問故漏泄其語令相怨咎又教吏為缿筩及得投書削其主名而託以為豪傑大姓子弟所言其後彊宗大族結為仇讐姦黨散落風俗大改吏民相告訐廣漢得以為耳目
  蘇林曰缿音項如缾可受投書孟康曰筩竹筩也如今宮受密事筩也師古曰缿若今盛錢藏瓶為小孔可入而不可出或缿或筩皆為此制而用受書令投其中也筩音同王溫舒為中尉少年投缿購告言姦
  負海五行志七下之上
  秦大用民力轉輸起負海至北邊負海猶言背海也
  五行志
  師古曰隼鷙鳥即今之鴩也鴩字音胡骨反鴩與鶻同
  方制地理志八上
  黃帝方制萬里畫埜分州得百里之國萬區方制以為方域也
  日夜食五行志七下之下 李尋傳又注
  日夜食則無景立六尺木不見其景以此為候
  雒陽地理志八下
  師古曰魚豢雲漢火行忌水故去洛水而加隹如魚氏說則光武已後改為雒字也
  酒泉郡地理志八下
  酒泉郡武帝太初元年
  應劭曰其水若酒故曰酒泉師古曰舊俗𫝊雲城下有金泉味如酒
  古瓜州地理志
  燉煌古瓜州也地生美瓜
  師古曰即春秋左氏𫝊允姓之戎居於瓜州也其地今猶出大瓜長者狐入瓜中食之首尾不出
  靈州地理志
  惠帝四年置有河竒苑號非苑
  師古曰𫟍謂馬牧也水中可居者曰洲此地在河之洲隨水髙下未嘗淪沒故號曰靈州又曰河竒也二苑皆在北焉
  曰南郡地理志
  故秦象郡武帝時更名屬交州
  師古曰言在日之南所謂北戶以向日者
  耐刑髙帝紀第一
  髙祖七年令郎中有罪耐已上請之
  應劭曰輕罪不至於髠完其耏鬢故曰耏古從彡髪膚之意也師古曰耏當音而耏謂頰旁毛也
  髙帝紀八年
  罽毛若今毼及氍毹之𩔖也罽居例反毼音曷氍音瞿毹音俞說文雲氍毹氊緂之屬蓋方言也別注云罽織毛為布者
  略地髙帝紀
  凡言略地者皆謂行而取之用功力少
  葭莩之故王莽傳六十九 中山靖王傳二十三王莽上言曰自諸侯王以下至於吏民咸知莽與陛下有葭莩
  中山靖王曰今羣臣亦有葭莩之親鴻毛之重晉灼曰葭莩裏之白皮也師古曰葭蘆也莩者其筩中白皮至薄者也葭莩喻薄鴻毛喻輕薄甚也
  前星五行志七下之下
  大辰心也心為明堂天子之象又星𫝊曰心大星天王也其前星太子也後星庶子也
  河源西域傳六十六 張騫贊三十一
  西域傳河有兩源一出蔥嶺山一出于闐于闐在南山下其河北流與蔥嶺河合東注蒲昌海蒲昌海一名蓋澤者也去玉門陽關三百餘里廣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増減皆以為潛行地下南出於積石中國河又張騫傳贊曰禹本紀言河出崑崙山髙二千五百餘里日月所相避隱為光明也自張騫使大夏之後窮河源惡睹所謂崑崙者乎故言九州山川尚書近之矣至禹本紀山經所有放哉鄧展曰尚書曰導河積石是謂河源出於積石積石在金城河關不言出崑崙也
  㑹稽禹穴九疑司馬遷傳三十二 司馬相如傳注司馬遷自敘曰遷年十嵗則誦古文二十而南遊江淮上㑹稽探禹穴窺九疑
  張晏曰禹巡狩至㑹稽而崩因葬焉上有孔穴民間雲禹入此穴師古曰㑹稽山名本茅山也禹於此㑹諸侯之計因名㑹稽也九疑山在零陵營道縣舜所葬也疑似也山有九峯其形相似故曰九疑
  紫貝相如傳二十七上
  釣紫貝郭璞曰紫貝紫質黒文也師古曰貝水中介蟲古以為貨也
  珊瑚相如傳
  郭璞曰珊瑚生水底石邊大者樹髙二尺餘枝格交錯無有葉
  家徒四壁相如傳
  相如居成都家徒四壁立
  師古曰徒空也但有四壁更無資産
  犢鼻相如傳
  相如身自著犢鼻褌
  師古曰即今之衳也形似犢鼻故以名雲衳音之容反
  蜀徼西南夷傳六十五
  巴蜀西南外蠻夷諸侯秦時頗置吏焉秦滅漢興皆棄此國而關蜀故徼
  師古曰西南之徼猶北方塞也徼音工釣反張揖曰徼謂以木石水為界者也
  請吏 一竒相如傳二十七下 西南夷傳
  卭莋之君長聞南夷與漢通得賞賜多多欲願為內臣妾請吏比南夷
  南夷君長以十數夜郎最大武帝時唐䝉往南粵食蜀枸醬問之知牂柯江出畨禺城下歸上書說上曰竊聞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萬浮船牂柯出不意此制粵一竒也
  流離西域傳六十六上
  流離出罽賔國
  師古曰魏略雲大秦國出赤白黒黃青緑縹紺紅紫十種流離
  變告韓信傳四
  師古曰凡言變告者謂告非常之事
  持更西域傳
  杜欽說王鳳曰欲遣使報送罽賔國使斥候七百餘人五分夜擊刁斗自守
  師古曰夜有五更故分而持之
  附離五行志七下之下
  成帝時夜過中星隕谷永曰星辰附離於天猶庶民附麗王者也王者失道下將叛去故星叛天而隕以見其象
  監奴霍光傳三十八
  霍光愛幸監奴馮子都常與計事
  師古曰監奴謂奴之監知家務者也
  甲令宣帝紀地節四年 後漢皇后紀十上
  文頴曰蕭何承秦法所作為律令經是也如淳曰令有先後故有令甲令乙令丙師古曰甲乙者若今之第一第二篇耳
  後漢書向使設外戚之禁編著甲令改正后妃之制貽厥方來豈不休哉
  試守 一切平帝紀元始元年 後漢齊武王縯傳注平帝初即位詔二百石以上一切滿秩如真
  師古曰時諸官有試守者特加非常之恩令如真耳非凡除吏皆當試守也一切者權時之事非經常也猶如以刀切物茍取整齊不顧長短縱橫故言一切他皆倣此
  後漢注云試守者稱職滿嵗為真
  昆明池武帝紀元狩三年
  發謫吏穿昆明池
  臣瓚曰西南夷傳有越雋昆明國有滇地方三百里漢使求身毒國而為昆明所閉今欲伐之故作昆明池象之以習水戰在長安西南周回四十里食貨志又曰時越欲與漢用船戰遂乃大修昆明池也師古曰謫吏吏有罪者罰而役之滇音顛
  居延武帝紀元狩二年
  將軍去病出北地二千餘里過居延
  師古曰居延匈奴中地名也
  五屬國武帝紀
  匈奴昆邪王殺休屠王並將其衆合四萬餘人來降置五屬國以處之以其地為武威酒泉郡
  師古曰昆音下門反屠音儲凡言屬國者存其國號而屬漢朝故曰屬國武威今涼州也酒泉今肅州也
  詳延武帝紀元朔五年
  詳延天下方聞之士咸薦諸朝
  師古曰詳悉也延引也方道也聞博聞也言悉引有道博聞之士而進於朝也
  鄜畤郊祀志五上
  畤音止神靈之所止也秦文公夢黃蛇自天下屬地其口止於鄜衍作鄜畤祭白帝焉
  李竒曰三輔謂山阪間為衍
  密畤郊祀志
  作鄜畤後八十四年秦宣公作密畤於渭南祭青帝
  吳陽上下畤郊祀志
  自秦宣公作密畤後二百五十年而秦靈公於吳陽作上畤祭黃帝作下畤祭炎帝自未作鄜畤而雍旁故有吳陽武畤雍東有好畤皆廢無祀或曰自古以雍州積髙神明之隩故立畤郊上帝諸神祠皆聚雲又作吳陽上下畤後五十年櫟陽雨金秦獻公自以為得金瑞故作畦畤櫟陽而祀白帝
  師古曰畦畤者如種韭畦之形而於畦中各為一土封也畦音下圭反
  五畤郊祀志
  諸祠唯雍四畤上帝為尊髙祖東擊項籍而還入關問故秦時上帝祀何帝也對曰四帝有白青黃赤帝之祠髙祖曰吾聞天有五帝而四何也莫知其說於是髙祖曰吾知之矣待我而具五也迺立黒帝祠名曰北畤有司進祠上不親往至文帝始幸雍郊見五畤趙人新垣平以望氣見上言長安東北有神氣成五采若人冠冕焉宜立祠上帝以合符應於是作渭陽五帝廟帝一殿面五門各如其帝色祠所用及儀亦如雍五畤
  木寓龍馬郊祀志
  秦祠四畤毎畤用木寓龍一駟木寓車馬一駟各如其帝色
  李竒曰寓寄也寄生龍形於木也師古曰一駟亦四龍也
  三服官元帝紀
  元初五年罷齊三服官
  李斐曰齊國舊有三服之官春獻冠幘縰為首服紈素為冬服輕綃為夏服凡三縰與纚同音山爾反
  司馬門元帝紀元初五年 項籍傳一後漢趙孝王傳四
  師古曰司馬門者宮之外門也衛尉有八屯衛候司馬主衛士徼巡宿衛毎面各二司馬故謂宮之外門為司馬門
  項籍傳留司馬門三日
  師古曰凡言司馬門者宮垣之內兵衛所在四面皆有司馬司馬主武事故總謂宮之外門為司馬門
  後漢趙王乾居父喪白衣出司馬門
  注云諸侯王宮門有兵衛亦為司馬門
  陽朔年成帝紀
  河平四年山陽火生石中明年改元為陽朔
  師古曰朔始也以火生石中言陽氣之始
  微行成帝紀
  鴻嘉五年上始為微行出
  張晏曰於後門出從期門郎及私奴客十餘人白衣組幘單騎出入市里不復警蹕若微賤之所為故曰微行
  陵夷成帝紀鴻嘉二年
  帝王之道曰以陵夷
  師古曰陵丘陵也夷平也言其頽替若丘陵之漸平也又曰陵遲亦如丘陵之逶遲稍卑下也
  客土成帝紀永始元年
  詔曰昌陵作治五年百姓罷勞客土疏惡終不可成服䖍曰取他處土以増髙為客土
  枌榆社郊祀志五上
  髙祖禱豐枌榆社
  鄭氏曰枌榆鄉名也社在枌榆晉灼曰枌白榆也社在豐東北十五里師古曰以此樹為社神因立名也枌音符雲反
  公社郊祀志
  髙祖令縣為公社
  李竒曰公社猶官社
  官稷平帝紀
  元始三年安漢公奏立官稷
  師古曰初立官稷於官社之後是為一處今更創置建於別所不相從也
  槥櫝成帝紀河平四年
  民為水所流死不能自葬者令郡國給槥櫝葬埋師古曰槥櫝謂小棺槥音衛
  米鹽黃霸傳五十九 咸宣傳
  黃霸為潁川太守為政米鹽靡密初若煩碎
  師古曰米鹽言雜而且細
  咸宣為左內史其治米鹽
  銀黃 三組楊僕傳六十
  楊僕懐銀黃垂三組
  師古曰銀銀印也黃金印也僕為主爵都尉又為樓船將軍並將梁侯三印故三組也組綬也
  郎中令百官公卿表七上
  郎中令秦官武帝更名光祿勲
  臣瓚曰主郎內諸官故曰郎中令應劭曰光明也祿爵也勲功也
  中郎將百官公卿表
  中郎有五官左右三將秩皆比二千石
  車戶騎三將百官公卿表
  郎中有車戶騎三將秩皆比千石
  如淳曰主車曰車郎主戶衛曰戸郎漢儀注左右車將主左右車郎左右戸將主左右戸郎
  檻車陳餘傳二
  貫髙與趙王檻車詣長安
  師古曰檻車者車而為檻形謂以板四周之無所通見
  絶亢陳餘傳
  貫髙絶亢而死
  師古曰亢者總謂頸耳爾雅雲即喉嚨也音工郎反
  沐猴項籍傳一
  人謂楚人沐猴而冠
  張晏曰沐猴獮猴也師古曰言雖著人衣冠其心不𩔖人也
  辟易項籍傳
  楊喜為郎騎追項羽羽還叱之喜人馬俱驚辟易數里
  師古曰辟易謂開張而易其本處辟音頻亦反
  麗譙陳勝傳一
  陳勝攻陳戰譙門中
  師古曰譙門謂門上為髙樓以望耳樓一名譙故謂美麗之樓為麗譙譙亦呼為巢所謂巢車者亦於兵車之上為樓以望敵也譙巢聲相近本一物也
  蔕芥相如傳二十七上 賈誼傳十八
  吞若雲夢者八九其於胷中曽不蔕芥
  張揖曰蔕芥刺鯁也賈誼傳注師古雲蔕芥小鯁也
  攝弓相如傳二十七下
  攝弓而馳
  師古曰攝謂張弓注矢而持之也攝女涉反
  騎置西域傳六十六下
  事有便宜因騎置以聞
  師古曰騎置即今之驛馬也
  斷匈奴左右臂西域傳贊 後漢班超傳三十七孝武之世圖制匈奴患其兼從西國結黨南羌迺表河曲列四郡開玉門通西域以斷匈奴右臂隔絶南羌月氏單于失援由是逺遁而幕南無王庭
  後漢班超曰先帝開西域議者皆曰取三十六國號為斷匈奴右臂
  注云哀帝時劉歆上議曰武帝時立五屬國起朔方伐朝鮮起元莵樂浪以斷匈奴之左臂西伐大宛結烏孫裂匈奴之右臂南面以西為右也
  分陜王莽傳六十九中
  王莽時分陜立二伯
  師古曰分陜者欲依周公召公故事自陜以東周公主之自陜以西召公主之
  甌脫匈奴傳六十四上
  東胡使使謂冒頓曰匈奴所與我界甌脫外棄地匈奴不能至也吾欲有之
  服䖍曰甌脫作土室胡兒所作以候漢也師古曰境上候望之處若今之伏宿舍也甌音一侯反脫音土活反
  威斗王莽傳六十九下
  王莽親之南郊鑄作威斗威斗者以五石銅為之長二尺五寸以厭勝衆兵既成令司命負之莽出在前入在御旁
  李竒曰以五色藥石及銅為之師古曰若今作鍮石之為
  跂行喙息匈奴傳
  上及飛鳥跂行喙息蝡動之𩔖
  師古曰跂行凡有足而行者也喙息凡以口出氣者也跂音岐喙音許穢反蝡音人兗反
  豬其宮室王莽傳六十九上
  古者畔逆之國既已誅討則豬其宮室以為汙池納垢濁焉名曰凶虛雖生菜茹而人不食
  李竒曰掘其宮以為池用貯水也師古曰豬謂畜水汙下也汙音烏所食之菜曰茹
  盱衡王莽傳
  盱衡厲色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武怒
  孟康曰眉上曰衡盱衡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目也
  校司馬南粵王傳六十五
  伏波將軍路博徳討南粵而南粵王趙建徳亡入海伏波遣人追故其校司馬蘇宏得建徳
  師古曰校之司馬若今之行軍總管司馬也
  受降城匈奴傳 李陵傳二十四
  單于年少好殺伐左大都尉使人間告漢曰我欲殺單于降漢漢聞此言故築受降城
  李陵𫝊注師古曰受降城公孫敖所築







  兩漢博聞卷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