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乙新作射堂(乙父嘗知眉州。此題一作:書劉君射堂。)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蘭玉當年刺史家,雙鞬馳射笑穿花。而今白首閒驄馬,只有清樽照畫蛇。寂 寂小軒蛛網遍,陰陰垂柳雁行斜。手柔弓燥春風後,置酒看君中戟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