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衡州刺史呂君集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唐故衡州刺史呂君集序
作者:劉禹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05

五行秀氣,得之居多者為雋人。其色瀲灩於顏間,其聲發而為文章。天之所與,有物來相。彼由學而致者,如工人染夏以視羽畎,有生死之殊矣。初,貞元中,天子之文章煥乎垂光,慶霄在上,萬物五色。天下文人,為氣所召,其生乃蕃。靈芝萐莆,與百果齊坼,然煌煌翹翹,出乎其類,終為偉人者幾希矣。東平呂和叔實生是時,而絕人甚遠。始以文章振三川,三川守以為貢士之冠。名聲四馳,速如羽檄,長安中諸生鹹避其鋒。兩科連中,芒刃愈出。德宗聞其名,自集賢殿校書郎擢為左拾遺。明年,犬戎請和,上問能使絕域者,君以奇表有專對材膺選,轉殿內史,錫之銀章。還,拜尚書戶部員外郎,轉司封,遷刑部郎中兼侍禦史,副治書之職。會中執法左遷,緣坐出為道州刺史,以善政聞,改衡州。年四十而歿。後十年,其子安衡泣奉遺草來謁,諮餘敘之,成一家言,凡二百篇,勒成十卷。

和叔名溫,別字化光。祖、考皆以文章至大官。早聞《詩》《禮》於先侍郎,又師吳郡陸贄,通《春秋》,從安定梁肅學文章。勇於藝能,鹹有所祖。年益壯,誌益大。遂撥去文章,與雋賢交,重氣概,核名實,歆然以致君及物為大欲。每與其徒講疑考要皇王富強之術、臣子忠孝之道,出入上下百千年間,詆訶角逐,疊發連中。得一善輒盱衡擊節,揚袂頓足,信容得色,舞於眉端。以為桉是言,循是理,合乎心而氣將之,昭昭然若揭日月而行,孰能閼其勢而爭夫光者乎?嗚呼!言可信而時異,道甚長而命窄,精氣為物,其有所歸乎?

古之為書者,先立言而後體物,賈生之書首《過秦》,而荀卿亦後其賦。和叔年少遇君而卒以謫似賈生,能明王道似荀卿,故餘所先後視二書,斷自《人文化成論》至《諸葛武侯廟記》為上篇,其他鹹有為而為之。始學左氏書,故其文微為富豔。夫羿之關弓,惟巴蛇九日乃能盡其彀,而回注鷃爵,亦要失中於尋常之間。非羿之手弓有能有不能,所遇然也。後之達解者推則廣之,知餘之素交,不相索於文字之內而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