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宮史/2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二十六·書籍五[編輯]

典則[編輯]

幸魯盛典一部[編輯]

康熙二十三年,聖祖仁皇帝躬詣闕里,親行釋奠。衍聖公孔毓圻請修幸魯盛典。首冠御製,次臚典禮,並紀恩遇,末附藝文。康熙四十年校刊。

聖祖仁皇帝御製序 朕惟自古帝王聲教翔洽,風俗茂美,莫不由於崇儒重道,典學右文,用能發詩書之潤澤,宣道德之閫奧。推厥淵源,皆本洙泗。以故追崇之典,歷代相仍。或躬詣闕里,修謁奠之儀。潔志肅容,盡誠備物。其間禮數,隨世損益。至於希風服教,百代式型,異世同揆,莫之或二。猗歟盛矣!朕臨御以來,垂三十載。溯危微之統緒,念生安之聖哲,恆慮涼薄,未克祗承,用是夙夜單心,孜孜不倦。惟我至聖先師孔子,配天地,參陰陽,模範百王,師表萬禩。朕每研搜至道,涵泳六經,覺意章祖述,刪定讚修之功,日星揭而江河流,私心嚮往,竊有願學之志焉。乃者東巡,逾泰岱,涉泗沂,遂詣闕里,親行釋奠,得瞻廟貌,仰聖容,以為德盛功隆,欽崇宜極。凡厥典禮,有加前代。又親製文詞,手寫以勒之貞石,務用導揚至教,風示來茲。夫緬懷曩哲,繼躅前賢,猶思睹其物采,接其居處。況先師遺風餘烈,久而彌新。重以朕之寤寐羹牆,僾乎如見。及過杏壇相圃之間,山川儼然,檜楷如故,彷彿金石弦誦之聲聞於千載而上,流連往復,不能自已也。衍聖公孔毓圻上疏陳謝,且以禮儀隆重,非直一家榮遇,請修幸魯盛典一書。朕既可其奏;久之書成,復請敘言,以冠其端。朕萬幾餘晷,敦勉弗遑,實欲默契先師,尊聞行知,於以阜物諴民,風同道一,庶幾躋世運於唐、虞,登治術於三古。是書也,豈徒使天下後世知朕於先師欽慕無已如此,且愈以見聖人之道,覆幬群倫,苞毓萬象。即凡車服禮器之遺,皆足令人感發而興起也。故賜之序。

萬壽盛典初集一部[編輯]

康熙五十二年,聖祖仁皇帝六旬萬壽,臣工奏請纂輯盛典,厘為六門:曰宸翰,曰聖德,曰典禮,曰恩齎,曰慶祝,曰歌頌。凡百二十卷。內廷翰林王原祁繪圖。康熙五十六年校刊。

大清會典一部[編輯]

康熙二十三年,聖祖仁皇帝命纂修會典,起崇德元年,迄康熙二十五年。世宗憲皇帝復命重輯,自康熙二十六年迄雍正五年,凡二百五十卷。雍正十年校刊。

世宗憲皇帝御製序 自昔書契肇興,百官以治,是知上古之代,雖風氣樸略,始治文字,必垂典憲,以昭誡有位,用能允厘百工,咸熙庶績。觀虞書,舜命九官,具載訓辭,宏綱畢舉,則其節目之詳於簡冊者,可想而知也。爰曆夏、殷,至周大備。孔子言:「周監於二代」,又言:「殷因夏禮,周因殷禮,所損益可知。」周禮一書,蓋承唐、虞、夏、殷之緒,而加以文、武製作之隆,上紹古先,下開來葉。自是厥後,漢、唐、宋、明膺運享祚者,莫不著之章程,布在方策,設官分職,猶師虞、周之成憲焉。我太祖高皇帝受天景命,經綸草昧。太宗文皇帝肇基王跡,創製顯庸。世祖章皇帝混一寰瀛,禮明樂備。至我皇考聖祖仁皇帝載定泰平,功隆業茂。是則我朝之興,四聖相承,兼唐、虞之勳華,綜豐、鎬之謨烈。巍乎成功,煥乎文章之並盛者也。康熙二十三年,聖祖仁皇帝敕命閣臣纂修大清會典,起於崇德元年,迄於康熙二十五年,大經大猷,咸臚編載。聖祖仁皇帝曆數綿長,又閱三紀,敬勤愈至,法制增修,憲古宜今,至精至備,可謂規型之盡善,儀典之大成。而散在卷牘,末及彙輯以蕆全書。朕纘承寶位,體皇考之心以為心,法皇考之政以為政。其有因時制宜,更加裁定者,無非繼志述事之意,紹聞衣德之思。爰允禮臣蔣廷錫所請,命閣臣開館纂修。自康熙二十六年至雍正五年所定各部院衙門禮儀條例,悉行檢閱,照衙門分類編輯。凡經九載,篇帙告竣。於是聖祖仁皇帝臨宇六十餘年立綱陳紀之端,命官敷政之要,首末完具,燦然如日星之炳照,與虞書、周禮並垂不刊。夫制度之有損益隨時,以處中之道也。書曰:「惟精惟一,允執厥中。」易曰:「變通者趨時也。中無定體,動惟厥時。」斯聖祖仁皇帝所以乾健日新,為萬世立極也。朕兢兢業業,永懷紹庭陟降之義。爾在廷臣工,能恪遵而時繹之,上之可以程功,次亦不失為寡過。然其所以行之者,必本於至誠,非徒緣飾虛文,奉行故事,以為盡職也。其交相懋勉,忠勤不懈,以讚襄我國家悠久無疆之泰運,追邁二帝。三王之盛,朕於茲有厚望焉。

欽定大清會典一部[編輯]

皇上以會典自雍正五年告成以後,閱歲既久,爰命開館重修,親定成書。以會典為綱,則例為目,各區部,分條理,畢貫會典。凡一百卷,則例凡一百八十卷。乾隆二十六年校刊。

皇上御製序 自郊廟朝廷放之千百國,徼荒服屬之倫而莫之背;自創業守文繩之億萬葉,矩矱訓行之久而勿之渝,非會典奚由哉。顧惟聖作明述,政府粲陳,其間有因者即不能無損與益。而要之悉損益以善厥因,則方策所麗,乃一成不易之書,非閱世遞輯之書也。國家膺大寶命,列聖肇興,禮樂明備。皇祖聖祖仁皇帝康熙二十三年始敕厘定會典,則以時當大業甫成,實永肩我太祖、太宗、世祖三朝之統緒,不可以無述,而述固兼作矣。皇考世宗憲皇帝雍正五年申諭閣臣,敬奉成編,考衷條係,則以累洽重熙,更兼皇祖景祚延洪,化成久道,不可以無述,而述且未遑言作矣。暨朕寅紹丕基,祗祗翼翼,壹惟法祖宗之法,心祖宗之心,發冊披圖,罔或偭逾尺寸。會西陲大功告蕆,幸纘承祖宗欲竟之志事,而凡職方、官制、郡縣、營戍、屯堡、覲饗、貢賦、錢幣諸大政,於六曹庶司之掌,無所不隸。且我皇考勵精圖治,十三年之間,立綱陳紀,復不可無紀以垂永世。爰諮館局,次第具草,乙夜手批是正,而諗之曰:向者,發凡排纂,率用原議舊儀,連篇並載,是典與例無辨也。夫例可通,典不可變。今將援典而傅例,後或摭例以淆典,其可乎?於足區會典則例各為之部,而輔以行。諸臣皆謂若網在綱,咸正無缺;而朕弗敢專也。蓋此日所輯之會典,猶是我皇祖、皇考所輯之會典,而俛焉從事於茲者,豈直義取述而不作云爾哉。良以抱不得不述之深衷,更推明不容輕述之微指。稽典者當瞭然知宰世馭物所由來,無自疑每朝迭修為故事耳。若夫治法心法,表裏兼賅,精之而貫徹天人,擴之而範圍今古,如往牒所稱,惟雎麟足以行官禮者,是又數典之原、嘉會之本也。朕其敢不懋諸?敢不與子孫、臣民交勖諸?

大清通禮一部[編輯]

皇上命纂輯通禮,與會典相表裏,以吉、嘉、軍、賓、凶為次。凡五十卷。乾隆二十四年校刊。

皇上御製序 伊古承天之道,治人之情,莫善乎禮。顧其為用,往往詳於朝廟,略於鄉閭。及考儀禮十七篇所記,獨多士禮。自後蒼有推而達之之說,儒者奉為本經,其等差節度互見於周官戴記,然時有牴牾。朱子嘗建議請修通解,而未既厥業,信乎完書之難。而行典禮,觀會通章誌,貞教經世者所宜重也。經禮三百,曲禮三千,會典蓋經禮之遺矩,而通禮亦曲禮之濫觴。朕臨御之初,敕儒臣蒐訂前聞,折衷令甲,準時會之宜,衡質文之紀,厘為全帙,用詔方來。越歲己卯,排纂裁就,寧詎謂副在有司,執以{艸泣}事而已哉。蓋嘗深維大順、大同之化,初不越納身軌物,與天下共之焉耳。三代以下,漢稱近古,觀叔孫通之朝儀,公玉帶之明堂,不過椎輪角具。後此如唐開元禮,宋太常因革禮,元通禮,明集禮,取足徵一朝掌故。迨承用日久,俗尚駸尋,精意遠而敝攰隨之。既苟簡慢易而無以稱其情,甚且改錯偭規,敢於侈汰而冒其上,故禮之通也,於是乎始難。六經之士,雖欲闡教正俗,然居下不獲。若考亭家禮,涑水書儀,黨塾間以為兔園陳策,其事不關功令,故禮之通也,於是乎尤難。是編也,約而賅,詳而不縟。圭臬群經,羽翼會典,使家誦而戶習之,於以達之人倫日用之間,興孝悌而正風俗,則朕淑世牖民之意,或在斯乎?或在斯乎?因禮官之請,爰為序以諗其端。

皇朝禮器圖式一部[編輯]

皇上欽定諸禮器典章大備,爰命纂繪圖式,厘為六門:曰祭器二卷,曰儀器一卷,曰冠服四卷,曰樂器三卷,曰鹵簿三卷,曰武備五卷。凡十八卷。乾隆二十八年校刊。

皇上御製序 五禮五器之文,始著虞書。若璣衡,若作繪絺繡,若笙鏞敔,粲乎具列。迨成周考工記,乃詳載廣圍尺度,與夫方色、鈞鋝、圜匡、縝疏、侈弇之差。說者謂:「器之有圖實,權輿是漢儒。」言禮圖者,首推鄭康成。自阮諶、梁正、夏侯伏明輩,均莫之逮。宋聶崇義彙輯禮圖,而陸佃禮象、陳祥道禮書,復踵而穿穴之,其書幾汗牛充棟。然嘗念前之作者,本精意以製器則器傳,後之述者,執器而不求精意則器敝。要其歸不出臆說、傅會二者而已。我朝聖聖相承,法物修明,折衷大備。維是敬天尊祖,頒朝詰戎之典,弗懈益虔。第所司展事具儀,間沿前代,舊式方名象數,時有未協。爰諏禮官,自郊壇祭器及鹵簿、儀仗、輦輅,以次釐正。至冠服以彰物采,樂器以備聲容,宜準彝章,允符定則。而觀象台儀器,自皇祖親定,閱數紀於今,度次不免歲差。又武備器什,有舊會典未經臚載者,皆是範是程,進御審定。於以崇飭祀饗、朝會、軍旅諸大政,顧勿薈萃成帙,慮無以垂光策府。於是按器譜圖,係說左方,區為八部,用付剞劂,俾永其傳。夫籩豆、簠簋,所以事神明也。前代以碗盤充數,朕則依古改之。至於衣冠,乃一代昭度,夏收殷{曰籲},本不相襲。朕則依我朝之舊而不敢改焉。恐後之人執朕此舉而議及衣冠,則朕為得罪祖宗之人矣,此大不可。且北魏、遼、金以及有元,凡改漢衣冠者,無不一再世而亡。後之子孫,能以朕志為志者,必不惑於流言。於以綿國祚,承天佑,於萬斯年勿替,引之可不慎乎?可不戒乎?是為序。

欽定宮中現行則例一部[編輯]

皇上以內廷現行典禮事例,命敬事房條錄,恭呈欽定,編為則例刊行。厘為十八門:上卷曰名號,曰御牒,曰禮儀,曰宴儀,曰冊寶,曰典故,曰服色,曰宮規,曰宮分;下卷曰鋪宮,曰遇喜,曰安設,曰進春,曰謝恩,曰錢糧,曰歲修,曰處分,曰太監。乾隆七年校刊。

詞林典故一部[編輯]

乾隆九年十月,皇上臨幸翰林院,賜宴賦詩,並允掌院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所請,仿唐李肇翰林志,輯成詞林典故,厘為八門:曰臨幸盛典,曰官制,曰職掌,曰恩遇,曰藝文,曰儀式,曰廨署,曰題名。凡八卷。乾隆十三年校刊。

皇上御製序 詞林典故書成,大學士張廷玉等以序請。朕惟六經之士,豈易言哉。而況躋玉堂而列芸署者,盡六經之彥也。木天故事,歷代沿革,具見於斯,則又何言。惟是國家重館閣之選,極優遇之隆,詎祇蜚其英聲,將以華國而已哉?如濂溪所謂文以載道者,舍是無他求。夫布衣韋帶之士,由立言以期不朽,足矣。若夫國家右文重道,將以淑世熙績,繼往聖之絕學,開萬世之太平,胥是賴焉。名之盛者實難副,任之大者責彌重,譽之來者毀亦隨,其尚思春華秋實之喻,而凜虛車麟楦之譏哉。

欽定吏部則例一部[編輯]

雍正十二年,律例館修輯吏部則例告竣。乾隆四年,吏部以條例未能分晰,且多所更正,奏請重修。欽定成書,滿官品級考二卷,漢官品級考四卷,銓選滿官則例五卷,銓選漢官則例八卷,處分則例四十七卷。乾隆二十六年增修,校刊頒行。

欽定學政全書一部[編輯]

乾隆五年,皇上特命禮部纂成學政全書,以便遵守。欽定成書,凡八卷。嗣後積年續增,凡四卷。俱校刊頒行。

欽定科場條例一部[編輯]

乾隆六年,禮部編纂科場條例進呈,欽定成書,以昭遵守。凡四卷,又續增四卷,又續增上下二卷。嗣後隨時續纂,俱校刊頒行。

欽頒磨勘簡明條例一部[編輯]

乾隆二十五年,禮部編纂磨勘簡明條例進呈,欽定成書,以昭遵守。凡二卷,又續增二卷。嗣後隨時續纂,俱校刊頒行。

欽定中樞政考一部[編輯]

乾隆六年,兵部遵旨纂輯中樞政考告竣。凡八旗則例十四類,為八卷,以八音為次。綠旗則例十五類,為十卷,以十幹為次。乾隆二十六年增修,校刊頒行。

八旗則例一部[編輯]

乾隆六年,兵部遵旨將八旗都統所奏八旗則例歸並兵部纂修告成。凡十二類,為四卷,以忠孝廉節為次。乾隆二十六年增修,校刊頒行。

大清律例一部[編輯]

乾隆五年,皇上以大清律例一書經列聖屢修,歸於至當,而隨時斟酌,尤期平允。特命所司增輯,親加參定,為律目一卷,圖一卷,服制一卷,名例二卷,吏律二卷,戶律八卷,禮律二卷,兵律五卷,刑律十五卷,工律二卷,總類七卷,比引律條一卷。凡四百三十六門。刊布中外,以昭法守。

世祖章皇帝大清律原序 朕惟太祖、太宗創業東方,民淳法簡,大辟之外,惟有鞭笞。朕仰荷天休,撫臨中夏,人民既眾,情偽多端。每遇奏讞,輕重出入,頗煩擬議。律例未定,有司無所稟承。爰敕法司官廣集廷議,詳譯明律,參以國製,增損劑量,期於平允。書成奏進,朕再三覆閱,仍命內院諸臣較訂妥確,乃允刊布,名曰大清律集解附例。爾內外有司官吏,敬此成憲,勿得任意低昂。務使百官萬民畏名義而重犯法,冀幾刑措之風,以昭我祖宗好生之德。子孫臣民,其世世守之。

世宗憲皇帝大清律集解序 周禮:大小司寇之職,以三典詰四方,以五刑聽獄訟,正歲帥其屬而觀刑象;不用法者國有常刑,月吉始和,布刑於邦國都鄙,乃縣刑象之法於象魏,使萬民聚而觀之。是知先王立法定製,將以明示朝野,俾官習之而能斷,民知之而不犯,所由息爭化俗,而致於刑措也。恭維我皇考聖祖仁皇帝大德如天,以至仁涵育群生,法司上奏,率多全宥,停刑肆赦,屢沛恩綸。臨御六十一年,厚澤周浹乎宇內,血氣心知之倫,熙然安處於仁壽之域。朕紹守丕圖,深懷繼述。雍正元年十月,乃命諸臣將律例館舊所纂修未畢者,遴簡西曹,殫心蒐輯稿本進呈。朕以是書民命攸關,一句一字,必親加省覽。每與諸臣辨論商榷,折中裁定,或析異以歸同,或刪繁而就約,務期求造律之意,輕重有權,盡讞獄之情,寬嚴得體。三年八月,編校告竣,刊布內外,永為遵守。易曰:「先王以明罰敕法。」漢鄭昌言:「律令一定,愚民知所避,奸吏無所施。」是書也,豈惟百爾有位,宜精思熟習,悉其聰明,以察小大之比。凡士之注名吏部,將膺民社之責者,講明有素,則臨民治事,不假於幕客胥吏,而判決有餘。若自通都大邑至僻壤窮鄉,所在州縣,仿周禮布憲讀法之制,時為解說,令父老子弟遞相告戒,知畏法而重自愛。如此則聽斷明於上,牒訟息於下,風俗可正,禮讓可興。於以體皇考好生之德,而追虞廷從欲之治不難矣。朕實厚望焉。

皇上御製序 象刑有典,肇見虞書。其用之之道,則曰欽,曰恤,曰明,曰允。一篇之中,三致意焉。武王誥康叔以用其義刑義殺;而呂刑則曰:「士製百姓於刑之中,以教祗德。」古先哲王所為設法飭刑,布之象魏,縣之門閭,自朝廷達於邦國,共知遵守者,惟是適於義,協於中,弼成教化,以洽其好生之德。非徒示之禁令,使知所畏懼而已。我列祖受天明命,撫綏萬邦,頒行大清律例,仁育義正,各得其宜。聖祖仁皇帝至仁如天,化成久道,德洋恩溥,涵浹群生。皇考世宗憲皇帝際重熙累洽之運,振起而作新之,親定大清律集解,刊示中外,甄陶訓迪,刑期無刑,法外之仁,垂為明訓。有曰:「寬嚴之用,必因乎其時。」洋洋聖謨,洵用法之權衡,制刑之準則也。朕寅紹丕基,恭承德意,深念因時之義,期以建中於民。簡命大臣取律文及遞年奏定成例,詳悉參定,重加編輯。揆諸天理,準諸人情,一本於至公,而歸於至當,折衷損益,為四百三十六門,千有餘條,凡四十七卷。條分縷析,倫敘秩然。頒布宇內,用昭畫一之守。於戲!五刑五用,以彰天討而嚴天威,予一人恭天成命,監成憲以布於下,民敢有弗欽。雖然,有定者律令,無窮者情偽也。易曰:「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書曰:「式敬爾由獄,以長我王國。」忠信之長,慈惠之師,尚其慎厥用;敬厥由,體欽恤明允之意,率乂於民,棐彝克協於中,以弼予祈天永命,允升於大猷。從事於斯者胥懋敬哉。是為序。

大清律續纂條例一部 大清律續纂條例總類一部[編輯]

律例全書告成後,條例歲有增減。乾隆二十五年,刑部奏請續纂,另編刊行,特允所請,為大清律續纂條例一部,大清律續纂條例總類一部。各二卷。

督捕則例一部[編輯]

世祖章皇帝特命纂成督捕則例,聖祖仁皇帝命重加酌定。乾隆八年,刑部奏請重修刊行。凡一百三條,為二卷。

三流道里表一部[編輯]

雍正十年,世宗憲皇帝特命纂成三流道里表。乾隆八年,刑部奏請重修刊行。凡四卷。

洗冤錄一部[編輯]

洗冤錄向同律例頒行。乾隆五年,律例館校正重刊。凡四卷。

欽定工部則例一部 乘輿儀仗做法一部[編輯]

乾隆十三年,工部奏請編纂工部則例,並乘輿、儀仗各項做法,以昭遵守。欽定成書。工部則例凡五十卷,乘輿儀仗做法二卷,俱乾隆十四年校刊。

工程做法一部 物料價值一部[編輯]

雍正九年,工部奏請會同內務府詳定工程做法及物料價值,編纂條例進呈,欽定成書,以昭遵守。工程做法凡七十四卷,內廷工程做法凡八卷,簡明做法一冊,物料價值凡四卷,俱校刊頒行。續經工部酌定平價,並將未經定擬各項為物料價值四卷,恭呈欽定。乾隆元年校刊頒行。

欽定軍器則例一部[編輯]

乾隆十六年,工部奏請開館纂輯軍器則例,繪圖係說進呈,欽定成書。為旗幟七卷,涼篷帳房二卷,盔甲四卷,器械四卷,槍炮一卷,各省物料匠工價值十八卷,凡三十六卷。乾隆二十一年校刊頒行。

 卷二十五 書籍四 ↑返回頂部 卷二十七 書籍六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