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演論/導言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天演之說,若更以墾荒之事喻之,其理將愈明而易見。今設英倫有數十百民,以本國人滿,謀生之艱,發願前往新地開墾。滿載一舟,到澳洲南島達斯馬尼亞所。澳士大利亞南有小島。棄船登陸,耳目所觸,水土動植,種種族類,寒燠燥濕,皆與英國大異,莫有同者。此數十百民者,篳路襤褸,辟草萊,烈山澤,驅其猛獸蟲蛇,不使與人爭土,百里之周,居然城邑矣。更為之播英之禾,藝英之果,致英之犬羊牛馬,使之遊且字於其中,於是百里之內,與百里之外,不獨民種迥殊,動植之倫,亦以大異。凡此皆人之所為,而非天之所設也。故其事與前喻之園林,雖大小相懸,而其理則一。顧人事立矣,而其土之天行自若也,物競又自若也。以一朝之人事,闖然出於數千萬年天行之中,以與之相抗,或小勝而僅存,或大勝而日辟,抑或負焉以泯而無遺,則一以此數十百民之人事何如為斷。使其通力合作,而常以公利為期,養生送死之事備,而有以安其身;推選賞罰之約明,而有以平其氣,則不數十百年,可以蔚然成國。而土著之種產民物,凡可以馴而服者,皆得漸化相安,轉為吾用。設此數十百民惰窳鹵莽,愚闇不仁,相友相助之不能,轉而糜精力於相伐,則客主之勢既殊,彼舊種者得因以為利,滅亡之禍,旦暮間耳。即所與偕來之禾稼果蓏牛羊,或以無所託芘而消亡,或入焉而與舊者俱化。不數十年,將徒見山高而水深,而墾荒之事廢矣。此即謂不知自致於最宜,用不為天之所擇可也。

  復案:由來墾荒之利不利,最覘民種之高下。泰西自明以來,如荷蘭,如日斯巴尼亞,如蒲陀牙,如丹麥,皆能浮海得新地。而最後英倫之民,於墾荒乃獨著,前數國方之,瞠乎後矣。西有米利堅,東有身毒,南有好望新洲,計其幅員,幾與歐亞埒。此不僅習海擅商,狡黠堅毅為之也,亦其民能自製治,知合群之道勝耳。故霸者之民,知受治而不知自治,則雖與之地,不能久居。而霸天下之世,其君有辟疆,其民無墾上。法蘭西、普魯士、奧地利、俄羅斯之舊無墾地,正坐此耳。法於乾、嘉以前,真霸權不制之國也。中國廿餘口之租界,英人處其中者,多不逾千,少不及百,而制度厘然,隱若敵國矣。吾閩粵民走南洋美洲者,所在以億計,然終不免為人臧獲被驅斥也。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