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三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七百三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三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三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三十八

 疾病部一

     揔敘疾病上

說文曰疾病也疹病加也疢𤍠病也癉勞病也疸黃病也

痁入病也

釋名曰疾病也客氣中人急疾也病並也與正氣並在膚

體中也疹診也有結聚可得𧦽見也痛通也通在膚脈中

也癢楊也其氣在皮中人搖發之揚出也

爾雅曰痛瘏虺頽𤣥黃劬勞咎顇瘽瘉鰥戮癙癵㾖癢疷

疵閔逐疚痗瘥痱𤺺瘵瘼癠病也

方言曰南楚疾愈謂之差或謂之閒或謂之知通語也或

謂之慧或謂之了或謂之瘳或謂之除殗於怯㣲也

晉楚之閒凡病不甚日殗殜郭曰半臥半起也凡病少愈而加劇

謂之不斟斟盆也或謂之何斟言雖小損無所益也復病也東

濟海岱之閒曰瘼或曰癁泰曰瘎音閻或諶

周易無妄卦曰無妄之疾勿藥有喜也

周禮天官下曰疾醫掌養萬民之疾病四時皆有癘疾春

時有痟首疾夏時有癢疥疾秋時有瘧寒𤍠疾冬時有嗽

上氣疾

又曰醫師掌醫之政令凡邦之有疾病者有疕瘍者造焉

則使醫分而治之

禮記曲禮下曰君使士射不能則辭以疾曰某有負薪之

又曰曾子寢疾病樂正子春坐於狀下鄭𤣥注子春曾參弟曾元曾

申坐於足元申曾參之子童子隅坐而執燭童子曰華而睆大夫

之簀與華畫也謂牀簀也說者以睆爲刮節月字或爲刮子春曰止以病困不可動曾子

聞之瞿然曰呼呼虛憊之聲也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曾子曰然

斯季孫之賜也我未之能易也元起易簀曾元曰夫子之

病革矣不可以變幸而至於旦請敬易之革急也變動也

又喪服大記曰疾病外內皆掃爲賔客將來問病也疾困曰病也君大夫

徹懸士去琴瑟聲音動人病欲靜也寢東首於北牖下廢床徹䙝衣

加新衣體一人男子不死於婦人之手婦人不死於男子

之手

又曰君於大夫疾三問之士疾一問之

左傳成十五年曰晉侯疾病求醫於秦泰伯使醫緩爲之

未至公夢疾爲二竪子曰彼良醫也懼傷我焉逃之其一

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醫至曰疾不可爲也在肓之

上膏之下攻之不可達之不及藥不至焉不可爲也公曰

良醫也厚爲之禮而歸之

又昭上曰晉侯有疾鄭伯使公孫僑如晉聘且問病叔向

問焉曰寡君之疾病卜人曰實沉臺駘爲祟史莫之知敢

問此何神也子産曰若君身則亦出入飲食哀樂之事也

山川星辰之神又何爲焉言實沉臺駘不爲君疾僑聞之君子有四

時朝以聽政晝以訪問夕以脩令夜以安身於是節宣其

氣勿使有所壅閉湫子小小底以露其體湫集底帶也露羸也一之則血

氣集滯面體羸露今無乃一之則切生疾矣

又昭上曰晉侯有疾求醫於秦泰伯使醫和視之曰疾不

可爲也是謂近女室疾如蠱蠱惑鬼非食惑以喪志

色而失志良臣將死天命不祐良臣不君過故將死而天不祐公曰女不可

近乎對曰節之天有六氣降生五味發爲五色徵爲五聲

淫生六疾事具醫門

又昭二曰鄭子産聘於晉韓宣子曰寡君寢疾今夢黃熊

奴才入於寢門其何厲鬼也對曰堯殛鯀於羽山其神化

爲黃熊以入於羽淵實爲夏郊三代祀之晉爲盟主其或

未之祀乎韓子祀夏郊晉侯有閒

春秋穀梁傳曰季孫行父禿晉郄克跛孫良父眇曹公子

手僂同聘於齊齊使禿者御禿者跛者御跛者眇者御眇

者僂者御僂者蕭同叔子處臺而𥬇之客不恱相立胥閭

而語移日不解齊有知者曰齊患必自此始也麋俗胥閭門名也御

春秋公羊傳曰衛縶不立惡疾也何休解曰惡疾聾盲之屬

國語魯語曰子叔聲伯如晉郄犨欲與之邑弗受郄犨晉卿苦成

歸鮑國謂之曰子何以辭苦成叔之邑對曰吾聞之不

厚其棟不能任重重莫若國棟莫若德夫苦成叔欲任兩

國而無大德亡無日矣譬之如疾余懼易焉疾疫厲病

論語曰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啓予足啓予手啓開也曾以爲孝子

受體於父母當完全之今疾或死故使弟子開衾而視之

史記曰陳𨋎適秦秦惠王曰子去寡人之楚亦思寡人不

陳𨋎對曰聞夫越人莊舄乎王曰不聞曰越人莊舄化楚

執珪有頃而病爲越聲楚王曰舄故越之鄙細人也今仕

楚執珪貴極矣亦思越不對曰凡人思故在其病也彼思

越則越聲不思越則且楚聲使人往聽之猶尚越聲也今

臣雖棄逐之楚豈能無秦聲哉

又曰留侯多疾即導引不食穀漢書曰服辟榖藥靜居行氣也

漢書曰王章爲諸生學長安獨與妻居章病無被臥牛衣

中與妻決涕泣其妻呵怒之曰仲卿京師尊貴在朝廷人

誰踰仲卿者今病困不自激卬如淳曰激厲抗揚之意也乃返涕泣何

鄙也

又曰朱雲年七十餘終於家病不呼醫飲藥遺言以身服

歛棺周於身土周於槨

魏志曰太傅鍾繇有膝疾時華歆亦以高年疾病朝見皆

使虎賁轝上殿就坐後三公疾常以爲故事

吳志曰呂蒙獲𨵿羽封爵未下㑹疾發權時在公安延置

內殿所以治護者萬方募邦內有能愈蒙疾者賜千金恐

其勞動常穿鑿壁瞻之見其小能下食則喜顧左右言𥬇

不然則咄嗟夜不能寐病中瘳爲下赦令群臣畢賀後更

增篤權自臨視命道士於星辰下爲之請命

晉書曰王戎先有吐疾居喪增甚帝遣醫療之並賜藥物

又斷賔客

晉書曰樂廣字彥輔嘗有親客乆闊不復來廣問其故荅

曰前在坐蒙賜酒方欲飲見盃中有虵意甚惡之旣飲而

疾作時河南廳事壁上有角漆畫作虵廣意盃中虵卽角

影也復置酒於前處謂客曰酒中復有所見不荅曰所見

如初廣乃告其所以豁然意解沉痾頓愈

又風俗通曰予之祖郴爲汲令以夏至日請主簿杜宣賜

酒時北壁上有懸弓照於杯中某影如虵宣畏惡之然不

敢不飲其日便得病雲虵入腹郴召宣於故處設酒盃中

有一虵因謂宣此乃壁上弓影耳非他恠宣意遂解甚夷

又曰皇甫謐字士安因病服寒食散而性與之忤毎委頓

不倫嘗悲恚叩刃欲自殺叔母諌而止謐嘗上䟽曰乆嬰

篤疾軀半不仁右腳偏小十有九載又服寒食藥違錯節

度辛苦茶毒於今七年隆冬裸袒食冰當暑煩悶加以咳

逆或若溫瘧或𩔖傷寒浮氣流腫四支酸重於今困劣

宋書曰羊欣有病不服藥飲符水而已兼善醫術撰藥方

數十卷

沈休文宋書曰謝述有心虛疾性理時或乖謬除吳郡太

守以疾不之官

裴子野宋略曰殷景仁入居西州疾篤上爲之累息勑西

州道上不得有車聲

謝綽宋拾遺曰宋慤表曰臣昔貧賤時嘗疾病家人爲臣

齊勤苦七日臣晝寢夢見一童子靑衣持縑廣數寸與臣

臣問之用此何爲荅曰西王母符也可服之服符竟便覺

一二日病差

梁書曰范雲忽中疾居二日半召醫徐文伯視之伯曰緩

之一月乃復欲速卽時愈止恐二年不復可救雲曰朝聞

道夕死可矣而況二年文伯乃下火而壯焉重衣以覆之

有頃許汗流於背卽起二年果卒

南史曰褚澄善醫術建元中爲吳郡太守百姓李道念以

公事到郡澄見謂汝有重病荅曰舊有冷病至今五年衆

醫不差澄爲𧦽謂曰汝病非冷非𤍠當是食白瀹雞子過

多所致今取蒜一升煑服乃吐一物如升涎裹之動開看

是雞雛羽翅𤓰距具足能行走澄曰此未盡更服所餘藥

又吐得如向者雞十三頭而病都差當時稱妙

北史曰齊蘭陵王長恭有戰功帝忌之人謂辰恭勿預事

長恭然其言未能退及江淮宼擾恐復爲將歎曰我去年

面腫今何不發自是有疾不療

後魏書曰李諧爲人短小六指因癭而舉頥因跛而後步

因譽而徐言人言李諧善用三短

北史曰周裴俠嘗遇疾沉頓士友憂之忽聞五鼓便即驚

起顧左右可向府耶所苦因此而廖晉公護聞之曰裴俠

危篤若此而不應憂公因聞皷聲疾病遂愈此豈非天祐

其勤恪也

唐書曰太宗謂侍臣曰治國與養病無異也病人覺愈彌

須將護若有觸犯必至殞命治國亦然天下稍安尢須兢

愼若便驕逸必至喪敗

又曰有患應病者問醫官蘇澄雲自古無此方今吾所撰

本草網羅天下藥物亦謂盡矣試將讀之應有所覺其人

毎發一聲腹中輒應唯至一藥再三無聲過至他藥復應

如初澄因爲處方以此藥爲主其病自除

老子曰知不知上不知知病聖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

病是以不病

莊子曰堯以天下讓許由許由不受又讓於子州支父子

州支父曰以我爲天子可也雖然我適有幽憂之病方且

治之未暇治天下也

又曰子來有病喘喘然將死其妻子環而泣之子黎往問

之倚其戸與之語曰偉哉造化以女爲䑕肝乎以女爲蟲

臂乎子來曰父母於子東西南北唯命之從陰陽於人不

翅爲父母信陰陽制人甚於父母

又曰南榮趎曰里人有疾里人問之病者能言其病病者

猶未病也若趎之問大道也譬猶飲藥以加病者也司馬彪曰

加增加也趎願聞衛生之經而已矣衛生謂衛護其生全性命

列子曰龍叔謂文摯曰子之術微矣吾有疾病子能已乎

文摯曰唯命所聽然先言子所病之證龍叔曰吾鄕譽不

以爲榮國毀不以爲辱得而弗喜失而弗憂視生如死視

富如貧此奚疾哉奚方能巳之乎文摯乃命龍叔背明而

立文摯從後向明而望之旣而曰嘻吾見子之心矣方寸

之地虛矣幾聖人也子心六孔流通一孔不達今以聖智

爲病者或由此乎非吾淺術所能已也

又曰秦人逢氏有子少而慧及壯而有迷罔之疾間歌以

爲哭視白以爲黑響香以爲朽嘗甘以爲苦行非以爲是

意之所之天地四方水火寒暑無不倒錯者焉列子曰鼻

將窒者先覺燋朽體將僵者先亟犇佚心將迷者先識是

非故物不至者則不反

又曰宋陽里華子中年病忘朝取而夕忘夕與而朝忘在

塗則忘行在室則忘坐不識先後不識今古魯有儒生自

媒能治之華子之妻以居室之半請其方儒生曰吾試化

其心變其慮庶幾其瘳乎於是試露之而求衣飢之而求

食幽之而求明生欣然告其子曰疾可已也然吾方密傳

不以告人試屏左右獨與居室七日而積年之病一日都

又曰楊朱之友曰季梁季梁得疾七日大漸其子環而泣

之請謁醫季梁謂楊朱曰吾子不肖如此之甚汝奚不爲

我歌以曉之其子曰不曉終謂三醫而季粱之疾自瘳

墨子曰墨子病洗鼻問曰先生以鬼神爲明福善禍惡今

先生聖人也何故病墨子曰病者多方有得之勞苦有得

之寒暑今有百門而閇其一賊何處不入哉

管子曰凡國都皆有養疾聾盲喑啞跛躄偏枯不能自生

者上收而養之

尹子曰與死者同病難爲良醫與亡國同道不可爲謀

又曰人將疾也必先不甘魚肉之味

韓子曰秦昭王有疾百姓買牛而家爲王禱

魏子曰待扁鵲乃治病終身不愈也用道術則無所不治

淮南子曰土地各以𩔖生人是故山氣多男澤氣多女水

氣多瘖風氣多聾林氣多瘧木氣多偃生子多有此疾岸下氣多

濕氣所坐石氣多力險阻氣多癭暑氣多殘殘折不終寒氣多壽

谷氣多痺丘氣多狂衍氣多仁下而平也陵氣多貪象陵積聚

春秋後語曰齊𢘆公六年越醫扁鵲過齊桓侯客待之入

朝見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將深腠理皮膚也桓侯曰寡人無

疾扁鵲岀桓侯謂左右曰醫之好利慾以不病爲功後五

日復見曰君疾在血脈後五日復見曰疾在腸胃後五日

桓侯而還走桓侯使人問其故曰疾在骨髓臣是以無

請也桓侯遂卒

戰國策曰扁鵲見秦武王示之病扁鵲請除之左右曰君

之病在耳之前目之下也除之使耳不聦目不明君以告

扁鵲扁鵲怒而投其石曰君與智者謀之而與不智者敗

之使秦政如此則一舉而亡國矣

韓詩外傳曰人主之疾十有二發非有賢醫莫能治也何

謂十二發曰痿蹶逆脹滿支隔肓煩喘痺風賢醫治之如

何曰省事輕刑則痿不作無使小民飢寒則蹶不作無令

財貨上流則逆不作無使倉廩積腐則脹不作無使府庫

充實則滿不作無使群臣縱則支不作無使下情不上

通則隔不作上材恤下則盲不作法令奉用則煩不作無

使下怨則喘不作無使賢人伏匿則痺不作無使百姓歌

吟誹謗則風不作夫重臣羣下者人主之心腹支體也心

腹支體無患則人主無疾矣故非有賢醫莫能治也人主

有此十二疾而不用賢醫則國非其國也

趙曄吳越春秋曰越王出石室召范蠡謂之曰吳王疾病

三月不愈孤聞人臣之道主疾臣憂且吳王遇孤恩澤甚

厚恐疾之無瘳也唯先生卜焉范蠡曰今日日辰陰陽上

下和親無相入者法曰天一救且何憂矣王不死明矣到

已巳當有瘳也

呂氏春秋曰齊王疾瘠使人之宋迎文摯摯視疾謂太子

曰王疾可已雖然必殺摯非怒王則不可治怒而摯必死

太子請之文摯期往而不至三齊王巳怒文摯至不解履

登牀王重怒叱而起病乃巳生烹文摯

物理論曰趙簡子有疾扁鵲診侯岀曰疾可治也而必殺

醫焉以告太子太子保之扁鵲頻召不入入而著履登牀

𥳑子大怒便以㦸追殺之扁鵲知𥳑子大怒則氣通血脈

暢達也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