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一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八百一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一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一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一十二

珎寳部十一

 銀      黃銀    水銀

 鈆      錫

     銀

周禮夏官下曰正南曰荊州其利丹銀

爾雅曰白金謂之銀其美者謂之鐐郭璞曰遼音也

孝經援神契曰神靈滋液有銀甕不汲自滿

史記封禪書曰殷得金德銀山溢蘇林注曰溢出

又曰蓬萊方丈𤅀州此三神山黃金白銀爲宮闕

又大宛傳曰安息國以銀爲錢錢如其王面王死輙更錢

放王面焉

又曰舜爲父母淘井將銀錢安鑵中與父母

漢書曰王莽時珠堤銀重八兩一流直千五百八十張晏曰珠

堤縣名屬揵爲出銀池銀一流直千是爲銀貨

又西域傳曰無雷國出銀

司馬彪續漢書曰大𥘿國以金錢爲錢十銀錢當一金錢

魏志曰郭脩手刃蜀大將軍費禕追加襃寵謚曰威侯子

龍加爵拜奉車都尉賜銀千餅

魏武上雜物䟽曰御物中宮貴人公主皇子純銀⿰氵𭝠帶鏡

一枚西貴人純銀叅帶五皇子銀匣壹皇子𮦀用物十六

種純金叅帶方嚴四具

又曰御物及貴人公主皇子有純銀香爐也

魏志曰穢國男女繫銀廣數寸以爲飾

蜀志曰先主平蜀賜諸葛亮等銀千斤

呉志曰孫皓時言掘地得銀長一寸廣一分刻上有年月

於是改年爲天䇿

又曰婁圭爲劉表所圍圭飮食徤兒數百人人賜銀一斤

使擊表

晉故事曰成帝咸康元年有司奏上元給賜衆官銀檢金

部見銀一萬五千兩充給

宋起居注曰廣州刺史韋朗鏤銀銘二枚

齊書曰明帝每存儉約欲鑄壊太官元日上壽銀酒鎗尚

書令王晏等咸稱盛德蕭頴胄曰朝廷盛禮莫過三元此一

器旣是舊物不足侈帝不恱後預曲宴銀器滿席頴胄曰

陛下前欲壞酒鎗恐冝移在此器也帝甚慙

南史曰梁 季直丹陽和陵人也祖愍祖宋廣州刺史父

景仁中散大夫季直早慧愍祖甚愛異之甞以四凾銀列置

於前令諸孫各取其一季直時年四歳獨不取曰(⿱艹石)有賜

當先父伯不應度及諸孫故不取𢚓祖益竒之

陳書曰周文育從南海出至大𢈔嶺遇卜者卜之曰君北

下不過作令長南入則爲公侯又當𭧂得銀二千兩(⿱艹石)

見信以此爲驗其夕𪧐於逆旅有賈人求與文育愽文育

勝之得銀二千兩旦遂卻入嶺南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趙録曰聦引帝入讌語帝曰卿爲豫

章王時贈朕柘弓銀研卿頗憶不曰臣安敢忘之但恨爾

日不得早識龍顔

又後趙録曰太武殿室皆銀楹金柱

後魏書曰銀出始興陽山縣又出桂陽陽安縣驪山有銀

礦二石得銀七兩白登山亦有銀礦八石得銀七兩宣武帝詔

並置銀宮每令探鑄

又曰孝明皇帝開𢘆州銀山之禁與人共之

又曰太武皇帝和平二年詔中尚坊作黃金合盤鏤以白

銀鈿以玟珚

唐書曰武德中方術人師市奴合金銀並成上異之以示侍

臣封德彛進曰漢代方士及劉安等眥學術唯苦黃白不

成金銀爲食器可得不死

又曰貞觀中治書侍御史權萬紀上言宣饒二州諸山大

有銀坈採之極是利益每歳可得錢百萬貫上謂曰朕貴

爲天子是事無所少乏唯須嘉言善事有益於百姓者且

國家䞉得數百萬貫錢何如得一有才行人不見卿推賢

進善之事又不能按舉不法震肅權豪唯只言稅鬻銀坑

以利多爲美昔堯抵璧於山投珠於谷由是崇名美號見

稱千載後漢桓靈二帝好利賤士爲近代庸暗之主卿遂

欲將我比桓靈耶是日放令還第

又曰太宗引杜淹爲天䇿府兵曹叅軍文學館學士常侍

宴賦詩時有八人同作淹爲稱首賜以銀鍾

又曰貞觀中鴻臚奏髙麗莫支離貢白金黃門侍郎禇遂

良進曰莫支離虐殺其主九夷所不容陛下以之興兵將

事弔伐爲遼山之人報主辱之恥(⿱艹石)受其貢何所致伐太

宗納焉

又曰元和十四年涇原節度使王潛進銀三千兩熟線綾

三千疋涇州宻邇戎境其土無百姓其軍皆仰給度支舊

矣至(⿱艹石)無名上獻雖呉蜀沃冨猶謂取諸人以千媚不免

於譏責今則盜削軍實以充貢獻而求恩澤蓋以時急於

財𫝑使然也

又曰太和中尚書左丞王起進亡兄播銀胡瓶二百枚玉

及通犀帶刀劒器杖等

管子曰上有鈆者下有銀

列子曰周穆王執化人之祛騰而上天曁化人之官構以

金銀絡以珠玉

淮南子曰夫淇衛𮏄簬飾以銀錫有薄縞之憺不能獨穿

抱朴子曰銀但不及金玉服可地仙

穆天子傳曰天子乃賜曹奴之人戲黃金之鹿銀麕今有地中

得玉豚金狗之屬皆古者賂夷狄之竒貨

又曰披圖視勸天子之寳器有燭銀銀青精光如燭

山海經曰杻陽之山其陽多白銀郭璞曰即銀也少陽之山其下

多赤銀銀之精者

東方朔神異經曰南方有銀山長五十餘里髙百餘丈皆

悉白銀不雜土石不生草木

東方朔十洲記曰東方外有東明山有宮焉左右闕而立

其髙百尺建以五色門有銀牓以青碧鏤題曰天地長男

之宮南方有誾明山有宮焉有銀牓題曰天地中女之

桓譚新語曰期門郎程偉好黃白事娶婦得怪女偉無衣

爲婦致兩疋繒後見夫方扇炭欲燒筒中水銀婦乃出其

中藥以投之立成銀偉就求道不受發狂而死

白虎通曰王者易姓而起必𦫵封太山何報告之義或曰

封金銀䋲或曰石塗金銀䋲封之以印璽

瑞應圖曰王者宴不及醉刑罰中人不爲非則銀甕出

阬諶三禮圖曰牛鼎受一斛天子飾以黃金錯以白銀

幽明録曰徐𤦺毎見一女子姿色甚美便解臂上銀鉿贈

列異記曰故司𨽻校尉上黨鮑子都少時上計SKchar於道中

遇一書生獨行無伴卒得心痛子都下車爲按摩奄忽亡

不知姓名有書一卷銀十餅即賣一餅以殯歛其銀以枕

之素書着腹上哭之謂曰(⿱艹石)子䰟靈有知當令子家知子

在此今奉使命不𫉬乆留遂辭而去

呉越春秋曰禹登委山得五金簡青玉爲字編以白銀

異物志曰金鄰國去扶南二千餘里土地出銀

異𫟍曰弘農楊子聞土中作聲掘得玉後三年有虵去梁

上落糞皆成碎銀作器賣於市得者㝷以破滅

地鏡圖曰銀氣夜正白流散在地撥之隨手合

又曰銀精變白雄雞

酈元注水經曰潺水出潺山水源有金銀礦洗取火合之

以成金銀

南越志曰遂成縣任山銀沙自出

外國事曰私呵調國王供養道人食日銀三兩

任預益州記曰陶保至益州人飢米二合直銀一兩

王韶之始興記曰冷君西北有小首山宋元嘉元年夏霖

雨山崩自顛及麓崩處有光耀有(⿱艹石)星辰焉居人徃觀皆

是銀鑠鑄得銀也

又曰秋水源山盤石上羅列十甕皆蓋以青盆其中悉是

銀餅人有遇之者但得開觀之不可取取輙送悶𣈆太元

𥘉林駈家㒒𥨸三餅有大虵傷而死其夜林駈夢神語曰

君奴不良盜銀三餅已受顯戮願以銀相備駈覺奴死銀

在其傍有徐道者自謂能致乃集𥙊酒盛奏章書擊皷吹

入山湏㬰雷震雨石倒樹折木道遂懼走

湘州記曰曲江縣有銀山山多素霧

廣州記曰廣州市司用銀易米遂成縣任山又有 有銀

桂陽記曰臨賀山有黒銀

     黃銀

禮斗威儀曰君乗金而王則黃銀見

隋書曰辛公義爲牟州刺史時山東霖雨自陳汝至於滄

海皆苦水災境內犬牙獨無所損山出黃銀獲之以獻詔

水部郎婁崱就公義禱乃聞空中有金石絲竹之響

唐書曰太宗甞賜房玄齡黃銀帶顧謂曰昔如晦與公同

心輔朕今日所賜唯獨見公因泫然流涕

又曰如聞黃銀多爲鬼神所畏命取黃金帶遣玄齡親送

於靈所也

     水銀

史記曰𥘿始皇葬以水銀爲百川江河大海機轉相輪終

而復始

皇覽曰𨵿東賊發始皇墓中有水銀

廣雅曰水銀謂之澒

呉越春秋曰闔閭葬墓中澒地廣六丈

神仙傳曰封君逹隴西人服錬水銀年百餘歳常𮪍青牛

丗號青牛道士

     鈆

尚書禹貢曰海岱惟青州岱畎絲枲鈆松怪石

史記曰髙漸離𥘿始皇矐其目使擊築漸離乃以鈆置築

中舉築朴𥘿始皇帝

漢書曰江都王建宮人八子有過者輙令以鈆杵舂不中

程輙掠廣川王去數召SKchar榮愛與飲後昭信譛之銷鈆灌

其口中

漢書曰或盜靡錢質而取鈆如淳曰或曰民盜靡漫面而其鈆以更鑄作錢

東觀漢記曰曹襃寢則枕鈆

范子計然曰黒鈆之錯化成黃丹丹再化之成水粉

淮南子曰鈆不可爲刀

又曰鈆之與丹異𩔖殊色而可以爲丹者誠得數也

抱朴子曰愚民不信黃丹及胡粉是化鈆所作

桓子新論曰淮南王之子娉迎道人作爲金銀又雲字金

與公鈆則金之公而銀者金之昆弟也

茅君內傳曰取鈆十斤安鐵器中猛火燒之三沸投九轉

之華一銖於鈆中攪之立成黃金

神仙傳曰尹軌字公度有一人遭父喪當葬而貧窮汲汲

公度過省之孝子說甚辛苦公度愴然曰卿假求數十斤

鈆得否孝子言猶可得耳乃具一百斤公度將入前山中

架小屋下於爐火中銷鈆以其所帶管中藥如𬃷大投沸

鈆中攪之皆成好銀以與之告曰念卿貧困故以相與愼

勿多言

述異記曰河間有雨鈆城漢丗天雨鈆

地境圖曰草青莖赤秀下有鈆

玄中記曰鈆錫之精爲老婢

     錫

周禮夏官中職方曰楊州其利金錫鄭玄曰錫鍋也

爾雅曰錫謂之鈏

周官考工記曰凡鑄金之狀金與錫黒濁之氣竭黃白次

之黃白之氣竭青氣次之然後可鑄

史記曰江南出柟梓薑桂錫連徐廣曰連音蓮鈆之未鍊者也

淮南子曰明鏡之始照未見其容也及杚之以玄錫磨之

以氊則鬚眉見

山海經曰龍山之下多赤錫濯山多白錫

愽物志曰積草三年燒之津液下流成錫

越絶書曰赤堇山破而出錫

呉越春秋曰越王允常聘歐冶子不能鑄鈆錫爲干將

神仙傳曰尹𮜿字公度甞見一人夲官族子弟仕郡遇公

事簿書不了當備官錢百萬賣田宅車牛不售而  収

繫公度語所冨人曰子可以百萬錢借我我欲以救人後三

十日倍當相還冨人喜敬之即以百萬錢與公度公度以與遇

事者曰卿能得一百二十斤錫不遇事者即具之公度於

䥶中銷錫復以其腰間管中藥一方寸匕投沸錫中攪之

皆成金即秤賣與人得錢百萬以還冨人近光熈元年聞

公度到南陽太和山中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一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