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四庫全書本)/卷0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五 山堂肆考 卷六 卷七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六     明 彭大翼 撰天文
  
  雲山川氣也隂重則色深黒而風隂稍輕則色淺黒而雨惟晴明則白雲逰颺乃雲之本相日射之則紅而成霞月射之則炫而為彩皆借日月之光華也雲師曰豐隆
  黃雲升屋
  春秋孔演圖舜將興黃雲升於堂湯將興白雲入於房
  青雲浮河
  尚書中𠉀堯沉璧於河白雲起廽風搖落禮斗威儀周成王觀於河青雲浮河
  金枝玉葉
  史記黃帝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常有五色雲氣金枝玉葉止於帝上有花葩之象因作華蓋山谷詩玉葉籠殘日金枝襯薄霞
  重樓疊閣
  陸士衡浮雲賦若層臺髙觀重樓疊閣或如鍾首之鬱律或如塞門之寥廓
  紀事
  黃帝受命有雲瑞故以雲紀事百官師長皆以雲為號
  辨祲
  周禮保章氏以五雲之物辨吉凶水旱降豐荒之祲象注曰以二至二分觀雲色青為蟲白為喪赤為兵黒為水黃為豐年氣為祲形為象
  從龍
  易乾卦雲從龍風從虎
  隨馬
  唐𤣥宗天寳十三年封泰山有慶雲隨馬
  覆鼎
  漢武帝時得汾隂寳鼎上祀之黃雲覆焉史記封禪書武帝至泰山封禪其夜有白雲起封中
  成宮
  漢光武封泰山山上雲起遂成宮觀
  輪囷
  史記天官書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鬱鬱紛紛蕭索輪囷是謂卿雲卿雲之見喜氣也又韓退之慶雲表抱日増麗浮空不收既變化而無窮亦卷舒而莫定
  砲車
  文選舟人占雲若砲車起急避之乃大風候也東坡詩曰終日江頭天色惡砲車雲起風欲作張文潛詩曰喜逢山色開眉黛愁對江雲起砲車
  觸石
  公羊傳觸石而出膚寸而合不崇朝而徧天下其惟泰山之雲耳注曰側手為膚按指為寸
  漢史漢高祖隱於芒碭山澤間呂后與人俱求得之高祖怪問後曰季所居上常有雲氣按碭山在今徐州碭山縣東南七十里芒山在開封府歸德州東一百八十里
  丕生
  魏文帝丕生時有雲氣青色而圓如車葢當時望氣者以為至貴之徴非人臣之氣也
  𢎞景自怡
  梁陶𢎞景秣陵人隱居華陽高祖問之曰山中何所有景即賦詩答曰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但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
  仁傑反顧
  唐狄仁傑授并州法曹親在河陽仁傑登太行山反顧白雲孤飛謂左右曰吾親舍在其下悵望乆之雲移乃去傑字懐英并州人
  畫灰
  春秋文耀鈎楚有蒼雲如霓圍軫七蟠中有荷斧之人向軫而蹲於是楚唐史畫灰而雲㓕故曰唐史之䇿上滅蒼雲宋均注軫楚分也雲水氣灰火氣畫遺灰故雲滅也
  擘絮
  韓詩嶺上晴雲如擘絮
  色徧州郡
  唐新語崔希喬轉馮翊令有雲如蓋當其㕔事須臾五色雜錯徧於州郡
  色映殿庭
  宋韓琦字稚圭相州安陽人及第唱名史官奏五色雲見色映殿庭
  收籠
  蘇東坡曰余自城中還道中雲氣自山中出如馬奔突以手掇開籠收其中歸家雲盈籠開而放之作䙭雲篇
  落檻
  宋章惇謫雷州過小貴州南山寺與僧奉恕倚檻看雲曰夏雲多奇峰真善比類恕曰相公曾見夏雲詩否詩云如峰如火復如綿飛過㣲隂落檻前大地生靈乾欲死不成雲雨漫遮天葢譏惇也
  
  易繫辭動萬物者莫疾乎雷爾雅疾雷為霆合成圖軒轅星主雷雨之神董仲舒曰太平之時雷不驚人號令啟發而已矣電不眩目宣示光耀而已矣出豫
  易豫卦雷出地奮豫先王以作樂崇徳殷薦之上帝以配祖考
  作解
  易解卦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拆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過宥罪
  發聲收聲
  禮月令仲春之月日夜分雷乃發聲仲秋之月日夜分雷始收聲
  出地入地
  王充論衡雷於天地為長子以其首長萬物為出入也雷二月出地百八十三日雷出則萬物出八月入地百八十三日雷入則萬物入入則除害出則興利人君之象也五行志雷入地則孕毓根荄保藏蟄蟲避盛隂之害出地則養長華實發揚隱伏宣盛陽之德
  天地大駭
  莊子曰隂陽錯行天地大駭於是有雷有電
  隂陽相薄
  淮南子曰隂陽相薄感而為雷激而為霆也
  嫚神而死
  漢志帝乙嫚神而震死葢帝乙嘗為韋嚢盛血仰而射之號曰射天後遇雷震而死按程正叔曰霹靂天地之怒氣也人怒時必作惡惡氣與天地之怒氣相搏擊遂以震死耳或曰雷所擊處必有火何也曰雷自有火如鑚木取火如使木中有火豈不燒了木葢是動極則陽生亦自然之理也
  感精而生
  論衡子路感雷精而生尚剛勇親涉衛難結纓而死孔子每聞雷鳴則中心惻然
  雉雊
  洪範五行傳正月雷㣲動而雉雊
  蟄鳴
  晉李顒雷賦乗雲氣之鬱蓊兮舒電光之炯晃驚蟄蟲於始作兮懼逺邇之異象
  虎鳴
  河圖玉虎晨鳴注云雷聲也
  龍出
  九國志呉柴再用為光州一日雷大震家人皆伏匿再用不動俄見有襦袴四人舁再用出庭中復大震屋折有龍出北夢𤨏言世言乖龍苦於行雨多竄匿為雷神捕之或在古木及簷楹之內
  失箸
  華陽國志曹公嘗與先主共坐謂先主曰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數也先主方食㑹雷震失匕箸謂公曰聖人言迅雷風烈必變良有以也
  焦衣
  世說夏侯𤣥字太初嘗倚柱讀書時暴雨霹靂破所倚柱衣服焦然讀書如故又諸葛誕以氣邁稱嘗倚柱讀書霹靂震其柱而誕自若
  蔡順環塚
  先賢傳蔡順母平生畏雷亡後每雷震順環塚泣曰順在此
  王裒繞墓
  晉書王裒字偉元母畏雷及終每大雷裒繞墓曰裒在此
  孝子傳竺彌字道綸父生時畏雷及終每至天隂輙馳至墓伏墳泣
  謝僊書柱
  國史補宋祥符中嶽州玉眞觀為天火所焚惟留一柱有謝僊火三字倒書而刻之慶厯中有以此字問何僊姑者輙曰謝僊者雷部中鬼也夫婦皆長三尺其色如玉掌行火於世間後有聞其說於道藏中檢之實有謝僊字由是益以僊姑為眞僊矣
  阿香推車
  搜神記義興人姓周永和中出都日暮道邊見一新草屋有一女子出門望見周周求寄宿向一更中聞門外有小兒喚阿香雲官喚汝推車女子辭去忽驟雷雨明朝視宿處乃一新塚塚口有馬跡
  隕臺
  淮南子曰齊庶女寡居養姑姑女殺母誣之庶女以寃呌天雷電下擊齊景公臺隕支體傷折
  碎枕
  異苑記滕放夏枕文石枕臥雷震其枕四解傍人莫不怖懾而放獨自若
  碎栢
  世說郭璞嘗為王導作卦曰公有震厄可命駕西出數里當得一栢樹截如公長置寢處災可消數日中雷果震栢樹粉碎
  收麥
  酉陽雜爼李鄘在北都介休縣百姓送解牒止宿於晉祠夜半聞有人扣門雲介休王暫借霹靂車某日至介休縣界收麥祠內即應良乆數人共持一物如幢環綴旛旗凡十八葉有光如電以授之至日介休大雷雨果損麥千餘頃
  震夷伯廟
  實録雷震夷伯之廟罪之也於是展氏有隠慝焉
  震憲陵寢
  漢建和中雷震憲陵寢室是時梁太后兄冀用事殺杜喬李固
  作引
  琴操楚高梁子出逰九臯之澤張罛置罟臨曲池而漁疾風霣雹雷電晦𡨋𤣥鶴翔其前白虎吟其後乃援琴作霹靂引
  取書
  異人記唐上元中天台道士王逺知善易知人生死禍福作易總十五卷一日雷雨雲霧中有一老人叱逺知曰所泄禁書何在上帝命吾攝六丁追取逺知據地傍有六人青衣已捧書立矣老人責曰上方禁文自有飛天保衡金科秘藏𤣥都何能輙藏箱帙逺知曰青丘老人傳授也
  奮鐸
  埤雅月令先雷三日奮木鐸以令兆民戒其容止者葢迅雷風烈必變所以畏天威也
  佩楔
  李肇國史補雷州每大雷雨多於田野得黳石謂之雷公墨又於霹靂處得楔如斧謂之霹靂楔小兒佩之可以辟惡
  破高禖石
  晉元康七年雷破城南高禖石按高禖石中宮求子祠也賈后妬忌將殺愍懐故天怒擊破之
  破元祐碑
  步里客談宣和殿立元祐奸黨碑一夕大風雨為震雷擊碎
  金門
  師曠占曰雷從金門起上田旱下田熟
  石室
  孟奧北征記凌雲臺有白石室名避雷室
  銀鉛鎔流
  夢溪筆談內侍李舜家為雷所震火從窻出其雜貯銀鉛器皿悉鎔流在地有一寳刀亦鎔為汁而室尚儼然
  人馬辟易
  宋淳熈十四年六月甲申昩爽禱雨太乙宮乗輿未駕有雷聲自內發及和寧門人馬辟易相踐有失巾屨者
  
  董仲舒曰太平之時電不眩目宣示光耀而已矣埤雅隂陽激耀與雷同發而為光者也
  天精
  淮南子曰天之精雷電風雨也五經通義電雷光也
  天怒
  唐藝文志呉武陵曰雷砰電射天之怒也不能終朝
  飛火
  文選攅雲間而飛火
  舒光
  陸士衡詩震雷驅號令驚電夜舒光
  王戎視日
  晉王戎字濬仲目視日不眩爛爛若巖下電太公兵法疾雷不及掩耳卒電不及瞑目又公孫子曰掣電無停光疾雷無餘聲
  齊女呌天
  見雷
  耀靈畢
  離騷恐天時之代序兮耀靈畢而西征靈畢電光貌言速也
  閃紅綃
  劉禹錫詩餘霞張錦幛輕電閃紅綃
  隂陽暴格
  埤雅隂陽暴格分爭激射有火生焉其光為電其聲為雷今鐵石相擊則生火燒石投井則起雷又況天地大爐之所薄動真火之所激射乎
  隂陽分爭
  莊子曰隂氣伏於重泉之下陽氣上通於天隂陽分爭故為電
  繞斗
  見星
  燒空
  韓偓詩電尾燒空黑雲腳飛銀線
  離光
  藝文類聚離光初繞電易說卦離為電電火屬也
  激氣
  淮南子曰電激氣也雷以為鞭策
  照夜
  文選豐隆軒其震霆兮列缺曄其照夜注云豐隆雷師也列缺電貌
  燭火
  蘇軾服胡麻賦長虹流電光燭天兮
  掣金蛇
  東坡詩電光時掣紫金蛇胡明仲論造化之跡雲電之閃爍激疾如金蛇飛騰之狀何也曰光之發也惟光適映雲際則如是不當雲際而在同雲之中則無此矣
  飛銀索
  古詩過眼金蛇掣鞭空銀索飛
  投壺
  神僊傳天公與玉女投壺梟而脫誤不接者天為之笑所以為電
  施鞭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羽獵賦霹靂列缺吐火施鞭
  
  蜀都賦舒丹氣而為霞
  水蒸
  崑崙山有五色水赤水之氣上蒸為霞
  風斷
  唐人晚望詩海風吹斷暮天霞
  夾月
  文選詩丹霞夾明月又曰朝霞迎白日楊炯少室廟碑青霞起而照天
  冠日
  謝宣逺詩輕霞冠秋日
  九光
  十洲記仙霞九光又眞誥萬里洞中朝玉帝九光霞內宿仙壇
  五色
  內景注五色流霞來接一身謂日景也
  沉綠綺
  杜甫詩落霞沉綠綺謝朓詩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
  散朱暉
  李嶠詩晚霞飛處散朱暉
  明川
  韋應物詩餘霞明逺川又殘霞照髙閣
  照海
  元傑詞霞照海兮錦綉開
  夢吞
  李老君之母玉女嘗晝寢夢五色霞光入戶結如彈丸流入玉女口中吞之遂有孕懐胎八十一年玉女因逰花園倦息李樹之下老君剖玉女左腋而生鬚髪雪白手指李樹曰此吾祖也遂姓李名耳字伯陽又名聃號曰老君生於殷武丁九年至秦昭九年西昇崑崙山脩道歴年九百九十六嵗嘗出仕於周敬王之時孔子往問禮焉今道家三清中太清是也
  仰潄
  曹植詩仰首潄朝霞
  子美高飱
  杜詩翠栢苦猶食明霞髙可飱
  李白軒舉
  酉陽雜爼李白名播海內𤣥宗於便殿召見神氣高朗軒軒然若霞舉
  虹蜺
  埤雅雄曰虹雌曰蜺舊說虹常雙見鮮盛者雄其闇者雌也一曰赤白色謂之虹青白色謂之蜺一名蝃蝀淮南子曰天二氣則成虹
  感女樞
  帝王世紀瑤光之精貫月如虹感女樞於幽房之中生顓頊
  感女節
  帝王世紀大星如虹下流華渚女節意感而生少昊又舜母握登見大虹感而生舜
  化玉
  晉干寶搜神記孔子作春秋孝經旣成齋戒向北辰而拜告備於天有赤虹自上而下化為黃玉長三尺有刻文孔子跪受而讀之按干寶或曰於寳
  吐金
  劉敬升異苑記晉陵薛願義熈初有虹飲其釡須臾噏響便竭願輦酒灌之隨投隨咽便吐金滿器於是災弊日祛而豐富歲臻
  斗精
  春秋孔演圖霓者斗之亂精
  天弓
  白虎通虹天弓也又謂之帝弓春秋運斗樞樞星散為虹霓
  日雨交
  詩鄘風蝃蝀在東莫之敢指注云日與雨交倐然成質乃隂陽之氣不當交而交者蓋天地之淫氣隨日所映故朝西而暮東也又侯鯖錄雲薄漏日日照雨滴則虹生今以水噀日自斜視之則暈為虹蜺然虹雖天地淫氣不暈於日不成也故今雨氣成虹朝陽射之則在西夕陽射之則在東耳
  隂陽交
  蔡邕月令章句蝃蝀虹也隂陽交接之氣著於形色者也
  冬藏
  禮月令季春之月虹始見孟冬之月虹藏不見
  晝見
  薛瑩後漢書靈帝光和元年虹晝見於崇德殿前庭中色青赤楊賜曰妖邪所生不正之象也
  二氣成
  文中子曰天二氣卽成虹地二氣卽洩藏人二氣即生病
  五色照
  春秋潛潭巴虹五色迭至照於宮殿有兵革之事
  美人
  異苑記古有夫妻荒年菜食而死俱化成青絳故俗呼為美人虹
  丈夫
  續搜神記廬陵巴丘人陳濟作州吏其妻獨在家常有一丈夫儀貌端正着絳碧袍采色炫耀相期於一山澗至於寢處不覺有人道相感接比鄰人觀其所至輙有虹蜺
  為慶為祥
  祥驗集唐韋臯鎮蜀嘗宴西亭遇暴風雨俄頃而齊有虹蜺自空而下垂首於筵吸其飲食且盡首似驢霏然若晴霞公曰虹蜺者妖沴之氣吾竊懼此竇盧署曰眞天下祥符也夫虹蜺天使也䧏於邪則為戾降於正則為祥公正人也是宜為慶為祥敢以為賀後旬日果有詔拜中書令
  主風主雨
  水虹屈蜺也主雨風虹月暈也主風
  若鳥
  漢書武帝逰東萊臨大海是歲虹氣蒼黃若飛鳥集於城陽宮上
  似龍
  東漢五行志靈帝時有黑氣墮溫明殿東庭中如車葢騰起奮迅體長十餘丈其貌似龍上問蔡邕邕對曰虹著於天而降於庭此所謂天投蜺也
  遶城
  黃帝軍占決凡攻城有虹從南方入飲城中者從虹攻之勝白虹遶城不匝從虹所在乃撃之
  貫山
  雞跖集齊威公時虹貫牛山管仲諌曰毋近妃宮
  飲溪
  筆談世傳虹能入溪澗飲水信然嘗見夕虹下澗中飲者兩頭皆垂澗中使人過澗隔虹對立相去數丈之間如隔綃縠自西望東則見立澗之東向西則為日光所爍
  入井
  南部新書永正二年三月有彩虹入潤州大將軍張子良宅初入漿甕飲水盡復入井飲之後子良拜金吾尋歷方鎮
  白虹貫日
  史記荊軻慕燕丹之義白虹貫日太子畏之應劭注燕丹養荊軻令刺秦王精誠感天白虹貫日
  彩虹蔽月
  晉安帝義熈二年七月夜彩虹出西方蔽月
  廻館
  左思呉都賦寒暑隔閡於邃宇虹蜺迴帶於雲館
  架橋
  李白詩安得五彩虹架天作長橋
  劔彩
  唐蘇味道詩紆徐帶星渚窈窕架天潯空因壯士見還共美人沉逸勢舍良玉神光藻瑞金獨留長劒彩終負昔賢心
  練光
  杜子美詩川蜺飲練光
  
  造化權輿東方之氣雷南方之氣電西方之氣虹蜺北方之氣雲雨雹霰雪
  陽氣
  曽子曰陽之專氣為雹隂之專氣為霰左昭四年大雨雹季武子問於申豐曰雹可禦乎對曰聖人在上無雹雖有不為災古者日在北陸而藏冰西陸朝覿而出之則冬無愆陽夏無伏隂春無淒風秋無苦雨雷出不震無菑霜雹
  雨冰
  造化權輿雹者雨之冰也
  三出
  埤雅雹形似半珠其珠皆三出蓋雪六出而成花雹三出而成實此隂陽之辨也
  五寸
  史記漢景帝二年秋雨雹大者五寸深二尺
  折木
  孔叢子曰漢永初三年夏河西縣大雨雹如杯棬大或如斗殺畜生雉兎折樹木
  傷稼
  東觀漢記韓稜字伯師為下邳令視事未及周嵗吏民愛慕時鄰縣皆有雹傷稼稜縣獨無
  如桃李
  風俗通漢成帝問劉向曰俗説文帝時天下斷獄二人斗米一錢有此事否對曰不然後元年雨雹如桃李深三尺太宗之代不可為昇平
  如蓮芡
  宋熈寧中河州雨雹大者如雞卵小者如蓮芡或如人頭耳目口鼻皆具無異鐫刻次年王師平河州蕃戎授首者甚衆豈克勝之符豫告耶
  馬頭
  漢武帝元封三年十二月雨雹大如馬頭
  雞子
  漢宣帝地節四年山陽濟隂雨雹如雞子深二尺五寸殺人並飛鳥皆死
  雍丘神井
  見霧
  安丘都泉
  伏琛齊地記安丘城南三十里有都泉其雹或出或否皆不為災異
  大如斧
  漢成帝河平二年四月楚國雨雹大如斧飛鳥皆死
  大如礪
  夷王七年冬雨雹大如礪
  隂脅陽
  西京雜記鮑敞問董仲舒曰雹何物也仲舒曰隂氣脅陽也
  徴動羽
  風角占徴動羽有雹霜

  山堂肆考卷六
<子部,類書類,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