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朝實錄/卷之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二十六 康熙朝實錄
卷之二十七
卷之二十八 

監修總裁官 光祿大夫 太保兼太子太傅 保和殿大學士兼戶部尚書 二等伯加四級 馬齊

      光祿大夫 經筵日講官 起居注 少保兼太子太保 保和殿大學士仍兼管吏部戶部尚書 翰林院掌院事 加二級又加一級 張廷玉

      光祿大夫 經筵講官 太子太傅 文華殿大學士仍兼理戶部尚書事務 加五級又加二級 蔣廷錫

總 裁 官 光祿大夫 文華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 朱軾 等奉敕修
  • 康熙八年。己酉。春。正月。乙未朔。上詣堂子行禮。還宮。拜神畢。率諸王、貝勒、貝子、公、內大臣、大學士、都統、尚書、精奇尼哈番、侍衛等、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行禮。御殿。王以下、文武各官、外藩王、及使臣等、上表朝賀。筵宴如例
  • 朝鮮國王李棩、遣陪臣李慶億等、表賀冬至、元旦、萬壽節、及進歲貢禮物。宴賚如例
  • 戊戌。順天府進春
  • 己亥。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辛丑。世祖章皇帝忌辰。遣官祭孝陵
  • 癸卯。孟春。享太廟。上親詣行禮
  • 遣官祭太歲之神
  • 甲辰。以西郿縣山水暴發、民屯田地被淹者、免本年分額賦十之三。其被沖堆壓砂石、不能耕種者、永為豁除
  • 乙巳。戶科給事中姚文然疏言、蠲免被災錢糧一事、有各州縣簡明總冊、並各見年裡長甘結報部。其地畝花名細冊、不過紙上虛文、有無冒免情弊、無可察核、徒費筆墨書算夫挑車載之費。請概行停止。從之
  • 丙午。賜朝正外藩王、貝勒、貝子、公、台吉、塔布囊等、銀弊鞍馬有差
  • 丁未。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先是、大學士金之俊、予告在籍、獲有詆毀伊之匿名帖、呈送江南江西總督郎廷佐。後又獲施君禮所投首詞、稱前項謗帖、乃施商雨等所作、亦行呈送。郎廷佐即行提人犯究審外。隨以謗帖首詞始末入告。得、匿名帖、乃奸惡之徒、造寫陷害平人。如見其投擲拏獲、理應照律從重治罪。今施君禮稱為施商雨所作、乃不自行持首、將帖擲於金之俊門首。事屬可疑。若因此匿名帖、察拏究問、則必致株連無辜。且律載收審匿名帖者、將審問之人治罪。施商雨等、俱不必察拏究問。金之俊系大臣、將匿名帖送總督究審。郎廷佐系總督、將匿名帖收受、察拏生事。不合。著議處。至是、吏部以金之俊、郎廷佐、並應罰俸。議上、得、金之俊、著革去宮保銜。郎廷佐。於病痊起用日、降四級調用
  • 升督捕理事官噶什圖、為太常寺卿
  • 戊申。諭工部、奉太皇太后、皇帝現居清甯宮、即保和殿也。以殿為宮、於心不安。可將乾清宮交泰殿修理。皇帝移居彼處。朕謹遵懿移居。爾部即選擇吉日、修理樸質堅固。以仰副太皇太后慈愛朕躬至意
  • 免直隸昌平、懷柔等四州縣、康熙七年分水災額賦有差
  • 己酉。升內弘文院侍讀學士盧震、為內秘書院學士
  • 癸丑。升光祿寺卿岳諾惠、為大理寺卿
  • 甲寅。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升都察院左僉都御史王光裕、為左副都御史
  • 兵部議、賞恤征剿叛賊蘇利陣亡受傷官兵、內五名、因無妻子親屬、無從賞給。得、此等甲兵、雖無親屬、但效力疆場、傷亡可憫、應酌量恤祭。以後此等傷亡兵丁、著照此例行
  • 乙卯。以故三等精奇尼哈番全節之子全成忠。襲職
  • 丙辰。以本月二十六日、修理太和殿興工。上於是日從清甯宮、移居武英殿
  • 予故原任貴州安順總兵官張鵬程、祭葬如例
  • 戶部議覆、戶科給事中蘇拜疏言、關稅一差、歸於外府佐貳官管理。但各官俱有專掌、又兼理關稅、事務煩多。且身為地方官、畏懼上司、希圖足額、必致增派商民。請仍差部員。應如所奏、將滿漢司官兼差收稅。得、關稅多者、將各部院賢能滿漢官員差遣。關稅少者、仍交地方官徵收。其應差部院官、與應交地方官之處、分別議奏
  • 丁巳。予故京口副都統周繼親、祭葬如例
  • 戊午。授鎮國公托克托慧子黨阿賴、輔國公穆琛子勒塞禮、鎮國將軍輝塞子倭內、俱為三等奉國將軍。固山貝子尚善庶出子顧祿固、特爾祜庶出子馬爾哈圖、俱為奉恩將軍
  • 加雲南貴州總督甘文焜、兵部尚書銜。以督解逃人議敘也
  • 升協領胡圖、為江寧副都統
  • 調廣西左江總兵官劉進忠、為廣東潮州總兵官。廣東右路總兵官趙宗科、為廣西左江總兵官
  • 己未。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庚申。議政王等會議得南懷仁奏、吳明烜推算曆日差錯之處、奉差大學士圖海等、同欽天監監正馬祜、測驗立春、雨水、太陰、火星、木星、與南懷仁所指、逐款皆符、吳明烜所稱、逐款不合。應將康熙九年一應曆日、交與南懷仁推算。得、楊光先前告湯若望時、議政王大臣會議、以楊光先何處為是、據議准行、湯若望何處為非、輙議停止、及當日議停今日議復之故、不向馬祜、楊光先、吳明烜、南懷仁、問明詳奏。乃草率議覆。不合。著再行確議
  • 辛酉。轉兵部右侍郎劉鴻儒、為左侍郎。以原任倉場侍郎李棠馥、為兵部右侍郎
  • 升協領佛尼勒、為西安副都統
  • 升參領柯鐸、為河南南汝總兵官
  • 癸亥。轉刑部右侍郎王清、為左侍郎。以原任刑部右侍郎張爾素、補原官

二月。甲子朔

  • 丙寅。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丁卯。遣大學士魏裔介、祭先師孔子
  • 戊辰。祭大社、大稷。上親詣行禮
  • 升刑部郎中達都、為光祿寺卿
  • 己巳。戶部遵再議戶科給事中蘇拜條陳關稅一疏、查崇文門稅差、已奉設官收稅。其通州坐糧廳、京城左右二翼倉、寶泉局、大通橋、通州西倉、中南倉、張家口、殺虎口、此九差、原系臣部官員差遣。應仍舊例外。滸墅關、額稅銀一十四萬兩零。蕪湖關、額稅銀一十二萬兩零。北新關、額稅銀九萬兩零。九江關、額稅銀九萬兩零。淮安關、額稅銀五萬兩零。太平橋、額稅並鹽利銀共四萬兩零。揚州關、額稅銀三萬兩零。贛關橋、額稅銀三萬兩零。天津關、額稅銀三萬兩零。西新關、額稅銀二萬兩零。淮安倉、徵收稅銀二萬兩零。臨清關、額稅銀二萬兩零。鳳陽倉、徵收稅銀二萬兩零。臨清倉、無徵收稅銀。止有米折銀、本色米麥。又在臨清關一處。應並為一差。江甯倉、原歸併西新關。今應仍舊。此一十三差、稅額既多、應擇各部院賢能滿漢官員差遣。其穵運廳、額稅銀六千兩零。居庸關、額稅銀三千兩零。徐州倉、徵收稅銀三千兩零。德州倉、徵收稅銀七百兩零。此四差、稅額俱少、應交與地方官徵收。從之
  • 庚午。議政王等遵會議、前命大臣二十員、赴觀象臺測驗南懷仁所言、逐款皆符、吳明烜所言、逐款皆錯。傳問監正馬祜、監副宜塔喇、胡振鉞、李光顯、亦言南懷仁曆、皆合天象。竊思百刻曆日、雖歷代行之已久。但南懷仁推算九十六刻之法、既合天象、自康熙九年始、應將九十六刻曆日推行。又南懷仁言、羅、計都、月孛星、系推算曆日所用、故開載。其紫炁星、無象推算、曆日並無用處、故不開載。應自康熙九年始、將紫炁星不必造入七政曆日內。又言、候氣系自古以來之例。推算曆法、亦無用處。嗣後亦應停止。楊光先、職司監正。曆日差錯、不能修理。左袒吳明烜、妄以九十六刻推算、乃西洋之法、必不可用。應革職、交刑部從重議罪。得、楊光先著革職。從寬免交刑部。餘依議
  • 升參領祖弘勳、為浙江溫州總兵官
  • 辛未。太皇太后聖壽節。上率王以下、文武大臣、侍衛等、詣太皇太后宮行禮。遵懿、停止筵宴
  • 工部題、京師護城河、淤泥填塞、以致城內水不通流。臣等酌議挑浚、計河廣十五度、深二三四尺不等、長一萬五千九百二十六庹、並重修滾水壩六座。從之
  • 壬申。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山西西總督莫洛、甘肅巡撫劉鬥、疏請免平涼、臨洮、鞏昌、三府屬各州縣衛、積欠銀七萬八千三百餘兩、糧一十六萬三千餘石。部議以拖欠錢糧、他省多有。若行蠲免、兵餉有缺。不准行。得、平涼、臨洮、鞏昌、三府所屬地方、屢被災荒、較他省不同。著照該督撫所請、將舊欠錢糧、俱免追徵。不為例
  • 癸酉。工部左侍郎管右侍郎事吳正治、丁父憂。命回籍守制
  • 甲戌。孝康皇后忌辰。遣官祭孝陵
  • 琉球國中山王尚質、遣陪臣英常春進貢。宴賚如例
  • 丁丑。遣官祭先農之神
  • 癸未。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予故太子少師內大臣二等公戴壽、祭葬如例
  • 甲申。春分。朝日於東郊。遣都統喇哈達行禮
  • 乙酉。以原任河南按察使陳秉直、為西按察使司按察使
  • 庚寅。遣官祭歷代帝王
  • 諭吏部、兵部、文官有撫循百姓、綏理地方之責。武官有訓練士卒、防守地方之責。必得其人、乃克勝任。朕巡行近畿、見通州知州歐陽世逢、州同李正傑、庸劣無才。副將唐文耀、不嫻武事。俱著革職。直隸各省總督、提督、巡撫、所屬文武官員內、有庸劣無才、不能勝任者、應不時察參、以副朕倚任之意。乃直隸督撫、竟不將歐陽世逢等官、早行參奏。理當議處、姑寬宥一次。著嚴飭行
  • 喀爾喀丹津喇嘛、遣使進九白年貢。宴賚如例
  • 辛卯。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禮部請封外藩蒙古諸王妃。得、察哈爾阿布柰親王之妻、著停封。餘如議。阿布柰、系出征所獲之人。乃尚以固倫大長公主、命為親王、恩遇優渥。較之在內諸王、及在外蒙古諸王、止有太過。並無不及。乃在外諸王貝勒等、每年俱來問安。年節來朝。阿布柰竟忘恩養、八年以來、不一朝請。且每年遣人存問公主所生之子、頒給恩賜。阿布柰猶不親身一問太皇太后及朕躬安。公主所生幼子、阿布柰理應撫養。乃交與已分家之長子。更屬何心。此等情節、著理藩院嚴察議奏
  • 予故致仕太子太保吏部尚書明安達禮、祭葬。諡敏果
  • 以致仕侍郎查布海、效力年久、給與半俸

三月。甲午朔。世祖章皇帝實錄、纂修草藳告成。量留纂修等官詳加校對。其餘纂修官、筆帖式哈番、及書辦人等、先行議敘有差

  • 調兵部督捕右侍郎高辛印、為工部右侍郎
  • 乙未。以原任貴州平遠總兵官趙良棟、為山西大同總兵官
  • 丙申。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丁酉。清明節。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孝陵
  • 升四川布政使郎廷相、為河南巡撫
  • 戊戌。刑科給事中張登選疏言、提鎮統轄將領、捍衛地方、其權甚重、不可不公同選擇。請照世祖章皇帝時定例、提督總兵官、仍著九卿會推開列、恭候簡用。至武官功績、令兵部逐一詳開、九卿公同查核、則無功者不致幸進矣。得、提督及總兵官、統轄邊疆地方、關係重大、以後缺出、將應補授官員、兵部冊內所載功績、逐一開列。著九卿科道會推具奏
  • 己亥。廣西道御史戈英疏言、近者銓部復行寄憑之法、其弊匪一。有緣事已故而仍選者。有懸缺一二年者。有人南缺北、寄憑赴任、往返萬餘里者。有在籍物故、地方官失於詳報、致參罰受累者。有業經報部、憑已先發、咨回另選者。種種遲誤、難以枚舉。且在籍候選、其人之衰老病廢、部臣何由得知。及曠職誤事、始行參黜、貽害已多。與其參黜於後、何如慎簡於先。況在京候選者、見奉有投供點卯之日。該部詳閱、果有老病者、著引見之。掄才器使、莫善於此。臣以為在外候選各官、亦宜仿行此法、請查復舊章、停止寄憑。概令赴部、投供點卯。仍飭部臣詳閱、斥汰衰邁。庶銓選得人、而事理可垂久無弊矣。得、是。以後大選各官、應令人文到部簽補。其補授時、或酌量人缺、截取候選。或投供點卯選授。務令地方無久懸之缺、選人無守候之苦。吏部確議以聞
  • 予故一等精奇尼哈番蒙古都統戶部尚書馬邇賽、祭葬。諡忠敏
  • 辛丑。諭戶部、前以爾部題請直隸等省廢藩田產、差部員會同各該督撫、將荒熟田地酌量變價。今思既以地易價、復徵額賦、重為民累。著免其變價。撤回所差部員。將見在未變價田地、交與該督撫、給與原種之人、令其耕種、照常徵糧、以副朕愛養民生之意。至於無人承種余田、應作何料理。著議奏。尋部議、請將無人承種余田、招民開墾。從之
  • 甲辰。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乙巳。予故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諾門達賴、祭葬如例
  • 庚戌。諭吏部、原任戶部尚書王弘祚、系皇考簡用之人。效力年久。可照原職補用
  • 授西洋人南懷仁、為欽天監監副。先是欽天監官、按古法推算康熙八年曆、以十二月置閏。至是南懷仁言、雨水為正月中氣。是月二十九日值雨水、即為康熙九年之正月。不當置閏。置閏當在明年二月。上命禮部詳詢欽天監官。多直南懷仁。乃罷康熙八年十二月閏、移置康熙九年二月。其節氣占候、悉從南懷仁之言
  • 辛亥。萬壽節。上率諸王、貝勒、貝子、公、內大臣、大學士、都統、尚書、精奇尼哈番、侍衛等、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行禮。御殿。王以下、文武各官、上表慶賀。照例筵宴
  • 遣官祭福陵、昭陵、孝陵
  • 遣官祭真武、東嶽、城隍之神
  • 壬子。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乙卯。四川巡撫張德地疏報、採取楠木八十株。得、修造宮殿、所用楠木不敷、酌量以松木湊用。著停止採取
  • 丙辰。以原任四川總督劉兆麒、為浙江福建總督
  • 升三等阿達哈哈番朱喇禪、為鑲紅旗蒙古副都統
  • 丁巳。升正白旗蒙古副都統光泰、為滿洲都統
  • 壬戌。吏部遵議覆、御史戈英條奏選官寄憑之弊。嗣後凡初授官員、約計一年內缺出多寡、將奉即用、並年分在前者截取、令人文到部候選。其候補官員、原無截取之例、亦令其人文到部、始行補用。從之

夏。四月。癸亥朔。享太廟。遣輔國公賴護行禮

  • 未時。日食
  • 甲子。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丙寅。少師兼太子太師內國史院大學士衛周祚、以疾請假。命乘驛回籍調理。仍准支俸、病痊起用
  • 予進剿水西陣亡雲南義勇前營總兵官加贈右都督劉偁、祭葬。諡直勇
  • 予故雲南義勇後營總兵官楊威、祭葬如例
  • 科爾沁和碩達爾漢親王和拖故。遣官致祭
  • 己巳。阿霸垓多羅卓禮克圖郡王色爾折爾故。遣官致祭
  • 辛未。以驍騎參領楊孫、補授昭陵總管
  • 壬申。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癸酉。以太子太保吏部尚書杜立德、為內國史院大學士
  • 予故太子少保原任浙江總督趙廷臣、祭葬。諡清獻。蔭一子、入監讀書
  • 甲戌。命內國史院編修鄭開極、為雲南鄉試正考官。吏部員外郎宋文運、為副考官。吏部郎中李崇稷、為貴州鄉試正考官。戶部員外郎顧耿臣、為副考官
  • 乙亥。以原任河南右布政使金儶、為四川布政使司布政使
  • 丙子。予故二等阿思哈尼哈番胡洪先、祭葬如例
  • 丁丑。上幸太學。前期一日、於宮中致齋。是日、上具禮服。乘輦。王、貝勒、貝子、公、隨行。陪祀文武各官、先詣文廟丹墀下序立。上至太學欞星門外。降輦。由大成中門、步進先師位前。行二跪六叩頭禮。親釋奠畢。駕幸彝倫堂。賜講官坐。滿漢祭酒以次講易經。司業講書經。四品以下翰林官、及五經博士、各執事官、學官、監生、序立聽講畢。宣制曰、聖人之道、如日中天。講究服膺、用資治理。爾師生其勉之。宣畢。上還宮
  • 戊寅。衍聖公孔毓圻、率祭酒、司業、學官、五經博士、五氏子孫各監生、恭進謝表。賜衍聖公祭酒以下等官宴於禮部。並賜袍服。助教監生等、賜銀兩有差。廣本監鄉試中額八名。陪祀聖賢後裔、內國史院中書顏光毓等、照例優敘。生員孔興詢等十五人、令入監讀書。頒敕諭刊掛彝倫堂。敕曰、皇帝敕諭國子監祭酒司業等官。朕惟聖人之道、高明廣大。昭垂萬世。所以興道致治、敦倫善俗、莫能外也。朕纘承丕業。文治誕敷。景仰先聖至德。今行辟雍釋奠之典。將以鼓舞人才、宣佈教化。爾等當嚴督諸生、潛心肄業。諸生亦宜身體力行、朝夕勤勵。若學業成立、可裨任用、則教育有功。其或董率不嚴、荒乃職業、爾等系師生、難辭厥咎。尚其勉之。毋忽
  • 己卯。孝端文皇后忌辰。遣官祭昭陵
  • 調山東登州總兵官張公諒、為福建海澄總兵官
  • 庚辰。命內國史院大學士杜立德、充纂修世祖章皇帝實錄總裁官
  • 轉戶部尚書黃機、為吏部尚書
  • 辛巳。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兵科給事中劉如漢疏言、帝王首務、莫大於視學。莫急於經筵。伏考世祖章皇帝親政之初、躬幸太學、肇舉經筵、煌煌盛典、載在史冊。我皇上睿知聰明。善繼善述。無事不以世祖章皇帝為法。經筵日講、已屢奉諭。仰見我皇上尊經重道之至意。請敕禮部、詳考舊章。先行日講。次舉經筵。選擇儒臣、分班進講。上嘉其言。下部議行
  • 癸未。河道總督楊茂勳、以病乞休。慰留之
  • 先是真定饑。上命多方賑濟。至是期滿。巡撫金世德、以各屬尚有饑民、請再發賑。得、覽奏真定府屬饑民甚多。深為可憫。可如撫臣所請、動銀二萬兩、速行賑濟
  • 乙酉。升廣東水師副將苗之秀、為廣東碣石總兵官
  • 戊子。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己丑。轉禮部尚書郝惟訥、為戶部尚書
  • 辛卯。諭直隸巡撫、獲鹿、柏鄉、二縣、去年水災、雖經賑濟、饑民尚多。著動支公帑、再賑一月
 卷之二十六 ↑返回頂部 卷之二十八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