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好好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張好好詩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01

牧大和三年,佐故吏部沈公江西幕,好好年十三,始以善歌來樂籍中。後一歲,公移鎮宣城,復置好好於宣城籍中。後二歲,為沈著作述師以雙鬟納之。後二歲,於洛陽東城重覩好好,感舊傷懷,故題詩贈之。

君為豫章姝,十三纔有餘。
翠茁鳳生尾,丹葉蓮含跗。
高閣倚天半,章江聯碧虛。
此地試君唱,特使華筵鋪。
主人顧四座,始訝來踟躕。
吳娃起引贊,低徊映長裾。
雙鬟可高下,纔過青羅襦。
盼盼乍垂袖,一聲雛鳳呼。
繁絃迸關紐,塞管裂圓蘆。
眾音不能逐,裊裊穿雲衢。
主人再三嘆,謂言天下殊。
贈之天馬錦,副以水犀梳。
龍沙看秋浪,明月游東湖。
自此每相見,三日已為疎。
玉質隨月滿,豔態逐春舒。
絳唇漸輕巧,雲步轉虛徐。
旌旆忽東下,笙歌隨舳艫。
霜凋謝樓樹,沙暖句溪蒲。
身外任塵土,罇前極懽娛。
飄然集仙客,著作任集賢校理。諷賦欺相如。
聘之碧瑤珮,載以紫雲車。
洞閉水聲遠,月高蟾影孤。
爾來未幾歲,散盡高陽徒。
洛城重相見,婥婥為當壚。
怪我苦何事,少年垂白鬚?
朋遊今在否,落拓更能無?
門館慟哭後,水雲秋景初。
斜日掛衰柳,涼風生座隅。
灑盡滿襟淚,短歌聊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