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宗道地理全書解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張宗道《地理全書解》序
作者:姚鼐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惜抱軒文集/卷04

自中原達乎冀北,地高而壤厚,喪親者雖未能慎擇而葬,尚鮮水蟻之憂,然而不若精鑒而慎擇之之為善也,而況江、淮以南者乎?儒者欲安親體,必求免地下之患,苟非山川氣交,盤繞障護之美,患不得而免矣。夫山川之用在氣,人子安親,固非希為富貴昌熾之計,然山川氣之所聚,亡者安則生者福,反是則禍,亦理之所必有。夫君子固不深希福利,然使葬失其道,而致衰敗絕祀之禍,亦豈人子情所安哉?以此論之,形家之說,雖孔、孟復生,不盡廢也。

余以求葬親故,頗觀覽形家言十數家,而以為近世為其說理當而辭明顯者,莫如張宗道。吾鄉章淮樹觀察,尤精其術,而亦取張宗道書,嘗為解釋、推衍其旨,又於其言有誤失者,稍辨正之,形家之理,備於此矣。於是將刊行所解,以遺天下之為人子欲葬親者。

夫「惠迪吉,從逆凶」,道也;擇葬地以萃天地山川之氣,術也。術之至者,與道相成而不相害。吾觀觀察每為親族交友擇地,予之財以葬,恤難而廣仁,非徒自喜其術而已。余嘗邀定先塋,屢煩跋涉,未嘗言瘁,誼有足動人子之心者。夫今之刊是書以裨益天下者,亦廣仁之事,惠迪之一端也,余安得不樂而為之說也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