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淵鑑𩔖函 (四庫全書本)/卷05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四十九 御定淵鑑𩔖函 卷五十 卷五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五十
  帝王部十一帝德 體仁 行義行禮 帝孝
  帝德一
  增易曰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寛以居之仁以行之又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又曰君子以多
  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又曰君子以自昭明德 又曰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 書曰王懋昭大德建中於民以義制事以禮制心垂裕後昆 又曰德無常師主善為師善無常主協於克一 又曰非天私我有商惟天祐於一德非商求於下民惟民歸於一德德惟一動㒺不吉德二三動㒺不凶 又曰六三德一曰正直二曰剛克三曰柔克平康正直彊弗友剛克燮友柔克沈潛剛克髙明柔克 又曰不役耳目百度惟貞 又曰不剛不柔厥德允修 又曰皇天無親惟德是輔詩曰顒顒卬卬如圭如璋令聞令望豈弟君子四方為
  綱 又曰追琢其章金玊其相 又曰如金如錫如圭如璧 又曰威儀抑抑德音秩秩無怨無惡率由羣匹禮記曰恭儉以求役仁信譲以求役禮 左𫝊子産
  曰夫令名德之輿也德國家之基也有基無壊毋亦是務乎有德則樂樂則能乆詩云樂只君子邦家之基有令德也夫上帝臨女無貳爾心有令名也夫恕思以明德則令名載而行之是以逺至邇安 左𫝊成鱄曰詩曰維此文王帝度其心莫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𩔖克長克君王此大邦克順克比比於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於孫子心能制義曰度德正應和曰莫照臨四方曰明勤施無私曰類教誨不倦曰長賞慶刑威曰君慈和徧服曰順擇善而從之曰比經緯天地曰文九德不愆作事無悔故襲天祿子孫頼之 原淮南子曰體太乙者牢籠天地彈壓山川含吐隂陽申洩四時紀綱八極經緯六合覆露照導普氾而無私翾飛蠕動莫不仰德而生 增鼂錯𫝊曰五帝神聖其臣莫及故自親事處於法宮之中明堂之上動靜上配天下順地中得人故衆生之𩔖無不覆也根著之徒無不載也燭以光明無偏異也德上及飛鳥下至水蟲草木諸産皆被其澤然後隂陽調四時節日月光風雨時膏露降五榖熟祅孽滅賊氣息民不疾疫河出圖洛出書神龍至鳯鳥翔德澤滿天下靈光施四海此謂配天地治國大體之功也 原白虎通曰王者承統理調和隂陽隂陽和萬物序休氣充塞故符瑞並臻皆應德而至德至天則斗極明日月光甘露降德至地則嘉禾生蓂莢起秬鬯出太平感德至文表則景星見五緯順軌德至草木則朱草生木連理德至鳥獸則鳯皇翔鸞鳥舞麒麟臻白虎到狐九尾白雉降白鹿見白烏下德至山陵則景雲出芝實茂陵出異丹阜出萐莆山出噐車澤出神𪔂德至淵泉則黃龍見醴泉通河出龍圖洛出龜書江出大貝海出眀珠德至八方則祥風至 增匡衡曰治性之道必審已之所有餘而強其所不足蓋聰眀疏通者戒於太察寡聞少見者戒於壅蔽勇猛剛強者戒於太暴仁愛溫良者戒於無斷湛然安舒者戒於後時廣心浩大者戒於遺忘必審己之所當戒而齊之以義聖德純茂百姓畏愛上天歆享此永永不易之道也 宋司馬光曰人君大德有三曰仁曰明曰武仁者非嫗煦姑息之謂也興教化修政治養百姓利萬物此人君之仁也眀者非煩苛伺察之謂也知道誼識安危別賢愚辨是非此人君之眀也武者非強亢暴戾之謂也惟道所存斷斷不疑奸不能惑佞不能移此人君之武也故仁而不眀猶有良田而不能耕也明而不武猶視苖之穢而不能耘也武而不仁猶知穫而不知種也
  帝德二
  原禮含文嘉曰伏羲德洽上下天應以鳥獸文章地應以龜書伏羲乃則象作易 帝王世紀曰神農氏有聖德始教天下種榖故號神農氏諸侯夙沙氏叛不用命箕文諫而殺之炎帝退而修德夙沙之民自攻其君而歸炎帝 增史記曰顓頊靜淵以有謀䟽通而知事養財以任地載時以象天依鬼神以制義治氣以教化潔誠以祭祀北至於幽陵南至於交趾西至於流沙東至於蟠木動靜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屬 又曰帝嚳普施利物不於其身聰以知逺明以察㣲順天之義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修身而天下服取地之財而節用之撫教萬民而利誨之厯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鬱鬱其德嶷嶷 原尚書堯典曰若稽古帝堯曰放勲欽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譲光被四表格於上下克明俊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𥠖民於變時雍 大戴禮曰宰我曰請問帝堯孔子曰其仁如天其智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富而不驕貴而不豫 論語曰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 符子曰堯曰余坐華殿之上森然而松生於棟余立櫺扉之內霏然而雲生於牖雖面雙闕無異乎崔嵬之冠蓬萊雖背墉郭無異乎廽巒之縈崐崘余安知其所以安榮 增舜典曰重華協於帝濬哲文明溫恭允塞𤣥德升聞乃命以位原禮記曰子曰舜其大智也與舜好問而好察邇言
  隱惡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善執其両端用其中於民其斯以為舜乎孟子曰舜聞一善言見一善行若決江河沛然莫之能禦也 大禹謨曰文命敷於四海祗承於帝 大戴禮曰昔者禹見耕者五耦而式過十室之邑則下為秉德之士存焉 增説苑曰禹出見罪人下車問而泣之曰堯舜之人皆以堯舜之心為心今寡人為君百姓各自以其心為心是以痛之也 商書仲虺之誥曰惟王不邇聲色不殖貨利德懋懋官功懋懋賞用人惟已改過不吝克寛克仁彰信兆民 又曰佑賢輔德顯忠遂良伊訓曰惟我商王布昭聖武代虐以寛兆民允懐
  又曰先王肇修人紀從諫弗咈先民時若居上克明為下克忠與人不求偹檢身若不及 原帝王世紀曰湯出見羅者方祝曰從天下者從地出者四方來者皆入吾羅湯曰嘻盡之矣非桀其孰能為此哉乃命觧其三面而置其一面更教之祝曰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髙者髙欲下者下吾取其犯命者漢南諸侯聞之咸曰湯之德至矣澤及禽獸況於人乎一時歸者三十六國周書曰文王在鎬召太子發曰我身老矣吾語汝我所保與我所守𫝊之子孫吾厚德而廣恵不為驕侈不為泰靡童牛不服童馬不馳土不失其宜萬物不失其性天下不失時以成萬材萬材已成牧以為人天下利之而勿德是謂大仁 韓子曰昔文王請入雒西地赤壌之國方千里以觧炮烙之刑天下皆説仲尼曰大哉文王輕千乘之國而請觧炮烙之刑 又曰文王伐崇至黃鳯墟而韤繫觧乃自結之 論衡曰文王飲酒千鍾孔子百觚言聖人能以德持酒也如一坐千鍾百觚此酒徒非聖人也 呂氏春秋曰周文王使人相地得死人之骸吏以聞於文王文王曰更𦵏之吏曰此無主矣文王曰有天下者天下之主也有一國者一國之主也遂令吏以衣冠更𦵏之天下聞之曰文王賢矣澤及髊骨 増帝王世紀曰武王克商旌商容之閭釋箕子之囚散鹿䑓之財發鉅橋之粟 原又曰武王自孟津還及於周見暍人王自左擁而右扇之 史記曰孔子言必世而後仁善人為邦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矣誠哉是言漢興至孝文四十有餘載德至盛也 増又曰髙祖寛仁愛人意豁如也有大度不事家人生産性明逹好謀能聽既即位自監門戍卒見之如舊 桓子新論曰太宗有仁智通明之德承漢初定躬儉省約以恵體百姓救贍睏乏除肉刑減律法𦵏埋薄損輿服所謂達於飬生送終之實者也及始從代徵時謀議狐疑能從宋昌之䇿應聲馳來即位而偃武修文施布大恩欲息兵革與匃奴和親總撮綱紀故遂褒增隆為太宗也又曰武帝才質英妙有崇文廣業之規故即位而開發大志考合古今獲前聖代事跡改正朔制度招選俊傑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怒武藝四加所征者服興起六藝廣進儒術自開闢以來漢家最為盛圖故𩔰為世宗可謂卓爾絶世之主矣 原前漢張禹𫝊曰成帝敬厚禹禹每病輒以起居聞車駕自臨問之上親拜禹牀下 増東觀漢記曰光武時馬援謂隗嚻曰到朝廷凡數十未嘗有見明主如此也才能驚人其勇非人之敵開心見誠與人語好醜無所隱諱圖講天下事極盡下情兵事方略量敵較勝濶逹多大節與髙帝等經學博覧政事文辨前世無比囂曰如卿言勝髙祖𫆀曰不如也髙祖大度無可無不可今上好吏事動如節度不飲酒嚻曰如卿言反復勝也 袁山松後漢書曰前漢成哀以來天地縱橫巨猾竊命世祖以眇眇之祚起白水之濵扇之以仁風驅之以大威霜雪被而叢棘枯綱維振而逆鱗埽羣才畢奏人思與能數年之間廓清四海雖為中興與夫開創者寧有異乎馬生之言固以寥廓大度同符髙祖又資太宗之仁兼孝宣之明故能享有神器據萬物之上後漢書曰明帝善刑理法令分明日晏坐朝幽枉必
  達內外無倖曲之私在上無矜大之色斷獄得情號居前代十二十斷其二言刑少也故後之言治者莫不先建武永平之政 又曰魏文稱明帝察察章帝長者帝素知人厭明帝苛切事從寛厚除慘獄之科著胎養之令承奉明德太后盡心孝道割裂名都以崇建周親平徭簡賦而人頼其慶又體之以忠貞文之以禮樂藩輔克諧羣後德譲謂之長者不亦宜乎 晉書曰武帝宇量𢎞厚造次必於仁恕容納讜正未嘗失色於人明達善謀能斷大事故得撫寜萬國綏靜四方 原續晉陽秋曰簡文帝弱而慧異中宗深器焉及長美風姿好清言舉心端詳器服簡素與劉惔王濛等為布衣之遊 増冊府元龜曰後魏道武帝幼遭艱難偹嘗險阻具知民之情偽及在位躬行仁厚協和民庶既定中原患前代刑網峻宻乃約定科令大崇簡易是時天下民久苦兵亂畏法樂安帝鎮之以淵黙罰必從輕兆庶欣戴焉 又曰魏孝文惇睦九族禮敬俱深雖於大臣持法不縱然性寛慈每垂矜捨聽覧政事莫不從善如流哀矜百姓嘗思所以濟益天地五郊宗廟二分之禮嘗必躬親不以寒暑為倦南北征廵有司奏請治道帝曰粗修橋梁通輿馬便止不湏去草剗令平也凡所修造不得已而為之廵幸淮南如在內地軍事湏伐民𣗳者必留絹以酬其直稲粱無所傷踐帝愛竒好士情如飢渴待納朝賢隨才輕重嘗寄以布素之意翛然逺邁不以世務嬰心又曰唐髙祖倜儻不羈豁達大度至性剛直無所矯飾志略宏逺寛仁容衆凡所與逰集無貴賤皆得其歡心及義兵起羣盜大俠爭來歸附焉謁見必與同坐或延之臥內握手造SKchar恩如朋友賞賜金帛無所愛恡凡有委任推以赤心皆許便宜從事及即位見舊愛故人特執撝降有逺至者皆為之加禮初軍國多務奏請填委臨朝處分剖𣲺如流每發其姦伏皆出人意表然唯舉大綱不存苛細 通鑑曰唐太宗微時劉文靜見而異之曰此非常人豁達𩔖漢髙神武同魏祖年雖少命世才也 冊府元龜曰唐太宗踐阼之始布德寰中申威遐外旬月之間九區寧謐至於進賢任能厲精為政求士若不及從諫如轉圜牓徵儒學興復制度禮樂畢偹風教興行下無滯才上無粃政商旅野次無復盜賊外戶不閉囹圄常空制御王妃公主之家及大姓豪猾之伍歛手屏跡無敢侵犯亦古昔未之有也 唐鑑曰太宗貞觀二年畿內有蝗上入苑中掇數枚祝之曰民以榖為命而汝食之寜食吾之肺腸舉手欲吞之左右諫曰惡物恐成疾上曰朕為民受災何疾之避遂吞之是嵗蝗不為災 通鑑曰唐宣宗明察沉斷用法無私從諫如流重惜官賞恭謹節儉恵愛民物故大中之政訖於唐末人思之謂之小太宗 冊府元龜曰周世宗幼而英異以嚴重自處與賓客言必低聲柔氣商確古今及論攻戰之事則縱辨髙談詞理鋒起即位後與侍臣論及賞罰之道帝曰但依王道行之朕固不因怒加罪因喜賞人也 司馬光曰世宗以信令御羣臣以正義責諸國王環以不降受賞劉仁贍以堅守𫎇褒嚴續以盡忠獲存蜀兵以反覆就誅馮道以失節被棄張美以私恩見疏江南未服則親犯石矢期於必克及既服則愛之如子推誠盡言為之逺慮書曰無偏無黨王道蕩蕩又曰大邦畏其力小邦懐其德世宗近之矣 宋史臣曰太祖發號施令名藩大將俯首聽命四方列國次第削平建隆以來釋藩鎮兵權䋲贓吏重法以塞禍亂之源州郡司牧下至幕職躬自引對務農興樂慎罰薄歛與民休息迄於丕平治定功成制禮作樂傳之子孫世有典則遂使三代而降考論聲名文物之治道德仁義之風無譲於漢唐規模可謂逺矣 經濟𩔖編曰宋太宗沈謀英斷儉勤自勵憫農事考治功慎刑獄納諫諍遇災知懼有過知悔故能削平海內功業炳然 又曰宋仁宗恭儉仁恕敬天重民四十二年之間吏治若媮惰而任事蔑殘刻之人刑法似縱弛而決獄多平允之士國未嘗無嬖倖而不足以累治世之體朝未嘗無小人而不足以勝善𩔖之氣君臣上下惻怛之心忠厚之政所以培植國基者厚矣𫝊曰為人君止於仁帝無愧焉 遼史贊曰太宗甫定多方逺近向化建國號偹典章至於釐庻政閱名實録囚徒教耕織配鰥寡求直言之士得郎君哈斯即擢宣徽嘉唐張敬達忠於其君卒以禮𦵏輟遊豫而納三剋之請憫士卒而下休養之令親征晉國重貴面縛斯可謂威德兼𢎞英略間見者矣入汴之後無㡬㣲之驕有三失之訓𫝊稱鄭伯之善處勝書述秦誓之能悔𬨨太宗兼有之其卓矣乎 金史贊曰太祖英謨叡略豁達大度知人善任人樂為用經濟𩔖編曰金世宗在諸帝中最為賢主雅尚儉素
  命宮中之飾勿用黃金嘗謂近臣曰朕每當食時嘗思貧民飢餒猶在已也謂宰相曰卿等在省未嘗薦士止限資格安能得人又曰朕嘗言某人可用然後從而用之卿等既無所言必待朕知而後進用將復有㡬又曰朕觀唐史見太宗行事初甚厲精晩年與羣臣議多飾詞朕嘗思始終如一今雖年髙敬慎之心無時或怠即位五載南北講和與民休息羣臣職守上下相安家給人足倉廩有餘刑部斷死罪嵗或十七人國人號小堯舜 通鑑總論曰元太祖深沈大略用兵如神任都爾本庫魯克而出將入相得良佐用𫆀律楚材而文事武偹有能臣長㦸百萬鐵𮪍千羣奮烏桓猋集之師騁勁弩良弓之勢功德日盛諸部皆慕義來降赫赫炎炎已為天命人心所係屬矣 通鑑總論贊元世祖曰天啟真人時當熙運而先皇母弟太祖嫡孫為長為賢始順輿情而登大寳天性仁孝明睿英武恵育蒼黎知人善任安圖為相巴延典兵許衡佐朝政秉忠為太保王磐竇黙掌詞垣𢎞範天澤掌樞宻謨謀廟堂攻城略地恢𢎞治具載擴丕圖屢𣗳鴻勲逺夷悉服 經濟𩔖編曰元仁宗天性恭儉通達儒術兼曉釋典事太后終身不違顔色待宗戚勲舊始終以禮大臣親老時加恩賚大官進膳必分賜貴近有司奏大辟每慘惻移時 明張時泰曰太祖崇信義於兵戈未戢之日講禮樂於天下未一之秋仁以撫之義以綏之遣將而戒以勿殺攻城而戒以勿屠以天下之智為智以天下之力為力由是未至而民有後予之歎既至而民有相慶之歡所向無前以成破竹之勢者惟德是與夫豈智與力哉 名山藏曰明髙皇帝承元末弛縱之弊宏振威武以儆天下成祖以英達之資纘序大服海內竦然振厲者五十餘年昭皇帝至德深仁不久於位章帝繼之乃涵濡以醇懿陶植以德義聞四方有水旱蝗蟲之災憂形於色遣人賑救如恐不及隆寒盛暑蘇洗寃獄奏上刑名垂神省察並從輕典優禮老成勲舊具有終始寤寐思賢內自廷臣外及方岳郡守咨簡詳擇不以輕畀褒奨循良使久於官是以在任之人竒材異能皆極一時之選至有文學胥史裒然擢㧞致位名卿十年之內吏稱民安比於文景下及民間木埴噐用莫不精堅殊倫亦可以見一時無呰窳偷惰之風矣至於郊廟之禮必躬必親奉事太后祗敬夙夜未嘗一日去書下筆蠭涌皆𫝊修齊治平之道秋冬廵邊閱武親櫜鞬𮪍射威震殊俗休哉文武恭儉之主也 明孝宗曰吾不自治誰能治吾史臣曰上簡言慎動慤誠充粹闇然而日章燕處必衣冠雖置筆硯有常處
  帝德三
  原孝理 化成 欣戴 恱隨聖人順動而人悅隨 樂推 恱服 垂拱 恭已 大同 富有同和平也富有天下 膺命立德立大中之德 帝道 王猷 法天地 作父母 蓋如天 民猶體蓋之如天民猶支體 承天休 建皇極 四時成 萬物覩 冠道德 履純仁 通風雨 歴日月允文允武 克長克君 牢籠天地 彈壓山川
  九功惟序 百度惟貞俱書經水火金木土榖正德利用厚生謂之九功 式於九圍 澤及四海 納隍之慮 觧網之仁 德配天地 明並日月 正位凝命 勝殘去殺 表正萬邦 守在四夷天下有道守在四夷 天下為公 海外有截萬邦作孚 百姓為心 不嚴而理 無為而治
  創道德之囿 𢎞仁恵之虞 與日月齊光 若晝夜有恆 覆載所及致之於昇平 照臨所加納之於仁夀 増耿光 大烈書經曰以覲文王之耿光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武王之大烈 亶聰明錫勇智書經曰亶聰明作元後又曰天乃錫王勇智 不競不絿 如圭
  如璧俱詩經 昭景飲醴 爍電舒虹上出江淹上建平王書注曰昭景星之明飲醴泉之味也 下出顔延年應詔詩言德化之美如虹蜺舒光 咳唾為恩 盼睞成飾俱顔延年曲水詩序 昭天漏泉 䌓枯潤涸漢書吾丘夀王曰德澤上昭天下漏泉 吳均檄文曰皇恩所被䌓枯潤涸 威武紛紜 湛恩汪濊司馬相如難蜀父老文 遺文反質 蹈德詠仁上出陸機大將軍燕會詩 下出東都賦 聲與風翔 澤從雲游東京賦 陶化染學 富仁寵義魏都賦 協風旁駭 天晷仰澄陸機宴宣猷堂詩 茂德淵沖 天姿玊裕陸機宴宣猷堂詩 陵風協紀 絶輝照淵陸機大將軍燕會詩 三台摛明 五嶽增峻文選盧子諒詩 丹㝠投烽 青徼釋警張協七命 炎之如旦 威之如神 函之如海 飬之如春班固答賓戱 斧藻至德 琢磨令範王融曲水詩序 民望如草 我澤如春曹植七命 三光宣精五行順布東都賦 施暢春風 澤如時雨曹植責躬詩 仁風衍而外流 誼方激而遐騖東京賦 目中夏而布德瞰四裔而抗稜東都賦 案六經而校德 渺古昔而
  論功東都賦 醇洪鬯之德 豐茂世之規甘泉賦 仁聲恵於北狄 武誼動於南鄰甘泉賦 觧羲皇之䋲 錯陶唐之象張協七命註曰象言象刑也 三靈輔德 百姓與能唐太宗即位冊文 靜黙沿道 和平返淳 智周翔泳 功濟陶鈞唐睿宗哀冊 春熈海涵 義鬯仁洽 翔舞太和涵濡茂澤 生䌓華於枯荑 育豐肌於朽骨文選勸進表
  帝德四
  原德象天地 積善之厚 天子至貴與天地通氣敷大德為天下 德侔往初 德通幽冥 道得衆則得國 運天地 德繼世 四王𣗳德 三王先德先道德 惟行道德 和順道德 道德為師友 仁義以為明 偹道全美 道德盈塞 至道以王 道猶衢樽 皇道煥炳 君積於道 布德和令 振民育德 黎民敏德 𣗳德務滋 明聖鍳德 用明顯德 表功明德 咸有一德 恆以一德 惟天佑於一德 惟民歸於一德 其德不囬 履德之基 經德秉哲 以德為車 觀武如德 苞元履德 位在德元 聲德達逺 貊其德音 其德克明 周世修德莫若太王 羣黎百姓徧為爾德 日新之謂盛德盛德光亨 盛德可詠 任德緩刑 明德慎罰
  矢其文德 文以應民 好文不武 通達文理 承天意 言天文 聲重天地 經天緯地 與天轉運先天而順 則天象地 天下同利 光宅天下
  承天紀民 天子經略 天然之姿 天地之姿 天子特生 行猶河海 材質髙妙 飛英聲 馳英聲令聞不已 絶世之主 亞聖之才 寵綏四方
  君子之光 敬之若神明 神明之主 聰明齊聖聰明睿智 穆穆在上 煌煌盛美 顯顯令德 定禮樂明舊章 左凖䋲右規矩 身為度聲為律 四本咸具四海咸利 動靜不失其時 繼韶夏 崇號謚 五帝之隆 三代令王 得萬國之心 光於四方 崇冠百代 尊賢容衆 偹物致用 一人元良一哉王心 髙朗令終 民樂其治 溫慈恵和
  聰明仁勇 醇美皓然 優游博行 見善則𨗇 號令溫雅 四三王而六五帝 順天地之紀 堯文煥炳 最為髙明 禹好善言惡㫖酒 乃聖乃神乃文乃武 不剛不柔 如金如錫 如珪如璋 令聞令望 溥博如天淵泉如淵 覆物崇天載物𢎞地 象天統物象地載物 如天之無不幬也 如地之無不載也 履四時以象天 依鬼神以制義 含羲孕農光軒熈堯 篚厥𤣥黃紹我周王 百辟卿士媚於
  天子 秩秩斯干 幽幽南山 赫赫厥聲 濯濯厥靈 文王飲千鍾永保鴻名 生荷其榮沒垂其聲垂德後裔 抱弓而號 削木為像 象符 朝其衣冠 有善譲天 惟德動天聲教無為 禮樂明偹天下自正 天下和平 文治 文明 休明 聰明増由庚詩經篇名言萬物得其道也 靈修出文選注曰靈神也修長也言有神明乆
  長之德也 淳懿文選樂府吳趨行文德熈淳懿 宅心醰粹魏都賦註曰醰美也天臨海鏡顔延年詩言人君以明德照人如天鏡之照海也 含淳詠德四子講德論曰含淳詠德之聲盈耳 遵遊自然聖主得賢臣頌曰遵遊自然之勢恬淡無為之塲英聲茂實司馬相如封禪文曰飛英聲騰茂實 洪輝景炎班固典引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洪輝奮景炎 德洋恩溥相如難蜀父老 欽明尚古出班固典引注曰欽明之德庶㡬於古道也 體元立制 茂育羣生 重熙累洽 鴻藻景鑠 沐浴膏澤以上俱東都賦 仁洽道豐 聲教布濩俱東京賦藏用元黙 菲言厚行俱魏都賦 昭德塞逺左𫝊 灑沈
  澹災相如難蜀父老 聖風雲靡長楊賦 炳海表岱顔延年郊祀歌嚮風而聽隨流而化上林賦 德耀寰表長孫無忌河清表 道德為麗仁義為凖山堂肆考曰漢文帝道德為麗仁義為凖
  體仁一
  原易曰何以守位曰仁 又曰體仁足以長人 増書經曰民㒺常懐懐於有仁 六韜曰文王曰愛民奈何太公曰利而勿害成而勿敗生而勿殺與而勿奪樂而勿苦喜而勿怒文王曰請釋其故太公曰民不失務則利之農不失時則成之罰當其罪則生之薄賦斂則與之儉宮室臺榭則樂之吏清不苛擾則喜之故善為國者馭民如父母之愛子如兄之愛弟見其飢寒則為之憂見其勞苦則為之悲賞罰如加於身賦斂如取於已此愛民之道也 新書曰周成王曰寡人聞之聖王在上位使民富且夀雲夫富則可為也若夫夀則不在天乎鬻子曰聖王在上位則天下不死軍兵之事故諸侯不私相攻而民不私相鬬䦧不私相殺也則民免於一死而得一生矣聖王在上則臣積於道而吏積於德而民積於用力故婦為其所衣丈夫為其所食則民無凍餒矣則民免於二死而得二生矣聖王在上則君積於仁而吏積於愛而民積於順則刑罰廢矣則民免於三死而得三生矣聖王在上則使民有時而用之有節則民無厲疾則民免於四死而得四生矣故夫富且夀者聖王之功也 魯恭曰萬民者天之所生天愛其所生猶父母愛其子一物有不得其所者則天氣為之舛錯況於人乎故愛民者必有天報 文子曰國有飢者食不重味民有寒者冬不披裘與民同苦樂即天下無哀民 韓嬰曰昔者聖王不出戶而知天下不窺牖而見天道非目能視乎千里之前非耳能聞乎千里之外以已之情量之也已惡飢寒則知天下之欲衣食也已惡勞苦則知天下之欲安佚也已惡衰乏則知天下之欲富足也知此三者聖王所以不降席而匡天下也 呂覧曰水源深則魚鼈歸之樹木盛則飛鳥歸之庶草茂則禽獸歸之人主仁則萬民歸之故聖王不務歸之而務其所歸 說苑曰公問管仲曰王者何貴曰貴天桓公仰而視之管仲曰所謂天者非謂蒼蒼莽莽之天也君人者以百姓為天百姓與之則安輔之則強非之則危背之則亡 陸贄曰懷生惡死蠢動之大情慮危求安品物之恆性有天下而子百姓者以天下之欲為欲以百姓之心為心固當遂其所懐去其所畏給其所求使家家自寧人人自遂家茍寜矣國亦固焉人茍遂矣君亦泰焉是則好生以及物者乃自生之方施安以及物者乃自安之術 又曰君人之道子育為心雖深居九重而慮周四表雖恆處安樂而憂及困窮近取諸身如一身之於四肢其疾病無不恤也逺取諸物如兩曜之於萬𩔖其鍳照無不均也故時有㓙害而人無流亡恃天聽之必聞知上澤之必至是以有母之愛有父之尊古之聖王用此術也 又曰卵胎不傷麟鳯方至魚鼈咸若龜龍乃游蓋悅近者來逺之資懐小者致大之術也
  體仁二
  増家語孔子曰舜之為君也其政好生而惡殺其任授賢而替不肖德若天地而靜虛化若四時而變物是以四海承風暢於異𩔖鳯麟翔至鳥獸馴德無他好生故也 禮記曰禹立三年百姓以仁遂焉 冊府元龜曰漢宣帝元康三年詔三輔毋得以春摘巢探卵彈射飛鳥具為令 又曰光武時大司馬平公孫述放兵大掠帝聞之怒以譴漢又譲漢副將劉尚曰城降三日吏人從服孩兒老母口以萬數一旦放兵縱火聞之可為酸鼻尚宗室子孫嘗更吏職何忍行此仰視天俯視地觀放麑兒啜羔羮二者孰仁韓子曰孟孫獵得麑使秦西巴持之其母隨而呼秦西巴不忍而與其母戰國䇿曰樂羊為魏將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君烹其子而遺之羮樂羊啜之盡一杯而㧞中山 後漢書章帝元和三年勅曰方春所過無得有所伐殺車可以引避引避之騑馬可輟觧輟觧之詩曰敦彼行葦牛羊勿踐履禮人君伐一草木不時謂之不孝俗知順人莫知順天其明稱朕意 冊府元龜曰後魏文成和平四年八月畋於河西詔曰朕順時田獵而從官殺獲過度既殫禽獸乖不合圍之義其勅從官及典圍將校自今以後不聽濫設其畋獵皮肉別自頒賚又曰後魏獻文皇興二年詔曰頃張永迷擾敢拒王威暴骨原隰殘廢不少死生寃慟朕甚愍焉天下民一也可勅郡縣永軍殘廢之士聽還江南露骸草莽者收𦵏之 又曰唐太宗貞觀四年制決罪人不得鞭背初帝以暇日徧覧羣書因讀明堂孔穴雲人五藏之係咸附背脊鍼灸失所皆有損害乃廢書而歎曰今律決笞者皆雲髀背分受乃有邂逅致死之義撻人之背理則宜然夫箠五刑之最輕者也死又人之至重者也豈容犯最輕之刑而或鞭笞致死自古帝王由來未悟不亦悲夫即日遽頒此制 通鑑曰貞觀五年制自今決死刑者皆覆奏𣲺日徹樂減膳 冊府元龜曰唐太宗貞觀十年謂侍臣曰朕自征伐以來所乘戎馬䧟軍破陣濟朕於難者刋石為鐫真形置之左右以伸帷蓋之義又曰貞觀十八年幸九成宮行次顯仁宮太宗手詔皇太子曰吾昨見麞鹿懐孕者多縱有空身其子甚小母亡而子存者未之有也吾與汝雖復不射無仁心之人得放終無放理昆蟲無知湏推已以及也 又曰唐太宗初攻遼東城其中抗拒王師應沒為奴婢一萬四千口並遣先集幽州將分賞戰士帝念其父母妻子一朝分散情甚哀之因命有司平準其直以布及錢贖為編戶其衆歡呌之聲三日不息初帝之渡遼也莫離支遣加屍城七百人戍蓋牟城李勣盡虜之其人並隨軍請自效帝謂之曰非不欲用爾之力爾家在加屍爾為吾戰彼將為戮矣破一家之妻子求一人之力用吾不忍也悉令廩食放還咸曰髙麗小人不知所以報天子德也 又曰唐明皇開元十二年隴西節度使王君㚟破吐蕃獻㨗帝謂俘囚曰凡是俘囚法當處死我好生惡殺覆育萬方汝等雖是外蕃物𩔖亦同中國今舍汝性命以申含養 又曰周世宗時淮南饑命以米貸之或曰民貧恐不能償世宗曰民吾子也安有子倒懸而父不為觧哉安在責其必償也 經濟𩔖編曰宋太祖注意刑辟嘗讀二典歎曰堯舜之罪四凶止於投竄何近代法網之宻𫆀故定為折杖法以遞減流徒杖笞之刑自開寳以來犯大辟非情理深害者多得貸死 通鑑曰宋太祖命曹彬將兵伐江南戒之曰江南之事一以委卿切勿暴掠生民務廣威信使自歸順不湏急擊也又曰城䧟之日慎無殺戮若困鬬則李氏一門不可
  加害 又曰宋仁宗嘗中夜飢思燒羊戒勿宣索曰恐膳夫自此戕賊物命以偹不時之需 又曰宋仁宗時京師大疫帝出犀角二株付太醫局和藥賜貧民其一通天犀也內侍請留以為御帶帝曰以為朕帶孰若為藥以療民疾立命碎之 經濟𩔖編曰金主雍曰亡遼日屠羊三百亦豈能盡用徒傷生耳 元史曰姚樞從世祖征大理夜宴時姚樞陳宋太祖遣曹彬取南唐不殺一人明日世祖據鞍呼曰汝昨夕言曹彬不殺者吾能為之樞馬上賀曰聖人之心仁明如此生民之幸也經濟𩔖編曰元仁宗遇有司奏大辟每慘惻移時
  名山藏曰明太祖命徐達常遇春征張士誠戒曰毋虜掠毋妄殺毋發丘壠毋毀廬舍張氏母𦵏城外毋傷之明太祖諭曰中原爭鬬白骨在野中書省其遣人循
  歴水陸收瘞之
  體仁三
  増扇暍 觧網扇暍武王事 觧網湯事俱詳帝德二 飲暍 止網冊府元龜曰唐太宗貞觀十五年如襄城宮登子邏坂見暍者僵於路命左右取藥飲之乃蘓 又曰唐太宗貞觀十七年帝觀魚於西宮見魚躍問其故魚者曰此當乳也於是止網 廣仁陂 福源池冊府元龜曰唐天寳六載詔曰聞滎陽僕射陂陳留蓬池等採捕甚多傷害極廣自今以後特宜禁斷其僕射陂改為廣仁陂蓬池改為福源池庶𢎞大道之仁以廣中孚之化 加志 恤功史曰唐堯存心於天下加志於窮民一民飢則曰我飢之也一民寒則曰我寒之也一民有罪則曰我䧟之也 周書曰乃命三後恤功於民 泣罪人 𦵏枯骨詳帝德一 除苛法 去肉刑史記曰漢髙帝入闗除秦苛法 漢書曰文帝詔曰夫刑至斷支體刻肌膚終身不息何其刑之痛而不德也豈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 議賑貸 問疾苦漢文帝詔議賑貸 漢昭帝遣吏行郡國舉賢良問民疾苦 仁及枯骨 澤漏重泉後晉髙祖天福三年全活流民 廩給嬰兒漢書曰成帝鴻嘉四年水旱為災闗東流徙者衆詔使者
  循行郡國流民欲入闗者務有以全活之 後漢書章帝元和二年詔嬰兒無親屬者及無子不能飬者廩給之 𦵏戰士 縱死囚冊府元龜曰唐太宗貞觀五年遣使於髙麗収隋戰士骸骨詔祭而𦵏之 通鑑曰唐太宗親録繫囚見應死者憫之縱使歸家約至期來京師明年九月果如期自詣朝堂無匿者皆赦之 欲人富貴 問政寛猛通鑑曰太宗嘗謂侍臣曰朕欲天下之人皆富貴惟省徭役薄賦斂令比屋之人恣其耕稼如此則富矣敦行禮譲使人少敬長妻敬夫如此則貴矣唐德宗問政之寛猛孰先權德輿曰唐承隋苛虐以仁厚為先帝曰誠如公言 有親喪者勿繇 無家屬者給榖漢書宣帝地節四年詔曰百姓遭凶而繇使不得𦵏傷孝子心自今有大父母父母喪者勿繇使得送終以盡子道 東漢光武建武六年詔曰水旱蝗蟲為災人用睏乏無以自贍惻然憫之其命鄉國有榖者給廩髙年鰥寡孤獨及篤廢無家屬貧不能自存者如律 禁笞背刑 定折杖法俱詳體仁二 出米貸飢 碎犀療疾上周世宗事 下宋仁宗事俱詳體仁二 置園恤孤獨 給田飬流民梁書曰武帝普通二年置孤獨園以飬窮民 宋史曰仁宗天聖七年契丹飢流民至境上帝曰皆吾赤子也詔給唐鄧州閑田以飬之仍令所過給食 置廣恵倉以給貧 出三司錢以助糴通鑑曰宋仁宗嘉祐二年詔諸州置廣恵倉先是役入戶絶由官自鬻之韓琦請留勿鬻募人耕而収其租別為倉貯之以給州縣之老㓜貧疾不能自存者 宋仁宗嘉祐七年詔天下常平倉多所移用不足以支凶年其令內藏庫三司共出緡錢一百萬下諸路助糴之
  體仁四
  原其仁如天 仁育萬物 仁以接物 仁風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仁風潛扇 仁義為巢 仁義為郭 仁義為凖漢文仁義為䋲 醉於仁義 隂行仁義 履行仁義 克寛克仁 寛仁溫恵 仁而愛人 本仁祖義 仁如騶虞 蹈顔子之仁 仁智明達 仁及草木 仁歌行葦 視民如子 視民如傷 兼愛百姓 弗侮鰥寡 敬老慈少 慈幼養老 嘉孺子 哀婦人詳帝治䕃暍人於樾下 泣罪 好生之德洽於民心 無
  肆掠止獄訟 挺重囚益其食 省囹圄 出輕繫去網去鈎 焚鴆 春田不澤圍 田獵唯時不殺童羊童小也 無煞孩蟲胎夭飛鳥 川澤不入網罟以成魚鼈之長山林不登斧斤以成草木之長汲冡周書 王在靈囿麀鹿攸伏毛詩 芃芃黍苖隂雨膏之 方苞方體維葉泥泥 増安土敦乎仁故能愛易經 其仁可親史記大禹紀 収𦵏客死漢安帝元初二年遣中謁者收𦵏京師客死及棺槨朽敗者 掩骼埋胔冊府元龜曰漢質帝本初元年詔曰方春戒節賑濟乏戹掩骼埋胔之時其調比郡見榖出廩窮弱収𦵏枯骸 出宮人冊府元龜曰後魏明元永興三年詔簡宮人非所當御及執作技巧自輸悉出以配鰥民 禁屠殺含孕冊府元龜曰北魏宣武帝永平二年 放華林野獸於山澤後魏孝明熙平元年 剗削京觀冊府元龜曰唐太宗貞觀五年詔諸州有京觀處無問新舊宜悉剗削加土為墳勿令暴露仍以酒脯致祭焉 禁作簺捕魚營圈取獸唐髙宗咸亨四年 放麋冊府元龜曰唐中宗景龍二年幸漢故未央宮舊基賜從臣宴有麋鹿經御前羽林獲之以獻帝放之 助天孳育開元十二年 春禁弋獵採捕唐天寳元年 永言亭育仁慈為本唐天寳五載詔 放宮女於掖庭西門唐太宗事 放宮女於九仙門冊府元龜曰唐順宗貞元二十一年出後宮三百及敎坊伎女六百人聽其親族迎於九仙門百姓聚觀讙呼大呌 保滋懷生仁遂物性唐文宗太和四年 縱鶻冊府元龜曰後唐明宗時回鶻進白鶻一聮帝令對使觧緤縱之 含幽育明周太祖廣順元年 癢疴疾痛孰非同體宋貞希元曰人君為天下民物之主癢疴疾痛孰非同體 天資仁恕刑法志唐太宗起行潄水必避螻蟻宋哲宗 民胞物與西銘
  體仁五
  增詔後魏出帝詔曰頃因年饑百姓流徙或身倚溝渠或命懸道路皆見棄草土取厭烏鳶言念及此有驚夜寢掩骼之禮誠所庶㡬行殣之義冀亦可免 唐髙祖武德二年詔曰釋典㣲妙淨業始於慈悲道教沖虛至德去其殘殺四時之禁無伐麛卵三驅之化不取前禽蓋欲敦崇仁恵蕃衍庶物立政經邦咸率茲道朕祗膺靈命撫遂羣生言念亭育無㤀鍳寐殷帝去網庶踵前修齊王捨牛實符本志 三年詔曰有隋失馭䘮亂𢎞多民物凋殘俗化踰侈躭嗜之族競逐㫖甘屠宰之家恣行刳殺芻豢之畜靡供餚核之資胎夭之羣莫遂蕃滋之性傷財墮業職此之由𭤑敓穿窬因茲未息禮曰君無故不殺牛大夫無故不殺羊士無故不殺犬豕庶人無故不食珍非惟務在仁愛蓋亦示之儉約方域未寜尤湏節制凋𡚁之後宜先蕃育豈得恣彼貪暴殘殄庶𩔖之生遂循目前不為經乆之慮 又詔曰自隋室不綱政刑荒廢戍役煩重師旅薦興元元無辜墮於塗炭轉死溝壑暴骨中原宗黨淪亡邑居散逸墳壠靡託營魂無歸朕受命君臨為民父母率土之內情均亭毒一物失所寢興軫慮念茲道殣義先弔恤雖復久已頒下普遣𦵏埋猶恐吏不存心収𦵏未盡宜令州縣官司所在廵行掩骼埋胔必令周悉使郵亭之次無復遊魂窀穸之下各安所厝姬文恵化恩及枯骸庶踵於前此為非𩔖 唐髙宗顯慶元年詔曰為國之道必崇簡恵正家之義允歸儉約故知興替之本得失之基爰自六宮刑於四海既而西都之後累葉驕奢東漢之君相繼滛侈魏庭晉室採擇無厭水運倉積𨕖納逾廣節文既廢怨曠滋深糜費極多流𡚁忘反朕以寡薄嗣奉瑤圖臨馭八紘亭育萬𩔖向隅之念每切於憂兢納隍之心實勞於夙夜率由成訓仰遵先㫖即位之初偹加寛貸年老宮人已令放出椒掖之內人數猶多久離親族之歡長供掃除之役永年幽閉良深矜憫宜申茲大造更量放出宮人 唐開元二十一年詔曰獻嵗之吉迎氣方始教順天時無違月令所由長吏可舉舊章諸有藏伏孕育之物蠢動生植之𩔖慎無殺伐致令夭傷 後唐明宗天成三年詔曰古之治民者勸賞而畏刑恤民而不倦賞以春夏刑以秋冬是以將賞為之加膳將刑為之不舉唯賞以春夏刑以秋冬見聖哲之用心合天地而行事今朕以切于禁暴樂在勸能其或秋後有功不可待氷泮而行賞春時有罪不可俟霜降而加刑漸向太平方行古道況賞不僣典則立功者轉多刑不濫施則犯法者漸少 周太祖廣順元年詔曰淮南雖是殊邦未通中國近聞歉食深所軫懐天災流行分野代有茍或閉糴是豈愛人彼之生靈與此何異宜申惻隠用濟餱糧
  增賦唐白行簡文王𦵏枯骨賦曰骨雖無知𦵏以表德展厚禮於九原示深仁於萬國恵加於鬼則遊岱之魂有依義感於人故歸周之心不忒原夫靈臺肇建璧池是穿宛彼枯骨委茲窮泉既靡覩其銘誌曾莫知夫嵗年西伯乃色變衋爾涕流SKchar然爰命從者將收瘞焉俾夫惻隱之心因形骸而下至於地升聞之德隨精魄而上動於天徒觀其年代超忽英靈淪沒土變豐肌苔封朽骨於是恵霑生死澤及榮枯遣奠有加於蘋藻備物無闕於芻塗幽壌始開見佳城於白日靈丘是啟旋卜宅於青烏且夫聖人哀死君子表㣲用之於國而上下忻戴書之於史而載籍光輝諸侯感而思服百姓從而知歸以之理人而人自化以之奉天而天不違故能掩骼敎行送終義立澤靡不浸仁無不及恩加師旅而同德數千慶延子孫而卜代三十且封比干之墓惟德是欽䕶信陵之冡其仁未深曷若㒺辨名氏莫知古今招亡散之魂復於棺槨収無主之骨斂以衣衾蓋所以感鬼神而動天地豈止夫三分天下而二者歸心 王起下車泣罪人賦曰人惟有罪罪實在予將恤刑於荷校遂責已而駐車頋法令之未平滋彰甚矣儼冕旒而興念涕泣漣如始也備羽衛而行因廵狩而出遇茲拘繫將伏斧鑕王乃止翠華駐清蹕恐法吏之苛暴嗟行網之峻宻稽鳯輦而惻隱𠕂三愍褫帶而幽囚非一於是降玉輅下朱輪議獄緩死拖黻垂紳出轅箱而欷歔交睫顧桎梏而汍瀾滿巾雖囹圄之中自罹有國之典恐羅網之內時陷無辜之人於戱法議難逃過亦有在致狴牢未空之事乃教化不明之罪初猶掩抑見天顔之慘悽漸覺滂沱濕袞衣之文彩承顔熠熠滿眼浪浪情將同於肆眚義有軼於納隍是以顧盼悲泣徘徊感傷希聖㫖於方輿之間必先一物推睿情於圜扉之下以及四方故得法制備修獄訟無怨由衷而感於黎庶自己而朂於億萬涕洟猶在宥物之義已彰縲紲未收率土之人知勸行道而道斯逺矣愛人而人亦懐之何天網之自入使皇情以興悲蓋假其人為邦家之本因其事為慈恵之資不然何一降車而開二十世之業一灑淚而成四百年之基然後刑法永清威懐逺播是知夏後之得天下也能恤人而引過
  行義
  原君能制命為義 利物足以和義 以義制事仁義為巢 修德立義 可謂義主 増禁民為非
  曰義 義以為質 義聲 寵義魏都賦曰富仁寵義 義鬯義方激而遐騖東京賦 不私故人通鑑唐太宗時濮州刺史龎相夀有罪免上以其秦府舊人慾復其官因魏徵諫上謂相夀曰我昔為一府主今為天下主不得獨私故人賜帛遣之王環以不降而受賞 仁贍以抗節而𫎇褒 張美
  以供奉而見疎 馮道以敗國而被棄俱周世宗事出通鑑總論
  行禮
  原嘉㑹合禮 務行禮 親有禮 老少有禮 率禮無違 克岐克嶷 増淑慎爾止不愆於儀雝雝在宮肅肅在廟 禮儀卒度 率履不越動如節度漢光武 以身率禮漢明帝 屈節下士唐太宗見輒下拜通鑑唐太宗以王珪為魏王泰師令魏王見珪輒先拜 臨軒送之
  通鑑唐明皇開元中姚崇宋璟相繼為相每進見上輒為之起去則臨軒送之 對羣臣如賓客唐宣宗 遽索冠帶通鑑宋太祖嘗召竇儀草制至苑門見帝岸幘跣足而坐因卻立不進帝遽索冠帶而後召入由是對羣臣未嘗不束帶 旁求賢士尊以賓禮明太祖對羣臣必正衣冠明太祖
  帝孝一
  増禮記坊記曰善則稱親過則稱已則民作孝 論語曰慎終追逺民德歸厚矣 孝經曰愛親者不敢惡於人敬親者不敢慢於人愛敬盡於事親而德教加於百姓刑於四海蓋天子之孝也 又曰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經而民是則之則天之明因地之利以順天下是以其教不肅而成其政不嚴而治先王見孝之可以化民也是故先之以博愛而民莫遺其親陳之以德義而民興行先之以敬譲而民不爭導之以禮樂而民和睦示之以好惡而民知禁 又曰昔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不敢遺小國之臣而況於公侯伯子男乎故得萬國之歡心以事其先王 又曰昔者明王事父孝故事天明事母孝故事地察長幼順故上下治天地明察神明彰矣故雖天子必有尊也言有父也必有先也言有兄也宗廟致敬不㤀親也修身慎行恐辱先也宗廟致敬鬼神著矣孝弟之至通於神明光於四海無所不通 孟子曰孝子之至莫大乎尊親尊親之至莫大乎以天下飬為天子父尊之至也以天下飬飬之至也 邢昺正義曰孝經援神契雲天子孝曰就言德被天下澤及萬物始終成就榮其祖考也原白虎通曰王者孝道至即萐蒲出庖廚不搖自扇於飲食清涼助供飬也
  帝孝二
  増書曰有鰥在下曰虞舜父頑母嚚象傲克諧以孝烝烝乂不格姦 又曰帝初於歴山往于田日號泣於旻天於父母負罪引慝祗載見瞽瞍夔夔齋慄瞽瞍亦允若 中庸曰舜其大孝也與德為聖人尊為天子富有四海之內宗廟饗之子孫保之 原帝王世紀曰舜母早死瞽瞍更娶生象咸欲殺舜舜能和諧大杖則走小杖則受年二十以孝聞 増禮記曰文王之為世子朝於王季日三雞初鳴而衣服至於寢門外問內豎之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內豎曰安文王乃喜及日中又至亦如之及暮又至亦如之其有不安節則內豎以告文王文王色憂行不能正履王季復膳然後亦復初食上必在視寒煖之節食下問所膳命膳宰曰末有原末猶勿也原𠕂也已進者勿有所𠕂進也應曰諾然後退武王帥而行之不敢有加焉文王有疾武王不脫冠帶而養文王一飯亦一飯文王𠕂飯亦𠕂飯旬有二日乃間 冊府元龜曰漢髙祖居長安太上皇思欲歸豐髙祖乃更築城寺市里如豐縣號曰新豐徙民以充實之 史記袁盎𫝊曰漢文帝居代時薄太后嘗病三年帝不交睫觧衣湯藥非口所嘗弗進 冊府元龜曰漢明帝永平七年皇太后隂氏䘮帝性孝愛追慕無已十七年正月當謁原陵夜夢先帝太后如平生歡既寤悲不能寐遂率百官上陵其日降甘露於陵𣗳帝令百官採取以薦帝從席前伏御牀視太后鏡奩中物感動悲涕令易脂澤裝具左右皆泣 又曰漢章帝母賈貴人生帝而明德馬太后無子明帝令太后飬之後盡心撫育勞悴過於所生章帝亦孝性淳篤恩性天至母子慈愛始終無纖芥之間建初三年帝饗士於南宮因從太后周行掖庭池閣仍閱隂太后舊時噐服愴然動容乃命留五時衣各一襲及帝所御衣合五十篋餘悉分佈諸王主及子孫在京師者各有差 又曰晉武帝太始四年帝母文明王皇后喪合𦵏崇陽陵將遷祔帝手疏後德行命史官為哀冊初居文帝喪帝雖從漢魏之制既𦵏釋服而深衣素冠降席撤膳有司奏改服進膳不許必終禮而後復吉 又曰晉眀帝性至孝𦵏元帝於建平陵帝徒跣至陵所又曰後魏太武帝明元帝長子也帝生不逮母宻太后及有識言則悲慟哀感旁人明元聞而喜及明元不豫衣不觧帶 又曰後魏孝文帝幼有至性四嵗獻文曾患癰帝親吮膿五嵗受禪悲泣不能自勝獻文問之曰代親之感內切於心 梁書曰武帝性淳孝六嵗獻皇太后崩水漿不入口者三日哭泣有過成人及丁文帝憂時為齊王諮議隨府在荊鎮以病聞便投劾星馳不復寢食倍道就路憤風驚浪不暫停止帝形容本壯及至都銷毀骨立每哭輒嘔血數升服內惟日食麥二溢拜掃山陵涕泗所灑松草變色 冊府元龜曰隋髙祖初仕後周為大將軍皇妣寢疾三年晝夜不離左右代稱純孝 又曰唐髙祖武德八年羣臣食於御前果有蒲桃侍中陳叔達執而不食帝問其故對曰臣母患口乾欲歸以遺母帝曰卿有母可遺乎遂流涕嗚咽久之帝性至孝初𦵏貞元太后時遇祁寒跣行二十餘里足皆流血毀頓之極哀感行路有得時珍及諸方異膳必先薦享而已方食 又曰唐太宗貞觀二年帝以軍國無事每日視膳於西宮先是帝在髫齔太穆皇后於諸子之中獨所鍾愛自穆後寢疾朝夕侍側不觧衣冠所進湯藥必先嘗之及丁穆後憂毀瘠三年杖而能起即位後幸隴州經慶善宮歔欷謂侍臣曰此朕生處朕之胞見在宮內慈顔緬邈無可復追生育之恩不知何以上報因舉聲號慟悲不自勝 又曰貞觀四年髙祖不豫帝廢朝視藥膳於大安宮尋有瘳百寮稱慶八年三月髙祖讌於両儀殿帝與文德皇后進御膳並上服御衣物皆珍寳竒異又上珍寳巾皇后執櫛理鬢手自冠焉因言至尊年髙髪白都盡帝與皇后皆流涕蒸蒸就飬一同家人禮髙祖亦喜形於色 又曰貞觀十七年唐髙祖實録成帝命禇遂良讀之於前始讀至帝初生祥瑞遂感動流涕曰朕於今日富有四海追思膝下不可復得因悲不息即令収卷二十年帝謂長孫無忌等曰今日吾之生日俗雲生日可嘉樂於吾之情翻成感思君臨天下富有四海即追求侍飬永不可得仲由懐負米之恨則吾情也因泣下數行羣臣皆掩淚 又曰唐髙宗為皇太子時太宗親征遼左命太子監國將發太子悲啼數日因奏請飛驛遞表起居又請遞敕垂報並許之飛表奏事自茲始也每聞太宗親臨賊城不踰百歩中宵不寐達旦銜涕因上表曰願收雷霆之威駐矢石之外惴惴愚誠敢以死請及師旋太子從至并州時太宗患癰太子親吮之扶輦歩從者數日既至京師太宗氣疾發動乃於北闕餌藥令太子總攝機務每日聽政於東宮罷朝復謁寢門視膳不離左右 又曰貞觀二十三年髙宗為太子從幸翠㣲宮太宗苦痢增劇太子侍疾旬日之間髮有變白者太宗泣曰吾聞古之孝者惟文王汝之孝敬過文王矣 又曰唐文宗孝義天然太皇太后居興慶宮寳厯太后居義安宮皇太后居大內時號三宮開成中正月望夜帝於咸泰殿陳銀燭奏仙韶樂三宮太后俱集奉觴獻夀如家人禮凡膳饈珍果貢奉三宮而後進御帝嘗以宗廟祭噐朽故不修令郡縣有為漆噐䖏精造以進既而江南諸道以新祭噐奏到有司遽將呈貢上斂容令陳於別殿具衣冠而閱之有頃歔欷而退 宋史曰神宗天性孝友初即位尊曹皇后為太皇太后宮曰慶夀帝致極誠孝所以承迎娛恱無所不盡從行登翫每先後䇿掖後亦慈愛天至或退朝少晩必自至屏扆間親持膳飲食帝元豐二年冬疾甚帝視疾寢門衣不觧帶旬日及崩帝哀慕毀瘠殆不勝喪 宋孝宗本紀曰自古人君起自外藩入繼大統而能盡宮庭之孝未有若帝其間父子怡愉同享髙夀亦無有及之者宋之廟號若仁宗之為仁孝宗之為孝其無愧焉 遼史曰太祖征烏爾古聞皇太后不豫一日馳六百里還侍太后疾間復還軍中 元史曰仁宗不豫英宗憂形於色夜則焚香以泣曰至尊以仁慈御天下庶績順成四海清晏今天降大厲不如罰殛我身使至尊永為民主仁宗崩帝哀毀過禮素服寢於地日歠一粥 名山藏曰明宣宗宣德五年清明節奉皇太后上陵上櫜鞬導從歩掖過河
  帝孝三
  増底豫 觧憂孟子曰舜盡事親之道而瞽瞍底豫又曰惟順於父母可以觧憂 萬國歡 終身慕孝經曰得萬國之歡心以事其先王 孟子曰大孝終身慕父母 進藥先嘗 𨕖馬親試嘗藥漢文帝事詳帝孝二 唐書曰明皇自蜀還御望賢宮南樓肅宗望樓辟易下馬趨進𠕂拜稱賀扶明皇升殿𨕖飛龍御馬必先親試然後進御 必欲終禮不忍為樂上晉武帝事下唐太宗事俱詳帝孝二 送殯跣足 侍疾
  髮變上唐髙祖事下唐髙宗事俱詳帝孝二 納履入闕 掖輦至宮冊府元龜曰唐貞觀十三年帝謁獻陵至小次降輿納履入闕門𠕂拜慟哭禮畢歩出司馬北門泥行二百歩 山堂肆考曰宋髙宗𫝊位於太子眘即駕之德夀宮帝服袍履歩出祥曦門冐雨掖輦以行及宮門弗止上皇麾謝𠕂三且令左右扶掖以還 元日朝㑹慶殿 孟月謁景靈宮山堂肆考曰宋仁宗欲於元日先上太后夀乃受朝太后不可王曾奏曰陛下以孝奉母儀太后以謙全國體請如太后令帝不從天聖五年春正月朔率羣臣朝太后於㑹慶殿 宋神宗作十一殿於景靈宮凡先朝御容皆迎入元豐五年詔嵗以四孟月朝獻於景靈宮 周文侍膳之典 漢髙獻夀之儀唐李輔國表 置酒未央宮 上夀㑹慶殿通鑑唐太宗奉太上皇置酒未央宮上皇命SKchar厥頡利可汗起舞又命南蠻酋長馮智戴詠詩既而笑曰胡越一家自古未有也帝奉觴上夀曰皆承陛下教誨非臣智力所及殿上皆呼萬嵗 通鑑宋仁宗天聖五年正月朔帝率羣臣上皇太后夀於㑹慶殿
  帝孝四
  原克諧以孝 永言孝思 永錫爾𩔖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𩔖 恭奉遺業 夙夜敬止詩曰惟余小子夙夜敬止 昧爽定省至孝惻隱 仁孝能德 舜大孝 禹致孝 孝友
  聞於四方 仁孝聞於天下 不足觧憂孟子曰富有天下不足觧憂 不忍言政 履大舜之孝 建武王之政 兼先聖之孝 如家人之禮 五日一朝 三年不言 不暇食粥 悲不能寐真覺悲不能寐 仰見榱桷 俯視几筵視鏡奩而流涕漢明帝詳帝孝二 為木主不自專武王 完
  廩 營洛邑如武王意 烏集 蒲扇詳前 烏瑞臻 甘露降 至德要道孝經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順天下民用和睦上下無怨 天經地義孝經詳帝孝 加於百姓 刑於四海孝經雲德教加於百姓刑於四海蓋天子之孝也 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君子謂在上也 至孝近乎王禮曰至孝近乎王至弟近乎霸 因親以教愛孝經雲先王見教之可以化民也故因嚴以教敬因親以教愛 由本以生教孝經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 民德歸厚 置塞天地 施無朝夕曽子曰夫孝者置之而塞乎天地溥之而橫乎四海施諸後世而無朝夕之期也 大孝孔子曰舜其大孝也與德為聖人尊為天子富有四海之內宗廟饗之子孫保之 博愛孝經曰先之以博愛而民莫遺其親 莫遺孝經詳帝孝一 不儉孟子曰君子不以天下儉其親 増陟降庭止詩周頌曰念茲皇考陟降庭止言武王之孝思念文王常若見其陟降於庭也 紹庭上下詩周頌言成王思繼武王之事也 止孝大學曰為人子止於孝 達孝中庸曰武王周公其達孝矣乎 于田號泣舜詳帝孝二 天明地察孝經曰明王事父孝故事天明事母孝故事地察孺慕 問安侍膳 孝性天至漢章帝 問安順色 資孝𢎞風蘓頲睿宗哀冊 純孝至敬王縉明皇哀冊 蒼雲出丘陵之上貞觀會要曰唐太宗入髙祖陵悲號哭𠰸有蒼雲吐於丘陵之上俄而流布天地晦冥禮畢風靜雷止天色開霽咸以為孝感所致 孝義天然唐史文宗 終身不違顔色元史曰仁宗事太后終身不違顔色 焚香夜泣元英宗詳見帝孝二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五十
<子部,類書類,御定淵鑑類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