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吳子松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復吳子鬆說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4

子之疑木膚有怪文,與人之賢不肖、壽夭、貴賤,果氣之寓歟?為物者裁而為之歟?予固以為寓也。子不見夫雲之始作乎?勃怒衝湧,擊石薄木,而肆乎空中,偃然為人,拳然為禽,敷舒為林木,曷櫱為宮室,誰其搏而斫之者?風出洞窟,流離百物,經清觸濁,呼召竅穴,與夫草木之儷偶紛羅,雕葩剡芒,臭朽馨香,采色之赤碧白黃,皆寓也,無裁而為之者。又何獨疑茲膚之奇詭,與人之賢不肖、壽夭、貴賤,參差不齊者哉?是固無情,不足窮也。然有可恨也,人或權褒貶黜陟為天子求士者,皆學於聖人之道,皆又以仁義為的,皆曰我知人,我知人。披辭窺貌,逐其聲而覈其所蹈者,以升而降。其所升,恆多蒙瞀禍賊僻邪,罔人以自利者;其所降,率多清明衝淳,不為害者。彼非無情物也,非不欲得其升降也,然猶反戾若此。逾千百年,乃一二人幸不出於此者。征之,猶無以為告。今子不是病,而木膚之問,為物者有無之疑,子胡橫訊過詰,擾擾焉如此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