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哉上海各學堂各報館之慰問出洋五大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怪哉上海各學堂各報館之慰問出洋五大臣
作者:陳天華 
1905年10月20日
署名「思黃」發表。

學堂者,漢族之學堂也;報館者,漢族之報館也。其於滿奴之受驚,宜拍案大叫曰:「惜乎其不死也!」其於烈士之以身狥者,宜大表哀敬之辭,率全國之學堂報館而開一大追悼會。今於烈士之死,則目爲病狂喪心,於滿奴之倖免,則慰之幸之。何其顛倒如是其甚也!烈士雖不知爲誰何,要亦不失爲輕生仗義之儔。此無論所抱持之主義與吾黨同,或與吾黨立於正反對之地位,其敢死有足多者。中國暗殺之擧,甚爲幼穉。前此雖有行之者,而其人皆有畏死之心,逡巡不決,事機坐失。以視烈士之預犧牲其身,毫無躊躇不前之情態者,求之中國歷史上,真不可多覯也!此宜如何表揚,以爲後者勸,況貶斥而辱駡之耶?至於所謂五大臣者,滿人居其三,其二則亦完全之滿奴也。假考察政治之名,以掩天下之耳目;於其歸也,粉飾一二新政,以愚弄我漢人。我漢人爲其所愚,忘其前日之大仇,而真心恃之。彼乃一面以保其私產,一面扶長滿人之勢力,收漢人之政權。袁世凱也,張之洞也,岑春煊也,五大臣囘國之時,即爲其投閒置散之日。不及十年,漢人之民氣盡消,政權盡奪,滿人盡據津要,然後「寧以天下贈之朋友,不以與之家奴」之實可見矣。我漢人死活之問題,係於五大臣之出洋。蓋鬼,可畏者也;鬼而變易面目,使人不知其爲鬼而親近之,則可畏愈甚。五大臣之出洋也,將變易其面目,掩其前日之鬼臉,以蠱惑士女,因以食人者也。烈士擊之,是猶於獰鬼執粉筆以塗人皮之際,乘其尚可辨認也,一擧而掊仆之,以絕禍根。不幸而爲魔鬼所斃,此正吾人之不幸也。吾人於烈士而痛惡之,於滿奴而慰問之,是猶快擊魔鬼者之死,而慶魔鬼之得生,謂非病狂喪心,其能至是耶?以文明之代表如學堂、報館者,而猶若此,中國其無望矣乎?吾漢人其永爲魔鬼所食乎?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9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