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谿錢君墓石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慈谿錢君墓石銘
作者:袁宏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瀟碧堂集/15

慈谿錢侯令餘邑,期年而政成,以最考聞於朝,鄉大夫畢賀。侯泣謝曰:「是先子教也。先子居常誨不肖曰:『而知物情乎?衡之所以適者,平也;水之所以鑒者,澄也;春之所以暢者,溫也;霜之所以厲者,潔也。』命不肖勒諸佩,不肖兢兢龜蔡之。下車以來,唯恐一朝戾先子教,以為諸大夫辱,其敢言最?」鄉大夫曰:「是也,是乃侯之所以福我民者。先公持矩平,侯則之以程物;居心淨,侯規之以用照。溫然而煦育耶,唯先公之膏液也;皎然而冰雪耶,不可犯者色耶,唯先公之凜冽也。民等不獲事先公,猶幸沐先公之教以生,敢不下拜?」侯起謝。未幾,侯持先公狀一通,乞銘於余。余唯執役之榮,故不敢以不文辭。

公諱良臣,字顯君,其先家於鄞。勝國時,有均一解元者,始徙慈,三傳而為滇少參森,正統壬戌進士也。森生珪,珪生鐵,鐵生儀,即公之父。公生而穎異,失怙早,能自得師,弱冠有倍年之知。所與交多名士,如侍御向公某,太史王公某,文學桂公某,孝廉張公某,雅以文行推重公,稱素心交。及桂公早世,向、王諸公先後起家,而公屢蹶場屋。諸公每以石交援,公弗屑也。壯年讀書雲間,豪傑多從之遊,如唐君某、鍾君某,皆出公門下。及鍾宦括蒼,遣使迎公,公至彼,為條利病及諸曹史不職狀。鍾歎曰:「始余從先生學,謂章句恆事耳,今乃知學之所以仕也。余不足以盡先生,是數端者,又安足以盡先生學,余負愧多矣。」鍾卒內召,為時名臣云。

公有至性,自以奉養不逮,居恆抑抑。即年當耆艾,每一道及,則淚涔涔下。嘗收邑子羨金,有孔姓者力不及,將鬻妻以償,公聞之大驚,急置不問。數年後,過市閭,有婦人抱嬰拜公前者,公驚問故,泣謝曰:「此乃向者君所寬也。余夫婦幸得瓦全,遂有子。此一瓣香,為君子若孫燒也。」公佯為不知者而避之。其既以振人之急,不自為德,皆此類。晚年自號層峰居士,志入山之深也。

公強仕始生邑侯,故侯每曰:「先子盛年多奇行,生也晚,遂不及聞,傷哉!」余曰:「公之學不可見,見於門牆及哲嗣者,皆公學之餘也。不朽者三,公有其二,何憾也。昔楊王孫以裸葬而傳,劉伶以《酒頌》而傳,士之垂譽,豈必在多哉!」

公生於嘉靖丁亥九月十六日,卒於萬曆戊子四月九日。逝後三年,而邑侯舉於鄉。邑侯母沈,以嘉靖壬子十二月二十五日生,萬曆甲午三月十二日卒。子三:長即邑侯,名胤選,娶趙氏,繼娶向氏;仲奇選,娶應氏;季龍選,邑諸生,娶鄭氏。女一,適諸生羅雲鳳。孫男六:名標,邑諸生;名策名籍俱長出;名科名桂名柱俱仲出。孫女三,亦長出也。將以某年月日合葬於邑東之山,乃為之銘其碣曰:

其身之不試,而試諸子。涓涓者液,如波方駛。近則四明,遠唯苕水。畢萬之後必大,請誓諸砥。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