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後錄/卷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二 指南後錄
卷三
拾遺 

卷三[編輯]

(予《指南後錄》第一捲起正月十二日賦《零丁洋》,第二捲起八月二十四日《發建康》,今第三卷,蓋自庚辰元日為始。文山履善甫序。)

五月二日生朝[編輯]

北風吹滿楚冠塵,笑捧蟠佻夢裏春。
㡬歲已無籠鴿客,去年猶有送羊人。
江山如許非吾土,宇宙奈何多此身。
不㓕不生在何許,靜中聊且飬吾真。

胡笳曲[編輯]

(庚辰中秋日,水雲慰予囚所,援琴作《胡笳十八拍》,取予疾徐,指法良可觀也。琴罷,索予賦《胡笳》詩,而倉卒中未能成就,水雲別去。是歲十月,復來。予因集老杜句成拍,與水雲共商畧之。蓋囹圄中不能得死,聊自遣耳。亦不必一一學琰語也。水雲索予書之,欲藏於家。故書以遺之。浮休道人文山)

風塵傾洞昏王室,天地慘慘無顔色。
而今西北自反胡,西望千山萬山赤。
歎息人間萬事非,被驅不異犬與鷄。
不知明月為誰好,來歲如今歸未歸。

(右一拍)


獨立縹緲之飛樓,高視乾坤又可愁。
江風蕭蕭雲拂地,笛聲憤怒哀中流。
鄰鷄野哭如昨日,昨日晚晴今日黒。
蒼皇已就長途往,欲往城南忘南北。

(右二拍)


三年奔走空皮骨,三年笛裏關山月。
中天月色好誰看,豺狼塞路人煙絶。
寒刮肌膚北風利,牛馬毛零縮如蝟。
塞上風雲接地陰,咫尺但愁雷雨至。

(右三拍)


黃河北岸海西軍,翻身向天仰射雲。
胡馬長鳴不知數,衣冠南渡多崩奔。
山木慘慘天欲雨,前有毒蛇後猛虎。
欲問長安無使來,終日戚戚忍覉旅。

(右四拍)


北庭數有關中使,飄飄逺自流沙至。
胡人高鼻動成群,仍唱胡歌飲都市。
中原無書歸不得,道路只今多擁隔。
身欲奮飛病在床,時獨看雲淚沾臆。

(右五拍)


胡人歸來血滿箭,白馬將軍若雷電。
蠻夷雜種錯相於,洛陽宮殿燒焚盡。
干戈兵革闘未已,魑魅魍魎徒為爾。
㷲哭秋原何處村,千村萬落生荊杞。

(右六拍)


憶昔十五心尚孩,莫恠頻頻勸酒杯。
孤城此日腸堪斷,如何不飲令人哀。
一去紫臺連朔漠,月岀雲通雪山白。
九度附書歸洛陽,故國三年一消息。

(右七拍)


只今年纔十六七,風塵荏苒音書絶。
胡騎長驅五六年,弊裘何啻連百結。
愁對寒雲雪滿山,愁看冀北是長安。
此身未知歸定處,漂泊西南天地間。

(右八拍)


午夜漏聲催曉箭,寒盡春生洛陽殿。
漢主山河錦繡中,可惜春光不相見。
自胡之反持干戈,一生抱恨空咨嗟。
我已無家尋弟妹,此身那得更無家。
南極一星朝北斗,每依南斗望京華。

(右九拍)


今年臈月凍全消,天涯涕淚一身遙。
諸將亦自軍中至,行人弓箭各在腰。
白馬嚼嚙黃金勒,三尺角弓兩斛力。
胡雁趐濕高飛難,一箭正墜雙飛翼。

(右十拍)


冬至陽生春又來,口雖吟詠心中哀。
長笛誰能亂愁思,呼兒且覆掌中杯。
雲白山青萬餘里,壁立石城橫塞起。
元戎小隊岀郊坰,天寒日暮山谷裏。

(右十一拍)


洛陽一別四千里,邊庭流血成海水。
自經喪亂少睡眠,手腳凍皴皮肉死。
反鏁衡門守環堵,稚子無憂走風雨。
此時與子空歸來,喜得與子長夜語。

(右十二拍)


大兒九齡色清徹,驊騮作駒已汗血。
小兒五歲氣食牛,冰壼玉鑑懸清秋。
罷琴惆悵月照席,人生有情淚沾臆。
離別不堪無限意,更為後會知何地?
酒肉如山又一時,只今未絶已先悲。

(右十三拍)


北歸秦川多鼓鼙,禾生隴𤱔無東西。
三步回頭五步坐,誰家搗練風淒淒。
已近苦寒月,慘慘中腸悲。
自恐二男兒,不得相追隨。
去留俱失意,徘徊感生離。
十年蹴踘將雛逺,目極傷神誰為攜?
此別還須各努力,無使霜露沾人衣。

(右十四拍)


寒雨颯颯枯樹濕,坐臥只多少行立。
青春欲暮急還鄉,非關使者徵求急。
欲別上馬身無力,去住彼此無消息。
關塞蕭條行路難,行路難行澁如棘。
男兒性命絶可憐,十日不一見顔色。

(右十五拍)


乃知貧賤別更苦,況我飄轉無定所。
心懷百憂復千慮,世人那得知其故。
嬌兒不離膝,哀哉兩決絶。
也復可憐人,里巷盡嗚咽。
斷腸分手各風煙,中間消息兩茫然。
自斷此生休問天,看射猛虎終殘年。

(右十六拍)


江頭宮殿鎻千門,千家今有百家存。
面粧首飾雜啼痕,教我歎恨傷精魂。
自有兩兒郎,忽在天一方。
胡塵暗天道路長,安得送我置汝傍?

(右十七拍)


事殊興極憂思集,足繭荒山轉愁疾。
漢家山東二百州,青是𤇺煙白人骨。
入門依舊四壁空,一斛舊水蔵蛟龍。
年過半百不稱意,此曲哀怨何時終。

(右十八拍)

上巳[編輯]

(予自丙子上巳日真州屏之城門外,於今憂患通六年,俯仰時節,為之慨然。)

昔自長淮樹去帆,今從燕薊眺東南。
泥沙一命九分九,風雨六年三月三。
地下故人那可作,天涯遊子竟何堪。
便從餓死傷遅暮,面對西山已發慚。

寒食[編輯]

(予不登丘隴拜清明寒食八年矣。癸酉湖南,甲戌乙亥章貢,丙子淮東,丁丑梅州,戊寅麗江浦,庚辰燕山獄中。今辛巳猶未得死,和上巳韻寫懷。)

苦海周遭斷去帆,東風吹淚向天南。
龍蛇澤裏清明五,燕雀籠中寒食三。
撲面風沙驚我在,滿襟霜露痛誰堪。
何當歸骨先人墓,千古不為丘首慚。

覧鏡見鬚髯消落為之流涕[編輯]

萬里飄零等一毫,滿前風景恨滔滔。
淚如杜宇喉中血,鬚似蘇郎節上旄。
今日形骸遅一死,何來事業竟徒勞。
青山是我安魂處,清夢時時賦大刀。

讀赤壁賦前後二首[編輯]

昔年仙子謫黃州,赤壁磯頭汗漫遊。
今古興亡真過影,乾坤俯仰一虛舟。
人間憂患何曾少,天上風流更有不。
我亦洞簫吹一曲,不知身世是蜉蝣。

一笑滄波浩浩流,隻鷄斗酒更扁舟。
八龍寫作詩中案,孤鶴來為夢裏遊。
楊柳逺煙連北府,蘆花新月對南樓。
玉仙來往清風夜,還識江山似舊不。

自歎[編輯]

門揜牢愁白日過,不應老子坐婆娑。
雖生得似無生好,欲死其如不死何。
王蠋高風真可挹,魯連大節豈容磨。
東流不盡銅駞恨,四海悠悠緫一波。

端午初度[編輯]

死所初何怨,生朝只自知。
頗懷常枤意,忍誦蓼莪詩。
浮世百年夢,高人千載期。
楚囚一杯冰,勝似九霞巵。

向來松下鶴,今日傍誰門。
夢見瑤池沸,愁看玉壘昏。
所思多死所,焉用獨生存。
可惜菖蒲老,風煙滿故園。

端午即事[編輯]

五月五日午,贈我一枝艾。
故人不可見,新知萬里外。
丹心照夙昔,鬢髮日已改。
我欲從靈均,三湘隔遼海。

自述二首[編輯]

當年嚼血灑銅駝,風氣悠悠奈若何。
漢賊已成千古恨,楚囚不覺二年過。
古今咸道天驕子,老去忽如春夢婆。
試把睢陽雙廟看,只今事業愧蹉跎。

江南啼血送殘春,漂泊風沙萬里身。
漢末固應多死士,周餘乃止一遺民。
乍看鬚少疑非我,只要心存尚是人。
坐擁牢愁書眼倦,土床伸腳任吾真。

五月十七夜大雨歌[編輯]

去年五月望,
流水滿一房。
今年後三夕,
大雨復沒床。
我辭江海來,
中原路茫茫。
舟楫不復見,
車馬馳康荘。
矧居圜土中,
得冰猶得漿。
忽如巨石浸,
倉卒殊徬徨。
明星尚未啓,
大風方發狂。
叫呼人不譍,
宛轉水中央。
壁下有水穴,
群鼠走踉蹡。
或如魚潑刺,
墊溺無所藏。
周身莫如物,
患至不得防。
業為世間人,
何處逃禍殃。
朝來闢溝道,
宛如決陂塘。
盡室泥濘塗,
化為縻爛塲。
炎蒸迫其上,
臭腐薫其傍。
惡氣所侵薄,
疫癘何可當。
楚囚欲何之?
寢食此一方,
坐待仆且僵。
乾坤莽空闊,
何為此涼涼?
逹人識義命,
此事關綱常。
萬物方焦枯,
皇皇禱穹蒼。
上帝實好生,
夜半下龍章。
但願天下人,
家家足稻粱。
我命渾小事,
我死庸何傷。

先太師忌日(二月二十八日)[編輯]

萬里先人忌,呼號痛不天。
遺孤餘二紀,曠祀忽三年。
永恨丘園隔,遙憐弟妹圎。
義方如昨日,地下想興然。

築房子歌[編輯]

自予居狴犴,一室以自治。
二年二大雨,地汙實成池。
圄人為我惻,畚土以築之。
築之可二尺,宛然水中坻。
初運朽壤來,臭穢恨莫追。
掩鼻不可近,牛皂鷄於塒。
須臾傳黒墳,千杵鳴參差。
但見如坻平,糞土不復疑。
乃知天下事,不在論鎡基。
苟可掩耳目,臭腐誇神奇。
世人所不辨,羊質而虎皮。
大者莫不然,小者又何知。
深居守我玄,黙觀道推移。
何時蟬蛻去,忽與濁世違。

有感[編輯]

已矣勿復道,安之如自然。
閑陪黃妳坐,倦退白衣眠。
一死知何地,此生休問天。
恠哉茨野客,宿果墮幽燕。

正氣歌[編輯]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汙下而幽暗。當此夏日。諸氣萃然。雨潦四集。浮動床幾。時則為水氣。塗泥半朝。蒸漚歷瀾。時則為土氣。乍晴暴熱。風道四塞。時則為日氣。簷陰薪爨。助長炎虐。時則為火氣。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為米氣。駢肩雜遝。腥臊汗垢。時則為人氣。或圊溷。或毀屍。或腐鼠。惡氣雜出。時則為穢氣。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為厲。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間。於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然亦安知所養何哉。孟子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焉。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作正氣歌一首。

天地有正氣
雜然賦流形
下則為河嶽
上則為日星
於人曰浩然
沛乎塞蒼冥
皇路當清夷
含和吐明庭
時窮節乃見
一一垂丹青[1]

在齊太史簡[2]
在晉董狐筆
在秦張良椎
在漢蘇武節
為嚴將軍頭
為嵇侍中血
為張睢陽齒
為顏常山舌
或為遼東帽
清操厲冰雪
或為出師表
鬼神泣壯烈
或為渡江楫
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
逆豎頭破裂

是氣所磅礡
凜烈萬古存
當其貫日月
生死安足論
地維賴以立
天柱賴以尊
三綱實繫命
道義為之根

嗟予遘陽九[3]
隸也實不力
楚囚纓其冠
傳車送窮北
鼎鑊甘如飴
求之不可得
陰房闃鬼火
春院閟天黑
牛驥同一皁
雞棲鳳凰食
一朝蒙霧露
分作溝中瘠
如此再寒暑
百沴[4]自辟易
嗟哉沮洳場
為我安樂國
豈有他繆巧
陰陽不能賊

顧此耿耿在
仰視浮雲白
悠悠我心悲
蒼天曷有極
哲人日已遠
在夙昔
風簷展書讀
古道照顏色

七月二日大雨歌[編輯]

燕山五六月,氣候苦不常。
積陰緜五旬,畏景淡無光。
天漏比西極,地溫等南方。
今何苦常雨,昔何苦常暘。
七月二日夜,天工為誰忙。
浮雲黒如墨,飄風怒如狂。
滂沱至夜半,天地為低昻。
勢如蛟龍岀,平陸俄懷襄。
初疑倒巫峽,又似翻瀟湘。
千門各已閉,仰視天茫茫。
但聞屋側聲,人力無支當。
嗟哉此圜土,占勝非高岡。
赭衣無容足,南房並北房。
北房水二尺,聚立唯東箱。
桎梏猶自可,凜然覆穹墻。
嘈嘈復雜雜,烝汗流成漿。
張目以待旦,沈沈漏何長。
南冠者為誰,獨居沮洳場。
此夕水彌滿,浮動八尺床。
壁老如欲壓,守者殊皇皇。
我方鼾鼻睡,逍遙遊帝鄉。
百年一大夢,所歷皆黃梁。
死生已勘破,身世如遺忘。
雄鷄叫東白,漸聞語聲揚。
論言苦飄揚,形勢猶倉黃。
起來立泥塗,一笑褰衣裳。
遺書宛在架,吾道終未亡。

詠懷[編輯]

陰陽相烹然,天地一釡灊。
人生居其間,便同肉在砧。
熱猶以火燎,溫猶以湯潯。
一歲一煆煉,老形忽駸駸。
吾生四十六,弱質本不任。
矧當五六年,患難長侵尋。
子卿羝羊節,少陵杜䳌心。
酷罰毒我膚,深憂煩我襟。
嗟嗟夏涉秋,天道何其淫。
或時日杲杲,或時雨淋淋。
方如坐蒸甑,又似立烘煁。
水火交相禪,益熱與益深。
宛轉兒戱中,日夜空呻吟。
何如真鼎鑊,殊我一寸金。
脫此寒暑殻,誰能復嶇𡼲。

偶成[編輯]

昨朝門前地寸裂,今朝床下泥尺深。
人生世間一蒲柳,豈堪日炙復雨淋。
起來高歌離騷賦,睡去細和梁父吟。
已矣已矣尚何道,猶有天地知吾心。

移司即事[編輯]

(自大雨後,兵馬司墻壁頺落地皆沮洳,囚不可居。七月五日,移司官籍監。予以詰朝,行詩以記之。)

燕山積雨泥塞道,大屋欹傾小成倒。
赭衣棘下無顔色,倉卒移司避流潦。
行行桎梏如貫魚,憐我龍鍾遲明早。
我來二十有一月,若書下下㡬一考。
夢回恍憶入新衙,不知傳舍何時了。
寄書痴兒了家事,九牛一毛亦云小。
天門皇皇虎豹立,下土孤臣泣雲表。
莫令赤子盡為魚,早願當空日杲杲。

不睡[編輯]

頻搔白首強憂煎,細雨青燈思欲顛。
南北東西三萬里,古今上下㡬千年。
只因知事翻成惱,未到放心那得眠。
眼不識丁馬前卒,隔床鼾鼻正陶然。

宮籍監[編輯]

(兵馬司移寓宮籍監,予監一室頗瀟灑,明窗淨壁,樹影橫斜可愛也。賦五絶。)

塵滿南冠歲月深,蹔移一室倚𣃼林。
天憐元是青山客,分與窗根兩樹陰。


壁間頗自有龍蛇,元是誰人小住家。
不似為囚似為客,倚窗望斷暮天涯。


曾過盧溝望塔尖,今朝塔影接虛簷。
道人心事真方丈,靜坐日長雲蒲簾。


軍衙馬足起黃埃,門掩西風夢正回。
自入燕関人世隔,隔墻忽送市聲來。


新來窗壁頗玲瓏,盡把前時臭腐空。
好醜元來都是幻,蘧廬一付夢魂中。

還司即事[編輯]

(兵馬司苦於地窄,其東偏有大宅,官買之以廣治所,舊廳事遂為空閑。七月十一日,囚自宮籍監悉歸獄。舊廳事之西有一室,處予其間。其地高燥而空涼,蕭然獨往,寂無來人,又一境界也。五言八句二首。)

幙燕方如寄,屠羊忽復旋。
霜枝空獨立,雪窖已三遷。
漂泊知何所,逍遙付自然。
庭空誰共語,柱頰望青天。

秋聲滿南國,一葉此飄蓬。
墻外千門逈,庭皋四壁空。
誰家驢吼月,隔巷犬嘷風。
燈暗人無寐,沉沉夜正中。

夜起二絶[編輯]

惆悵高歌入睡鄉,夢中魂魄尚飛揚。
起來露立頻搔首,夜靜無風自在涼。

三年獨立已成僧,欲與何人說葛藤。
夜夜隔墻囚叫佛,三生因果伴孤燈。

還獄[編輯]

(予自宮籍監還兵馬司,止予舊廳事西偏之室。嶽戶既葺,以八月七日復返故處。向之所謂臭腐溫蒸依然故在,回視吾所挾,亦浩然而獨存。作古風一首。)

人情感故物,百年多離憂。
桒下住三宿,應者猶遅留。
矧茲方丈室,屏居二春秋。
夜眠與晝坐,隤乎安楚囚。
自罹大雨水,圜土俱盪舟。
此身委傳舍,遷徙無定謀。
去之已旬月,宮室重綢繆。
今夕果何夕,復此搔白頭。
恍知流浪人,一旦歸舊遊。
故家不可復,故國已成丘。
對此重回首,汪然涕泗流。
人生如空花,隨風任飄浮。
哲人貴知命,樂天復何求。

偶賦[編輯]

蒼蒼已如此,梁父共誰吟。
神有忠臣傳,床無壯士金。
收心歸寂㓕,隨性過光陰。
一笑西山晚,門前秋雨深。

讀杜詩[編輯]

平生蹤跡只奔波,偏是文章被折磨。
耳想杜鵑心事苦,眼看胡馬淚痕多。
千年夔峽有詩在,一夜耒江如酒何?
黃土一丘隨處是,故鄉歸骨任蹉跎。

感懷二首[編輯]

交遊兵後似蓬飛,流落天涯鵲繞枝。
唐室老臣唯我在,柳州先友託誰碑。
泥塗猶幸瞻佳士,甘雨如何遇故知。
一死一生情義重,莫嫌收拾老牛屍。

伏龍欲夾太陽飛,獨柱擎天力弗支。
北海風沙漫漢節,浯溪煙胡暗唐碑。
書空已恨天時雨,惜往徒懷國士知。
抱膝對人復何語,紛紛坐冢臥為屍。

先兩國初忌(九月初七日)[編輯]

北風吹黃花,落木寒蕭颼。
哀哀我慈母,玉化炎海秋。
日月水東流,音容隔悠悠。
小祥哭下邳,大祥哭幽州。
今此復何夕,荏苒三星周。
嗟哉不肖孤,宗職矌不脩。
昔母肉未寒,委身墮寇讐。
仰藥早雲遂,庶從地下遊。
大阿落人手,死生不自由。
南冠坐絶域,大期落淹流。
白華下玄髮,碧蘚生緇裘。
心口自相語,形影旁無儔。
空庭鬼火閴,天黒對牢愁。
魚軒在何處,魂魄今安否。
兒女各北歸,墳墓委南陬。
寒食雨淒淒,盂飯誰與投。
荊棘纏蔓草,狐兔緣荒丘。
長夜良寂寞,與我同幽幽。
我心亦勞止,我命實不猶。
昨夕夢堂上,樂昔歡綢繆。
覺來尚恍惚,血涕連衾禂。
晨興一瓣香,痛如螫在頭。
吾家白雲下,萬里同關憂。
遙憐弟與妹,几筵羅庶羞。
既傷母在殯,又念兄在囚。
兄囚不足念,母亦為母謀。
三聖去已逺,穹垠莾洪流。
緬懷百世慮,白骨甘填溝。
冥冥先大夫,欝欝蒼松揪。
防山迄合葬,瞑目復何求。

重陽[編輯]

萬里飄零兩鬢蓬,故鄉秋色老梧桐。
雁棲新月江湖滿,燕別斜陽巷陌空。
落葉何心定流水,黃花無主更西風。
乾坤遺恨知多小,前日龍山如夢中。

又三絶[編輯]

世事濛濛醉不知,南山秋意滿東籬。
黃花何故無顔色,應為元嘉以後詩。

人間萬事轉頭空,皂帽飄蕭一病翁。
不學孟嘉往落魄,故將白髮向西風。

老來憂患易淒涼,說到悲秋更斷腸。
世事不堪逢九九,休言今日是重陽。

[編輯]

秋光連夜色,萬里客淒淒。
落木空山杳,孤雲故國迷。
衾寒霜正下,燈晚月平西。
夢過重城夢,千門鷄亂啼。

雨雪[編輯]

秋色金臺路,殷殷半馬蹄。
因風隨作雪,有雨便成泥。
過眼驚新夢,傷心憶舊題。
江雲愁萬疊,遺恨鷓鴣啼。

偶成二首[編輯]

(一)[編輯]

燈影沉沉夜氣清,朔風吹夢度江城。
覺來知打明鐘未,忽聽鄰家叫佛聲。

(二)[編輯]

烏兔東西不住天,平生奔走亦茫然。
向來鞅掌真堪笑,爛熳如今獨自眠。

得兒女消息[編輯]

故國斜陽草自春,爭元作相総成塵。
孔明已負金刀志,元亮猶憐典午身。
骯髒到頭方是漢,娉婷更欲向何人。
癡兒莫問今生計,還種來生未了因。

為或人賦[編輯]

悠悠成敗百年中,笑看柯山局未終。
金馬勝逰成舊雨,銅駞遺恨付西風。
黒頭爾自誇江総,冷齒人能說禇公。
龍首黃扉真一夢,夢回何面見江東。

世事[編輯]

世事孤鴻外,人生落日西。
棋淫詩興薄,書倦夢魂迷。
汨汨馳還坐,悠悠笑即啼。
一真吾自得,開眼総筌蹄。

新薦[編輯]

斷雁西江逺,無家寄萬金。
乾坤風月老,沙漠歲年深。
白日去如夢,青天知此心。
素琴絃已絶,不絶是南音。

小年[編輯]

燕朔逢窮臘,江南拜小年。
歲時生處樂,身世死為緣。
鴉噪千山雪,鴻飛萬里天。
出門意寥廓,四顧但茫然。

除夜[編輯]

乾坤空落落,歲月去堂堂。
末路驚風雨,窮邊飽雪霜。
命隨年欲盡,身與世俱忘。
無復屠蘇夢,挑燈夜未央。

壬午[編輯]

(丙子上巳前二日,予至真州,今俯仰六周星矣。撫時念事,為之流涕。聊寫我心,質諸鬼神爾。)

憶昔三月朔,歲在火鼠鄉。
朝登迎鑾鎮,夜宿清邊堂。
於時坌颷霧,陽精黯無芒。
胡羯犯彤宮,犬戎升御床。
慘淡銅馳泣,威垂朱鳥翔。
我欲䟽河嶽,藉助金與湯。
吾道率曠野,繞樹空徬徨。
慷慨撫鰲背,艱關岀羊腸。
扶日上天門,隨雲拜東皇。
祖逖誓興晉,鄭畋義扶唐。
人謀豈雲及,天命不於常。
泗水沉洛鼎,蘇丘植汶篁。
瑤宮可敦後,玉陛單于王。
革命曠千古,被髮緜八荒。
海流忽西注,天旋俄右方。
嗟予俘為馘,萬里勞梯航。
秋風上甌脫,夜雪臥桁陽。
南冠鄭大夫,北窖蘇中郎。
龍蛇共窟穴,蟻蝨連衣裳。
周旋溲渤間,宛轉沮洳塲。
漠漠蒼天黒,悠悠白日黃。
風埃滿沙漠,歲月稔星霜。
地下雙氣烈,獄中孤憤長。
唯存葵藿心,不改鐵石腸。
斷舌奮常山,袂齒厲睢陽。
此志已溝壑,餘命終岩墻。
夷吾不可作,此連久雲亡。
王衍勸石勒,馮道朝德光。
末俗正靡靡,橫流已湯湯。
餘子不足言,丈夫何可當。
出門仰天笑,雲山浩蒼蒼。

生日[編輯]

憶昔閑居日,端二逢始生。
升堂拜親壽,摳衣接賓榮。
載酒出郊去,江花相送迎。
詩歌和盈軸,鏗戞金石聲。
於時果何時,朝野方休明。
人生足自樂,帝力無能名。
譬如江海魚,與水俱忘情。
詎知君父恩,天地同生成。
旄頭忽墮地,氛霧迷三精。
黃屋朔風捲,園林殺氣平。
四海靡所騁,三年老於行。
賓僚半蕩覆,妻子同飄零。
無㡬哭慈母,有頃遭潰兵。
束兵獻穹帳,囚首送空囹。
痛甚衣冠烈,甘於鼎鑊烹。
死生久已定,寵辱安足驚。
不圖坐羅網,四見槐雲青。
朱顔日復少,玄髮益以星。
往事真蕉鹿,浮名一草螢。
牢愁寫玄語,初度感騷經。
朝登蓬萊門,暮涉芙蓉城。
忽復臨故國,搖揺我心旌。
想見家下人,念我涕為傾。
交朋說疇昔,惆悵鷄豚盟。
空花從何來,為吾舞娉婷。
莫道無人歌,時鳥不可聴。
逹人貴知命,俗士空勞形。
吾生復安適,拄頰觀蒼冥。

端午[編輯]

五月五日午,薰風自南至。
試為問大鈞,舉杯三酧地。
田文當日生,屈原當日死。
生為薜城君,死作汨羅鬼。
高堂狐兔遊,雍門發悲涕。
人命草頭露,榮華風過爾。
唯有烈士心,不隨水俱逝。
至今荊楚人,江上年年祭。
不知生者榮,但知死者貴。
勿謂死可憎,勿謂生可喜。
萬物皆有盡,不㓕唯天理。
百年如一日,一日或千歲。
秋風汾水辭,春暮蘭亭記。
莫作留連悲,高歌舞槐翠。

自歎三首[編輯]

猛思身世事,四十七年無。
鶴髮俄然在,鵉飛久已殂。
二兒化成土,六女掠為奴。
只有南冠在,何妨是丈夫。

北轍更寒暑,南冠㡬晦冥。
家山時入夢,妻子亦関情。
惆悵心如失,﨑嶇命復輕。
遭時命如此,薄分笑三生。

疾病連三次,形容落九分。
㡬成白宰相,誰識故將軍。
暗坐羞紅日,閑眠想白雲。
蒼蒼竟何意,未肯喪斯文。

病目二首[編輯]

近來煩惱障,左目忽茫茫。
聶政心雖碎,劉伶醉未忘。
問天天不應,食日日何傷。
萬想由來假,收拾太乙光。

向來巖下電,無故眩生花。
逹磨麵向壁,盧仝額塌沙。
燈前心欲碎,鏡裏鬢空華。
何日看明月,沈沈斗柄斜。

有感[編輯]

心在六虛外,不知呀網羅。
病中長日過,夢裏好時多。
夜夜頻能坐,時時亦自歌。
平生此光景,回首笑呵呵。


 卷二 ↑返回頂部 拾遺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
  1. 丹青,謂史策也。見胡懷琛選註:《五忠集》第三集文信國公第81頁,台北正中書局1958年版
  2. 春秋時齊崔子殺莊公,太史書曰「崔杼弒其君。」崔子殺之。其弟嗣書而死者二人。其弟又書。乃舍之,南史氏聞太史盡死,執簡以往,聞既書矣,乃還。見胡懷琛選註:《五忠集》第三集文信國公第81頁,台北正中書局1958年版
  3. 系陰陽家言,謂有災難之日。遘,遇也。此天祥自謂遭厄運而被執也。見胡懷琛選註:《五忠集》第三集文信國公第82頁,台北正中書局1958年版
  4. 音甸,惡氣也。見胡懷琛選註:《五忠集》第三集文信國公第82頁,台北正中書局195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