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紀事/卷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十 東南紀事
卷十一
卷十二 

鄭芝龍[編輯]

  鄭芝龍,字飛黃,福建南安人。父紹祖,為泉州庫吏。庫接太守官舍,芝龍十歲時,戲投石子,中知府蔡善繼額。捕治,見姿容麗秀,笑曰:「孺子貴而封」釋之。不數年,流入海島顏振泉黨中為盜,頗桀黠。振泉死,代領其眾,屢抗官軍。會閩洊飢,芝龍截商民船,多得米粟,求食者競往投,賊眾至數萬。天啟七年六月,遂犯銅山,人中左所。然芝龍故與他盜異,常念求撫。所過戢麾下,禁侵掠。放還所獲軍將。每戰勝,追奔,輒止兵。

  崇禎元年九月,因巡撫熊文燦請降。時方徵天下兵,聚遼東,不能討芝龍,用撫羈縻之。芝龍復入海物奇珍,賂中貴人及福省達官,多為之言,授游擊將軍。流寇起,中原多事。而劉香、李魁奇等弄兵,橫海外,芝龍始皆與深好,既假朝命討之,俱授首。芝龍兵益盛,獨有南海之利。商舶出入諸國者,得芝龍符令,乃行,八閩群不逞歸之。後又承詔討紅夷,累功升總兵,由是起降將如小諸侯,權傾督撫矣。

  松江兵敗,大學士蔣德璟言於朝,欲令芝龍以海師援遼。

  有言其人庸鄙不可遇大敵而芝龍亦戀閩憚行,復輦金京師,議遂寢。

  芝龍有弟三人:芝虎、鴻逵、芝豹。芝虎勇,前與劉香博戰死。而鴻逵亦積勞得總兵。福王嗣位,宿將皆例封,芝龍為南安伯,鴻逵為靖魯伯。鴻逵會師京口,明年,奉唐王聿鍵奔福州,卒立唐王。以乙酉七月為隆武元年,諭翊戴功、晉南安伯為平魯侯,靖魯伯為靖魯侯,封芝豹為澄濟伯。未幾,復晉平魯侯為平國公,靖魯侯為定國公,並掌戎事。而封芝龍子森為忠孝伯,賜姓名「朱成功」。又有永勝功伯彩,彩弟聯,鄭芝龍支族。

  芝龍距泉州五十里築城安平鎮,置第,海稍直通臥內,積財寶甲兵,充實其中,人物麗盛,專務豐殖。至是,開府福州,坐見九卿,人不揖,出不送。嘗與大學士黃道周爭班,嗾諸生劾道周。又逐左都御史何楷,使盜道截其耳,朝士噤喑。唐王為壇,拜彩、鴻逵分道發兵,芝龍輒辭無餉,行數里罷。蔣德璟告病去,道周竟死徽州。楊廷麟、萬元吉等屢表請駕幸贛,卒制於芝龍,不得出。

  丙戌七月,王師下浙江,芝龍密遣使請降,盡撤守關兵。

  師度仙霞,芝龍棄唐王,保安平,唐王陷於汀州。九月,師入泉州,芝龍特撤兵功,意得厚賞,復猶豫慮以立王為罪,乃自安平引兵逃入海。

  貝勒令芝龍所親持書招之,略曰:「所以重將軍,為能立唐潘也。若不輔立,吾安用將軍哉?人臣事主,苟有可為,必竭其力;力盡不勝天,則投明而事,乘時建功,此豪傑事。今兩粵未平,令鑄閩廣總督印以待,吾欲見將軍者,欲商地方人才故也。」芝龍得書,大喜,決降。臨行,成功力諫,不聽。

  安昌王恭梟、吏部尚書張肯堂、侍郎朱永佑、忠威伯賀君堯、

  武康將軍顧乃德,具言不可,平海將軍周崔芝泣訴芝龍曰:「誠惜明公二十年威望,一朝墮地。」貝勒接芝龍,大飲三日,極歡,忽夜半拔營,挾與北去。芝龍哀請子弟不肖,在海上恐為患。貝勒曰:「此與爾無與,亦非吾所慮也。」

  芝龍已入朝,芝豹奉母居安平。而成功遂起兵鼓浪嶼,鄭彩亦扼廈門,鴻逵會攻泉州,閩海震動。大清順治九年,成功進圍漳州。芝龍恐禍及,陰遣親信回閩,勸成功就撫。朝廷冀招成功,封芝龍同安侯。已知成功果無意降,遂下同安侯高牆。

  及已亥,成功圍南京,敗歸。辛丑冬,斬芝龍。

鄭成功(上)[編輯]

  朱成功,本姓鄭氏,名森,字大木,平國公芝龍子也。其母日本女,天啟七年,生於日本。幼讀書,為南安諸生。福王時,入國子監,師禮錢謙益。唐王立,召見,奇其狀貌,賜國姓及今名,封忠孝伯。貝勒入閩,芝龍諭成功降,成功不從,曰:「父教子忠,未聞以貳。」比行,又欲與俱見貝勒,叔父定國公鴻逵陰令逸去,得免。遂謀舉兵。時諸鄭潰散,咸集廈門中左所,而成功部旅單弱,乃往南粵召募。其冬,永勝伯彩至舟山,迎魯王次中左。兩廣督撫大臣,奉桂王嗣位肇慶。

  大清順治四年,成功自南粵回。會故臣將吏設高皇帝位,矢盟恢復,以故受唐王封,賜姓。仍尊隆武年號,自稱招討大將軍罪臣。以洪政、陳輝為左右先鋒;楊才、張進為親丁鎮;余寬、郭新為左右鎮,移軍鼓浪島訓練。成功年少,有文武略,拔出諸父兄中,近遠皆屬心。於是魯王改次長垣,晉永勝伯彩為建國公,彩弟聯為定遠侯,諸附彩者皆奉魯王,惟成功自為一軍。夏,成功、彩合兵,及招討將軍楊耿入海澄,援兵至,島人卻,洪政中流矢死。

  其秋七月,鄖西王常湖起兵,襲據建寧。魯王兵攻福州,失利。定國公鴻逵攻泉州,成功引兵會之,軍於桃花山。提督趙國佐率數百騎衝成功壘,張進、楊才迎戰,鴻逵遣林順等夾擊,遂抵城下。別遣小師破溜石炮城,殺參將鮮應龍,軍聲大振,所在蠭起,泉城外號令不行。鄉紳郭必昌子謀內應,舉家被戮。並係前閣部黃景昉、國佐在城中,多殺立威,泉民日夜惴息。會漳州副將王進救至,圍解,鴻逵入據揭陽。

  冬十月,成功從大學士路振飛、曾櫻議,頒明年隆武四年大統歷。是年,大學士劉中藻起兵福安,取福寧州。戊子春正月,魯王兵取興化。三月,建寧興化皆破,魯王改次沙埕。成功取同安,以葉翼雲知縣事。夏,建國公彩殺大學士熊汝霖、義興侯鄭遵謙。秋八月,總督陳錦大軍至,同安城陷。守將林壯猷、邱晉一軍皆沒,葉翼雲死,遂屠同安。

  成功募兵於銅山。己丑,遣施瑯、楊才、柯宸樞、康明等攻拔漳浦,遂下雲霄鎮,抵詔安,移屯分水關南岡,留宸樞守盤陀嶺。王師進攻嶺,宸樞死。其秋七月,張名振、阮進迎魯王居健跳所。成功遣光祿卿陳士京朝於肇慶,始用桂王年號。

  九月,名振等討斬黃斌卿,魯王移屯舟山,遣阮美如日本乞師。

  庚寅春正月,桂王自肇慶西奔梧州。成功入潮州、南洋、剿楊廣、許隆;渡達濠,誅張禮;剿新墟、金田等寨,皆平之。夏六月,進攻蘇利於碣石衛。施瑯來奔。秋八月,成功襲取廈門,殺鄭聯,並其軍。張名振、阮進、周崔芝,擊破鄭彩兵於沙埕,彩引餘眾逃南海。數年,軍人星散,舟楫損壞,成功招之以書,喜曰:「今不歸後無期矣。」遂還廈門,卒於家。

  辛卯春,成功南次平海,閩撫張學聖使泉州守將馬得功乘虛襲廈門,入之,前大學士曾櫻自縊死,諸紳咸避於浯嶼。學聖與漳泉道黃澍登山,望島孤懸海外,汪洋萬頃,憮然曰:「此絕地也!脫緩急,豈望救乎?」遽引還。未數日,鴻逵自揭陽來,得功欲退,不得渡,乃好語鴻逵曰:「我不出,島必不全。且公家在安平內地,請熟慮。」鴻逵縱之出。四月朔,成功還至島,得功去已二日,大悔恨。按失島罪,斬其叔芝莞,諸將股慄,軍勢復振。

  五月,入漳州南溪,敗鎮將王邦俊、提督揚名高,自福州步騎來救,迎戰於小盈嶺,名高大敗。乘勝徇漳浦,守將楊世臣、陳光策降。

  是年九月,陳錦克舟山,定西侯張名振奉魯王南奔,謀取海壇駐師,致書勸成功會師迎駕。魯王亦與之書曰:「余與公宗盟也,平居則歌行葦之章,際難合賦脊令之什,公其無吝偏師,拯此同患。」成功乃令兵科給事中徐孚遠,前至魯王行宮,面啟永歷見正位粵西,宜去監國號。王復書,敘所以勉從監國意。乃使奉迎,居王金門,如寓公焉。名振,阮駿等兵皆屬成功。

  壬辰二月,成功進取海澄,守將郝文興以城降。陳錦來援,成功簡精銳待江東橋北,錦狃於同安之役,意甚輕敵,及戰,大敗,奔回泉州。六月,成功取詔安、南靖、平和,遂圍漳州,兵至二十餘萬。同知張箸、推官石瑋,堅守不下。金衢總兵馬晉寶來救,成功縱之入城,數日,出戰而敗,復退守陴。南軍晝夜百道攻城。距漳三十里有鎮門,兩山屬岸,築斷激水灌城,復列棚圍之。城中升米銀數兩,草木之實俱盡,噉弩掘鼠。

  陳錦在鳳凰山,為其下庫成棟所刺,以其首奔成功,全閩大震。

  漳圍至八閱月,中外困隔。浙江固山額真金礪、固山大溫都力敖童、梅勒章京徐大貴、總滿洲烏金超哈兵,與提督名高由長泰間道直抵漳城北;成功營城南鳳窠山,乘高壓壘。王師銳甚,為兩翼擊,島人久敝堅城,皆無鬥志。十月三日,解圍,退屯古縣。合戰,崩潰,追奔四十餘里,積屍布野。成功入海澄,嬰城守。守道周亮工,收漳城骸骨七十三萬,焚瘞一大穴,碑曰「同歸所」。

  是年秋,張名振北,師次崇明沙,破鎮江,登金山,江南北戒嚴。

  癸巳夏,金礪進攻海澄。成功與諸將飲酒敵樓,指揮治軍。

  夜,大將王秀奇、郝文興聞空炮發,曰:「師臨城矣。」令其下皆用斧,令曰:「敵至而斲。」有頃,師盡銳渡海,秀奇等大呼登城,斧齊下,先登悉填濠,礪連夜拔圍去。

  是年,西寧王〔李〕定國自武岡還,入廣西,圍肇慶;新泰侯郝尚久以潮州應定國,平南王尚可喜救肇慶,定國退。靖南王耿繼茂、將軍哈哈木急攻潮州,尚久以鴻逵前人揭陽,有隙。至是,因郝文興來乞師,成功遣陳六御救之,竟疑,不敢開城納兵。九月,潮州破,六御乃攻鷗汀埧等寨,引還。

  定國之在肇慶也,以書抵成功,請會師。成功得書,往報師期,並上諸將戰勛於行在。是年張名振復退大軍於崇明之平洋沙。西甯王定國進封晉王。

  八月,平國公芝龍遣家僕李德歸閩,講撫,成功繆諾,因以休士觀釁。因朝命金礪撤兵還浙,而封芝龍同安侯、學士鄭庫納賚詔及海澄公敕印授成功,封鴻逵奉化伯,芝豹左都督。

  成功宴使者安平,辭以未裂土,不受爵。而遺書總督劉清泰,謂數十萬眾按甲待和,豈能枵腹?欲就漳、泉、興、福各屬,權宜借餉。不待報,遽遣官四出。清泰密諭諸城守斂戌避。鄭蝦還言成功三議:一先割四府,二不奉調,三不受部撫節制。

  又比高麗不剃頭,恐如姜驤、金聲桓等降後激變。芝龍恐其子不受詔,復為書與弟鴻逵,使勸之。鴻逵復書,述:「大姪在中左,弟在白沙,兼渠行師所居靡定,相見尤罕,其肯聽弟之言乎?」芝龍悵然,無可奈何。

  甲午,成功偽設六官,改中左所為思明州,以鄧會知州事。

  月上魯王豚米及濾溪、寧靖,諸宗室,禮待鄉紳王忠孝、沈佺期、郭貞一、盧若騰、華朝薦、徐孚遠等,軍國大事,輒以相諮。考諸生學秀者入儲賢館。

  是年,張名振、阮駿再入崇明所,奪北舟及歸者至五日餘艘。別將顧忠至天津,邀糧艘百餘。名振登金山,望哭崇禎先帝,哀動三軍。及議和,成功以不便勞師遠征,使人召還,義師多不欲南,半引去。其後名振遇毒,議者皆咎成功,以故失浙海將士心。

  島上軍以科餉為名,縱橫衍蔓,上游延建俱有海兵出沒。

  閩撫佟國器密疏成功異志,恐以撫始終自誤。上密勒福省督撫鎮將,嚴飭守備,毋墮彼計。

  其年夏秋,晉王定國自廉州出師,下高州,拔高明,圍新會,廣東震動。定國遣使成功請婚,且趣師。十月,使輔明侯林察總督南征,會晉王攻廣州,閩安侯周瑞憚不敢進,於是西師大敗。成功怒,欲斬瑞,諸將為請杖八十,革其職。

  十一月,漳州守將以郡城約降。成功自思明州入海澄,夜勒兵,諸將未知所向,四鼓直抵漳城,開門迎入。守將樸世用、魏標、魏其志、知府房星耀、知縣周瓊、李奇生、范進等降,泉州諸縣望風潰。成功復取同安。未幾,甘輝攻仙遊縣,開地道入之,屠掠幾無遺,和議遂絕。

  大清命烏金世子統大軍入閩。乙未夏五月,成功遣忠振伯洪旭,北鎮陳六卿,取舟山,守把巴臣興舉軍降。以六御守舟山,洪旭攻台溫,召臣興歸思明。六月,墮安平鎮及漳郡、惠安、南安、同安城撤兵,聚思明。以貝子將至,權清野斂戍也。

  晉王定國復致成功書。

  十二月烏金世子至泉州,遣人賚論至思明招降,不納。易函稱書,以祖大壽,洪承疇為辭,成功依違答之。丙申三月,貝子會泉州水師攻兩島,成功遣林順,陳澤以炮舟出御。大舟先為颶風所飄,多登而遁,十餘人浮至金門。斷手刖耳鼻遣之。

  別將攻白沙,不克而還。

  六月,前衝黃梧以海澄來降,封海澄公。海澄軍儲多,成功使王秀奇、統黃梧、蘇明同守。明兄茂先為施瑯副將,瑯之得罪也,茂實逸之。及茂從黃廷、黃梧人揭陽失利,遂軍按法誅茂,並梧戴罪,故梧、明皆怨成功。貝子之入閩也,漳泉屬邑皆下,惟海澄未復,梧、明憚秀奇,不敢動。適秀奇出計事,二人遂舉城降。

  時貝子重兵在漳,成功議率眾北向以肄之,剋期解纜。聞海澄變,諸將皆失色,成功奮然曰:「吾欲圖大,豈以澄邑阻事?有不行者斬!」遂揚帆下閩安鎮,省會震動。督撫出王進於獄,使治守具。南軍屢攻不利,乃城牛心塔,以陳斌戍之。

  梧封海澄公。明母猶在海上。召明入京為內大臣,梧因獻平海策:請發鄭氏塚、誅求親黨、沒五商及遷海等事。

  成功用法嚴,其下常懼誅,禮官陳寶鑰、黃開泰,先後出降,大清輒貴顯之,以招島上人,島上人多動心。然降將亦慕成功賚子殊渥,第宅供帳,與已無異。以故郝文興等,迄死不貳。

  是年,台州鎮將馬信,寧波鎮將張私德,降於成功。各予白金五千兩,蟒衣玉帶一,信母妻各白金五百兩,珠冠霞帔一。

  是年,晉王定國奉桂王入雲南。八月,大軍復舟山,總制陳六御,英義伯阮駿死。丁酉春正月,晉王定國率兵討孫可望,可望來奔。三月,定國公鴻逵卒於金門。大軍復閩安鎮,島將引還。陳斌孤軍守牛心塔,不得出。遣人招降,至福州,殺之,屠其軍甘輝等還自閩安,攻寧德,滿將阿克襄赴援,恃其驍勇,輕進,馬蹷,裹創步戰,為輝所殺。

  戊戌,成功議大舉取南京,曰:「據長江則江南半壁,皆吾囊中矣。」諸將多言南京道遠城固,須數萬人,不如近攻完利。惟馬信力贊,乃以黃廷為前提督,洪旭為兵官,鄭泰為戶官,居守思明。自率中提督甘輝、後提督萬禮、武衛林勝、統領余新、虎衛左鎮陳魁、水陸甲士五萬,號十萬,舉帆入浙。

  攻陷樂清諸縣,將進長江;次羊山,暴風覆舟,亡數千人。退泊舟山,整固舟輯,以圖再舉。

  桂王遣周金湯由廣東龍門航海,至思明,封成功為延平王,諸將升擢有差。成功以未有恢復功,辭王爵,稱招討大將軍如故。是年,大清師入貴州,李定國、白文選等皆敗。

  已亥五月,成功全軍北出,抵崇明,以兵部尚書張煌言嘗從定西侯名振三入長江,知虛實,用為前驅。煌言請定崇沙為老營,不聽。金焦沿江置炮,島人乘南風盛,徑抵瓜洲城下。

  我師出御,死者千餘,乘勝克其誠。以柯平為同知,守瓜洲。

  成功留攻鎮江,令煌言先搗觀音門、儀真,官民迎降。六月廿四日,鎮江軍陣江口,成功登陸擊之。戰未合,周全斌率所部先登,陷陣。時大雨濘,騎皆陷於淖,海上軍徒跣擊刺,往來剽輕,我師竟敗。提督管效忠走,朱操江被執,江南北大震。

  成功入城,以全斌違令先動,將殺之,諸將力請,乃免。於是全斌帶傷守鎮江。七月,成功進圍南京,移檄遠近。

  張煌言至蕪湖、廬鳳、甯、徽、池,太守令將吏,日納款軍門,凡得府四、州三、縣二十四。金陵守禦雖堅,亦欲議降。

  煌言將向江西,馳書勸成功急攻南京,而分兵下旁縣。成功因累捷,不時發令。初至,馬信即欲揮兵登城,成功不許。

  崇明副將梁化鳳先已降,又不時調化鳳偵丹陽無備,遂引兵突入南京,乘南軍怠,夜開城出,大有斬獲。次日,滿漢軍傾城出戰,襲破余新軍,諸軍皆潰,爭赴舟,溺死無算,成功僅得登舟。獲都督甘輝,殺之。

  成功收潰軍,猶數萬人,揚帆出海,並棄瓜鎮。鎮江書生羅子木,抱成功足涕泣請留,不聽。奉其父以從。成功攻崇明,不克而歸。上江軍聞之,亦潰,煌言跳身間行,得達台州。諸納款者屠戮無遺,江右義旅陳九思眾數萬,保南饒山中,聞金陵之敗,乃降。

  是年,大軍盡取雲南,桂王出奔緬,李定國攻緬,迎桂王,不克。庚子,台州守將張承恩書詣張煌言,請降。明安達理出浙海,士卒病死大半,不戰而歸。達素兩道指思明:大舡出漳州,小舡出同安,許隆、蘇利等皆以兵會。成功使陳鵬守高崎,遏同安;鄭泰出浯嶼、御隆利。自率周全斌、陳輝、黃庭,次海門。五月十日旦,漳州兵乘風順流迫海門,成功傳令按舟勿動,俟大軍齊出,乃擊。呼吸間漳舡已至,擊破閩安侯周瑞船,瑞與五府陳堯策皆死。遂攻陳輝船,輝舉火藥燒之,滿兵躍起,且戰且卻。近午,風作潮湧,成功親率巨艦衝之,鄭泰自浯嶼引舟合擊,大軍敗,橫屍浮海。有滿兵二百力戰,遣馬信招降,乘夜沉之同安。

  滿兵向高崎、陳鵬約降,戒所部無動。滿兵恃有內應,未及岸,棄舟爭前。鵬部將陳蟒請曰:「事急矣,豈可待死?」

  及殿兵鎮隆璋齊出,大軍皆指言鵬降,爭赴之,比至,戰遂不支,蹈海死者十七八。收鵬凌遲,以蟒代之。許隆等聞敗引還。

  是役,成功空島出御,相持月餘,師不渡海。

  辛丑,成功取台灣。初,紅夷欲城浯嶼,依粵澳互市。數以巨艦入犯,因泊灣築二城:一曰赤嵌,一曰王城,餘皆土番。

  立法嚴、土番咸奉約束,歷三十餘年,無敢犯者。成功積苦海上,自南都敗回,無經略中土之志。又虞廈門單弱,謀所向,紅夷譯何斌進曰:「公何不取台灣?台灣沃野千里,四通外洋,橫絕大海,得其地足以應國,取其財足以餉兵士。番受紅夷凌侮,每欲反噬久矣,以公威臨之,如使狼逐群羊也。」陳可取狀甚悉。是年正月,成功決意取台灣,諸將謂夾板船多炮火,難近,鹿耳門水淺,不可渡。成功引舟徑進,三月,次澎湖,至鹿耳門,則水驟漲丈餘,舟大小銜尾而渡,紅夷驚謂自天而下。先取赤嵌,紅夷走王城死守,復燒其夾板舡,盡殲之。圍至十二月,紅夷出降生存者僅百數十人,縱其歸國。

  乃改台灣為偽東都,王城為安平鎮,赤嵌號天興府。以鄭省英為府尹,省英辟草萊,興屯聚,犯法者親故不假。有諫用法宜稍寬者,曰:「子產治鄭,孔明治蜀,皆以嚴濟事。立國之始,若先尚寬,流弊不可勝極矣。」遂勒諸將移眷。

  時東荒初辟,人不服水土,多死,又憚法嚴,皆遷延不行。

  於是銅山守將郭義、蔡祿、前知思明州薛聯桂,同入漳州降。

  義、祿將挾忠匡伯張進偕行,進曰:「吾守土,有死而已。」

  密置火藥署中,欲俟二鎮來,並焚之。二鎮遣人促行,遂舉火闔室自焚。進在銅威惠頗著,人甚惜之。

  冬十月,芝龍死燕市。芝龍屢以書諭撫,否則必見誅僇,成功復言設有不幸,兒當縞素。至是死。

  大清患閩海久鬥兵,從蘇納海議,盡遷山東、浙江、福建、廣東、濱海居民於內地,立邊界,著令寸板毋入海,粒米毋越疆,犯者死連坐。

  春燕來巢於海舟。島上食盡,各鳥獸散。成功又聽周全斌讒,使擊忠勇侯陳豹於南澳,豹倉卒不能自明,舉軍人廣州降。

  又忽命戶官鄭泰監殺長子錦,泰愕恐獲罪。又參軍蔡鳴雪自台灣來思明,聲言將盡誅諸將,於是合謀拒命。值全斌從南澳還,素與諸將不協,恐其為變,誘執之。

  壬申五月,成功死於台灣。成功感風寒,月朔受謁,尚坐胡牀,諸將不知其病。數日,卒,年三十九。成功在軍,每善處敗,素自厲氣,戾夫宿將,避駭不如。及南都挫衄,輒經營立國,氣頗不振。遙傳桂王遇害,張煌言每勸成功尊立魯王,以存明後。成功不欲,惟奉永歷年號終身。

  錦在思明,稱嗣封世子發喪,鄭襲在台灣,有異志,錦自將擊襲,與歸思明,又以嫌殺鄭泰,泰弟鳴駿及諸宿將皆懼,先後北歸。靖南王耿繼茂、總督李率泰,遂大舉攻破思明、金門。甲辰春三月,世子錦退守台灣。

【論】[編輯]

  論曰:余游吳淞,遇梁化鳳部將管姓者,述已亥戰事頗悉。

  其人身在軍中,自石灰山轉戰而下,聲如崩山,然猶按步鼓收兵,至後乃大潰,延平師有紀律如此。化鳳西安人,武進士,以破姜驤先登,立功,總兵崇明。化鳳亦言:「當勍敵多矣,未有如鄭家之難敗者。」

  化鳳始入城,固山等以漢兵輕之,悉奪其馬騾給滿軍。其部卒往往與滿軍嘩而爭,輒得鞭縛,其部卒自恃其勇,不肯下。

  化鳳亦怒,以是願決勝,一示滿軍。先一日,出城揭死人以投敵,固山等坐城樓,嘖嘖稱歎,由此遂敬化鳳,益與交歡。既退鄭軍,名其門曰「得勝門」,今之東南門是也。又言甘輝之死,北人咸謂烈士,其從鄭始末,則未詳雲。

 卷十 ↑返回頂部 卷十二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