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3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五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三十五卷目錄

 三歲部紀事

 四歲部紀事

 五歲部紀事

 五歲部雜錄

 六歲部彙考

  禮記內則

 六歲部紀事

人事典第三十五卷

三歲部紀事[編輯]

《路史》:「炎帝神農氏生三歲知稼穡般戲之事,必以黍 稷日於淇山之陽求其利,民宜久食之穀而藝之。」 《稗史》:東方朔三歲,祕讖一覽,暗誦於口。

《梁書昭明太子傳》:「太子統,字德施,生而聰叡,三歲受 《孝經》《論語》。」

《隋書元德太子昭傳》:「昭,煬帝長子也。生而高祖命養 宮中。三歲時於元武門弄石獅子,高祖與文獻後至 其所,高祖適患腰痛,舉手憑後,昭因避去,如此者再 三。高祖歎曰:『天生長者,誰復教乎』?由是大奇之。高祖 嘗謂曰:『當為爾娶婦』。昭應聲而泣。高祖問其故,對曰: 『漢王未婚時,恆在至尊所,一朝娶婦,便則出外,懼將 違離。是以啼耳』。」上歎其有至性。特鍾愛焉。

《唐書權德輿傳》:「德輿生三歲,知辨四聲。」

《謝法慎傳》:法慎甫三歲已有知時。母病不飲乳,慘慘 有憂色。或以珍餌詭悅之,輒不食,還以進母。

《宋史宗室列傳》:「德昭子惟吉,字國祥,母鄭國夫人陳 氏。惟吉生甫彌月,太祖命輦至內廷,擇二女媼養視 之。或中夜號啼,必自起撫抱。三歲作弱弓輕矢,植金 錢為的,俾之戲射,十發八中,帝甚奇之。」

《徐積傳》:積孝行專於天稟。三歲父死,旦旦求之甚哀。 母使讀《孝經》,輒淚落不能止。

《金史麻九疇傳》:「九疇三歲識字。」

《元史王恂傳》:「恂性穎悟,生三歲,家人示以書,帙輒識 『風』」「丁」二字,母劉氏授以《千字文》,再過目即成誦。 《伯顏傳》:「伯顏生三歲,常以指畫地,或三或六,若為卦 者。」

《珍珠船》柳下一小兒才三歲,曲拍皆中節。在母懷中 食乳,撚手指應節,蓋宿習也。

四歲部紀事[編輯]

《孔融別傳》:孔文舉年四歲時,每與諸兄共食梨,引小 者,人問其故,答曰:「我小兒,法當取小。」由此宗族奇之。 《晉書謝安傳》:「安年四歲時,譙郡桓彝見而歎曰:『此兒 風神秀徹,當不減王東海』。」

傅暢自敘:暢年四歲,散騎常侍扶風曾叔虎以德量 喜與余戲,常解衣褶被其背,脫余金環與侍者,謂余 當恡惜之,而經數日不索,遂於此見名,言論甚重 兒。《世說》:傅亮四歲能解衣與人無吝。郄超稱其才名 過乃父。

《南史蔡興宗傳》:興宗幼為父廓所重,謂有己風,與親 故書曰:「小兒四歲,神氣似可,不入非類之室,不與小 人遊。」故以興宗為之名,興宗為之字。

兒,《世說》:「宋虞願四歲,中庭橘熟,人競取之,願獨恬然。」 《梁書義安王大昕傳》:「大昕年四歲,母陳夫人卒,便哀 慕毀顇,有若成人。」 《劉歊傳》:「歊幼有識慧,四歲喪父,與群兒同處,獨不戲 弄。」

《陶季直傳》:季直,丹陽秣陵人也。祖愍祖,宋廣州刺史。 父景仁,中散大夫。季直早慧,愍祖甚愛異之。愍祖嘗 以四函銀列置於前,令諸孫各取,季直時甫四歲,獨 不取,人問其故,季直曰:「若有賜,當先父伯,不應度及 諸孫。」故不取。愍祖奇之。

《兒世說》:「陶弘景四歲,以荻為筆,畫灰中學書。」

《周書蕭大圜傳》:「大圜幼而聰敏,神情俊悟,年四歲能 誦《三都賦》及《孝經》《論語》。」

《唐書權德輿傳》:「德輿生四歲,能賦詩,積思經術,無不 貫綜。」

《宋史劉永年傳》:永年字君錫,生四歲授內殿崇班,許 出入兩宮。仁宗使賦小山詩,有「一柱擎天」之語,帝誤 投金杯瑤津亭下,戲謂左右曰:「『能取之乎』?永年一躍 持之而出。帝拊其首曰:『奇童子也』。」常置內中,年十二 始聽出外。

《真德秀傳》:「德秀字景元,後改為景希,建之浦城人。四 歲受書,過目成誦。」

《陳塤傳》:塤字和仲,慶元府鄞人。大父叔平與同郡樓
考證.svg
鑰友善,死,鑰哭之,塤纔四歲,出揖如成人。鑰指槃中

銀杏使屬對,塤應聲曰:「金桃。」問何所據,對曰:「以杜詩 『鸚鵡啄金桃』。」鑰竦然曰:「亡友不死矣。」 《袁逢吉傳》:逢吉四歲能誦《爾雅》《孝經》。

《元史鐵哥傳》:鐵哥父斡脫赤歿,鐵哥甫四歲,性穎悟, 不為嬉戲。從那摩入見,帝問誰氏子,對曰:「兄斡脫赤 子也。」帝方食雞,輟以賜鐵哥,鐵哥捧而不食。帝問之, 對曰:「將以遺母。」帝奇之,加賜一雞。

《堯山堂外紀》:解縉四歲時,出遊市,偶跌,眾笑之,吟曰: 「細雨落綢繆,磚街滑似油。鳳皇跌在地,笑殺一群牛。」 《明外史李東陽傳》:東陽四歲能徑尺書,景帝召試之, 甚喜,抱置膝上,賜果鈔。還家後兩召講《尚書大義》,稱 旨,命入京學。

五歲部紀事[編輯]

《後漢書朱穆傳》:「穆字公叔,年五歲便有孝稱。父母有 病,輒不飲食,差乃復常。」

《世說》:孔文舉有二子,大者六歲,小者五歲。晝日父眠, 小者床頭盜酒飲之。大兒謂曰:「何以不拜?」答曰:「偷那 得行禮?」

《三國志鍾會傳》:「會字士季,潁川長社人,太傅繇小子 也。少敏惠夙成。中護軍蔣濟著論,謂觀其眸子,足以 知人。會年五歲,繇遣見濟,濟甚異之,曰:『非常人也 兒』。」《世說》:「賈逵五歲不能言,其姊每攜聽鄰塾讀書,輒 默識,後一能言,便誦之如流。」

《晉書羊祜傳》:祜年五歲時,令乳母取所弄金環。乳母 曰:「汝先無此物。」祜即詣鄰人李氏東垣桑樹中探得 之。主人驚曰:「此吾亡兒所失物也,云何持去?」乳母具 言之,李氏悲惋,時人異之,謂李氏子即祜之前身也。 《衛玠傳》:玠年五歲,風神秀異,祖父瓘曰:「此兒有異於 眾,顧吾年老,不見其長成耳。」

《傅暢傳》:「暢字世道,年五歲,父友見而戲之,解暢衣,取 其金環與侍者,暢不之惜,以此賞之。」

《愍懷太子傳》:宮中嘗夜失火,武帝登臺望之,太子時 年五歲,牽帝裾入闇中,帝問其故,太子曰:「暮夜倉卒, 宜備非常,不宜令照見人君也。」由是奇之。嘗從帝觀 豕牢,言於帝曰:「豕甚肥,何不殺以享士,而使久費五 穀。」帝嘉其意,即使烹之,因撫其背謂廷尉傅祗曰:「此 兒當興我家。」嘗對群臣稱太子似宣帝,於是令譽流 於天下。

《范粲傳》:粲子喬字伯孫,年二歲時,祖馨臨終撫喬首 曰:「恨不見汝成人。」因以所用硯與之。至五歲,祖母以 告喬,喬便執硯涕泣。

《武陵莊王澹傳》:澹母諸葛太妃表澹不孝,由是澹與 妻子徙遼東。其子禧年五歲,不肯隨去,曰:「要當為父 求還,無為俱徙。」陳訴歷年,太妃薨,然後得還。

《世說》:桓宣武薨,桓南郡年五歲,服始除,桓車騎與送 故文武別,因指語南郡:「此皆汝家故吏。」佐元應聲慟 哭,酸感旁人。

《妮古錄》:王子敬五歲有書意,衛夫人書《大雅吟》賜之。 《齊春秋》:劉獻字珪,沛人。五歲聞舅孔昭先讀管寧傳, 欣然請更讀,因聽受,曰:「可及此耳。」

《梁書庾沙彌傳》:沙彌父佩玉,宋昇明中坐沈攸之事 誅。沙彌時始生,年至五歲,所生母為製采衣,輒不肯 服。母問其故,流涕對曰:「家門禍酷,用是何為?」

《昭明太子傳》:「太子生而聰叡,五歲遍讀五經,悉能諷 誦。」

《元帝本紀》:世祖聰悟俊朗,天才英發。年五歲,高祖問: 「汝讀何書?」對曰:「能誦《曲禮》。」高祖曰:「汝試言之。」即誦上 篇,左右莫不驚歎。

《到沆傳》:沆父撝,齊五兵尚書。沆幼聰敏,五歲時,撝於 屏風抄古詩,沆請教,讀一遍,便能諷誦,無所遺失。 《王僧孺傳》:僧孺年五歲,讀《孝經》,問授者,此書所載述 曰論忠孝二事,僧孺曰:「若爾,常願讀之。」

《謝藺傳》:藺五歲,每父母未飯,乳媼欲令藺先飯,藺曰: 「既不覺饑彊,食終不進。」舅阮孝緒聞之歎曰:「此兒在 家則曾子之流,事君則藺生之匹。」因名之曰藺。 《滕曇恭傳》:曇恭年五歲,母楊氏患熱,思食寒瓜,土俗 所不產,曇恭歷訪不能得,銜悲哀切,俄值一桑門,問 其故,曇恭具以告,桑門曰:「我有兩瓜,分一相遺。」曇恭 拜謝,因捧瓜還,以薦其母,舉室驚異。尋訪桑門,莫知 所在。

《陶季直傳》:「季直五歲喪母,哀若成人。初,母未病,於外 染衣,卒後,家人始贖,季直抱之號慟,聞者莫不酸感。」 兒《世說》:「庾子輿五歲讀《孝經》,手不釋卷。或曰:『此書文 句不多,何用自苦』?曰:『孝德之本,何謂不多』?」

《陳書岑之敬傳》:「之敬年五歲讀《孝經》,每燒香正坐,親戚咸加歎異。」

《阮卓傳》:「時有武威陰鏗,幼聰慧,五歲能誦詩賦,日千 言。」

《魏書河南王曜傳》:「曜五歲,嘗射雀於太祖前,中之,太 祖驚歎焉。」

《高宗文成皇帝紀》:帝少聰慧,世祖愛之,常置左右。年 五歲,世祖北巡,帝從在後,逢虜帥桎一奴,欲加其罰。 帝謂之曰:「奴今遭我,汝宜釋之。」帥奉命解縛。世祖聞 之曰:「此兒雖小,欲以天子自處。」意奇之。

《任城王雲傳》雲:年五歲,恭宗崩,號哭不絕聲。世祖聞 之而呼,抱之泣曰:「汝何知而有成人之意也!」

《北齊書邢卲傳》:「卲字子才,河間鄴人,魏太常貞之後。 父虯,魏光祿卿。卲小字吉,少時有避,遂不行名。年五 歲,魏吏部郎清河崔亮見而奇之,曰:『此子後當大成, 位望通顯』。」

《周書觓斯徵傳》:「徵幼聰穎,五歲誦《孝經》《周易》,識者異 之。」

《朝野僉載》:蘇頲年五歲,裴談過其父,頲方在,乃試誦 庾信《枯樹賦》,將及終篇,避「談」字,因易其韻曰:「昔年移 樹,依依漢陰;今看搖落,悽愴江潯。樹猶如此,人何以 任?」談駭歎久之,知其他日必主文章也。

《兒世說》:張鷟五歲,夢大鳥五彩降於家。占云:「文章瑞 國。」

《三國典略》:趙隱字彥深。年五歲,母傅便孀居,謂之曰: 「家貧兒小,何以能濟?」隱泣而言曰:「若天矜兒,大當仰 報。」

《貴耳集》:黃巢五歲,侍翁父為菊花聯句,翁思索未至, 巢信口應曰:「堪與百花為總首,自然天賜赭黃衣。」巢 之父怪欲擊巢,迺翁曰:「孫能詩,但未知輕重,可令再 賦一篇。」巢應之曰:「颯颯西風滿院栽,蕊寒香冷蜨難 來。他年我若為青帝,移共桃花一處開。」跋扈之意,已 見嬰孩之時,加以數年,豈不為神器之大盜耶? 《宋史元絳傳》。「絳字厚之。錢塘人。生而敏悟。五歲能作 詩。九歲謁荊南太守。試以三題。上諸朝。貧不能行。長 舉進士。」

《賈黃中傳》:黃中父玭善教子。黃中幼聰悟,方五歲,玭 每旦令正立展書卷比之,謂之等身書,課其誦讀。 《和㠓傳》:㠓字顯仁,凝第四子也。生五六歲,凝教之誦 古詩賦,一歷輒不忘。試令詠物為四句詩,頗有思致。 凝歎賞而奇之,語峴曰:「此兒他日必以文章顯,吾老 矣,不見,汝曹善保護之。」

《李韶傳》:「韶字元善,彌遜之曾孫也。父文饒,為台州司 理參軍,每謂人曰:『吾司臬多陰德,後有興者』。」韶五歲 能賦梅花。嘉祐四年,與其兄寧同舉進士。

《錢勰傳》:「勰字穆父,彥遠之子也。生五歲,日誦千言。十 三歲,制舉之業成。」

《洪湛傳》:「湛字惟清,幼好學,五歲能為詩。未冠,錄所著 十卷為《齠年集》。舉進士,有聲。」

《許應龍傳》:應龍字恭甫,福州閩縣人。五歲通經旨。座 客曰:「小兒氣食牛。」應龍應聲:「丈夫才吐鳳」為對。四座 嘉歎。

《天中記》:王元之五歲已能詩,因太守賞白蓮,倅言於 太守,召而吟一絕云:「昨夜三更裏,嫦娥墮玉簪,馮夷 不敢受,捧出碧波心。」又云:「佳人方素麵,對鏡理新妝。」 守曰:「天授也。」

《閩川士傳》:「林傑幼而聰明秀異,言發成文。五歲至王 仙君霸壇,遂口占云:『羽客已歸雲路去,凡爐草木盡 彫殘。不知千載歸何日,空使時人埽舊壇』。會七夕堂 前乞巧,因試其乞巧詩,傑援筆曰:『七夕今朝看碧霄, 牽牛織女渡河橋。家家乞巧望秋月,穿盡紅絲幾萬 條』。」《詠荔枝》詩云:「金盤摘下排朱果,紅殼開時飲玉漿。」 鄭副使作《奇童傳》,劉制使重為序以貽之。

《金史移剌履傳》:履字履道,遼東丹王突欲七世孫也。 父聿魯,早亡。聿魯之族兄興平軍節度使德元無子, 以履為後。方五歲,晚臥廡下,見微雲往來天際,忽謂 乳母曰:「『此所謂臥看青天行白雲』者耶?」德元聞之,驚 曰:「是子當以文學名世。」

《元史孝友傳》:「郭狗狗,平陽翼城人。父寧,為欽察先鋒 使首領官,戍大良平。宋將史太尉來攻,夜陷大良平, 寧全家被俘。史將殺寧狗,狗年五歲,告史曰:『勿殺我 父,當殺我』。史驚問寧曰:『是兒幾歲耶』?寧曰:『五歲』。史曰: 『五歲兒能為是言,吾當全汝家』。即以騎送寧等往合 州,道遇國兵,騎驚散,寧家俱得還。御史以事聞,命旌」 之。

《明外史聞龍傳》:「龍生有至性,五歲喪母,哭聲感路人, 事父定省中禮。」

《羅倫傳》:「倫,永豐人。五歲,嘗隨母入園收果,長幼競取, 倫獨賜而後受。」

《張元禎傳》:元禎五歲能詩,寧靖王召見異之,命名元 徵。既而為巡撫韓雍所器,曰:「人瑞也。」乃易元禎

兒。《世說》:詹金龍五歲同弟召見,帝以果分賜,命對曰
考證.svg
「一盂果子,賜五歲之神童。曰:『三尺草莽,對萬年之天

子』。」

《野史查鐸傳》:「鐸同縣張棨,五歲受書,徹曉大義。嘗聞 雞聲,遽欲起,母問之,則舉小學以對。母笑曰:『汝纔讀 書,便曉其義耶?應曰:『兒願為之,豈第曉之而已』』。」

五歲部雜錄[編輯]

《談苑》:王元長曰:「小兒五歲曰鳩車之戲,七歲曰竹馬 之遊。」

《群碎錄》:男子入學多用七歲五歲,蓋俗有男忌雙,女 忌隻之說,至冠笄亦然。按北齊李渾弟繪,六歲願入 學,家人以偶年俗忌,約弗許。伺其伯姊筆牘之便,輒 竊用。未幾通急就章,則其來久矣。

六歲部彙考[編輯]

《禮記》:

《內則》
[編輯]

子生六年教,之數與方名。

數謂一、十、百、千、萬,方名東、西、南、北也。

六歲部紀事[編輯]

《東觀漢記》:「馬援字客卿,幼而岐嶷。年六歲能接應諸 公,專對賓客。嘗有死辠亡命者來過,客卿藏匿不令 人知,外若訥而沉敏,兄甚奇之,以為將相器,故以客 卿字焉。」

張堪字君遊年六歲受業長安治梁丘易才美而高 京師號曰:「聖童。」

《吳志陸績傳》:績年六歲,於九江見袁術。術出橘,績懷 三枚去,拜辭墮地。術謂曰:「陸郎作賓客而懷橘乎?」績 跪答曰:「欲歸遺母。」術大奇之。

《晉書范汪傳》:「汪字元平,雍州刺史晷之孫也。父稚,早 卒。汪少孤貧,六歲過江,依外家新野庾氏。荊州刺史 王澄見而奇之,曰:『興范族者,必是子也』。」

《傅祗傳》:「祗子宣,年六歲喪繼母,哭泣如成人,中表異 之。」

《宋書謝瞻傳》:「瞻字宣遠,一名檐,字通遠,陳郡陽夏人, 衛將軍晦第三兄也。年六歲能屬文,為《紫石英讚》《果 然詩》,當時才士莫不歎異。」

《梁書徐勉傳》:「勉年六歲,時屬霖雨,家人祈霽,率爾為 文,見稱耆宿。」

《簡文帝本紀》:太宗幼而敏睿,識悟過人。六歲便屬文。 高祖驚其早就,弗之信也。乃於御前面試,辭彩甚美。 高祖歎曰:「此子吾家之東阿。」

《江革傳》:革幼而聰敏,早有才思。六歲便解屬文。父柔 之,深加賞器,曰:「此兒必興吾門。」

《劉歊傳》:「歊幼有識慧,六歲誦《論語》《毛詩》,意所不解,便 能問難。」

《幼童傳》:「孫士潛,字石龍,六歲上書,七歲屬文。」

《金樓子自敘》曰:餘六歲解為詩,奉敕為詩曰:「池萍生 已合,林花發稍周。」因而稍學為文也。

《陳書姚察傳》:「察幼有至性,事親以孝聞。六歲誦書萬 餘言,弱不好弄,博奕雜戲初不經心,勤苦厲精,以夜 繼日。」

《陸瓊傳》:「瓊幼聰慧,有思理,六歲為五言詩,頗有詞采。」 《北齊書李渾傳》:「渾弟繪,字敬文,年六歲,便自願入學, 家人以偶年俗忌,約而弗許,伺其伯姊筆牘之閒而 輒竊用。未幾,遂通急就章,內外異之,以為非常兒也。」 《廢帝本紀》:「『帝天保元年,立為皇太子,時年六歲,性敏 慧,初學反語,於跡字下注云:『自反時侍者,未達其故』。」 太子曰:「跡』字足傍亦為『跡』,豈非自反耶?」嘗宴北宮,獨 令河間王勿入。左右問其故,太子曰:「世宗遇賊處,河 間王復何宜在此?」

《周書張元傳》:元年六歲,其祖以夏中熱甚,欲將元就 井浴,元固不肯從,祖謂其貪戲,乃以杖擊其頭曰:「汝 何為不肯洗浴?」元對曰:「衣以蓋形,為覆其褻,元不能 褻露其體於白日之下。」祖異而捨之。

《唐書段秀實傳》:「秀實六歲,母疾病,不勺飲,至七日,病 間,乃肯食,時號孝童。」

《遼史耶律孟簡傳》:「孟簡性穎悟。六歲,父晨出獵,俾賦 《曉天星月詩》,孟簡應聲而成,父大奇之。」

《宋史宗室傳》:「德昭子惟吉,生甫彌月,太祖命輦至內 廷養視之。常乘小乘輿及小鞍鞁馬,命黃門擁抱,出 入常從。太祖崩,惟吉纔六歲,晝夜哀號,孝章皇后慰 論再三,始進饘粥《韓世忠傳》:「世忠子彥直,字子溫,生期年,以父任補右 承奉郎,尋直祕閣。六歲從世忠入見,高宗命作大字, 即拜命跪書『皇帝萬歲』四字。帝喜」之,拊其背曰:「他日 令器也。」親解孝宗丱角之繻傅其首,賜金器、筆研、監 書、鞍馬。年十二,賜三品服。紹興十七年,中兩浙轉運 使司試。明年,登進士第。

《虞允文傳》:「允文字彬甫,隆州仁壽人。父祺,登政和進 士第,仕至太常博士,潼川路轉運判官。允文六歲誦 九經,七歲能屬文。」

《胡沂傳》:「沂字周伯,紹興餘姚人。父宗伋,號醇儒,能守 所學,不逐時好。沂穎悟,六歲誦《五經》皆畢,不忘一字。」 《吉安府志》:「李獻可,吉水人。年六歲,能詩文,善奇對。一 日,有參政避雨廟中,獻可亦入廟避雨,奇之,言於朝。 孝宗召入宮,時宮女正午睡,帝指宮女命為詩。獻可 即跪曰:『御手指嬋娟,青春白晝眠。粉勻香汗濕,髻壓 翠雲偏。柳妬眉間綠,桃嫌臉上鮮。夢魂何處是,應繞 帝王邊』。」帝拊其背曰:「卿何不作我家兒?」命宮女為繡 御掌於背以賜歸。

《金史女奚烈守愚傳》:「守愚六歲知讀書,既齔,或謂食 肉昏神識,乃戒而不食。」

《明良錄略》:「宋濂,字景濂,金華人。在妊七月生六歲,為 詩歌,有奇語,人呼為神童。」

《明外史楊守陳傳》:守陳子茂仁,六歲入小學。客有指 銅爐令賦者,應聲曰:「範金以為體,然火以為用。」客大 異之。

《王華傳》:「華六歲戲水濱,有醉濯足者遺其金,華取投 諸水,待其人至,指而還之。」

《王穉登傳》:「穉登六歲能擘大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識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協議(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