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名畫記/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四 歷代名畫記卷第五
作者:張彥遠 唐
卷第六

[編輯]

明帝司馬紹,字道幾,下品上。元帝長子。幼異,有對日之奇。及長,善書畫,有識鑒,最善畫佛像。《蔡謨集》云:「帝畫佛於樂賢堂,經歷寇亂,而堂獨存。顯宗敕著作爲頌。」大寧中,年二十七,謚曰明帝,廟號肅祖。見《晉書》。謝雲︰「雖略於形色,頗得神氣,筆跡超越。」彥遠曾見晉帝《毛詩圖》,舊目雲「羊欣題字」,驗其跡,乃於敬也。《豳詩七月圖》,《毛詩圖》二,《列女》二,《史記列女圖》二,《雜鳥獸》五,《游清池圖》二,《息徒蘭圃圖》,《雜異鳥圖》,《洛神賦圖》,《游獵圖》,《雜禽獸圖》,《東王公西王母圖》,《洛中貴戚圖》,《穆王宴瑤池圖》,《漢武回中圖》,《瀛州神圖》,《人物風土圖》傳於代。又畫《列女》、《禹會塗山》、《殷湯伐桀圖》。

荀勗,字公曾,中品下,潁川人。多才藝,善書畫。在魏爲大將軍掾,入晉爲侍中中書監、濟北侯、光祿大夫、尚書令。太康十年,贈司徒,謚曰成。鍾會嘗詐作勗書,就勗母取寶劍。會於時方造宅,勗潛畫會祖父形於壁。會兄弟入門,見之感動,乃廢宅。勗書亦會之比也。見《魏志》及劉義慶《世說》。有《大列女圖》、《小列女圖》。謝雲︰「荀與張墨同品。」在第一品衛協下、顧駿之上。

張墨。下品。謝赫雲︰「與荀勗並,風範氣韻,極妙參神,但取精靈,遺其骨法。若拘以體物,則未覩精奧;若取其意外,則方厭膏腴。可與知音說,難與俗人道。」屏風一,《維摩詰像》,雜白畫一,《擣練圖》,傳於代。

衛協。上品下。《抱朴子》雲︰「衛協、張墨,並爲畫聖。」孫暢之《述畫》云:「《上林苑圖》,協之跡最妙。又《七佛圖》,人物不敢點眼睛。」顧愷之《論畫》云:「七佛與大列女,皆協之跡,偉而有情勢。」《毛詩北風圖》亦協手,巧密於情思。此畫短卷,八分題。元和初,宗人張惟素將來,余大父答以名馬並絹二百疋。惟素後卻索將貨與韓侍郎愈之子昶,借與故相國鄒平段公家,以模本歸於昶。彥遠會昌元年見段家本,後又於襄州從事見韓家本。謝赫云:「古畫皆略,至協始精。六法頗爲兼善,雖不備該形似,而妙有氣韻,凌跨羣雄,曠代絕筆。」在第一品曹不興下,張墨、荀勗上。李嗣真云:「衛之跡,雖有神氣,觀其骨節,無累多矣。顧生天才傑出,何區區荀、衛,敢居其上?」彥遠以衛協品第在顧生之上,初恐未安。及覽《顧生集》,有《論畫》一篇,歎服衛畫《北風》、《列女圖》,自以爲不及,則不妨顧在衛之下。荀又居顧之上,則未敢知。《詩北風圖》、《史記伍子胥圖》、《醉客圖》、《神仙畫》、《張儀像》、《鹿圖》、《詩黍離圖》、《史記列女圖》、白畫《上林苑圖》、《卞莊子刺虎圖》、《吳王舟師圖》,並傳於代。又有《小列女》、《楞嚴七佛》。

王廙,字世將,上品上。瑯琊臨沂人。善屬詞,工書畫。過江後爲晉代書畫第一,音律衆妙畢綜。元帝時爲左衛將軍,封武康侯。時鎮軍謝尚於武昌昌樂寺造東塔,戴若思造西塔,並請廙畫。王敦用廙爲平南將軍、荊州刺史、護南蠻校尉,贈侍中。年四十七。見《晉書》卷七十六及何法盛《晉中興書》。廙畫爲晉明帝師,書爲右軍法。時右軍亦學畫於廙,廙畫《孔子十弟子》,贊云:「余兄子羲之,幼而岐嶷,必將隆余堂構。今始年十六,學藝之外,書畫過目便能。就余請書畫法,余畫《孔子十弟子圖》以勵之。嗟爾義之,可不勗哉!畫乃吾自畫,書乃吾自書,吾餘事雖不足法,而書畫固可法。欲汝學書,則知積學可以致遠;學畫,可以知師弟子行已之道,又各爲汝贊之。」見廙本集。有《異獸圖》、《列女仁智圖》、《獅子擊象圖》、《吳楚放牧圖》、《魚龍戲水絹圖》、《村社齊屏風》、《犀兕圖》,並傳於代。

王羲之,字逸少,中品下。廙從子也。風格爽舉,不顧常流。書既爲古今之冠冕,丹青亦妙。官至右軍將軍、會稽內史。昇平五年卒,年五十九,贈金紫光祿大夫。見《晉書》。《雜獸圖》、《臨鏡自寫真圖》,扇上畫小人物,傳於前代。

羲之子獻之,字子敬。中品下。少有盛名,風流高邁。草隸繼父之美,丹青亦工。桓溫嘗請畫扇,誤落筆,因就成烏駮牸牛,極妙絕。又書《牸牛賦》於扇上。此扇義熙中猶在。官至中書令。太元十一年卒,年四十三。贈侍中,特進光祿大夫太宰,謚曰憲。見孫暢之《述畫記》。彥遠按:俗稱逸少爲大令,子敬爲小令,非也。子敬爲中書令,年四十三,族弟珉代居之,珉年三十八。子敬大令也,季琰乃小令也。逸少官不至中書令,不可呼爲大令也。

康昕,字君明,下品。外國胡人,或雲義興人。書類子敬,亦比羊欣。曾潛易子敬題方山亭壁,子敬初不疑之。畫又爲妙絕。官至臨沂令。孫暢之雲︰「勝楊惠。」《五獸圖》傳於代。

顧愷之,字長康,小字虎頭,上品上。晉陵無錫人。多才藝,尤工丹青,傳寫形勢,莫不妙絕。劉義慶《世說》云:「謝安謂長康曰:『卿畫自生人以來未有也。』」又云:「卿畫蒼頡,古來未有也。」曾以一廚畫,暫寄桓玄,皆其妙跡所珍祕者,封題之。玄開其後取之,誑言不開。愷之不疑是竊去,直雲︰「畫妙通神,變化飛去,猶人之登仙也。」故人稱愷之三絕:畫絕、才絕、癡絕。又常悅一隣女,乃畫女於壁,當心釘之。女患心痛,告於長康,拔去釘乃愈。此一節事亦見劉義慶與《幽明錄》,而小不同,雲︰「思江陵美女,畫像簪之於壁玩之。」亦出《搜神記》也。嘗欲寫殷仲堪真,仲堪素有目疾,固辭。長康曰:「明府當緣隱眼也。若明點瞳子,飛白拂上,使如輕雲蔽月。」畫人嘗數年不點目睛。人問其故,答曰︰「四體妍蚩,本亡關於妙處;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之中。」又畫裴楷真,頰上加三毛。雲︰「楷俊朗有識具,此正是其識具,觀者詳之,定覺神明殊勝。」重嵇康四言詩,畫爲圖,常云:「手揮五絃易,目送歸鴻難。」又畫謝幼輿於一巖裏,人問所以,顧云:「一丘一壑,自謂過之,此子宜置巖壑中。」又常畫中興帝相列像,妙極一時。著《魏晉名臣畫讚》,評量甚多。又有《論畫》一篇,皆模寫要法。義熙初,爲散騎常侍。見《晉史》、《中興書》、檀通鸞《續晉陽秋》、劉義慶《世說》及《顧集》。《建康實錄》云:「謝赫論江左畫人,吳曹不興、晉顧長康、宋陸探微皆爲上品,餘皆中下品。連五十尺絹畫一像,心敏手運,須臾立成,頭面、手足、胸臆、肩背,亡遺失尺度,此其難也。曹不興能之。長康又曾於瓦棺寺北小殿,畫維摩詰,畫訖,光彩耀目數日。」《京師寺記》云:「興寧中,瓦棺寺初置,僧衆設會,請朝賢鳴剎註疏。其時士大夫莫有過十萬者,既至長康,直打剎注百萬。長康素貧,衆以爲大言。後寺衆請勾疏,長康曰︰『宜備一壁。』遂閉戶往來一月餘日。所畫維摩詰一軀,工畢,將欲點眸子,乃謂寺僧曰:『第一日觀者請施十萬,第二日可五萬,第三日可任例責施。』及開戶,光照一寺,施者填咽,俄而得百萬錢。」劉義慶《世說》云:「桓大司馬每請長康與羊欣論書畫,竟夕忘疲。」孫暢之《述畫記》云:「畫冠冕而亡面貌,勝於戴逵。」謝赫云:「深體精微,筆亡妄下。但跡不迨意,聲過其實。」在第三品,姚曇度下、毛惠遠上。李嗣真云:「顧生天才傑出,獨立亡偶,何區區荀、衛而可濫居篇首?不興又處顧上,謝評甚不當也。顧生思侔造化,得妙物於神會,足使陸生失步,荀侯絕倒。以顧之才流,豈合甄於品彙?列於下品,尤所未安!今顧、陸請同居上品。」彥遠以本評繪畫,豈問才流?李大夫之言失矣。姚最云:「顧公之美,獨擅往策。荀、衛、曹、張,方之蔑然,如負日月,似得神明。慨抱玉之徒勤,悲曲高而絕唱。分庭抗禮,未見其人。謝雲聲過其實,可爲於邑!」張懷瓘云:「顧公運思精微,襟靈莫測,雖寄跡翰墨,其神氣飄然,在煙霄之上,不可以圖畫間求。象人之美,張得其肉,陸得其骨,顧得其神。神妙亡方,以顧爲最。喻之書,則顧、陸比之鍾、張,僧繇比之逸少,俱爲古今之獨絕。豈可以品第拘?謝氏黜顧,未爲定鑒。」《梁書•外域傳》:「獅子國晉義熙初獻一玉像,高四尺二寸,玉色特異,製作非人工力。歷晉、宋朝,在瓦棺寺。寺內有戴安道手制佛五軀,及長康所畫《維摩詰》,時稱三絕。齊東昏侯取玉像爲寵妃釵釧,俄爾而東昏侯暴卒。」顧畫有《異獸古人圖》、《桓溫像》、《桓玄像》、《蘇門先生像》、《中朝名士圖》、《謝安像》、《阿谷處女扇畫招隱》、《鵝鵠圖》、《筍圖》、《王安期像》、《列女仙》、白麻紙《三獅子》、《晉帝相列像》、《阮修像》、《阮咸像》、《十一頭獅子》,白麻紙《司馬宣王像》、《劉牢之像》、《虎射豹雜鷙鳥圖》、《廬山會圖》、《水府圖》、《司馬宣王並魏二太子像》、《鳧雁水鳥圖》、《列仙畫》、《木雁圖》三、《天女圖》、行三龍圖》、絹六幅圖:山水、古賢、榮啟期、夫子阮沅湘並《水鳥》,屏風《桂陽王美人圖》、《蕩舟圖》、《七賢》、《陳思王詩》,並傳於後代。

顧愷之《論畫》曰:凡畫人最難,次山水,次狗馬。臺榭一定器耳,難成而易好,不待遷想妙得也。此以巧歷不能差其品也。《小列女》面如恨,刻削爲容儀,不畫生氣,又插置丈夫支體,不以自然。然服章與衆物既甚奇,作女子尤麗,衣髻俯仰中,一點一畫,皆相與成其艷姿,且尊卑貴賤之形,覺然易了,難可遠過之也。《周本記》重疊爾綸有骨法,然人形不如《小列女》也。《伏羲》、《神農》雖不似今世人,有奇骨而兼美好,神屬冥芒,居然有得一之想。《漢本記》季王首也。有天骨而少細美,至於龍顏一像,超豁高雄,覽之若面也。《孫武》大荀首也。骨趣甚奇,二婕以憐美之體,有驚劇之則,若以臨見妙裁,尋其置陳布勢,是達畫之變也。《醉客》作人形,骨成而製衣服慢之。亦以助醉神耳。多有骨俱,然藺生變趣佳作者矣。《穰苴》類孫武而不如。《壯士》有奔勝大勢,恨不盡激揚之態。《列士》有骨俱,然藺生恨急烈,不似英賢之慨,以求古人,未之見也。於秦王之對荊卿,及復大閑。凡此類,雖美而不盡善也。《三馬》雋骨天奇,其騰罩如躡虛空,於馬勢盡善也。《東王公》如小吳神靈居然爲神靈之器,不似世中生人也。《七佛》及《夏殷與大列女》二,皆衛協手,傳而有情勢。《北風詩》亦衛手。恐密於精思,名作,然未離南中,南中像興,即形布施之象轉,不可同年而語矣。美麗之形,尺寸之制,陰陽之數,纖妙之跡,世所並貴。神儀在心,面手稱其目者,玄賞則不待喻。不然真絕,夫人心之達,不可惑以衆論。執偏見以擬過者,亦必貴觀於明識。末學詳此,思過半矣。《清遊池》不見金鎬,作山形勢者,見龍虎雜獸,雖不極體,以爲舉勢,變動多方。《七賢》唯嵇生一像欲佳,其餘雖不妙合,以比前諸竹林之畫,莫能及者。《嵇輕車詩》作嘯人似人嘯,然容悴不似中散,處置意事既佳,又林木雍容調暢,亦有天趣。《陳太丘二方》太丘夷素似古賢,二方爲兩耳。《嵇興》如其人。《臨深履薄》兢戰之形,異佳有裁。自《七賢》以來,並戴手也。又愷之《魏晉勝流畫讚》曰:「凡將摹者,皆當先尋此要,而後次以即事。凡吾所造諸畫,素幅皆廣二尺三寸,其素絲邪者不可用,久而還正,則儀容失。以素摹素,當正掩二素,任其自正,而下鎮使莫動其正,筆在前運,而眼向前視者,則新畫近我矣。可常使眼臨筆止,隔紙素一重,則所摹之本遠我耳,則一摹蹉積蹉彌小矣。可令新跡掩本跡,而防其近內防內若輕物宜利其筆,重宜陳其跡,各以全其想。譬如畫山,跡利則想動,傷其所以嶷。用筆或好婉,則於折楞不雋;或多曲取,則於婉者增折。不兼之累,難以言悉,輪扁而已矣。寫自頸已上,寧遲而不雋,不使遠而有失。其於諸像,則像各異跡,皆令新跡彌舊本。若長短剛軟,深淺廣狹,與點睛之節,上下、大小、醲薄,有一毫小失,則神氣與之俱變矣。竹木土,可令墨彩色輕,而松竹葉醲也。凡膠清及彩色,不可進素之上下也。若良畫黃滿素者,寧當開際耳,猶於幅之兩邊,各不至三分。人有長短,今既定遠近,以矚其對,則不可改易闊促,錯置高下也。凡生人,亡有手揖眼視,而前亡所對者,以形寫神,而空其實對,荃生之用乖,傳神之趨失矣。空其實對則大失,對而不正則小失,不可不察也。一像之明昧,不若悟對之通神也。」又《畫雲臺山記》曰:「山有面,則背向有影,可令慶雲西而吐於東方清天中。凡天及水色,盡用空青,竟素上下以暎日。西去山,別詳其遠近:發跡東基,轉上未半,作紫石如堅雲者五六枚。夾岡乘其間而上,使勢蜿蟺如龍,因抱峯直頓而上。下作積岡,使望之蓬蓬然凝而上。次復一峯是石,東鄰向者峙峭峯,西連西向之丹崖,下據絕磵。畫丹崖臨澗上,當使赫巘隆崇,畫險絕之勢,天師坐其上,合所坐石及廕宜磵中,桃傍生石間,畫天師瘦形而神氣遠,據磵指挑,迴面謂弟子。弟子中有二人臨下,到身大怖,流汗失色。作王良穆然坐答問,而超昇神爽精詣,俯眄桃樹。又別作王趙趨:一人隱西壁傾巖餘見衣裾,一人全見室中,使輕妙泠然。凡畫人,坐時可七分,衣服彩色殊鮮微,此正蓋山高而人遠耳。中段東面丹砂絕㠋及廕,當使嵃㟞高驪,孤松植其上。對天師所壁以成磵,磵可甚相近。相近者,欲令雙壁之內,悽愴澄清,神明之居,必有與立焉。可於次峯頭作一紫石亭立,以象左闕之夾,高驪絕㠋。西通雲臺以表路。路左闕峯,似巖爲根,根下空絕,並諸石重勢,巖相承以合,臨東磵。其西,石泉又見,乃因絕際作通岡,伏流潛降,小復東出,下磵爲石瀨,淪沒於淵。所以一西一東而下者,欲使自欲爲圖。雲臺西北二面可,一圖岡繞之,上爲雙碣石,象左右闕,石上作孤遊生鳳,當婆娑體儀,羽秀而詳,軒尾翼以眺絕澗。後一段赤岓:當使釋弁如裂電。對雲臺西鳳所臨壁以成磵,磵下有清流。其側壁外面作一白虎,匍石飲水。後爲降勢而絕。凡三段山,畫之雖長,當使畫甚促,不爾不稱。鳥獸中時有用之者,可定其儀而用之。下爲磵,物景皆倒。作清氣帶山下三分倨一以上,使耿然成二重。」已上並長康所著,因載於篇。自古相傳脫錯,未得妙本勘校。

史道碩。上品下。孫暢之云:「道碩兄弟四人,並善畫,道碩工人、馬及鵝。」謝云:「碩與王微,並師荀、衛。王得其意,史傳其似。」《古賢圖》、《金谷圖》、《鵝圖》、《牛圖》、《七賢圖》、《七命圖》、《蜀都賦圖》、《三馬圖》、《八駿圖》、《服乘箴圖》、《酒德頌圖》、《琴賦圖》、《嵇中散詩圖》、《田家十月圖》、《馬圖》、《王駿戈船圖》、《梵僧圖》、《燕人送荊軻圖》,並傳於代。

謝稚,下品。陳郡陽夏人。初爲晉司徒主簿,入宋爲寧朔將軍、西陽太守。宋《鄧琬傳》有《稚子》、《列女》、《康侯像》、《列女母儀圖》、《列女貞節圖》、《列女賢明圖》、《列女仁智圖》、《列女傳》一、《遊仙翡翠篇》、《列女辯通圖》、《三馬伯樂圖》、《鸂𪄠圖》、《孝子圖》、《十弟子圖》、《三牛圖》、《濠梁圖》、《輕車迅邁圖》、《列女畫》、《秋興圖》、《孝經圖》、《列女圖》、《大列女圖》、《康侯圖》、《晉宣王及魏名臣像》、雜畫一、《楚令尹泣岐蛇圖》、《孟母圖》、《遊仙圖》、《秦王遊海圖》、《洛陽門翻車併水圖》、《汾陰醮鼎圖》、《符河陽圖》,並傳於代。

夏侯瞻。下品。謝云:「氣韻不足,精密有餘,擅名當代,事非虛美。」在第三品,毛惠遠下、戴逵上。《郢匠圖》、《高士圖》、《倕山圖》、《楚人祠鬼神圖》,傳於代。

嵇康,字叔夜,譙國銍人。能屬詞,善鼓琴,工書畫,美風儀。在魏拜中散大夫,入晉不仕。自以高潔難期,所與神交者,唯王戎、山濤等,爲竹林七賢而已。性巧絕,與向秀共鍛於柳樹下。鍾會,貴公子也,往訪之,康不禮焉。會構禍康於文帝,時年四十。見《晉書》。《獅子擊象圖》、《巢由圖》,傳於代。

溫嶠,字太真,太原祁人。秀朗有才鑒,善畫。明帝時官至平南將軍、江州刺史。年四十二。贈侍中大將軍,追封始安公,謚曰武。見孫暢之《述畫記》、《晉史》。

謝巖、曹龍、丁遠、楊惠、江思遠,已上五人,兼見孫暢之《畫記》。思遠,陳留圉人。有孝行高節。征西將軍庾亮請爲儒林參軍,其他辟召皆不就。年四十九。有傳。

王濛,字仲祖,晉陽人。放誕不羈,書比庾翼,丹青甚妙。頗希高達,常往驢肆家畫轜車。自云:「我嗜酒,好肉,善畫,但人有飲食、美酒、精絹,我何不往也?」特善清言,爲時所重。卒時年三十九。官至司徒左長史。《晉書》有傳,事見《中興書》。

戴逵,字安道,譙郡銍人。幼有巧慧,聰悟博學。善鼓琴,工書畫。爲童兒時,以白瓦屑、鷄卵汁和溲,作小碑子,爲《鄭玄碑》,時稱詞美書精,器度巧絕。其畫古人、山水極妙。十餘歲時,於瓦棺寺中畫,王長史見之云:「此兒非獨能畫,終享大名,吾恨不得見其盛時。」逵嘗就範宣學,范見逵畫,以爲亡用之事,不宜虛勞心思;逵乃與宣畫《南都賦》,范觀畢嗟歎,甚以爲有益,乃亦重畫。逵既巧思,又善鑄佛像及雕刻,曾造無量壽木像,高丈六,並菩薩。逵以古制樸拙,至於開敬,不足動心,乃潛坐帷中,密聽衆論。所聽褒貶,輒加詳研,積思三年,刻像乃成。迎至山陰靈寶寺,郄超觀而禮之,撮香誓曰。云云既而手中香勃然煙上,極目雲際。前後徵拜,終不起。太元二十一年也。見《晉書》及《宋書》及《逵別傳》、徐廣《晉記》、《會稽記》、《郭子》、劉義慶《世說》、宋朝《臨川王冥驗記》。此像今在越州嘉祥寺。今亦有逵手鑄銅佛並二菩薩,在故洛陽城白馬寺,隋文帝自荊南興皇寺取來。謝云:「情韻綿密,風趣巧拔。善圖賢聖,百工所範。荀衛之後,實稱領袖。」劉義慶云:「戴公從東出,謝太傅往見之。謝本輕戴,見之但論琴書而已。戴亡咎色,而說琴畫愈妙。謝知其量。」又「戴安道中年畫行像甚精妙,庾道季看之,語戴云:『神猶太俗,蓋卿世情未盡耳。』戴云:『惟務光當免卿此語耳。』」務光者,夏時人也。耳長七寸,好鼓琴、服蒲薤根。湯將伐桀,謀於光,光曰:「非吾事也。」湯曰:「伊尹何如?」光曰:「強力忍詬,不知其他。」湯克桀,以天下讓於光,光曰:「吾聞亡道之世,不踐其上,況讓我乎?」負石自沉於瀘水。見《列仙傳》。戴逵畫有《阿谷處女圖》、《孫綽高士像》、《胡人弄猿圖》、《濠梁圖》、《董威輦詩圖》、《孔子弟子圖》、《金人銘》、《三馬伯樂圖》、《三牛圖》、《向子平白畫》、《嵇阮像》、《稽阮十九首詩圖》、《五天羅漢圖》、《名馬圖》、《漁父圖》、《獅子圖》、《吳中溪山邑居圖》、《杜征南人物圖》,並傳前代。

逵子勃,下品。有父風。孫暢之云:「山水勝顧。」晉義熙初,以散騎郎徵,不至。見《宋書》。有《曹長孺像》、《三馬圖》、《九州名山圖》、《秦皇東游圖》、《朝陽穀神圖》、《風雲水月圖》,已上並傳於前代。

勃弟顒,字仲若,巧思亦逵之流。一門隱遁,高風振於晉宋。傳父之琴、書、丹青。凡所徵辟,並不起。宋太子鑄丈六金像於瓦棺寺,像成而恨面瘦。工人不能理,乃迎顒問之,曰:「非面瘦,乃臂胛肥。」既鋁音慮。減臂胛,像乃相稱,時人服其精思。年六十四。見《宋書•隱逸傳》及王智深《宋記》。

彥遠曰:漢明帝夢金人長大,頂有光明。以問羣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長丈六,黃金色。」帝乃使蔡愔取天竺國優瑱玉畫釋迦像。仍命工人圖於南宮清涼臺及顯節陵上。以形制古樸,未足瞻敬。阿育王像,至今亦有存者,可見矣。後晉明帝、衛協,皆善畫像,未盡其妙。洎戴氏父子,皆善丹青,又崇釋氏,範金賦采,動有楷模。至如安道潛思於帳內,仲若憑知其臂胛,何天機神巧也!其後北齊曹仲達、梁朝張僧繇、唐朝吳道玄、周昉,各有損益。聖賢肹蠁,有足動人;瓔珞天衣,創意各異。至今刻畫之家,列其模範,曰曹、曰張、曰吳、曰周,斯萬古不易矣。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