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後傳/第05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水滸後傳
←上一回 第五回 老管營少妾殺命 撲天雕舊僕株連 下一回→


  卻說管營見玉娥背謗杜興,要了他性命;杜興又說玉娥與馮舍人勾當,一時難辨真假,思量遣開了杜興,打發舍人回家。算計已定,對杜興道:「西門外有座草料場,差你去看守。納草的來,有些常例。你即同差撥去交割。」杜興想道:「又是林沖一般了。」說道:「小人自去,只是恩相年紀高大,身邊少個親信之人,每事要防範些。」管營點頭。杜興自同差撥去了。

  管營到裡面對玉娥說道:「杜興大膽,已差往西門外看守草料場去了。舍人離家日久,恐父親記念,明日送他回家。」玉娥一喜一憂,喜的是杜興離了眼前,憂的是舍人回去,做聲不得。舍人接口道:「姪兒要去,只是這幾日害著腰酸腿軟,怕上牲口不得。」管營含糊答應。自此有心冷眼看他,兩個果然親熱。

  一日在廳上發放新解到的囚徒已畢,悄悄到房門邊,聽得嬉笑之聲,伏在壁縫一張,只見玉娥坐在舍人身上,舍人摟著玉娥香肩,低低的道:「老頭兒打發我去,怎麼割捨得親親!」玉娥道:「我有一個法,你只說腰疼未好。他畢竟要打發你,我和你算計先打發這老厭物上路便了。」管營心頭火發,哪裡耐得,推開門搶進喝道:「賤淫婦!你要打發我上哪條路?」兩個慌忙走開,管營一把扯住舍人,罵道:「這小畜生,恁般無禮!」一頭撞去。舍人要脫身,用力一推,管營頭重腳輕,早已跌倒,四肢不舉,昏暈在地。玉娥也慌了,來扶時,哪裡救得醒。一來管營年老,平日為玉娥淘虛身子;二來氣塞胸膛,痰迷心竅,頃刻就嗚呼哀哉了。玉娥忙喚差撥來,說管營中風,一時身故,申報上司,取銀子置辦衣衾棺槨。不題。

  卻說杜興到草料場住了兩日,有幾件衣服煩養娘漿洗,不曾拿去。見獵戶射倒一鹿,買了兩腿,順便到營取衣服,將來孝順管營。將到營邊,劈山撞見楊林,道:「我又到營探你,知你撥守草料場,正要問來。」杜興道:「被那賊淫婦捻了去,今日來討兩件衣服,買這兩腿鹿肉,來看管營。」楊林道:「管營早上死了。」杜興吃驚道:「甚麼病?死得恁快!我去的時節好端端的。既如此,你在酒店裡坐地吃杯酒,我進去一探便來。」一頭說,把鹿肉放在店中,走到營內,見差撥問道:「管營怎麼死了?」差撥道:「發放了新解到囚徒,進後面去,小奶奶說道中風。見丫鬟傳說,小奶奶與馮舍人調戲,搶進扭住,舍人把他推了一交,跌死的。你不要管他。」杜興到後堂,見管營直挺挺橫在一扇板門上,不覺放聲大哭,磕了四個頭,見玉娥問道:「管營沒甚病,怎的就死?」玉娥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哪裡論得!你看守草料場,走來怎麼?」杜興道:「我與養娘討兩件衣服,聞管營身故,蒙他抬舉一番,就送他入殮。」玉娥變臉道:「哪個要你送!」舍人接口道:「你不過是個囚徒,非親非故,干你甚事?還不快走!」杜興道:「你是親故,該來送他終的。」舍人大怒,喝道:「放屁的死囚!」叫伴當打他。

  杜興本待就要殺那淫婦、姦夫,恐營中人目眾多,尋思且與楊林商議而行。忍氣吞聲走到酒店裡,對楊林說道:「管營死得不明,我要與他報仇,殺死這淫婦、姦夫,出這口氣。」楊林道:「且慢,若然動手,恐脫不得身。」附耳說道:「如此這般,方才做得乾淨。」杜興依計,吃了兩角酒,算還酒賬,提了鹿肉,同楊林到草料場去了。

  卻說那玉娥把管營入殮,裡穿孝服,喬妝淡抹,更打扮得妖嬈,與舍人朝歡暮樂。舍人道:「已是天從人願了。只是此地不可久留,少不得新管管來,就要出衙。把這棺材埋在郊外,我和你到東京。我父親有潑天勢要,誰人敢管!可不是水運夫妻哩!」玉娥滿心歡喜,就把棺木抬出,結束行裝,僱了轎馬,同養娘、丫鬟,也不揀日,同上東京。

  在路行了兩日,到紫金山,是強人出沒的所在,一望平沙白草,天色陰晦,行人稀少。只見兩騎馬,馬上兩個壯士,手擎硬弓,滿壺羽箭,跨著腰刀,慢騰騰的來,擦著馮舍人並肩交過,把馬加上兩鞭,飛也似去了。那轎夫道:「奶奶,不好了!方才過的是響馬,前面去不得,回去又路遠,怎麼處?」玉娥、舍人慌做一團。伴當道:「不妨,待我們與他對敵。」說猶未絕,那兩匹馬飛也轉來,颼的一響,把舍人透喉一箭,死於馬下。那兩個響馬跳下地,把轎門扯開,推出玉娥。玉娥叫道:「好漢!拿了財物,饒奴性命罷!」一個響馬道:「你肯饒管營性命麼?」拔出腰刀,照項脖上一勒,哪裡顧花容月貌,也死在一邊。那伴當只好說得嘴硬,馬到時,和轎夫先走了,養娘、丫鬟驚倒。響馬將行囊打開,把舍人討來的銀子、李管營平日積蓄,約有三千多兩銀子,裝上搭連,跨馬加鞭,一直投北去了。那伴當、轎夫望見響馬已去,方才走得。伴當道:「有一個響馬是杜興的相識,在營裡見過,我認得的,但不知姓名。」轎夫道:「且報當地官府,著人收殮。在杜興身上根尋響馬便了。」有詩為證:

    馬嵬山下遺香襪,群玉山頭怨晚妝。

    一段殺機消不得,空留芳草怨斜陽。

  那兩個響馬,便是楊林、裴宣。楊林先與杜興算計,路上結果他。打聽同上東京,杜興不好出面,在十里外等候。裴宣、楊林殺了玉娥、舍人,劫了財物,會著杜興,同到飲馬川。裴宣道:「我等重理寨柵,招集壯丁,再做一番事業。」杜興道:「我未限滿,若在此間,必然尋究到李大官人身上。裴大哥,你在此招集整理,我同楊哥到獨龍岡叫了東人來,方才安穩。」計議已定,消停兩日,杜興、楊林取路到濟州。

  行了兩日,到一小市鎮上,見一個人與人廝鬧。楊林看時,卻是一枝花蔡慶。攔開眾人,問道:「為甚麼在此廝鬧?」蔡慶道:「二位來得正好。昨晚我同這伙人在店中安歇,我先出門,他趕來,賴我拿他甚麼行李。」楊林大喝道:「這是我的兄弟,你們為甚賴他?」拽拳便打。那伙人道:「不曾賴他。晚上同寓,不見了行李,問他一聲可曾見,這位客官便要廝打。」楊林道:「他是清白漢子,可是拿你行李的?」看的眾人相勸開了。楊林問道:「你到哪裡去?一向在哪裡?」蔡慶道:「哥哥沒了,我不願為官,原住在北京。一個舅舅在凌州做知州,總是閒在家裡,思量去打個抽豐。」杜興、楊林道:「如此甚好,我們一同行。」蔡慶問:「你兩個在哪裡相會?到濟州做甚?」杜興把孫立寄書,為著橫事刺配,殺了玉娥、舍人的活潑了。一路同行同歇,不一日到了山東分路的所在。杜興道:「我兩個到獨龍岡、你到凌州住幾時。若回家去,必打飲馬川經過,千萬到山寨裡一會。」三人分別。不題。

  卻說馮舍人伴當到彰德府首告,差人到草料場拿那杜興,早已逃去了。星夜趕到東京,馮彪知道兒子被殺,又苦又恨,細問根由。伴當將囚徒杜興勾引響馬的話說了。馮彪道:「既是杜興,自有下落。」稟過童樞密,一面行文到彰德緝拿響馬,一面行文到濟州勾攝杜興主人李應,要他身上根捉杜興。說那濟州知府接得樞密院文書,要捉李應,喚緝捕使臣商議。使臣稟道:「那李應有萬夫不當之勇,容易拿不來。必須太爺自去,只說拜他,哄出來方好拿得。」知府便擺執事,帶了一百多衙役到獨龍岡。

  卻說李應雖知杜興刺配彰德,有兩三個月不通音信。其時秋末冬初,正在家裡收拾稻子上倉,只見本府太爺來拜,慌忙出迎知府到廳上,正要參見,知府道:「樞密行文,有件要緊事到府間去說。」衙役簇擁便行。李應脫身不得,只得隨去到濟州城內。知府升了堂,說道:「你主管杜興,縱容他劫殺了馮指揮舍人,童樞密要你身上送出杜興。」李應分辯道:「杜興刺配彰德,隔著三千多里,從來不通音耗,哪裡去尋他!」知府發怒道:「你和他同是梁山泊餘黨,自然窩藏在家,推不得乾淨。今日且不難為你,暫時監下。我申文到樞密院,自去分辯。」李應到監裡,尋思道:「怎又做出事來,連累著我!」只得把銀子分俵獄中。那節級人等曉得李應是大財主,要趁他錢財,並不難為。不在話下。

  卻說那蔡慶到凌州,舅舅已升任去了,盤纏使盡,回去不得。思量到獨龍岡尋楊林、杜興,取路到濟州,卻好會著楊林,說道:「我舅舅升任,沒有盤纏,要回不能,正來尋你。」楊林道:「李應已被濟州太守拿去,監在獄裡,杜興先把人眷家資同莊客護送到飲馬川去了。我要到濟州去救李應出獄,正無幫手,你來得甚好。且去尋個客店歇下。」楊林道:「莫若如此,方可救他。」蔡慶道:「有理。」

  次日下午,來到監邊,對獄卒道:「我們是東京樞密院奉差到濟州公幹,聞得李應監在裡面,與他有舊,要看他一看,煩你開門。」獄卒受過李應大注錢的,不敢推託,開門放進。見李應悶悶地坐在牢房,見了楊林、蔡慶,倒吃了一驚。楊林低低說道:「我和裴宣、杜興做了這樁事,恐怕連累你,到獨龍岡報信,不料先監在這裡。杜興先把寶眷家資護送到飲馬川了。若解到樞密院,性命難保。不若這裡如此用計,方可脫身。」

  李應大喜,把五兩銀子與節級道:「我不久要解到東京,一向承你們看待,今日有個朋友樞密院差來公幹,順便來看我,要煩你置備酒肴,款待則個。」節級依允。不多時,擺列齊整,請楊林、蔡慶和節級、小牢子一同暢飲。又分給牢中一般罪人。節級小心,封鎖獄門停當。吃到歡暢,李應起身向節級、牢子各敬一大杯,不覺口角流涎,昏迷不醒。聽得樵樓上鼓打三更,李應、楊林、蔡慶爬到牆頭上,撥開荊棘,一同溜下。正要移腳,只見兩個人提碗燈籠,手執棍棒,是巡更的。一個喊道:「有人越獄了!」李應把那人下頦上一抬,羊撇頭倒在地下,那個再要喊時,楊林早已拔尖刀夾耳一搠,也倒在地。兩下裡並無動靜,蔡慶提了燈籠,李應、楊林拿了棍棒,認作巡更的,公然出了大街,又轉過小巷。

  黑影裡有人輕輕話響道:「此時城門未開,家中倘或追來,怎處?」蔡慶搶步向前一照,有個年少婦人,青布兜頭在前,一個漢子,背一包袱跟著。蔡慶大喝道:「背夫逃走麼?」那漢丟了包袱,望側邊巷裡一溜煙走了。楊林扯住婦人。那婦人慌了,雙膝跪下,說道:「一時錯見,被他拐出,饒了我罷!」楊林問道:「你住在哪裡?那漢子姓甚麼?」婦人道:「那漢子姓施,是奴的表兄。丈夫出外經商,奴被婆婆打罵不過,私自要他領到娘家去,不是逃走。」楊林道:「分明與表兄通姦逃出,還要抵賴。我們饒你,不扯見官,你快些回到家去。」那婦人致謝不盡。楊林提了包袱,笑道:「我們巡更有功,捉得一起姦情。」李應道:「且到城門邊看開也未開。」奔到城邊,卻好雞唱。坐了一回,城門開了,黑影裡闖出城。走了五六里,到一小山腳下,天色漸明。楊林道:「奪這包袱,且是沉重,不知甚東西在裡面。」打開一看,有幾件女衣,裹著三串銅錢並釵鬟首飾,說道:「且拿這銅錢路上買酒吃。」重新包好,棄了燈籠棍棒,一同趕路,說說笑笑,早行了六十里地面。

  官道邊有座酒店,挑出望子。進去買些酒吃再走。揀副座頭坐下,叫酒保打五斤酒、大盤牛肉來。走了這半日,肚中饑餒,狼吞虎咽吃了一回。見上面一個人,軍官打扮,身軀雄壯,一部絡腮鬍,獨佔一副座頭。下首四個家丁,又在一副座頭上吃酒。那軍官拱手問道:「列位從濟州來,不知還有多少路?可趕得到麼?要去提一重犯。」蔡慶接應道:「上下貴處?要提甚重犯?」那軍官未及答應,家丁便道:「我家爺是童樞密標下馮都爺,為著小舍人在彰德府被響馬害了,打聽得梁山泊餘黨撲天雕李應的主管。因移文去提,不見解到,都爺親自下來並濟州官府提到東京,與小舍人報仇。」李應三個聽了,做聲不得,支吾了幾句,楊林算還酒錢,出門便走。

  只見一個鋪兵背著黃袱公文,急走進店,劈面把李應仔細一看,叫酒保:「快些打角酒來,吃了要遞一角緊急公文。昨夜李應越獄走了,在獄牆邊殺死兩個更夫,本府要申到樞密院去。」那軍官跳起來道:「怎麼說?李應越獄走了!」鋪兵道:「方才出門的好像是李應。若拿住,倒有三千貫賞錢。」家丁道:「不消說了,這三個人見我講了,慌忙出門。又這個闊臉的,正是殺小舍人的,我認不真,不敢聲張。」馮彪喚鋪兵做眼,同家丁拔出腰刀,飛也趕來,叫道:「劫賊不要走!」李應三個回頭看時,已到身邊。雖藏暗器,卻不中用,急閃入林子裡。鋪兵再一認,喊道:「正是李應!」那馮彪同家丁也奔入林子,輪刀便砍。李應事急智生,見有株松木橫在地上,拿起來對面一掃,一個家丁手中的刀拿不住,掃在地下。楊林急忙拾起,舉手相迎。李應又將松木盡力一搪,那馮彪抵當不住,一個腳蹋跌倒在地,楊林一刀斲開腦袋,死於地下。那家丁不敢向前,很命跑了。鋪兵走得遲些,也被楊林殺死。李應道:「若沒有這根松木,我三人性命休矣。」恐怕地方知道追來,急急走了。那四個家丁回到店中說家主、鋪兵被殺,店家吃了一驚。日已平西,到濟州不及,就在店中安歇。次早回到東京,去報童樞密,叫地方店家去濟州首報,不在話下。有詩歎道:

  父當垂訓,子宜幹蠱。父子凶淫,死非其所。

  卻說李應三人脫了險難,曉夜趲行,於路無話。到了飲馬川,裴宣、杜興接著,不勝之喜。告訴店中遇著馮彪,殺死在林子裡,各各驚喜。李應見家眷已在,說道:「本等我已重整家業,不圖甚麼了。偏又湊出這事來。今已住手不得,須索整頓山寨,成一規模。」裴宣道:「小弟已聚得二百人在此。五里之外,有座龍角岡,岡上有一佑聖觀,香火極盛。有個強人,喚做畢豐,殺了道士,占住觀中,倒聚五百嘍囉,錢糧廣有。我舊時有個小頭目熊勝在他手下,前日來對小弟說:『那畢豐是任原的徒弟,在泰安州嘉會殿上被燕青撲翻,與梁山泊是世仇。』見我這邊立起營頭,要來吞並。這是肘腋之患,不若我們先下手驅除了他,招過嘍囉,方得安穩。」李應道:「我們立腳未定,先料理一番,且看機會。」連日砍伐樹木,造起房屋,築了寨門、隘口,置辦馬匹、衣甲器械,粗粗完備。

  那熊勝又過來說道:「畢豐有勇無謀,極貪酒色,不恤士卒,用刑嚴酷,盡皆離心。前日到山下搶了一個女子,名喚王媚娘,是大戶人家女兒,終日迷戀,昏醉不醒。我原是頭領舊部,有心歸附,在那邊做內應,今夜過去,軟進硬出,無有不勝。」李應、裴宣大喜,重賞熊勝,叫他先去策應,三更準到龍角山。熊勝自去了。當下李應、裴宣、楊林領一百嘍囉去劫寨,留蔡慶、杜興看守。二更時分,取路到龍角山來。其時正是臘月下旬,嚴霜滿地,萬木凋枯,那殘月在東山邊吐出寒光皎潔。李應上了山岡,那龍角山生得險惡,只有一條小路,崎嶇陡絕。將到寨口,熊勝與心腹二十餘人守住,對裴宣道:「此人還和王媚娘在哪裡飲酒,待我領路,悄悄進去。」李應、裴宣、楊林各執器械,從大殿側邊轉到餐霞軒,窗縫裡一看,見畢豐半醉,抱王媚娘在懷,一遞一口兒吃酒。王媚娘道:「你說三日後送奴回家,今有十來日了,怎留住不放?」畢豐道:「這是哄你的話。要你永遠做個夫人,在此有甚麼不好!我劫得一百顆大湖珠在這裡,與你穿戴。」媚娘道:「爹娘在家啼哭,放心不下。」畢豐道:「明日請來在這裡一處過活。」又哺酒與他吃。媚娘道:「吃不得了,饒了奴罷。」畢豐道:「昨晚那樁怪你討饒,我今夜再不饒你。」李應大怒,喝道:「賊子,這般無禮!」一齊擁入,畢豐見不是頭,推開媚娘,往軒後窗子裡一跳。裴宣趕去,已爬上嶺頭了。裴宣也跳出去,畢豐黑影裡一閃,不知去向。王媚娘慌忙跪下,李應說道:「你不要慌,送你家去。」熊勝喚聚嘍囉,到大殿上款拜。李應道:「那賊子走了,留著後患,不可不追。」遂同裴宣、楊林、熊勝,叫嘍囉點起火把,四下搜尋,不見影響,道:「造化這賊子!」對眾嘍囉道:「你們肯隨我到飲馬川麼?」同聲的道:「畢豐不仁,久欲散去。見熊勝說頭領極有義氣,情願跟隨。」李應道:「既如此,可收拾了同去。」搜出三五千兩金銀,兩倉米穀,三匹好馬,器械、衣甲,都叫馱回飲馬川。楊林要放火,李應道:「不可!千年香火,慢慢尋道士來興復。」叫熊勝同自己兩個小頭目送王媚娘還家,媚娘拜謝而去。

  天已大明,回到飲馬川,宰豬殺羊,拜賽神明,犒賞嘍囉,商議坐位。李應道:「這飲馬川是裴大哥舊日基業,原請坐了。」裴宣道:「大官人英雄無敵,況梁山泊上天數定的,豈可再議!自然聽受號令了。」李應推不得,坐了第一。裴宣第二。要請蔡慶坐第三,蔡慶道:「小弟正有一言相稟。」眾人側耳聽著。正是:草昧群英方復業,煙霞仙客更同波。不知蔡慶說出甚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杜興認得楊雄,要修書討時遷,因與祝家莊交惡。今又為孫立寄書,而餘波累及李應。兩番皆為主管受禍,毫無怨言,非僅收拾稻子上倉之田舍翁也。越獄追逃,極舊題目做出極新文字。乃知操觚家必要另揀題目,正是拙筆無可見長耳。)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水滸後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