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十四 河南先生文集 卷第十五
宋 尹洙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春岑閣鈔本
卷第十六

河南先生文集巻之十五


 誌銘


  故天水尹府君墓誌銘


  故福建路勸農使兼提㸃刑獄公事朝奉郎


   尚書主客員外郎上輕車都尉耿公墓誌


   銘


  故宣徳郎守大理寺丞皮君墓誌銘


  故夫人黃氏墓誌銘


  故永淸軍節度推官宣徳郎試大理評事知


   河南府澠池縣事𠋫君墓誌銘

  故贈太常博士致仕何君墓誌銘


  故贈祕書丞左君墓誌銘

  故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右散騎常侍降授右


   監門衛將軍持節惠州諸軍事惠州剌


   史兼御史大夫輕車都尉隴西郡開國侯


   食邑一千七百戶李公墓誌銘


  故天水尹府君墓誌銘並序


公諱節字守約其先代北人大父暉事後唐為清


泰功臣嘗以節帥彰國軍普初以忠於舊君遇故


人景延廣匿其三子君父其中子也得亡太原及

劉氏據其地以材勇𨽻帳下為禆校乾徳初劉氏


大將有欲其地內屬者謀覺牽聫坐死君尚幼得

小校張謙者持養數年歸於叔父讓讓為岢風軍


使君往來河西以騎射名軍中從父兄繼倫立功


河朔君徃依之補衙內都虞𠉀將奏以官有善相


者謂曰君名一職即死不則逼五十為豈家時相


者言他事屢中君決信不復意仕繼倫卒始來河


南因家焉君性剛決少長兵間樂散施以義氣自


許與人游處勤懇持規規矩卑意謹甚以是當世


貴人多與之接年五十六某年某月以疾終於家

始景氏所匿其長勲後貴顯繼倫其嗣也李即岢

嵐軍使准君父亡他國與兄弟絶故闕其名君其


郭氏治家訓子甚慈而法後君若干年而卒生伍


子宗溥宗禮宗濟宗泳宗源宗溥宗禮皆早亡宗

濟唐州團練推官宗泳給事政府宗源三班借職


女三人長適尤氏次不嫁俱亡孫七人仲堪業進


士仲芳太廟齋郎餘並幼景祐五年四月三十日


諸子奉君及郭夫人之喪合葬於河南太尉鄉萬


安山之原唐州從事君以誌文為請初予在樞宻

王丞相府從事君其婿也與之為有舊後予親之

喪在外從事君助予奉之以歸是嘗徳且舊於其


親之葬是宐為之銘銘曰


嗚呼君之先或蹈大義或陷危國家再覆而嗣卒


以存其艱甚哉及君之葬子孫寖以仕自進以興


其家豈前史所謂有隂徳者歟


  故福建路勸農使兼提㸃刑獄公事朝奉郎

   尚書主客員外郎上輕車都尉耿公墓誌


   銘並序


公諱充從字徽之曾祖正祖思唐皆明經術居鄉

以行稱父昭化始以通春秋傳取髙第為蜀州司

戸叅軍蜀盜起城破被擒賊將汚以官儕輩莫敢拒


司戶獨叱之且大罵至㫁手足死不屈 天子嘉


之録其後公得同學究出身累調莫州任丘尉兾


州司理叅軍㑹契丹入冦公率城中豪賈輸軍用


下民被兵皆制次朝㑹及條理獄事與法力辨刑

章常以議直取勝轉運使劉公綜強力自任於吏


事少所推與獨器公才就薦天雄軍節度推官磁


州民有競曰者逮繫百餘人累訢莫能決俾公按


其事得實附曲者咸坐之既出無一異語知天雄


軍王公承衍屢以功狀稱於朝授大理寺丞擢知

開封長垣縣事 天子東封泰山以置頓之勤就


移通判利州事歷太子洗馬殿中丞國子博士通


判濟州知鄭州事天禧中河決東郡詔環決河千


里調蒭桔輸致之時河南諸郡乆無調發之勞詔


SKchar下吏持之嚴民相驚動有自相驚動決死者公


視賦版均其斂無毫釐過繆或貲表於故者強之


勝者増也且威信素著史蓄縮承風㫖民 亦莫


敢自欺郡中肅然事迎以集是時河陽孫公奭為


政尚寛惠而公以嚴明稱安撫使劉公燁使還各


以其績狀聞 真宗顧曰使天下之郡守皆如二

臣何憂致治耶劉公因言公位卑宐奨任之於是


擢為福建路勸農使兼提㸃刑獄公事遷尚書主


客員外郎行部至河州感瘴癘歸以天禧五年


於福州之官署年四十三公少孤無兄弟事母甚

謹故知雜御史王公濟以為常山通守一見以器

幹許之遂以女歸焉及居官㢘直果斷不避貴勢

所至無畱事卒以能稱其為人尚義節好施與有


燕趙遺風初公既位於朝再贈司戶君為太子中

允夫人辛氏追入永樂縣太君王夫人封太原縣君


夫人未嘗內食密使諜者訪其母兄十餘年散父

貲數百萬卒得母歸宗黨伏其孝二男長傳將作


監丞次知節早亾二女長早卒次適緱氏主簿髙


鼎寳元二年十月二十七日監丞君奉公及夫人


之喪葬於河南緱氏唐興鄉解賈村之南原銘曰


嗚呼朔野之氣節士之裔稟乎勁剛承厥志毅騁


才而聞秉直而遂胡嗇其年弗克其志葬於河之


南得子龜筮不殞家聲在公之嗣者也


  故宣德郎守大理寺丞累贈司封員外郎皮


   公墓誌銘並序


公諱子良字漢公其先襄陽人曽祖日休避廣明

之難徙籍㑹稽及錢氏王其地遂依之官太常博


士贈禮部尚書祖光業佐吳越國為其丞相父粲

元帥府判官歸朝歴鴻臚少卿公初能屬辭淳化


中以家集上獻初尚書以文章取重於咸通乾符


世降及丞相鴻臚皆以文雄江東三世俱有編集


總百巻餘至是悉以奉御得召試對便坐賜出身


歴汾州介休并州榆次三縣主簿時靈夏用師仍

嵗饋輓公當督其行不以嚴期暴民事亦以濟遷

饒州録事叅軍無為軍巢縣令用知已薦授大理


寺丞監筠州酒稅大中祥符七年正月二十五日

以疾終於任年五十三公為吏尚寛平不煩教條


所至民宐其治去必見思世為吳越顯族樂散施


晚年窮匱仰俸入裁自充然均給踈屬終不少懈


知者嘉其孝友夫人管氏賢明有法度二男長鏑


早亡次仲客今為太常博士三女適曹經宿洪之


張奎皆士人二孫公理公髙並幼上籍田嵗公以


子五品得以某官若其第夫人封夀安縣太君明


年太君以疾終寳元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太博奉


公之葬河南永安縣某鄉某里夀安縣君祔焉銘


皮氏擅名厥初襄陽後家於南再世以昌公事本

朝其舊邦才奮而通命艱弗充公葬惟河南是成


公志公有令子既孝既禮遂家河南為子孫始


  故夫人黃氏墓誌銘

河南樂泳來致其父水部君書且自言曰泳母以

賢行稱外氏以暨我家不幸早世不及封號以沒


藁殯者三十年今葬有日敢因父書求文以誌於


壙予不得讓夫人姓黃氏世衣冠父慶長司勲員

外郎母王氏新泰縣君夫人年二十一為水部配


四十二以疾終興元之南鄭寳元二年正月六日

葬河南永安唐興鄉雙塔里樂氏自水部君之大


父贈兵部侍郎諱史以文章為通儒其後世有顯


人遂為河南大族夫人居世次為冡婦性寛裕言


語動作為諸女法雖僮侍未嘗聞其厲辭通音律


樂施與宗族踈近交稱其徳生四子滋進士中第


今為著作佐郎浚早卒泳沖皆舉進士二女長適


供奉官馮維禹次適太廟齋郎麻公授水部君名


許國以材能為尚書水部員外郎其銘曰


婦道治內潛徳弗章有子而才乃顯其光刻石墓


門圗徽不忘

  故永清軍節度推官宣徳郎試大理評事知


   河南府澠池縣事侯君墓誌銘並序


君諱詠字可復其先西河人祖益事後唐武皇起


太原軍中從荘宗定河南為中興功臣歷晉漢領


兵鎮位至中書令以太子太師還第國初疾薨葬


河南遂為河南人父仁浦舉進士早卒君少由進


士貢一上不中第用門資得試將作監主簿調處


州遂昌尉不赴官歴河中府河東孟州河隂二主


簿遷虢州録事叅軍郡豪州趙室者殺人誣其庸


使代死且賄吏以成其獄君辨狀立岀之改武信

軍節度推官知河南府夀安縣事秩滿集吏部與


濟輩見便坐有詔循一資吏部調君入蜀君永還


所循質以侍親遂復以節度推官知大名府冠氏


縣事又徙河南澠池明道二年八月十三日以疾


終於任所年五十君生公侯家雖見全盛時然後


昆弟或陪無錫封連姻王家尚有古時餘風君獨


喜儒術與寒士同趨向私室用度委於家史匱豐


無所省晚節貲益衰處之自若與人交淡然其乆


愈固持論議不為貴勢屈知者尚其節初先君既


終五月君始生母康氏普州刺史延澤之女明逹

人也教育以暨成立而君不克終養斯可悲已娶


吳氏屯田員外郎祐之之女生二男紹曽紹復皆


以廕補官一女嫁王繹 寳元二年九月丙午嗣


子奉君之喪從葬緱氏原紹曽與予善狀君閥閲

俾誌於壙且為之銘曰

太師維祖父武功特起肇開厥家膺受繁祉降及


禰廟祭以士禮君舊在初乃試於吏既恬乎中亦


逺其志晩而益艱終則弗遂緱氏之原祔於先子


誰復其始宐君之嗣


  故太常博士致仕何君墓誌銘

君諱某字某其先京兆咸陽人祖諱朗左司禦率


府率葬河南新安遂為河南人考諱曮周顯徳上


年進士第二人終著作佐郎集賢校理有名於時


贈某官母髙氏追封以縣太君君三嵗而孤養於


外氏能自樹立三十始舉進士五上得同進士出


身受議州司理參軍再調開封祥符尉遷果東州


團練州官又歴鳯翔彭州河中永興四幙最然居


以永興軍節度判官兵考除太常博士致仕還洛


七年年八十三康定二年六月六日終於家君性


慈善談咲喜人和同然持身奉法不為強屈嘗與

上官爭辨殺人獄終出之後得刼者衆益伏掌州


庾吏襲故跡欲上下通為奸利憚君初至未有以


致其賂以乃匿名書求君黜聰明並以金帛投於


廨垣君曰是必某吏所為捕送之伏罪君㢘益以


聞前後薦其行能者數十人至用選部循資格増


廩祿而已流輩或驟為時用君聞之更有喜色及


退居無分産以自資恬然不以歉其心體強無疾


一日呼嗣子命以終制語頗詳悉起居猶平常自


是三日而終即以明年四月某日葬於新安縣某


鄉某里凡三娶兩李氏早亡向氏侍中拱之女封

某縣君一子令孫舉進士禮部嘗奏名孝謹有才


稱四女適盧賁李宗孟皆明經宗世賢舉進士王


宗諤為三班借職銘曰


進而窒性焉益通處而貧心焉自充仁者固得其


夀君子不謂之窮以勤為養以禮送終君實有子


世其清風


  故贈祕書丞左君墓誌銘


康定二年八月日屯田員外郎知華州事河南左


君得告於朝來葬其先君於河南緱氏縣唐興鄉


解賈里先事告同郡尹某曰予始孩先君教以經

藝寖爲辭章夙夜以戒 曰汝進於學齒於鄉士


其以衣冠名吾家先君既沒三年予取進士第又


五年始有位於朝先君凡再追命爲祕書丞自沒


距今十受有九年始得用五品禮葬庶幾以卒先


志悲乎不及見予之有成也請予誌其墓君諱某


字某其先自河中徙家河南爲大族其交結皆當


世豪傑貴人及君乃折節厲學所依多賢士大夫


信讓寛厚爲里中稱譽舉進士一不偶終於家年


四十父諱欽母張氏凡三娶二王氏繼以韓氏兩


王夫人各以福昌永寧太君告第皆祔於君韓氏

夫人今以萬年受封君六子長瑛及第四子未名


早亡屯田君名瑋實第二子次珙玘琰孫子六人


俱皆幼未名銘曰


富而學不及以位子而才不逮其任追命既告朝


服以禭養不克兮葬則備方磁刻兮孝子志


  故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右散騎常侍降授右


   監門衛將軍持節恵州諸軍事恵州刺史


   兼御史大夫輕車都尉隴西郡開國侯食


   邑一千七百戶李公墓誌銘並序


公諱渇字師望其先西河人從祖顔郡為周廣順

功臣祖勲始家河陽終右監門衛將軍贈左驍衛


將軍考遜終北部員外郎贈工部尚書妣杜氏追


封馮翊縣太君公少舉進士景徳二年中第授許


州臨頴縣主簿歴杭州仁和開封府陽武二尉皆


以才能稱用知已薦除大理寺丞知華州華隂縣


事移蜀州江原遷殿中丞乾興例恩遷太常博士


先是河決東郡歴嵗未平公以治河十策為獻曾


參知政事魯公宗道奉詔行河即奏同至東郡時


言水利害者甚衆魯公獨是公策即換北作坊副


使充修河都監樞宻院有不快魯公者摭公所議

與衆不合不復辨曲直罷為鄆州兵馬都監移知


憲州又移鳯州階成二州接邊頗有內屬之戶故


鳯得以戎事制階成猶支郡前此屬戶攻陷階州


之沙灘寨公至郡馳請其所究治叛狀實司牧都


校趙釗者擾知公即譴釗道州諭以恩信酋帥皆

欵服修復故壘種落遂定以功遷軍器庫副使知


原州事不滿嵗改環州遷香藥庫使公縁治河至


是凡十年不得至京師天聖八年召歸奉使契丹


始得對便殿陳畫邊事天子材之使還知慶州事


明道三年詔近臣舉勇略在邊者公為樞宻直學

士李公諮所薦尋加恵州刺史益州路兵馬鈐轄

是冬改元遷東八作使明年擢為西上閤門使旋

改鄜延路兵馬鈐轄鄜延屬亡北他路為最強多

寵以右職要官部下恣誅殺敢為不法異時主兵

者頗務姑息或利其善焉求取無厭公至凡至饋

獻一不納罪者繩以漢刑皆樂公之不擾然畏憚

莫得自恣焉秩滿知延州郭公勸美公鎮靜之績

奏畱再其任又條其勞狀於政肅言甚切至詔就

遷東上閤門使旋改四方館使始趙徳明內附先

帝與之約令其入貢京師道必從鄜延文卷非鄜

延不得自是文牒徃返如隣州元昊祈襲爵上公


即帥鄜延兵元昊雖桀驁嘗擾環慶戎落落然歸


罷別種以為辭公為報不與之辨齊宗矩以慶州


之兵敗於節義烽為虜所得公以文諭之虜即以


宗矩來還 朝廷亦不發其罪寳元元年元昊大


將山遇者率其族三十餘人來歸且言元昊不軌


狀公與郭公議曰元昊猖獗之志由宗矩敗益彰


非待山遇發也自徳明納貢四十年其長內附


者未嘗納之 國家於徳明父子撫愛哺養如嬰


兒豈有毫髪負者哉今若納其亡人使其取直以

為稱是中國大信  之子含容之徳由吾輩所


𧇊損也即命境上絶之其年冬有郊輸不至年二


月遺其黨稱所置偽官以乘公即拘其人於館亟


以事聞且閲其表凾猶稱臣以冠其名公即與郭


公議奏以夷狄僣中國名號誠不順然尚稱臣可


漸以禮屈願與大臣熟議 天子方命帥臣經略


事所奏忤㫖前此就移兼領鄜州至是降授尚食


使知汝州事數月移磁州明年有上書訟公前絶


山遇事者又降為右監門將軍白州兵馬都監乆


之寢疾語諸子曰吾在西邊十餘年雖以罪去猶

願一見上陳當今制虜之宐死且不恨今不幸遂


塞而不伸乎以康定二年四月一日終於官年六


十有三自公再被黜典皆與郭公同命公既終一


月 朝廷起郭公知鳯翔府事次子兟因遺奏特


授守秘書省校書郎識者悼公之歿焉公初娶張


氏封清河縣君繼崔氏封夀安縣君二子長曰兢


東州節度推官次即校書皆勤學有才稱一女尚


幼即以其年十二月十八日葬於河南府河南縣


龍門鄉南五里銘曰


自古四夷或侮或順以威以懐世其異論在公之

策羈縻示信躓而不復沒有遺恨匪身之謀唯國

之徇刻此銘章載其忠憤








河南先生文集巻之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