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二十九 皇朝文鑑 卷第三十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一

皇朝文鑑巻第三十

 騷如騷者亦附

   山中之樂       歐陽 脩

   逐伯強文       劉  敞

   屈原嘏辭       劉  敞

   釋謀         王  安石

   𭔃蔡氏女子      王  安石

   九誦         鮮于 侁

   山清辭        蘇  軾

   黃泥坂詞       蘇  軾

   南山之田       王  令

   我思古人       王  令

   山中辭        王  令

   江上辭        王  令

   放言         狄  遵度

   幽命         沈  括

   題禹廟壁       劉  彝

   詆風宂(⿱宀兒)        劉  攽

   弔王右軍宅辭     錢  公輔

   解雨送神曲      李  常

   超然臺辭       文  同

   濂溪詩        黃  庭堅

   明月篇贈張文潛    黃  庭堅

   秋風三疊𭔃秦少游   邢  居實

   華清宮詞五首     田  畫

    山中之樂      歐陽 修

  佛者惠勤餘杭人也少去父母長無妻子以

  衣食於佛之徒徃來京師二十年其人聦明

  材智亦嘗學問於賢士大夫今其南歸遂將

  窮極吳越甌閩江湖海上之諸山以肆其所

  適予嘉其嘗有聞於吾人也於其行也爲作

  山中之樂三章極道山林間事以動蕩其心

  意而卒反之正其辭曰

江上山兮海上峯藹青蒼兮杳㠝叢霞飛霧散兮

邈乎青空天鑱鬼削兮壁立於鴻䝉崖懸磴絶兮

險且窮穿雲渡水兮忽得路而不知其深之幾重

中有平田廣谷兮與世隔絶猶有太古之遺風泉

甘土肥兮鳥獸雝雝其人麋鹿兮既壽而豐不

知人間之幾時兮但見草木華落爲春冬嗟世之

人兮曷不歸來乎山中山中之樂不可見今子其

徃兮誰逢

     其一

丹莖翠蔓兮巖壑玲瓏水聲聒聒兮花氣濛濛石

巉巉兮橫路風颯颯兮吹松雲SKcharSKchar兮雨霏霏白

猿夜嘯兮青楓朝日出兮林間澗谷紛兮青紅千

林靜兮秋月百草香兮春風嗟世之人兮曷不歸

來乎山中山中之樂不可得今子其徃兮誰從

     其二

梯崖架險兮佛廟仙宮耀空山兮鬱穹隆彼之人

兮固亦目明而耳聦寵辱不干其慮兮仁義不被

其躬䕃長松之蓊蔚兮藉纎草之丰茸苟其中以

自足兮忘其服胡而顛童自古智能魁傑之士兮

固亦絶世而逃蹤惜天林之甚良兮而自棄於無

庸嗟彼之人兮胡爲老乎山中山中之樂不可久

遲子之返兮誰同

     其三

    逐伯強文      劉  敞

  寳元二年予羈旅淮南醫來言曰今茲歲多

  疾疫予因作文以逐伯強伯強厲也能爲疫

  者故逐之

皇皇上天兮后土浩浩厥生孔繁兮其施甚溥陶

陶仲夏兮草木蕃廡鳥獸孳息兮我民樂胥我民

孔靈兮上帝是仁天子聖兮百工日新上無粃政

兮下無悖人鄰里其集兮樂哉欣欣伯強何爲兮

孰畀以政反世五福兮持極以令我民不怡兮既

爽其盛白黒眩瞀兮孰察其正謂壽反天兮謂康

反病仁義無益兮苟且爲幸嗟爾伯強兮其獨何

心絶世和氣兮俾民不任上天孔神兮大德曰生

天不可長罔兮民不可乆侵天誅誠加兮安所避

雷公驅兮風伯逝嗟爾伯強兮何所詣南有蠻兮

爲冦爲逋西羗戎兮恃艱自虞天子孔仁兮靡焉

畢屠伯強徃兮代天伐誅嗟中國兮不可久留子

不去兮顚倒思予

    屈原嘏辭      劉  敞

  梅聖兪在江南作文祝於屈原譏原好競渡

  使民習尚之因以𨶜傷溺死一歲不爲輒降

  疾殃失愛民之道其意誠善也然競渡非屈

  原意民言不競渡則歲輒惡者訛也故爲原

  作嘏辭以報祝明聖兪禁競渡得神意

維時仲夏吉日維午神歆既詞錫辭以嘏曰朕之

初生皇揆予度嘉朕以名終身是守抑豈不淑不幸

逢遇離愍被憂天不可訴宗國爲墟寧取自賊朕

爲忍生豈不永年悁悁荊人是拯是憐赴水蹈波

疚不廢旃既招朕魂巫祝背先豈朕是私將德是

傳淪胥及溺初亦不悛其後風靡民益輕死匪朕

之心是豈爲義婦弔其夫母傷其子人訊其端指

予以詈予亦念之其本有自昔朕婞直不爲衆下

世予尚之謂予好怒昔朕不容自投於江世予尚

之謂予棄躬既習而闘既逺益繆被朕僞名汙朕

以咎朕生不時亂世是遘民之秉彝嘉是直道從

仁於井朕亦不取汝禁其俗幸懐朕忠好競以誣

一何不聦我實鬼神民焉是主其祀其禱予之所

厚予懼天明焉事戲豫予憫橫流焉事競渡予懷

堯舜焉事狎侮汝維賢人曾不予怒徇俗雷同譏

予以好履常徇直切諫盡節人神所扶未必皆福

去邪即正何以有罰曽非予懷可禁其爲毋使佞

臣指予以戒錫爾多福畀爾厖眉使爾忠言於君

畢冝

    釋謀        王  安石

SKcharSKchar兮蔽日風浩浩兮吹沙出予馳兮不得塊

獨處兮咨嗟嗟天地兮無窮暑與寒兮相客以短

褐兮憂親孰知予兮孔棘維抱闗兮擊柝乃予仕

兮所冝祿可辤兮尚冒養孰割兮方虧豈吾事兮

固拙寧我辰兮獨悖信物默兮有制尚可侔兮內

    寄蔡氏女子     王  安石

建業東郭望城西堠千嶂承宇百泉遶霤青遙遙

兮纚屬綠宛宛兮橫逗積李兮縞夜崇桃兮炫晝

蘭馥兮衆植竹娟兮常茂柳青綿兮含姿松偃蹇

兮獻秀鳥跂兮下上魚跳兮左右顧我兮適我有

班兮伏獸感時物兮念汝遲汝歸兮𢹂㓜

   九誦         鮮于 侁

    堯祠

車轔轔兮廟堧皷坎坎兮祠下竽琴兮並奏㓗時

羞兮䖍祠事瑤華爲饌兮沆𤅈爲漿象籩玉豆兮

金鼎煇煌海珍野蔌兮雜錯而致誠神之來兮風雨

蕭蕭前驅干畢兮上有招搖羽林爲衛兮虹霓爲

旗鳯凰左右兮擾伏蛟螭神之降兮金輿靈欣欣

兮𦙝蠁德難名兮覆燾千萬年兮不忘

    舜祠

道歴山兮逶蛇思古人兮感歎並儲胥兮肅止仰

曾雲兮晻曖獸何鳴兮林中鳥何悲兮山上木何

爲兮不剪草何爲兮茂暢帝之神兮在天帝之德

兮在人物具兮四海心精兮一純采秀實兮山間

摘其毛兮澗底玉醴湛兮瓊茅餚修雜兮蘭𮎼樂

備兮九奏鳯舞兮儀韶人駿奔兮如在君卒享兮

神交

    周公

噫嗟兮文公巋然兮祕宇悵王室兮多難獨勤勞

兮左右四國流言兮沖人不知東征問罪兮慆慆

不歸大電以風兮天威震驚弁啓金縢兮袞衣有

光公之心兮大成文武公之子兮建侯啓土山川

兮附庸奄鳬繹兮龜蒙萬子孫兮承祀億兆人兮

仰止惟夫子之嘆嗟兮不復見於寤寐何莽新之

假攝兮文姦言而欺一世造作詭故而𢦤劉兮亦

亟殄宗而絶嗣公之聖而德恊天兮何妄人之輒

自擬俾其顚而不終兮天實表公𠂻而警後肅進

拜於廟堂兮冝奉時之牲酒皷鍾兮在宮琴瑟兮

在堂神之格兮樂享民欣欣兮不忘

    孔子

曲阜兮遺墟先師兮闕里神髣髴兮如在涕潺湲

兮不已窮天地兮一人掲日月而照臨生無萬乘

之位兮三千之徒心服而四來嗟愚陋之不明兮

乃商賜之爲疑羗紛紛其妄作兮悖道違義而弗

自知顧六藝之折𠂻兮取捨縱橫而恊於道後世

苟輕肆於𮌎臆兮必遽貽於詬病三綱立而五教

明兮實治世之宏矩履厚地而戴高天兮胡一日

之可捨冝萬齡之廟貌兮春秋不乏其時祀合仁

義以爲冠兮結忠信而爲佩集道德以爲裳兮服

文章而爲帶列籩豆爲左右兮蘋藻牲牢而㓗肥

酌玉醴以爲酒兮錯瓊瑤而爲粢升堂而北面兮

望冕旒之巍巍惟神明之降鑒兮洞精神其來歆

    嶽神

雲蓊蔚兮山之巓瞻嶽靈兮望青天嶄巖崷崪兮

磅礴無垠巄嵸嵂勃兮寧一以爲仁草木雜而羅

生兮人不可名鳥獸蕃而走集兮虞不能知因高

錯事兮道此躋陛登岱勒成兮胡爲而七十二君

齊余心兮不外高余冠兮甚偉擷芳杜兮爲衣掇

紫芝兮作佩栢實兮松華石髓兮蘭英蕙餚陳兮

玉案明水湛兮清尊誠拳拳兮不解寐接神兮怳

若有言嵩高峻極兮生甫與申周道將明兮宣以

中興水旱不常兮蟲螟以災稼穡卒荒兮民生流

離勞來安集兮之子之功祐此下民兮寧遺神羞

    河伯

清秋方初兮𩆍雨降而無時舊坊弗治兮河水泛

濫而爲災潏汨沸渭兮澎湃奔波而霈來崩騰覆

溺兮夫豈河伯之不仁汗漫千里兮蕩然室閭耄

稚驚號兮丘冢爲家蛟螭憤怒兮魚鼈縱橫黿鼉

馳騖兮鳬鶩飛翔皇天無親兮視聽以民五序參

差兮咎極以滋聖惟唐堯兮固遭橫流臣有舜禹

兮輿心所依禦災拯溺兮九敘可歌四凶逐去兮

二八以陛天地平成兮海隅蒙福白馬玉璧兮非

神之欲

    箕子

偉夫子之正諒兮適遭世以離尤悼祖宗之累積

兮大命顚而逢憂忠良屏逺兮讒䛕寖昌神龜在

塗兮虺蟒升堂紫鸞笯置兮鴆羽飛揚騶虞潛遯

兮豺虎縱橫江籬鉏割兮鈎吻日滋芳荃不御兮

蔓草難圖比干剖心兮夫子佯狂蒙難以正兮大明

其傷靈脩不察兮國以雲亡舊邦維新兮武功以

成囚奴釋辱兮作賔於王九疇演繹兮大法以彰

五事欽明兮君道日隆彝倫攸敘兮庻政其凝朝

鮮分封兮夷貊化行傳國中山兮蕃子以孫廟貎

有嚴兮祀典攸存歲時奉事兮斯千萬年

    㣲子

肇公孫之璇源兮玄鳥降而生商並禹稷之聖賢

兮實惟桓撥之王歷嬀姒之世數兮道日躋於武

湯始伐罪於𬽦餉兮人怨咨而徯來顧寛仁之冝

民兮天俾式於九圍諒除殘而代虐兮猶雲德之

有慙頼燕翼於孫謀兮治克舉於三宗老成不怨

於不以兮隱處不傷於厄窮世四十有六而下衰

兮豈天命之將隳寔遭家之不嗣兮顧麗色之惟

㣲念社稷之顛傾兮七廟無所憑依帝眷在於有

周兮抱祭器而焉歸雖白馬之見廟兮聊血食於

商丘偉夫子一言兮誠有取於三仁

    𩀱廟

旄頭光芒兮戎馬馳海水沸蕩兮鯨鯢飛煙塵蔽

日兮殺氣昬金鼓轟天兮山嶽奔小國不守兮大

國顛傾王侯戮辱兮虵豕肆行二公仗義兮捍賊

濉陽析骸易子兮併力小城勢窮力殫兮外無救

兵亡身徇國兮寧屈虎狼仰天視日兮氣以揚揚

衣纓不絕兮貌如平生旅遊馳驅兮歴此舊都致

詞雙廟兮涕泗不收惟忠與孝兮死義爲尤遭丗

擾攘兮適履其憂訏謀顚置兮邊將怙功尾大權

移兮三鎭握兵忠賢在野兮讒邪肆意女謁內用

兮戚臣外圯紀綱日紊兮典刑日弛胎旤階亂兮

誰執其咎義士沒身兮沈寃莫置猗歟二公兮行

人歔欷

    上清辭       蘇  軾

君胡爲乎山之幽顧宮殿兮乆淹留又曷爲一朝

去此而不顧兮悲此空山之人也來不可得而知

兮去固不可得而訊也君之來兮天門空從千騎

兮駕飛龍𨽻星辰兮役太歲儼晝降兮雷隆隆朝

發軫兮帝庭夕弭節兮山宮壙有妖兮虐下土精

爲星兮氣爲虹愛流血之滂沛兮又嗜瘧癘與螟

䖝嘯肓風而涕淫雨兮時又吐旱火之煙融銜帝

命以下討兮建千仞之脩鋒乘飛霆而追逸景兮

歙砉掃滅而無蹤忽崩播其來㑹兮走海岳之神

公龍車獸鬼不知其數兮旗纛晻靄而冥濛漸俯

傴以旅進兮鏘劒佩之相礱司殺生之必信兮知

上帝之不汝容既約束以反職兮退戰慄而愈恭

澤充塞於四海兮獨淡然其無功君之去兮天門

開款閶闔兮朝玉臺群僊迎兮塞雲漢儼前導兮

紛後陪厯玉階兮帝迎勞君良苦兮馬虺隤閔人

世兮迫隘陳下土兮帝所哀返瓊宮之嵯峩兮役

萬靈之喧豗黙清淨以無爲兮時節狩於斗魁詣

通明而獻黜陟兮軼蕩蕩其無回忽表裏之煥霍兮

光不燭於九陔時遊目以下覧兮五嶽爲豆四溟

爲杯俯故宮之千柱兮若毫端之集埃來非以爲

樂兮去非以爲悲謂神君之既返𠔃曾顔咫尺之

不違陞祕殿以內悸兮魂凜凜而上馳忽寤寐以

有得兮沐浴而獻辭是耶非邪臣不可得而知也

    黃泥坂辭      蘇  軾

出臨臯而東騖兮並藂祠而北轉走雪堂之坡陁

𠔃歷黃泥之長坂大江洶以左繚兮𣺌雲濤之舒

巻草木層累而右附𠔃蔚柯丘之蔥蒨余旦徃而

夕還𠔃歩徙𠋣而盤桓雖信美不可居兮苟娯余於

一盻余㓜好此竒服兮襲前人之詭幻老更變而

自哂兮悟驚俗之來患釋寳璐而被繒絮兮雜市

人而無辨路悠悠其莫徃來兮守一席而窮年時

游步而逺覽兮路窮盡而旋反朝嬉黃泥之白雲

兮莫宿雪堂之青煙喜魚鳥之莫余驚兮幸樵蘇

之我嫚初被酒以行歌兮忽放杖而醉偃草爲茵

而塊爲枕兮穆華堂之清晏紛墜露之濕衣兮升

素月之團團感父老之呼覺兮恐牛羊之子踐於

是蹶然而起起而歌曰月明兮星稀迎余徃兮餞

余歸歲既晏兮草木腓歸來歸來兮黃泥不可以

久嬉

    南山之田      王  令

南山之田兮誰爲而蕪南山之人兮誰敎墮且來

者何爲兮徑者誰趾草漫靡兮不種何自始吾徃

兮無耜吾將歸兮客我止要以田兮寄於治我耕

淺兮穀不遂耕之深兮石撓吾耒吾耒撓兮嗟耕

難雨專水兮日專旱借不然兮穎以秀螟懸心兮

螣開口我雖力兮功何有雖然不可以已兮寧時

我違而我不時負

    我思古人      王  令

我所思兮忽古今之異時生茲世以爲期欲勿思

而柰何獨斯人之弗見故永懷而自歌樂吾行之

舒舒忽忘世之汲汲睇萬里以自騖兮豈寧俯以

効拾載重道遠兮予欲行而誰與累九鼎以自重

兮固尫之不舉矯身以爲衡兮權世之重輕廣道

以爲路兮聽人之來去

    山中辭       王  令

山中兮何遊登彼山兮樂夫高棄吾馬兮取步降

吾車兮足兩屨石當道兮行旁木礙上兮下俯曾

蹈險之非艱聊憑高而下顧何所視之乃牛而獨

見之如鼠彼侏侏者出其下兮曾其身之非傴於

嗟徂兮離婁之死則已古不較其爲短長兮何獨

計其高下山之高兮崔嵬山之路兮百折而千回

趨前行而就挽笑顧後使推之彼遊者誰兮何以

子之車來

    江上辭       王  令

江之水兮東流泝湍流兮寄吾舟舟無袽兮載函

重風乘波兮棹人用濟不濟兮柰何橫中流兮涕

滂沱來何爲兮不待今雖嗟兮安悔舟方乘兮人

不吾以覆且溺兮我同人死江之水兮東流濟欲濟

兮何由水浸浸兮灘露暮濤下兮夜潦收舟不行

兮推之於陸力不足兮汗顔行無由兮塗足時不

逝兮柰何歸日暮兮塗逺風高兮水波行躊躇兮

竚望聊逍遙兮永歌江之水兮東流㳂湍流兮望

歸舟舟來歸兮何時步芳洲兮濯足陟南山兮采

薇江風波兮日暮望夫人兮未來江之水兮東流

㳂湍流兮望歸舟風滔滔兮浪波若嗟徃者兮未

還惜行人兮將去去何道兮歸何時執子手兮牽

子衣行何如兮來復濟豈無兮它時

    放言        狄  遵度

惘兮忽長不樂兮安極眺平野兮千里坐空館兮

四壁對寒日兮蒼莽披勁風兮悽慄鳥悲鳴兮羣

䘮草離披兮路塞嗚呼物之生天地間雖大小參

差不齊然其材亦各有所適草木不以㣲而廢其

用陵岳不以大而專其職獨人事豈不然亦由茲

而可識性之稟既有賢愚之異位之設亦有貴賤

之隔使大小各得盡其材譬一體之和懌及年嵗

之未暮兮思欲竭其所得曷獨求已之爲兮顧泯

然者可惻古之聖賢固癯瘁而不敢暇兮畏天命

之誅殛天之賦已以是材兮敢不奉而驚惕嗚呼

而今而後用與不用吾將繋之於天在已之有固

斯須而不敢斁

    幽命        沈  括

山木嘯兮雲幽幽秣我歸馬兮無爲久留江鼯翔

兮雨漫漫回予車兮水漸幰仲何爲兮中野澹將

洋兮踈駕目逝兮形留鬱逍遙兮日下㵼慕𠔃流

觀撫節兮浩望駟黃戾兮靡騁旋吾輈兮焉徃不

我虛兮斯辰思何爲兮鞅掌

    題禹廟壁      劉  彛

皇祐二年秋予自閩由太末登天台川陸間行至

於郡凡數千里觀山澤之可樹殖者或荒瀦焉田

𠭇之可畎澮者或漫滅焉自剡而西遇雨數日農

田甚豐垂穫而遭霖潦之害春夏斯民飢莩癏瘠

未起者重困是水予心哀焉嗚呼冝樹殖而荒瀦

凍餒之源也冝畎澮而漫滅水旱之道也天地非

不生且育然而吾民重罹飢困賛乎化育之道未

至焉耳夜過鑑湖人指南山而告曰禹廟也予具

冠帶瞻望內起恭肅不覺感歎泣下既而欲誌其

事厥明次於㑹稽之門遂冩屋壁其歌曰

地生財兮天生時聖賢之賛育兮咸適其冝畎澮

距川兮川距海水旱罔至兮民無凍飢𠭇田是起

兮帝載以熙萬世永頼兮胡不踐履而行之嗚呼

禹乎誰知予心之増悲

    詆風穴       劉  攽

背崧右洛兮維汝泱泱左界韓鄭兮前關魯陽陵

丘曼延兮土膏脈良生植遂茂兮厥夭且長咨飄

風兮胡很而狂乘冬肆威兮怒號以常通晝亙夕

兮日月奪光宇宙昬惑兮顚倒𤣥黃折枝排根兮

松桂毀傷衝空動楗兮披戶登堂獸亡其曹兮鴻

鵠失翔問誰屍之兮厎此不祥曰茲穴之詭異兮

竊神之機幽嶮窮竒兮狹中不夷皷舞蜚廉兮招

搖南箕平居無事兮滛樂而爾爲歷九州而遐觀

兮孰樂土其若此獨蠻夷之僻陋兮乃自古記之

矣邈炎洲之荒忽兮汨大海其千里上霧下潦兮

墊隘瘴癘魑魅羣遊兮樂人之死蓄爲颶風兮㿊

毒疵癘扶濤駕山兮舟航糜毀歷日旋時兮然後

得已西極曠蕩兮隂磧無垠流沙不波兮瀚海無

泉五穀不生兮蓬棘蓁蓁熱風之來兮天地翳昏

觸肌爲痏兮四肢若燔亦幸有老駞之先知兮嗚

呼而告言歸命野獸兮廑焉得存彼鬼方之幽

昧兮固冝以然慨土中之與鄰不避不偏胡宂(⿱宀兒)

之忍兮固蔽以頑用夏變夷兮至於髦蠻外百里

而不同兮茲邑獨爲匪民帝之高居兮臨照在下

虎豹服仁兮九閽莫阻巫咸上愬兮帝命斯許巨

靈夸娥兮幹其絕膂拔山投石兮北海之渚大野

夷爽兮八風攸敘號令專一兮莫予敢侮蒙常聖

時兮維民所取宂(⿱宀兒)神雖悔兮夫孰閔汝

    弔王右軍宅辭    錢  公輔

晉王右軍宅于越之蕺山爲浮圖而繪像存焉好

事者猶能指墨池鵝池之遺跡而表識其上予嘗

恨東南山之佳水之勝多奪於浮圖氏而衣冠隱

淪無一人得之者既過右軍宅擲文以弔之曰

晉去今兮千齡未餘彼山峩兮晉賢人之故居故

居泯其幾時兮今變化於浮圖嗚呼傷哉絕雲巍

崗蔥蔥蒼蒼竹茂草美煙高氣長古松蓊兮虬盤

怪石呀兮虎驤前稽嶺之橫峙兮下鑑水之輝光

逺市井之喧卑兮據城壘之低昻春可遊而縱望

兮夏可息而淒涼秋可登而感槩兮冬可處而樂

康無一時之不得冝𠔃環一目而周四方眞孤高

之所廬兮非醜族之能當生冝形體之放浪兮死

冝魂魄之棲藏嗚呼傷哉彼靈何之兮黙不聞一

怪與一祥果無知兮徒結塞予之中腸果有知兮

奚坐視緇徒之賊戕將後葉之湮淪兮無能振其

祖芳抑亂離之薦遭兮百易主而百亡吾固弗得

而知兮茲涕泗而徜徉嗟道之衰兮異 類蠧侵而

日昌嗟越之雄兮豈㣲一丈夫之勇剛如可贖兮

雖萬金可捐萬室可償胡恬夷而莫醜兮徃徃助

資其棟梁聊捐文於山之側兮將鑱石乎洲之堂

嗟嗟越人窮千萬春兮冝吾文之弗忘

    解雨送神曲     李  常

怒風兮揚塵日爍石兮將焚水泉竭兮厚地裂嘉

穀槀兮孰薅且耘神龍兮靈壑挹清波兮幽濆鳴

鼉皷兮舞神覡庻下鑒兮霈祥氛

觸石兮山巓倐四騖兮天邊驚霆怒兮電熾飜河

漢兮繩懸黍離離兮發嘉穗壠高下兮水潺湲讙

吾人兮拜貺請奉事兮無有窮年

肅旂斾兮先驅咽簫笳兮擁歸輿椒醑甘兮牲幣

㓗如𦙝蠁兮爲之踟躕瞻前山兮嵯峨指去路兮

縈紆神德大兮報無以稱徒感涕兮長吁

    超然臺詞      文  同

方仲春之盎盎兮覽草木之菲菲胡怫鬱於余懷

兮悵獨處而無依陟危譙以騁望兮丘阜嶊崣而

參差窮莽蒼以極視兮但浮陽之輝輝忽揚飈以

晦沬兮灑氣霾於四垂躓余之所行兮溷溷其安

之蛻余神以遐騖兮控泬寥而上馳闢晻曖以涉

澒洞兮揮霓旌而掉雲旗擺長彗以夭矯兮從宛

虹之委蛇曵采旒以役朱鳯兮駕瓊輈而驅翠螭

涉橫潢以出沒兮歷大曤而蔽虧翀萬里以一息

兮俯九州而下窺有美一人兮在東方去日乆兮

不能忘凜而㓗兮岌而長服忠信兮被文章中皦

皦兮外琅琅蘭爲𬓛兮桂爲裳儼若植兮奉珪璋

戢光耀兮祕芬芳賈世用兮斯巻藏遊物外兮肆

猖狂余將從之兮遙相望回羊角兮指龍骯轉嵎

夷兮蹴扶桑笴參山兮聊徜徉下超然兮拜其旁

顧有問兮言非常忽掉頭兮告以祥使余脫亂天

之罔兮解逆物之韁已而釋然兮出有累之場余

復僊僊兮來歸故鄉

    濓溪詩       黃  庭堅

舂陵周茂叔人品甚高𮌎中灑落如光風霽月好

讀書雅意林壑初不爲人窘束世故權輿仕籍不

卑小官職思其憂論法常欲與民決訟得情而不

喜其爲小吏在江湖郡縣蓋十五年所至輒可傳

任司理參軍運使以權利變具獄茂叔爭之不能

投告身欲去使者歛手聽之趙公恱道號稱好賢

人有惡茂叔者趙公以使者臨之甚威茂叔處之

超然其後廼寤曰周茂叔天下士也薦之於朝論

之於士大夫終其身其爲使者進退官吏得罪者

自以不寃中歲乞身老於湓城有水發源於蓮花

峯下㓗清紺寒下合於湓江茂叔濯纓而樂之築

屋於其上用其平生所安樂嫓水而成名曰濓溪

與之游者曰溪名未足以對茂叔之美雖然茂叔

短於取名而惠於求志薄於徼福而厚於得民菲

於奉身而燕及煢嫠陋於希世而尚友千古聞茂

叔之餘風猶足以律貪則此溪之水配茂叔以永

久所得多矣茂叔諱悙實避厚陵奉朝請名改悙

頥二子壽燾皆好學承家求余作濓溪詩思詠潛

德茂叔雖仕宦三十年而平生之志終在丘壑故

余詩詞不及丗故猶髣髴其音塵

溪毛秀兮水清可飯羮兮濯纓不漁民利兮又何

有於名絃琴兮觴酒冩溪聲兮延五老以爲壽蟬

蛻塵埃兮玉雪自清聽潺湲兮鑒澄明激貪兮敦

薄非青蘋白鷗兮誰與同樂

津有舟兮蕩有蓮勝日兮與客就間人聞挐音兮

不知何處散髪醉高荷爲蓋兮倚芙蓉以當妓霜

清水寒兮舟著平沙八方同宇兮雲月爲家懷連

城兮佩明月魚鳥親人兮野老同社而爭席白雲

䝉頭兮與南山爲伍非夫人攘臂兮誰余敢侮

    明月篇贈張文潛   黃  庭堅

天地具美兮生此明月陞白虹兮貫朝日工師告

余曰斯不可以爲佩棄捐櫝中兮三歲不㑹霜露

下兮百草休抱此耿耿兮與日星遊山中人兮招

招耕而食兮無卹榛艾蓁蓁前吾牛兮疻不可更

扶淺耕兮病歲深耕兮石嬰耜登山兮臨川雉得

意兮魚樂小風兮吹波從其友兮尾尾日下兮川

逝射雉兮喪餘一矢佳人兮㓗齊悵何所兮行媒

南山有葛兮葛有本我羞餔兮以君之鉏來

    秋風三疊寄秦少游  邢  居實

秋風夕起兮白露爲霜草木憔悴兮竊獨悲此衆

芳明月皎皎兮照空房晝日苦短兮夜未央有美

一人兮天一方欲徃從之兮路渺茫登山無車兮

涉水無航願言思子兮使我心傷

秋風淅淅兮雲溟溟䲭梟晝號兮蟋蟀夜鳴歲月

祖邁兮忽如流星少壯幾時兮老冉冉其相仍展

轉反側兮從夜逹明悵獨處此兮誰適爲情長歌

激烈兮涕泣交零願言思子兮使我心怦

秋風浩蕩兮天宇高羣山逶迤兮溪谷寂寥登高

望逺兮兮不自聊駕言適野兮誰與遊遨空原無

人兮四顧蕭條猿狖與伍兮麋鹿爲曹浮雲千

里兮歸路遙願言思子兮使我心勞

    華清宮詞五首    田  晝

帝將汰兮般樂睠名山兮華薄羗誰爲兮雲中眇宮

殿兮戍削飛檐兮䡾䡾繡栭兮錯梲颺壁門兮釦

砌承桂柱兮璇跋梅有壇兮椒有苑燠芳蓮兮水

澹澹睎組岫兮晃朗建明珠兮直上彤樓兮綠閣

瑤壇兮羽幄犬羊兮西清鹿得名兮山客殷復殷

兮夷城駕繚復繚兮女墻下儼龍旌兮鳯蓋怳而

明兮忽而曖與女獵兮河曲金爲羈兮玉爲勒與

女席兮天涯霓爲裳兮羽爲衣望夫君兮餘思樂

不極兮告我以不歸悵千秋兮若此時不可兮屢

有美一人兮心所歆被姣服兮躡纎英朝與出遊

兮夜忘歸山之樊兮羅百司鉤膺兮陸續五貴般

兮相屬沬驪駒兮騖寳軸諸娣從之兮兩大國犀

屏兮象筵墮珥兮委鈿捐珠琲兮霧散裛蘭氣兮

𡨚延霞冠兮翠珮粲巾㡚兮雲之際合衆豔兮儵

爚轉清矑兮流涕歈音兮眇眇芳塵兮縹縹騁祕

樂兮天中播鐘虡兮夾陳龜盤兮羯皷塤篪高張

兮紛緜緜而來下奄四海兮黷侈君之心兮未已

邑里移兮朝㑹遷光葳㽔兮列貂蟬顧文葆兮贔

屭悄不愕兮不言障玉座兮金雞錫之帶兮十圍

夫人自秉兮美質蹇何爲兮爾疑

浴芳華兮瑤池待夫人兮未來忽中變兮偃蹇拓

九闗兮洞開鬱勃兮駓駓䇿駮駮兮奔螭摐鉟皷

兮蔽野戈鋌動兮拂霓操吾矛兮反吾逐兵接腋

兮車接轂帝順動兮將焉薄屠雲駒兮徹豐屋龍

轙兮華輈和鑾兮啾啾擁周衞兮失次旂旗紛兮

九斿臣鄰兮嬪御俇攘兮載路鈿扇兮榆翟魚須

笏兮赤繶舄謄駕君兮逶遲憑余怒兮不夷踠美

人兮道曲悵羽袖兮𧞬襹朝弛鞅兮山阿夕流憇

兮江滸折瓊枝兮蕙𮎼將以遺兮無所歌汾冩兮

悲秋風邑邑兮余愁欻與爾兮目結心騷屑兮顧

天兵合兮讋羣兇銷氛沴兮奏膚公皇穆穆兮來

歸盍將疑兮層宮秋風兮颸颸紅實兮離離泯無

人兮跡絶敞紫殿兮金扉霜霑庭兮月侵墀蹇罘

罳兮失玻瓈愴石溜兮激激濯芳葩兮儼如昔錦鳬

兮繡騖思柔匹兮妍嫮溟海阻兮太息魂之來兮

秋之夕涕焭焭兮増悲敕所思兮爲余繄之解幃

𬒮兮玉體謂芬馨兮可佩捉而祍兮原中遺而履

兮行路覽故處兮猶疑徙丹楹兮延佇

秣余馬兮脂余車歲二月兮西南徂登朝元兮騁

望興廢忽兮愁予龍坰兮亹亹清川兮瀰瀰浮綠

樹兮中天非雲非煙兮眇如薺蔚豐壤兮氣沖融

疇隴靜兮芳卉明灼𥙆服兮雅豔發組繪兮鮮榮

祥光兮繞繚紅霓迴氛兮海收潦軼咳語兮曾穹

薄飛欒兮下眺撫華清之巨麗兮孰轉踵而失之

望秦陵之坡陁兮羗鬱鬱而蔽之驪之山兮畢之

原丘纍纍兮草芊芊諒前世兮俱盡余又悲兮有



皇朝文鑑巻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