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三十七 皇朝文鑑 卷第三十八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九

皇朝文鑑卷第三十八

 誥

   都官貟外郎邢夢臣可侍御史殿中丞沈

     起可監察御史裏行 劉  敞

   兵部郎中張中庸可開封府判官

              劉  敞

   屯田貟外郎胡揆除都官貟外郎

              劉  敞

   度支郎中李碩可三司戶部判官

              劉  敞

   陜西路都轉運使兵部郎中天章閣待制

     傅求可右諌議大夫河北都轉運使

     工部郎中天章閣待制周沆可兵部

     郎中依舊     劉  敞

   司門貟外郎張鞏可開封府推官

              劉  敞

   曹潁叔充天章閣待制知福州

              蔡  襄

   張昷之可光祿卿致仕  蔡  襄

   王元可右衛大將軍遙郡觀察使

              胡  宿

   皇姪岳州圑𣌾使英宗舊名起復泰州防禦使

     知宗正寺     王  安石

   起居舍人直祕閣同修起居注司馬光攺

     天章閣待制    王  安石

   左司諌王陶可皇子伴讀 王  安石

   范鎭加修撰      王  安石

   髙旦可著作佐郎    王  安石

   德妃沈氏姪孫獻卿可試大理評事

              王  安石

   沈德妃姪授監簿    王  安石

   磨勘轉官       王  安石

   王伯恭轉官      王  安石

   甘昭吉入內副都知   王  安石

   崔嶧刑部侍郎致仕   王  安石

   皇兄故保康軍節度觀察留後承簡可贈

     彰化軍節度使追封安定郡王

              王  安石

   參知政事歐陽脩曾祖某贈某官

              王  安石

   曾祖母某氏某國太夫人 王  安石

   祖          王  安石

   祖母         王  安石

   父          王  安石

   母          王  安石

   樞密使張昇所生母   王  安石

   三司使禮部侍郎田況可樞密副使

              王  珪

   屯田郎中詹庠可都官郎中

              王  珪

   戶部副使太常少卿燕度可右諌議大夫

     知潭州      鄭  獬

   劒南節度推官張士澄等可大理寺丞

              鄭  獬

   皇姪右監門衛大將軍仲郃可依前右監

     門衛大將軍黃州剌史特封齊安郡

     公        韓  維

   頼王府翊善守太常少卿直昭文館齊恢

     可守尚書左司郎中依前直昭文館

     兼太子左諭德諸王府記室參軍尚

     書司封貟外郎直集賢院陳薦可工

     部郎中依前直集賢院兼太子右諭

     德        韓  維

   西頭供奉官常用之可右清道率府率致

     仕右侍禁李襄古率府副率致仕

              韓  維

   台州寧海縣令魏昂可試大理評事充山

     南東道節推知劒州劒浦縣

              沈  文通

   內東頭供奉官廖浩然可內殿崇班

              沈  文通

   都官郎中楊佐可司封郎中

              沈  文通

    都官貟外郎邢夢臣可侍御史殿中丞

    沈起可監察御史裏行 劉  敞

御史執憲轂下紀綱國體非雅亮勁正之士不足

參論議廣聦明拯與景初吾所信也使之愼柬厥

僚必皆其人而拯也以起聞景初也以夢臣可稽

之閥閲察之望譽人咸曰允哉予甚嘉之夫鑑以

明故可正容繩以直故可形枉毋勤小補而遺大

體毋忽近務而隳常守事君盡禮其可以報知己

    兵部貟外郎張中庸可開封府判官

              劉  敞

京師衆大之居其俗具五方而諸侯所視法也號

稱難治蓋自古記之爲之尹者專用擊斷則網密

俗敝崇之以寛則威信不立故常擇精明䟽通之

人以參其職具官張中庸材劇而用博行脩而志

堅處煩決疑必有餘𥙿俾賛浩穰之政當適寛猛

之中根本之地爾惟欽哉

    屯田貟外郎胡揆除都官貟外郎

              劉  敞

朝廷鎭撫四夷以綏中國貴於息民而不務佳兵

故常申敕邊吏毋邀竒功五嶺以南蠻夷雜居其

俗剽悍尤爲易動而桂州一都㑹也前通判軍州

事尚書屯田貟外郎胡揆承用詔旨悉心疆事終

揆之任怗然無虞亦可謂善吏能宣明威信者矣

夫守邊之患常在見小利而不達大體以侵迫驅

奪之爲故至大沸貽憂吾民則若揆者不可以不

賞也稍增其秩以示褒寵

    度支郎中李碩可三司戶部判官

              劉  敞

財賦大計一出於民取之寡則用不足然而民逸

取之多則用有餘然而民困此三司之難也術不

能通輕重智不能調盈虛則吾不以爲之僚具官

李碩嘗以名字典郡風采奉使敏以爲政精於檢

下所到而治有跡可紀使之參計耗登賛舉籌䇿

庶可以不傷財不害民乎徃即㑹府毋乏乃事

    陜西路都轉運使兵部郎中天章閣待

    制傅求可右諌議大夫河北都轉運使

    工部郎中天章閣待制周沆可兵部郎

    中依舊       劉  敞

岐畢吾西土也被山帶河百二之險而有昆夷之

虞燕亳吾北土也平原廣牧四戰之地而有玁狁

之警贍足兵食綱領郡縣將命宣指甚難其人具

官傅求明智敏察表以文雅具官周沆深中篤厚

居以名撿並委節傳分按州郡皆有述職之勤美

俗之風夫較考陟明其來尚矣或正諌省之列或

遷夏卿之屬所以褒善勸能爾其欽哉

    司門貟外郎張鞏可開封府推官

              劉  敞

京師者舉衆大之辭名之者也風俗雜而獄市繁

治稱浩穰吾令襄爲尹急吏緩民甚有文理其僚

虛席思得敏才以左右之具官張鞏嘗使行河決

川滌源衆工胥作輓漕以通其精力幹用效在已

試俾賛輦轂之政尚克有立夫都邑翼翼四方是

則無習苟且違道干譽則予一人汝嘉

    曹潁叔充天章閣待制知福州

              蔡  襄

朕念善爲維持之䇿者運天下如臂使指欲其大

小相臨而威令必達故也東南之郡長樂都㑹表

山環海地險而逺八州生衆繫乎緫帥非有幹明

之資能辦吾事者不可以遣具官曹潁叔智力精

敏應幾必決薦更器任籍有聲稱將漕益部還貳

計曹而猥繁之務罔不給肅今屬以方面之重寵

以延閣之華爾其繕除兵械補完城堞懷綏困窮

剪遏兇猾使吾人無愁苦之嘆朝家有剸𠋣之賴

朕志唯是爾儀圖之

    張昷之可光祿卿致仕 蔡  襄

朕於羣臣進退之際曷嘗不腆然思之方其強仕

發智能以濟務則有官賞以懋其材逮其謝歸養

志意以自佚則有恩渥以寵其行仕宦者豈不雍

然得其所耶具官張昷之立節清峻無緇磷之苟

臨事明敏有批導之利恤民以惠屏姧以嚴循吏

之風聞於當世自升禁近之列屢委宣藩之重服

老聃之言而知止躡踈廣之跡而告老爾其還上

官事秩以列卿休於而家尚體朕意

    王元可右衛大將軍遙郡觀察使

              胡  宿

閫制之師蓋威於不若巖除之衛乃備於非常唯

中外之迭更在𠋣毗之兼厚具官王元才資沉敏

節尚剛嚴少厲武鋒博通軍志幹方授任政屢服

於藩方厭難折衝功實施於邊境眷言雍部控於

西州委以牙爪之師屯乃襟喉之地苛慝不作部

分有嚴閲牘奏之爰來敘足腓之微苦願寘環衛

乞朝京師須藥石之有瘳雖金革而無避忠言可

壯誠實不誣朕以拱扈之嚴當資於宿將察廉之

任用𭔃於舊勲遙緫十連聮司二衛式表䟽恩之

數且伸從欲之仁惟忠力之是圖亦威名之斯賴

體茲優遇更竭乃誠

    皇姪右衛大將軍岳州團練使英宗舊名

    起復舊官泰州防禦知宗正寺

              王  安石

先王糾合宗族而分職以治之所以嚴宗廟也宗

廟嚴則禮俗成而天下治其事豈可以輕哉今朕

選於近屬以脩宗正之官亦先王治親之意也以

爾具官英宗舊名惠仁孝恭忠信純篤故遷厥位以稱

禦侮之實而使任事焉夫士之欲施於政未有不

學而能者學所以脩身也身脩則無不治矣朕言

維服爾徃懋哉

    起居舍人直祕閣同修起居注司馬光

    改天章閣待制    王  安石

揚雄曰周之士也貴秦之士也賤周之士也肆秦

之士也拘蓋言先王以禮讓爲國士之有爲有守

得伸其志而在上不敢以勢加焉朕率是道以君

多士以爾具官司馬光文學行義有稱於時故明

試以言使司告命而乃固執辭讓至於八九改序

厥職以伸爾志是亦髙選徃其懋哉

    左司諫王陶可皇子伴讀

              王  安石

自天子至於士未有不待學而成者今朕欲進諸

子於學求可與居者而大臣以爾爲言爾乆在諌

垣有聞於世茲惟愼選可不勉哉

    范鎭加修撰     王  安石

昔周人藏上古之書以爲大訓而孔子春秋天子

之事也蓋夫討論一代之善惡而撰次之以法度

之章非夫通儒達才有識足以知先王不欺足以

信後世則孰能託尚書春秋之義勒成大典而稱

吾屬任之指乎以爾具官范鎭有該通之材有純

㓗之操辯論深博溢於文辭論思禁林時議惟允

則夫按善惡見聞之實斷是非去取之疑人之所

難宜以命爾爾其精思熟考自勉以古之良史而

毋襲近世以事屬辭之失使無以考焉

    髙旦可著作佐郎   王  安石

唐虞以三考黜陟幽明而其所命或終身於一職

然則其所謂陟者蓋爵服之加而已今之增位猶

古之加爵服也以爾乆於職事而功用應於有司

之法故使增位以報焉雖所更之嵗月與黜陟之

法古今不同而吾所以褒厲庶工非與唐虞異意

爾其毋怠思稱厥官

    德妃沈氏姪孫獻卿可試大理評事

              王  安石

朕於后妃之家不欲以恩撓法法之所當得者義

亦無所愛焉爾方眇然未克有知而以外戚之恩

得試理卿之屬時乃邦制不爲爾私勉哉有成以

待官使

    沈德妃姪授監簿   王  安石

京官吾所重也故設磨勘之法以待吏部之所選

非有勞而無罪及有任舉之官則不可以得之爾

由外戚以孩㓜入官得吾之所重其強勉學問求

爲成人以稱吾待爾之意

    磨勘轉官      王  安石

有司考爾等之閥閲而揚爾等於朝廷朕親覽焉

皆應遷法夫命官賦祿之事朕非輕之也維以章

有德序有功名在審官則三嵗而一遷亦維以閔

夫職事之勞而勉之盡力爾等勿謂名器之可計

日以自取也而無報上之意焉

    王伯恭轉官     王  安石

方今仕於朝廷者率三嵗而一遷論者患其不足

以勸功然日月乆矣能祗愼不怠免於罪悔則亦

宜有以褒嘉此朕所以使爾得遷之意也士之爲

義蓋有常心何必利焉然後知勸

    甘昭吉入內副都知  王  安石

古者王之正內必有任職之臣予若稽古而思得

吉士以充其選以爾服勤左右多歷嵗年有專良

之稱無側媚之毀其使序於正內以允廷論之公

焉爾其審門闈謹房闥入宣宮令出賛朝事悉心

夙夜一以忠信則維予爾嘉爾亦永綏寵祿

    崔嶧刑部侍郎致仕  王  安石

仕焉而告老者自一命以上必有以慰其歸況吾

邇臣恩紀所厚宜增位序以示褒優以爾具官崔

嶧比以明揚久於煩使入參侍從出備藩維踐更

滋多𭔃屬惟允引年辭位得禮之宜進貳秋卿以

榮居息古之士者非苟自佚其身唯愼行祗法以

助成王德爾所知也徃其懋哉

    皇兄故保康軍節度觀察留後承簡可

    贈彰化軍節度使追封安定郡王

              王  安石

樂其生而哀其死欲其富貴之無窮仁人於親戚

莫不然而王者得盡其褒崇之意具官承簡於宗

室爲近屬於朝廷爲大官有溫恭恪愼之稱無驕

嫚逸欲之過不幸至於窀穸用震悼於朕心義兼

親賢恩禮當稱今夫建牙樹纛節制一軍而封爵

至於稱王人臣之極也朕其追命以賜焉尚其有

知享此休顯

    參知政事歐陽脩曾祖某贈某官

              王  安石

君子善善之義下及子孫況推而上之至其祖考

所以褒美崇寵顧豈可以不稱哉故先王宗廟之

制視其爵祿位之髙下以爲世數之逺近而 本

朝追命之禮亦從其子孫名數之卑尊具官歐陽

脩曾祖潛於丘園躬有善行畜積之慶施於曾孫

爲時宗工名重天下圖仕以登於右府褒嘉當及

其前人東宮之孤位已顯矣進秩一品尚其享哉

    曾祖母某氏某國太夫人

              王  安石

尊之欲其貴親之欲其冨豈特人主有是心哉推

是心以施於人此人主所以與天下同憂樂之意

也祿有厚薄故禮有隆殺位有髙下故施有逺近

古之道也其可忘哉具官歐陽脩曾祖母含德在

躬作嬪令族積善之慶覃其後昆惟時聞孫實朕

良弼登豫政事人無間言其䟽大邦之 封以報

流澤之施寵 靈之極尚克享哉

    祖         王  安石

爲吾政事之臣所以崇寵之者備矣於是尊大前

人之志亦宜有以稱焉具官歐陽脩祖某積行在

躬潛而不耀畜其善慶以賴後昆厥有聞孫爲朕

良弼典司機要海內所瞻追命之榮至於帝傳進

登師位以極褒嘉尚其冥靈膺此休顯

    祖母        王  安石

朕䟽郡縣以君諸臣之母欲以稱慈孫孝子之心

至於政事之臣則封國及其王母所以望其功者

厚矣則慰其心者顧可以薄哉具官歐陽脩祖母

來嬪名家克配君子積善之福覃於其孫左右朕

躬豫國政事嘉而有後錫以大邦維靈在幽尚克

膺此

    父         王  安石

大臣得爵命其先人至乎公師非古也然禮者人

情而已矣當於人情而義足以勸士則何必古之

有哉具官歐陽脩父某畜其德善不顯於世克生

賢佐爲朕股肱東宮一品人臣髙位追以命汝用

嘉有子尚其享此以稱餽祀之盛哉

    母         王  安石

古者子爲諸侯大夫而父爲士則其祭以諸侯大

夫之禮朕以謂得享其禮而位號不稱則不足以

盡孝子之心故今有列於朝廷皆得追崇其考妣

又況於爲吾左右輔弼之臣哉具官歐陽脩母嚴

稱於天下能教其子爲時名臣恊於詢謀進斷國

論雖祿養不及而饋享有加啓封大邦於禮爲稱

尚其幽穸知享此榮

    樞密使張昇所生母  王  安石

傳稱春秋之義母以子貴說者或非焉而人子之

愛其親豈有窮哉已則冨貴而親不與焉固人情

之甚可哀者也當有追崇之禮稱其思慕之心具

官張昇所生母溫柔惠和得嫓君子克生賢佐爲

朕寶臣允於庶言秉國樞要追崇之典旣啓爾邦

其改新封以鴻後慶尚其冥漠享此恩榮

    三司使禮部侍郎田況可樞密副使

              王  珪

天文三階中躔紫極之輔國事二柄右列鴻樞之

司維君臣之謨明有夙夜之基命朕當登進時傑

賛襄大猷以導萬微之中以合九德之 㑹匪至

公之進曷 羣聽之歸以爾具官田況器懷閎深

業履端厚材適國家表裏之體學貫天人精祲之

交而自髙賢冊於大廷儀畯遊於清路西垣名命

之粹內閣論思之勤擁帥節於邊而天聲憺於殊

俗筦財柄於內而國用豐於歷年茲庸𠋣爾忠力

之良置諸宥弼之地熙我大業垂之亡窮噫本天

下之兵莫重安危之𭔃在帝右之陟有若臣鄰之

榮蓋德懋者寵所隆任大者責亦至勉思盡瘁永

克承休

    屯田郎中詹庠可都官郎中

              王  珪

世治俗厚賢能衆多其髙材異行則待以越次之

位而守職奉法亦褒累日之賞非有厚薄理則然

也爾服於朝著陳力事任有司稽年書閥應陟其

增一秩以慰夙夜浚明之勤徃服休命勿忘祗飭

    戶部副使太常少卿燕度可右諫議大

    夫知潭州      鄭  獬

湖湘之南溪蠻剽悍而易擾阹而馴之則亦弭伏

至其失御遂出而囓邊其禍亦不細得無肅乂廉

治之帥爲之良牧者哉以爾具官燕度醇明忠厚

通於世務更薦要劇芒刃愈出俾副大農厥功茂

焉宜加賜諌議大夫魚符犀節徃甸南服內以惠

斯民外以柔殊俗朕方端扆面朝以遲爾之奏課

    劒南節度推官張澄等可大理寺丞

              鄭  獬

萬官之才豈朕一耳一目之可盡之哉然而卒所

以能盡之者𭔃朕之耳目於嶽牧連帥推而進之

耳維汝脩方宿業以廉治自顯薦牘交上可勿聽

乎宜寵以廷尉丞以示我擇材之公

    皇姪右監門衛大將軍仲郃可依前右

    監門衛大將軍黃州剌史特封齊安郡

    公         韓  維

朕按屬籍以觀祖宗之世而陳王之後獨微且其

位不章顯朕甚憫之以爾具官仲郃孝友光宗御諱

善守法度爰命褒録以鴻厥慶剌史重任也郡公

髙爵也遙領紹建茲謂顯休噫惟務學可以正已

惟率禮可以保位汝其懋哉

    潁王府翊善守太常少卿直昭文館齊

    恢可守尚書左司郎中依前直昭文館

    兼太子左諭德諸王府記室參軍尚書

    司封貟外郎直集賢院陳薦可工部郎

    中依前直集賢院兼太子右諭德

              鄭  獬

唐制左右諭德掌諭太子以道德其內外庶政有

可爲規諷者隨事而賛論焉則處其官者其選可

以不重哉以爾恢清謹廉正不失其常以爾薦質

直和厚可任以事而或入道經訓或賛爲書記使

王有聞繄爾能力屬儲闈之肇啓擇郎曹而並進

夫語道者非序而安取論德者惟行之爲艱母或

易言以墜予訓

    西頭供奉官常用之可右清道率府率

    致仕右侍禁李襄可率府副率致仕

              鄭  獬

古之仕者量其可任則受至於不能而止所以逺

殆辱也朕嘉斯人之徒故於謝事而歸者必增秩

以遣之徃欽茂恩以安末路

    台州寧海縣令魏昂可試大理評事充

    山南東道節推知劒州劒浦縣

              沈  文通

前日天下令長多非其 人始詔剌舉牧守之臣

察廉爲之故逺近之縣十七八治朕甚嘉之汝其

選也汝旣三嵗被代而知者尚鮮何哉雖然不可

不少褒也其升職幕府復爲百里益有以薦於朝

者當命汝遷焉

    內東頭供奉官廖浩然可內殿崇班

              沈  文通

禁闥小臣衆矣非以德舉而材選也特以給左右

之役導內外之事而已故未嘗輕命以遷所以異

乎吾外廷士大夫之典也今爾考不幸乃有遺封

以爾爲請朕念爾考事我之乆位於通顯汝亦謹

信無咎故進汝之秩班於殿朝以爲汝寵朕於汝

父子可謂至矣其思所以報我者焉

    都官郎中楊佐可司封郎中

              沈  文通

水之爲利害也甚矣堯舜其猶病諸故歷代建以

爲官莫之能廢而朕用稽焉惟爾佐學行材智廉

正膚敏實吾士大夫之望而自領都水出入累嵗

夙夜盡瘁具有厥功朕甚嘉之故因有司大比之

敘陟爾左曹之正以爲朕寵其徃宿爾業愈獻厥

成則亦當有以稱爾矣欽哉


皇朝文鑑卷第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