紺珠集 (四庫全書本)/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一 紺珠集 卷二 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紺珠集卷二       宋 朱勝非 撰明皇雜録鄭處誨
  五王帳
  帝友愛至厚殿中設五幄與諸王更起臥號五王帳薛王病親設藥誤爇其鬚
  爇帝鬚
  見上
  玉龍子
  帝為皇孫天皇后竒之曰此兒當為太平天子取玉龍子賜之玉龍長纔數寸而精巧異常本太宗晉陽時物帝甚寳惜後因乆旱祠禱之即雨
  蕭嵩虛有其表
  帝拜蘇頲為相命蕭嵩草制不工帝欲令換之不欲斥言因制中有雲國之瓌寳乃指瓌字曰不可言其父名卿宜易之嵩不悟但改瓌為珍帝見擲於地曰虛有其表以嵩魁偉多髯
  舞馬
  帝教舞馬四百蹄分為左右部各有名稱曰某家驕其曲謂之傾杯樂者十曲馬皆衣之以錦繡絡以金鐸樂作奮首鼓尾縱橫應節又設三層木榻置馬其上周旋益妙祿山入京取數十疋入范陽祿山敗入田承嗣軍不知其技也一日大饗樂作馬聞樂而舞廏人以為妖擊之至斃
  進食使
  諸公主學琵琶以貴妃為師日㑹宮中各進珍食以中使姚思藝為進食使日至千盤一盤不下千緡
  戴竿舞
  帝御勤政樓張樂百技羅列教坊女優王大娘善戴竿舞頭戴長竿施木山狀如瀛洲方丈命小兒持絳節立其上而舞中音節時劉宴以神童召見樓上命賦詩立進一絶曰樓前百戲競爭新只有長竿妙入神誰謂綺羅翻有力猶自嫌輕更著人妃子甚喜置宴於膝上為傅脂粉
  雪衣娘
  嶺南進白鸚鵡養之宮中頗馴熟洞曉人言號雪衣娘一日飛上妃子粧臺曰夢為鷹鸇所搏妃子授以心經持誦甚精後擕至苑中果為鷙所斃遂立塜
  鸚鵡塜
  見上
  玉葉冠
  玉真公主玉葉冠虢國夫人夜光枕楊國忠鎖子帳皆為竒世之寳也
  木瓦
  楊妃妹虢國夫人恩傾一時奪韋嗣立宅以廣其居堂成以金盆貯瑟瑟三㪷因以賞匠者後復歸韋氏因大風折木墜堂上不損視之瓦皆堅木也
  笏囊
  故事朝臣搢笏乘馬張九齡體弱常令持之由是設囊
  雨霖鈴
  帝幸蜀初入斜谷霖雨彌旬棧道中聞鈴聲帝方悼念貴妃因采其聲為雨霖鈴曲以寄恨焉時梨園弟子張野狐一人善觱篥因使吹之遂傳於世
  凝碧池詩
  祿山犯闕王維等數人為賊執拘於僧寺一日逆黨㑹飲於凝碧池以梨園數百人奏樂維聞賦詩一絶雲萬戶傷心生埜煙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葉落深宮裏凝碧池頭奏管絃書於壁賊平維以此詩得免譴
  西宮詩
  李輔國矯制遷明皇於西宮高力士等悉竄嶺表帝戚戚不樂日一蔬食毎吟詩曰刻木牽絲作老翁鷄皮鶴髮與真同須臾㺯罷寂無事還似人生一夢中
  謝阿蠻
  女伶謝阿蠻善舞凌波曲出入宮中及諸姨宅妃子待之甚厚帝自蜀還過華清宮令召焉阿蠻出金粟背環以獻曰此貴妃所賜帝持玩泫然不覺為之墮淚
  力士薺詩
  高力士謫巫州地多薺而人不食力士作詩以寄意曰兩京作斤賣五溪無人採夷夏雖有殊氣味都不改移武陵聞上皇崩北望號呼嘔血而卒
  象笏盈榻
  崔琳族盛毎羣從內集象笏堆盈榻
  多田翁
  宇文融為括田使恃權譖毀不附巳者奏言盧從願田園數百頃帝聞果不喜呼從願為多田翁
  永公後身
  開元中房琯宰盧氏真人邢和璞來琯敬禮之暇日同出城因至夏谷村一廢寺竹間以杖叩地令人掘之數尺得一瓶瓶中皆婁師徳與永公書謂琯曰省此中乎琯即洒然悟其為僧時乃永公後身也因與琯論終身事無不驗
  甘露羮
  李林甫壻鄭平為省郎林甫見其鬚髪班白因上賜甘露羮俾食之曰此能烏鬚平食之翌日視兩鬢黑如黳
  舞劎助畫
  吳道𤣥善畫將軍裴旻請畫東都天宮寺壁道𤣥曰聞將軍善舞劍願作氣以助揮毫旻欣然為舞一曲𤣥看畢奮筆立成若有神助
  鼎鬭之異
  李適之與李林甫同作相為林甫中傷而罷賦詩曰避賢初罷相樂聖且銜杯為問門前客今朝幾個來未罷前數日廚中數鼎躍出相撃足耳皆折適之大駭未幾罷政繼貶宜春旬日之間遂卒
  䑕化為蒼犬
  李林甫將病一日取書囊訝其重開而視之一大䑕躍出變為蒼犬怒目張牙仰視林甫以物撃之應手而斃林甫惡之踰月而卒
  紙驢
  張果嘗乘一白驢一日行百里夜則疊之置箱中乃紙耳
  一星詩䜟
  崔曙明堂火珠詩云夜來雙月滿曙後一星孤時稱佳句未幾曙卒無子惟一女名星星蓋䜟也
  進水調歌
  興慶宮帝潛邸於西南隅起花萼相輝樓與諸王逰處祿山犯順乘遽以聞議欲遷幸置酒樓上命作樂有進水調歌者曰山川滿目涙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不見只今汾水上惟有年年秋鴈飛上問誰為此詞曰李嶠上曰真才子也遂不飲而去
  齒落復生
  張果有道術帝欲試之飲以堇酒連進三杯醺然如醉曰非佳酒也頃之齒皆焦黑以所執銕如意擊齒皆落假寐少時齒復盡生㓗白如玉色
  孔升真人
  明皇自為上皇嘗玩一紫玉笛一日吹笛有雙鶴下顧左右曰上帝召吾為孔升真人未幾而崩
  紫金帶
  高宗破高麗得紫金帶開元中使來曰本國亡是帶嵗荒民散上遽賜其使
  小駟木隂
  上幸繡領宮宮隘而暑使力士覘姚崇報曰方乘小駟按轡木隂下上從之頓㤀煩暑
  遊涼州
  正月望夜上與葉法善遊西涼州燈燭十數里俄頃還而樓下歌舞未終
  霓裳
  法善引上至月宮因聆天樂歸𫝊其音為霓裳羽衣曲
  雙鳳琵琶
  白秀正自蜀回得琵琶其槽邏逤檀金縷紅紋蹙成雙鳳
  五色鸚鵡
  開元中有五色鸚鵡能言而惠
  玉魚龍
  祿山獻白玉魚龍鳬鴈及石蓮花上陳於華清湯中皆如飛動
  沈香山
  又於中疊沈香山為方丈瀛洲
  瑟瑟三㪷
  已見上文
  筭生張說
  姚崇與說同相屢以事相侵崇病戒諸子以神道碑請於說既獲其文登時録進仍速鐫刻諸子如戒後數日果使取碑欲重刪定諸子告以奏御張咤曰死姚崇能筭生張說
  開天傳信記鄭棨
  嶽神迎
  帝將登泰山過華隂見神物迎謁問左右皆不見乃問諸巫有老巫阿馬婆雲嶽神在道左朱鬒紫衣者是也令巫傳言神可先歸遂不見至廟神復櫜鞬迎立庭下呼巫至問之如所見乃封神金天王
  賀孚
  賀知章為秘書監乞歸召見甚欵帝問所欲知章曰臣有男未名幸賜以為榮帝曰人無信不立孚者信也可名孚知章既歸悟曰帝戲我耶我實吳人孚者𤓰子也
  紫雲回
  帝夢遊月宮聞樂聲記其曲而寓之篴名紫雲回
  石文□字
  函谷闗得白石篆文□字解者曰四十八也正符帝在位之數
  麴生風味
  葉法善有道術一日與朝士數人㑹𤣥真觀忽有叩門稱麴秀才未及延接已突入坐中少年秀美言語不凡葉疑其非人潛飛小劍擊之應手墮地乃一酒榼中有美醖共飲之同坐曰麴生風味不可㤀
  撲殺佛子
  無畏三藏自天竺至依宣律師無畏飲酒食肉言行粗易律師不恱常令宿於戶外律師中夜捫虱投之床無畏即呼律師撲殺佛子由是敬而異之
  那吒太子獻佛牙
  宣律師嘗夜行道臨堦失足有人捧承之顧見一少年問曰弟子何人少年曰某非常人毘沙王子那吒太子也擁䕶和尚乆矣師曰貧道修行無煩太子威神自在西域有可作佛事者願太子致之乃獻一佛牙今崇聖寺所藏者是也
  緑玉磬
  楊妃善擊磬乃取藍田緑玉琢之備極精巧幸蜀還尚在乃送太常藏之
  剪髪獻意
  楊妃常有語侵帝帝怒召高力士以輜車載之其家妃剪髪授力士曰珍異皆上所賜不足獻惟此父母所生可以獻妾慕戀之意上得髮揮涕遽令力士召歸
  五角六張
  帝幸華清宮有劉朝霞獻賦雜以俳語有云遮莫你古來千帝豈如我今日三郎又有雲今日是千年一遇叩首莫五角六張帝覽之喜令改五角六張之句朝霞雲臣草此賦若有神助自謂文不加㸃不願改易帝曰真窮薄人也遂薄賞以遣之
  傳神寫照
  吳道𤣥傳神寫照如欲笑言
  明珠
  楊慎矜妾
  氷獸
  楊國忠弟子伏日以氷鏤鳳獸之狀以送王公家氷以藥固之可數日不消潰
  玉燕投懐
  張說母夢玉燕投懐而生張說
  嚴公界
  帝御勤政樓大酺人物闐咽金吾不能制帝召京尹嚴安之諭令戒約安之於樓下周行廣塲以手板指畫地為界犯此者死人呼為嚴公界終日無一犯者
  照夜白
  帝所乘馬名照夜白
  朋字未正
  劉晏七嵗獻東封書拜正字上問正得幾字對曰天下字正惟朋字未正
  米㪷三文
  開元盛時戸管一千餘萬米㪷三文
  太平天子
  上皇為孫嘗叱武攸暨則天曰此兒當為太平天子
  開元字
  上見華山高秀挿天因欲於峯腹鑿開元二字以白石填之使數百里見
  三絶
  明皇幸潞州道由金橋羽儀甚盛命圖之山川陳宏主之車旗韋之秦主之人畜吳道𤣥主之時謂之三絶
  遊月宮
  八月上與太真葉法靜擕樂遊月宮少瞑已見龍樓雉堞金闕玉扉冷氣逼人後兩川奏其夕有天樂過
  蜀當歸
  一行臨死封一物留與明皇乃蜀當歸至西幸乃悟
  萬回
  閿鄉人幼憨癡父母憶兄戍安西萬回朝往夕返故名
  月堂
  林甫有一堂形如偃月號月堂毎入其中必有滅族者忽有一物如猴從月堂出遇者輒死旬日林甫亦斃
  崑崙詩
  蘇頲少作奴詩云指頭十挺墨耳朶兩張匙父見之大驚始教授之後以文章擅天下稱小許公神仙傳葛洪
  飛仙之印
  衛叔卿服雲母得仙其子名度世遍遊山海求見其父一日於山中見之與數人愽戲坐石床度世問愽者為誰曰洪崖先生許由巢父王子晉也我有仙方在所居柱下度世歸掘之得玉凾封以飛仙之印乃五色雲母也度世服之果亦仙去
  與汗漫期
  盧敖見一士深目結喉鳶肩而脩頸豐上而殺下踞龜殻而食蛤蟹謂敖曰吾與汗漫期於九垓之外不可乆留乃去
  青精先生
  先生年千嵗色如童子能終嵗不食亦能一日九食
  白石為糧
  白石先生嘗煑白石為糧故號
  隠遁仙人
  彭祖問白石生何不服藥仙去對曰天上多有至尊相奉甚難更苦於人間耳時號為隱遁仙人以其不汲汲於仙官常遊行四方治人疾
  百花煎丸
  鳳綱生採百草花煎丸服之後仙去
  碧落侍郎
  沈義將飛昇忽有白鹿青龍車羽衣持節以青玉界丹玉版拜為碧落侍郎乃仙去
  玉壺十二
  王逺字方平徃蔡經家後去十餘年七月七日威儀如大將軍持玉壺十二皆以蠟封其壺口
  真書廓落
  王逺與書陳尉真書廓落大而不工
  女子笞老翁
  漢使過河東見一女子笞一老翁翁受杖甚恭問之雲此妾之子也昔舅氏伯山甫以神方教妾妾使服之不精至此衰老故杖之問其年妾一百二十嵗兒纔七十餘爾
  聚壤成山刺地成淵
  劉政有道術能於一人作千人千人作萬人能噓水興雲聚壤成山刺地成淵
  青赤丸
  孫博以赤丸投軍中須臾火起更投青丸乃㓕
  引鏡為刀
  博又能引鏡為刀屈之復為鏡
  泥馬
  章震號王子能以泥作馬日行千里
  酒驅俗態
  王子弟子號太陽好酒常醉或問之曰晚學俗態未除故以酒自驅耳
  龜杯
  南極子柳融取粉塗杯呪之成龜煮取其肉食之呪其殻復為杯矣
  唾盤成鯉
  劉綱唾盤成鯉可食
  神仙五百年一開
  王烈得石髓按仙經雲神仙五百年一開有石髓出食之者夀與天地等
  白羊公
  黃蘆子以法授白羊公此公嘗乘白羊故號
  四百嵗小兒
  李八百呼渉正為四百嵗小兒
  煮石如芋
  焦光服白石煮熟與人味如芋
  時下𤣥洲戲赤城
  茅盈學道乘赤龍登天先是童謡曰神仙得者茅初成駕龍上天昇太清時下𤣥洲戲赤城繼世而往在我盈帝欲學之臘嘉平
  七試
  張道陵弟子趙昇七試皆遇乃授肘後丹經
  八公
  劉安請致術士於是八公往見化為童子顔如桃花王敬之遂授丹經
  鷄犬諸物得仙
  安既仙去藥器在庭鷄犬䑛之皆仙去
  石壁神丹方
  韋和到西城山事王君令熟視石壁乆之見有文字即得道初一年無所見二年滿有文字三年得所刻神丹方及五嶽圖乃去
  二十三處見子訓
  薊子訓有道術至京師諸貴人爭邀之皆許某日午當往是日二十三處見子訓衣服語論皆如一焉
  九節杖
  王遙遇雨使弟子以九節杖擔篋不沾濕
  方瞳
  李根字子源兩目瞳子皆方仙經雲人八百嵗則瞳子方
  九節菖蒲
  九疑山人見武帝雲聞有石菖蒲一寸九節可服故來採耳
  魏伯陽
  魏伯陽與弟子三人作丹丹成先與犬犬死弟子曰先生可服之否伯陽服之亦死獨一弟子曰先生非常人也服丹而死得無意乎服之亦死二人下山求𦵏具伯陽即起再以丹納犬及弟子口中皆起仙去書以為別
  落翮山
  王次中變篆為𨽻始皇召之不至將殺之次中化為大鳥振翼而起使者拜曰無以復命恐見誅乃以二大翮墜與使者始皇乃信因名落翮山
  碧瓦鱗差瑤堦肪截
  蔡少霞夢人託書新宮銘曰紫陽真人山𤣥卿撰其畧曰碧瓦鱗差瑤階肪截珠樹規連玉泉矩洩仙翁鵲立道師水㓗三變𤣥雲九成絳雪
  䘮四十九妻失五十四子
  彭祖年八百嵗䘮四十九妻失五十四子
  肉芝
  蕭靜之掘地得人手潤澤而白烹而食之問何物曰肉芝也
  續仙傳沈汾
  漁父詞
  張志和號𤣥真子嘗歌漁父詞雲西塞山邊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緑簔衣斜風細雨不須歸後於湖州刺史顔真卿坐上黃鶴翔集飛昇而去
  藍采和
  藍采和常著破衫繋六胯黑木帶一腳着鞾一腳跣行丐於市歌曰踏踏歌藍采和世界能幾何紅顔一春樹流年一擲梭古人混混去不返今人紛紛來更多朝騎鸞鳳到碧落暮見桑田生白波長景明暉在空際金銀宮闕髙嵯峨後於濠梁酒樓騰雲上昇遺下衫靴帶並所執大拍板
  童子峯
  朱孺子幼事道士王元正居大若巖一日汲於溪上見二花犬相趂因逐之入於枸杞叢下而沒掘之得杞根形如二犬煮而食之味極甘香忽覺身輕飛於峯上須臾雲氣擁之而去元正食其餘因得不死遂號童子峯
  空中打麥聲
  王老者村居慕道有老道造之延留月餘忽遍體病瘡王老為呼醫道士曰但得數斛酒浸之即愈如其意置酒道士入瓮中三日方出而鬚髮反黑顔如童子謂王老曰能飲此酒可以仙去時方打麥王老全家飲之並打麥人皆飲之須臾皆醉臥忽風動雲蒸一時輕舉舍屋鷄犬亦去空中猶聞打麥聲
  龍宮藥方
  孫思邈嘗救一青蛇龍子也後為龍王召至水府得龍宮藥方三十遂作千金方三十卷毎一卷內隠一方耳
  道士化酒榼
  明皇召張果至問其夀曰堯時丙子年人又雲堯時為侍中帝賜之酒曰臣有一弟子能飲帝召之俄一小道士自簷而下年十六七美風姿善談笑帝喜賜飲一斗不醉果曰不可更飲必有所失又逼飲之酒從頂出冠子墜地化為一酒榼視之乃積賢院中榼也拜果銀青光祿大夫賜號通𤣥先生
  殷七七
  殷七七名文祥毎醉歌曰琴彈碧玉調藥煉白硃砂解釀逡巡酒能開頃刻花時鶴林寺杜鵑花甚盛為三春遊觀之最時將重九花葉已凋或謂七七曰汝言能頃刻花開可能此花否七七曰可九日之賞前二日往宿次日花已發及九日爛漫如春時數日不謝
  司花女
  鶴林寺毎花開常見一紅裳女子䕶之及殷七七欲開其花忽一女子至曰妾乆司此花今為道者相共開之
  栗綴鼻
  七七常為一官僚召飲有佐酒娼優笑之七七取栗散之皆聞異香出自栗中惟笑七七者栗綴鼻中復聞穢氣殆不堪忍須臾自起狂舞粉黛狼籍坐皆大懼共為謝過栗乃墜七七酌水為酒削木為脯指船即住呼鳥即下道術甚多
  身居赤城名在丹臺
  謝自然問道於司馬承禎唯唯而已自然嘆曰毎登玉霄峯即見滄海蓬萊亦應非逺於是造別就新羅船入海至一山遇道士問何往曰蓬萊尋師道士笑曰蓬萊隔弱水此去三十萬里非飛仙不能到天台司馬承禎身居赤城名在丹臺真良師也自然乃回復見承禎乃傳授上清之法
  蓬萊山在拄杖前
  譚峭詩云線作長江扇作天靸鞋拋向海東邊蓬萊信是無多地只在譚生拄杖前
  烏龍
  韋善俊擕一犬號烏龍後化為龍乘之飛昇而去
  琅玕樹
  謝𤣥卿遇神仙見丹柯碧葉微風時叩五音相節雲此琅玕樹也又設鳳冠粟龍睛稻黒河琅菜素麟脂班螭髓𤣥洲白㮈空洞靈𤓰扶桑丹椹黒河文藻又有瓊𥹋酒桂腦芸香又彈八琅之璈叢霄之笙擊洞隂之磬奏元鈞之歌作迴鸞轉鳳之舞
  空洞靈瓜扶桑丹椹鳳冠粟
  並見於上
  穀父蠶母
  三川飢有青衣童子語人曰世人厭棄五穀地司已収五穀之神矣可相率祈謝穀父蠶母當致豐穰
  睡仙
  夏侯隠毎登山渡水閉目美睡同行皆聞其鼾聲而步不蹉跌所至即覺人謂之睡仙
  種瓜摸錢
  馬湘字自然有道術嘗於江南刺史馬植座冬月於酒杯中盛土種瓜須臾引蔓開花生實食之甚美又能遍身摸錢皆青銅錢投之井中呼之其錢一 一飛出
  白雲記
  司馬承禎字子美善篆別為一體名金剪書隠居天台山玉霄峯號白雲子唐睿宗嘗召見既歸朝士賦詩送之盈編遂傳於世號白雲記
  隔兩塵
  異人丁約隠於卒伍韋子威事之一日辭去謂子威曰郎君得道尚隔兩塵子威問其故約曰儒謂之世釋謂之刼道謂之塵
  毛女
  毛女名玉姜在華山獵人多見之以其遍體生毛故以毛女呼之自言始皇宮人秦亡逃入山遇道人教食松葉遂不飢寒而身甚輕
  李八百
  李真多蜀人得仙後常遊人間約其年八百餘嵗號李八百
  蠅虎舞
  韓志和有道術唐憲宗時獻一龍床登坐則鱗鬛爪角皆動夭矯如生又於御前以蠅虎子數十枚令分隊伍舞梁州曲皆齊一中樂節
  潄飯成蜂
  葛𤣥常師事左慈有道術與客對食食畢潄口中飯皆成大蜂飛行有聲良乆張口蜂皆復入卻成飯粒商芸小說
  四寳宮
  漢武以雜寳粧床屏帳等設於桂宮謂之四寳宮
  三雲殿
  漢成帝設雲幄雲幕雲帳於甘泉宮謂之三雲殿
  彈棊
  漢成帝好蹴鞠左右以為勞帝曰擇似此不勞者奏之乃作彈棊以獻或言始於魏文帝時宮中粧奩之戱帝為之特妙能用手巾角拂之有人自言能令試之以葛巾低頭拂之更妙於帝
  天帝面方一尺
  晉咸康中有士人周謂者死而復生言天帝召見引升殿仰視帝面方一尺問左右曰是古張天帝耶答雲上古天帝乆已聖去此近曹明帝也
  凌雲臺
  臺上樓觀極盛初造時先秤衆材俾輕重相稱乃結構故雖高而隨風動揺終不壞晉明帝登而懼其傾側命以大木扶之未幾頽壊
  問沐
  晉明帝為太子時聞元帝沐上啟雲沐伏乆想勞極不審尊體何如答雲去垢甚佳身不勞也
  初不擇日
  鄭鮮之上啟宗武帝雲伏承明旦見南蠻是四廢日來月朔好未審可從否答曰勞足下勤至吾初不擇日帝親為答尚在其家
  足下
  介子推不出晉文公焚林求之推抱木而死公撫之盡哀乃伐木製履毎俯視則流涕曰悲乎足下足下之稱蓋自此起焉
  合組歌列錦賦
  揚雄謂長卿賦不似人間來嘆服不已其友盛覧問則何如其佳雄曰合纂組以成文列錦繡以成質雄遂著合組之歌列錦之賦
  吐鳳
  揚雄吐白鳳凰集於𤣥上
  胡廣得姓
  廣以惡月生父母惡之藏之胡盧棄之河流岸側居人收養之及長有盛名父母欲取之廣以為背所生則害義背其所養則㤀恩兩無所歸以其託葫蘆而生也乃姓胡
  炊飯成糜
  有客詣陳太丘談鋒甚敵太丘乃令元方季方炊飯以延客二子委甑竊聴客語飯落成糜而進客去太丘將責之具言其故且誦客語無遺太丘曰但糜自可何必飯耶
  爾汝交
  禰正平年未及冠而孔文舉已逾五十相與為爾汝交
  若汝之言亦復甚佳
  司馬徽居荊州以劉表不明度必有變思退縮以自全人毎與語但言佳其妻責其無別曰如汝所言亦復甚佳終免禍
  縈蒲
  歴城東有蒲臺世傳秦始皇嘗過此縈蒲以繋馬至今蒲生猶縈
  肉翅登臺
  凌雲臺至高韋誕書榜即日鬚髪皓然榜有未正募工整之有鈴下卒著屐登縁如履平地疑其有術問之雲兩腋各有肉翅長數許
  占鼎無足當乘舟
  孔子使子貢出乆之不返占得鼎卦無足弟子輩皆曰不來矣顔淵曰鼎無足則乘舟來耶果然
  蔡邕作仙
  漢王瑗遇鬼物言蔡邕作仙人飛去飛來甚快樂也
  神驅石
  始皇作石橋欲過海觀日出有神驅石入海石去不速鞭之流血石皆赤色陽城等山皆起立東傾有趨赴之狀
  璠璵之樂
  琴以七寳飾之名璠璵之樂
  咽塠
  有人見劉道真曰此年少甚咽塠道真問此言佳否雲佳道真曰若佳言令汝翁咽塠母咽塠呼回徒堆反
  一朝科頭
  管寧泛海舟覆乃曰吾嘗一朝科頭三晨晏起過必在此
  書訣墨藪韋續
  八角垂芒
  蔡邕入嵩山石室中得素書八角垂芒如篆籕
  畫被
  鍾繇教其子曰學書須思吾學三十年坐則畫地臥則畫被致穿見萬類皆倣像之乃能臻妙
  隼尾波
  草書須緩前連後字有㸃者字竟乃安㸃𨽻書太急則墨不能入紙𨽻有擊石波八分書有隼尾波最為難作
  銕㸃銀鈎
  㸃欲堅直如銕鈎欲活而有力如銀
  印泥畫沙
  張長史曰禇河南論書雲用筆如印泥畫沙初不悟後於江岸見沙地平淨以錐畫字媚好可愛始信長史之言貴藏鋒也
  婢為夫人
  梁武帝評羊欣書如大家婢為夫人舉止羞澁終不似真
  金生
  禇遂良書字裏金生行間玉潤
  妙中更妙
  虞世南書體段遒媚舉止不凡能中更能妙中更妙也
  水硯為城池
  筆陣圖雲水硯者城池也紙者陣也筆者刀矟也墨者甲兵也心意者將軍也結搆者謀畧也
  三折筆
  鍾繇弟子宋翼毎畫一波三折筆作一戈如百鈞弩作一㸃如高峯墜石作一牽如百嵗枯籐作一放縱如驚蛇入草此三折之法
  墨入七分
  晉祭北郊文王羲之書已而欲改易命工削去墨皆入木七分許
  東陽魚卵
  王逸少雲紙取東陽魚卵墨取廬阜松煙
  墨豬
  又雲字多肉少骨者謂之墨豬
  入神入妙入能
  張芝書謂之亞聖張昶草入神八分妙入能
  拊心嘔血
  鍾繇見蔡伯喈筆法韋仲將座上拊心三日因嘔血苦求之不得及誕死繇令掘其墓得之
  透過紙背
  張長史雲當其用鋒欲透過紙背
  常侍登床
  太宗作飛白羣臣就帝手中競取劉洎登御床得之太宗笑曰昔聞婕妤辭輦今見常侍登床
  南楚新聞尉遲樞
  冶銀
  薛昭緯經巢賊之亂流離道途往往絶糧忽遇一舊識銀工邀昭緯飲食甚豐昭緯以詩謝之曰一楪氊根數十皴盤中猶更有紅鱗早知文字多辛苦悔不當初學冶銀
  通膓米
  荊南孫儒之亂米斗四十千持金寳換易得一撮一合謂之通膓米言飢人不可食他物惟煎米飲可以稍通膓也
  孔子廟衙官
  文徳中趙滔尹平陸有人馬逸入孔子廟觸倒十哲塑像二座鎮將孫惲走報曰馬入孔子廟觸倒衙官兩箇
  夢虱登第
  李蠙司空初名虬將赴舉夢名上添一畫成虱字及寤曰虱者蠙也乃改今名果登第
  抱芋羮
  百越人以蝦蟇為上味先於釡中置小芋𠉀湯沸投蝦蟇皆抱芋而熟謂之抱芋羮又雲疥者皮最佳故越人云切不可脫去此錦襖子
  進士不櫛
  闗圖有妹能文毎語人曰家有一進士所恨不櫛爾鄴侯家傳李泌
  小友
  李泌㓜時警敏張九齡呼為小友
  青青東門柳
  泌賦詩譏楊國忠雲青青東門栁嵗宴必顦悴國忠訴於明皇上曰賦栁為譏卿則賦李為譏朕可乎
  儋耳龍
  明皇幸蜀徳宗時年十五從行有父老占於衆曰太孫乃儋耳龍何懼賊乎
  六合大同印
  肅宗在靈武鑄印徵兵文曰六合大同印
  枕天子膝睡
  泌謂肅宗曰臣絶粒無家祿位茅土皆非所欲收復京師但枕天子膝睡一覺使有司奏客星犯帝座一動天文足矣
  五不可住
  肅宗既還京師泌辭去雲臣有五不可住臣遇陛下太早用臣太重恩太深功太高而跡太竒力辭而去
  隔鑪為逺
  泌與肅宗夾爐而臥懇求退曰今陛下以隔鑪為逺此時若不得請況他日於香案前奏事豈復可得乎
  瑠璃眼
  皇孫奉節王好詩初煎茶加酥椒之類求詩泌戲雲旋沬畨成碧玉池添酥散出瑠璃眼奉節王即徳宗皇孫也
  端居室
  泌得請乃於衡嶽隠居詔即所居營建舍宇號端居室
  鏁子骨
  泌辟穀身輕能行屏風上每導引骨節珊然有聲人謂之鏁子骨
  以銀為信
  代宗欲相泌元載忌之帝不出泌約曰後召當以銀為信忽出銀青泌知載必敗也已且相矣未幾果然
  醉人為瑞
  徳宗播遷人多乏食無釀酒者後京師稍寧有一醉人聚觀以為祥瑞
  六押
  徳宗既相泌欲令以同列分職泌曰不可宰相代天理物輔袞之職不可分也至於給舍乃分司押事故舍人乃謂之六押平章事當共之若各司其局乃司也焉得謂之相帝從之
  貞元
  初議改元泌曰本朝之盛無如貞觀開元各取一字以為則效乃改號貞元
  遺補騎驢
  徳宗之亂郎官乘馬遺補騎驢
  造命者不可言命
  徳宗以播遷為天命泌曰天子造命不可言命
  小心乃姦臣之態
  泌謂盧杞
  獻生子
  泌以二月一日為中和節人家以青囊盛百穀果實更相饋遺務極新巧宮中亦然故謂之獻生子
  月蝕東壁
  八月望月蝕東壁泌曰吾當之矣東壁圖書之府也且占雲大臣有文章者當之今吾為相兼集賢之職開元中張燕公罷相為集賢學士將薨而月蝕東壁況吾為相乎未幾果不起
  鞋者諧也
  泌未相時宿內院阿足師旦起竊泌鞋送之帝所帝即送泌曰夫鞋者諧也當為弼諧事且諧矣
  鳴珂遊帝郷
  泌少為詩曰天覆吾地載吾天地生吾有意無不然絶粒升天衢不然鳴珂遊帝都安能不貴復不去空作昂藏一丈夫可謂有志矣
  屏風上立
  泌兒時身輕能於屏風上立熏籠上行有異人見泌雲此兒十五必升天父母惡之聞空中異香必作蒜虀潑之恐其飛升故









  紺珠集卷二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紺珠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