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稚威哀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胡稚威哀詞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14

戊寅秋,程魚門信來曰:「胡稚威死矣。」嗚呼!稚威固不死也。稚威之言曰:「古今人皆死,惟能文章者不死。雖有聖賢豪傑瑰意奇行,離文章則其人皆死。」稚威所為文絕涯縵,窮攀躋而為之,好為魁紀公家數。險澀峭韡,躗耦不仵,如縻璟,缶鼓靜,戛堯樂;如古塚簡,荒崖碣,得認一字,群儒相揖而賀。

雍正十三年,詔舉博學鴻詞。禮部尚書任公蘭枝以君薦。首相西林鄂公欲見之,不可。強聘焉,則黑而津,痘瘢著其頰,目旬轉雙鬬,長不勝外府之裘。入,雅跽相對,問兩戒形臠,九乾躔度,八十一家文墨,口汩汩如傾海。相公驚,揚於朝曰:必用胡某,以榮館閣。未幾試殿上,諸人捧黃紙加墨,而稚威鼻鼽嚏不止,血涔涔下,汙其卷幾滿。相公歎息,延為三禮館纂修。

相公薨,稚威益困,賃長安半椽自居,四方求文者輦金幣踵門。而稚威性豪,歌呼宴客,所獲立盡。諸公卿爭欲致門下,每試為梯媒者麕至,稚威無言,入場則盡棄之。策文至二千言,論或數十字。與常式格格不合。登甲科,屢改乙科。稚威凡三中乙科。

乾隆十六年,再薦經學。有一品官忌之,為蜚語聞。上御正殿,問:「今年經學中胡天遊何如?」眾未對。大學士史公貽直奏:「胡天遊宿學有名。」上曰:「得毋奔競否?」史免冠搖首曰:「以臣所聞,太剛太自愛。」上默然。自後薦舉無敢復言稚威者。

吾與稚威同薦鴻詞。初見,謂曰:「美才多,奇才少,子奇才也。年少修業而息之,他日為唐之文章者,吾子也。」呼車行,稱余於前輩齊次風、商寶意、杭?浦、王次山諸先生,而勸之來交。是時餘生二十一年矣。餘外出為令,離稚威十五年,而稚威死。臨死,修志太原。病,太守周西鯨來視稚威,稚威已撤帳,盛服奄枼,拱手曰:「公來甚佳,別矣。」即瞑,氣縷縷若騰煙。須臾,張目曰:「不能不再生人間,為南人乎?為北人乎?公為籌之。」周泣下曰:「南人歸南。」曰:「然。」遂氣絕。嗚呼,稚威果不死也!

稚威名天遊,一字雲持,山陰人。為之哀詞曰:

接萬靈於明廷兮,開銀函之九羊。有諸嚴繹繹至地而滅兮,乃斯人之降祥。鉤文在手兮,百怪入腸。得書《靈寶》兮,問字侯剛。韱韱墨斂兮,嶽嶽神光。吞海水口猶哆兮,夫寧肯飲酒於宵梁!昔人之請雨華山與歌《巾舞》兮,至今不能其句讀。惟吾夫子之振奇兮,思乙乙其來又。遊{宀昏}方以膚行兮,射奇鶬而張彀。唱朱幹《苓落》之餘謠兮,馳成博古諸之文囿。惜混元之睢剌兮,多溫蠖之紛紛。誤勣為鳳凰兮,強符拔曰麒麟。九皇既不構夫雲屋兮,又焉知獿人、虞慶之孰偽而孰真?彼畸人之份兮,徒雉噫而鱉咳。目作宴瞋飽兮,面作欺{革頁}猜。或倯以媒但兮,或澩㺒以相排。幸閼奕與殷翼兮,謀挾君而高舉。將籋雲以騰虛兮,卒遇巷而失主。慍惀之修美兮,終蹲然其獨舞。予固知萬賤之直兮,不能挽一貴之曲也。恐圍心而虛天下兮,終不能取上駢而禁生其耳目也。彼麗麗臣臣之日行千里兮,豈三群之蟲所能度也!果千秋之孔揚兮,又何慬乎一時之貉縮也。昔予<疒挈>曳於長安兮,曾儃々以趨從。顉頤而不予耳兮,愛予之意過其通。示大道之首首兮,期儒名之翁翁。沉牖兮人去,弔鳳兮雲遙。生紼謳於斥苦兮,悲濫脅之孤操。豈躍冶於衍亨之瀆兮,抑每生於蹄通之郊!吾不能神禫其詞而珍怪其聲兮,夫寧君魂之可招!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