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莊公戒飭守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臧僖伯諫觀魚 鄭莊公戒飭守臣
隱公十一年
作者:左丘明
臧哀伯諫納郜鼎
本作品收錄於《左傳》和《古文觀止

秋七月,公會齊侯、鄭伯伐許。庚辰,傅於許。潁考叔取鄭伯之旗蝥弧以先登。子都自下射之,顛,瑕叔盈又以蝥弧登,周麾而呼曰:「君登矣!」鄭師畢登。壬午,遂入許。許莊公奔衞。齊侯以許讓公。公曰:「君謂許不共,故從君討之;許既伏其罪矣,雖君有命,寡人弗敢與聞。」乃與鄭人。

鄭伯使許大夫百里奉許叔以居許東偏。曰:「天禍許國,鬼神實不逞於許君,而假手於我寡人。寡人唯是一二父兄,不能共億,其敢以許自為功乎?寡人有弟,不能和協,而使餬其口於四方,其況能久有許乎?吾子其奉許叔,以撫柔此民也!吾將使獲也佐吾子;若寡人得沒於地天其以禮悔禍於許,無寧茲許公復奉其社稷,唯我鄭國之有請謁焉,如舊昏媾,其能降以相從也。無滋他族,實偪處此,以與我鄭國爭此土也。吾子孫其覆亡之不暇,而況能禋祀許乎?寡人之使吾子處此,不惟許國之為,亦聊以固吾圉也。」乃使公孫獲處許西偏,曰:「凡而器用財賄,無置於許,我死,乃亟去之。吾先君新邑於此,王室而既卑矣。周之子孫,日失其序。夫許,大岳之胤也。天而既厭周德矣,吾其能與許爭乎?」

君子謂:「鄭莊公於是乎有禮。禮,經國家,定社稷,序人民,利後嗣者也。許無刑而伐之,服而舍之,度德而處之,量力而行之,相時而動,無累後人,可謂知禮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