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陽雜俎/卷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酉陽雜俎
◀上一卷 卷十八 廣動植之三 下一卷▶

廣動植之三[編輯]

木篇[編輯]

松,今言兩粒、五粒,粒當言鬣。成式修竹裏私第,大堂前有五鬣松兩根,大財如碗,甲子年結實,味如新羅、南詔者不別。五鬣松皮不鱗,中使仇士良水磑亭子在城東,有兩鬣皮不鱗者。又有七鬣者,不知自何而得。俗謂孔雀松,三鬣松也。松命根遇石則偃,蓋不必千年也。

竹,竹花曰獲(一曰覆)。死曰葤。六十年一易根,則結實枯死。

菡墮竹,大如腳指,腹中白幕蘭(一曰闌)隔,狀如濕面。將成竹而筒皮未落,輒有細蟲嚙之隕籜,後蟲嚙處成赤跡,似繡畫可愛。

棘竹,一名芭竹,節皆有刺,數十莖爲叢。南夷種以爲城,卒不可攻。或自崩根出,大如酒甕,縱橫相承,狀如繰車,食之落人齒。

筋竹,南方以爲矛。筍未成時,堪爲弩弦。

百葉竹,一枝百葉,有毒。

《竹譜》:竹類有三十九。

慈竹,夏月經雨,滴汁下地,生蓐似鹿角,色白,食之已痢也。

異木,大歷中,成都百姓郭遠,因樵獲瑞木一莖,理成字曰「天下太平」,詔藏於秘閣。

京西持國寺,寺前有槐樹數株,金監買一株,令所使巧工解之。及入內回,工言木無他異,金大嗟惋,令膠之,曰:「此不堪矣,但使爾知予工也。」乃別理解之,每片一天王,塔戟成就。都官陳修古員外言,西川一縣,不記名,吏因換獄卒木薪之,天尊形像存焉。

異樹,婁約居常山,據禪座。有一野嫗,手持一樹,植之於庭,言此是蜻蜓樹。歲久,芬芳郁茂,有一鳥身赤尾長,常止息其上。

異果,贍披國有人牧羊千百餘頭,有一羊離群,忽失所在。至暮方歸,形色鳴吼異常,群羊異(一曰長)。之。明日,遂獨行,主因隨之,入一穴。行五六裏,豁然明朗,花木皆非人間所有。羊於一處食草,草不可識。有果作黃金色,牧羊人切一將還,爲鬼所奪。又一日,復往取此果,至穴,鬼復欲奪,其人急吞之,身遂暴長,頭才出,身塞於穴,數日化爲石也。

甘子,天寶十年,上謂宰臣曰:「近日於宮內種甘子數株,今秋結實一百五十顆,與江南蜀道所進不異。」宰臣賀表曰:「雨露所均,混天區而齊被;草木有性,憑地氣而潛通。故得資江外之珍果,爲禁中之華實。」相傳玄宗幸蜀年,羅浮甘子不實。嶺南有蟻,大於秦中馬蟻,結窠於甘樹。甘實時,常循其上,故甘皮薄而滑。往往甘實在其窠中,冬深取之,味數倍於常者。

樟木,江東人多取爲船,船有與蛟龍鬥者。

石榴,一名丹若。梁大同中,東州後堂石榴皆生雙子。南詔石榴,子大,皮薄如藤紙,味絕於洛中。石榴甜者謂之天漿,能已乳石毒。

柿,俗謂柿樹有七絕,一壽,二多陰,三無鳥巢,四無蟲,五霜葉可玩,六嘉實,七落葉肥大。

漢帝杏,濟南郡之東南有分流山,山上多杏,大如梨,黃如橘,土人謂之漢帝杏,亦曰金杏。

脂衣柰,漢時紫柰大如升,核紫花青,研之有汁,可漆。或著衣,不可浣也。

仙人棗,晉時大倉南有翟泉,泉西有華林園,園有仙人棗,長五寸,核細如針。

楷,孔子墓上特多楷木。

梔子,諸花少六出者,唯梔子花六出。陶真白言,梔子剪花六出,刻房七道,其花香甚。相傳即西域瞻蔔花也。

仙桃,出郴州蘇耽仙壇。有人至,心祈之輒落壇上,或至五六顆。形似石塊,赤黃色,破之,如有核三重。研飲之,愈眾疾,尤治邪氣。

娑羅,巴陵有寺,僧房床下忽生一木,隨伐隨長。外國僧見曰:「此娑羅也。」元嘉初,出一花如蓮。天寶初,安西道進娑羅枝,狀言:「臣所管四鎮,有拔汗那最爲密近,木有娑羅樹,特爲奇絕。不庇凡草,不止惡禽,聳幹無慚於松栝,成陰不愧於桃李。近差官拔汗那使,令採得前件樹枝二百莖。如得托根長樂,擢穎建章。布葉垂陰,鄰月中之丹桂;連枝接影,對天上之白榆。」

赤白檉,出涼州。大者爲炭,復(一曰傷)入以灰汁,可以煮銅爲銀。

仙樹,祁連山上有仙樹實,行旅得之止饑渴。一名四味木。其實如棗,以竹刀剖則甘,鐵刀剖則苦,木刀剖則酸,蘆刀剖則辛。

木五香:根ヤ檀,節沉香,花雞舌,葉藿,膠薰陸。

椒,可以來水銀。茱萸氣好上,椒氣好下。

構,穀田久廢,必生構。葉有辦曰楮,無曰構。

黃楊木,性難長,世重黃楊以無火。或曰以水試之,沉則無火。取此木必以陰晦,夜無一星則伐之,爲枕不裂。

蒲萄,俗言蒲萄蔓好引於西南。庾信謂魏使尉瑾曰:「我在鄴,遂大得蒲萄,奇有滋味。」陳昭曰:「作何形狀?」徐君房曰:「有類軟棗。」信曰:「君殊不體物,可得言似生荔枝。」魏肇師曰:「魏武有言,末夏涉秋,尚有餘暑。酒醉宿醒,掩露而食。甘而不飴,酸而不酢。道之固以流味稱奇,況親食之者。」瑾曰:「此物實出於大宛,張騫所致。有黃、白、黑三種,成熟之時,子實逼側,星編珠聚,西域多釀以爲酒,每來歲貢。在漢西京,似亦不少。杜陵田五十畝,中有蒲萄百樹。今在京兆,非直止禁林也。」信曰:「乃園種戶植,接蔭連架。」昭曰:「其味何如橘柚?」信曰:「津液奇勝,芬芳減之。」瑾曰:「金衣素裹,見苞作貢。向齒自消,良應不及。」

貝丘之南有蒲萄谷,谷中蒲萄,可就其所食之,或有取歸者即失道,世言王母蒲萄也。天寶中,沙門曇霄因遊諸嶽,至此谷,得蒲萄食之。又見枯蔓堪爲杖,大如指,五尺余,持還本寺植之遂活。長高數仞,蔭地幅員十丈,仰觀若帷蓋焉。其房實磊落,紫瑩如墜,時人號爲草龍珠帳。

淩霄花中露水,損人目。

松楨,即鐘藤也。葉大,晉安人以爲盤。

侯騷,蔓生,子如雞卵,既甘且冷,輕身消酒。《廣誌》言,因王太僕所獻。

蠡薺,子如彈丸,魏武帝常啖之。

酒杯藤,大如臂,花堅可酌酒,實大如指,食之消酒。

白柰,出涼州野豬澤,大如兔頭。

菩提樹,出摩伽陀國,在摩訶菩提寺,蓋釋迦如來成道時樹,一名思惟樹。莖幹黃白,枝葉青翠,經冬不雕。至佛入滅日,變色雕落,過已還生。至此日,國王人民大作佛事,收葉而歸,以爲瑞也。樹高四百尺,已下有銀塔周回繞之。彼國人四時常焚香散花,繞樹作禮。唐貞觀中,頻遣使往,於寺設供並施袈裟。至顯慶五年,於寺立碑以紀聖德。此樹梵名有二,一曰賓撥梨婆(一曰「梨娑」)力叉,二曰阿濕曷他婆(一曰娑)力叉。《西域記》謂之卑缽羅,以佛於其下成道,即以道爲稱,故號菩提。婆(一曰娑)力叉,漢翻爲樹。昔中天無憂王剪伐之,令事火婆羅門積薪焚焉。熾焰中忽生兩樹,無憂王因懺悔,號灰菩提樹,遂周以石垣。至賞設迦至(一曰王)復掘之,至泉,其根不絕。坑火焚之,溉以甘蔗汁,欲其焦爛。後摩竭陀國滿曹王,無憂之曾孫也,乃以千牛乳澆之,信宿,樹生故舊。更增石垣,高二丈四尺。玄奘至西域,見樹出垣上二丈余。

貝多,出摩伽陀國,長六七丈,經冬不雕。此樹有三種,一者多羅娑(一曰婆)力叉貝多,二者多梨婆(一曰婆)力叉貝多,三者部婆(一曰娑)力叉多羅梨(一曰「多梨貝多」)。並書其葉,部闍一色取其皮書之。貝多是梵語,漢翻爲葉。貝多婆(一曰娑)力叉者,漢言葉樹也。西域經書用此三種皮葉,若能保護,亦得五六百年。

《嵩山記》稱嵩高等中有思惟樹,即貝多也。

釋氏有貝多樹下《思惟經》,顧徽《廣州記》稱貝多葉似枇杷,並謬。

交趾近出貝多枝,彈材中第一。

龍腦香樹,出婆利國,婆利呼爲固不婆律。亦出波斯國。樹高八九丈,大可六七圍,葉圓而背白,無花實。其樹有肥有瘦,瘦者有婆律膏香,一曰瘦者出龍腦香,肥者出婆律膏也。在木心中,斷其樹劈取之。膏於樹端流出,斫樹作坎而承之。入藥用,別有法。

安息香樹,出波斯國,波斯呼爲辟邪。樹長三丈,皮色黃黑,葉有四角,經寒不雕。二月開花,黃色,花心微碧,不結實。刻其樹皮,其膠如飴,名安息香。六七月堅凝,乃取之。燒通神明,辟眾惡。

無石子,出波斯國,波斯呼爲摩賊。樹長六七丈,圍八九尺,葉似桃葉而長。三月開花,白色,花心微紅。子圓如彈丸,初青,熟乃黃白。蟲食成孔者正熟,皮無孔者入藥用。其樹一年生無石子。一年生跋屢子,大如指,長三寸,上有殼,中仁如栗黃,可啖。

紫䤵樹,出真臘國,真臘國呼爲勒佉。亦出波斯國。樹長一丈,枝條郁茂,葉似橘,經冬而雕。三月開花,白色,不結子。天大霧露及雨沾濡,其樹枝條即出紫釒非。波斯國使烏海及沙利深所說並同。真臘國使折沖都尉沙門施沙尼拔陀言,蟻運土於樹端作窠,蟻壤得雨露凝結而成紫䤵。崑崙國者善,波斯國者次之。

阿魏,出伽闍那國,即北天竺也。伽闍那呼爲形虞。亦出波斯國,波斯國呼爲阿虞截。樹長八九丈,皮色青黃。三月生葉,葉似鼠耳,無花實。斷其枝,汁出如飴,久乃堅凝,名阿魏。拂林國僧彎所說同。摩伽陀國僧提婆言,取其汁如米豆屑合成阿魏。

婆那娑樹,出波斯國,亦出拂林,呼爲阿蔀嚲。樹長五六丈,皮色青綠,葉極光凈,冬夏不雕。無花結實,其實從樹莖出,大如冬瓜,有殼裹之,殼上有刺,瓤至甘甜,可食。核大如棗,一實有數百枚。核中仁如栗黃,炒食甚美。

波斯棗,出波斯國,波斯國呼爲窟莽。樹長三四丈,圍五六尺,葉似土藤,不雕。二月生花,狀如蕉花,有兩甲,漸漸開罅,中有十餘房。子長二寸,黃白色,有核,熟則子黑,狀類乾棗,味甘如餳,可食。

偏桃,出波斯國,波斯國呼爲婆淡。樹長五六丈,圍四五尺,葉似桃而闊大。三月開花,白色。花落結實,狀如桃子而形偏,故謂之偏桃。其肉苦澀,不可啖。核中仁甘甜,西域諸國並珍之。

槃砮(一作碧)穡樹,出波斯國。亦出拂林國,拂林呼爲群漢。樹長三丈,圍四五尺,葉似細榕,經寒不雕。花似橘,白色。子綠,大如酸棗,其味甜膩,可食。西域人壓爲油以塗身,可去風癢。

齊暾樹,出波斯國。亦出拂林國,拂林呼爲齊虛(音湯兮反)。樹長二三丈,皮青白,花似柚,極芳香。子似楊桃,五月熟。西域人壓爲油以煮餅果,如中國之用巨勝也。

胡椒,出摩伽陀國,呼爲昧履支。其苗蔓生,極柔弱。葉長寸半,有細條與葉齊,條上結子,兩兩相對。其葉晨開暮合,合則裹其子於葉中。形似漢椒,至辛辣。六月采,今人作胡盤肉食皆用之。

白豆蔻,出伽古羅國,呼爲多骨。形如芭焦,葉似杜若,長八九尺,冬夏不雕。花淺黃色,子作朵如蒲萄。其子初出微青,熟則變白,七月采。

蓽撥,出摩伽陀國,呼爲蓽撥梨,拂林國呼爲阿梨訶咃。苗長三四尺,莖細如箸。葉似戢葉。子似桑椹,八月采。

䭱齊,出波斯國。拂林呼爲頇勃梨咃。長一丈余,圍一尺許。皮色青薄而極光凈,葉似阿魏,每三葉生於條端,無花實。西域人常八月伐之,至臘月更抽新條,極滋茂。若不剪除,反枯死。七月斷其枝,有黃汁,其狀如蜜,微有香氣。入藥療病。

波斯皂莢,出波斯國,呼爲忽野檐默。拂林呼爲阿梨去伐。樹長三四丈,圍四五尺,葉似構緣而短小,經寒不雕。不花而實,其莢長二尺,中有隔。隔內各有一子,大如指頭,赤色,至堅硬,中黑如墨,甜如飴,可啖,亦入藥用。

沒樹,出波斯國。拂林呼爲阿糸差。長一丈許,皮青白色,葉似槐葉而長,花似橘花而大。子黑色,大如山茱萸,其味酸甜,可食。

阿勃參,出拂林國。長一丈餘,皮色青白。葉細,兩兩相對,花似蔓菁,正黃。子似胡椒,赤色。斫其枝,汁如油,以塗疥癬,無不瘥者。其油極貴,價重於金。

捺祗,出拂林國。苗長三四尺,根大如鴨卵。葉似蒜葉,中心抽條甚長。莖端有花六出,紅白色,花心黃赤,不結子。其草冬生夏死,與蕎(一作薺)麥相類。取其花,壓以爲油,塗身,除風氣。拂林國王及國內貴人皆用之。

野悉蜜,出拂林國,亦出波斯國。苗長七八尺,葉似梅葉,四時敷榮。其花五出,白色,不結子。花若開時,遍野皆香,與嶺南詹糖相類。西域人常採其花,壓以爲油,甚香滑。

底稱實(阿驛),波斯國呼爲阿驛,拂林呼爲底珍(一作稱)。樹長四五丈,枝葉繁茂。葉有五出,似椑麻。無花而實,實赤色,類椑子,味似乾柿,而一月(一作年)一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