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書/卷8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 卷八十三 隋書卷八十四
列傳第四十九 北狄
卷八十五 → 

突厥 西突厥 鐵勒 奚 契丹室韋。

突厥[編輯]

突厥之先,平涼雜胡也,姓阿史那氏。後魏太武滅沮渠氏,阿史那以五百家奔茹茹,世居金山,工於鐵作。金山狀如兜鍪,俗呼兜鍪為「突厥」,因以為號。或雲,其先國於西海之上,為鄰國所滅,男女無少長盡殺之。至一兒,不忍殺,刖足斷臂,棄於大澤中。有一牝狼,每啣肉至其所,此兒因食之,得以不死。其後遂與狼交,狼有孕焉。彼鄰國者,復令人殺此兒,而狼在其側。使者將殺之,其狼若為神所憑,歘然至於海東,止於山上。其山在高昌西北,下有洞穴,狼入其中,遇得平壤茂草,地方二百餘里。其後狼生十男,其一姓阿史那氏,最賢,遂為君長,故牙門建狼頭纛,示不忘本也。

有阿賢設者,率部落出於穴中,世臣茹茹。至大葉護,種類漸強。當後魏之末,有伊利可汗,以兵擊鐵勒,大敗之,降五萬餘家,遂求婚於茹茹。茹茹主阿那瓌大怒,遣使罵之。伊利斬其使,率眾襲茹茹,破之。卒,弟逸可汗立,[1]又破茹茹。病且卒,捨其子攝圖,立其弟俟斗,[2]稱為木杆可汗。木杆勇而多智,遂擊茹茹,滅之,西破挹怛,東走契丹,北方戎狄悉歸之,抗衡中夏。後與西魏師入侵東魏,至於太原。

其俗畜牧為事,隨逐水草,不恆厥處。穹廬氊帳,被髮左衽,食肉飲酪,身衣裘褐,賤老貴壯。官有葉護,次設特勤,次俟利發,次吐屯發,下至小官,凡二十八等,皆世為之。有角弓、鳴鏑、甲、矟、刀、劍。善騎射,性殘忍。無文字,刻木為契。候月將滿,輒為寇抄。謀反叛殺人者皆死,淫者割勢而腰斬之。鬬傷人目者償之以女,無女則輸婦財,折支體者輸馬,盜者則償贓十倍。有死者,停屍帳中,家人親屬多殺牛馬而祭之,遶帳號呼,以刀劃面,血淚交下,七度而止。於是擇日置屍馬上而焚之,取灰而葬。表木為塋,立屋其中,圖畫死者形儀及其生時所經戰陣之狀。嘗殺一人,則立一石,有至千百者。父兄死,子弟妻其羣母及嫂。五月中,多殺羊馬以祭天。男子好樗蒲,女子踏鞠,飲馬酪取醉,歌呼相對。敬鬼神,信巫覡,重兵死而恥病終,大抵與匈奴同俗。

木杆在位二十年,卒,復捨其子大邏便而立其弟,是為佗鉢可汗。佗鉢以攝圖為爾伏可汗,統其東面,又以其弟褥但可汗子為步離可汗,居西方。時佗鉢控弦數十萬,中國憚之,周、齊爭結姻好,傾府藏以事之。佗鉢益驕,每謂其下曰:「我在南兩兒常孝順,何患貧也!」齊有沙門惠琳,被掠入突厥中,因謂佗鉢曰:「齊國富強者,為有佛法耳。」遂說以因緣果報之事。佗鉢聞而信之,建一伽藍,遣使聘於齊氏,求淨名、涅槃、華嚴等經,並十誦律。佗鉢亦躬自齋戒,遶塔行道,恨不生內地。在位十年,病且卒,謂其子菴羅曰:「吾聞親莫過於父子。吾兄不親其子,委地於我。我死,汝當避大邏便也。」及佗鉢卒,國中將立大邏便,以其母賤,眾不服。菴羅母貴,突厥素重之。攝圖最後至,謂國中曰:「若立菴羅者,我當率兄弟以事之;如立大邏便,我必守境,利刃長矛以相待矣。」攝圖長而且雄,國人皆憚,莫敢拒者,竟立菴羅為嗣。大邏便不得立,心不服菴羅,每遣人罵辱之。菴羅不能制,因以國讓攝圖。國中相與議曰:「四可汗之子,攝圖最賢。」因迎立之,號伊利俱盧設莫何始波羅可汗,一號沙鉢略。治都斤山。菴羅降居獨洛水,稱第二可汗。大邏便乃請沙鉢略曰:「我與爾俱可汗子,各承父後。爾今極尊,我獨無位,何也?」沙鉢略患之,以為阿波可汗,還領所部。

沙鉢略勇而得眾,北夷皆歸附之。及高祖受禪,待之甚薄,北夷大怨。會營州刺史高寶寧作亂,沙鉢略與之合軍,攻陷臨渝鎮。上勑緣邊修保鄣,峻長城,以備之,仍命重將出鎮幽、並。沙鉢略妻,宇文氏之女,曰千金公主,自傷宗祀絕滅,每懷復隋之志,日夜言之於沙鉢略。由是悉眾為寇,控弦之士四十萬。上令柱國馮昱屯乙弗泊,蘭州總管叱李長叉守臨洮,上柱國李崇屯幽州,達奚長儒據周槃,皆為虜所敗。於是縱兵自木硤、石門兩道來寇,武威、天水、安定、金城、上郡、弘化、延安六畜咸盡。天子震怒,下詔曰:

往者魏道衰敝,禍難相尋,周、齊抗衡,分割諸夏。突厥之虜,俱通二國。周人東慮,恐齊好之深,齊氏西虞,懼周交之厚。謂虜意輕重,國逐安危,非徒並有大敵之憂,思減一邊之防。竭生民之力,供其來往,傾府庫之財,棄於沙漠,華夏之地,實為勞擾。猶復劫剝烽戍,殺害吏民,無歲月而不有也。惡積禍盈,非止今日。
朕受天明命,子育萬方,愍臣下之勞,除既往之弊。以為厚斂兆庶,多惠豺狼,未嘗感恩,資而為賊,違天地之意,非帝王之道。節之以禮,不為虛費,省徭薄賦,國用有餘。因入賊之物,加賜將士,息道路之民,務於耕織。清邊制勝,成策在心。凶醜愚闇,未知深旨,將大定之日,比戰國之時,乘昔世之驕,結今時之恨。近者盡其巢窟,俱犯北邊,朕分置軍旅,所在邀截,望其深入,一舉滅之。而遠鎮偏師,逢而摧翦,未及南上,遽已奔北,應弦染鍔,過半不歸。且彼渠帥,其數凡五,昆季爭長,父叔相猜,外示彌縫,內乖心腹,世行暴虐,家法殘忍。東夷諸國,盡挾私讎,西戎羣長,皆有宿怨。突厥之北,契丹之徒,[3]切齒磨牙,常伺其便。達頭前攻酒泉,其後于闐、波斯、挹怛三國一時即叛。沙鉢略近趣周槃,其部內薄孤、束紇羅尋亦翻動。往年利稽察大為高麗、靺鞨所破,娑毗設又為紇支可汗所殺。與其為鄰,皆願誅剿。部落之下,盡異純民,千種萬類,仇敵怨偶,泣血拊心,銜悲積恨。圓首方足,皆人類也,有一於此,更切朕懷。
彼地咎徵妖作,年將一紀,乃獸為人語,人作神言,雲其國亡,訖而不見。每冬雷震,觸地火生,種類資給,惟藉水草。去歲四時,竟無雨雪,川枯蝗暴,卉木燒盡,饑疫死亡,人畜相半。舊居之所,赤地無依,遷徙漠南,偷存晷刻。斯蓋上天所忿,驅就齊斧,幽明合契,今也其時。故選將治兵,贏糧聚甲,義士奮發,壯夫肆憤,願取名王之首,思撻單于之背,雲歸霧集,不可數也。東極滄海,西盡流沙,縱百勝之兵,橫萬里之眾,亙朔野之追躡,望天崖而一掃。此則王恢所說,其猶射癰,何敵能當,何遠不服!
但皇王舊跡,北止幽都,荒遐之表,文軌所棄。得其地不可而居,得其民不忍皆殺,無勞兵革,遠規溟海。諸將今行,義兼含育,有降者納,有違者死。異域殊方,被其擁抑,放聽復舊。廣闢邊境,嚴治關塞,使其不敢南望,永服威刑。臥鼓息烽,暫勞終逸,制御夷狄,義在斯乎!何用侍子之朝,寧勞渭橋之拜。普告海內,知朕意焉。

於是以河間王弘、上柱國豆盧勣、竇榮定、左僕射高熲、右僕射虞慶則並為元帥,出塞擊之。沙鉢略率阿波、貪汗二可汗等來拒戰,皆敗走遁去。時虜飢甚,不能得食,於是粉骨為糧,又多災疫,死者極眾。

既而沙鉢略以阿波驍悍,忌之,因其先歸,襲擊其部,大破之,殺阿波之母。阿波還無所歸,西奔達頭可汗。達頭者,名玷厥,沙鉢略之從父也,舊為西面可汗。既而大怒,遣阿波率兵而東,其部落歸之者將十萬騎,遂與沙鉢略相攻。又有貪汗可汗,素睦於阿波,沙鉢略奪其眾而廢之,貪汗亡奔達頭。沙鉢略從弟地勤察別統部落,與沙鉢略有隙,復以眾叛歸阿波。連兵不已,各遣使詣闕,請和求援,上皆不許。

會千金公主上書,請為一子之例,高祖遣開府徐平和使於沙鉢略。晉王廣時鎮并州,請因其釁而乘之,上不許。沙鉢略遣使致書曰:「辰年九月十日,從天生大突厥天下賢聖天子、伊利俱盧設莫何始波羅可汗致書大隋皇帝:使人開府徐平和至,辱告言語,具聞也。皇帝是婦父,即是翁,此是女夫,即是兒例。兩境雖殊,情義是一。今重疊親舊,子子孫孫,乃至萬世不斷,上天為證,終不違負。此國所有羊馬,都是皇帝畜生,彼有繒綵,都是此物,彼此有何異也!」高祖報書曰:「大隋天子貽書大突厥伊利俱盧設莫何沙鉢略可汗:得書,知大有好心向此也。既是沙鉢略婦翁,今日看沙鉢略共兒子不異。即以親舊厚意,常使之外,今特別遣大臣虞慶則往彼看女,復看沙鉢略也。」沙鉢略陳兵,列其寶物,坐見慶則,稱病不能起,且曰:「我父伯以來,不向人拜。」慶則責而喻之。千金公主私謂慶則曰:「可汗豺狼性,過與爭,將齧人。」長孫晟說諭之,攝圖辭屈,乃頓顙跪受璽書,以戴於首。既而大慚,其羣下因相聚慟哭。慶則又遣稱臣,沙鉢略謂其屬曰:「何名為臣?」報曰:「隋國稱臣,猶此稱奴耳。」沙鉢略曰:「得作大隋天子奴,虞僕射之力也。」贈慶則馬千匹,並以從妹妻之。

時沙鉢略既為達頭所困,又東畏契丹,遣使告急,請將部落度漠南,寄居白道川內,有詔許之。詔晉王廣以兵援之,給以衣食,賜以車服鼓吹。沙鉢略因西擊阿波,破擒之。而阿拔國部落乘虛掠其妻子。官軍為擊阿拔,敗之,所獲悉與沙鉢略。沙鉢略大喜,乃立約,以磧為界,因上表曰:

大突厥伊利俱盧設始波羅莫何可汗臣攝圖言:大使尚書右僕射虞慶則至,伏奉詔書,兼宣慈旨,仰惟恩信之著,逾久愈明,徒知負荷,不能答謝。伏惟大隋皇帝之有四海,上契天心,下順民望,二儀之所覆載,七曜之所照臨,莫不委質來賓,回首面內。實萬世之一聖,千年之一期,求之古昔,未始聞也。
突厥自天置以來,五十餘載,保有沙漠,自王蕃隅。地過萬里,士馬億數,恆力兼戎夷,抗禮華夏,在於北狄,莫與為大。頃者氣候清和,風雲順序,意以華夏其有大聖興焉。況今被霑德義,仁化所及,禮讓之風,自朝滿野。竊以天無二日,土無二王,伏惟大隋皇帝,真皇帝也。豈敢阻兵恃險,偷竊名號,今便感慕淳風,歸心有道,屈膝稽顙,永為藩附。雖復南瞻魏闕,山川悠遠,北面之禮,不敢廢失。當令侍子入朝,[4]神馬歲貢,朝夕恭承,唯命是視。至於削衽解辮,革音從律,習俗已久,未能改變。闔國同心,無不銜荷,不任下情欣慕之至。謹遣第七兒臣窟含真等奉表以聞。[5]

高祖下詔曰:「沙鉢略稱雄漠北,多歷世年,百蠻之大,莫過於此。往雖與和,猶是二國,今作君臣,便成一體。情深義厚,朕甚嘉之。荷天之休,海外有截,豈朕薄德所能致此!已勑有司肅告郊廟,宜普頒天下,咸使知聞。」自是詔答諸事並不稱其名以異之。其妻可賀敦周千金公主,賜姓楊氏,編之屬籍,改封大義公主。策拜窟含真為柱國,封安國公,宴於內殿,引見皇后,賞勞甚厚。沙鉢略大悅,於是歲時貢獻不絕。

七年正月,沙鉢略遣其子入貢方物,因請獵於恆、代之間,又許之,仍遣人賜其酒食。沙鉢略率部落再拜受賜。沙鉢略一日手殺鹿十八頭,齎尾舌以獻。還至紫河鎮,其牙帳為火所燒,沙鉢略惡之,月餘而卒。上為廢朝三日,遣太常弔祭焉。贈物五千段。

初,攝圖以其子雍虞閭性愞,遺令立其弟葉護處羅侯;雍虞閭遣使迎處羅侯,將立之。處羅侯曰:「我突厥自木杆可汗以來,多以弟代兄,以庶奪嫡,失先祖之法,不相敬畏。汝當嗣位,我不憚拜汝也。」雍虞閭又遣使謂處羅侯曰:「叔與我父,共根連體,我是枝葉。寧有我作主,令根本反同枝葉,令叔父之尊下我卑稚!又亡父之命,其可廢乎!願叔勿疑。」相讓者五六,處羅侯竟立,是為葉護可汗。以雍虞閭為葉護。遣使上表言狀,上賜之鼓吹幡旗。

處羅侯長頤僂背,眉目疎朗,勇而有謀,以隋所賜旗鼓西征阿波。敵人以為得隋兵所助,多來降附,遂生擒阿波。既而上書請阿波死生之命,上下其議。左僕射高熲進曰:「骨肉相殘,教之蠹也。存養以示寬大。」上曰:「善。」熲因奉觴進曰:「自軒轅以來,獯粥多為邊患。今遠窮北海,皆為臣妾,此之盛事,振古未聞,臣敢再拜上壽。」

其後處羅侯又西征,中流矢而卒。其眾奉雍虞閭為主,是為頡伽施多那都藍可汗。雍虞閭遣使詣闕,賜物三千段。每歲遣使朝貢。時有流人楊欽亡入突厥中,謬雲彭國公劉昶與宇文氏謀反,令大義公主發兵擾邊。都藍執欽以聞,並貢葧布、魚膠。其弟欽羽設部落強盛,都藍忌而擊之,斬首於陣。其年,遣其母弟褥但特勤獻于闐玉杖,上拜褥但為柱國、康國公。明年,突厥部落大人相率遣使貢馬萬匹,羊二萬口,駝、牛各五百頭。尋遣使請緣邊置市,與中國貿易,詔許之。

平陳之後,上以陳叔寶屏風賜大義公主,主心恆不平,因書屏風為詩,敍陳亡自寄。其辭曰:「盛衰等朝暮,世道若浮萍。榮華實難守,池臺終自平。富貴今何在?空事寫丹青。盃酒恆無樂,弦歌詎有聲!余本皇家子,飄流入虜庭。一朝覩成敗,懷抱忽縱橫。古來共如此,非我獨申名。唯有明君曲,偏傷遠嫁情。」上聞而惡之,禮賜益薄。公主復與西面突厥泥利可汗連結,上恐其為變,將圖之。會主與所從胡私通,因發其事,下詔廢黜之。恐都藍不從,遣奇章公牛弘將美妓四人以啗之。時沙鉢略子曰染干,[6]號突利可汗,居北方,遣使求婚。上令裴矩謂之曰:「當殺大義主者,方許婚。」突利以為然,[7]復譖之,都藍因發怒,遂殺公主於帳。都藍與達頭可汗有隙,數相征伐,上和解之,各引兵而去。

十七年,突利遣使來逆女,上舍之太常,教習六禮,妻以宗女安義公主。上欲離間北夷,故特厚其禮,遣牛弘、蘇威、斛律孝卿相繼為使,突厥前後遣使入朝三百七十輩。突利本居北方,以尚主之故,南徙度斤舊鎮,錫賚優厚。雍虞閭怒曰:「我,大可汗也,反不如染干!」於是朝貢遂絕,數為邊患。十八年,詔蜀王秀出靈州道以擊之。明年,又遣漢王諒為元帥,左僕射高熲率將軍王詧、上柱國趙仲卿並出朔州道,右僕射楊素率柱國李徹、韓僧壽出靈州,上柱國燕榮出幽州,以擊之。雍虞閭與玷厥舉兵攻染干,盡殺其兄弟子姪,遂度河,入蔚州。染干夜以五騎與隋使長孫晟歸朝。上令染干與雍虞閭使者因頭特勤相辯詰,染干辭直,上乃厚待之。雍虞閭弟都速六棄其妻子,與突利歸朝,上嘉之。敕染干與都速六摴蒲,稍稍輸以寶物,用慰其心。

夏六月,高熲、楊素擊玷厥,大破之。拜染干為意利珍豆啟民可汗,華言「意智健」也。啟民上表謝恩曰:「臣既蒙豎立,復改官名,昔日姦心,今悉除去,奉事至尊,不敢違法。」上於朔州築大利城以居之。是時安義主已卒,上以宗女義成公主妻之,部落歸者甚眾。雍虞閭又擊之,上復令入塞。雍虞閭侵掠不已,遷於河南,在夏、勝二州之間,發徒掘塹數百里,東西拒河,盡為啟民畜牧之地。於是遣越國公楊素出靈州,行軍總管韓僧壽出慶州,太平公史萬歲出燕州,大將軍姚辯出河州,以擊都藍。

師未出塞,而都藍為其麾下所殺,達頭自立為步迦可汗,其國大亂。遣太平公史萬歲出朔州以擊之,遇達頭於大斤山,虜不戰而遁,追斬首虜二千餘人。晉王廣出靈州,達頭遁逃而去。尋遣其弟子俟利伐從磧東攻啟民。上又發兵助啟民守要路,俟利伐退走入磧。啟民上表陳謝曰:「大隋聖人莫緣可汗,憐養百姓,如天無不覆也,如地無不載也。諸姓蒙威恩,赤心歸服,並將部落歸投聖人可汗來也。或南入長城,或住白道,人民羊馬,徧滿山谷。染干譬如枯木重起枝葉,枯骨重生皮肉,千萬世長與大隋典羊馬也。」

仁壽元年,代州總管韓洪為虜所敗於恆安,廢為庶人。詔楊素為雲州道行軍元帥,率啟民北征。斛薛等諸姓初附於啟民,至是而叛。素軍河北,值突厥阿勿思力俟斤等南度,掠啟民男女六千口、雜畜二十餘萬而去。素率上大將軍梁默輕騎追之,轉戰六十餘里,大破俟斤,悉得人畜以歸啟民。素又遣柱國張定和、領軍大將軍劉昇別路邀擊,並多斬獲而還。兵既度河,賊復掠啟民部落,素率驃騎范貴於窟結谷東南奮擊,復破之,追奔八十餘里。是歲,泥利可汗及葉護俱被鐵勒所敗。步迦尋亦大亂,奚、霫五部內從,步迦奔吐谷渾。啟民遂有其眾,歲遣朝貢。

大業三年四月,煬帝幸榆林,啟民及義成公主來朝行宮,前後獻馬三千匹。帝大悅,賜物萬二千段。啟民上表曰:「已前聖人先帝莫緣可汗存在之日,憐臣,賜臣安義公主,種種無少短。臣種末為聖人先帝憐養,臣兄弟姤惡,相共殺臣,臣當時無處去,向上看只見天,下看只見地,實憶聖人先帝言語,投命去來。聖人先帝見臣,大憐臣,死命養活,勝於往前,遣臣作大可汗坐著也。其突厥百姓,死者以外,還聚作百姓也。至尊今還如聖人先帝,捉天下四方坐也。還養活臣及突厥百姓,實無少短。臣今憶想聖人及至尊養活事,具奏不可盡,並至尊聖心裏在。臣今非是舊日邊地突厥可汗,臣即是至尊臣民,至尊憐臣時,乞依大國服飾法用,一同華夏。臣今率部落,敢以上聞伏願天慈不違所請。」表奏,帝下其議,公卿請依所奏。帝以為不可,乃下詔曰:「先王建國,夷夏殊風,君子教民,不求變俗。斷髮文身,咸安其性,旃裘卉服,各尚所宜,因而利之,其道弘矣。何必化諸削衽,縻以長纓,豈遂性之至理,非包含之遠度。衣服不同,既辨要荒之敍,庶類區別,彌見天地之情。」仍璽書答啟民,以為磧北未靜,猶須征戰,但使好心孝順,何必改變衣服也。

帝法駕御千人大帳,享啟民及其部落酋長三千五百人,賜物二十萬段,其下各有差。復下詔曰:「德合天地,覆載所以弗遺,功格區宇,聲教所以咸洎。至於梯山航海,請受正朔,襲冠解辮,同彼臣民。是故王會納貢,義彰前冊,呼韓入臣,待以殊禮。突厥意利珍豆啟民可汗志懷沈毅,[8]世修藩職。往者挺身違難,拔足歸仁,先朝嘉此款誠,授以徽號。資其甲兵之眾,收其破滅之餘,復祀於既亡之國,繼絕於不存之地。斯固施均亭育,澤漸要荒者矣。朕以薄德,祗奉靈命,思播遠猷,光融令緒,是以親巡朔野,撫寧藩服。啟民深委誠心,入奉朝覲,率其種落,拜首軒墀,言念丹款,良以嘉尚。宜隆榮數,式優恆典。可賜路車、乘馬、鼓吹、幡旗,贊拜不名,位在諸侯王上。」帝親巡雲內,泝金河而東,北幸啟民所居。啟民奉觴上壽,跪伏甚恭。帝大悅,賦詩曰:「鹿塞鴻旗駐,龍庭翠輦廻。氊帳望風舉,穹廬向日開。呼韓頓顙至,屠耆接踵來。索辮擎羶肉,韋韝獻酒杯。何如漢天子,空上單于臺。」帝賜啟民及主金甕各一,及衣服被褥錦綵,特勤以下各有差。

先是,高麗私通使啟民所,啟民推誠奉國,不敢隱境外之交。是日,將高麗使人見,勑令牛弘宣旨謂之曰:「朕以啟民誠心奉國,故親至其所。明年當往涿郡。爾還日,語高麗王知,宜早來朝,勿自疑懼。存育之禮,當同於啟民。如或不朝,必將啟民巡行彼土。」使人甚懼。啟民仍扈從入塞,至定襄,詔令歸藩。

明年,朝於東都,禮賜益厚。是歲,疾終,上為之廢朝三日,立其子咄吉世,是為始畢可汗。表請尚公主,詔從其俗。十一年,來朝於東都。其年,車駕避暑汾陽宮,八月,始畢率其種落入寇,圍帝於雁門。詔諸郡發兵赴行在所,援軍方至,始畢引去。由是朝貢遂絕。明年,復寇馬邑,唐公以兵擊走之。

隋末亂離,中國人歸之者無數,遂大強盛,勢陵中夏。迎蕭皇后,置於定襄。薛舉、竇建德、王世充、劉武周、梁師都、李軌、高開道之徒,雖僭尊號,皆北面稱臣,受其可汗之號。使者往來,相望於道也。

西突厥[編輯]

西突厥者,木杆可汗之子大邏便也。與沙鉢略有隙,因分為二,漸以強盛。東拒都斤,西越金山,龜茲、鐵勒、伊吾及西域諸胡悉附之。大邏便為處羅侯所執,其國立鞅素特勤之子,是為泥利可汗。卒,子達漫立,號泥撅處羅可汗。其母向氏,本中國人,生達漫而泥利卒,向氏又嫁其弟婆實特勤。開皇末,婆實共向氏入朝,遇達頭亂,遂留京師,每舍之鴻臚寺。處羅可汗居無恆處,然多在烏孫故地。復立二小可汗,分統所部。一在石國北,以制諸胡國。一居龜茲北,其地名應娑。官有俟發、閻洪達,以評議國事,自餘與東國同。每五月八日,相聚祭神,歲遣重臣向其先世所居之窟致祭焉。

當大業初,處羅可汗撫御無道,其國多叛,與鐵勒屢相攻,大為鐵勒所敗。時黃門侍郎裴矩在敦煌引致西域,聞國亂,復知處羅思其母氏,因奏之。煬帝遣司朝謁者崔君肅齎書慰諭之。處羅甚踞,受詔不肯起。君肅謂處羅曰:「突厥本一國也,中分為二,自相仇敵。每歲交兵,積數十年而莫能相滅者,明知啟民與處羅國其勢敵耳。今啟民舉其部落,兵且百萬,入臣天子,甚有丹誠者,何也?但以切恨可汗而不能獨制,故卑事天子以借漢兵,連二大國,欲滅可汗耳。百官兆庶咸請許之,天子弗違,師出有日矣。顧可汗母向氏,本中國人,歸在京師,處於賓館。聞天子之詔,懼可汗之滅,旦夕守闕,哭泣悲哀。是以天子憐焉,為其輟策。向夫人又匍匐謝罪,因請發使以召可汗,令入內屬,乞加恩禮,同於啟民。天子從之,故遣使到此。可汗若稱藩拜詔,國乃永安,而母得延壽;不然者,則向夫人為誑天子,必當取戮而傳首虜庭。發大隋之兵,資北蕃之眾,左提右挈,以擊可汗,死亡則無日矣。奈何惜兩拜之禮,剿慈母之命,吝一句稱臣,喪匈奴國也!」處羅聞之,矍然而起,流涕再拜,跪受詔書。君肅又說處羅曰:「啟民內附,先帝嘉之,賞賜極厚,故致兵強國富。今可汗後附,與之爭寵,須深結於天子,自表至誠。既以道遠,未得朝覲,宜立一功,以明臣節。」處羅曰:「如何?」君肅曰:「吐谷渾者,啟民少子莫賀咄設之母家也。今天子又以義成公主妻於啟民,啟民畏天子之威而與之絕。吐谷渾亦因憾漢故,職貢不修。可汗若請誅之,天子必許。漢擊其內,可汗攻其外,破之必矣。然後身自入朝,道路無阻,因見老母,不亦可乎?」處羅大喜,遂遣使朝貢。

帝將西狩,六年,遣侍御史韋節召處羅,令與車駕會於大斗拔谷。[9]其國人不從,處羅謝使者,辭以他故。帝大怒,無如之何。適會其酋長射匱遣使來求婚,裴矩因奏曰:「處羅不朝,恃強大耳。臣請以計弱之,分裂其國,即易制也。射匱者,都六之子,達頭之孫,世為可汗,君臨西面。今聞其失職,附隸於處羅,故遣使來,以結援耳。願厚禮其使,拜為大可汗,則突厥勢分,兩從我矣。」帝曰:「公言是也。」因遣裴矩朝夕至館,微諷諭之。帝於仁風殿召其使者,言處羅不順之意,稱射匱有好心,吾將立為大可汗,令發兵誅處羅,然後當為婚也。帝取桃竹白羽箭一枝以賜射匱,因謂之曰:「此事宜速,使疾如箭也。」使者返,路經處羅,處羅愛箭,將留之,使者譎而得免。射匱聞而大喜,興兵襲處羅,處羅大敗,棄妻子,將左右數千騎東走。在路又被劫掠,遁於高昌東,保時羅漫山。高昌王麴伯雅上狀,帝遣裴矩將向氏親要左右,馳至玉門關晉昌城。矩遣向氏使詣處羅所,論朝廷弘養之義,丁寧曉諭之,遂入朝,然每有怏怏之色。

以七年冬,處羅朝於臨朔宮,帝享之。處羅稽首謝曰:「臣總西面諸蕃,不得早來朝拜,今參見遲晚,罪責極深,臣心裏悚懼,不能道盡。」帝曰:「往者與突厥相侵擾,不得安居。今四海既清,與一家無異,朕皆欲存養,使遂性靈。譬如天上止有一箇日照臨,莫不寧帖;若有兩箇三箇日,萬物何以得安?比者亦知處羅總攝事繁,不得早來相見。今日見處羅,懷抱豁然歡善,處羅亦當豁然,不煩在意。」明年元會,處羅上壽曰:「自天以下,地以上,日月所照,唯有聖人可汗。今是大日,願聖人可汗千歲萬歲常如今日也。」詔留其累弱萬餘口,令其弟達度闕牧畜會寧郡。[10]

處羅從征高麗,賜號為曷薩那可汗,[11]賞賜甚厚。十年正月,以信義公主嫁焉,賜錦綵袍千具,綵萬匹。帝將復其故地,以遼東之役,故未遑也。每從巡幸。江都之亂,隨化及至河北。化及將敗,奔歸京師,為北蕃突厥所害。

鐵勒[編輯]

鐵勒之先,匈奴之苗裔也,種類最多。自西海之東,依據山谷,往往不絕。獨洛河北有僕骨、同羅、韋紇、拔也古、覆羅並號俟斤,蒙陳、吐如紇、斯結、渾、斛薛等諸姓,勝兵可二萬。伊吾以西,焉耆之北,傍白山,則有契弊、薄落職、乙咥、蘇婆、那曷、烏讙、[12]紇骨、也咥、於尼讙等,[13]勝兵可二萬。金山西南有薛延陀、咥勒兒、十槃、達契等,一萬餘兵。康國北,傍阿得水,則有訶咥、曷嶻、[14]撥忽、比干、[15]具海、曷比悉、何嵯蘇、拔也未渴達等,[16]有三萬許兵。得嶷海東西有蘇路羯、三索咽、蔑促、[17]隆忽等諸姓,[18]八千餘。拂菻東則有恩屈、阿蘭、北褥九離、伏嗢昏等,近二萬人。北海南則都波等。雖姓氏各別,總謂為鐵勒。並無君長,分屬東、西兩突厥。居無恆所,隨水草流移。人性凶忍,善於騎射,貪婪尤甚,以寇抄為生。近西邊者,頗為藝植,多牛羊而少馬。自突厥有國,東西征討,皆資其用,以制北荒。

開皇末,晉王廣北征,納啟民,[19]大破步迦可汗,鐵勒於是分散。大業元年,突厥處羅可汗擊鐵勒諸部,厚稅歛其物,又猜忌薛延陀等,恐為變,遂集其魁帥數百人,盡誅之。由是一時反叛,拒處羅,遂立俟利發俟斤契弊歌楞為易勿真莫何可汗,居貪汗山。復立薛延陀內俟斤,字也咥,為小可汗。處羅可汗既敗,莫何可汗始大。莫何勇毅絕倫,甚得眾心,為鄰國所憚,伊吾、高昌、焉耆諸國悉附之。

其俗大抵與突厥同,唯丈夫婚畢,便就妻家,待產乳男女,然後歸舍,死者埋殯之,此其異也。大業三年,遣使貢方物,自是不絕雲。

[編輯]

奚本曰庫莫奚,東部胡之種也。為慕容氏所破,遺落者竄匿松、漠之間。其俗甚為不潔,而善射獵,好為寇鈔。初臣於突厥,後稍強盛,分為五部:一曰辱紇王,[20]二曰莫賀弗,三曰契箇,四曰木昆,五曰室得。每部俟斤一人為其帥。隨逐水草,頗同突厥。有阿會氏,五部中為盛,諸部皆歸之。每與契丹相攻擊,虜獲財畜,因而得賞。死者以葦薄裹屍,懸之樹上。自突厥稱藩之後,亦遣使入朝,或通或絕,最為無信。大業時,歲遣使貢方物。

契丹室韋[編輯]

契丹之先,與庫莫奚異種而同類,並為慕容氏所破,俱竄於松、漠之間。其後稍大,居黃龍之北數百里。其俗頗與靺鞨同。好為寇盜。父母死而悲哭者,以為不壯,但以其屍置於山樹之上,經三年之後,乃收其骨而焚之。因酹而祝曰:「冬月時,向陽食。若我射獵時,使我多得豬鹿。」其無禮頑嚚,於諸夷最甚。

當後魏時,為高麗所侵,部落萬餘口求內附,止於白貔河。其後為突厥所逼,又以萬家寄於高麗。開皇四年,率諸莫賀弗來謁。五年,悉其眾款塞,高祖納之,聽居其故地。六年,其諸部相攻擊,久不止,又與突厥相侵,高祖使使責讓之。其國遣使詣闕,頓顙謝罪。其後契丹別部出伏等背高麗,率眾內附。高祖納之,安置於渴奚那頡之北。開皇末,其別部四千餘家背突厥來降。上方與突厥和好,重失遠人之心,悉令給糧還本,勑突厥撫納之。固辭不去。部落漸眾,遂北徙逐水草,當遼西正北二百里,依託紇臣水而居。東西亙五百里,南北三百里,分為十部。兵多者三千,少者千餘,逐寒暑,隨水草畜牧。有征伐,則酋帥相與議之,興兵動眾合符契。突厥沙鉢略可汗遣吐屯潘垤統之。

室韋,契丹之類也。[21]其南者為契丹,在北者號室韋,分為五部,不相總一,所謂南室韋、北室韋、鉢室韋、深末怛室韋、太室韋。並無君長,人民貧弱,突厥常以三吐屯總領之。

南室韋在契丹北三千里,土地卑濕,至夏則移向西北貸勃、欠對二山,多草木,饒禽獸,又多蚊蚋,人皆巢居,以避其患。漸分為二十五部,每部有餘莫弗瞞咄,猶酋長也。死則子弟代立,嗣絕則擇賢豪而立之。其俗丈夫皆被髮,婦人槃髮,衣服與契丹同。乘牛車,籧篨為屋,如突厥氊車之狀。渡水則束薪為栰,或以皮為舟者。馬則織草為韉,結繩為轡。寢則屈為屋,以籧篨覆上,移則載行。以豬皮為席,編木為藉。婦女皆抱膝而坐。氣候多寒,田收甚薄,無羊,少馬,多豬牛。造酒食噉,與靺鞨同俗。婚嫁之法,二家相許,壻輒盜婦將去,然後送牛馬為娉,更將歸家。待有娠,乃相隨還舍。婦人不再嫁,以為死人之妻難以共居。部落共為大棚,人死則置屍其上。居喪三年,年唯四哭。其國無鐵,取給於高麗。多貂。

南室韋北行十一日至北室韋,分為九部落,繞吐紇山而居。其部落渠帥號乞引莫賀咄,每部有莫何弗三人以貳之。氣候最寒,雪深沒馬。冬則入山,居土穴中,牛畜多凍死。饒麞鹿,射獵為務,食肉衣皮。鑿氷,沒水中而網射魚鼈。地多積雪,懼陷坑穽,騎木而行。俗皆捕貂為業,冠以狐狢,衣以魚皮。

又北行千里,至鉢室韋,依胡布山而住,人眾多北室韋,不知為幾部落。用樺皮蓋屋,其餘同北室韋。

從鉢室韋西南四日行,至深末怛室韋,因水為號也。冬月穴居,以避太陰之氣。

又西北數千里,至大室韋,徑路險阻,語言不通。尤多貂及青鼠。

北室韋時遣使貢獻,餘無至者。

史臣曰:四夷之為中國患也久矣,北狄尤甚焉。種落實繁,迭雄邊塞,年代遐邈,非一時也。五帝之世,則有獯粥焉;其在三代,則獫狁焉;逮乎兩漢,則匈奴焉;當塗、典午,則烏丸、鮮卑焉;後魏及周,則蠕蠕、突厥焉。此其酋豪,相繼互為君長者也。皆以畜牧為業,侵鈔為資,倏來忽往,雲飛鳥集。智謀之士,議和親於廟堂之上,折衝之臣,論奮擊於塞垣之下。然事無恆規,權無定勢,親疎因其強弱,服叛在其盛衰。衰則款塞頓顙,盛則彎弓寇掠,屈申異態,強弱相反。正朔所不及,冠帶所不加,唯利是視,不顧盟誓。至於莫相救讓,驕黠憑陵,和親約結之謀,行師用兵之事,前史論之備矣,故不詳而究焉。及蠕蠕衰微,突厥始大,至於木杆,遂雄朔野。東極東胡舊境,西盡烏孫之地,彎弓數十萬,列處於代陰,南向以臨周、齊。二國莫之能抗,爭請盟好,求結和親。乃與周合從,終亡齊國。高祖遷鼎,厥徒孔熾,負其眾力,將蹈秦郊。內自相圖,遂以乖亂,達頭可汗遠遁,啟民願保塞下。於是推亡固存,返其舊地,助討餘燼,部眾遂強。卒於仁壽,不侵不叛,暨乎始畢,未虧臣禮。煬帝撫之非道,始有雁門之圍。俄屬羣盜並興,於此寖以雄盛,豪傑雖建名號,莫不請好息民。於是分置官司,總統中國,子女玉帛,相繼於道,使者之車,往來結轍。自古蕃夷驕僭,未有若斯之甚也。及聖哲膺期,掃除氛祲,暗於時變,猶懷旅拒,率其羣醜,屢隳亭鄣,殘毀我雲、代,搖蕩我太原,肆掠於涇陽,飲馬於渭汭。聖上奇謀潛運,神機密動,遂使百世不羈之虜一舉而滅,瀚海、龍庭之地畫為九州,幽都窮髮之民隸於編戶。實帝皇所不及,書契所未聞。由此言之,雖天道有盛衰,亦人事之工拙也。加以為而弗恃,有而弗居,類天地之含容,同陰陽之化育,斯乃大道之行也,固無得而稱焉。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隋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1. 弟逸可汗立 周書突厥傳作「子科羅立,科羅號乙息記可汗」。
  2. 俟斗 周書突厥傳作「俟斤」。
  3. 契丹 北史突厥傳作「契骨」。
  4. 當令侍子入朝 「令」原作「今」,據北史突厥傳改。
  5. 窟含真 本書高祖紀作「庫合真」。
  6. 時沙鉢略子曰染干 本書長孫晟傳作「處羅侯之子曰染干」。岑仲勉突厥集史卷二:「通典一九七作『沙鉢略之弟處羅侯之子染干』,隋傳殆有脫文。」。
  7. 突利 「利」原作「厥」,據北史突厥傳、冊府九七八改。
  8. 意利珍豆啟民可汗 「豆」原作「寶」,據上文及文館詞林六六四改。
  9. 大斗拔谷 「斗」原作「升」,據北史突厥傳及本書煬帝紀上、又楊玄感傳改。
  10. 達度闕 「闕」原作「關」,據北史突厥傳改。本書裴矩傳作「闕達度設」。
  11. 曷薩那可汗 通鑑煬帝大業八年作「曷婆那可汗」。通鑑考異:「唐李軌傳作『曷娑那可汗』。今從隋書。」是司馬光所見隋書與今本不同。
  12. 烏讙 北史鐵勒傳作「烏護」。
  13. 於尼讙 北史鐵勒傳作「於尼護」。
  14. 曷嶻 北史鐵勒傳作「曷截」。
  15. 比干 或作「比千」。北史鐵勒傳作「比干」。
  16. 拔也未渴達 北史鐵勒傳作「拔也末謁達」。
  17. 蔑促 北史鐵勒傳作「篾促」。
  18. 隆忽 北史鐵勒傳作「薩忽」。
  19. 晉王廣北征納啟民 原脫「啟」字,據北史鐵勒傳補。
  20. 辱紇王 「王」,周書庫莫奚傳、北史奚傳、通典二00作「主」。
  21. 室韋契丹之類也 「室韋」原缺,據北史室韋傳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