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內辨
作者:皮日休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8

日休自布衣受九江之薦,與計偕寓止永崇裏。居浹旬,有來候者曰:「子幾退於有司,幾孰於執事,其譽與名,煜煜於京師矣。致是也者孰自?」曰:「偶與計偕者,曾未識咸陽城闕。所贄者未及卿相之門,所趨者未入勢利之地。其譽與名,反不知其自矣。」曰:「聞子受今小司徒河東公知素矣。公當時之望,溟渤於文場,嵩華於朝右。子之上第,不足憑他門?」曰:「公之為前達接後進,今之中古人也。愚欲自知其道,幹之以其文,以名臣之威,絀賤士之禮,其為知大矣。所謂幹之以其道,知之亦以其道。遇其人則宣之於口,不遇其人則貯之於心,非佞傳媚說者也。」或者不懌而退。居一日,又有來者曰:「喋喋之人,謂子賴其知,欲一舉於有司。信哉?」曰:「於戲!聖天子之世,文教如膏雨,儒風如扶搖。草茅之士得以達,市井之子可以進。名場大辟,豁若廣路,千百人各負累能,時執事各立用譽。如日休之才,處於場中,若放鯤鮞於東溟,逐獐麛於五嶽。以小入大,以微混眾,其汨汩沒沒,昭然可知矣。豈能一舉於有司哉?或練窮物態,曉盡時機,一二十舉於有司,倘處之下列。行其道也,上可以布大知,下可以存祿利而已矣。」曰:「若能者謗歟,子宜默處梁上,第防其萌。」曰:「大聖者不過周孔,然猶管蔡謗然前,叔孫毀於後。何由處世而然,亦猶登高者必望,臨深者必窺矣。《詩》曰:『讒言罔極,交亂四國。』夫四國且亂,況一士哉!雖然,敢不防其萌!」 嗚呼!防而免者人歟?防而不免者天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