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書/卷3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志第二十四 五行五 宋書
志第二十五 州郡一
志第二十六 州郡二 

唐堯之世,置十有二牧,及禹平水土,更制九州,冀州堯都,土界廣遠,濟、河為兗州,海、岱為青州,海、岱及淮為徐州,淮、海為揚州,荊及衡陽為荊州,荊、河為豫州,華陽、黑水為梁州,黑水、西河為雍州。自虞至殷無所改變。周氏既有天下,以徐并青,以梁并雍,分冀州之地以為幽、并。漢初又立徐、梁二州。武帝攘卻胡、越,開地斥境,南置交趾,北置朔方,改雍曰涼,改梁曰益,凡為十三州,而司隸部三輔、三河諸郡。東京無復朔方,改交趾曰交州,凡十二州;司隸所部如故。及三國鼎跱,吳得揚、荊、交三州,蜀得益州,魏氏猶得九焉。吳又分交為廣。魏末平蜀,又分益為梁。晉武帝太康元年,天下一統,凡十有六州。後又分涼、雍為秦,分荊、揚為江,分益為寧,分幽為平,而為二十矣。

自夷狄亂華,司、冀、雍、涼、青、并、兗、豫、幽、平諸州一時淪沒,遺民南渡,並僑置牧司,非舊土也。江左又分荊為湘,或離或合,凡有揚、荊、湘、江、梁、益、交、廣,其徐州則有過半,豫州唯得譙城而已。及至宋世,分揚州為南徐,徐州為南兗,揚州之江西悉屬豫州,分荊為雍,分荊、湘為郢,分荊為司,分廣為越,分青為冀,分梁為南北秦。太宗初,索虜南侵,青、冀、徐、兗及豫州淮西,並皆不守,自淮以北,化成虜庭。於是於鍾離置徐州,淮陰為北兗,而青、冀二州治贛榆之縣。今志大較以大明八年為正,其後分派,隨事記列。內史、侯、相,則以昇明末為定焉。

地理參差,其詳難舉,實由名號驟易,境土屢分,或一郡一縣,割成四五,四五之中,亟有離合,千回百改,巧曆不算,尋校推求,未易精悉。今以班固馬彪二志、太康元康定戶、王隱地道、晉世起居、永初郡國、何徐州郡及地理雜書,互相考覆。且三國無志,事出帝紀,雖立郡時見,而置縣不書。今唯以續漢郡國校太康地志,參伍異同,用相徵驗。自漢至宋,郡縣無移改者,則注云「漢舊」。其有回徙,隨源甄別。若唯云「某無」者,則此前皆有也。若不注置立,史闕也。

揚州刺史,[1]前漢刺史未有所治,它州同。後漢治歷陽,魏、晉治壽春,晉平吳治建業。成帝咸康四年,僑立魏郡,別見。領肥鄉、別見。元城漢舊縣,晉屬陽平。二縣,[2]後省元城。又僑立廣川郡,別見。領廣川一縣,宋初省為縣,隸魏郡。江左又立高陽、別見。堂邑二郡,別見。高陽領北新城、別見。博陸博陸縣霍光所封,而二漢無,晉屬高陽。二縣,堂邑,領堂邑一縣,後省堂邑并高陽,又省高陽并魏郡,並隸揚州,寄治京邑。文帝元嘉十一年省,以其民併建康。孝建元年,分揚州之會稽、東陽、新安、永嘉、臨海五郡為東揚州。大明三年罷州,以其地為王畿,以南臺侍御史部諸郡,如從事之部傳焉,而東揚州直云揚州。八年,罷王畿,復立揚州,揚州還為東揚州。前廢帝永光元年,省東揚州併揚州。順帝昇明三年,改揚州刺史曰牧。[3]領郡十,領縣八十。戶一十四萬三千二百九十六,口一百四十五萬五千六百八十五。

丹陽尹,秦鄣郡,治今吳興之故鄣縣。漢初屬吳國,吳王濞反敗,屬江都國。武帝元封二年,為丹陽郡,治今宣城之宛陵縣。晉武帝太康二年,分丹陽為宣城郡,治宛陵,而丹陽移治建業。元帝太興元年,改為尹。領縣八。戶四萬一千一十,口二十三萬七千三百四十一。

建康令,本秣陵縣。漢獻帝建安十六年置縣,孫權改秣陵為建業。晉武帝平吳,還為秣陵。太康三年,分秣陵之水北為建業。愍帝即位,避帝諱,改為建康。
秣陵令,其地本名金陵,秦始皇改。本治去京邑六十里,今故治邨是也。晉安帝義熙九年,移治京邑,在鬭場。恭帝元熙元年,省揚州府禁防參軍,縣移治其處。
丹楊令,漢舊縣。
江寧令,晉武帝太康元年,分秣陵立臨江縣。二年,更名。
永世令,吳分溧陽為永平縣,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惠帝世,度屬義興,尋復舊。義興又有平陵縣,董覽吳地志云:「晉分永世。」[4]太康、永寧地志並無,疑是江左立。文帝元嘉九年,以併永世、溧陽二縣。
溧陽令,漢舊縣。吳省為屯田。晉武帝太康元年復立。
湖熟令,漢舊縣。吳省為典農都尉。晉武帝太康元年復立。
句容令,漢舊縣。

會稽太守,秦立,治吳。漢順帝永建四年,分會稽為吳郡,會稽移治山陰。領縣十。戶五萬二千二百二十八,口三十四萬八千一十四。去京都水一千三百五十五,陸同。

山陰令,[5]漢舊縣。
永興令,漢舊餘暨縣,吳更名。
上虞令,漢舊縣。
餘姚令,漢舊縣。
剡令,漢舊縣。
諸暨令,漢舊縣。
始寧令,何承天志,漢末分上虞立。賀續會稽記云:「順帝永建四年,分上虞南鄉立。」續漢志無。晉太康三年地志有。
句章令,漢舊縣。
鄮令,漢舊縣。
鄞令,漢舊縣。

吳郡太守,分會稽立。孝武大明七年,度屬南徐,八年,復舊。領縣十二。戶五萬四百八十八,口四十二萬四千八百一十二。去京都水六百七十,陸五百二十。

吳令,漢舊縣。
婁令,漢舊縣。
嘉興令,此地本名長水,秦改曰由拳。吳孫權黃龍四年,[6]由拳縣生嘉禾,改曰禾興。孫晧父名和,又改名曰嘉興。
海虞令,晉武帝太康四年,分吳縣之虞鄉立。
海鹽令,漢舊縣。吳記云:「本名武原鄉,秦以為海鹽縣。」
鹽官令,漢舊縣。[7]吳記云:「鹽官本屬嘉興,吳立為海昌都尉治,此後改為縣。」非也。
錢唐令,漢舊縣。
富陽令,漢舊縣。本曰富春。孫權黃武四年,以為東安郡,[8]七年,省。晉簡文鄭太后諱「春」,孝武改曰富陽。
新城令,浙江西南名為桐溪,吳立為新城縣,後并桐廬。晉太康地志無。張勃云:「晉末立。」疑是太康末立,尋復省也。晉成帝咸和九年又立。
建德令,吳分富春立。
桐廬令,吳分富春立。
壽昌令,吳分富春立新昌縣,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

吳興太守,孫晧寶鼎元年,分吳、丹陽立。領縣十。戶四萬九千六百九,口三十一萬六千一百七十三。去京都水九百五十,陸五百七十。

烏程令,漢舊縣,先屬吳。
東遷令,晉武帝太康三年,分烏程立。後廢帝元徽四年,更名東安。順帝昇明元年復舊。
武康令,吳分烏程、餘杭立永安縣,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
長城令,晉武帝太康三年,分烏程立。
原鄉令,漢靈帝中平二年,分故鄣立。
故鄣令,漢舊縣,先屬丹陽。
安吉令,漢靈帝中平二年,分故鄣立。
餘杭令,漢舊縣,先屬吳。
臨安令,吳分餘杭為臨水縣,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
於潛令,漢舊縣,先屬丹陽。

淮南太守,秦立為九江郡,兼得廬江豫章。漢高帝四年,更名淮南國,分立豫章郡,文帝又分為廬江郡。武帝元狩元年,復為九江郡,治壽春縣。後漢徙治陰陵縣。魏復曰淮南,徙治壽春。晉武帝太康元年,復立歷陽、別見。當塗、逡道諸縣,二年,復立鍾離縣,別見。並二漢舊縣也。三國時,江淮為戰爭之地,其間不居者各數百里,此諸縣並在江北淮南,虛其地,無復民戶。吳平,民各還本,故復立焉。其後中原亂,胡寇屢南侵,淮南民多南度。成帝初,蘇峻、祖約為亂於江淮,胡寇又大至,民南度江者轉多,乃於江南僑立淮南郡及諸縣,晉末遂割丹陽之于湖縣為淮南境。宋孝武大明六年,以淮南郡併宣城,宣城郡徙治于湖。八年,復立淮南郡,屬南豫州。明帝泰始三年,還屬揚州。領縣六。戶五千三百六十二,口二萬五千八百四十。去京都水一百七十,陸一百四十。

于湖令,晉武帝太康二年,分丹楊縣立,本吳督農校尉治。
當塗令,晉成帝世,與逡道俱立為僑縣,晉末分于湖為境。
繁昌令,漢舊名,本屬潁川。魏分潁川為襄城,又屬焉。晉亂,省襄城郡,[9]以此縣屬淮南,割于湖為境。
襄垣令,其地本蕪湖,蕪湖縣,漢舊縣。至于晉末,立襄垣縣,屬上黨。上黨民南過江,立僑郡縣,寄治蕪湖,後省上黨郡為縣,屬淮南。文帝元嘉九年,省上黨縣併襄垣。
定陵令,漢舊名,本屬襄城,後割蕪湖為境。
逡道令,漢作逡遒,晉作逡道,[10]後分蕪湖為境。

宣城太守,晉武帝太康元年,分丹陽立。領縣十。戶一萬一百二十,口四萬七千九百九十二。去京都水五百八十,陸五百。

宛陵令,漢舊縣。
廣德令,何志云:「漢舊縣。」二漢志並無,疑是吳所立。
懷安令,吳立。
寧國令,吳立。
宣城令,漢舊縣。
安吳令,吳立。
涇令,漢舊縣。
臨城令,吳立。
廣陽令,漢舊縣曰陵陽,子明得仙於此縣山,故以為名。晉成帝杜皇后諱「陵」,咸康四年更名。
石城令,漢舊縣。

東陽太守,本會稽西部都尉,吳孫晧寶鼎元年立。領縣九。戶一萬六千二十二,口一十萬七千九百六十五。[11]去京都水一千七百,陸同。

長山令,漢獻帝初平二年,分烏傷立。
太末令,漢舊縣。
烏傷令。[12]
永康令,赤烏八年分烏傷上浦立。
信安令,漢獻帝初平三年,分太末立曰新安。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
吳寧令,漢獻帝興平二年,孫氏分諸暨立。
豐安令,漢獻帝興平二年,孫氏分諸暨立。[13]
定陽令,漢獻帝建安二十三年,孫氏分信安立。
遂昌令,孫權赤烏二年,分太末立曰平昌。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

臨海太守,本會稽東部都尉。前漢都尉治鄞,後漢分會稽為吳郡,疑是都尉徙治章安也。孫亮太平二年立。領縣五。戶三千九百六十一,口二萬四千二百二十六。去京都水二千一十九,陸同。

章安令,續漢志:「故冶,閩中地,[14]光武更名。」晉太康記:「本鄞縣南之回浦鄉,漢章帝章和中立。」未詳孰是。


臨海令,吳分章安立。
始豐令,吳立曰始平,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
寧海令,何志,漢舊縣。按二漢志、晉太康地志無。[15]
樂安令,晉康帝分始豐立。

永嘉太守,晉明帝太寧元年,分臨海立。領縣五。戶六千二百五十,口三萬六千六百八十。去京都水二千八百,陸二千六百四十。

永寧令,漢順帝永建四年,分章安東甌鄉立,或云順帝永和三年立。
安固令,吳立曰羅陽,孫晧改曰安陽。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
松陽令,吳立。
樂成令,晉孝武寧康三年,分永寧立。
橫陽令,晉武帝太康四年,以橫藇船屯為始陽,仍復更名。

新安太守,漢獻帝建安十三年,孫權分丹陽立曰新都,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領縣五。戶一萬二千五十八,口三萬六千六百五十一。去京都水一千八百六十,陸一千八百。

始新令,孫權分歙立。
遂安令,孫權分歙為新定縣,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
歙令,漢舊縣。
海寧令,孫權分歙為休陽縣,晉武帝太康元年更名。分歙置諸縣之始,又分置黎陽縣,大明八年,省併海寧。
黟令,漢舊縣。

南徐州刺史,晉永嘉大亂,幽、冀、青、并、兗州及徐州之淮北流民,相率過淮,亦有過江在晉陵郡界者。晉成帝咸和四年,司空郗鑒又徙流民之在淮南者於晉陵諸縣,其徙過江南及留在江北者,並立僑郡縣以司牧之。徐、兗二州或治江北,江北又僑立幽、冀、青、并四州。安帝義熙七年,始分淮北為北徐,淮南猶為徐州。後又以幽、冀合徐,青、并合兗。武帝永初二年,加徐州曰南徐,而淮北但曰徐。文帝元嘉八年,更以江北為南兗州,江南為南徐州,治京口,割揚州之晉陵、兗州之九郡僑在江南者屬焉,故南徐州備有徐、兗、幽、冀、青、并、揚七州郡邑。永初二年郡國志又有南沛、南下邳、廣平、廣陵、盱眙、鍾離、海陵、山陽八郡。[16]南沛、廣陵、海陵、山陽、盱眙、鍾離割屬南兗,南下邳併南彭城,廣平併南泰山。今領郡十七,縣六十三。戶七萬二千四百七十二,口四十二萬六百四十。去京都水二百四十,陸二百。

南東海太守,東海郡別見。晉元帝初,割吳郡海虞縣之北境為東海郡,立郯、朐、利城三縣,而祝其、襄賁等縣寄治曲阿。穆帝永和中,郡移出京口,郯等三縣亦寄治於京。文帝元嘉八年立南徐,以東海為治下郡,以丹徒屬焉。郯、利城並為實土。永初郡國有襄賁、別見。祝其、厚丘、並漢舊名。西隰何江左立。四縣,文帝元嘉十二年,省厚丘併襄賁。何、徐無厚丘,餘與永初郡國同。其襄賁、祝其、西隰,是徐志後所省也。領縣六。戶五千三百四十二,口三萬三千六百五十八。

郯令,漢舊名。文帝元嘉八年,分丹徒之峴西為境。
丹徒令,本屬晉陵,古名朱方,後名谷陽,秦改曰丹徒。孫權嘉禾三年,改曰武進。晉武帝太康三年,復曰丹徒。
武進令,晉武帝太康二年,分丹徒、曲阿立。
毗陵令,[17]宋孝武大明末,度屬此。
朐令,漢舊名。晉江左僑立。宋孝武世,分郯西界為土。
利城令,漢舊名。晉江左僑立。宋文帝世,與郡俱為實土。

南琅邪太守,琅邪郡別見。晉亂,琅邪國人隨元帝過江千餘戶,太興三年,立懷德縣。丹陽雖有琅邪相而無土地。[18]成帝咸康元年,桓溫領郡,鎮江乘之蒲洲金城上,求割丹陽之江乘縣境立郡,又分江乘地立臨沂縣。永初郡國有陽都、前漢屬城陽,後漢、晉太康地志屬琅邪。費、即丘並別見。三縣,並割臨沂及建康為土。費縣治宮城之北。元嘉八年,省即丘併陽都。十五年,省費併建康、臨沂。孝武大明五年,省陽都併臨沂。今領縣二。戶二千七百八十九,口一萬八千六百九十七。去州水二百,陸一百。去京都水一百六十。

臨沂令,漢舊名。前漢屬東海,後漢、晉屬琅邪。
江乘令,漢舊縣。本屬丹陽,吳省為典農都尉。晉武帝太康元年復立。

晉陵太守,吳時分吳郡無錫以西為毗陵典農校尉。晉武帝太康二年,省校尉,立以為毗陵郡,治丹徒,後復還毗陵。東海王越世子名毗,而東海國故食毗陵,永嘉五年,元帝改為晉陵。[19]始自毗陵徙治丹徒。太興初,郡及丹徒縣悉治京口,郗鑒復徙還丹徒,安帝義熙九年,復還晉陵。本屬揚州,文帝元嘉八年,度屬南徐。領縣六。戶一萬五千三百八十二,口八萬一百一十三。去州水一百七十五,陸同。去京都水四百,陸同。

晉陵令,本名延陵,漢改曰毗陵,後與郡俱改。
延陵令,晉武帝太康二年,分曲阿之延陵鄉立。
無錫令,漢舊縣。吳省,晉武帝太康元年復立。
南沙令,本吳縣司鹽都尉署。吳時名沙中。吳平後,立暨陽縣割屬之。晉成帝咸康七年,罷鹽署,立以為南沙縣。
曲阿令,本名雲陽,秦始皇改曰曲阿。吳嘉禾三年,復曰雲陽。晉武帝太康二年,復曰曲阿。
暨陽令,晉武帝太康二年,分無錫、毗陵立。

義興太守,晉惠帝永興元年,分吳興之陽羨、丹陽之永世立。永世尋還丹陽。本揚州,明帝泰始四年,度南徐。領縣五。戶一萬三千四百九十六,口八萬九千五百二十五。去州水四百,陸同。去都水四百九十,陸同。

陽羨令,漢舊縣。
臨津令,故屬陽羨,立郡分立。
義鄉令,故屬長城、陽羨,立郡分立。
國山令,故屬陽羨,立郡分立。
綏安令,武帝永初三年,分宣城之廣德、吳興之故鄣、長城及陽羨、義鄉五縣立。

南蘭陵太守,蘭陵郡別見。領縣二。戶一千五百九十三,口一萬六百三十四。

蘭陵令。別見。
承令,別見。文帝元嘉十二年,以合鄉縣併承。永初郡國、何、徐並無合鄉縣。

南東莞太守,東莞郡別見。永初郡國又有蓋縣。別見。領縣三。戶一千四百二十四,口九千八百五十四。

莒令。別見。
東莞令,別見。文帝元嘉十二年,以蓋縣併此。
姑幕令,漢舊名。

臨淮太守,漢武帝元狩六年立。光武以併東海。明帝永平十五年,復分臨淮之故地為下邳郡。晉武帝太康元年,復分下邳之淮南為臨淮郡,治盱眙。江左僑立。永初郡國又有盱眙縣,何、徐無。領縣七。戶三千七百一十一,口二萬二千八百八十六。

海西令,前漢屬東海,後漢、晉屬廣陵。
射陽令,前漢屬臨淮,後漢屬廣陵,三國時廢,晉武帝太康元年復立。
淩令,前漢屬泗水,[20]後漢屬廣陵,三國時廢,晉武帝太康二年又立,屬廣陵。
淮浦令,前漢屬臨淮,後漢屬下邳,晉太康地志屬廣陵。
淮陰令,前漢屬臨淮,後漢屬下邳,晉太康地志屬廣陵。
東陽令,前漢屬臨淮,後漢屬廣陵,晉太康地志屬臨淮。
長樂令,本長樂郡,別見。并合為縣。

. . . . . . . . . . . . . . . . . . 淮陵太守,本淮陵縣,前漢屬臨淮,後漢屬下邳,晉屬臨淮,惠帝永寧元年,以為淮陵國。永初郡國又有下相、前漢屬臨淮,後漢屬下邳,晉太康地志屬臨淮。廣陽廣陽,漢高立為燕國,昭帝更名。光武省併上谷,和帝永元八年復立。魏、晉復為燕國。前漢廣陽縣,後漢無,晉復有此也。二縣。今領縣三。戶一千九百五,口一萬六百三十。

司吾令,前漢屬東海,後漢屬下邳,晉太康地志屬臨淮。後廢帝元徽五年五月,改名桐梧,順帝昇明元年復舊。
徐令,前漢屬臨淮,後漢屬下邳,晉太康地志屬臨淮。
陽樂令,漢舊名,本屬遼西。文帝元嘉十三年,以下相併陽樂。

南彭城太守,彭城郡別見。江左僑立。晉明帝又立南下邳郡,成帝又立南沛郡。文帝元嘉中,分南沛為北沛,屬南兗,而南沛猶屬南徐。孝武大明四年,以二郡並併南彭城。領縣十二。[21]戶一萬一千七百五十八,口六萬八千一百六十三。

呂令。別見。
武原令,漢舊名。
傅陽令,漢舊名。
蕃令,別見。義旗初,免軍戶立遂誠縣,武帝永初元年,改從舊名。
薛令,別見。義旗初,免軍戶為建熙縣,永初元年,改從舊名。
開陽令,前漢屬東海,章帝建初五年屬琅邪。晉僑立,猶屬琅邪,安帝度屬彭城。
杼秋令,漢舊名。
洨令,前漢屬梁,後漢、晉屬沛。
下邳令,別見。本屬南下邳。
北淩令,[22]本屬南下邳,二漢無,晉太康地志屬下邳,本名淩。而廣陵郡舊有淩縣,晉武帝太康二年,以下邳之淩縣非舊土而同名,改為北淩。
僮令,別見。本屬南下邳。南下邳有良城縣,別見。文帝元嘉十二年併僮。

南清河太守,清河郡別見。領縣四。戶一千八百四十九,口七千四百四。

清河令。別見。
東武城令。別見。
繹幕令。別見。
貝丘令。別見。

南高平太守,高平郡別見。永初郡國又有鉅野、昌邑二縣。並漢舊名。今領縣三。戶一千七百一十八,口九千七百三十一。

金鄉令。別見。
湖陸令,前漢曰湖陵,漢章帝更名。
高平令。別見。文帝元嘉十八年,以鉅野併高平。

南平昌太守,平昌郡別見。領縣四。戶二千一百七十八,口一萬一千七百四十一。

安丘令。別見。
新樂令,二漢無,魏分平原為樂陵郡,屬冀州,而新樂縣屬焉。晉江左立樂陵郡及諸縣,後省,以新樂縣屬此。
東武令。別見。
高密令,別見。江左立高密國,後為南高密郡。文帝元嘉十八年,省為高密縣,屬此。

南濟陰太守,二漢、晉屬兗州,前漢初屬梁國,景帝中六年,[23]別為濟陰國,宣帝甘露二年,更名定陶國,後還曰濟陰。永初郡國又有句陽、定陶二縣。並漢舊名。今領縣四。戶一千六百五十五,口八千一百九十三。

城武令。別見。
冤句令,漢舊名。
單父令,前漢屬山陽。
城陽令,漢舊名。

南濮陽太守,本東郡,屬兗州,晉武帝咸寧二年,以封子允,以東不可為國名,東郡有濮陽縣,故曰濮陽國。濮陽,漢舊名也。允改封淮南,還曰東郡。趙王倫篡位,廢太孫臧為濮陽王,王尋廢,郡名遂不改。永初郡國又有鄄城縣。二漢屬濟陰,晉太康地志屬濮陽也。今領縣二。戶二千二十六,口八千二百三十九。

廩丘令,前漢及晉太康地志有廩丘縣,後漢無。文帝元嘉十二年,以鄄城併廩丘。
榆次令,漢舊名,至晉屬太原。

南泰山太守,泰山郡別見。永初郡國有廣平,漢武帝征和二年,立為平干國。宣帝五鳳二年,改為廣平。光武建武十三年,省併鉅鹿。魏分鉅鹿、魏郡復為廣平。江左僑立郡,晉成帝咸康四年省,後又立。[24]寄治丹徒,領廣平、易陽、易陽,二漢屬趙,晉太康地志屬廣平。曲周前漢屬廣平,作曲周。後漢屬鉅鹿。晉太康地志屬廣平,作曲梁。[25]三縣。文帝元嘉十八年,[26]省廣平郡為廣平縣,屬南泰山。今領縣三。戶二千四百九十九,口一萬三千六百。

南城令。別見。
武陽令。別見。
廣平令,前漢屬廣平,後漢屬鉅鹿,晉太康地志屬廣平。

濟陽太守,晉惠分陳留為濟陽國。領縣二。戶一千二百三十二,口八千一百九十二。

考城令,前漢曰甾,[27]屬梁國,章帝更名,屬陳留。太康地志無。
鄄城令。別見。

南魯郡太守,魯郡別見。又有樊縣。前漢屬東平,後漢、晉太康地志屬任城也。今領縣二。戶一千二百一十一,口六千八百一十八。

魯令。別見。
西安令,漢舊名,本屬齊郡。齊郡過江僑立,後省,以西安配此。文帝元嘉十八年,以樊併西安。永初郡國無西安縣。

徐州刺史,後漢治東海郯縣,魏、晉、宋治彭城。明帝世,淮北沒寇,僑立徐州,治鍾離。泰豫元年,移治東海朐。[28]後廢帝元徽元年,分南兗州之鍾離、豫州之馬頭,又分秦郡之頓丘、梁郡之穀熟、歷陽之酇,立新昌郡,置徐州,還治鍾離。今先列徐州舊郡於前,以新割係。舊領郡十二,縣三十四。戶二萬三千四百八十五,口十七萬五千九百六十七。今領郡三,縣九。彭城去京都水一千三百六十,陸一千。

彭城太守,漢高立為楚國,宣帝地節元年,改為彭城郡,黃龍元年,又為楚國,章帝還為彭城。領縣五。戶八千六百二十七,口四萬一千二百三十一。

彭城令,漢縣。[29]
呂令,漢舊縣。
蕃令,漢舊縣,屬魯。晉惠帝元康中度。蕃音皮。漢末太傅陳蕃子逸為魯相,改音。
薛令,漢舊縣,屬魯。晉惠帝元康中度。
留令,漢舊縣。

沛郡太守,秦泗水郡,漢高更名。舊屬豫州,江左改配。領縣三。戶五千二百九,口二萬五千一百七十。去州陸六十。去京都一千。

蕭令,漢舊縣。
相令,漢舊縣。
沛令,漢舊縣。

下邳太守,前漢本臨淮郡,武帝立,明帝改為下邳。晉武帝分下邳之淮南為臨淮,而下邳如故。領縣三。戶三千九十九,口一萬六千八十八。去州水二百,陸一百八十。去京都水一千一百六十,陸八百。

下邳令,前漢屬東海,後漢、晉太康地志屬下邳。
良成令,前漢屬東海,後漢、晉太康地志屬下邳。
僮令,前漢屬臨淮,後漢、晉太康地志屬下邳。

蘭陵太守,晉惠帝元康元年,分東海立。領縣三。戶三千一百六十四,口一萬四千五百九十七。去州陸二百。去京都水一千六百,陸一千三百。

昌慮令,漢舊縣。
承令,漢舊縣。
合鄉令,漢舊縣。

東海太守,秦郯郡,漢高更名。明帝失淮北,僑立青州於贛榆縣。泰始七年,又立東海縣屬東海郡,又割贛榆置鬱縣,立西海郡,並隸僑青州。領縣二。戶二千四百一十一,口一萬三千九百四十一。去州水一千,陸八百。去京都水一千,陸六百七十。

襄賁令,漢舊縣。
贛榆令,前漢屬琅邪,後漢屬東海。魏省,晉武帝太康元年復立。

東莞太守,晉武帝泰始元年,分琅邪立。咸寧三年,復以合琅邪,太康十年復立。領縣三。戶八百八十七,口七千三百二十。去州陸七百。去京都水二千,陸一千四百。

莒令,前漢屬城陽,後漢屬琅邪。孝武大明五年改為長。
諸令,前漢屬城陽,後漢屬琅邪,晉太康地志屬城陽。
東莞令,漢舊縣。

東安太守,東安故縣名,前漢屬城陽,後漢屬琅邪,晉太康地志屬東莞,晉惠帝分東莞立。領縣三。戶一千二百八十五,口一萬七百五十五。去州陸七百。去京都陸一千三百。

蓋令,[30]前漢屬琅邪,後漢屬泰山,晉太康地志屬樂安。孝武大明五年改為長。
新泰令,魏立,屬泰山。
發干令,漢舊名,屬東郡,太康地志無。江左來配。

琅邪太守,秦立。領縣二。戶一千八百一十八,口八千二百四十三。去州陸四百。去京都水一千五百,陸一千一百。 費令,前漢屬東海,後漢屬泰山,晉太康地志屬琅邪。 即丘令,前漢屬東海,後漢、晉太康地志屬琅邪。

淮陽太守,晉安帝義熙中土斷立。領縣四。戶二千八百五十五,口一萬五千三百六十三。去州水六百,陸五百。去京都水七百,陸五百五十。

角城令,[31]晉安帝義熙中土斷立。
晉寧令,故屬濟岷,流寓來配。
宿預令,晉安帝立。
上黨令,本流寓郡,併省來配。

陽平太守,陽平本縣名,屬東郡。魏分東郡及魏郡為陽平郡。故屬司州,流寓來配。永初郡國又有廩丘縣。別置。今領縣三。戶一千七百二十五,口一萬三千三百三十。

館陶令,漢舊名。
陽平令,漢舊名。
濮陽令,本流寓郡,併省來配。

濟陰太守,漢景帝立,屬兗州。流寓徐土,因割地為境。領縣三。戶二千三百五,口一萬一千九百二十八。

睢陵令,前漢屬臨淮,後漢屬下邳。孝武大明元年度。
定陶令,漢舊名。孝武大明五年改為長。
頓丘令,屬頓丘,流寓割配。

北濟陰太守,孝武孝建元年昇立。領縣三。戶九百二十七,口三千八百十。

城武令,前漢屬山陽,後漢、晉太康地志屬濟陰。
豐令,漢舊名,屬沛。孝武大明元年復立。
離狐令,前漢屬東郡,後漢、晉太康地志屬濟陰。

鍾離太守,本屬南兗州,晉安帝分立。案漢九江郡、晉淮南郡有鍾離縣,即此地也。領縣三。戶三千二百七十二,口一萬七千八百三十二。去京都陸六百二十,水一千三十。

燕縣令,別見。故屬東燕。流寓因配。
朝歌令,本屬河內,晉武帝分河內為汲,又屬焉。流寓因配。
樂平令,前漢曰清,屬東郡,章帝更名,晉太康地志無。流寓因配。

馬頭太守,屬南豫州,故淮南當塗縣地,晉安帝立,因山形立名。領縣三。戶一千三百三十二,口一萬二千三百一十。去京都水一千七百五十,陸六百七十。

虞縣令,漢舊名,屬梁郡。流寓因配。
零縣令,晉安帝立。
濟陽令,故屬濟陽。流寓因配。

新昌太守,後廢帝元徽元年立。

頓丘令,二漢屬東郡,魏屬陽平,晉武帝泰始二年,分淮陽置頓丘郡,頓丘縣又屬焉。江左流寓立,屬秦。先有沛縣,元嘉八年併頓丘,後廢帝元徽元年度屬此。
穀熟令,前漢無,後漢、晉屬梁。永初郡國、何、徐志並屬南梁。後廢帝元徽元年度。
酇令,漢屬沛,晉屬譙。文帝元嘉八年,自南譙度屬歷陽,後廢帝元徽元年度屬此。

南兗州刺史,中原亂,北州流民多南渡,晉成帝立南兗州,寄治京口。時又立南青州及并州,武帝永初元年,省并併南兗。[32]文帝元嘉八年,始割江淮間為境,治廣陵。永初郡國領十四郡。南高平、南平昌、南濟陰、南濮陽、南泰山、濟陽、南魯七郡,[33]今並屬徐州。又有東燕郡,江左分濮陽所立也,領燕縣、前漢曰南燕,後漢曰燕,並屬東郡。太康地志屬濮陽。白馬、平昌、考城凡四縣。文帝元嘉十八年,省考城併燕。十九年,省東燕郡為東燕縣,屬南濮陽,後又省東燕縣。[34]南東平郡領范、蛇丘、歷城凡三縣。高密郡領淳于、黔陬、營陵、夷安凡四縣。南齊郡領西安、臨菑凡二縣。[35]南平原郡領平原、高唐、茌平並別見。凡三縣。濟岷郡江左立。領營城、晉寧江左立。凡二縣。雁門郡漢舊郡。領樓煩、別見。陰館、前漢作「觀」,後漢、晉作「館」也。廣武、前漢屬太原,後漢、晉太康地志屬雁門也。崞、馬邑並漢舊名。凡五縣。凡七郡,二十三縣,並省屬南徐州。諸僑郡縣何志又有鍾離、雁門、平原、東平、北沛五郡。鍾離今屬徐州。雁門領樓煩、陰館、廣武三縣。平原領茌平、臨菑、營城、平原四縣。東平領范、朝陽、歷城三縣。[36]北沛領符離、蕭、相、沛四縣。[37]符離,漢舊縣。餘並別見。凡十四縣。起居注,元嘉十一年,以南兗州東平之平陸併范,壽張併朝陽,平原之濟岷、晉寧併營城,先是省濟岷郡為縣。高唐併茌平。[38]按此五縣,元嘉十一年所省,則平陸、壽張疑在永初郡國志,而無此二縣,未詳。徐志有南東平郡,領范、朝陽、歷城、樓煩、陰觀、廣武、茌平、營城、臨菑、平原十縣,則是雁門、平原併東平也。孝武大明五年,以東平併廣陵。宋又僑立新平、北淮陽、北濟陰、北下邳、東莞五郡。[39]元嘉二十八年,南兗州徙治盱眙。三十年,省南兗州併南徐,其後復立,還治廣陵。徐志領郡九,縣三十九。戶三萬一千一百一十五,口十五萬九千三百六十二。宋末領郡十一,縣四十四。去京都水二百五十,陸一百八十。

廣陵太守,漢高六年立,屬荊國,十一年,更屬吳,景帝四年,更名江都國,武帝元狩三年,更名廣陵。舊屬徐州。晉武帝太康三年,治淮陰故城,後又治射陽,射陽別見。江左治廣陵。永初郡國又有輿、前漢屬臨淮,後漢省臨淮屬廣陵,文帝元嘉十三年并江都也。肥如、潞、真定、新市五縣。並二漢舊名。肥如屬遼西,潞屬上黨,真定前漢屬真定,後漢省真定屬常山,晉亦屬常山。新市二漢、晉屬中山。[40]永初郡國云四縣本屬遼西,則是晉末遼西僑郡省併廣陵也。何有肥如、新市,徐與今同也。今領縣四。戶七千七百四十四,口四萬五千六百一十三。

廣陵令,漢舊縣。
海陵令,前漢屬臨淮,後漢、晉屬廣陵,三國時廢,晉武帝太康元年復立。
高郵令,漢舊縣。三國時廢,晉武帝太康元年復立。
江都令,漢舊縣。三國時廢,晉武帝太康六年復立。江左又省併輿縣,元嘉十三年復立,以併江都。

海陵太守,晉安帝分廣陵立。永初郡國屬徐州。領縣六。戶三千六百二十六,口二萬一千六百六十。去州水一百三十,陸同。去京都水三百九十,陸同。

建陵令,晉安帝立。
臨江令,晉安帝立。
如臯令,晉安帝立。
寧海令,晉安帝立。
蒲濤令,晉安帝立。
臨澤令,明帝泰豫元年立。

山陽太守,晉安帝義熙中土斷分廣陵立。案漢景帝分梁為山陽,非此郡也。永初郡國屬徐州。領縣四。戶二千八百一十四,口二萬二千四百七十。去州水三百,陸同。去京都水五百,陸同。

山陽令,射陽縣境,地名山陽,與郡俱立。
鹽城令,舊曰鹽瀆,前漢屬臨淮,後漢、晉屬廣陵,三國時廢,晉武帝太康二年復立。晉安帝更名。
東城令,晉安帝立。
左鄉令,晉安帝立。

盱眙太守,盱眙本縣名,前漢屬臨淮,後漢屬下邳,晉屬臨淮,晉安帝分立。領縣五。戶一千五百一十八,口六千八百二十五。去州水四百九十,陸二百九。去京都水七百,陸五百。

考城令。別見。
陽城令,晉安帝立。
直瀆令,晉安帝立。
信都令,信都雖漢舊名,其地非也。地在河北。宋末立。
睢陵令,前漢屬臨淮,後漢屬下邳,晉太康地志無。宋末立。

秦郡太守,晉武帝分扶風為秦國,中原亂,其民南流,寄居堂邑。堂邑本為縣,前漢屬臨淮,後漢屬廣陵,晉又屬臨淮,晉惠帝永興元年,分臨淮淮陵立堂邑郡,安帝改堂邑為秦郡。永初郡國屬豫州,元嘉八年度南兗。永初郡國又領臨塗、晉、宋立。平丘、漢舊,屬陳留,晉太康地志無。外黃、漢舊名,屬陳留。沛、雍丘、浚儀、頓丘別見。凡七縣。何無雍丘、外黃、平丘、沛,徐又無浚儀。元嘉八年,以沛併頓丘。後廢帝元徽元年,割頓丘屬新昌。領縣四。戶三千三百三十三,口一萬五千二百九十六。去州水二百四十一,陸一百八十。去京都水一百五十,陸一百四十。

秦令,本屬秦國,流寓立。文帝元嘉八年,以臨塗併秦,以外黃併浚儀。孝武孝建元年,以浚儀併秦。
義成令,江左立。
尉氏令,漢舊名,屬陳留。文帝元嘉八年,以平丘併尉氏。
懷德令,孝武大明五年立。又以歷陽之烏江,并此為二縣,立臨江郡。前廢帝永光元年,省臨江郡。懷德即住郡治,烏江還本也。

南沛太守,沛郡別見。何志云,北沛新立。徐云南沛。永初郡國又有符離、洨、並別見。竹邑、前漢曰竹。李奇曰,今邑也。後漢曰竹邑。至晉並屬沛。杼秋前漢屬梁,後漢、晉太康地志屬沛。四縣。杼秋治無錫,餘並治廣陵。文帝元嘉十二年,以北沛郡竹邑并杼秋,何、徐並無此二縣,不詳。起居注,孝武大明五年,分廣陵為沛郡,治肥如縣。時無復肥如縣,當是肥如故縣處也。二漢、晉太康地志並無肥如縣。[41]沛郡宜是大明五年以前省,其時又立也。今領縣三。戶一千一百九,口一萬二千九百七十。

蕭縣令。別見。
相縣令。別見。
沛縣令。別見。

新平太守,明帝泰始七年立。

江陽令,郡同立。
海安令,郡同立。

北淮陽太守,宋末僑立。

晉寧令。別見。
宿預令。別見。
角城令。[42]別見。

北濟陰太守,濟陰郡別見。宋失淮北僑立。

廣平令,前漢臨淮有廣平縣,後漢以後無。
定陶令。別見。
陽平令。別見。
上黨令。別見。
寃句令。[43]別見。
館陶令。別見。

北下邳太守,下邳郡別見。宋失淮北僑立。

僮縣令。別見。
下邳令。別見。
寧城令。別見。

東莞太守,東莞郡別見。宋失淮北僑立。

莒縣令。別見。
諸縣令。別見。
東莞令。別見。
栢人令,漢舊名,屬趙國。宋失淮北僑立。

兗州刺史,後漢治山陽昌邑,魏、晉治廩丘,武帝平河南,治滑臺,文帝元嘉十三年,治鄒山,又寄治彭城。二十年,省兗州,分郡屬徐、冀州。三十年六月復立,治瑕丘。二漢山陽有瑕丘縣。永初郡國有東郡、陳留、濮陽三郡,而無陽平。東郡領白馬、別見。涼城、二漢東郡有聊城縣,晉太康地志無,疑此是。東燕別見。三縣。[44]陳留郡領酸棗、漢舊縣。小黃、雍丘、白馬、襄邑、尉氏六縣。郡縣並別見。濮陽郡領濮陽、廩丘並別見。二縣。宋末失淮北,僑立兗州,寄治淮陰。淮陰別見。兗州領郡六,縣三十一。戶二萬九千三百四十,口一十四萬五千五百八十一。

泰山太守,漢高立。永初郡國又有山茌、別見。萊蕪、漢舊名。太原本郡,僑立此縣。三縣,而無鉅平縣。今領縣八。戶八千一百七十七,口四萬五千五百八十一。去州陸八百。去京都陸一千八百。

奉高令,漢舊縣。
鉅平令,漢舊縣。
嬴令,漢舊縣。
牟令,漢舊縣。
南城令,前漢屬東海,後漢、晉屬泰山。
武陽令,漢舊縣。
梁父令,漢舊縣。
博令,漢舊縣。

高平太守,故梁國,漢景帝中六年,分為山陽國,武帝建元五年為郡,晉武帝泰始元年更名。永初郡國及徐並又有任城縣,前漢屬東平,章帝元和元年,分東平為任城,又屬焉。晉亦屬任城。江左省郡為縣也。後省。今領縣六。戶六千三百五十八,口二萬一千一百一十二。去州陸二百二十。去京都陸一千三百三十。宋明帝泰始五年,僑立於淮南當塗縣界,領高平、金鄉二縣。其年又立睢陵縣。

高平令,前漢名稾,章帝更名。[45]
方與令,漢舊縣。
金鄉令,前漢無,後漢、晉有。
鉅野令,漢舊縣。
平陽令,漢舊縣曰南平陽。
亢父令,漢舊縣。舊屬任城。

魯郡太守,秦薛郡,漢高后更名。本屬徐州,光武改屬豫州,[46]江左屬兗州。領縣六。戶四千六百三十一,口二萬八千三百七。去州陸三百五十。去京都陸一千一百。

鄒令,漢舊縣。
汶陽令,漢舊縣。
魯令,漢舊縣。
陽平令,孝武大明元年立。
新陽令,孝武大明中立。
卞令,明帝泰始二年立。

東平太守,漢景帝分梁為濟東國,宣帝更名。領縣五。戶四千一百五十九,口一萬七千二百九十五。去州水五百,陸同。去京都水二千,陸一千四百。宋末又僑立於淮陰。

無鹽令,漢舊縣。
平陸令,漢舊縣。
須昌令,前漢屬東郡,後漢、晉太康地志屬東平。
壽昌令,春秋時曰良,前漢曰壽良,屬東郡,光武改曰壽張,屬東平。
范令,漢舊縣。四縣並治郡下。

陽平太守,魏分魏郡立。文帝元嘉中,流寓來屬,後省,孝武大明元年復立。領縣五。戶二千八百五十七,口一萬一千二百七十一。

館陶令,漢舊名。寄治無鹽。
樂平令,魏立,屬陽平。後漢東郡有樂平,非也。寄治下平陸。
元城令,漢舊。[47]寄治無鹽。
平原令,別見。孝武大明中立。
頓丘令,別見。孝武大明中立。

濟北太守,漢和帝永元二年,分泰山立。永初郡國有臨邑、二漢屬東郡,晉太康地志屬濟北。東阿二漢屬東郡,晉無。二縣,孝武大明元年省,應在何志而無,未詳。領縣三。戶三千一百五十八,口一萬七千三。去州陸七百。去京都水二千,陸一千五百。宋末又僑立於淮陽。

蛇丘令,前漢屬泰山,後漢、晉太康地志屬濟北。
盧令,前漢屬泰山,後漢、晉太康地志屬濟北。
穀城令,前漢無,後漢屬東郡,晉太康地志屬濟北。
 志第二十四 五行五 ↑返回頂部 志第二十六 州郡二 
  1. 揚州刺史 「揚州」之「揚」,有從手,有從木者。下「丹陽尹」之「陽」,亦「陽」「揚」錯見。據王念孫讀書雜志,「揚州」之「揚」,古寫從木,至唐以後,乃多從手。今求全書一致,除丹楊縣之「楊」字,仍舊不改,以存古義外,其他悉從殿本作「揚州」、「丹陽尹」。通書準此,不復別出校記。
  2. 僑立魏郡領肥鄉元城二縣 各本原無「領」字,「二縣」作「三縣」。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按魏是郡名,肥鄉、元城是屬縣,不得統稱三縣。肥鄉、元城上有領字,三縣當作二縣。」按成校是,今據改。
  3. 順帝昇明三年改揚州刺史曰牧 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昇明二年九月,加太尉齊王黃鉞、都督中外諸軍事、太傅、領揚州牧。此稱三年,字誤。」
  4. 晉分永世 王鳴盛十七史商榷云:「下脫『置』字。」
  5. 山陰令 「山陰」下,各本並有「縣」字,王鳴盛十七史商榷謂「縣」字衍。按本志體例,雙字縣名不加縣字,單字縣名或加縣字,或不加縣字。此「縣」字當刪去,王說是。
  6. 吳孫權黃龍四年 三國志吳志吳主權傳繫三年。
  7. 鹽官令漢舊縣 按漢書地理志會稽郡海鹽縣下有鹽官,無鹽官縣。
  8. 孫權黃武四年以為東安郡 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三國吳志,黃武五年秋七月,分三郡惡地十縣置東安郡,此作四年,誤。」
  9. 晉亂省襄城郡 各本並脫「省」字,句不可通。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疑『晉亂』下奪『省』字。」按成校是,今補。
  10. 晉作逡道 「逡道」漢書地理志、續漢書郡國志、南齊書州郡志、唐初修新晉書地理志並作「逡遒」。杜預左傳哀公十二年會吳於橐臯注:「在淮南逡遒縣東南。」則晉世亦作逡遒。沈約所見,不知何本。
  11. 戶一萬六千二十二口一十萬七千九百六十五 張森楷校勘記云:「案戶口數,一戶皆得十口有餘,必無是理。疑一萬當作二萬。」
  12. 烏傷令 殿本考證:「此下當有『漢舊縣』三字。」按烏傷,前漢縣,後漢、三國吳因。
  13. 豐安令漢獻帝興平二年孫氏分諸暨立 續漢書郡國志劉昭注:「太末,建安四年,孫氏分立豐安縣。」按孫策以興平二年渡江,建安五年死。疑作建安四年是。
  14. 章安令續漢志故冶閩中地 「冶」各本並作「治」。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據江州建安郡下引司馬彪云『章安是故冶』,則此『治』字蓋『冶』之誤文。」按成校是,今改正。
  15. 按二漢志晉太康地志無 各本並脫「志無」二字。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據志例,『二漢志』下當脫『無』字,晉志有寧海,知『晉太康地』下,當脫『志有』二字。」楊守敬亦云:「『二漢志』下脫『無』字,『晉太康地』下脫『志有』二字。」按成、楊二家之說並誤。據寰宇記引臨海記,「晉永和三年,分會稽郡八百戶,於臨海郡章安地立寧海縣」。則寧海縣創置於東晉穆帝之世,晉武帝太康世尚無此縣,不當見於太康地志。今於「太康地」下補「志無」二字。
  16. 永初二年郡國志又有南沛南下邳廣平廣陵盱眙鍾離海陵山陽八郡 各本並脫海陵、山陽二郡,據錢氏考異說補。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今數之,止六郡。蓋脫海陵、山陽二郡。」
  17. 毗陵令 楊守敬云:「毗陵令下,脫『漢舊縣屬晉陵』六字。」
  18. 丹陽雖有琅邪相而無土地 「土地」各本並作「此地」,據文選二二徐敬業古意酬到長史溉登琅邪城詩注引沈約宋書改。按無土地即謂僑郡尚無實土。
  19. 永嘉五年元帝改為晉陵 各本並脫「元」字,據通典州郡典補。
  20. 淩令前漢屬泗水 「淩」各本並作「廣陵」,據漢書地理志、南齊書州郡志改。廿二史考異云:「陵當作淩,廣字衍。」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漢志廣陵縣屬廣陵國,不屬泗水,此云前漢屬泗水者,考異云『陵當作淩,廣字衍』是也。南齊志正作淩。」
  21. 領縣十二 孫虨宋書考論云:「案下列縣止十一,蓋脫彭城縣。此劉宋桑梓,必無併省之事。南齊與此屬縣盡同,亦有彭城。」按孫說是,疑脫「彭城令別見」五字。
  22. 北淩令 「北淩」各本並作「北陵」。按下云「晉太康地志屬下邳本名淩」,即為淩縣,蓋彼為淩,此加北字作北淩。今訂正,下并同改。
  23. 景帝中六年 各本並作「景帝中平六年」。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漢志景帝中六年,別為濟陰國。『平』字衍。中平乃漢靈帝紀年。」按成校是,今訂正。
  24. 漢武帝征和二年後又立 三朝本、毛本本段注文,舛譌不可讀,今據殿本訂正。李慈銘宋書札記云:「殿本所改皆是。唯魏分鉅鹿、魏郡之『郡』字不可省。」按殿本脫魏郡之「郡」字,李說是,今補正。
  25. 晉太康地志屬廣平作曲梁 「曲梁」各本並作「曲周梁」。按晉書地理志,廣平郡無曲周縣,有曲梁縣。今刪「周」字。
  26. 文帝元嘉十八年 各本並脫「元嘉十」三字。宋書文帝紀:「元嘉十八年冬十月乙卯,省南徐州之南燕、濮陽、南廣平郡。」廿二史考異云:「當云文帝元嘉十八年,此脫三字。」按錢氏說是,今補正。
  27. 考城令前漢曰甾 「甾」各本並作「留」。按漢書地理志,梁國有甾縣。續漢書郡國志,陳留郡考城,故菑,章帝更名。是「留」為「甾」字形近之譌。今改正。
  28. 移治東海朐 「朐」字下各本並衍「山」字。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本志南徐州南東海朐令,據此知『朐』下衍『山』字。」按成校是,今刪「山」字。
  29. 漢縣 據志前後例,「漢」下脫「舊」字。
  30. 蓋令 「蓋」各本並作「菴」,據續漢書郡國志、魏書地形志改。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歷代無菴縣,李兆洛云菴乃蓋之譌,案李說是也。」
  31. 角城令 「角城」各本並作「甬城」。水經淮水注:「淮、泗之會,即角城也。」魏書地形志及高閭傳亦作角城,高閭傳:「角城蕞爾,處在淮北,去淮陽十八里。」通典州郡典作角城。通鑑齊建元三年胡注云:「甬城當作角城。」今改作「角城」。
  32. 省并併南兗 孫虨宋書考論云:「當云省併南兗,謂南青州、并州俱省併也。」按南齊書州郡志:「宋永初元年,罷青并兗。」則南青時亦併省,孫說是。
  33. 南高平南平昌南濟陰南濮陽南泰山濟陽南魯七郡 「七」字各本並作「山」字。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山當作七,形近之譌。」按成校是,今改正。
  34. 省東燕郡為東燕縣屬南濮陽後又省東燕縣 各本並脫「郡為東燕」四字。孫虨宋書考論云:「東燕縣既省,以何者屬南濮陽,且上文亦但見燕縣,無東燕縣。此當作省東燕郡為東燕縣,屬南濮陽,後又省東燕縣。」按孫說是,今訂正。
  35. 南齊郡領西安臨菑凡二縣 「西安」各本並作「安西」。孫虨宋書考論云:「安西當作西安,見南魯郡。」按孫說是,今改正。
  36. 東平領范朝陽歷城三縣 「東平」各本並作「東平原」。洪頤煊諸史考異云:「東平原當作東平,衍原字。」按洪說是,今刪「原」字。據晉書地理志東平國領范縣,魏書地形志東平郡領范縣,即此。則此是「東平」,不當作「東平原」。地形志別有東平原郡,治梁鄒,非此郡。
  37. 北沛領符離蕭相沛四縣 各本並脫「北」字。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案上文何志又有北沛郡,即南沛太守下何志云北沛新立者也。然則此沛字上亦當有北字。」按成校是,今補正。
  38. 高唐併茌平 「高唐」各本並作「高康」。孫虨宋書考論云:「康當為唐。」按孫說是,今改正。
  39. 宋又僑立新平北淮陽北濟陰北下邳東莞五郡 「北濟陰」各本並脫「陰」字。孫虨宋書考論云:「北濟下脫陰字。」按孫說是,今補正。
  40. 新市二漢晉屬中山 各本並脫「二漢晉屬中山」六字,據錢氏考異說補。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新市下有脫文。當云二漢、晉屬中山。」
  41. 二漢晉太康地志並無肥如縣 按二漢、西晉遼西郡並有肥如縣,此謂「二漢晉太康地志並無肥如縣」者,據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沛郡自漢、晉以來,並無肥如一縣,非謂漢無肥如也。肥如本遼西縣名,因晉末僑立遼西郡於廣陵界,後經省併,故廣陵得有肥如縣。」
  42. 角城令 各本並作「甬城令」,今訂正,說見本卷校勘記第三一條。
  43. 寃句令 「令」各本並作「縣」,據志前後例改。
  44. 東郡領白馬涼城東燕三縣 「郡」上各本並脫「東」字。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據上云永初郡國有東郡,知『郡』字上脫『東』字。」按成校是,今補正。
  45. 高平令前漢名稾章帝更名 「稾」三朝本作「稾」,北監本、毛本、殿本作「稾」,局本作「橐」。按漢書地理志:山陽郡橐,莽曰高平。臣瓚曰,音拓。續漢書郡國志:「山陽郡高平,侯國,故櫜,章帝更名。」後漢書東平王傳作「槀」。又各本並奪「名」字,據續漢書郡國志補。
  46. 光武改屬豫州 「豫州」各本並作「任城」,據續漢書郡國志劉昭注改。
  47. 漢舊 成孺宋書州郡志校勘記云:「漢舊下脫『名』字,當據前『館陶令漢舊名』例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