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正義 (四部叢刊本)/卷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十一 尚書正義 卷十二
唐 孔穎達 等奉勅撰 日本覆印宋本
卷十三

尚書正義卷第十二

    國子祭酒上護軍曲阜縣開國子孔頴達奉

    勑撰

  周書

    旅獒第七

    金縢第八

    大誥第九

    微子之命第十

旅獒第七

西旅至旅獒

正義曰西方之戎有國名旅者遣獻其大犬其名曰⿱敖大 -- 獒於是太

保召公因陳戎史敘其事作旅獒

傳西戎至大犬

正義曰西旅西方夷名西方曰戎克商之後乃來知是西戎逺

國也獒是犬名故云貢大犬

傳召公陳戒

正義曰成王時召公爲太保知此時太保亦召公也釋詁云旅

陳也故云召公陳戒上旅是國名此旅訓爲陳二旅字同而義

異鄭云獒讀曰豪西戎無君名強大有政者爲遒豪國人遣其

遒豪來獻見於周良由不見古文妄爲此說

惟克至于王

正義曰惟武王旣克商華夏旣定遂開通道路於九夷八蠻於

是有西戎旅國致貢其大犬名獒太保召公乃作此篇陳貢獒

之義用訓諫於王

傳四夷至不服

正義曰曲禮云其在東夷西戎南蠻北狄經舉夷蠻則戎狄可

知四夷慕化貢其方賄言所貢非獨旅也四夷各自爲國無大

小統領九八言非一也釋地云九夷八狄七戎六蠻謂之四海

又云八蠻在南方六戎在西方五狄在北方上下二文三方數

目不同明堂位稱九夷八變六戎五狄與爾雅上文不同周禮

職方氏掌四夷八蠻七閩九貉五戎六狄之人鄭衆云四八七

九五六周之所服國數也徧檢經傳四夷之數參差不同先儒

舊解此爾雅殷制明堂位及職方并爾雅下文云八蠻在南六

戎在西五狄在北皆爲周制義或當然明堂位言云戎五狄職

方言五戎六狄趙商以此問鄭鄭荅云戎狄但有其國數其名

難侍而知是鄭亦不能定解言克商遂通道是王家遣使通道

也魯語引此事韋昭云通道譯使懷柔之是王家遣使通彼彼

聞命來獻也言其通夷蠻而有戎貢是四夷皆通道路無所不服

傳西戎至爲異

正義曰西戎之長謂旅國之君致貢其獒或遣使貢之不必自

來也犬髙四尺曰獒釋畜文左傳晉靈公有犬謂之獒旅國以

大爲異故貢之也

曰嗚呼至展親

正義曰嗚呼歎而言也自古明聖之王愼其德敎以柔逺人四

夷皆來賔服無有逺之與近盡貢其方土所生之物其所獻者

惟可以供其服食器用而已不爲耳目華侈供玩好之用也明

王旣得所貢乃明其德之所致分賜於彼異姓之國明已德致

逺賜異姓之國令使無廢其服職事也分寶玉於同姓伯叔之

國見己無所愛惜是用誠信其親親之道也

傳天下至華侈

正義曰以言無有逺近是華夷揔統之辭釋詁云畢盡也故云

天下萬國無有逺之與近盡貢其方土所生之物惟可以供服

食器用者𤣥纁絺紵供服也橘柚菁茅供食也羽毛齒革瑶琨

篠簜供器用也下言不役耳目故知言不爲耳目華侈也周禮

大行人云九州之外謂之蕃國丗壹見各以其所貴寶爲贄鄭

𤣥云所貴寶見經傳者犬戎獻白狼白鹿是也餘外則周書王

㑹備焉案王㑹篇諸方致貢無所不有此言惟服食器用者逺

方所貢雖不充於器用實亦受之召公深戒武王故言此耳

傳德之至其職

正義曰明王有德四夷乃貢是德之所致謂逺夷之貢也昭德

之致正謂賜異姓諸侯令其見此逺物服德畏威無廢其貢獻

常職也魯語稱武王時肅愼氏來貢楛矢石砮長尺有咫先王

欲昭令德之致逺以示後人使永監焉故銘其楛曰肅愼氏貢

矢以分大SKchar配虞胡公而封諸陳古者分異姓以逺方之貢使

無忘服也故分陳以肅愼氏之矢是分異姓之事禮有異姓庶

姓異姓王之甥舅庶姓與王無親其分庶姓亦當以逺方之貢矣

傳以寶至之道

正義曰寶玉亦是萬國所貢但不必是逺方所貢耳以寶玉分

同姓之國示己不愛惜共諸侯有之是用誠信其親親之道也

言用寶以表誠心使彼知王親愛之也定四年左傳稱分魯公

以夏后氏之璜是以寶玉分同姓也異姓踈慮其廢職故賜以

逺方之物攝彼心同姓親嫌王無恩賜以寶玉貴物表王心此

亦互相見也

人不至其力

正義曰旣言分物賜人因說貴不在物言有德無德之王俱是

以物賜人所賜之物一也不改易其物惟有德者賜人其此賜

者是物(⿱艹石)無德者賜人則此物不是物矣恐人主恃己賜人不

自脩德言此者戒人主使脩德也又說脩德之事德盛者常自

敬身不爲輕狎侮慢之事狎侮君子則無以盡人心君子被君

侮慢不肯盡心矣狎侮小人則無以盡其力小人被君侮慢不

復肯盡力矣君子不盡心小人不盡力則國家之事敗矣

傳言物至於德

正義曰有德不濫賞賞必加於賢人得者則以爲榮故有德則

物貴也無德則濫賞賞或加於小人賢者得之反以爲恥故無

德則物賤也所貴不在於物乃在於德

傳以虚至心矣

正義曰以虚受人易咸卦象辭也人主以己爲虚受用人言執

謙以下人則人皆盡其心矣

傳以恱至盡矣

正義曰詩序云恱以使民民忘其死故云以恱使民民忘其勞

在上撫恱 則人皆盡其力矣此君子謂臣小人謂民太甲曰

接下思恭不可狎侮臣也論語云使民如承大祭不可狎侮民

也襄九年左傳云君子勞心小人勞力故别言之

不役至道接

正義曰旣言不可狎侮又言不可縱恣不以聲色使役耳目則

百事之度惟皆正矣以聲色自娱必玩弄人物旣玩弄人者喪

其德也玩弄物者喪其志也人物旣不可玩則當以道自處志

當以道而寧身言當以道而接物依道而行則志自得而言自當

傳言不至度正

正義曰昭元年左傳子産論晉侯之疾云玆心不爽昬亂百度

杜預云百度百事之節也此言志旣不營聲色百事皆自用心

則皆得正也

傳以人至其志

正義曰喪德喪志其義一也玩人爲重以德言之玩物爲輕以

志言之終是志荒而德喪耳

傳在心至勤道

正義曰在心爲志詩序文也在心爲志謂心動有所向也發氣

爲言言於志所趣也志是未發言是巳發相接而成本末之異

耳志言並皆用道但志未發故以道寧志不依道則不得寧耳

言是巳發故以道接言不以道則不可接物志言皆以道爲本

故君子須勤道也

傳遊觀至生民

正義曰遊觀徒費時日故爲無益無益多矣非徒遊觀而巳竒

巧丗所希有故爲異物異物多矣非徒竒巧而巳諸是妄作皆

爲無益諸是丗所希皆爲異物異物無益不可徧舉舉此二者

以明此𩔖皆是也不作是初造之辭爲作有所害故以爲無益

不貴是愛好之語有貴必有賤故以異物對用物雖經言用物

傳言器用可矣經言有益有益不知所謂故傳以德義是人之

本故德義爲有益諸是益身之物皆是有益亦舉重爲言經之

戒人主人主如此所以化丗俗生養下民也此言生民宣十二

年左傳云分謗生民皆謂生活民也下云生民保厥居與孝經

云生民之本盡矣言民生於丗謂之生民與此傳異也俗本云

弗賤衍弗字也

傳非此至其用

正義曰此篇爲戒止爲此句以西旅之⿱敖大 -- 獒非中國之犬不用令

王愛好之故言此也僖十五年左傳言晉侯乗鄭馬及戰陷於

濘是非此土所生不習其用也犬不習用傳記無文

傳寳賢至安矣

正義曰詩序云任賢使能周室中興故傳以任能配寳賢言之

論語云舉直錯諸枉則民服故寳賢任能則近人安嫌安近不

及逺故云近人安則逺人安矣楚語云王孫圉聘於晉定公饗

之趙𥳑子鳴玉以相問於王孫圉曰楚之白珩猶在乎對曰然

𥳑子曰其爲寶也幾何矣曰未甞爲寶楚之所寶者曰觀射父

及左史𠋣相此楚國之寶也(⿱艹石)夫白珩先王之所玩何寶之焉

是謂寶賢也

嗚呼至丗王

正義曰所戒巳終故歎以結之嗚呼爲人君者當早起夜寐無

有不勤於德言當勤行德也(⿱艹石)不矜惜細行作隨冝小過終必

損累大德矣譬如爲山巳髙九仞其功虧損在於一簣惟少一

簣而止猶尚不成山以喻樹德行政小有不終德政則不成矣

必當愼終如始以成德政王者信能蹈行此誡生民皆安其居

處惟天子乃丗丗王天下也

傳輕忽至其微

正義曰矜是憐惜之意故以不惜細行爲輕忽小物謂上狎侮

君子小人愛玩犬馬禽獸之𩔖是小事也積小害毀大德故君

子愼其微易繫辭曰小人以小善爲無益而不爲也以小惡爲

無傷而不去也故惡積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是故君子當

愼微也

傳八尺至如始

正義曰周禮匠人有畎遂溝洫皆廣深等而澮云廣二㝷深二

仞則澮亦廣深等仞與尋同故知八尺曰仞王肅聖證論及注

家語皆云八尺曰仞與孔義同鄭𤣥云七尺曰仞與孔意異論

語云譬如爲山未成一簣鄭云簣盛土器爲山九仞欲成山以

喻爲善向成也未成一簣猶不爲山故曰爲山功虧一簣古語

云行百里者半於九十言末路之艱難也是以聖人乾乾不息

至於日𣅳不敢自暇恐末路之失同於一簣故愼終如始也乾

乾易乾卦文日𣅳無逸篇文

傳言其至冝矣

正義曰此揔結上文信蹈行此誡行此以上言也言君主於治

民故先云生民安其居天子乃得丗丗王天下也傳以庸君多

自用已不受人言敘經意而申之云武王雖聖召公猶設此誡

況非聖人可以無誡乎身旣非聖又無善誡其不免於過則亦

冝其然矣

巢伯至巢命

正義曰巢伯國爵之君南方逺國也以武王克商乃慕義來朝

王之卿大夫有芮伯者陳王威德以命巢君史敘其事作旅巢

命之篇

傳殷之至來朝

正義曰武王克商即來受周之王命知是殷之諸侯伯是爵也

仲虺之誥云成湯放桀于南巢或此巢是也故先儒相傳皆以

爲南方之國今聞武王克商慕義而來朝也鄭𤣥以爲南方丗

一見者孔以夷狄之爵不過子此君伯爵夷夏未明故直言逺

國也

傳芮伯至巢亡

正義曰丗本云芮伯SKchar姓是周同姓也杜預云芮馮翊臨晉縣

芮郷是也知是圻内之國者芮伯在朝作命必是王臣不得其

官故卿與大夫並言之旅訓爲陳陳王威德以命巢

金縢第八

武王至金縢

正義曰武王有疾周公作䇿書告神請代武王死事畢納書於

金縢之匱遂作金縢凡序言作者謂作此篇也案經周公䇿命

之書自納金縢之匱及爲流言所謗成王悟而開之史敘其事

乃作此篇非周公作也序以經具故略言之

傳爲請至開之

正義曰經云金縢之匱則金縢是匱之名也詩述韔弓之事云

竹閉緄縢毛傳云緄繩縢約也此傳言緘之以金則訓縢爲緘

王鄭皆云縢束也又鄭喪大記注云齊人謂棺束爲緘家語稱

周廟之内有金人叄緘其口則縢是束縛之義藏之於匱緘之

以金(⿱艹石)今釘鐷之不欲人開也鄭云凡藏秘書藏之於匱必以

金緘其表是秘密之書皆藏於匱非周公始造此匱獨藏此書也

金縢

正義曰發首至王季文王史敘將告神之事也史乃䇿祝至屏

璧與珪告神之辭也自乃⺊至乃瘳言⺊吉告王差之事也自

武王旣喪巳下敘周公被流言東征還反之事也此篇敘事多

而言語少(⿱艹石)使周公不遭流言則請命之事遂無人知爲成王

開書周公得反史官美大其事故敘之以爲此篇

旣克至文王

正義曰旣克商二年即伐紂之明年也王有疾病不恱豫召公

與太公二公同辭而言曰我其爲王敬⺊吉凶問王疾病當瘳

否周公曰王今有疾未可以死近我先王故當須⺊也周公旣

爲此言公乃自以請命之事爲己事除地爲墠墠内築壇爲三

壇同墠又爲一壇於南方北面周公立壇上焉置璧於三王之

坐公自執珪乃告大王王季文王告此三王之神也

傳伐紂至恱豫

正義曰武王以文王受命十三年伐紂旣殺紂即當稱元年克

紂稱元年知此二年是伐紂之明年也王肅亦云克殷明年顧

命云王有疾不懌懌恱也故不豫爲不恱豫也何休因此爲例

云天子曰不豫諸侯曰負兹大夫曰犬馬士曰負薪

傳穆敬至之辭

正義曰釋訓云穆穆敬也戚是親近之義故爲近也武王時三

公惟周召與太公耳知二公是召公太公也言王疾恐死當敬

⺊吉凶周公言武王旣定天下當成就周道未可以死近我先

王死則神與先王相近故言近先王(⿱艹石)生則人神道隔是爲逺

也二公恐王死欲爲之⺊周公言王未可以死是相順之辭也

鄭云戚憂也周公旣内知武王有九齡之命又有文王曰吾與

爾三之期今必瘳不以此終故止二公之⺊云末可以憂怖我

先王如鄭此言周公知王不死先王豈不知乎而慮先王憂也

傳周公至己事

正義曰功訓事也周公雖許二公之⺊仍恐王疾不瘳不復與

二公謀之乃自以請命爲己之事獨請代武王死也所以周公

自請爲己事者周公位居冢宰地則近親脫或⺊之不善不可

使外人知悉亦不可苟讓故自以爲功也

傳因大至三壇

正義曰請命請之於天而告三王者以三王精神巳在天矣故

因大王王季文王以請命於天三王每王一壇故爲三壇壇是

築土墠是除地大除其地於中爲三壇周公爲壇於南方亦當

在此墠内但其處小別故下別言之周公北面則三壇南面可

知但不知以何方爲上耳鄭𤣥云時爲壇墠於豐壇墠之處猶

存焉

傳立壇至三王

正義曰禮授坐不立授立不坐欲其髙下均也神位在壇故周

公立壇上對三王也

傳璧以至祝辭

正義曰周禮大宗伯云以蒼璧禮天詩說禱旱云圭璧旣卒是

璧以禮神不知其何色也鄭云植古置字故爲置也言置璧於

三王之坐也周禮云公執桓圭知周公秉桓圭又置以爲贄也

告謂祝辭下文是其辭也

史乃至與珪

正義曰史乃爲䇿書執以祝之曰惟爾元孫某某即發也遇得

危暴重疾今恐其死(⿱艹石)爾三王是有太子之責於天謂負天大

子責必須一子死者請以旦代發之身令旦死而發生又告神

以代之狀我仁能順父又旦多材力多伎藝又能善事鬼神汝

元孫不如旦多材多藝又不能事鬼神言取發不如取旦也然

人各有能發雖不能事鬼神則有人君之用乃受命於天帝之

庭能布其德敎以佑助四方之民用能安定汝三王子孫在於

下地四方之民無不敬而畏之以此之故不可使死嗚呼發之

可惜如此神明當救助之無得隕墜天之所下寶命天下寶命

謂使爲天子(⿱艹石)武王死是隕墜之也(⿱艹石)不墜命則我先王亦永

有依歸爲宗廟之主神得歸之我與三王人神道隔許我以否

不可知今我就受三王之命於彼大龜卜其吉凶吉則許我凶

則爲不許我爾之許我使卜得吉兆旦死而發生我其以璧與

珪歸家待汝神命我死當以珪璧事神爾不許我使卜兆不吉

發死而旦生我乃屏去璧之與珪言不得事神當藏珪璧也

傳史爲至虐暴

正義曰𠮷神之言書之於䇿祝是讀書告神之名故云史爲䇿

書祝辭史讀此䇿書以祝告神也武王是大王之曽孫也尊統

於上繼之於祖謂元孫是長孫也某者武王之名本告神云元

孫發臣諱君故曰某也易乾卦云夕惕(⿱艹石)厲厲爲危也虐訓爲

暴言性命危而疾暴重也泰誓牧誓皆不諱發而此獨諱之孔

惟言臣諱君不解諱之意鄭𤣥云諱之者由成王讀之也意雖

不明當謂成王開匱得書王自讀之至此字口改爲某史官録

爲此篇因逐成王所讀故諱之上篇泰誓牧誓王自稱者令入

史制爲此典故不須諱之

傳太子至丗敎

正義曰責讀如左傳施舎巳責之責責謂負人物也太子之責

於天言負天一太子謂必須死疾不可救於天必須一子死則

當以旦代之死生有命不可請代今請代者聖人敘臣子之心

以垂丗敎耳非謂可代得也鄭𤣥弟子趙商問𤣥曰(⿱艹石)武王未

終疾固當瘳信命之終雖請不得自古巳來何患不爲𤣥荅曰

君父疾病方困忠臣孝子不忍嘿爾視其歔欷歸其命於天中

心惻然欲爲之請命周公達於此禮著在尚書(⿱艹石)君父之病不

爲請命豈忠孝之志也然則命有定分非可代死周公爲此者

自申臣子之心非謂死實可代自古不廢亦有其人但不見爾

未必周公獨爲之鄭𤣥云丕讀曰不愛子孫曰子元孫遇疾(⿱艹石)

汝不救是將有不愛子孫之過爲天所責欲使爲之請命也與

孔讀異

傳我周至之意

正義曰告神稱予知周公自稱我也考是父也故仁能順父上

云元孫對祖生稱此言順父從親爲始祖爲王考曽祖爲皇考

考父可以通之傳舉親而言父耳旣能順父又多材多藝能事

鬼神言已可以代武王之意上言丕子之責於天則是天欲取

武王非父祖取之此言已能順父祖善事鬼神者假令天意取

之其神必共父祖同處言已是父祖所欲欲令請之於天也

傳汝元至以死

正義曰以王者存亡大運在天有德於民天之所與是受命天

庭也以人況天故言在庭非王實至天庭受天命也旣受天命

以爲天子布其德敎以佑助四方之民當於天心有功於民言

不可以死也

乃⺊至乃瘳

正義曰祝告巳畢即於壇所乃⺊其吉凶用三王之龜⺊一皆

相因而吉觀兆巳知其吉猶尚未見占書占書在於藏内啓藏

以籥見其占書亦與兆體乃并是吉公視兆曰觀此兆體王身

其無患害也我小子新受命於三王謂⺊得吉也我武王當惟

長終是謀周之道此⺊吉之愈者上天所以須待武王能念我

一人天子之事成其周道故也公自壇歸乃納䇿於金縢之匱

中王明日乃病瘳

傳習因至而吉

正義曰習則襲也襲是重衣之名因前而重之故以習爲因也

雖三龜並⺊⺊有先後後者因前故云因也周禮太⺊掌三兆

之法一曰玉兆一曰瓦兆三曰原兆三兆各別必三代法也洪

範⺊筮之法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是必三代之法並用之矣

故知三龜三王之龜龜形無異代之別但⺊法旣別各用一龜

謂之三王之龜耳毎龜一人占之其後君與大夫等揔占三代

之龜定其吉凶未見占書巳知吉者⺊有大體見兆之吉凶麤

觀可識故知吉也

傳三兆至是吉

正義曰鄭𤣥云籥開藏之管也開兆書藏之室以管乃復見三

龜占書亦合於是吉王肅亦云籥開藏占兆書管也然則占兆

别在於藏太⺊三兆之下云其經兆之體皆百有二十其頌皆

千有二百占兆之書則彼頌是也略觀三兆旣巳同吉開藏以

籥見彼占兆之書乃亦并是吉言其兆頌符同爲大吉也

傳公視至必愈

正義曰如此兆體指⺊之所得兆也周禮占人云凡⺊筮君占

體大夫占色史占墨⺊人占圻鄭𤣥云體兆象也色兆氣也墨

北廣也坼兆舋也尊者視兆象而巳卑者以次詳其餘也周公

⺊武王占之曰體王其無害鄭意此言體者即彼君占體也但

周公令⺊汲汲欲王之愈必當親視灼龜躬省兆繇不惟占體

而巳但鄭以君占體與此文同故引以爲證耳

傳言武至周道

正義曰此原三王之意也言武王得愈者此謂⺊吉武王之愈

言天與三王一一須待武王能念我天子事成周道(⿱艹石)死則不

復得念天子之事周道必不成也禮天子自稱曰予一人故以

一人言天子也

傳從壇至瘳差

正義曰壇所即⺊故從壇歸也翼明釋言文瘳訓差亦爲愈病

除之名也藏此書者此旣告神即是國家舊事其書不可捐󠄂棄

又不可示諸丗人故藏千金縢之匱耳

武王至誚公

正義曰周公於成王之丗爲管蔡所誣王開金縢之書方始明

公本意卒得成就周道天下太平史官美大其事述爲此篇故

追言請命於前乃說流言於後自此以下說周公身事武王旣

喪成王幼弱周公攝王之政專決萬機管叔及其羣弟蔡叔霍

叔乃流放其言於國中曰公將不利於孺子言欲篡王位爲不

利周公乃告二公曰我之不以法法此三叔則我無以成就周

道告我先王旣言此遂東征之周公居東二年則罪人於此皆

得謂獲三叔及諸叛逆者罪人旣得訖成王猶尚疑公公於此

旣得罪人之後爲詩遺王名之曰鴟鴞鴟鴞言三叔不可不誅

之意王心雖疑亦未敢責誚公言王意欲責而未敢也

傳武王至成王

正義曰武王旣死成王幼弱故周公攝政攝政者雖以成王爲

主政令自公出不復𨵿成王也蔡仲之命云羣叔流言乃致辟

管叔于商囚蔡叔于郭鄰降霍叔于庶人則知羣弟是蔡叔霍

叔也周語云獸三爲羣則滿三乃稱羣蔡霍二人而言羣者并

管故稱羣也傳旣言周公攝政乃云其弟管叔蓋以管叔爲周

公之弟孟子曰周公弟也管叔兄也史記亦以管叔爲周公之

兄孔似不用孟子之說或可孔以其弟謂武王之弟與史記亦

不違也流言者宣布其言使人聞知(⿱艹石)水流然流即放也乃放

言於國以誣周公以惑成王王亦未敢誚公是王心惑也鄭𤣥

云流公將不利於孺子之言於京師於時管蔡在東蓋遣人流

傳此言於民閒也

傳三叔至成王

正義曰殷法多兄亡弟立三叔以周公大聖又是武王之弟有

次立之勢今復秉國之權恐其因即篡奪遂生流言不識大聖

之度謂其實有異心非是故誣之也但啓商共叛爲罪重耳

傳辟法也

正義曰釋詁文

傳周公至此得

正義曰詩東山之篇歌此事也序云東征知居東者遂東往征

也雖征而不戰故言居東也東山詩曰自我不見于今三年又

云三年而歸此言二年者詩言初去及來凡經三年此直數居

東之年除其去年故二年也罪人旣多必前後得之故云二年

之中罪人此得惟言居東不知居在何處王肅云東洛邑也管

蔡與商奄共叛故東征鎭撫之案驗其事二年之閒罪人皆得

傳成王至未敢

正義曰成王信流言而疑周公管蔡旣誅王疑益甚故周公旣

誅三監而作詩解所以冝誅之意其詩云鴟鴞鴟鴞旣取我子

無毀我室毛傳云無能毀我室者攻堅之故也寧亡二子不可

以毀我周室言冝誅之意也釋言云貽遺也以詩遺王王猶未

悟故欲讓公而未敢政在周公故畏威未敢也鄭𤣥以爲武王

崩周公爲冢宰三年服終將欲攝政管蔡流言即避居東都成

王多殺公之屬黨公作鴟鴞之詩救其屬臣請勿奪其官位土

地及遭風雷之異啓金縢之書迎公來反反乃居攝後方始東

征管蔡解此一篇及鴟鴞之詩皆與孔異

秋大至大熟

正義曰爲詩遺王之後其秋大熟未及收穫天大雷電又隨之

以風禾盡偃仆大木於此而拔風災所及邦人大恐王見此變

與大夫盡皮弁以開金縢之書案省故事求變異所由乃得周

公所自以爲功請代武王之說二公及王問於本從公之人史

與百執事問審然以否對曰信言有此事也乃爲不平之聲噫

公命我勿敢言王執書以泣曰其勿敬⺊吉凶言天之意巳可

知也昔公勤勞王家惟我幼童之人不及見知今天動雷電之

威以彰明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改過自新遣人往迎之我國

家襃崇有德之禮亦冝行之王於是出郊而祭以謝天天乃雨

反風禾則盡起二公命邦人凡大木所偃仆者盡扶起而築之

禾木無虧歳則大熟言周公之所感致若此也

傳二年至之異

正義曰上文居東二年未有別年之事知即是二年秋也嫌別

年故辨之洪範咎徴云蒙恒風(⿱艹石)以成王蒙闇故常風順之風

是闇徴而有雷者以威怒之故以示天之威怒有雷風之異

傳風災至大恐

正義曰言邦人則風災惟在周邦不及寛逺故云風災所及邦

人皆大恐言獨畿内恐也

傳皮弁質服以應天

正義曰皮弁象古故爲質服祭天尚質故服以應天也周禮司

服云王祀昊天上帝則服大裘而冕無旒乃是冕之質者是事

天冝質服故服之以應天變也周禮視朝則皮弁服皮弁是視

朝服每日常服而言質者皮弁白布衣素積裳故爲質也鄭𤣥

以爲爵弁必爵弁者承天變降服亦如國家未道焉

傳二公至請命

正義曰二公與王若同而問當言王及二公今言二公及王則

是二公先問知二公倡王啓之故先見書鄭云開金縢之書者

省察變異所由故事也以金縢匱内有先王故事疑其遭遇災

變必有消伏之術故倡王啓之史爲公造䇿書而百執事給使

令皆從周公請命者

傳史百至恨辭

正義曰周公使我勿道此事者公以臣子之情忠心欲代王死

非是規求名譽不用使人知之且武王瘳而周公不死恐人以

公爲詐故令知者勿言今被問而言之是違負周公也噫者心

不平之聲故爲恨辭

傳周公至之冝

正義曰公之東征止爲伐罪罪人旣得公即當還以成王未寤

恐與公不和故留東未還待王之察已也新迎者改過自新遣

使者迎之詩九罭之篇是迎之事也亦國家禮有德之冝言尊

崇有德冝用厚禮詩稱衮衣籩豆是國家禮也

傳郊以至之是

正義曰祭天於南郊故謂之郊郊是祭天之處也王出郊者出

城至郊爲壇告天也周禮大宗伯云以蒼璧禮天牲幣如其器

之色是祭天有玉有幣今言郊者以玉幣祭天告天以謝過也

王謝天天即反風起禾明主郊之是也鄭𤣥引易傳云陽感天

不旋日陽謂天子也天子行善以感天不迴旋經日故郊之是

得反風也

傳木有至見之

正義曰上文禾偃木拔拔必亦偃故云木有偃拔起而立之築

有其根桑果無虧百穀豐熟鄭王皆云築拾也禾爲大木所偃

者起其木拾下禾無所亡失意太曲碎當非經旨案序將東征

作大誥此上居東二年以來皆是大誥後事而編於大誥之前

者因武王喪并見之

大誥第九

武王至大誥

正義曰武王旣崩管叔蔡叔與紂子武庚三人監殷民者又及

淮夷共叛周公相成王攝王政將欲東征黜退殷君武庚之命

以誅叛之義大誥天下史敘其事作大誥

傳三監至叛周

正義曰知三監是管蔡商者以序上下相顧爲文此言三監及

淮夷叛揔舉諸叛之人也下云成王旣黜殷命殺武庚命微子

啓代殷後又言成王旣伐管叔蔡叔以殷餘民邦康叔此序言

三監叛將征之下篇之序歷言伐得三人足知下文管叔蔡叔

武庚即此三監之謂知三監是管蔡商也漢書地理志云周旣

滅殷分其畿内爲三國詩風邶鄘衞是也邶以封紂子武庚鄘

管叔尹之衞蔡叔尹之以監殷民謂之三監先儒多同此說

鄭𤣥以三監爲管蔡霍獨爲異耳謂之監者當以殷之畿内被

紂化日乆未可以建諸侯且使三人監此殷民未是封建之也

三人雖有其分互相監領不必獨主一方也史記衞丗家云武

王克殷封紂子武庚爲諸侯奉其先祀爲武庚未集恐有賊心

乃令其弟管叔蔡叔傅相之是言輔相武庚共監殷人故稱監

也序惟言淮夷叛傳言淮夷徐奄之屬共叛周者以下序文云

成王東伐淮夷遂踐奄作成王政又云成王旣黜殷命滅淮夷

作周官又云魯公伯禽宅曲阜徐夷並興作費誓彼三序者一

時之事皆在周公歸政之後也多方篇數此諸國之罪云至于

再至于三得不以武王初崩巳叛成王即政又叛謂比爲再三

也以此知淮夷叛者徐奄之屬皆叛也

傳相謂至天下

正義曰君奭序云召公爲保周公爲師相成王爲左右於時成

王爲天子自知政事二公爲臣輔助之此言相成王者有異於

彼故辨之相謂攝政攝政者敎由公出不復𨵿自成王耳仍以

成王爲王故稱成王鄭𤣥云黜貶退也黜實退名但此黜乃殺

其身絶其爵故以黜爲絶也周公此行普伐諸叛獨言黜殷命

者定四年左傳云管蔡啓商惎閒王室則此叛武庚爲主且顧

微子之序故特言黜殷命也以誅叛者之義大誥天下經皆是也

大誥

正義曰此陳伐叛之義以大誥天下而兵凶戰危非衆所欲故

言煩重其自殷勤多止而更端故數言王曰大意皆是陳說

庚之罪自言已之不能言己當繼父祖之功須去叛逆之賊人

心旣從⺊之又吉往伐無有不克勸人勉力用心此時武王初

崩屬有此亂周公以臣代君天下未察其志親弟猶尚致惑何

況踈賤者乎周公慮其有向背之意故殷勤告之陳壽云皐陶

之謨略而雅周公之誥煩而悉何則皐陶與舜禹共談周公與

羣下矢誓也其意或亦然乎但君奭康誥乃與召公康叔語也

其辭亦甚委悉抑亦當時設言自好煩復也管蔡導武庚爲亂

此篇略於管蔡者猶難以伐弟爲言故專說武庚罪耳

(⿱艹石)至即命

正義曰周公雖攝王政其號令大事則假成王爲辭言王順大

道而爲言曰我今以大道誥汝天下衆國及於衆治事之臣以

我周道不至故上天下其凶害于我家不少言叛逆者多此害

延長寛大惟累我幼童人成王自言害及已也我之致此凶害

以我爲子孫承繼無疆界之大數服行其政不能爲智道令民

安故使之叛自責也安民猶且不能況曰其能至於知天之大

命者乎言已不能知天意也復歎而言巳乎我惟小子承先人

之業如渉淵水惟往求我所以濟渡言己恐懼之甚我所求濟

者惟在布行大道布陳前人文王武王受命之事在我此身不

忘大功旣不忘大功當誅叛逆由此我不敢絶天之所下威用

而不行之言必將伐四國也寧天下之王謂文王也文王遺我

大寶龜疑則就而⺊之以繼天明命今我就受其命言巳就龜

⺊其伐之吉凶巳得吉也

傳周公至及之

正義曰序云相成王則王(⿱艹石)曰者稱成王之言故言周公稱成

王命實非王意成王爾時信流言疑周公豈命公伐管蔡乎猷

訓道也故云順大道以告天下衆國也鄭王本猷在誥下漢書

王莽攝位東郡太守翟義叛莽莽依此作大誥其書亦道在誥

下此本猷在大上言以道誥衆國於文爲便但此經云猷大傳

云大道古人之語多倒猶詩稱中谷谷中也多邦之下云於爾

御事是於諸國治事者盡及之也鄭𤣥云王周公也周公居攝

命大事則權稱王惟名與器不可假人周公自稱爲王則是不

爲臣矣大聖作則豈爲是乎

傳凶害至之意

正義曰釋詁云延長也洪大也此害長大敗亂國家經言惟我

幼童人謂損累之故傳加累字累我童人言其不可不誅之意

鄭王皆以延上屬爲句言害不少乃延長之王肅又以惟爲念

向下爲義大念我幼童子與繼文武無窮之道

傳言子至自責

王義曰嗣訓繼也言子孫承繼相疆境界則是無窮大數長逺

⺊丗二十卜年七百是長逺也

傳安人至者乎

正義曰民近而天逺以易而況難天子必當至靈至靈乃知天

命言己猶不能安民明其不知天命自責而謙

傳前人至任重

正義曰成王前人故爲文武也以渉水爲喻言求濟者在於布

行大道行天子之政也文武有大功德故受天命又當布陳文

武受命所行之事也陳行天子之政又陳文武所行之事在此

不忘大功大功太平之功也言己所任至重不得不奉天道行

誅伐也

傳天下至四國

正義曰王者征伐刑獄象天震曜殺戮則征伐者天之所威用

謂誅惡是也天有此道王者用之用之則開不用則閉言我不

敢閉絶天之所下威用而不行之旣不敢不行故將伐四國

傳安天至可違

正義曰紂爲昬虐天下不安言文王能安之安天下之王謂文

王也遺我大寶龜者天子寶藏神龜疑則⺊之繼天明道就其

命而行之言⺊吉則當行不可違卜也所以大寶龜能得繼天

明者以天道𤣥逺龜是神靈能傳天意以示吉凶故疑則⺊之

以繼天明道鄭𤣥云時旣⺊乃後出誥故先云然

曰有至并吉

正義曰上言爲害不少陳欲征之意未說武庚之罪更復發端

言之曰今四國叛逆有大艱於西土言作亂於東與京師爲難

也西土之人爲此亦不得安靜於此人情皆蠢蠢然動殷後小

國腆腆然之禄父大敢紀其王業之次敘而欲興復之禄父所

以敢然者上天下威於三叔以其流言欲下威誅之禄父知我

周國有此疵病而欺惑東國人令人不安禄父謂人曰我殷復

望得更爲天子反鄙易我周國今天下蠢動今之明日四國民

之賢者有十夫不從叛逆其來爲我翼佐我周於是用撫安武

事謀立其功明禄父舉事不當得賢者叛來投我爲我謀用是

人事先應如此則我有兵戎大事征伐必休美矣人謀旣從我

⺊又并吉是其休也言往必克敵安民之意告衆使知也

傳曰語至蠢動

正義曰周公丁寧其事止而復言別加一曰語更端也下言王

曰此不言王史詳略耳四國作逆於東京師以爲大艱故言作

大難於京師西土人亦不安亦如東方見其亂不安也釋詁云

蠢動也鄭云周民亦不定其心騷動言以兵應之當時京師無

與應者鄭言妄耳

傳言殷至復之

正義曰殷本天子之國武庚比之爲小故言小腆腆是小貌也

鄭𤣥云腆謂小國也王肅云腆主也殷小主謂禄父也大敢紀

其王業經紀王業望復之也

傳天下至疵病

正義曰王肅云天降威者謂三叔流言當誅伐之言誅三叔是

天下威也釋詁云疵病也鄭王皆云知我國有疵病之瑕

傳禄父至無狀

正義曰禄父以父罪滅殷身亦當死幸得繼其先祀冝荷天恩

反鄙薄輕易我周家言其不識恩養道其罪無狀也漢代止有

無狀之語蓋言其罪大無可形狀也近代巳來遭重喪荅人書

云無狀招禍是古人之遺語也

傳今天至先應

正義曰武庚旣叛聞者皆驚故今天下蠢動謂聞叛之日也今

之明日聞叛之明日以獻爲賢四國民内賢者十夫來翼佐我

周十人史無姓名直是在彼逆地有先見之明知彼必敗棄而

歸周周公喜其來降舉以告衆謂之爲賢未必是大賢也用撫

安武事謀立其功用此十夫爲之將欲伐叛而賢者即來言人

事先應也

傳大事至爲美

正義曰成十三年左傳云國之大事在祀與戎今論伐叛知大

事戎事也十夫來翼人謀旣從⺊又并吉所以爲美美即經之

休也旣言其休乃說我⺊并吉以成此休之意鄭𤣥云⺊并吉

者謂三龜皆從也王肅云何以言美以三龜一習吉是言并吉

證其休也與孔異矣

肆予告至違⺊

正義曰以人從⺊吉爲美之故故我告汝友邦國之君及於尹

氏卿大夫衆士治事者曰我得吉⺊我惟與汝衆國往伐殷逋

亡播蕩之臣謂伐禄父也汝國君及於衆治事者無不反我之

意相與言曰伐此四國爲難甚大言其不欲征也汝不欲伐罪

我之由四國之民不安而叛者亦惟在我天子王宫與邦君之

室敎化之過使之然以此令汝難征 過事在我雖然於我小

子先考疑而⺊之欲敬成周道(⿱艹石)謂四國難大不可征則於王

室有害不可違⺊冝從⺊往征也

傳以美至及之

正義曰肆訓故也承上休之下以其東征必美之故我告友國

君以下共謀之尹氏即顧命云百尹是也尹正也諸官之正謂

卿大夫故傳言及於正官尹氏卿大夫尹氏即官也揔呼大夫

爲官氏也上文大誥爾多邦越爾御事無尹氏庶士下文爾庶

邦君越庶士御事亦無尹氏惟此及下文施義二者詳其文餘

略之從可知也

傳用汝至禄父

正義曰逋逃也播謂播蕩逃亡之意禄父殷君謂之爲殷今日

叛逆是背周逃亡故云用汝衆國往伐彼殷君於我周家逋逃

亡叛之臣謂禄父也

傳汝衆至戒之

正義曰王以⺊吉之故將以諸國伐殷且彼諸國之情必有不

欲伐者無不反我之意相與言曰征伐四國爲大難言其情必

如此敘其情以戒之使勿然也鄭云汝國君及下羣臣不與我

同志者無不反我之意云三監叛其爲難大是言反者謂反上

意反是上意則知曰者相與言也

傳言四至及逺

正義曰自責惟當言天子敎化之過而并言諸侯者化從天子

布於諸侯道之不行亦邦君之咎見庶邦亦有過故并言之敎

化之過在於君身而云王宫邦君室者宫室是行化之處故指

以言之

傳於我至從⺊

正義曰翼訓敬也於我小子先自考⺊欲敬成周道汝庶邦御

事等(⿱艹石)謂今四國不可征則周道不成於王室有害故冝從⺊

小子先⺊當謂初即位時⺊其欲成周道也不可違⺊謂上朕

⺊并吉也言欲征⺊吉當從⺊征之

肆予沖至圖功

正義曰以汝等有難征之意故我童子成王長思此難而歎曰

嗚呼四國今叛信蠢動天下使鰥寡受害尤可哀哉我周家爲

天下役事而遺我甚大乃投此艱難於我身此難須平不可以

巳今征四國於我童人不惟自憂而巳乃欲施義於汝衆國君

於汝多士尹氏治事之人如此爲汝計汝君臣當安勉我曰無

勞於征伐之憂我諸侯當往共征四國汝王不可不成汝寧祖

聖考所謀之功冝出此善言以助我何謂違我不欲征也

傳我周至得巳

正義曰爲天子者當役己以養天下故我周家爲天下役事揔

言周家當救天下此事遺我故爲甚大以大役遺我以爲甚大

而又投擲此艱難之事於我身謂當巳之時有四國叛逆言已

職當靜亂不得以己也

傳言征至事者

正義曰卬我恤憂也四國叛逆害及衆國君得靜亂則爲大美

言征四國於我童人不惟自憂而巳乃欲施義於汝衆國君臣

言難除則義施也

傳汝衆至之助

正義曰綏安也毖勞也言我旣施義於汝汝衆國君臣言得我

之力當安慰勉勸我曰無勞於憂令我無憂四國衆國自來征

之經言寧即文王考即武王故言寧祖聖考也王以衆國反己

乃復設爲此言責其無善言助己

巳予至不基

正義曰旣敘衆國之情告以必征之意巳乎我惟小子不敢廢

上帝之命⺊吉不征是廢天命從⺊而興乃有故事天休美於

安天下之文王興我小國周者以安民之王惟⺊是用以此之

故安受此上天之命明⺊冝用之今天助民矣十夫佐周是天

助也人事旣驗況亦如文王惟⺊之用吉可知矣嗚呼而歎天

之明德可畏也輔成我周家大大之基業⺊旣得吉不可違也


傳人獻至文王

正義曰天之助民乃是常道而云民獻十夫是天助民者下云

亦惟十人迪知上帝命故以民獻十夫爲天助民也

王曰爾至休畢

正義曰旣述文王之事王又命於衆曰汝惟乆老之人汝大能

逺省識古事汝知寧王(⿱艹石)此之勤勞哉以老人目所親見必知

之也以文王勤勞如此故天命愼勞來我周家當至成功所在

天意旣然我不敢不極盡文王所謀之事文王謀致太平我欲

盡行之我欲盡文王所謀故我大爲敎化勸誘我所友國君共

伐叛逆天旣輔助我周家有大化誠辭其必成就我之衆民天

意旣如此矣我何其不於前文王安民之道謀立其功之處所

而終竟之乎天亦惟勞愼我民(⿱艹石)人有疾病而欲巳去之天意

於民如此之急我何敢不於前安人文王所受美命終畢之乎

以須終畢之故故當誅除逆亂安養下民使之致太平

傳閟愼至太平

正義曰閟愼釋詁文天愼勞我周家者美其德當天心愼惜人

勞來勸勉之使至成功所在在於致太平也天意欲使之然我

爲文王子孫敢不極盡文王所謀之事文王本謀謂致太平

傳言我至民矣

正義曰釋詁云棐輔也忱誠也文承大化之下知輔誠辭者言

周家有大化誠辭爲天所輔其成我民必爲民除害使得成也

傳天亦至去之

正義曰亦者亦同之義也君民共爲一體天愼勞使成功亦當

勤勞民使安寧故言亦也如疾欲已去之言天急於民至甚也

傳天欲至畢之

正義曰上云卒寧王圖事又云圖功攸終此云攸受休畢畢終

也三者文辭略同義不甚異大意惟言當終文王之業須征逆

亂之賊周公重兵愼戰丁寧以勸民耳

王曰(⿱艹石)至弗救

正義曰子孫成父祖之業古道當然王又言曰今順古昔之道

我其往東征矣我所言國家之難備矣日日思念之乃以作室

爲喻(⿱艹石)父作室營建基址旣致法矣其子乃不肯爲之堂況肯

搆架成之乎又以治田爲喻其父菑耕其田殺其草巳堪下種

矣其子乃不肯布種況肯收穫乎其此作室治田之父乃是敬

事之人見其子如此其肯言曰我有後不棄我基業乎必不肯

爲此言也我(⿱艹石)不終文武之謀則文武之神亦如此耳其肯道

我不棄基業乎作室農人猶惡棄其基業故我何敢不於我身

今日撫循安人之文王大命以征討叛逆乎我今東征無往不

(⿱艹石)凡人兄及父與子弟爲家長者乃有朋友來伐其子則民

皆養其勸伐之心不救之何則以子惡故也以喻伐四國雖親

如父兄亦無救之者以君惡故也言罪大不可不誅無救所以

必克也顧氏以上不卬自恤傳云不惟自憂遂皆以卬爲惟但

卬之爲惟非是正訓觀孔意亦以不卬爲惟義也

傳又以至穫乎

正義曰上言作室此言治田其取喻一也上言(⿱艹石)考作室旣厎

法此類上文當云若父爲農旣耕田從上省文耳菑謂殺草故

治田一歳曰菑言其始殺草也播謂布種后稷播殖百穀是也

定本云矧弗肯構矧弗肯穫皆有弗字檢孔傳所解弗爲衍

傳其父至棄之

正義曰治田作室爲喻旣同故以此經結上二事鄭王本於矧

肯構下亦有此一經然取喻旣同不應重出蓋先儒見下有而

上無謂其脫而妄増之

(⿱艹石)兄至大故

正義曰此經大意言兄不救弟父不救子發首兄考備文伐厥

子不言弟互相發見傳言兄弟父子之家以足之民養其勸民

謂父兄爲家長者也養其心不退止也

王曰嗚至不易

正義曰旣言四國無救之者王曰又言歎今伐四國必克之故

告汝衆國君及於汝治事之臣所以知必克者故有明國事用

智道者亦惟有十人此人皆蹈知上天之命謂民獻十夫來佐

周家此人旣來克之必也於我天輔誠信之故汝天下是知無

敢變易天法者(⿱艹石)易法無信則上天不輔故無敢易法也況今

天下罪於周國使四國叛逆惟大爲難之人謂三叔等大近相

伐於其室家自欲拔本塞源反害周室是其爲易天法也彼變

易天法(⿱艹石)不早誅之汝天下亦不知天命之不可變易也

傳言其至佐周

正義曰此其必克之故也爽明也由用也有明國事用智道言

其有賢德也蹈天者識天命而履行之此言十人謂上文民獻

十夫來佐周家者此是賢人賢人旣來彼無所與是必克之効

也王肅云我未伐而知民弗救者以民十夫用知天命故也

傳於天至叛乎

正義曰於天輔誠言天之所輔必是誠信汝天下於是觀之始

知無敢變易天法(⿱艹石)易天法則天不輔之況今天下罪於周使

四國叛乎以小況大易法猶尚不可況叛逆乎

傳惟大至不易

正義曰以下句言相伐於其室家室家自相伐知惟大爲難之

人謂三叔也大近相伐於其室家者三叔爲周室至親而舉兵

作亂是室家自相伐爲叛逆之罪是變易天法之極(⿱艹石)汝諸國

不肯誅之是汝天下亦不知天命之不可變易也王肅云惟大

爲難之人謂管蔡也大近相伐於其室家明不可不誅也管蔡

犯天誅而汝不欲伐則亦不知天命之不易也

予永至(⿱艹石)

正義曰所以必當誅四國者我長思念之曰天惟喪亡殷國者

(⿱艹石)稼穡之夫務去草也天意旣然我何敢不終我壟𠭇也言穢

草盡須除去殷餘皆當殄滅也天亦惟美於前寧人文王我何

其極文王⺊法敢不於是從乎言必從之也我循彼寧人所有

旨意以安疆土不待⺊筮便即東征已自善矣況今⺊東征而

龜并吉以吉之故我大以爾東征四國天命必不僭差⺊兆陳

列惟(⿱艹石)此吉不可不從⺊不可不勉力也

傳天亦至必從

正義曰天亦惟美於文王受命言文王德當天心天每事美之

故得受天命是文王之德大美也文王用⺊能受天命今於我

何其窮極文王⺊法敢不從乎言必從文王⺊也

傳循文至不從

正義曰文王之旨意欲令天下疆土皆得其冝有叛逆者自然

須平定之我直循彼文王所有旨意伐叛則巳善矣不必須⺊

筮也況今⺊并吉乎言不可不從也王肅云順文王安人之道

有旨意盡天下疆土使皆得其所不必須⺊筮也況今⺊三龜

皆吉明不可不從也

傳以⺊至不勉

正義曰天命不僭者天意去惡與善其事必不僭差言我善而

彼惡也⺊兆陳列惟(⿱艹石)此吉言往必克之不可不勉力也

微子之命第十

成王至之命

正義曰成王旣黜殷君之命殺武庚乃命微子啓代武庚爲殷

後爲書命之史敘其事作微子之命黜殷命謂絶其爵也殺武

庚謂誅其身也

傳啓知至湯後

正義曰啓知紂必亡告父師少師而遁於荒野微子作告是其

事也武王旣克紂微子乃歸之非去紂即奔周也傳言得封之

由故言其奔周耳僖六年左傳云許僖公見楚子面縛銜璧大

夫衰絰士輿櫬楚子問諸逢伯對曰昔武王克殷微子啓如是

武王親釋其縛受其璧而袚之焚其櫬禮而命之使復其所史

記宋丗家云武王克殷微子啓乃持其祭器造於軍門肉袒面

縛左牽羊右把茅膝行而前以告武王乃釋微子復其位如故

是言微子克殷始歸周也馬遷之書辭多錯謬面縛縛手於後

故口銜其璧又安得左牽羊右把茅也要言歸周之事是其實

耳樂記云武王克殷旣下車投殷之後於宋則傳言復其位者

以其自縳爲囚釋之使從本爵復其卿大夫之位及下車即封

於宋以其終爲殷後故樂記云投殷之後爾時未爲殷之後也

微子初封於宋不知何爵此時因舊宋命之爲公令爲湯後使

祀湯耳不繼紂也

微子之命

正義曰令寫命書之辭以爲此篇君陳君牙囧命皆此𩔖也

(⿱艹石)曰猷殷王元子

正義曰王順道而言曰今以大道告汝殷王首子告之以下辭

也曰猷如大誥言以道誥之

傳微子至稱之

正義曰吕氏春秋仲冬紀云紂之母生微子啓與仲衍尚爲妾

已而爲妻後生紂紂父欲立啓爲太子太史據法而爭之曰有

妻之子不可立妾之子故紂爲後鄭云微子啓紂同母庶兄也

(⿱艹石)順也猷道也以其本是元子故順道本而稱之釋詁云元首

始也易曰元者善之長也

傳言二至三統

正義曰郊特牲云天子存二代之後猶尊賢也尊賢不過二代

書傳云王者存二王之後與已爲三所以通三統立三正周人以

日至爲正殷人以日至後三十日爲正夏人以日至後六十日

爲正天有三統土有三王三王者所以統天下也禮運云祀之

郊也禹也宋之郊也契也是二王後得郊祭天以其祖配之鄭

云所存二王後者命使郊天以天子禮祭其始祖受命之王自

行其正朔服色此謂通天三統是立二王後之義也此命首言

稽古則立先代之後自古而有此法不知從何代然也孔意自

夏以上不必改正縱使正朔不改典禮服色自當異也

曰篤不忘

正義曰僖十二年左傳王命管仲之辭曰謂督不忘則曰亦謂

義孔訓篤爲厚故傳云謂厚不可忘杜預以督爲正可謂正而

不可忘也

愼乃服命

正義曰傳言愼汝祖服命數謂祭湯廟得用天子之禮服其殷

之本服命則上公九命當愼之無使乖禮制也

唐叔至歸禾

正義曰成王母弟唐叔於其食邑之内得禾下異𠭇壟上同穎

穗以其有異拔而貢於天子以爲周公德所感致於時周公東

征未反王命唐叔歸周公於東命有言辭史敘其事作歸禾之篇

傳唐叔至一穗

正義曰昭十五年左傳云叔父唐叔成王之母弟指言唐叔得

禾知其所食邑内得異禾也唐叔食邑書傳無文詩述后稷種

禾於實秀之下乃言實穎毛傳云穎垂言穗重而垂是穎爲穗

也禾各生一壟而合爲一穗言其異也書傳云成王之時有三

苗貫桑葉而生同爲一穗其大盈車長幾充箱民得而上諸成

王下傳云拔而貢之若是盈車之穗不可手拔而貢孔不用書

傳爲說

傳異𠭇至封晉

正義曰禾者和也異𠭇同穎是天下和同之象成王以爲周公

德所感致於時周公東征未還故命唐叔以禾歸周公於東也

歸禾年月史傳無文不知在啓金縢之先後也王啓金縢正當

禾熟之月(⿱艹石)是前年得之於時王疑未解必不肯歸周公當是

啓金縢之後喜得東土和平而有此應故以歸周公也唐叔後

封於晉經史多矣傳言此者欲見此時未封知在邑内得之昭

元年左傳稱成王滅唐而封大叔焉所滅之唐即晉國是也然

則得禾之時未封於唐從後稱之爲唐叔耳

周公至嘉禾

正義曰周公旣得王所命禾乃陳天子歸禾之命爲文辭稱此

禾之善推美於成王史敘其事作嘉禾之篇

傳巳得至稱君

正義曰鄭云受王歸已禾之命與其禾以爲旣得命禾謂復得

禾義當然矣成王歸禾之命必歸美周公周公陳歸禾之命又

推美成王是善則稱君之義也善則稱君坊記文也

傳天下至下亡

正義曰嘉訓善也言此禾之善故以善禾名篇陳天子之命故

當布告天下此以善禾爲書之篇名後丗同穎之禾遂名爲嘉

禾由此也二篇東征未還時事微子受命應在此篇後篇在

前者蓋先封微子後布此書故也


尚書正義卷第十二


             計一萬五千五百一十六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