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女士傳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蛇女士傳》序
作者:林紓 清朝
1908年
本作品收錄於《晩清文學叢鈔

蛇女士者,英國孀雌威斯馬考囊蛇爲戲,余因取以名吾書也。孀專主女權,去裙而袴,且鞾而見腓,舉鈴蹴鞠,騰擲叫囂,煙不去口。凡所論列,節節爲女子稱屈,必欲儕於男子而止,雖行間師武,大師宿儒,聞孀之言,匪不傾服,至於開會演說,似乎女權至是大伸矣。而華格醫生,心乎此孀,決謀欲妻之者也。顧其二女,乃不之欲,亦節節效孀所爲。長女習海事,次女習化學,舉平日蹁躚之長裙,易爲短後,繡閫之中,觱篥四徹。其尤異者,則養飼猴,長歌奇喊,凡一絲一粒,均若與二女無與焉。於是醫生大困,乃知女權之不宜昌,則誓絕此孀弗娶,二女復帖然仍安於巾幗矣。畏廬譯此書竟,笑謂沖叔曰:科南先生成此書時固快意,恐吾譯本書時將爲天下女界唾罵,謂畏廬居士者,今乃知爲頑固人也。此書何足譯,必譯之以病吾女界,則平日稱賞畏廬之譯本者,且唾棄之若芻狗矣。沖叔笑曰:危哉,畏廬!余曰:女權之不昌,咎不在科南之著書,在威斯馬考之蕩檢。夫所謂女權者,蓋欲天下女子不歸於無用,令有稗於世界,又何必養蛇、蹴鞠、吹觱篥、吃煙斗始名爲權耶?孀之言權,惡少之權,非男子之權。男子自愛者且不必是,胡至女子爲之,足以使人稱可,則科南之書誠乎其與女界爲難矣。畏廬一心思昌女學,謂女子有學,且勿論其他,但母教一節,已足匡迪其子,其他有益於社會者何可勝數!畏廬不精新學,亦不敢妄爲議論,惟云女學當昌,卽女權亦可講,惟不當爲威斯馬考之狂放,則畏廬譯本正可用爲鑒戒,且爲女界之助,想女界同胞其尙不唾罵畏廬爲頑固乎?戊申年五月中澣,林紓敍於望瀛樓。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