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五柳先生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小弟發現這篇文章原來的版本與坊間各版有著微妙的通同與差異,因此以清代吳楚材編纂、民國謝冰瑩勘訂的版本暫代之。這裡面有些文字看起來像是簡繁轉換不當所造成的別字,例如「閑靖少言」當為「」、「頗示己誌」當為「」等,在此皆做修正。原文的標點應該是援中國用法轉換而來,但很奇怪的事情是:這標點的斷法既沒有沿用清代考據的通例,也不符合中國或台灣的習慣,讀起來不甚通順,其中又以分號最為奇怪;個人先暫時援引民初的讀法,有疑義者請在此討論。其他少數文字有異於吳版者,例如近期台灣地區國民教育教材中,「黔婁有言」乃作「黔婁之妻有言」、「其言茲若人之儔乎」乃作「極其言,茲若人之儔乎」,而民間各版之「銜觴賦詩」或作「」、或作「」、或作「」等,在此皆暫返清代版本,以待來者考據追訂。--Kingsmile 2009年2月18日 (三) 20:17 (UTC)

在下又重複審視了一下本文各版本間的差異,發現直到 2008 年 2 月 11 日的 Hallcnt 版為止,大致上沒有太大的謬誤,但到了 2008 年 9 月 5 日的 Wmrwiki 版本,卻換成了一個非常陌生的版本,在下可以確定這個版本並非任何一個詳細考據過的版本。例如「閑靖少言」的「靖」,這並不是簡繁轉換所造成的錯誤,而是大陸地區文革後的某個修訂版;研究古文必同小學一起研讀,根據訓詁學的資料,「靖」與「靜」互訓只在漢代之前才有,新莽以後以靖代靜者絕少,因此〈五柳先生傳〉中當作「閑靜少言」而非「閑靖少言」。此外「慼戚互考」雖然各朝代都有,但民前各刻版善本〈五柳先生傳〉皆作「戚」,主張「慼」的人在修改前應該要主動提出相關的考據資料。小弟建議治古文時,應當優先採用「歷史考據詳實、來龍去脈分明」的版本,但在中國有很多為了推行簡化字而修改的通同字版,或是文革後由鄉里耆老口述復原的重編版,這些版本都應該要盡量避免。關於閱讀標示方面,民國以前的標點只有句讀兩種,民國後乃將「讀」分為「逗號、頓號、分號、冒號」四種,為了表示語氣,又追加了「問號」與「驚嘆號」;從以上沿革來看,清代善本文章裡出現「讀」的地方,在新編標點下斷不可能出現「句號」,如果要提出其他的標法,也應該說明所主張的文意分節與考證依據,茍若隨性而讀則文意亂矣。最後,像是「贊曰:(斷行)黔婁云云…」這樣的斷法,是清末民初士人常用的眉批方式,但這個「贊曰」乃是本文的一部分,用眉批的分段法就錯得太離譜了。以上考據方式是中國大學以上古文相關科系所用的方式,而台灣地區自初中以上治古文也是應用相同的方法,在下建議在修改或覆蓋原始內容前,應盡量從此法反覆思考,否則易流於反覆刪改、毫無定論。--不笑的老K 2009年2月18日 (三) 23:14 (UTC)

我现在根据《四库全书》的原版,以前的标点符号重新作了修订。--wmrwiki 2009年2月19日 (四) 11:10 (UTC)

(!)意見 看到那個「閒」字,小弟就在猜是不是《四庫全書》了(文津閣版?),不過小弟猜不出您並參的是哪版譯註。直錄《四庫全書》原文會有四個毛病:
一、《四庫全書》好用通同字,這裡的例子是「閒」字,「閒、閑」古來互通,但「閒靜」一詞並不存在。
二、《四庫全書》好用異體字,這邊的例子就是您改的那些,有相當的比例是清朝學者為了某些忌諱而修改。
三、《四庫全書》多用訛誤字,例如這裡「吝」原本並不是這樣寫,經考證是錯字;「己(已、巳)」字也是。
四、《四庫全書》為了某些政治目的,會竄改古文內容以符合當時的「時代需求」。
 直錄四庫古本而不使用新編本所碰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很多字打不出來;其次是異體字、通字的部份需要異體字對照表才方便閱讀,且如果照搬古文則〈五柳先生傳〉應作〈五先生傳〉,不過這樣子一般人就很難檢索了;其三是需要譯註以標示出錯誤與竄改處,才不至於被誤導;根據以上三點理由,在下認為「四庫全書」古本比較適合收錄「影印本」而非數位化版本,不過很遺憾的事情是,Wikisource 目前並不收錄影印版。
 關於〈五柳先生傳〉,在台灣地區小弟推薦謝冰瑩等六位前輩所譯註的版本,在大陸地區小弟則推薦由中華書局收纂民初學者譯註的版本;其他如遼寧出版社早期刊印的版本,不僅錯誤龐雜,而且標點凌亂,例如您此次修改的「…不汲汲於富。』貴其言茲若人…」就有個大陸版常出現的錯誤,經考據已確定此處標點為「…不汲汲於富貴。』其言茲若人…」。以下附上四庫古本〈五柳先生傳〉影本以供參考:右頁左頁。--不笑的老K 2009年2月19日 (四) 16:28 (UTC)
我用的是文渊阁四库全书电子版,不知道是怎么错了。--wmrwiki 2009年2月19日 (四) 16:29 (UTC)
錯得比較明顯的地方有二,第一是小弟上面提到的「不汲汲於富貴」的標點;第二是「頗示已志」的「己」字;這兩個地方是很多前輩都考據過了的東西,您手邊若有中華書局版古文觀止,參閱裡頭譯註處便有說明。老實說,小弟認為「直錄古文」這做法應該要再三考量,如果您堅持收錄四庫版本,那麼您應該將相關的譯註一起附上來,不然連四庫全書的錯誤處也一起收錄了;同時,請小心版權問題,譯註部份的版權與古文部份並不相同。--不笑的老K 2009年2月19日 (四) 16:40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