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之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之一 三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八之一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九之一

三朝名臣言行録卷第八之一

    丞相申國吕正獻公

  公名公著字晦叔文靖公之子以恩𥙷

 奉禮郎中進士第召試館職不就皇祐

  𥘉判吏部南曹同判太常寺召試知制

  誥亦辭不就除天章閣待制兼侍講治

  平元年出知蔡州 神宗即位召爲翰

  林學士兼侍講知通進銀臺司熈寧元

  年知開封府數月還翰林二年拜御史

  中丞罷知潁州五年召還經筵辭疾差

  提舉嵩山崇福宫十年起知河陽召還

  提舉中太一宫元豐元年除翰林學士

  丞旨改端明殿學士三年拜樞宻副使

  改同知樞宻院五年出知定州徙楊州

  哲宗即位召兼侍講提舉中太一宫拜

  尚書左丞遷門下侍郎拜尚書右僕射

  元祐三年拜司空同平章軍國事四年

  薨年七十二詔贈太師申國公御書墓

  碑之首曰純誠厚德之碑紹聖中追貶

  建武軍節度副使又貶昌化軍司戸叅

 軍元符三年復太子太保崇寧元年

 授左光禄大夫書名黨籍紹興𥘉乃追

 復贈謚云

公在潁逾年而歐陽公脩爲守𥘉脩以公爲

相家令子弟少有時譽待公良厚而未甚

重也劉原父敞愽學有髙才王深父回好

古君子也二人者皆寓潁公日與相從脩

等稍稍愛公之學識其後脩入爲翰林學

士薦公文學行𧨏冝在左右因數爲朝廷

在位者稱公清静寡欲有古君子之風及

 脩使北虜虜問中國德行文章之士脩以

 公及王荆公安石對

歐陽公嘗患士大夫少髙退之節乃薦正獻

 公及張唐公王荆公韓持國欲以激勵風

 俗又薦王荆公與正獻公作諫官家塾

公旣中第詔叙次所業以進將召試館職公

 謙避終無所進朝廷知其意不復索所業

 令徑就試亦不赴故 仁宗心重之及領

 南曹因引選人對便殿奏事畢 帝謂公

 曰知卿恬退有顔氏之節時 仁宗臨朝

淵黙雖貴近亦罕聞德音公以小官對獨

𬒳褒語

公爲郡率五鼔起秉燭視案牘邌明岀㕔决

民訟退就便坐宴居如齋賔寮至者母拘

時以故郡無留事而下情通凢典六郡以

爲常後雖年髙貴重不少替單陋邦也公

以愷悌爲政不嚴而肅轉運司輦乳香數

萬斤配賣郡中公停之郡庫雖符檄督迫

竟不爲強配

仁宗在位乆天下無事一時英俊多聚於文

 館日食祕閣下者常數十人是時風俗淳

 厚士大夫不喜道長短爲風波朝夕講論

 文義賡唱詩什或設棊酒以相娯同舎有

 岀任外官者即相率就僧舎爲盛㑹以餞

 之然際接必以禮平居非着帽垂紳不出

 廬舎公性安重寡言析理精微尤爲時流

 所敬間有𥬇謔踰度者公每以正色裁之

 皆信服不以爲恨老儒掌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𬒳服不㓗

 清言動樸野多爲人所玩公獨未嘗以一

 語戯之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至感泣衆亦以此益稱公之

 盛德

貴妃張氏薨追𠕋賜謚以后禮葬公當攝事

 引輴聞有命即歸家稱疾中使挾太醫察

 視公堅卧不起竟𫉬免

差判登聞鼔院公自單州歸益研精講學無

 進趍之意嘗與王介甫相對而歎曰今天

 下雖小康然堯舜之道知不可復行以故

 求閑𡱈將以遂其志

公旣侍經筵時 仁宗春秋髙公於經傳同

 異訓詁得失皆粗陳其略至於治亂安危

 之要聞之足以戒者乃爲上反復深陳

 之 仁宗嘗詔講官凢經傳所載逆亂事

 皆直言母諱公因進講言弑逆之事臣子

 之所不忍言而仲尼書之春秋者所以深

 戒後丗人君欲其防微杜漸居安而慮危

 使君臣父子之道素明長㓜嫡庻之分早

 定則亂臣賊子無所萌其姦心故易曰履

 霜堅氷至由辯之不早辯也侍讀劉原父

 常退謂記言官曰當載之史𠕋以垂後丗

 

先是上清宫火壽星殿獨存因以爲壽星觀

 至此十有九年詔建神御殿於觀中將自

禁中迎 真宗繪像奉安公言都城中

真宗巳有三神御而營建不巳非祀無豐

暱之義不報呂汲公撰神道碑

英宗不豫乆中外疑駭或謂朝廷將行永正

故事公一日因禀山陵事獨至中書見韓

 魏公於後閤因宻白曰 主上方冨於春

 秋非素有疾徐當自平審如外人之言恐

 君臣父子之間人情便不能安唯公静以

 鎮之則天下幸甚魏公頷曰正與𤦺意合

 未幾上疾有瘳

詔與司馬光同定學制而光前巳獻議公即

 獨䟽其事大略欲請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慶院爲太學増置

講堂立管句太學官一貟専治規矩愽

 八貟分經教授管句官及愽士専委𥙊酒

 司業舉任専以學術行𧨏無拘資考始入

學者爲外舎滿𡻕較其經行升于内舎又

滿𡻕長貳學官較内舎之尤異者三五人

薦於朝廷覆試而授以官具爲科條上之

 不果行

英宗𥘉親政公言 陛下以宗藩選繼大統

奉母后當極子道雖居深宫之中不以造

次廢禮則中外瞻仰天下幸甚 上嘉納

 之神道

公每進講多𫝊經義以進規時 上躬猶未

全安多不喜進藥㑹講論語至子之所

 齋戰疾公因言有天下者爲天地宗廟社

 禝之主其於齋戒祭祀必湏致誠盡恭不

 可不古之人君一怒則伏尸流血則於

 興師動衆不可不至於人之疾病常在

 乎飲食起居之間衆人之所忽聖人之所

 況於人君任大守重固當莭SKchar欲逺聲

 色近醫藥爲宗社自愛不可不 上 欽

 納其言又講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公言在下而不見知於上者多矣然在上

 者亦有未見知於下者也故古之人君政

 令有所未孚人心或有未服則反身修德

 而不以愠怒加之如舜之誕敷文德文王

 之皇自恭德是也 上知公意深切每改

 容鞠躬如在車之式

公於講讀尤精衆謂語約而義明可以爲當

丗之冠 英宗甞對執政稱其善與司馬

 光同侍經筵光退語人曰每聞晦叔講便

覺巳語煩神道

自 仁宗末率以二月開經筵至重午罷八

 月復開至冬至罷是𡻕詔以九月五日開

 經筵至重陽罷公上奏曰臣竊以 國家

 置儒術之官設勸講之制盖將以開廣聦

 明究古今理亂之要而求正身治天下國

 家之術非徒以爲縉紳之羙談朝廷之虚

 文也今 陛下始𥘉清明勵精圖治固冝

 親近儒雅漸以𡻕月猶恐未盡今(⿱艹石)自五

 日開講至重陽祗是四日朝著聞之頗巳

 疑惑(⿱艹石)傳之四方則爲損不細臣願 陛

 下日御邇英以循 先帝故事則天下幸

甚詔即從之後講論語將畢公以尚書備

 二帝三王之道尤切於治術乞𠉀進講論

 語畢日進講尚書從之

公爲𥙊酒也以太學爲教化之原故究心經

理之舊制薦舉學官愽士皆嚴其資格限

 以年齒公數爲論列冀稍寛其科條前後

 所薦學官如王回呉孜姜潛張載皆一丗

 大儒王存顧臨爲元祐名臣常秩呉申黄

 履朱臨盛僑亦顯於丗處士程頥𨼆居不

 仕公命衆愽士即其家敦請以爲太學正

 頥固辭公即命駕過之後王陶用孟醇爲

 學正亦遣愽士致請於是諸生始知有聘

 士禮

南郊太僕卿升輅授綏 國朝陪乗皆差翰

 林學士無雜學士者至公始以直學士升

 輅 英宗自太廟赴南郊中途問今之郊

與古之郊何如公對曰古之郊貴誠尚質

 今之郊盛儀衛事物采而巳因言 仁宗

 郊祀徹黄道以登虚小次不入立壇下湏

禮成詔祝𠕋官至御名母興 上皆遵用

 焉

執政建議追崇濮安懿王或欲稱皇伯考公

 曰 真宗以 太祖爲皇伯考豈可加於

 濮王耶及詔下稱親公言於 仁宗有兩

考之嫌班濮王諱於天下公獨以謂當避

於 上前不當與七廟同諱神道

御史臺官吕誨等六人以言事罷公言 陛

 下即位以來納諫之風未形於天下而誨

等以言事去非所以風示四方爭之不能

 得乞𥙷外任 上曰學士朕所重未可去

 朝廷公復懇請家居者百餘日 上遣内

 侍敦諭就職曰冝徐徐勸誘勿太迫也公

 起就職數月又乞𥙷外三年出知蔡州

 

蔡所統十縣汝陽宰政事修公首薦之以爲

 十縣最於是屬吏人人爭自飭蔡多水泉

 因爲釃水以漑民田者數千頃故時軍營

 皆草舎率數𡻕一修且多火災人以爲病

 公至盡變爲瓦舎轉運使惜其財固爭之

 時公巳𬒳召爲晝夜督吏卒輦材用致𭛠

 所事集而後去𥘉至孔子廟殿宇圯壞㑹

 前守度材將以㕔事公命輟其材以修

 之郡人郝戭有孝行方壯𡻕棄官就飬公

 薦之於朝詔復起戭竟不起

神宗自在藩邸即熟聞公與司馬温公名及

 即位首召二公爲學士朝論翕然稱上

 之得人

御史中丞司馬光以言事罷公封還其誥曰

光以言舉職而賜罷則有責者不得盡其一

言 陛下雖有欲治之心何從而知安危

利害於是内岀光誥付閤門公又言誥不

 由封駮而岀則封駮之職因臣而廢乞正

 臣之罪以正紀綱上手批公奏因邇英講

 獨留公以諭旨公請不已竟罷封駮事

神宗𥘉御經筵公進講尚書至天乃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王勇

智 上曰何以獨言勇智公曰仲虺方稱

成湯能伐夏救民故以勇智言之然聖人

 之德當如易所謂聦明睿智神武而不殺

者然後可以爲盡善時 上方冨於春秋

故公以好勇黷武爲戒

知開封府時有内侍持龍鳯首飾入内東門

 𨵽者摘其事詔以付開封少頃復遣使追

 取仍詔開封母湏覆奏公言法當覆奏而

後遣使人立㕔事不肯去公持之益堅不

得巳復命於禁中竟覆奏然後遣貴近憚

夏秋滛雨京師地震公言自昔人君遇災者

或恐懼以致福或簡誣以致禍上以至誠

 待下則下思盡誠以應之上下至誠而變

 異不消者未之有也夫衆人之言不一而

 至當之論難見君人者去偏聽獨任之弊

 而不主先入之語則不爲邪說所亂顔淵

 問爲邦孔子以逺佞人爲戒蓋佞人唯恐

 不合於君則其勢易親正人唯恐不合於

 義則其𫝑易䟽唯先格王正厥事蓋未有

 事正而丗不治者唯 陛下勉行之而勉

 終之神道

禮官欲用唐故事以五月朔御大慶殿受朝

 遂上尊號公以五月朔㑹朝與人君尊號

 皆非古典言曰 陛下方越漢唐追復三

 代何必於隂長之月爲非禮之㑹受無益

 之名 上從之遂竟 神宗朝不受尊號

 神道

拜御史中丞入對 上語及西陲事公退而

 上奏曰臣早來入對 陛下論及夏國事

 冝臣竊以夏國旣不肯全歸二寨故地則

 朝廷湏至却留綏州向去必是難保誓約

或至用兵然臣以事𫝑料之秉常年㓜國

 弱雖有𭶑臣爲之謀主亦未能爲國家深

 患唯當修嚴武備來則應之以逸待勞保

 無失利(⿱艹石)臨遣大臣張皇武事或議深入

 或求竒功皆非國家至計仍慮向後或有

邊境急奏乞朝廷靜鎮無致驚擾其後公

去位未逾年朝廷果遣宰臣臨邊巳而西

 征無功士卒内潰 上爲之責躬肆赦皆

 如公所料云

公薦張載修身講學爲関右士人師表且深

 知邊境利害 上特召對以爲崇文院校

書公又言載老矣冝任之以事不報未幾

差載就鞠苗振於越州公又言載賢者獄

事非所以使之亦不從

公同知貢舉在貢院宻上奏曰天子臨軒䇿

 士而用詩賦非舉賢求治之意且近丗有

司考較已專用䇿論今來廷試欲乞出自

宸𠂻唯以詔䇿咨訪治道是𡻕 上臨軒

遂以䇿試進士

王安石秉政置三司條例以啇天下之財利

 又置提舉常平官於諸路爲歛散青苗之

法以便民其實征利物議沸騰以爲非是

 公極論其不可曰自古有爲之君未有失

 人心而能圖治者亦未有脅之以威勝之

 以辯而能得人心者昔日之所賢者今皆

以此舉爲非主議者一切詆爲流俗詖說

 而助之㑹韓𤦺論青苗不便用其請罷河

 北安撫使司農駁𤦺奏議摹印以下四方

 言者或謂大臣不可輕詆摩執政反謂公

 有藩鎮欲除君側之惡之語於 上前除

 翰林侍讀學士知潁州又改其誥以命之

 衆皆謂安石欲去公而加之罪也公𥘉列

 館閣與安石友善安石博辯有文同舎

 敢與之亢獨公以精識約言服之安石出

 守常州求贈言公以四言曰莊守情宻安

 石至郡寓書於公曰備客京師二年疵吝

 積於心每不自勝一⿰⾔𭥍長者即廢然而反

 夫所謂德人之容使人之意也消吾於晦

 叔見之矣又謂人晦叔爲相吾輩可以言

 仕矣後安石秉政公爲中丞安石䔬其助

 巳公旣以公議極論其過失由此怨公至

 以險語中傷而公不屈也神道碑○又家傳云公自二年十月

 即奏乞罷制置條例司三年二月公自貢院遂論青苗錢法前後章十數上不見從即王奏乞解憲職再

 上章待罪然 神宗待公素厚𥘉無譴怒意顧公言愈切乃諭執政聽解言職四月五日除翰林學士兼

 侍講學士寳文閣學士公上奏曰臣之義(⿱艹石)既當言責而言不見用又不能避位而去則於廉耻之節全

 然𮥠䘮其或朝廷旣不聽其言又不許其去則於進退群臣之禮亦爲差謬况臣巳曽靣陳實爲多病衰

  耗兼因論列時事乞𥙷外任今有此命决不敢受於是落兩學士除翰林侍讀學士知潁州先是三月十

  一日諌官孫覺見 上論青苗事且言制置條例司取韓𤦺奏䟽條其踈謬加以嗤毀鏤板班天下非

  陛下所以待勲舊大臣之意如𤦺朴忠固無慮設當唐末五代藩鎮強盛時豈不爲國生事耶後二日公

  入對復極論青苗事而未甞及𤦺也已而 上謂執政曰吕公著孫覺皆極言青苗法不可行且云駮難

  韓𤦺非是 上因靣咎絳安石不當鏤板𥘉亦無罪覺意也然既以不肯行縣事黜覺執政遂以覺語加

  公時舎人宋敏求當制執政召敏求靣受意旨使於制中叙韓𤦺事敏求以爲口語難分明不當載制中

  曽公亮亦固以爲不可安石即取制草改之有曰比大臣之抗章因便坐之與對乃誣方鎮有除惡之謀

  深駭予聞乖事理之實者安石與陳升之所易也二十四日忽有𭥍放朝辭不許入對令便赴夲任公即

  日行時孫覺尚艤舟成東覺素忠厚乃謂人曰韓公事獨覺嘗言及尔然後人仍知公未甞言𤦺也宋敏

  求自以不得其職即因事求罷掌誥從之𥘉趙清獻公抃在中書與曽丞相平居竊語深不恱便張事亦

  間爲上言之及公力言青苗法二人乃相邀曰湏獨座得罪吾曹當引去公罷五日趙公遂如約再上表

  凢七日而罷後𡻕餘希績自瀛州罷官歸過北都見魏公謂希績曰前日紛紛特欲一發兩豝耳〇又温

  公日録云介甫與晦叔素親患臺諌多横議故用晦叔爲中丞旣而天下皆患條例司爲民害晦叔乃復

  言條例不便介甫以晦叔叛巳怨之尤深巳而 上語執政吕公著甞言韓𤦺將興𣈆陽之甲以除君側

  之惡介甫因用此爲晦叔罪除知潁川次道當爲告詞介甫使之明著其語次道但云敷奏失實援据非

  冝介甫怒明日進呈改之晦叔素審謹實無此語咸云莘老甞爲 上言今藩鎮大臣如此論列而遭挫

  (⿱艹石)當唐末五代之際必有興𣈆陽之甲以除君側之惡者矣 上誤記以爲晦叔也○又聞見録云王

  荆公與吕申公素相厚甞曰吕十六不作相天下不太平及薦申公爲中丞其辭以謂有八元八凱之賢

  末半年所論不同復謂有驩兠恭工之姦荆公之喜怒如此盖孫覺莘老甞爲 上言今藩鎮大臣如此

  論列而遭挫折若當唐末五代之際必有興𣈆陽之甲以除君側之惡者矣 上巳忘其人但記羙鬚

 以為申公也

公至潁時部使者皆新進年少輕銳能擊搏

 争陵鑠舊臣公一不與之較專以庇民爲

 巳任㑹提舉官朱紘王潁議免𭛠法集郡

 官置局公宻爲申解因得少寛

彗星見詔求直言公䟽曰 陛下臨朝願治

 日巳乆左右前後莫敢正言 陛下有欲

 治之心而無致治之實者何哉此任事之

 臣負 陛下也何以言之盖士之邪正賢

 不肖盖素定也今則不然前日舉之以爲

 天下之至賢後日逐之以爲天下之至不

肖其於人才旣反覆而不常則於政事亦

乖戾而不審矣古之爲政𥘉不信民者有

 之鄭之子産是也一年而鄭人怨之三年

 而鄭人歌之 陛下垂拱仰成七年于兹

矣輿人之誦亦未異於七年之前也 陛

 下獨不察乎神道

十年二月差知河陽𥘉公罷潁領崇福遷居

 西都衆人謂公不見用於時當放懷山水

 爲終焉之計公曰不然吾於國家可謂世

 臣且 主上待吾不薄不幸爲人所間退

 就閑散豈吾所欲哉及王安石吕惠卿相

 繼罷去果復起公三月公至河陽時𭛠法

 巳定𩔖多張虚數以取羡餘孟所統五縣

 𡻕取於民者有募監倉庫人等錢三千九

 百二十七緡而官未甞募人實以軍吏代

 𭛠又有追償舊牙校重𭛠錢五千五百緡

 然至是所償巳盡而取於民者遂爲定數

 𡻕輸之無巳時公爲括其數以告于朝請

 一切蠲之以寛下户之輸錢者詔付司農

竟不行

熈寜四年申公以提舉嵩山崇福宫居洛買

 宅於白師子巷張文節相宅西隨髙下爲

 園宅不甚宏壯康節温公申公時相往來

 申公寡言見康節必從容終日亦不過數

 言而巳一日對康節長歎曰民不堪命矣

 時荆公用事推行新法者皆新進險薄之

 士天下騷然申公所歎也康節曰王介甫

 者逺人公與君實引薦至此尚何言公作

 曰公著之罪也十年春公起知河陽河南

 尹賈公昌衡率温公程伯淳餞於福先寺

 上東院康節以疾不赴明日伯淳語康節

 曰君實與晦叔席上各辯論出處不巳顥

 以詩解之曰二龍閑卧洛波清此日都門

 獨餞行願得賢人均出處始知深意在蒼

 生申公鎮河陽𡻕餘召拜樞宻副使後以

 資政殿學士知定州又以大學士知楊州

 哲宗即位拜左丞遷門下侍郎與温公並

 相元祐如伯淳之詩云聞見録○又吕氏𮦀志云或問二程先生以二

 公出處爲有優劣先生云正不如此吕公丗臣也不得不歸見 上司馬公爭臣也不得不退處盖自熈

 寜初正人端士相繼屏伏 上意常不樂以爲諸賢不肯爲我用故正獻公求在京宫祠以明不然 上

 意始大喜

邇英進讀 上留公論治道遂及釋老虚寂

 之旨公問 上曰堯舜知此道乎 上曰

 堯舜豈不知公曰堯舜雖知此而常以知

 人安民爲志 上又言唐太宗能以權智

 遇臣下公曰太宗所以致治者以其能虚

 巳從諫耳 上臨御乆羣臣進說罕能岀

 上意至聞公言儼然加敬信神道

澶州曹村埽决河復塞公因進規曰臣伏見

 昨來澶州曹村埽决潰全河衝注山東

 聖心惻然即議閉塞𡚒自獨斷岀於羣疑

 功未踰時而有成患不閱𡻕而尋弭雖上

 下竭力遂濟登兹實由 陛下有至誠憂

 民愛物之心天相神助殆非人力以此見

 天道聦明日監在下棐忱輔德遄應不遲

 爲人上者可不欽畏恭惟 陛下聖德仁

 厚出自天性臨下御衆有日月之明天地

 之量誠非凢庶庸妄所能臆度以至近日

 數起詔獄逮繫頗衆有司極於鍜練羣下

 無不震恐比至臨决多從末减昔于公一

 郡之獄吏耳猶以隂德有報光大子孫况

 萬乗之尊六合之廣布德施惠固冝受福

 無疆施及萬丗然臣願 陛下雖聖性得

 之猶復加聖心焉上奉天下接人加精致

 誠執要行簡道髙百王而謙以自牧學貫

 六藝而虗以受人雖威肅羣品不得謂下

 絶欺誣雖智燭輿情不得謂事無壅蔽親

 賢士拒任人必有忍以濟事功推内恕以

 及人物于以崇起忠厚保合泰和則易所

謂自天祐之吉無不利詩所謂于禄百福

子孫千億者蓋將以𩔖而應臣以無狀𫉬

備近列竊慕古人將羙盡規之義惟 陛

下財幸七月公入對 上迎謂公曰覽卿

所奏深得近臣盡規之義時獄犴寖蕃而

上繼嗣未廣公辭順而意切故 上深納

𥘉公自河陽入朝都人環觀相謂曰此公還

朝百姓之幸也至是士民相慶旣受命出

 殿門武夫衛卒皆歡抃咨嘆 慈聖光獻

 太皇太后聞公進尤喜曰積德之門也中

 謝日有司供具諸執政皆集内出酒果殽

 饌豐腆珍異就宴賜之侍史竊視其器皿

 欵識皆有慶壽宫字然後知賜物乃 光

 獻意也時富韓公司馬温公皆在洛聞公

 登樞富公寓書爲慶曰公之名德聞于天

 下然甞以直道迕執政士大夫未敢遽望

 登進忽報拜命出於事外人甚驚喜此得

 於輿論非敢佞也司馬温公亦以書遺都

 下友人曰晦叔進用天下皆喜以爲治表

聞其猶力辭光不敢致書君冝勸之早就

公旣就職後數日樞臣奏事畢獨留占謝因

 奏曰臣老於閑外𫎇 陛下収之桑榆唯

 知拳拳納忠以報恩遇自熈寜以來朝廷

 論議不同端人良士例爲小人排格SKchar

 沮壞法度之人不可復用此非國家之利

 也願 陛下加意省察 上曰然當以次

 収用之

上𥘉即位韓絳即建議復SKchar刑至是復詔執

 政議公以爲後丗禮教未備而刑獄繁SKchar

 辟不可復將有踊貴屨賤之譏呉充議復

 置圜圡衆以爲難行王珪欲取開封死罪

 囚試以劓刖公曰刖而不死則SKchar刑遂行

矣議竟得寢

詔以程顥同判武學諌官李定以顥常爲御

 史論新法言而罷之公上䟽曰臣向蒙擢

 在樞府中謝之日不敢縷陳細故輙論及

 判别忠邪之道頗蒙開納盖今日公卿士

 夫嘗於朝廷法令有所同否然其愛君許

 國之心愈乆而益明者甚多其唱和雷同

 承迎附㑹而姦言汗行卒爲 陛下所照

 者蓋亦不少然則人固易未知而士亦不

 可忽也況如顥者 陛下早自知之其立

 身行巳素有夲末講學議論乆益䟽通且

 其在言路日時有論列皆辭意忠厚不失

 臣子之體使得復見用於聖丗其𡚒身報

 國未必在時輩之後兼所除武學差遣亦

 未爲仕䆠之要津而小人齗齗必以爲不

 可者直欲深梗正路廣沮善人其所措意

非特一二人而巳臣區區所慮者䜛說

行之徒日以熾盛則守正向公之士愈難

自立矣

𥘉公因陳丗儒獄事𬒳誣請嘱或謂公以輔

 弼掛吏議當隨事自承不冝有所陳公曰

 不然自古公卿大臣遭枉濫而不能自直

者皆不得其時也今吾生治丗事明主近

在帷幄之間一旦𬒳誣而不能申理則四

方踈逺之人何以自明將恐治獄者狃以

自強𬒳罪者望風畏𨚫一罹苛問例自承

 服致朝廷有濫罰之譏罪乃在吾而不在

朝廷也

上以慈聖旣升祔大推恩於曹氏凡進官𬒳

賞者二百餘人且欲以佾爲中書令公言

 正中書令自宋興以來未嘗除人況不帶

節度使即宰相也非所以寵外戚乃以節

度使兼中書令公因言自古亡國亂家不

 過親小人任䆠官通女謁寵外戚等數事

 而巳 上深以爲然時王中正宋用臣等

 任事故公假此以諷 上旣退薛恭敏公

向歎曰公乃敢言如此事使向汗流浹背

 

諜告夏幽其主秉常 上對二府議大舉兵

 以伐之公曰如諜者所告則夏人誠有罪

然 陛下欲興弔伐之師未審以何人爲

 元帥未得其人則不如不舉五年四月公

 以西師無功奏曰外奏皆謂王中正冝正

典刑㑹改官制以王珪蔡確爲左右傼射

翌日公上奏乞解樞務或謂公曰今官制

新行所用爲相者或素岀公下又樞府方

 以二貟爲制而公與孫公固韓公縝爲三

 人有溢貟 上以是詔未用二貟之制今

 公遽去得母近於躁乎公曰所謂大臣者

 病不能以義進退爾遑䘏其他哉章繼上

 靣請尤切乃除資政殿學士岀爲定州路

 安撫使及永樂城䧟奏至 上特開天章

 閣對輔臣曰邊民疲𡚁(⿱艹石)此獨吕公著爲

 朕言之他人未嘗及也家傳○又記聞云髙遵𥙿旣罷歸元豐五年

 憲請發兵自涇原築寨稍前直抵靈州攻之可以必取詔從之先是朝廷知陜西困於夫𭛠下詔論民更

 不調夫至是李憲牒都轉運司復調夫以饋粮以和雇爲名日給錢二百仍使人逼之云受宻詔若乏軍

 興斬都運使以下民間騷然相聚立柵於山澤不受調吏往輙歐之解州枷知縣以督之不能集知州通

 判自⿰⾔𭥍縣督之亦不能集命廵檢縣尉逼之則執挺欲闘州縣無如之何士卒前出塞凍餒死者什五六

 存者皆憚行無闘志倉庫蓄積皆竭羣臣莫敢言獨西京留守文潞公上言師不可再舉 天子遜辭謝

 之樞宻副使吕晦叔亦言其不可 上不懌晦叔因請解機務即除知定州㑹内侍押班李舜舉自涇原

 來爲 上泣言必(⿱艹石)出師関中必亂 上始信之召晦叔尉勞之舜舉⿰⾔𭥍執政王禹玉迎以好語恱之曰

 朝廷以邊事属押班及李留後無西顧之憂矣舜舉曰四郊多壘此卿大夫之辱也相公當國而以邊事

 属二内臣可乎内臣正冝供禁庭洒掃之職耳豈可當將帥之任邪聞者代禹玉發慙

公至定州謝表曰進不敢希功而生事退不

 敢弛備以曠官人人傳誦以爲摭實云是

時朝廷方經武事増修邊備趍時者争獻

 北伐之䇿公至定武即爲上言中國與契

 丹通好乆邊境晏然無事塞上屯軍素有

 節制唯冝静以鎮之保甲法新行𬒳邊皆

 設教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日鳴金鼓課人誦戰法聲逹於虜

 虜檄邊郡以爲生事違誓約 上委公處

 其事公即上奏以爲遣邊人習戰法於境

 上非管子寓令之意也請一切罷去専以

 舊弓箭手法從事不聽時以教保甲修城

 池建大倉中使旁午於道公預戒有司謹

 勑餼勞然公素静重寡言接對有常禮無

 假借以是至者多不樂承受陸中𬒳中旨

 市絲五萬兩供尚方巳而復獻計増市詔

 以付定州公上言日前所市者皆先期給

 緡錢故民力猶可辦今巳渉夏民間漸就

 機織(⿱艹石)再行収市人將受害 帝悟即詔

 公寢其事中又受𭥍専董倉𭛠日使人持

 挺立城四門民有以車乗輦薪蒸鬻城中

 者皆疆致之倉所以供陶甓城中幾廢㸑

 公命擒中所遣卒盡杖之一城歡呼公之

 未至也中受命經始倉𭛠即壞民居毀僧

 舎民有丗葬於倉西者中故築垣直界其

 域中民號泣發其墓持䘮而去其所占地

 蓋廣矣然不足於素慮者猶三百五十二

 楹中因請別度地建小倉以足之公曰今

 二大倉所受巳不貲又益一倉徒費公私

 無益也奏罷之中旣數𬒳沮六年遂奏定

 州差驍武卒護送罪人違所降就配法公

 坐是降正議大夫先是朝廷所欲更張𩔖

 岀於邀功生事者之言多非公意唯州城

 興築且四年僅成一靣公曰定河朔衿喉

 之要莫先於學學有緝熈于光明日新又

 新以至于大治者學之力也臣待罪講讀

 謹條上十議以禆聦明一曰畏天二曰愛

 民三曰修身四曰講學五曰任賢六曰納

 諌七曰薄歛八曰省刑九曰去奢十曰無

 逸居月餘除執政遂𠋣以爲相神道碑○又家塾記云今

 上即位正獻公𥘉自維楊召還經筵至之日上書言十事皆據經直言不爲浮辭虚說其論薄歛之畧曰

 昔鹿臺之財鉅橋之粟啇紂聚之以喪國周武散之以得民由是觀之人主當務仁義而巳何必曰利○

 又上蔡語録云申公初召還上十事如徐鉉質論初成毎篇數千字後刪改極簡不止可用於當時爲君

 之道幾無出此十篇可為人君座右銘

太皇太后遣使問公所欲言公奏曰 先帝

 即位之𥘉臣爲學士令臣草詔以寛省民

 力爲先旣而秉政者建議變舊法以侵民

爲意其言不便者SKchar以爲沮壞新法一切

斥去之故日乆而𡚁愈深法行而民愈困

 陛下既深知其𡚁誠得中正之士使講求

 天下之利害上下恊力而爲之冝不難矣

 又曰唐德宗拒諫幾至覆國今兩省諫官

 未備三院御史主察者不許言事恐未合

 先帝本意後卒施行神道

官制三省並建而中書獨爲取旨之地門下

尚書奉行而巳公曰三省均輔臣也正如

 同舟共濟當一心並力以修政事乞事干

 三省者自今執政同進呈取旨而各行之

 遂定爲令神道

初執政三五日一集都堂長官專决同列多

 不與議及公秉政非有故日聚都堂遂爲

 故事神道

公始與司焉光輔政於是共推本 先帝之

意蓋欲鞭笞四夷以彊中國阜蕃邦財以

 佐其費有司奉行失其本旨 先帝固甞

 患之矣故欲更而未暇與巳更而未定其

 詔墨記言具在而可考者有(⿱艹石)干事(⿱艹石)

 青苗之害則曰常平泉榖以禦水旱而貪

 散以求利至十之七八國失拯救之備而

 民之責償𬒳笞箠者衆責興利之𡚁則曰

 大傷鄙細有損國體戒用兵之失則曰南

 安西師兵夫死傷者皆不下二十萬有司

 失一死罪其責不輕今無罪置數十萬人

 於死地朝廷不得不任其咎救官制之滯

 則曰更新官制以覈正吏治至今頒行無

 緒有以啓寵四方貽譏後丗於是二公與

 同志者建請以常平舊法改青苗以嘉祐

 差𭛠參改募𭛠罷保馬以復監牧損保甲

 教選以便農作除市易之令寛茶塩之禁

 賜邊砦贖亡民和西戎於是民讙呼鼓舞

 以爲便而沮議者上則大臣下則用事之

 小吏蓋不可勝數司馬光既卧疾于家公

 與數人者同救其弊 太皇太后爲去其

 異議者然後定神道碑○又家傳云 太皇太后間諭執政曰民間飬保馬甚

  以爲苦冝早罷之臣民所言新法之不便於民者亦冝以時施行吾於大行母子也大行所立之法苟民

  間不以爲便當循至公豈可不改又曰爲政莫如至公至公則人無不服又出士庻所上封事數万通付

  政府公意以爲法之害於民而不合於 先帝本SKchar者當以次更之使觀𦗟不改而實利及民而温公時

  巳病不能朝自以當二宫大任恐一旦殂謝無以自効於是奏䟽相属力疾入對意切語峻未逾年而更

  張幾尽○温公病中與公簡曰晦叔自結髪志學壯而行之端方忠厚天下仰服垂老乃得秉國政平生

  所藴不施於今日將何俟乎比日以來物論頗譏晦叔 嘿太過(⿱艹石)此際復不廷争事蹉跌則入彼朋矣

  光自病以來悉以身付醫家事付康惟國事未有所付今日属於晦叔矣○又曰介甫文章節義過人處

  甚多但性不曉事而喜遂非致忠直踈逺䜛佞輻輳敗壞百度以至于此今方矯革其𡚁不幸介甫謝丗

  反覆之徒必詆毀百端光意以謂朝廷特冝優加厚禮以振起浮薄之風不識晦叔以爲如何

 公與温公同奏舉河南處士程頥乞特加召

命待不以次詔以爲潁州圑練推官國子

監教授不就又以爲宣德郎秘書省校書

郎亦不就已而召對便殿拜通直郎崇政

殿說書乃受命議者譏頥辭卑而居尊及

在朝廷以天下自任好論說政事褒貶人

物俗士好進者嫉之(⿱艹石)讎竟不能自容而

公上奏曰臣竊以自古治戎之䇿雖三代之

盛亦不過來則禦之去則備之爲備之道

莫先於積糓臣甞任定州路安撫使河北

 㳂邊大約有十年糧蓋令啇旅輸粟塞上

 而筭請錢貨於京師故能致此豐羡訪聞

 西陲自兵興後至今所儲軍粮只可支一

 二年(⿱艹石)緩急更添屯軍馬何以供之乞令

 陜西經畧司與轉運司同共廣作計置使

 㳂邊皆増及五年之蓄如此攻雖不足守

 則有餘兵法曰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

 平忘戰必危乞賜裁酌施行從之

先是司馬温公上䟽論免𭛠法五害乞變從

舊法詔付三省施行蔡丞相建言此大事

也當與樞宻共之公上奏曰臣竊尋故事

朝廷有大論議多選近臣定奪欲望選差

三數人詳定聞奏仍擬數人以聞詔以吕

大防韓維范純仁詳定専付三省不復令

宻院預議𥘉温公議凡𭛠人皆不許雇人

 以代然東南及兩蜀諸路民有髙貲或子

弟業儒皆當爲弓手執賤𭛠旣不許募代

甚苦之公聞其弊即令一切聽募雇民情

 大恱

温公在門下省建議天下案牘有不應讞者

舊皆放罪無以懲謬妄請悉勘劾温公意

欲州郡聽獄而官吏苟避譴罰自是雖

有疑案皆不上及公爲侍郎乃請官吏案

後帖放如舊制迄今遵用焉

自官制改盡廢三舘直官校理𦆵校書郎正

 字數貟爲職事官至是乃盡復舊制召試

學士院唯䇿問古今治亂之要不復用詩

賦尚書省六曹遍置郎吏而不計事之繁

簡或案牘填委抵暮不得休或終日無一

 事而俸賜均等公以爲非冝乃省閑曹十

 九貟定爲三十五貟

御史彈奏駕部貟外郎賈種民素無行元豐

 中任大理官爲蔡確鷹犬専中傷善良詔

 黜爲通判公靣奏曰方種民爲獄官臣亦

 與𬒳誣 今臣在相位而種民得罪恐所

 懲者小所損者大非所以示天下乃寢前

 命門下韓公奏曰種民醜惡衆所共知奈

 何以公著故屈朝廷公議公復爲請乃除

 知臨江軍旣而又以臨江僻逺改知通利

 軍

内岀手札云向者朝廷講求法度務以愛民

 而縉紳之士徃徃不原朝廷夲意速希功

 賞有誤使令殘民蠹物乆益知𡚁至使羣

 言交攻不巳其罪顯者巳行譴逐自餘干

 渉之人自今更不追劾可倣此意作詔布

告中外咸使改過自新各安職業議者或

 咎公持心太恕今除惡不盡將失有罪爲

 異日患公曰爲治去其太甚者耳人才實

 難當使之自新豈冝使之自棄耶

𥘉二聖首從公言闢言路自是臺諫官章䟽

 無虚日常假借納用焉其後言者益自肆

 上意寖不懌㑹御史張舜民彈劉奉丗語

 侵太師文彦愽乃罷舜民臺職於是臺諫

 交章以爲舜民不當罷 上不從中丞𫝊

 堯俞諫議梁燾侍御史王岩叟司諫朱光

 庭王覿御史孫升各居家待罪 上命執

 政召言官至都堂諭以舜民言彦愽私奉

 丗而奉丗使夏國非彦愽所建舜民難再

 除御史堯俞等不受命而燾尤喧勃公上

 奏曰臣伏見 陛下自臨政以來開廣言

 路登用直臣納諫之盛近古未有然臺諫

 官數人例各供職日乆言事旣多不能盡

 忠固不可便行罷黜又不可一向包容恐

 向後愈更紛拏朝廷却不能保全欲乞稍

 與優遷令解言職更擇有名望學識臣僚

 使備諫諍如此則 陛下於言事之臣可

 以全其恩意不至駭動物聽自是堯俞等

 皆以善罷無以言事降黜者

御批付中書省門下侍郎韓維甞靣奏范百

 禄任刑部侍郎所爲不正輔臣奏劾臣僚

 當形章䟽明論曲直豈但口陳何異姦䜛

 維爲輔臣不正如此予何頼焉可罷門下

 侍郎分司南京仍放辭謝公即上䟽曰臣

 伏思 陛下自臨政以來慈仁寛大判別

 忠邪於輔弼之臣每加優禮故得上下安

 樂人情恱服(⿱艹石)以奏劾臣僚當有章䟽則

 自來大臣造SKchar宻論亦未甞湏有章䟽兼

 維素有人望乆以直言廢棄 陛下始𥘉

 清明方蒙収用忽然峻責罪狀未明慮必

 有讎嫌中傷以惑聖聽況五六十年來執

 政大臣不曽有此降黜恐中外驚駭人情

 不安臣又竊思 皇帝陛下春秋方冨正

 頼 太皇太后陛下訓以仁厚之道調平

 喜怒以復 仁祖之政(⿱艹石)大臣倉卒𬒳

 則小臣何以自保臣受 陛下厚恩與常

 人不同故今來雖當雷霆之怒不敢愛身

 以䧟 陛下於有過之地伏望少回聖慮

 乃詔韓維除資政殿大學士知鄧州然猶

 用前責辭公乃與中書侍郎吕大防同奏

 曰此大事也更乞訪問太師文彦愽時大

 防繼上奏論之舎人曽肇亦再還辭頭不

肯命辭然 上意終未回且批大防奏曰

 近臣(⿱艹石)更有營救者必當重行貶竄公又

 於便殿爲 上詳言之乃得旨改辭頭作

 均勞逸之意

右司諫賈易降知懷州自⿱⺾⿰𩵋禾軾以䇿題事爲

 臺諫官所言而言者多素與程頥善於是

 頥軾交惡黨與相攻易獨建言請併逐頥

 軾以靖朝廷而易言侵及太師文彦愽

 知樞宻院范純仁故 太皇太后怒欲峻

 責易公言易所言頗切直唯詆大臣爲太

 甚不可復處諫列爾 后曰不責易此亦

 難作宗作公等自與 皇帝議之公曰不

 先逐臣易責命亦不可行争乆之乃止罷

 諫職出知懷州旣退公謂諸公曰諫官所

 論得失未足言顧 主上方冨於春秋異

 時有進導䛕之說以惑 上心者當爾之

 時正頼左右諫諍不可預使人主輕厭言

 者也於是吕中書大防劉左丞摯王右丞

 存私相顧而歎曰吕公仁者之勇乃至於

熈河蘭㑹路奏洮東安撫种𧨏等部領漢蕃

人馬於今月十九日午時攻破洮州生擒

 西蕃大首領鬼章青冝結百官入賀遣近

臣告永𥙿陵鬼章者董氊之大將也凶悍

敢戰熈寧間甞覆官軍殺大將景思立於

河州爲邊患者二十餘年後遂據洮州與

夏州合從將入冦邊臣言冝先事討之以

伐其謀公與同列議遣軍器監丞游師雄

諭旨諸將不逾月果以捷奏至公在 上

 前及與執政㑹議西陲事諸公多欲舉熈

 寧元豐所得地盡棄之以與夏人不如是

 則邊境無寧日也公曰先朝所取皆中國

 舊境而蘭州乃西蕃地非先屬夏人也今

 天子嗣守 先帝境圡豈冝輕以與人况

 𦍑戎貪惏無厭與之⿺辶商足以啓其侵侮之

 心但嚴守備以待之彼亦安能遽爲患乃

 以詔賜乾徳其大略以爲前後用兵以來

 其因而所得城寨彼此各不曽交還今來

 所請義不可從然朕獨以永樂之師䧟𣳚

 者衆每一念此常用測然汝黨能盡以見

 存漢人送歸中國復修職貢事上益恭仍

 戢邊酋無犯疆塞則朕必釋然於尺寸之

 地復何顧惜當議特降SKchar揮據用兵以來

 所得地圡除元係中國舊寨及順漢西藩

 上境外餘委邊臣啇量隨冝分畫給賜又

 詔以永樂將吏兵夫等雖巳詔汝發遣然

 念城𥘉失守衆即散亡或爲部落所匿藏

 爲主者所轉鬻汝可子細訪求發遣據送

 到者每人別賜絹十疋命官以上更加優

 賜以給所得之家公旣建議制五年之蓄

 發内帑以濟之又遣省官制置熈蘭財用

 所省浮費𡻕數十萬計邊備寖實及鬼

 將冦熈河夏人傾國㑹之行半道聞洮州

 破鬼章就擒而氣索而退以兵圍鎮戎軍

 由是朝廷甞預戒邊吏冦至堅壁清野以

 待之無與戰至是夏人頓城下數日無所

 得而遁其後乾德遂入貢稍還永樂所䧟

 漢人朝廷𦆵以四寨還之而西陲竟無他

 虞

上以迩英講論語畢賜執政講讀官左右史

御筵於資善堂内出御書唐人詩分賜在

坐翌日公上奏曰臣伏思 皇帝陛下睿

哲之性出於天縱而復内禀慈訓日新典

學誠以堯舜三代爲法則四海不勞而治

將來論語終帙進講尚書二書皆聖人之

格言爲君之要道臣輙於其中及孝經内

節要語共一百段進呈聖人之言夲無可

去取臣今唯取明白切於治道者庶便於

省覧或游意筆硯之間以備揮染亦日就

 月將之一助也居數日 太皇太后宣諭

 曰吕相所進要語巳令 皇帝即依所奏

 每日書冩看覧甚有益於學問與冩詩篇

 不同也

諫議大夫孔文仲言朱光庭除太常少卿不

 當公與同列奏辯甚力乃𥨊其奏光庭竟

 就職文仲本以伉直稱然憃不曉事數爲

 浮薄輩所使以害善良自程頥賈易繼去

 騰說者日益勝於是李常杜純范純禮各

 求𥙷外公與執政靣奏曰善人懼䜛而不

敢自安非朝廷之福也 上嘉納焉文仲

晚乃自悟爲小人所紿感憤嘔血而卒

熈河路檻鬼章以獻 二聖御崇政殿受俘

遣閤門使靣詰之鬼章請罪詔釋縳貸其

死方邊議未定時近臣多進計請盡還西

夏地獨公與吕左相大防持不可至是鬼

章就擒西賊却退議者耻前說之謬因言

鬼章冝優命以官置之秦鳯或言遂放歸

 以責其來効又言熈河克捷鎮戎守禦之

功皆不足賞公曰鬼章爲邊患二十年

先帝欲𫉬之而不可得今 二聖待以不

死其恩固巳厚矣尚何官之有况可放邪

 疆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功雖不可過賞然有勞不報何以

使人 上納焉

公在 上前前後論救災事最詳 二宫𥘉

聽政四方有以災旱聞者公爲上言唐太

宗正觀元年天下霜儉太宗悉心救䘏至

 四年米斗三文故爲人父母者苟能以䘏

民爲心極力賑濟自然感召和氣終至富

盛豈以不足爲患哉自後每水早災眚分

遣諫官省郎使諸路大發倉粟以濟之又

兊郡上供米以繼乏絶或爲饘粥湯藥以

救疾紙衣以禦寒民有棄㓜稚於路者皆

設法収飬之於是四方之人知 二聖以

 百姓爲心人人愛戴乃愈於無災云

郎官何洵直失本部印公曰洵直誠有罪然

重譴之則自今猾吏皆有以制主司矣乃

薄其罪

𥘉公在 仁宗朝甞請進士先䇿論 神宗

 𥘉又獻議以經術取士及知熈寧三年貢

 舉遂宻啓臨軒専用䇿試未幾公以言青

 苗等事得罪去王安石専政乃盡罷詩賦

 一用經義獨以春秋爲殘缺不可讀廢其

 學學者不得以應書安石又與其子雩其

 徒吕惠卿升卿撰定詩書周禮義模印頒

 天下凡士子應書者自一語以上非新義

 不得用於是舉者不復思索經意亦不復

 誦正經唯誦安石惠卿書精熟者輙得上

 第有司發䇿問必先稱頌時政對者因大

 爲䛕辭以應之又多以佛書證六經至全

 用天笁語以相髙晚尚字學復以字書去

 取天下士於是學者不復解經而専解字

 性徃離析字畫說一字至數百言去經意

 益逺由是中外議者皆咎經義而思詩賦

 矣元祐𥘉議者争言科舉之弊請復舊制

 公曰 先帝更新法度如造士以經術最

 爲近古且仲尼六經何負於後丗特安石

 課試之法爲謬耳安石解經亦未必不善

 唯其欲人同巳爲大謬耳司馬温公亦以爲

 詩賦不可復然論者習見經義之弊忿懣

 不可遏乃定制進士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試經義次賦詩

 論䇿對經義者許引用古今諸儒之說

 巳見又詔立春秋科太學置春秋愽士二

 貟禁有司不得於莊老書出題程文不得

 𮦀用申韓刑名之學及引釋氏書仍罷試

 律義至是將廷試執政又以熈寧復䇿之

 𥘉進士葉祖洽譏議 祖宗自後對䇿者

 皆訕前朝以阿當丗因以爲䇿問可廢當

 復詩賦論三題公曰 天子臨軒發䇿延

 四方貢士詢以治道豈非近古良法耶至

 於對者是非邪正則在考官去取耳乃仍

 舊試䇿其後論科舉者亦未息以至公薨

 而詩賦益隆期盡廢經義而後巳非公意

 也

中批右諫議大夫王覿論列新除右丞胡宗

愈不當落諫議大夫與外任公上奏曰臣

 與王覿舊不相識在前朝及 陛下臨政

 之𥘉並不曽舉薦但見覿自任言責以來

 凡所言事最爲穏審今來(⿱艹石)止爲論列胡

 宗愈便行責降必未恊衆情乞與包容更

 加裁酌又與二相論於簾前 上曰胡宗

愈有何罪司空與司馬丞相皆親甞薦之

 公曰宗愈在先朝誠有直聲然自任中執

 法頗爲浮議所惑所言事多不恊衆望乃

除覿直龍圖閣知潤州其後宗愈竟以物

 論不與不能安位而去

宋興以來大臣以三公平章軍國者四人二

 入出公家草制之夕 上御闈殿見學士

 ⿱⺾⿰𩵋禾軾曰吕僕射以疾求去不欲煩以事故

 以三公留之詔建府第於東府之南啓北

扉以便執政㑹議三省樞宻院條其所當

𨵿者以爲軍國事一月三至經筵三日一

朝非朝日不至都堂其出也不以時蓋異

禮也神道

𥘉判大名府韓絳建議開澶州故道工𭛠浩

大議者皆以爲不可行巳而都水使者王

令圗給事中桉河使張問議開孫村減水

河而論者復不一三年冬乃詔吏部侍郎

范百禄給事中趙君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桉視之百禄君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還奏見今北流深入地中故道髙仰不當

開治而執政未能决公奏行之盖寢疾前

 一日也

公自少講學即以治心飬性爲夲其寡SKchar

薄滋味無疾言遽色無窘歩無惰容凡嬉

 𥬇俚近之語未甞出諸口於丗利紛華聲

 𠆸遊宴以至于愽奕竒玩淡然無所好盖

 得之天然晚多讀釋氏書益究禪理司馬

 温公愽學有至行而獨不喜佛公毎勸其

 留意且曰所謂佛學者直貴其心術簡要

 尔非必事事服習爲方外人也自以服儒

衣冠燕居講道未甞爲沙門機警語獨於

先佛及祖師之言掇其至要而黙識之大

率以正心無念爲宗自屬疾雖子孫滿前

親舊遝至𥘉不談及身丗經理後事 上

顧公甚厚使人問勞日再三至又遣輔臣

 至第諭意公對之一無欣戀之色及疾加

甚精神静定手足安徐聲氣不亂以至於

屬纊

正獻公簡重清静出於天性冬月不附火夏

 月不用扇聲色華耀視之漠然也范公内

翰淳夫祖禹實公之壻性酷似公後榮陽

 公長壻趙仲長演嚴重有法亦實似公焉

 童蒙訓○又𮦀志六正獻公居家夏不排䆫不揮扇冬不附火一日盛夏楊大夫瓌寳字器之將赴鎮戎

 軍倅來辤器之乃吕氏甥視正獻爲親堂舅正獻於西䆫下烈日中公裳對坐飲酒三盃器之汗流浹背

 正獻凝然不動正獻退公常坐堂中應婢傼軰皆在堂外不得入堂堂中唯使諸孫每有賜物不問何物

 但一呈過置之不復問傳宣中使未甞接坐

正獻公燕居凝塵滿案𣽃然弗顧所用硯或

 十數日不洗滌亦不問也平生每半年許

 一變饌甞言自吾友王深父而道德性命

 之學日加益公天性清儉然居處飲食衣

服不過爲弊陋從容有常家塾

正獻公爲小官時毎於中庭試馬必具冠帶

而後攬轡平生未甞行草書尤不喜人慱

 曰勝則傷仁負則傷儉家塾

正獻公平生未嘗較曲直聞謗未嘗辯也少

時書于座右曰不善加巳直爲受之盖其

𥘉自懲艾也如此至和中手書東漢延篤

與李文德書于座右又書古人詩好衣不

近節士體𥹭糓似怕腹中書兩句于子舎

屏風家塾

正獻公每事持重近厚然去就之際極於介

潔其在朝廷小不合便脫然無留意故歴

事四朝無一年不自引求去家塾

正獻公爲樞宻副使年六十餘矣常問太傼

寺丞呉公傳正安詩巳之所冝脩傳正曰

母敝精神於蹇淺滎陽公以爲傳正之對

不中正獻之病正獻清静不作爲患於太

簡也夲中後思得正獻問傳正時年六十

餘矣位爲執政人士皆師尊之傳正公所

奬進年𦆵三十餘而公見之猶相與講究

望其切瑳後來所無也滎陽公獨論其問

荅當否而不言下問爲正獻公之難盖前

輩風俗純一習與性成不以是爲難能也

童蒙

吕晦叔真大臣其言簡而意足孫莘老甞言

𥙿陵好問且曰好問則𥙿晦叔曰好問而

 𥙿不(⿱艹石)聽德而聦人有非劉向疆聒而不

舎者吕晦叔曰劉向貴戚之卿此語可謂

忠厚然向之眷眷於漢室而不忍去則是

也至於上變論事亦可謂不知命矣龜山語録

公平生以人物爲巳任好徳樂善出於天性

士夫有以人物爲意者公必問其所知與

其所聞參互考實以待上求 神宗嘗謂

執政曰吕公著之於人材其言不欺如權

衡之於稱物其於用人無逺邇䟽宻一以

至公待之雖有舊怨亦不以屑意其論事

處物不以徇巳爲恱從衆爲難雖𣽃於丗

利而勇於愛民簡於應接而周於慮丗

上前議政事盡誠去飾愽取衆人之善至

其所當守毅然不可回奪也神道

皇祐至和間司馬公名猶未甚輝赫正獻公

 曰(⿱艹石)君實者可謂實過其名也後温公隆

 名盖代士無賢不肖無貴賤皆知畏而愛

 之而知之衆人未知之前者龐丞相與正

 獻公二人而巳家塾

正獻公之在侍從也專以薦賢爲務如孫莘

 老覺李公擇常王正仲存顧子敦臨程伯

 淳顥張天祺戩等皆爲一時顯人童蒙

正獻公旣薦常秩後差改節甞對伯淳有悔

 薦之意伯淳曰願侍郎寧百受人欺不可

使好賢之心少替公敬納焉童蒙

公自爲小官不問生事而夫人亦好施仕寖

顯内外姻戚亦益多𥘉爲相受賜所散至

十之九三公俸賜率以周九族家無餘積

米不足至糴以繼之

  八之一

    崇政殿說書滎陽吕公

 公名希哲字原明正獻公之長子以恩

 𥙷官元祐中除尚書兵部貟外郎充崇

 政殿說書兼判登聞檢院紹聖𥘉岀知

 太平州降官分司南京居和州 徽宗

 即位稍復舊官知單州召爲光禄少卿

 以直祕閣知曹州尋奪職知相州邢州

 罷爲宫祠政和中卒年七十八

正獻公居家簡重寡黙不以事物經心而申

 國夫人性嚴有法度雖甚愛公然教公事

 事循蹈規矩甫十𡻕祈寒暑雨侍立終日

 不命之坐不敢坐也日必冠帶以見長者

 平居雖天甚𤍠在父母長者之側不得去

 巾襪縛袴衣服唯謹行歩岀入無得入茶

 肆酒肆市井里巷之語鄭衛之音未甞一

 經於耳不正之書非禮之色未甞一接於

 目正獻公通判潁州歐陽文忠公適知州

 事焦先生千之伯強客文忠公所嚴毅方

 正正獻公招延之使教諸子諸生小有過

差先生端坐召與相對終日竟夕不與之

 語諸生恐懼畏伏先生方略降詞色時公

方十餘𡻕内則正獻公與申國夫人教訓

 如此之嚴外則焦先生化導如此之篤故

 公德器成就大異衆人公甞言人生内無

賢父兄外無嚴師友而能有成者少矣

公從安定胡先生瑗於太學與黄公履邢公

 恕同舎至相友善其後遍從孫先生復石

先生介李先生覯講讀辯問又從王公安

 石學安石以爲凢士未官而事科舉者爲

 貧也有官矣而復事科舉是僥倖冨貴利

 逹而巳學者不由也公聞之遽棄科舉一

 意古學始與程先生頥俱事胡先生居並

 舎公少程先生一二𡻕察其學問淵源非

 它人比首以師禮事之楊公國寳邢公恕

 皆以公故從程氏學而明道先生顥及横

 渠張先生載兄弟孫公覺李公常皆與公

 遊由是知見日益廣大然公亦未甞專主

 一說不私一門務略去枝葉一意㴠飬直

 截勁捷以造聖人専慕曽子之學盡力乎

 其内者其讀經書平直簡要不爲辭說

知言爲先自得爲本躬行爲實不尚虚言

 不爲異行當時學者莫能測其深淺也

公熈寧𥘉監陳留稅章樞宻楶方知縣事心

甚重公一日與公同坐遽峻詞色折公以

事公不爲動章歎曰公誠有德者我聊試

 公爾汪輔之少有才學名所接士大夫率

遭侮慢獨於公敬服張横渠曰於蠻貊之

邦行矣於吕原明見之公甞言我少時性

夲豪縱亦喜任俠後所以如此者皆痛自

矯揉之力公與人交誠盡年稍長者事之

少者畜之如子弟平居未甞稱人之短居

京師舊第與衆共財一毫不取皆推與衆

 正獻公常語張耒曰此子不欺闇室守官

京師不謁臺諫官遇遷轉即一見執政過

此不見也

王公安石與正獻公既相推重而公又從之

學自嘉祐間内外事多不甚治王公與當

丗諸賢務欲變更略倣前代別立法制登

進善人修建學校其所施設者公皆預聞

之矣然自秉政施設次弟往往與舊說

合又愎諫自信動失衆心寖與公父子不

同後欲用其子雩侍講殿中乃欲先引公

公固辭乃止

公旣不用於時而正獻公亦乆在外前後筦

庫者幾十年邢恕和叔旣從宰相蔡確用

事略變新法稍用舊人欲進用公公未及

 行而正獻公召元祐𥘉正獻公廣用當丗

善士人之有一善無不用也甞以數幅紙

書當丗名士姓名旣而失之後復見此紙

 則所書人姓名悉用之矣正獻公甞親書

遺公曰當丗善士無不用者獨爾以吾故

 不得用亦命也公夫人張氏有賢行遽取

 紙視之𥬇曰是亦未知其子矣

公爲說書凢二年日夕勸導人主以修身爲

夲修身以正心誠意爲主心正意誠天下

自化不假它術身不能修雖左右之人且

 不能諭况天下乎

公旣除諫官累辭未𫉬⿱⺾⿰𩵋禾公子瞻在邇英戯

 謂公曰法筵龍𧰼衆當觀第一義公𥬇而

 不荅退謂范公淳父曰(⿱艹石)辭不𫉬命必以

 楊畏爲首時畏方在言路以險詐自任頗

 爲子瞻所厚公故及之⿱⺾⿰𩵋禾公名重一時在

 邇英直舎凢冩一字畫一竹石必爲同列

 争求去雖呉公安詩方嚴猶争取之公獨

未甞起𮗚⿱⺾⿰𩵋禾公亦不樂也

滎陽公建中靖國間爲祕書少監時曽布不

 樂其在朝諷侍御史陳次升言之以爲資

淺望輕左遷光禄少卿時豐相之𥘉除禮

 部尚書大不平之即薦滎公自代薦辭云

 具官吕希哲心與道潜湛然淵静所居則

 躁人化聞風則薄夫敦𮦀

滎陽公爲郡處令公帑多畜鰒魚諸乾物及

筍乾蕈乾以待賔客以減鷄鴨等生命也

 𮦀

公雖性至樂易然未甞假人詞色恱人以私

 在邢州日劉公安丗適守潞州邢潞鄰州

 也公之子疑問甞勸公與劉公書通懃懇

 公曰吾素與劉往還不熟今豈可先意相

 結私相附託耶卒不與書

公晚居𪧐州真楊間十餘年衣食不給有至

絶糧數日者公處之晏然静坐一室家事

 一切不問不以毫髮事託州縣其在和州

 甞作詩云除却借書沽酒外更無一事擾

 公私閑居日讀易一爻遍考古今諸儒之

 說黙坐沉思隨事解釋夜則與子孫評論

 古今啇搉得失乆之方罷

滎陽公在淮陽時東萊公爲曹官所居廨舎

 無几案以 縛架上置書𠕋器皿之屬悉

 不能具處之甚安其簡儉如此𮦀

滎陽公晚年習静雖驚恐顛沛未甞少動自

 歷陽赴單守過山陽渡橋橋壞轎人俱墜

 浮於水而滎陽公安坐轎上神色不動從

 者有溺死者時徐仲車先生年幾七十矣

 作我敬詩贈公曰我敬吕公以其徳齒敬

 之愛之何時已巳羙哉吕公文在其中見

 乎外者古人之風惟賢有徳神相其祉何

 以祝公勿藥有喜𮦀

公之行巳務自省察校量以自進益晚年甞

 言十餘年前在楚州橋壞墮在水中時猶

覺心動數年前大病巳稍勝前今次疾病

全不動矣其自力如此

仙源甞言與侍講爲夫婦相處六十年未甞

 一日有面赤自少至老雖祍席之上未甞

 戯𥬇榮陽公處身如此而每歎范内翰以

 爲不可及𮦀

公晚年名益重逺近皆師尊之陳公瓘經由

楊州見公請公危坐堂上爲公特設六拜

請問卑恭如新學小生然見公夫人亦盡

 敬致拜焉

滎陽公與諸人云自少官守處未甞干人舉

薦以爲後生之戒仲父舜從守官㑹稽人

或譏其不求知者仲父對詞甚好云勤於

 職事其他不敢不乃所以求知也童蒙

滎陽公爲人處事皆有長乆之計求方便之

 道只如病中風人口不能言手不能書而

 飬疾者乃問所欲病者既不能荅適足増

苦故公甞教人每事作一牌子如飲食衣

裳寒𤍠之𩔖及常所服藥常所作事常所服藥

 如理中圎之𩔖常所作事如梳頭洗手之𩔖及作某親等書病者取牌子以

 示人則可减大半之苦凢公爲人處事每

 如是也童蒙

滎陽甞言丗人喜言無好人三字者可謂自

 賊者也包孝肅尹京時民有自言以白金

 百兩𭔃我者死矣予其子其子不肯受願

 召其子予之尹召其子辭曰亡父未甞以

 白金委人也兩人相譲乆之公言觀此事

 而言無好人者亦可以少愧矣人皆可以

爲堯舜盖觀於巳而知之童蒙

公甞言孝子事親湏事事躬親不可委之使

 令也甞說糓梁言天子親耕以供粢盛王

 后親蠶以供𥙊服國非無良農工女也以

 爲人之所盡事其祖禰不(⿱艹石)以巳所自親

 者也此說最盡事親之道又說爲人子者

 聽於無聲視於無形未甞頃刻離親也事

 親如天頃刻離親則有時而違天天不可

 得而違𮦀

滎陽公甞言後生𥘉學且湏理㑹氣𧰼氣𧰼

 好時百事是當氣𧰼者辭令容止輕重疾

 徐足以見之矣不惟君子小人於此焉分

亦貴賤壽夭之所由定也

又甞說攻其惡無攻人之惡盖自攻其惡日

 夜且自㸃檢絲毫不盡即不慊於心矣豈

有工夫㸃檢他人耶

或問滎陽公爲小人所詈辱當何以處之公

 曰上焉者知人與巳夲一何者爲詈何者

爲辱自然無忿怒心也下焉者且自思曰

 我是何等人彼爲何等人(⿱艹石)是荅他却與

 此人等也如此自處忿心亦自消也𮦀

滎陽公甞言凢與交遊書問其父祖知名於

 丗者湏避其名諱凢作書湏先思及書之

 於几然後作書文潞公與故舊欵接一坐

 未甞犯其父祖名諱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