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洞群仙錄/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三洞群仙錄
←上一卷 三洞羣仙錄卷之一 下一卷→


三洞羣仙錄卷之一

正一道士陳葆光撰集

盤古物祖,黃帝道宗。

《迷異記》:盤古氏,天地萬物之祖也。其沒也,頭為五嶽,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毫髮為草木。一云頭為束嶽,腹為中嶽,左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嶽,足為西嶽,泣為江河,氣為風雷,喜為晴,怒為陰。又徐整《三五曆記》云:天地渾沌如雞子,盤古在其中萬八千歲。天地開闢,陽清為天,陰濁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長一丈。如此萬八千歲,天數極深,地數極厚,盤古極長。後乃有三皇,數起於一,立於三,成於五,盛於七,處於九,故天去地九萬里。又真書曰:二儀未分,淇津洪濛,未有成形,日月未具,狀如雞子,渾沌玄黃,已有盤古真人,天地之精,自號元始天王。《道學傳》:黃帝,少典之子,姓公孫,號常鴻氏,一號歸藏氏,又有縉雲之瑞,亦號縉雲氏赤多白少日縉,又有土德之瑞,故號日黃帝。弱而能言,聖而預知,好道希妙,故為道家之宗也。

少昊歌瑟,顓帝錫鍾。

《拾遺記》:少昊以金德王天下,皇娥處漩官而夜織,或乘桿木而晝遊,經歷窮桑滄茫之浦。時有神童,容貌絕俗,稱為白帝之子,即太白精降乎水際,與皇娥議戲。又云:西海之濱有孤桑之木,直上千尋,葉紅檔紫,萬歲一實,食之後天而老。帝子興皇娥泛於海上,帝子與皇娥並坐,撫桐峰紫瑟,皇娥倚瑟而清歌曰:天清地曠浩茫茫,萬象迴薄化無方,洽天蕩蕩望滄滄,乘標輕漾著日傍,當期何所至窮桑,心知和樂悅未央。白帝子答歌曰:四維八涎眇難極,羅光逐影窮水域,漩官夜靜當軒織,桐峰之梓千尋直,伐梓作器成琴瑟,清歌流暢樂難極,滄湄海浦來棲息。及皇娥生少昊,號曰窮桑氏,亦曰桑丘氏。

又顓帝高陽氏,黃帝孫昌意子。昌意出河濱,遇黑龍負元玉圖。時有一老史謂昌意云:生子爻吋水德而王。至十年,顓帝生,手有文如龍,亦有玉圖之象。其夜昌意仰視天,北辰下化為老史。及帝即位,奇祥眾祉莫不總集,不稟正朔者越山航海而皆至也。帝乃揖四方之靈,韋后執珪以禮百辟,各有班序。受文德者錫以鐘磬,受武德者錫以干戈。有浮金之鐘,況羽之磬,以羽毛拂之,聲振百里。

唐堯嗚鸛,夏禹乘龍。

《拾遺記》:唐堯在位,聖德光洽,河洛之濱,得玉版方赤圖,天地之形。又獲金璧之瑞,文字炳烈,記天地造化之始。四凶既誅,善人來服,分職設官,彞倫條叔。乃命大禹疏川賭澤,有吳之鄉,有北之地,無有妖災,沉翔之類,自相馴擾。幽州之墟,羽山之北,有善嗚之禽,其聲似鐘磬笙竿也。世語青鸛嗚,時太平。

又南潯之國有洞穴陰源,其下通地豚,中有毛龍,時蛻骨於曠澤之中,魚龍同穴而處。其國獻毛龍一雌一雄,放置豢龍之官。至夏代豢龍不絕,因以命族。至禹導百川,乘此龍。及四海攸同,乃放河吶。

伯陽帝師,仲尼真公。

《廣記》:老子名耳,字伯陽二楚國苦縣曲仁里人也,其母感木流星而有娠。或云老子先天地而生,或云天之精魂,蓋神靈之屬,剖母左腋而生,生而白首,故謂之老子。伏羲時出為師,號元化子,教示伏羲推舊法,演陰陽,正八方,定八卦。神農時出為師,號大成子,教神農嘗百草,種五穀,與民播殖。祝融時出為師,號廣成子,教修三綱,齊七政。黃帝時出為師,號力牧子,消息陰陽,作道誡經。以至少嗥、高辛、堯、舜、禹、湯,老君皆出為帝師,各有其號,各傳其經,各授其道,千變萬化,不可窮詁,昭王時出開化導西胡,至幽王時卻還中夏。故孔子適周而問乎禮,曰: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乎。老子知禮樂之原,則道德之歸,真吾師也。

《史記》:丘云字仲尼,姓孔氏。《拾遺記》:孔子生之夜,有二蒼龍自天而下,有二神女擎香露於空中以沐浴。徵在天帝,下奏鈞天之樂,有五老列於庭,則五星之精也。先是,有麟吐玉書於闕里人家云:水精之子,系表周而素王。故二龍這室,五星降庭,徵在以繡衣繫麟角。及夫子將終,乃抱麟解紱而泣。《丹臺新錄》云:孔子為太極上真公,治九疑山。

傅說比星,鄒屠夢日。

《莊子》曰:傅說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束維,騎箕尾,而比於列星《拾遺記》:帝譽之妃,鄒屠氏之女也。黃帝去蚩尤之凶,遷其民善者於鄒屠之地、,遷惡者於有北之鄉。其先以地命族,分為鄒氏、屠氏。女行不踐地,常履風雲游於伊洛,帝乃期焉,納以為妃。妃常夢吞日,則生一子,凡經八夢則生八子,世謂為八神,亦謂八翌。翌,明也。亦謂八英,亦謂八力。其神力英明,翌成萬象,億兆流其神睿焉。

公孫撫琴,師延吹律。

《晉逸史》:公孫鳳隱于九域山,冬則單衣,寢處土床,夏則并食於器,令臭然後食之。每撫琴吟詠,陶然自得,人皆異之。

《拾遺記》:師延者,商之樂人。師延精迷陰陽,曉明象緯,莫測其為人。總修三皇五帝之樂,撫一絃琴則地祇皆升,吹玉律則天神俱降。黃帝時已數百歲,又能奏清商流滌角之音,迷魂淫魄之曲。

子房萬戶,涉正一室。

《列仙傳》:張良字子房,佐漢高祖功成,乃曰:余以三寸舌為帝者師,封萬戶,位列侯,此布衣之極,於良足矣。願棄人問事,欲從赤松子游耳。

《神仙傳》:涉正,巴東人,說秦始皇時事,了了若親見。嘗閉目行,弟子隨之,數十年莫有見其開目者。有人固請之,正乃開目,有光如電,照耀一室。李八百呼為千歲小兒。

馬底肥遁,昭微隱逸。

《仙傳拾遺》:馬底子者,不知何許人,與何丹陽隱居蜀鶴嗚山,修八道望雲之法,肥遁歷年。後於洞府探石函,得黃帝金鼎之訣,鍊丹於山上。丹成,服之昇天。

本傳:隋李昭微,志好隱逸,慕葛洪之為人。為師訪道,不遠千里。為高唐尉。大業中,將妻子隱於嵩山,時號黃冠子。

簡狄聖子,蘭公仙王。

王子年《拾遺記》:商之始也,有神女簡狄游於桑野,見黑烏遺即於地,有五色文,作八百字。簡狄拾之,貯於玉筍,覆以朱紱。夜夢神女謂之曰:爾懷此外,即生聖子以繼金德。狄乃懷州一年而有娠,經十四月而生契。祚以八百吋,外之文也。雖遭旱厄,後嗣興焉。

《廣記》:蘭公,兗州人,家有百餘口,精專孝行,感動神明。一日遇月中真人下降其室,自稱孝悌明王,云:子居日中為仙王,居月中為明王,居人問為孝悌王。夫孝至於天,日月為之明,孝至於地,萬物為之生,孝『至於民,王道為之成。且三才肇分,始於三氣。三氣者,乃玉清三天也。吾於上清托化人問,示陳孝悌之教,晉有許真人傳吾孝道之宗,得為眾仙之長。今授汝祕旨。言訖而不見,蘭公頓悟真機。道成,白日昇騰。

虞舜玉琯,漢武錦囊。

《廣記》:虞舜即位,西王母遣使授舜白玉環,又授以益地之圖,遂廣黃帝九州為十二州。王母又遣使獻舜白玉琯,吹之以和八風。

《漢武內傳》:武帝見西王母巾箱中有一卷小書,盛以紫錦囊。帝見瞻覽,母曰:此《五嶽真形圖》也。昨青城諸仙就我請求,乃三天太上所出,其文祕禁,豈汝穢質所宜佩乎。

子恭祕衛,長桑禁方。

《賢己集》:杜子恭有祕衍,嘗就人借瓜刀,其主求之,子恭曰:當即相還耳。既而刀主行至嘉興,有魚躍入船中,破魚得瓜刀。其為神效,往往如此。

《史記》:扁鵲者,渤海郡鄭人也,姓秦氏,名越人。少時為入舍長,合客長桑君過,扁鵲獨奇之,常饉遇之。長桑君亦知扁鵲非常人也,出入十餘年,乃呼扁鵲私坐,問與語曰:我有禁方,年老欲傳與公,公毋洩。扁鵲曰:敬諾。乃出懷中藥子,扁鵲曰:飲是以上池之水三十日,當知物矣。乃悉以其禁方書盡與扁鵲。忽然不見,殆非人也。扁鵲以其言飲藥三十日,視見垣一方人,以此視病,盡見五藏癥結,特以妳肌為名耳。

竇遷金液,嵩叟玉漿。

《神仙傳》:竇遷者,扶風人也。當西晉懷愍之時,王室復微,中原振擾,年將筮仕痛此亂離,遂慕羨門、松喬之跡,奇峰邃洞,靡不柄託,凝思至道,累經試難。一夕神光照室,異香滿谷,天樂漸近,侍官數百,有一真仙項佩圓明,乘車而下,二女扶斕,韋官後從。年三十餘,儿髯鶴質,自稱平都山陰長生也,愍以勤苦,授金液九丹之訣,盟傳告誓,禮畢而去。

《廣記》:嵩史,嵩山老史也,晉人。因墮嵩山洞穴中,巡穴而行,見穴中一物如青泥,史食之不饑。遂巡穴出,忽到家,問張華,曰:此乃洞府也,所食者玉漿也,子其仙乎。

惠超拔俗,元素遁跡。

《仙傳拾遺》:唐胡惠超,拔俗有道之士也,處眾人中則頭出眾人之上,雖至長者纔及其肩,時人謂之胡長仙。善能役使鬼神。

《宣室志》:昭慶民駱元素為小吏,一日遁跡而去。令怒,分捕甚急。遂匿身山中,忽遇一老翁策杖立於長松之下,召素訊之,曰:爾安得至此耶。素以實對,望翁見容。引元素入深山,僅行十餘里,見二茅齋前臨積水,珍木奇花,羅列左右,侍童二人年甚少,居于西齋,其東齋有一藥電,命元棄候火。老翁自稱東真,以藥數粒令素餌之,且曰:可以療飢矣。自是元素絕粒,僅歲餘,授以符衍及吸氣之法,盡得其妙。一日謂素曰:子可歸矣。既而送元素至縣南數十里,執手而別。元素自此以符衛聞里中,神效不可具紀。

知古金魚,安期玉舄

《高道傳》:道士劉知古字光元,睿宗召見,問道家稱旨,特加崇錫。開元中,天災流行,疾疫者十有八九。上召知古治之,乃歎曰:大德日生,至人亦病。下法鍊藥,上醫察聲,至於針艾,不其遠矣。遂以色代豚,用氣鐲癘,故能膏肓河次,勝理雪散,其精妙至如此。上寵錫皆不受。東陽華山下有古觀,因茸而居之。忽室中有光,產丹芝一莖,扣之有金玉聲。夢神人謂曰:後山壁中有金魚,跨之可以沖天,非此芝扣石不可致。遲明訪金魚,茫然不知其所。是夕,復夢曰:滴泉之下是也。既至,以芝扣如風雷之震,巨石迸裂,得金魚長三尺許,乘之飛空,雲霧旋擁而去。

《列仙傳》:安期先生者,瑯哪阜鄉人也。賣藥海邊,時人皆言千歲。秦始皇請見之與語,賜金璧數千萬。出於阜鄉亭,置去,留書以赤玉烏為報,曰:千歲求我於蓬萊山下。

壽光少容,玉真美色。

《神仙傳》:靈壽光年七十餘遇異人,得服食之訣,顏容更少,如二十許人。至建安元年,已二百餘歲,解化。殯之,開棺無尸,唯一履存焉。又玉真年七十九歲方知學道,得胎息之法,斷穀三十餘年,肉少而色美,行及奔馬。武帝召見,如二十許人,問其里人,皆言四百餘歲。帝奉之如神,辭歸,日行三百里。

景純無成,子年略得。

《列仙傳》:郭璞字景純。又《西山記》云:真君許遜見晉室衰亂,干戈屢起,思有以彌其未然,乃與吳君往詣王敦。時郭璞先在敦府,與之有舊,乃俱見敦。敦謂真君曰:予夢以木破天,先生其占之。先生曰:木上破天,未字也,公未可妄動乎。敦復令郭璞筮之,璞曰:無成。敦不悅,曰:子壽幾何。璞曰:公若舉事,禍將不久,若還武昌,壽不可測。敦大怒日;君壽幾何。璞曰:壽盡今日日中。敦令武士擒璞,將殺之。真君以酒杯擲起,化為白鴿,飛繞梁上。敦方舉首,已失二君所在矣。後敦竟不免。

《晉書》:王嘉字子年,不食五穀,不衣美麗,不與世人交,游隱于東陽谷。人侯之者,至心則見,或不至心則隱形不見。姚萇欲殺符堅,問嘉,嘉曰:略得之。萇怒曰:得當云得,何略之有。遂斬之。先此,釋道安謂嘉曰:世故方殷,可以行矣。嘉曰:卿其先行,吾負債未果去。俄而道安亡,至是而嘉戮死。至萇子興字子略,方殺堅,略得之謂也。嘉之死日,人有隴上見之。

范飲桂水,張賜腴膏。

《列仙傳》:范蠡字少伯,徐州人也。事周師太公,好服桂飲水,為越大夫。勾踐破吳後,乘輕舟入海,變姓名。又適齊,為鴉夷子皮。後百餘年,見於陶,居累億萬,號陶朱公。後棄之,蘭陵賣藥。後人世世見識之。《仙傳拾遺》:張雲靈修道於南嶽招仙觀,精思感通,天降真密,授其內養元和、默朝大帝之道。行之十三年,神遊大元,面朝皇極。大帝賜以瓊腴琅膏混神合景之液,受而服之,變化恍惚,神用無方。建興元年九月三日昇天。

靈簫握棗,王集得桃。

《真誥》九華真妃字靈簫,時同紫陽夫人降楊真人之室,夫人問楊曰:世上曾見此人否。楊曰:靈尊高秀,無以為喻。夫人大笑。妃握棗三枚,令人各食之。真妃曰:君師南嶽夫人,司命秉權,道高妙備,實良德之宗也。楊云:棗無核,其味有似於梨也。

《王氏神仙傳》:王柴昔為王屋令,誦《黃庭經》,每欲詮註,而未曉玄理。已誦六千餘遍,時棄官入洞,尋真訪道,誓不期返。一日深入洞中,見石床几案之上有經,旁有神人,告之曰:子其志乎,吾乃仙人王太虛也,註此經巳七百年矣,今授於子。仍將一桃與之,曰:此桃非中土所有,汝今得之,食之者白日飛昇。

妙想謁舜,良卿薦堯。

《集仙錄》:王妙想,蒼梧女道士也。辟穀服氣,想念丹府,由是感通,常有光景雲物之異,靈香郁烈天樂之音震動林壑,須突千乘萬騎垂空而下。儀衛千人,皆長丈餘,執戈戰兵仗旌幢,良久乃見鵠蓋鳳車導九龍之筆下于壇前,有一人冠劍曳履,陞殿而坐,身有五色光,韋仙擁從亦數百人。妙想即往視謁,大仙謂妙想曰:吾乃帝舜耳,昔勞厭萬國,養道此山,每欲誘教後進,使世人知無可教授者。且夫道在於內,不在於外,道在爾身,不在他人。玄經所謂修之身其德乃貞,非他所能致也。吾睹地司奏汝於此山三十餘歲,初終如一,守道不邪,汝亦至矣。於是命侍臣以《道德》二經及駐景靈丹授之而去。如是一年或三五降於黃庭觀,數年後妙想上昇。

《括異志》:陳良卿,景祐四年自永州隨鄉書赴禮部試。十月至長沙,夢一人引導入巨艦中,見一道士,自稱青精先生,與之談論,辭語高古,謂陳曰:吾已薦子於堯,為直言極練臣。陳曰:堯今何在。曰:見司南嶽。陳曰:堯之由古聖君也,安可在公侯之列。先生曰:堯,人問之帝也,乘火德而王,棄天下而神,位乎南方,子何疑焉。陳辭以名宦未立俟他日應,乃許以十年為期。既寤,甚惡之為異,夢錄以自寬。明年登甲第,調全州判官,道出嶽州南驛,偶晝寢夢。使者持檄來召,遽驚覺,喟曰:豈堯命乎。同行相勉,以夢不足信。後執書秩跡讀之,晚食具呼之,已逝矣。

何知沙麓,裴憶藍橋。

《仙傳拾遺》:何丹陽,隴右人,仕於漢季為尚書郎。哀平問,王室陵夷,謂人曰:今日之事非人力所制,蓋世數有之。昔沙麓傾,有知數者云:五百年後,齊有聖女興。今丞相,齊國田氏之後,聖后當其運,革漢之命,興齊之業,在此時矣。遂放志山林,以求度世耳。常服松花,身輕目明。乃棄官隱遁,居蜀之名山。太平上真降授以攀魁乘龍之道,後上升。

傳記:裴航傭舟于襄漢,同舟樊氏夫人,國色也,航路婢裊煙達詩曰:同舟胡越猶懷思,況遇天仙隔錦屏,儻若玉京朝會去,願隨鸞鶴入青冥。夫人曰:妾有夫在漢南,幸無以諧譫為意,與郎君小有因綠,他日叉為姻懿。答詩日一飲瓊漿百感生,玄霜搗盡見雲英,藍橋便是神仙窟,何鈴崎嶇上玉京。後經藍橋驛,渴甚,茆舍老嫗緝麻,揖之求漿,嫗曰:雲英擎一惋漿來。航接飲之,直玉液也。航謂嫗曰:小娘子艷麗驚人,願娶如何。嫗曰:老病有此女孫,神仙遺藥一刀圭,得玉臼杵搗一百日方就。欲娶此女,但得玉臼杵。其餘金帛,吾無所用。航恨恨而去。月餘,果獲臼杵。挈抵藍橋,嫗襟帶問解藥,航即為搗之。嫗夜收藥,航窺之,有玉兔持杵,雪光曜室。百日足,嫗吞藥,曰:吾入洞為裴郎具帷帳。俄見大第仙童侍女引航入帳,諸親皆神仙中人。有一女子,云是妻姊,曰:不憶鄂渚同舟抵襄漢乎。左右云:是雲翹夫人、劉綱天師之妻,為玉皇女史。航將妻入玉蜂洞中,餌絳雪瑤英之丹,超為上仙。

武宿烏巢,端窺螺殼。

《湘山野錄》:祖宗潛耀日,嘗與一道士游於關河,無定姓名,自日混沌武。每有乏,則探棄金,愈探愈出。三人者每劇飲斕醉,生善歌,步虛為戲,能引其喉於杳冥問作清微之聲。時或二句,隨天風飄下,唯祖宗聞之。曰:金猴虎頭四,真龍得真位。至醒詁之,則曰:醉夢語耳,豈足憑耶。至膺圖受禪之日,乃庚申正月初四日也。自御極,不再見,下詔草澤遍訪之,或見於輾轅道中,或嵩、洛問。後十六載,乃開寶乙亥歲也,時上巳被楔,駕幸西沼,生醉坐於岸木陰下,笑揖太祖曰:別來喜安。上大喜,亟遣中人密引至後掖,恐其遁,急回蹕與見之,一如平時,抵掌浩飲。上曰:我久欲見汝次刻一事,無他,壽還得幾多在。生曰:祖今十月二十夜晴則可延一紀,不爾則當速措置。上酷留之,俾泊後苑。苑吏或見宿於樹末烏巢中。

《搜神記》:謝端於邑下得一大螺,取以歸貯養中。一日窺其家,見一少女從翁中出,至電下燃火。端問之,答曰:我天漢中白水素女,天帝哀卿少孤,恭慎自守,故使我權相為守炊烹,數年中使卿居富得婦,自當還去。而卿無故竊相伺掩,吾形已見,不宜復留,當相委去,留此殼以何知沙麓,裴憶藍橋。

《仙傳拾遺》:何丹陽,隴右人,仕於漢季為尚書郎。哀平問,王室陵夷,謂人曰:今日之事非人力所制,蓋世數有之。昔沙麓傾,有知數者云:五百年後,齊有聖女興。今丞相,齊國田氏之後,聖后當其運,革漢之命,興齊之業,在此時矣。遂放志山林,以求度世耳。常服松花,身輕目明。乃棄官隱遁,居蜀之名山。太平上真降授以攀魁乘龍之道,後上升。

傳記:裴航傭舟于襄漢,同舟樊氏夫人,國色也,航路婢裊煙達詩曰:同舟胡越猶懷思,況遇天仙隔錦屏,儻若玉京朝會去,願隨鸞鶴入青冥。夫人曰:妾有夫在漢南,幸無以諧譫為意,與郎君小有因綠,他日叉為姻懿。答詩日一飲瓊漿百感生,玄霜搗盡見雲英,藍橋便是神仙窟,何鈴崎嶇上玉京。後經藍橋驛,渴甚,茆舍老嫗緝麻,揖之求漿,嫗曰:雲英擎一惋漿來。航接飲之,直玉液也。航謂嫗曰:小娘子艷麗驚人,願娶如何。嫗曰:老病有此女孫,神仙遺藥一刀圭,得玉臼杵搗一百日方就。欲娶此女,但得玉臼杵。其餘金帛,吾無所用。航恨恨而去。月餘,果獲臼杵。挈抵藍橋,嫗襟帶問解藥,航即為搗之。嫗夜收藥,航窺之,有玉兔持杵,雪光曜室。百日足,嫗吞藥,曰:吾入洞為裴郎具帷帳。俄見大第仙童侍女引航入帳,諸親皆神仙中人。有一女子,云是妻姊,曰:不憶鄂渚同舟抵襄漢乎。左右云:是雲翹夫人、劉綱天師之妻,為玉皇女史。航將妻入玉蜂洞中,餌絳雪瑤英之丹,超為上仙。

武宿烏巢,端窺螺殼。

《湘山野錄》:祖宗潛耀日,嘗與一道士游於關河,無定姓名,自日混沌武。每有乏,則探棄金,愈探愈出。三人者每劇飲斕醉,生善歌,步虛為戲,能引其喉於杳冥問作清微之聲。時或二句,隨天風飄下,唯祖宗聞之。曰:金猴虎頭四,真龍得真位。至醒詁之,則曰:醉夢語耳,豈足憑耶。至膺圖受禪之日,乃庚申正月初四日也。自御極,不再見,下詔草澤遍訪之,或見於輾轅道中,或嵩、洛問。後十六載,乃開寶乙亥歲也,時上巳被楔,駕幸西沼,生醉坐於岸木陰下,笑揖太祖曰:別來喜安。上大喜,亟遣中人密引至後掖,恐其遁,急回蹕與見之,一如平時,抵掌浩飲。上曰:我久欲見汝次刻一事,無他,壽還得幾多在。生曰:祖今十月二十夜晴則可延一紀,不爾則當速措置。上酷留之,俾泊後苑。苑吏或見宿於樹末烏巢中。

《搜神記》:謝端於邑下得一大螺,取以歸貯養中。一日窺其家,見一少女從翁中出,至電下燃火。端問之,答曰:我天漢中白水素女,天帝哀卿少孤,恭慎自守,故使我權相為守炊烹,數年中使卿居富得婦,自當還去。而卿無故竊相伺掩,吾形已見,不宜復留,當相委去,留此殼以僧齋後,叉為貧士設食。有一貧士授食後不去,遍尋院內,顧觀上下,從容謂曇域曰:弟子雖貧,每感上人設食,今有少許施利,敢乞一人相隨。曇域不之信,堅請再四,遂令院內苦行醋頭僧一人相隨,與之偕行城北門外。約行十五餘里,於一小店中止。泊房內則別無所有,但見空床兩張而已。其夜宿於店內,因問院中僧數及修添屋宇,僧曰:若論院中修茸屋宇,豈止千繩。貧士遂起,燃火於床下,滌破埤數角,囊中取藥,燈下點之。遠巡光彩盡變為金,自將秤分一十斤付與僧,且謂之:將充添修,常住慎勿取之。凌晨遂辭去,不復見。

釆和歌拍,段穀樞吟。

《續仙傳》:藍釆和,不知何許人,常著破藍衫,木夸腰帶,一腳著靴,行歌於市,持拍版乞索於人,老少隨之諧雊笑者皆倒,似狂非狂。其詞云:踏踏歌,藍采和,人生能幾何。紅顏一春樹,流年一擲校。古人混混去不返,今人紛紛來更多。朝騎鸞鳳至碧落,暮見桑田生白波。長景明暉在空際,金銀官闕高嵯峨。一日踏歌於濠梁問,酒樓上騰雲上昇,遺下衫、靴、拍板。

《括異志》:段穀者,許州人,累舉進士,家豐于財。後忽如狂,日夕冠情衣布袍白銀帶,行游崖市中,嘔吟云一問茆屋,尚自修治,信任風吹,連簷破碎,斗拱斜教,看看倒也。每至倒也二字,即連呼三五句方已。牆壁作散土一堆,主人翁永不來歸。遇其出入,則有閒巷小兄數十隨而和焉,人以狂待之,不以為異。慶曆末病卒,權厝于野。後數年,營葬發視,但空棺耳。

昭王絕慾,子休恥媽。

《子年拾遺》:燕昭王假寐,忽夢羽衣人與語,問以上仙之衍,羽人曰:大正精智未開,欲求長生久視,不可得也。王跪而請受絕欲之教,羽人以指畫王心,應手即裂,王乃驚寤,而血濕拎席。因息心疾,即卻謄徹樂。移於旬日,忽見所夢者復來語日;先欲易王之心,乃出方寸綠囊,中有續豚明丹、補血精散,以手摩王之臆,俄而即愈。王即請此藥,貯以王缶,緘以金繩。王以塗足,則飛天地萬里之外,如遊咫之內,有得服者,後天而老。

《東方朔內傳》:秦併六國,太白星精織女侍兒梁玉清、衛承莊逃入衙城小仙洞,四十六日不出。天帝怒,命五岳搜捕焉。太白歸位,衛承莊逃焉。梁玉清有子名子休,玉清謫於北斗下常春,其子乃配於河伯,驗乘行雨。子休每至小仙洞,恥其母淫奔之所,輒回馭,故此地常少雨焉。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